当前位置: 主页 > 中国古代文学名著 > 太平广记 >

卷第三百九十九 水(井附)

【回目录】

卷第三百九十九 水(井附)

帝神女 刘子光 益水 酿川 石脂水 元街泉 铜车 神牛泉 燕原池 丹水 陆鸿渐 零水 龙门 漏泽(两出) 重水 湘水 暴水 仙池 渝州滩 清潭 驱山铎

乌山龟 绿珠井 临沅井 火井 盐井 御井 王迪 贾耽 八角井 李德裕 永兴坊百姓 独孤叔牙 柴都 濠州井 鸡井 军井 金华令

帝神女

《山海经》:洞庭之中,帝之二女居之。郭璞注云:天帝之二女,处 为神。《列仙传》所谓 妃二女也。《离》所谓《湘夫人》,“帝子降分北渚”是也。《河图玉板》云,尧之二女,为舜之妃,死葬于此。冢在县北一百六十里青草山。(原缺出处,令见郭璞注《山海经》卷五)

《山海经》上说,洞庭之中,天帝的两个女儿居住在那里。郭璞注释说:天帝的两个女儿,在 中做神仙。也就是《列仙传》中所说的 妃二女。《离》里有《湘夫人》,“帝子降兮北渚”说的就是湘夫人。《河图玉板》上说是尧的两个女儿,也是舜的妃子,死后埋葬在这里。坟墓在县城北面一百六十里的青草山。

刘子光

汉刘子光西征,遇山而渴,无水。子光在山南,见一石人,问之曰:“何处有水?”石人不言。乃拔剑斩石人,须臾,穷山水出。(出《独异记》)

汉朝刘子光西征,遇山而渴,但无水。刘子光在山南面,见有一石人,问他说:“什么地方有水?”石人不说话。于是刘子光拨剑砍下石人的头。不一会儿,山水尽出。

益 水

县在长沙郡界,益水在其。县治东望,时见长沙城隍。人马形色,悉可审辨。或停览瞩,移晷乃渐散灭。县去长沙尚三百里,跨越重山,里绝表显,将是山岳炳灵,冥像所传者乎!昔光武中元元年,封太山,禅梁父。是日,山灵炳象,构成宫室。昔汉武帝遣方士徐宣浮海采药,于波中,见汉家楼观参差,宛然备瞩,公侯弟宅皆满目。班超在浑耶国,平旦,云霞鲜明,见天际宫阙,馆宇严列,侍臣左右,悉汉家也。如斯之类。难可审论。(出《录异记》)

县在长沙郡边界,益水在益县南面。在县城向东望,时常能见到长沙的护城壕,且人和车马的形状和颜色,都可以分辨出来。有时站住观望,随日影移动便渐渐散去消失。益县离长沙有三百里,要跨越重山。在长沙城里看不见的而城外看得很明显。可能是山岳的灵光,把间的景象反射出来了吧。当初光武帝中元元年,祭太山、祭梁父山。这一天,山中的灵光影象,构成宫殿屋宇。过去汉武帝派儒生徐宣漂洋过海采药,在波浪中,徐宣看见汉朝楼台高低不一,好象全都看在眼里。公侯的府弟宅院满眼都是。班超在浑耶国,一天早晨云霞鲜艳明朗,班超见天边现出宫殿,客馆屋宇整齐地排列着,侍臣恭侯在左右,都是汉朝的景象。类似这样的事,很难弄明白。

酿 川

沈酿川者,汉郑弘,灵帝时为乡啬夫。从宦入京,未至,夜宿于此。逢故人,四顾荒郊,村落绝远。沽酒无处,情抱不申,乃投钱于水中而共饮。尽夕酣畅,皆得大醉。因便名为沈酿川,明旦分首而去。弘仕至尚书。(出《博物志》)

沉酿川这地方有段故事,汉朝的郑弘,汉灵帝时在乡里做啬夫官,跟随上官进京。还没到京城,夜晚便住在这里。在这里遇见了以前的朋友,看看四周都是荒凉的郊外,近处根本没有村落,没有地方买酒,从感情上觉得心里很不舒服,就把钱扔到水中以水做酒一起喝。大家畅快地喝了一夜 ,全部喝得大醉。因此便把这条河起名叫沈酿川。第二天早晨大家分头离去。后来郑弘官至尚书。

石脂水

县石脂水,水腻,浮水上如漆。采以膏车及燃灯,极明。(出《酉杂俎》)

县的石脂水,水中有油,浮在水面上就象油漆一样。

采回去用它润滑车轴和点灯,特别明亮。

元街泉

元街县有泉,泉眼中水, 旋如盘龙。或试挠破之,随手成龙状,驴马饮之皆惊走。(出《酉杂俎》)

元街县有一眼泉,泉眼中的水, 错旋转就象盘旋的龙。有的人试着把它搅乱,可随着人搅动的手势又成了龙的形状。驴和马饮了泉水后都惊恐地逃走。

铜 车

荆之清水宛口旁,义熙十二年,有儿群浴此水。忽见岸侧有钱,出于流沙,因竞取之。手满置地,随复流去。乃以襟结之,然后各有所得。流钱中有铜车,铜牛牵车之势甚迅速。诸童奔逐,掣得车一脚,径可五寸许。猪鼻,毂有六幅,通体青色,毂内黄锐。时沈敞守南,求得车脚。钱行时,贯草辄便停破,竟不知所终。(出《酉杂俎》)

荆州的清水河宛曲的入口处,东晋义熙十二年的时候,一群儿童在清水河中洗澡,忽然看见有钱从那里涌出,于是群童都跑去拣钱。手拿满了便放在地上,可是又被流水冲走了。群童就把钱放到扎起的衣襟里,每个人都得到了一些。流钱中有一辆铜车,铜牛拉车的奔势特别快。群童奔跑着去追车,拉到了铜车的一只车轮。车轮的直径有五寸左右,中间隆起为猪鼻形,车轮有六根幅条。整个车轮呈黑色,车轮中心的圆孔呈黄色且很细。当时沈敞任南太守,寻求到铜车的车轮,把它当作钱币流通时,用草穿轮草便断裂。竟然没有人知道车轮最终的下落。

神牛泉

魏《土地记》曰:沮城东八十里,有牧牛山,下有九十九泉,即沧河之上源也。山在县东北三十里,山上有道武皇帝庙。耆旧云,山下亦有百泉竞发。有一神牛,驳身,自山而降,下导九十九泉,饮泉竭,故山得其名。今山下导九十九泉,积以成川,西南流。(出《水经》)

北魏《土地记》上说,沮城东八十里,有座牧牛山,山下有九十九眼泉,是沧河的发源地。牧牛山在县城东北三十里,山上有道武皇帝庙。老人们说,山下有百泉竞发。有一头神牛,身体象毛色不纯的马,从山上下来。山下流通的九十九眼泉水,都被神牛喝干。所以这座山便叫做牧牛山。现在山下流通的九十九眼泉水,积蓄成了一条河,流向西南。

燕原池

燕原山天池,与桑乾泉通。后魏孝文帝,以金珠穿鱼七头,于此池放之。后与桑乾原得穿鱼,犹为不信。又以金缕拖羊箭射着此大鱼,久之,又与桑乾河得射箭所。山在岚州静乐县东北百四十里,俗名天池,曰祁连汭。(出《洽闻记》)

燕原山天池,与桑乾河以泉水相通。北魏孝文皇帝,用金珠穿在七条鱼头上,在天池中把鱼放掉。后来在桑乾河里得到了头上穿着金珠的鱼。孝文皇帝还不信,又用金缕拖羊箭射中天池中的一条大鱼。过了很长时间,又在桑乾河中得到了用箭射中的那条鱼。燕原山在岚州静乐县东北一百四十里,那地方俗称天池,其实叫作祁连汭。

丹 水

怀州北有丹水,其源出长平山。传云,秦杀赵卒,其水变赤,因以为名。上在太原知其故,诏改为怀水。(出《国史异纂》)

怀州北面有条河叫丹水,它的源头出自长平山。传说,秦将章邯坑杀赵国降卒,这条河的水就变成了红色,所以叫做丹水。皇上在太原知道了其中的缘故,便下诏将丹水改名为怀水。

陆鸿渐

元和九年春,张又新始成名,与同恩生期于荐福寺。又新与李德裕先至,憩西廊僧玄鉴室。会才有楚僧至,置囊而息,囊有数编书。又新偶抽一通览焉,文细密,皆杂记,卷末又题云《煮水纪》(“记”原作“处”,据明抄本改)。太宗朝,李季卿刺湖州,至维扬,遇陆处士鸿渐。李素熟陆名,有倾盖之欢,因赴郡。抵扬子驿中,将食,李曰:“陆君善茶,盖天下闻,扬子 南零水,又殊绝。今者二妙千载一遇,何旷之乎!”命军士信谨者,挈瓶操舟,深诣南零取水,陆洁器以俟。俄水至,陆以杓扬水曰:“ 矣,非南零者,似临岸者。”使曰:“某棹舟深入,见者累百人,敢绐乎?”陆不言,既而倾诸盆,至半,陆遽止。又以杓扬之曰:“自此南零者矣。”使蹶然大骇,驰下曰:某自南零赍齐至岸,舟荡半,惧其尠,挹岸水以增之。处士之鉴,神鉴也,其敢隐欺乎!”李大惊赏,从者数十辈,皆大惊愕。李因问陆,既如此,所经历之处,水之优劣可判矣。陆曰:“楚水第一,晋水最下。”李因命口占而次第之。(出《水经》)

唐元和九年春,张又新刚刚成名,便与同时中举的人约定在荐福寺相聚,张又新和李德裕先到了,便到西厢房的和尚玄鉴的房中休息。恰巧有个南方和尚走了进来,放下装东西的口袋就躺下休息。口袋里有几编书,张又新随手抽出一本从头至尾地阅读。文字小而稠密,都是杂记。书的末尾又题《煮水记》。书上说,唐太宗掌朝时,封李季卿为湖州刺史。李季卿在上任途中走到维扬,遇见到隐居的陆鸿渐。李季卿对陆鸿渐的名字一向很熟悉,现在又见到了陆鸿渐本人,真有如老朋友见面一样高兴,于是二人一同前往郡城。抵达扬子驿中,快要吃饭的时候,李季卿说:“陆君善于茶道,天下闻名,而扬子 南零水,又特别超乎寻常。今天你的好茶道和这里的好水,可以说是千年才遇上一次,为什么要放过这次机会呢?”说完便命令诚实谨慎的军士,提着水瓶操着小船,到南零深处去取水。陆鸿渐将茶具擦拭干净在那里等着。时间不长水到。陆鸿渐用勺子舀水说:“ 水倒是 水,但不是南零水,好像 岸边的水。”取水的军士说:“我划船深入,遇见的有上百人,我敢欺哄吗?”陆鸿渐不言语,把水倒向盆里。倒了一半,陆鸿渐急忙停住,又用勺子舀水说:“从这往下才是南零水。”取水的军士顿时很吃惊,跪下说:“我从南零怀抱水瓶到 岸,因船摇荡而洒去一半。我怕水少,就舀 岸边的水把水瓶加满。这位处士的鉴别能力,真是神了,谁还敢隐瞒欺骗他吗?”李季卿大为惊叹赞赏,跟从的几十个人,都很惊愕。李季卿于是问陆鸿渐说:“既然这样,您所经过地地方,水的好坏就可以判断了”。他说,“楚水第一,晋水最下等”。李季卿便让陆鸿渐口述排列出各处水的等级。

零 水

赞皇公李德裕,博达士。居廊庙日,有亲知奉使于京口,李曰:“还日,金山下扬子 中零水,与取一壶来。”其人举棹日,醉而忘之。泛舟止石城下,方忆。乃汲一瓶于 中,归京献之。李公饮后,叹讶非常。曰:“ 表水味,有异于顷岁矣。此水颇似建业石城下水。”其人谢过不隐也。(出《中朝故事》)

赞皇公李德裕,是个博学通达之人。在朝廷做官的时候,他有个亲信奉命出使京口,李德裕对那个人说:“你回来时,金山下扬子 中的零水,给我取回来一壶。”那人乘船回来那天,因喝醉了酒而忘了取水的事。船到石头城下时,才想起来,就在 中打了一瓶水回到京城献给了李德裕。李公饮后,非常惊讶,就说:“ 南水的味道,有异于几年前了。这水很象建业石头城下的水。”那人便向李德裕道歉,不再隐瞒自己的过错。

龙 门

龙门人皆言善游,于悬水,接木(“木”《国史补》下作“水”。)上下,如神。然寒食拜埽,必于河滨,终为水溺死也。(出《国史补》)

龙门人都说他们善于游泳。在瀑布中,抱着木头上下,象神仙一样,然而清明节祭拜扫墓,也一定要在河边,还是有人终于被水淹死。

漏 泽

漏泽,据郦元注水经云,姚墟东有漏泽,方十五里,绿水泓澄。凡三大泽,曲际有阜,俗谓之妫亭。侧有三石穴,广员三尺,而有通否,水自盈漏。漏则数夕之中,倾竭陂泽中矣。左右居人,识其将漏,预以水为曲拔(“水为曲拔”《水经注》卷二五作“木为曲洑”。)物障穴口,鱼鳖异鳞,不可胜载矣。今按此泽漏,凡穴区别,所谓车箱漏、鼓漏、土漏、鸡漏、猪漏。春夏积水,秋冬漏竭,居人知之,不过三日之中俱尽。在今兖州泗水县治东七十里。(原缺出处,明抄本作出《七闽记》)

漏泽,据郦道元的《水经注》上说,姚墟东面有漏泽,方圆十五里,绿水深广清澈。一共有三个大泽,弯曲的边缘有座土山,当地称它为妫亭。旁边有三个石洞,三尺宽,不管通与不通的,水都自然充满又自然漏掉。石洞在几个晚上,便将泽中水全部漏干。在左右居住的人,知道它要漏的时候,预先用东西堵住洞口,捉到的鱼鳖和别的水生物,用车都装不下。今现在按照这些漏穴的样子,可以把它们区别开来,人们分别叫它们车箱漏、鼓漏、土漏、鸡漏、猪漏。泽中春夏积水,秋冬漏尽,居住在这里的人都知道,不超过三天全都漏尽。漏泽在现在的兖州泗水县城东七十里。又

兖州东南接沂州界,有陂,周围百里而近。恒值夏雨,侧近山谷间流注所聚也,深可袤丈。属春雨,即鱼鳖生焉。或至秋晴,其水一夕悉陷其下而无余。故彼之乡里,或目之为漏陂,亦谓之陷泽。其水将漏,即有声,闻四远数十里分,若风雨之聚也。先回旋若涡势,然后沦入于穴。村人闻之日,必具车乘及驴驼,竟拾其鱼鳖,辇载而归。率一二岁陷,莫知其趋向及穴之深浅焉。(出《玉堂闲话》)

兖州东南和沂州 界的地方,有个大水池,周围有近百里。每年夏天的雨水,从附近山谷中流下来注入到这里聚集而成,大约有一丈多深。春天的雨水流入池中,立刻有鱼鳖生长。到了晴朗的秋天,池中的水一个晚上就全都渗进池底而一点不剩。所以水池附近的住户,有的人看到了水池漏水就叫它漏池,也有的人把它叫作陷泽。池水要漏的时候,立即发出声响,声响可传到四周几十里远,就象狂风暴雨会聚在一起到来一样。池水先旋转,然后沉入池底的洞穴中。村里的人听见水池发出要漏的声响那天,必定准备好车辆以及驴和背囊赶来,拾尽池中的鱼鳖,装满车载满背囊而回。池水大致一二年渗漏一次,不知道水的去向,以及洞穴的深浅。

重 水

凡物有水,水由土地。故 东宜绫纱,宜纸镜,水故也。蜀人织锦初成,必濯于 水,然后纹彩焕发。郑人荥水酿酒,近邑水重。斤两与远郊数倍(出《国史补》)

凡是有水的地方,水质由于土质和地理的不同而不同。所以 东适宜纺纱织绫,适宜造纸制镜,皆水质的缘故。蜀中的人织成锦缎后必须在 水中洗,上面的花纹和色彩才能焕发。郑人用荥水酿酒,距城镇近的地方的水就重,斤两与距城镇远的地方相比重几倍。

湘 水

湘水至清,深五六丈,下见底,碎石若樗蒲子,白沙如霜雪,赤岸若朝霞。(出罗含《湘川记》)

湘水特别清,水深五六丈,能看见下面的水底。水底的碎石象樗蒲子一样多采,白沙象霜雪一样玉洁,赤岸象朝霞一样鲜红。

暴 水

青城山,因滞雨崖崩,暴水大至,在丈人观后,高百余丈,殿当其下,将忧摧坏。俄有坠石如岸,堰水向东,竟免漂陷。观中常汲溪水,以供日食,甚以为劳。自此暴水出处,常有流泉,直注厨内,其味甘香,冬夏不绝。(出《录异志》)

青城山,因雨水积阻而使山崖崩塌,又猛又急的大水因没有了阻挡而冲了过来。到达丈人观后面,大水有一百多丈高,观中的大殿在水的下面,将有摧毁大殿的危险。顷刻间有一条巨石坠落 下来象堤岸一样,拦截大水向东流去,终于免除了大患。以前观中常年从小河里打水,用来供给日常饮食。每日打水很是劳累,从这次大水流过的地方,常有流动的泉水,一直流到厨房里。泉水味道甜香,冬夏不绝。

仙 池

渝州仙池,在州西南 津县界,岷 南岸。其池周回二里,水深八尺,流入岷 。古老传者,有仙人姓然,名独角,以其头有角,故表其名。自扬州来居此。池边起楼,聚香草置楼下。独角忽登楼,命仆夫烧其楼,独角飞空而去,因名仙池。见有石岩一所,向岷 而见在。(出《渝州图经》)

渝州有个仙池,在渝州西南 津县界内,岷 南岸。这个仙池周长二里,水深八尺,池水流入岷 。古老的传说中说:有一位仙人姓然,名独角,因为他头上有角,所以用来表示他的名字。仙人从扬州来住在这里,在池边盖起一座楼,收集了很多香草在楼下。有一天然独角忽然登上楼去,命令仆人烧掉这座楼,他从楼上飞向天空而离去。因此把这个水池取名叫仙池。现有石岩一处,朝岷 方向就能看见它立在那里。

渝州滩

渝州城滩,在州西南三十里。 津县东北沿流八十里,岷 水中,波浪沸腾,乍停乍发,多覆舟之患。古老传,昔有仙居和来为巴州刺史,过此滩舟翻,溺水而死。和女与兄途(“途”原作“图”,据明抄本改)行,女有两儿,方稚齿,乃分金珠作二锦囊,缨致儿颈。然后乘船至父没处,叫声投水。凡六日。与兄梦云:“二十一日,与父俱出。”兄令人守之。至期,果然俱浮 水而出,今碑在城滩侧。(出《渝州图经》)

渝州的城滩,在州西南三十里。 津县东北,沿水流八十里长,岷 水波浪翻腾,一浪刚停又起一浪,有许多翻船的悲剧发生。古老的传说中说:过去有个叫居和的仙人来做巴州刺史,经过这个水滩时船翻了,居和被水淹没而死。居和的女儿和她哥哥步行奔来。居和的女儿有两个孩子,都很小,于是她把金珠分作两个锦袋,用丝线系在两个孩子的脖颈上。然后乘船到她父亲淹死的地方,呼叫了几声就投身到水中。过了六天,她给哥哥托梦说:“二十一日,我和父亲一起从水中出来”。她哥哥便令人守在 边。到了那一天,父女二人果然从 水中漂浮出来。现在他们的墓碑在城滩的旁边。

清 潭

新康县西百里,有清潭,在章浦。溪源极深,常有白龙藏此中。天旱,令人取猪羊粪掷潭中,即有大雨暴水。至今有验。(出《录异记》)

新康县西面约一百里远的地方,有个清潭,在章浦。这个溪水之源特别深,常有白龙藏身在潭中。天旱时,如果让人取来猪羊的粪便扔入潭中,立即就会下起大雨,到现在还很灵验。

驱山铎

宜春界钟山,有峡(“峡”原作“破”,据明抄本、许本、黄本改。)数十里,其水即宜春 也,回环澄澈,深不可测。曾有渔人垂钓,得一金锁。引之数百尺,而获一钟,又如铎形。渔人举之,有声如霹雳,天昼晦,山川振动。钟山一面,崩摧五百余丈,渔人皆沉舟落水。其山摧处如削,至今存焉。或有识者云,此即秦始皇驱山之铎也。(出《玉堂闲话》)

宜春的边界钟山,有一条几十里长的山峡。山峡中的水就是宜春 水宛转清澈,深不可测。曾经有个打鱼的人在 中钓鱼,钓到一只金锁。牵引到几百尺远,又获得了一口钟,它好象大铃的形状。打鱼的人把它举起来,有响声象霹雷,天空由晴朗变得晦暗,山川振动,钟山的一面,崩塌了五百多丈,打鱼的人都因船沉而落入水中。钟山崩塌的地方象刀削的一样,到现在还那样。有见识的人说,这就是秦始皇驱山的大铃。

井乌山龟

乌山下无水。魏末,有人掘井五丈,得一石函。函中得一龟,大如马蹄。积炭五堆于函旁。复掘三丈,遇磐石,下有水流犹湖然。遂凿石穿,水北流甚駃。俄有一船,触石而至。匠人窥船上,得一杉木板,刻字曰:“吴赤乌二年八月十日子义之船。”(出《酉杂俎》)

乌山脚下没有水。魏末,有人挖井挖到五丈深,得到一个石匣子,从石匣中得到一只龟,像马蹄一样大。有五堆炭堆积在石匣旁。又挖了三丈,遇到了磐石,磐石下面有水流动,像是湖泊。于是穿透磐石,见水向北流得很快。不一会儿有一只船,船头触到磐石而停住。打井的人向船上看,见到一块杉木板,上面刻的字是:吴赤乌二年八月十日子义之船。绿珠井

绿珠井在白州双角山下。昔梁氏之女有容貌,石季伦为 趾采访使,以圆珠三斛买之。梁氏之居,旧井存焉。耆老传云,汲饮此水者,诞女必多美丽。里闾有识者,以美色无益于时,遂以巨石填之。迩后虽时有产女端严,则七窍四肢多不完全。异哉(州界有一流水,出自双角山,合容州畔为绿珠 。亦犹归州有昭君村,村盖取美人生当名矣)!(出《岭表录异》)

绿珠井在白州双角山下。从前有一户姓梁人家的女儿长得很美。石季伦做 趾采访使的时候,用圆珠三十斗买下了梁家的女儿。梁家居住的地方,旧井还在。听老人讲,喝了这井水的人,生下的女儿必定大多都很美丽。乡里有人知道了,认为美色不利于时运,就用巨大的石块把井填上了。填井之后,虽然也不时有端庄的女孩出生,但七窃和四肢大多不完全。奇怪!(州边界有一条流水,从双角山发源,在容州边汇合成为绿珠 。像归州有昭君村似的,村子因美人出生于此而命名)!

临沅井

葛稚川云,余祖鸿胪少时,尝为临沅令。云,此县有名家,世寿考,或出百岁,或八九十。后徙去,子孙转多夭折。他人居其故宅,后累世寿考。由此乃觉是宅所为,而不知其何故。疑其井水朱赤,乃试掘井左右,得古人埋丹砂数十斛,去井数尺。此丹砂汁因泉渐入井,是以饮其水而得寿。况乃饵炼丹砂而服之乎!(出《抱朴子》)

葛维川说,他曾任大鸿胪的祖父年轻时,曾经做过临沅县令。听他祖父说,临沅县有一户有名的家庭,家中的人世代长寿,有的超过一百岁,有的八九十岁。后来迁移到别处,这家的子孙因转换了地方多半过早地死去。别的人住了他家原来的房子,以后世代都长寿。从这件事来看就觉得是住宅所造成的,但不知道这里面有什么原因。见他家的井水发红,就试在井的左右挖掘,挖到了古人埋下的丹砂几百斗,离井几尺远。这些丹砂的汁液凭借泉水渐渐流入井中,因此饮这口井的水才得以长寿。何况炼制后的丹砂吃下去呢!

火 井

火井一所纵,广五尺,深二三丈。在蜀都者,时以竹板木投之以取火。诸葛丞相往观视后,火转盛热,以盆著井上煮盐,得盐。后人以家烛火投井中,即灭息,至今不复燃也。(出《博物志》)

有一处火井,长宽各五尺,深二三丈。住在蜀国都城的人,时常用竹子木板和木棍投入井中以取火。诸葛亮丞相前去观察后,火势转旺而更热。用盆放到井上煮盐水能得到食盐。后来有人把家中的蜡烛火扔到井中,火井立即熄灭,到现在也不再燃烧。

盐 井

陵州盐井,后汉仙者沛国张道陵之所开凿。周回四丈,深五百(“五百”二字原缺,据明抄本补)四十尺。置灶煮盐,一分入官,二分入百姓家。因利所以聚人,因人所以成邑。万岁通天二年,右补阙郭文简奏卖水,一日一夜 ,得四十五万贯。百姓贪其利,人用失业。井上又有玉女庙。古老传云,比十二玉女,尝与张道陵指地开井,遂奉以为神。又俗称井底有灵,不得以火投及秽污。曾有汲水,误以火坠,即吼沸涌。烟气冲上,溅泥漂石,甚为可畏。或云,泉脉通东海,时有败船木浮出。(出《陵州图经》)

陵州的盐井,是东汉仙人沛国的张道陵在那里开凿的。井口周长有四丈,井深五百四十尺。在井边安置炉灶用井水煮盐,三分之二送入官府,三分之一进了百姓家。因为有利可图,所以这里的人越聚越多,因人越聚越多,所以形成了城镇。武则天称帝后的万岁通天二年,右补阙郭文简上奏请求出卖井水。一天一夜 ,就卖水得钱四十五万贯。百姓贪图井水的利益,人用失业。盐井上面还有一座玉女庙,古老的传说说:庙中的十二个玉女,曾经为张道陵指引开井的地点,于是把她们奉为神。当地的人又说井底有灵,不能往井下扔火和脏东西。曾有人去打水,一失手把火坠落 下去,立即发出吼声并沸腾起来,烟气往上冲,泥土飞溅,连石头都被水卷了起来,非常可怕。有人说,井水的泉脉通东海。时常有破败的船木从井水中浮出。

御 井

善和坊旧御井,故老云,非可饮之井,地卑水柔,宜用灌。开元中,以骆驼数十,驮入大内,以给六宫。(出《国史补》)

善和坊有一口旧御井。过去的人说,这口井的水不能饮用。因地势低而水柔软,适宜作洗涤之水。开元年间,用几十头骆驼,把这水驮进皇宫,以供六宫洗涤之用。

王 迪

唐贞元十四年,春三月,寿州随军王迪家井,忽然沸溢,十日又竭。见井底有声,如婴儿之声 。至四月,兄弟二人盲,又一人死。家事狼狈之应验。(出《祥异集验》)

唐朝贞元十四年,春三月,寿州随军王迪家中的井,忽然沸腾水满流出井外,十天后又一点水都没有。听见井底有声音,象是婴儿的哭声。到了四月,王迪的兄弟有两个瞎了眼睛,又有一个死了。从他家中困顿窘迫之状可以看出,这口井有神且灵验。

贾 耽

贾耽在滑台城北,命凿八角井,以镇黄河。于是潜使人于凿所侦之。有一老父来观,问曰:“谁人凿此井也?”吏曰:“相公也。”父曰:“大好手,但近东近西近南近北也。”耽问之,曰:“吾是井大夫也。”(出《玉泉子》)

贾耽在滑台城的北面,令人开凿八角井,以镇制黄河。他暗中派人在凿井的地方观察。有一位老人前来观看,问道:“这井是谁开的?”小吏回答说是贾耽。老人说:“真是行家里手,只是东西南北距离都太小了。”贾耽问老人是谁,老人说:“我是井大夫。”

八角井

景公寺前街中,旧有巨井,俗呼为八角井。唐元和初,有公主夏中过,见百姓方汲,命从婢以银棱碗,就井承水。误坠井,经月余,碗出于渭河。(出《酉杂俎》)

景公寺前的大街当中,很早以前就有一口大井,当地人都叫它八角井。唐朝元和初年,有位公主夏天时从井边路过,见百姓在井中打水,便命跟从的丫环用银棱碗,去井里取水。丫环不小心将银棱碗掉到井里,过了一个多月,银棱碗出现在渭河。

李德裕

李德裕在中书,常饮常州惠山井泉,自毗陵至京,致递铺。有僧人诣谒,德裕好奇,凡有游其门,虽布素,皆引接。僧谒(“谒”原作“曰”,据明抄本改)德裕,曰:(“曰”字原缺,据明抄本补)“相公在位,昆虫遂性,万汇得所。水递事亦日月之薄蚀,微僧窃有感也。敢以上谒,欲沮此可乎?”德裕颔颐之曰:“大凡为人,未有无嗜欲者。至于烧汞,亦是所短。况三惑博藆弋奕之事,弟子悉无所染。而和尚有不许弟子饮水,无乃虐乎?为上人停之,即三惑驰骋,怠慢必生焉。”僧人曰:“贫道所谒相公者,为足下通常州水脉,京都一眼井,与惠山寺泉脉相通。”德裕大笑:“真荒唐也。”僧曰:“相公但取此井水。”曰:“井在何坊曲?”曰:“在昊天观常住库后是也。”德裕(“德裕”二字原作“但”,据明抄本改)以惠山一罂,昊天一罂,杂以八缻一类,都十缻,暗记出处,遣僧辨析。僧因啜尝,取惠山寺与昊天,余八乃同味。德裕大奇之,当时停其水递,人不告劳,浮议弭焉。(出《芝田录》)

李德裕任宰相的时候,经常饮用常州惠山井中的泉水,泉水要从毗陵经驿站传递送到京城。有个和尚到李德裕的住处去拜见他。李德裕好接触奇异之事,凡是有人云游到他门前,虽然是布衣素服,全都引进接见。和尚谢过李德裕说:“相公您在位,连昆虫都通达人性,万条 河都有归处。递水事只是点小毛病,小僧私下也有感触,才敢来拜见您,想阻止这件事可以吗?”李德裕点头说道:“只要做人,没有无嗜好和私欲的,至于烧汞这是我不会的,况且酒色等三惑及赌博 下棋之事,弟子我并没有沾染。然而和尚不许弟子饮水,这不是残酷吗?为了您停水,三惑就会立即放纵,而怠慢必然产生。”和尚说:“我所以来拜见相公,是因为我熟悉常州水脉。京都有一眼井,与惠山寺的泉脉相通。”李德裕大笑说:“真荒唐。”和尚说:“相公只管取这井中的水。”李德裕说:“井在寺中的什么地方?”和尚说:“在昊天观常住库后面。”李德裕用一个小口大肚的瓶子装了一瓶惠山水、一瓶昊天水,和八瓶同一类水掺杂在一起,总共十瓶,暗自记住每瓶水的出处,送给和尚分辨。和尚于是用口品尝,取出惠山与昊天之水,其余八瓶全都一个味道。李德裕非常惊奇,当时就停止递水。人们不再为此辛劳,流传的议论也停止了。

永兴坊百姓

唐开成末,永兴坊百姓王乙掘井,过常井一丈余,无水。忽听向下有人语及鸡声,甚喧闹,近似隔壁。井匠惧,不敢扰。街司申金吾韦处仁将军。韦以事涉怪异,不复奏,遂令塞之,据《周秦故事》,谒者阁上得骊山本,李斯领徒七十二万人作陵,凿之以章程。三十七岁,因地中井泉。奏曰,已深已极。凿之不入,烧之不燃,叩之空空,如下天状。抑知厚地之下,或别有天地也。(出《酉杂俎》)

唐朝开成末年,永兴坊百姓王乙挖井。已经超过正常井一丈多深了,还没水。忽然听见所挖的井下有人说话和鸡叫的声音,特别嘈杂,就象在隔壁。挖井的工匠害怕,不敢再向下挖。街司申报给韦处仁将军,将军认为此事怪异,没有上奏,急忙令将井填塞。据《周秦故事》中说,有个谒官在阁楼上得到骊山上报的奏章,说李斯带领被罚劳役的七十二万人在骊山修建陵墓,秦始皇三十七年,因遇到了地下的井泉,李斯上奏说:已经开凿到地下最深处,凿不进去,也烧不着火,敲打地下却什么也没有,就好像下边有天。或许在深厚的土地下面,又别有天地?

独孤叔牙

独孤叔牙,常令家人汲水,重不可转,数人助出之,乃人也。戴席帽,攀栏大笑,却坠井中。汲者搅得席帽挂于庭树,每雨所溜处,辄生黄菌。(出《酉杂俎》)

独孤叔牙,曾经令家人到井中打水,觉得很重转不动井绳,好几个人帮助提了出来,原来是个人,头戴草帽,手扶井栏大笑,又退坠井中。打水的人搅到了草帽,挂在庭院前面的树上,每当下雨时草帽上的雨水滴溜到的地方,就生长出黄菌。

柴 都

东方有柴都焉,在齐国之山。山有泉水,如井状,深不测。至春夏时,雹从井中出,出则败五谷。人常以柴塞之,不塞则雹为患。故号柴都。(出《郭氏玄中记》)

东方有个柴都,在齐国的山上。山上有一眼泉水,形状象井,不知有多深。到春夏,冰雹就从井中喷出来,出来就砸坏五谷。人们经常用柴禾塞井,不塞,冰雹就生祸患,所以称它梁都。

濠州井

戊子岁大旱。濠州酒肆前,有大井,堙塞积久,至是酒家召井工陶浚之。有工人父子应募者,其子先入,倚锸而卒。其父遽下,亦卒。观者如堵,无敢复入。引绳出,竟不复凿。(出《稽神录》)

戊子年大旱。濠州城内酒馆前面,有口大井,堙没堵塞了很长时间。到这时酒馆主人便召募井工淘井。有井工父子二人前来应召。儿子先入井,倚着铁锹而死。父亲急忙下去,也死去。围观的人象堵墙,没人敢再下井。人们用绳子把二人的体拉上来,终不再开井。

鸡 井

夏有林主薄,虐而好赌,甚爱一女,好食鸡,里胥日供双鸡。一日。将杀鸡,鸡走,其女自逐之。鸡入舍北枯井中,女亦入井,遂不见。林自往,亦入井不出。俄井中黑气腾上如炊。其家但临井而哭,无敢入者。有屠者请入视之,但见大釜,汤沸火炽。有人拒其足曰,事不干汝,不得入而出。久之,气稍稍而息,井中唯鸡骨一具,人骨二具。此数闻故老言之,不知其何年也。(出《稽神录》)

夏有一个姓林的主薄,性情暴虐而且爱好赌博 。他非常钟爱的一个女人,喜欢吃鸡,乡里的官吏每天供给她两只鸡。有一天,要杀鸡时,鸡逃走,这个女人就自己去追鸡。鸡进入房屋北面的枯井中,这个女人也跟着入井,进去就不见了。林主薄亲自去井边,也进入井中不再出来。一会儿井中有黑气向上升腾,就象炊烟。他家中的人只来到井边痛哭,没有人敢进入井中。有个屠夫请求进入井中察看,只见井下有一口大锅,锅中的水被炽热的火焰烧得滚开。有人拖住他的脚说:“不干你的事。”屠夫不得进井被人拉出。过了很长时间,黑气逐渐止息,见井中只有一具鸡骨架,两具人骨架。这件事不只一次地听老年人说过,但不知道是哪年的事。

军 井

建州有魏使君宅,兵后焚毁,以为军营,有大井淀塞。壬子岁,军士浚之,入者二人,皆卒,亦不获。有一人请复入,曰:“以绳缒我,我急引绳,即亟出之。”既入久之,忽引绳甚急,即出之,已如痴矣。良久乃能言云:“既入井,但见城郭井邑,人物甚众。其主曰李将军,机务鞅掌,府署甚盛。惧而遽出,竟不获二。建州留后朱斥业。使填此井。(出《稽神录》)

建州有一座魏使君的住宅,战乱之后被烧毁,用来作为军营。住宅内有口大井被沉淀物堵塞。壬子年,兵士开始疏通这口大井。进入井中的两个人,都死了,连体都找不到。有一人请求再入井,说:“用绳子把我拴住,我急促地牵动绳子,就立即把我拉出来。”已经入井很长时间了,那人忽然很急促地牵动绳子,上面的人立即把他从井中拉出来,他已经象痴呆了一样。半天才能讲话说:“我进入井中,只见井下有城郭市镇,人很多。那里的主管叫李将军。公事很繁杂,官府也很气派。我因害怕就急忙出来了,竟然没找到那两个人的体。”建州的节度留后朱斥业,派人填上了这口井。

金华令

王祝从子某,为金华令。筑私第于邑中。夏暴雨大至,水忽奔往东南隅,如灌漏卮,倾刻而尽。其地成井,深不可测。以丝籰缒石以测之,数十丈乃及底。粘一新捻头而上,与人间常食者,无少异也。(出《稽神录》)

王祝的一个侄子,在金华做县令。他在城中建造了一座私人住宅。夏天城中下起了暴雨,忽然雨水奔流向住宅的东南角,就象灌进漏底的酒器里,一会儿水就流尽了。漏水的地方形成了一眼井,估计不出井有多深。用丝网坠一块石头来测量,几十丈才到底,粘上一个新馓子,与人间经常吃的,没有多少不同。

相关评论

×请选择打赏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