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中国古代文学名著 > 太平广记 >

卷第三百八十九 冢墓一

【回目录】

卷第三百八十九 冢墓一

聪明花树 相思木 广川王 袁安 丁姬 浑子 王粲 孙钟 吴纲 陆东美 潘章 邕 戴熙 王伯 羊祜 闾丘南 古层冢 隋王 楚王冢 舒绰 李德林 郝处俊 徐勣 韦安石 源乾曜 杨知春 唐尧臣 陈思膺

聪明花树

李正字弘卿,学道。见东王父,教之。十七年后,正(“正”原作“言”,据明抄本改)身死,家人埋之于武陵,而冢上生花树,高七尺。有人遇见此花,皆聪明,文章盛。(出《武凌十仙传》)

李正的字叫弘卿,想要学习 道家学说,请东王父来教授他。十七年后,李正死去,家人把他埋葬在武凌。后来他的坟上长出一颗花树,高七尺。凡是看到过这棵花树的人,都变得很聪明,文章写得非常好。

相思木

晋战国时,卫(“卫”原作“谓”,据明抄本改)国苦秦之难,有民从征,戍秦不返。其妻思之而卒,既葬,冢上生木,枝叶皆向夫所在而倾,因谓之相思木。(出《述异记》)

战国时代地处晋地的卫国,饱受秦国的威胁。有一平民应征入伍,戍守在与秦国接壤的边界处,一直没有回来。他的妻子因思念他而死去。把她埋葬以后,她的坟上长出一棵树,枝叶都指向丈夫所在的方向,被人们称为“相思木”。

广川王

广川王去疾,好聚无赖少年游猎,罼弋无度,国内冢藏,一皆发掘。爰猛说,大父为广川王中尉,每谏王不听,病免归家,说王所发掘冢墓,不可胜数,其奇异者百数。为刘向说十许事,记之如左。魏襄王冢,以文石为椁,高八尺许,广狭容三十人。以手扪椁,滑易如新。中有石床 石屏风,宛然周正,不见棺柩明器踪迹,但见床 上玉唾盂一枚,铜剑二枚,金杂具皆如新,王自取服之。襄王冢,以铁灌其上,穿凿三日乃开。黄气如雾,触人鼻目皆辛苦,不可入。以兵守之,七日乃歇。初至户,无扇钥。石床 方四尺,上有石几,左右各三石人立侍,皆武冠带剑。复入一户,石扇有关锁,扣开,见棺柩,黑光照人,刀斫不能入。烧锯截之,乃漆杂兕革为棺,厚数寸,累积十余重,力少不能开,乃止。复入一户,亦石扇,开钥,得石床 ,方六尺。石屏风,铜帐叶一具,或在床 上,或在地下。以帱帐糜朽,而铜叶堕落。床 上石枕一枚,床 上尘埃朏朏甚高,似是衣服。床 左右妇人各二十,悉皆立侍。或有执巾梳镜镊之象,或有执盘奉食之形。无余异物,但有铁镜数百枚。魏王子且渠冢,甚浅狭,无柩,但有石床 ,广六尺,长一丈。(“丈”原作“尺”,据明抄本改。)石屏风。床 下悉是云母,床 上两,一男一女,皆二十许,俱东首裸卧,无衣食,肌肤颜色如生人。鬓发齿牙爪,不异生人。王惧,不敢侵,还拥闭如旧。袁盎冢,以瓦为棺椁,器物都无,唯有铜镜一枚。晋灵公冢,甚瑰壮。四角皆以石为鹰犬,捧烛。石人男女四十余,皆立侍。棺器无复形兆,犹不坏,九窍中皆有金玉。其余器物,皆朽烂不可别。唯玉蟾蜍一枚,大如拳,腹空,容五合水,光润如新。王取以成水书滴。幽公冢,甚高壮。羡门既开,皆是石垩。拨除丈余,乃得云母。深尺所,乃得百余,纵横相枕,皆不朽。唯一男子,余悉女子。或坐或卧,亦有立者,衣服形色,不异生人。栾书冢,棺柩明器,朽烂无余。有白狐儿,见人惊走。左右逐戟之,莫能得,伤其左脚。夕,王梦一丈夫,鬓眉尽白,来谓王曰:“何故伤吾脚?”仍以杖叩王左脚,王觉,脚肿痛生疮。至此不差。(出《西京杂记》)

广川王刘去疾,喜好聚集一些无聊少年一起游玩打猎。做事放荡无羁,没有节制。封国内的古墓,全都被他挖掘过。爰猛说,祖父在广川王手下做中尉时,经常规劝广川王,但广川王不听,只好称病还家。据他讲述广川王挖掘的古墓多得无法统计,其中墓葬丰富奇异的不下一百多座。他给刘向列举了十多件,被刘向记录如下。魏襄王墓,是用带纹理的石料做成的外椁,高八尺,宽窄能容纳三十人,用手触摸,光滑得像新的一样,外椁中间有石床 ,石屏风,依然摆放周正。棺柩和陪葬的珍宝全部不见踪影,只是床 上还有一个玉痰盂,两把铜剑,几件日常应用的金器象新的一样,广川王拿起来佩带在自己的身上。襄王墓,上面是用铁水灌注的,开凿了三天才打开。墓穴里冒出的又苦又辣的黄色气体浓得象雾一样,强烈地刺激人们的眼睛和鼻子,使人无法进入,只好暂时用兵把守,七天以后气才出净了。最初进到一个门里,门上没锁。里面的石床 长宽四尺,上面有石几,左右各有三个石人站立侍奉,都是武士装扮,身佩刀剑。再入一室,石门上有锁。推开门就看到了棺材,黑亮亮的可以照人。用刀砍不进去,用锯截开,才知道是用生漆杂以犀牛皮做成的棺材,有好几寸厚,摞了十多层。力量小是打不开的,只好作罢。再进一室,也有石门,打开锁,看到一张六尺见方的石床 。有石屏风,装饰铜叶的帐幔一具。铜叶有的散落在床 上,有的掉在地上,显然是因为帐子腐烂了,所以铜叶坠落 到地上。床 上还有一个石枕,旁边很厚一层黑乎乎的灰尘,好象是衣服腐烂后形成的。床 的左右各有二十个站立的侍女,有的是拿着面巾、梳子、镜子的形象,有的是端着盘子送饭的姿态。没有其他的器物,只有铁镜数百面。魏王的儿子且渠的墓,既浅又窄。没有棺材,只有一张石床 ,宽六尺,长一丈,还有一面石屏风。床 下全都是云母。床 上有两具体,一男一女,全都二十来岁。两具体头朝东裸身躺卧,没有盖被和穿衣服。他们皮肤的颜色象活人一样,鬓发、牙齿和手指也看不出同活人有什么差异。广川王非常恐惧,不敢触动他们。退出去后象当初那样将墓穴掩盖。袁盎墓,用陶瓦做棺椁,里面只有一面铜镜,没有其它的器物。晋灵公墓,非常瑰丽壮观。四角都放置用石头雕刻成的鹰犬。捧着蜡烛。男女石人四十多个,捧着灯烛站立在周围。棺椁已经朽烂不成原形,但体还没有坏,九窍之中都放入金玉。墓穴内其它的器物全都朽烂得无法辩认,唯有一个拳头大的玉蟾蜍,腹中是空的,可盛水,光洁润滑象新的一样。广川王拿它用作储水供磨墨用的水盂。幽公的墓,很高大。墓道的门打开以后,再下去一尺左右里面全是白垩土。将白垩土铲除一丈多深以后,见到云母,再下去一尺左右就是一百多具体,横七竖八相互枕压,都没有朽烂。只有一个是男子,其余全是女子。有的坐着,有的躺卧,也有站着的。衣服的形色同活人一样。栾书墓,棺椁和器物全都朽烂了。墓穴中有一只白色的狐狸,看见有人来吓跑了。随从们追赶着去刺它,没能抓到,只把它的左脚刺伤了。当天晚上,广川王梦见一个男子,鬓发眉毛都是白的,走进来对他说,“为什么刺伤我的脚。”并用手杖敲打他的左脚,广川王睡醒后,脚肿痛生疮,一直也没有痊愈。

袁 安

袁安父亡,母使安以鸡酒诣卜贡问葬地。道逢三书生,问安何之,具以告。书生曰:“吾知好葬地。”安以鸡酒礼之,毕,告安地处。云:“当葬此地,世为贵公。”便与别。数步顾视,皆不见。安疑是神人,因葬其地。遂登司徒,子孙昌盛,四世五公。(出《幽明录》)

袁安的父亲死了,他的母亲让袁安带着鸡和酒去请看风水的人,为其选择埋葬父亲的墓地。他在途中碰到三个书生,问袁安干什么去,袁安把事情告诉给他们。书生说:“我知道一个好墓地。”袁安立即用携带的鸡和酒招待他们。吃喝完毕,他们将墓地的具体地点告诉了袁安,说:“应当葬在此地,世世代代能作大官。”然后同他分别。袁安刚走出几步,回头再看三个书生都不见了。袁安怀疑他们是神仙,于是袁安把父亲葬在那个地方。后来果然当官做到司徒,子孙昌盛,四代出了五个大官。

丁 姬

王莽秉政,贬丁姬号,开其椁户。火出,炎四五丈。吏卒以水沃灭,乃得入,烧燔冢中器物。公卿遣子弟及诸生四夷十余万人,操持作具,助将作,掘平恭王母傅太后坟及丁姬冢,二旬皆平。又周棘其处,以为世戒。云:“时(“时”原作“将”,据明抄本改)有群燕数千,衔土投丁姬穿中。今其坟冢,巍然尚秀。隅阿相承,列郭数周,面开重门。(出《水经》)

王莽执政期间,贬除了丁姬的称号,并下令掘开她的坟墓。掘墓时有火从墓道里喷出,火焰达五丈远。士兵用水浇灭后才能进入,烧掉了墓中的器物。王公大臣派遣子弟、学生和家等十余万人,拿着工具,帮助掘开恭王母亲傅太后墓和丁姬墓,二十多天全部挖平,又在四周围上棘黎,用来警戒世人。有人说,当时有数千只燕子,衔土投到丁姬的墓穴。如今丁姬的坟墓高大壮美,建筑互相承接,似城郭排列数层,几重门相对大开。

浑 子

昆明池中有冢,俗号浑子。相传昔居民有子名浑子者,尝违父语,若东则北,若水则火。父病且死,欲葬于高陵之处,矫谓曰:“我死,必葬于水中。”及死,浑子泣曰:“我今日不可更违父命。”遂葬于此。盛弘之《荆洲记》云:“固城临洱水,水之北岸,有五女墩。西汉时,有人葬洱北,墓将为所坏。其人有五女,共创此墩以防墓。”又云:“一女嫁县佷子,家资万金。自少及长,不从父言。临死,经意欲葬山上,恐子不从,乃言必葬我渚下碛上。佷子曰:“我由来不取父教,今当从此一语,遂尽散家财,作石冢,以土绕之,遂成一洲。长数百步。元康中,始为水所坏。今余石如半榻许数百枚,聚在水中。”(出《酉杂俎》)

昆明池中有座坟,俗名叫作浑子。相传过去有一个住户有个儿子名叫浑子,曾经经常违背他父亲的话。他父亲如果叫他到东面去,他一定去北面;如果让他提水,他一定去烧火。他父亲有病快要死了,想要死后葬到高处,特意把话颤倒着对儿子说:“我死后,一定要把我葬在水中。”等到父亲死了,浑子哭着说:“我这次不能再违反父命了。”于是将父亲葬到这里。盛弘的《荆州记》记载:固城靠近洱水,水的北岸,有座五女墩。西汉时,有人葬于洱水北岸,墓将被水侵蚀。这个人共有五个女儿,共同造了这座土堆用来防止洱水侵蚀墓地。上面还记载:一个女子嫁给县一个狠毒的人。这个人有万贯家财,从小到大,从不听父亲的话。父亲临死想葬在山上,恐怕儿子不听,就说一定把我葬到水中的河丘上。这个人说:“我从来不听从父亲的教诲,如今应该听他一句话。”于是卖掉家中所有的财产,造了一座石坟,用土围住四面,就成了一块水中大陆 地,有几百步长。元康年间,才被水冲坏。现在还留下象半张床 那么大的石头数百块,堆在水中。

王 粲

魏武北征蹋顿,升岭眺瞩,见一岗不生百草。王粲曰:“必是古冢。此人在世,服生礜石,死而石气蒸出外,故卉木焦灭。”即令凿看,果大墓,有礜石满茔。一说,粲在荆州,从刘表登鄣山,而见此异。曹武之平乌桓,粲犹在 南,此言为当。(出《异苑》)

魏武帝北征乌桓时,登山远眺。看到一个小山冈,上面什么草也不长。王粲说:“那一定是座古墓。这个人在世的时候,一定服用过生礜石。死后石气挥发到外面,花草不能生长。”随即让人凿开来看,果然是个大墓,里面填满礜石。还有一种传说是,王粲在荆州时,跟随刘表登上鄣山,看见了上述怪异现象。魏武帝平灭乌桓时,王粲还在 南,所以后一种说法比较可信。

孙 钟

孙钟家于富春,幼失父,事母至孝。遭岁荒,以种瓜自业。忽有三少年诣钟乞瓜,钟厚待之。三人谓曰:“此山下善,可葬之,当出天子。君下山百许步,顾见我去,即可葬处也。”钟去三四十步,便反顾,见三人成白鹤飞去。钟记之,后死葬其地。地在县城东,冢上常有光怪。云五色,气上属天。及坚母孕坚,梦肠出,绕吴阊门。以告邻母,曰:“安知非吉祥!”(出《祥瑞记》)

孙钟家住富春,幼年丧父,侍奉母亲非常孝顺。灾荒年头,他以种瓜为生。一天忽然有三个少年到孙钟瓜地要瓜吃,孙钟很热情地招待他们。三人对孙钟说:“这山下地势非常好,人死后葬在这里,后代能够做皇帝。你下山走一百多步,回头看到我们离去时的那块地方,就是可以埋葬的地点。”孙钟走了三四十步便回头观看,看到三个少年变成白鹤飞走了,于是记住了那个地方,孙钟死后就葬在那里。那地方在县城的东面,坟墓上常有一些光环如五光十色的云气,直冲云天。到孙坚的母亲怀孙坚时,做梦梦到肠子出来了,环绕吴国的阊门。她把这个梦告诉了邻居老太太,老太太说:“怎么知道不是吉祥的预兆呢!”

吴 纲

魏黄初末,吴人发吴芮冢取木,于县立孙坚庙。见芮,容貌衣服并如故。吴平后,预发冢人,于寿春,见南蛮校尉吴纲,曰:“君形貌何类长沙王吴芮乎?但君微短耳。”纲瞿然曰:“是先祖也。”自芮卒至冢开四百年,至见纲,又四十余年矣。(出《水经》)

三国时魏国黄初末年,吴国人挖掘吴芮的坟墓取木料,准备在县里建一座孙坚的庙。打开墓穴后,见到吴芮体的面目、衣服都同活的时候一样。吴国被消灭以后,过去挖掘坟墓的人在寿春见到南蛮校尉吴刚,对他说:“你的形貌为什么非常象长沙王吴芮呢?只是身材矮小一些。”吴纲惊讶地说:“吴芮是我的祖先。”从吴芮死去到坟墓被打开,前后四百年,再看到吴纲又四十多年。

陆东美

吴黄龙年中,吴都海盐有陆东美,妻朱氏,亦有容止。夫妻相重,寸步不相离,时人号为比肩人。夫妇云:“皆比翼,恐不能佳也。”后妻卒,东美不食求死。家人哀之,乃合葬。未一岁,冢上生梓树,同根二身,相抱而合成一树。每有双鸿,常宿于上。孙权闻之嗟叹,封其里曰“比肩”,墓又曰“双梓”。后子弘与妻张氏,虽无异,亦相爱慕。吴人又呼为“小比肩”。(出《述异记》)

吴国黄龙年间,都城海盐有个人陆东美。他的妻子朱氏,仪容举止很好。夫妻间互相敬重,形影相随寸步不离,被人称为“比肩人”。夫妻二人都说:“比翼双飞,恐怕不会长久。”后来妻子死去,陆东美也绝食而死。家里人非常悲伤,就把他们合葬在一起。不到一年,坟墓上长出一棵梓树,同根双干,相互拥抱合成一棵树。经常有一对鸿雁栖身于树上。孙权听到这件事深有感慨,封这个地方叫“比肩”,墓叫“双梓”。后来其子陆弘和他的妻子张氏,虽无奇异,也一样相亲相爱,吴人又称他们为“小比肩”。

潘 章

潘章少有美容仪,时人竞慕之。楚国王仲先,闻其美名,故来求为友,章许之。因愿同学,一见相爱,情若夫妇,便同衾共枕, 好无已。后同死,而家人哀之,因合葬于罗浮山。冢上忽生一树,柯条枝叶,无不相抱。时人异之,号为共枕树。

潘章少年时容貌气质十分出众,人们都很羡慕他。楚国的王仲先,听到他的美名,特地赶来同他 朋友。潘章同意与他相 ,与他结为同学关系。两人一见如故,互相敬重爱护,感情好象夫妻一样。于是两人同床 共枕,不分彼此。后来两人一起死去,家人哀怜他们,就将他俩合葬在罗浮山。坟墓上忽然长出一棵树,枝条树叶全都相互拥抱缠绕在一起。人们都感觉奇特,就把这棵树称为“共枕树”。

吴国 邕,为人好色,娶妻张氏,怜之不舍。后卒,邕亦亡。家人便殡于后园中,三年取葬,见冢上化作二人,常见抱如卧时。人竞笑之。(出《笑林》)

吴国的 邕非常好色,娶张氏为妻子,十分爱怜,不忍分离。后来张氏死去,很快 邕也死了。家里人便把他们灵柩停放在后园中。三年后要埋葬他们时,看见灵柩上化作两个人,有时相互拥抱好象躺卧睡觉时一样,人们都嘲笑他们。

戴 熙

武昌戴熙,家道贫陋,墓在樊山南。占者云:“有王气。”桓 仗铖西下,停武昌。凿之,得一物,大如水牛,青色,无头脚。时亦动摇,砍刺不陷。乃纵著 中,得水,便有声如雷,响发长川。熙后嗣沦胥殆尽。(出《异苑》)

武昌戴熙,家境贫寒,坟墓在樊山南面。会算命的人说:“这座墓有君王的气象。桓 领兵西去,在武昌停留时。挖开戴熙的坟墓,得到一个东西,有水牛那么大,黑色,没头没脚。有时候也动一下身子,用刀砍不进去。就把他抛到 中,一到水中,便发出象雷鸣那样的响声,响声震动山川。从此戴熙的后代相继潦倒死亡。

王伯

王伯家在京口,宅东有一冢,传云是鲁萧墓。伯妇,郗鉴兄女也,丧,王平墓以葬。后数日,伯昼坐厅上,见一贵人乘肩舆,侍人数百,人马络绎。遥来谓曰:“身是鲁子敬,君何故毁吾冢?”因目左右牵下床 ,以刀镮击之数百而去。绝而复苏,被击处皆发疽溃。数日而死。

一说,伯亡,其子营墓,得二漆棺,移置南冈。夜梦肃怒云:“当杀汝父。”寻复梦见伯云:“鲁肃与吾争墓,吾日夜不得安。”(“吾日”六字原作“若不如不复得还”,据明抄本改)后于灵座褥上见数升血,疑鲁肃之故也。墓今在长广桥东一里。(出《搜神记》)

王伯家住京口,房屋的东面有一座坟,相传是鲁肃墓。王伯的妻子,是郗鉴哥哥的女儿。死后,王伯平掉那座坟墓来埋葬她。几天以后,王伯白天坐在厅里,看见一个贵人乘坐轿子来到,侍卫有数百名,人马络绎不绝。贵人远远走过来对王伯说:“我是鲁子敬,你为什么毁坏我的坟墓?”于是用眼睛示意左右把他拖下床 。用刀头上铁环打了他数百下离去。他从昏迷中苏醒,被击打的地方全部生疮溃烂,几天后死去。

另一种说法是,王伯死后,他的儿子营造坟墓。掘出二具漆画棺材,便移到南冈上安放。夜里梦到鲁肃发怒说:“应当杀了你的父亲。”一会又梦见王伯说:“鲁肃同我争坟墓,我日夜不得安宁。”后来在灵座褥上发现很多血。怀疑是鲁肃搞的名堂。墓现在在长广桥东一里外。

羊 祜

晋有相羊祜墓者云:“后应出受命君。”祜恶其言,遂掘断以坏其相。相者云:“墓势虽坏,犹应出折臂三公。”俄而祜堕马折臂,果至三公。(《幽明录》曰:羊祜工骑乘,有一儿,五六岁,端明可善。掘墓之后,儿即亡。羊时为襄都督,因乘马落地,遂折臂。于时士林咸叹其忠诚。此出《世说新语》)

晋朝有个会看风水的人看过羊祜家的墓地后说:“以后能够出受命于天的君主。”羊祜讨厌这个说法,就让人掘断祖坟地脉,以破坏这个风水。风水先生又说:“墓地的地势虽然被破坏了,还是要出摔断胳膊的三公。”不久,羊祜就坠马摔折了胳膊,以后做官果然是达到三公的高位。

闾丘南

粉水口有一墓,石虎石柱,号文将军冢。晋安帝隆安中,闾丘南将葬妇于墓侧,是夕从者数十人,皆梦云:“何故危人以自安?”觉说之,人皆梦同。虽心恶之,耻为梦回。及葬,但鸣鼓角为声势。闻墓上亦有鼓角及铠甲声,转近,及至墓,死于墓门者三人。既葬(“既葬”原作“即殪”,据明抄本改)之后,闾丘为杨佺期所诛族。人皆为以文将军之祟。(出《荆州记》)

粉水口有一座墓,墓前有石虎石柱,人们称作文将军墓。晋安帝隆安年间,南闾丘想把死去的妻子葬在墓侧。这天晚上随从数十人都梦见有人说:“为什么扰别人来使自己安宁?”睡醒觉之后大家都说做了同样的梦。尽管人们心里厌恶这件事,但是都认为因做梦而改变主意是不光彩的。到安葬的时候,便采用敲锣打鼓吹号角来壮声势。这时也听到文将军墓上也有鼓角和铠甲碰撞的声音。以后来到墓地,竟有三人突然死在墓前。安葬妇人之后,闾丘及其家族被杨佺期所诛杀。人们都认为是文将军在作祟。

古层冢

古层冢,在武陵县北一十五里二百步,周回五十步,高三丈,亡其姓名。古老相传云,昔有开者,见铜人数十枚,张目视。俄闻冢中击鼓大叫,竟不敢进。后看冢土,还合如初。(出《郎州图经》)

古层墓,在武陵县北面一十五里又二百步的地方,周围五十步,高三丈,已经不知道埋葬者的姓名了。很早就传说:“过去有人掘开墓穴,看到有铜人数十个,瞪着眼睛向外看。片刻又听到墓中击鼓喊叫,竟不敢进去。后来掘开的坟墓,又自动合拢成先前的样子。

隋 王

齐隋王尝率佐使,上樊姬墓酣宴。其夕,梦樊姬怒曰:“独不念封崇之义,奈何溷我,当令尔知。”诘旦,王被病,使巫觋引过设祀,积日方愈。(出《渚宫旧事》)

齐隋王曾率随从人员,到樊姬墓前喝酒喧闹。当天晚上,梦樊姬生气地对他说:“难道就不想想加高坟墓的意义,为什么这样扰乱我?应当让你受到教训。”第二天早,隋王就病了。隋王让巫师代替自己设祭认错,过了许多天才痊愈。

楚王冢

南齐襄盗发楚王冢,获玉屐玉屏风青丝编简,盗以火自照,王僧虔见十余简,曰:“是科斗书《考工记》、《周官》》阙文。”

南齐襄的盗墓贼挖开楚王墓,得到玉鞋,玉屏风,和书籍。盗贼拿火把照看,王僧虔看到十多卷。他说:“这是用科斗文书写的《考工记》、《周官》中短缺的文字。

舒 绰

舒绰,东人,稽古博文,尤以留意,善相冢。吏部侍郎杨恭仁,欲改葬其亲。(“其亲”原作“观王”,据明抄本改)求善图墓者五六人,并称海内名手,停于宅,共论艺,互相是非。恭仁莫知孰是,乃遣微解者,驰往京师,于欲葬之原,取所拟之地四处,各作历,记其方面,高下形势,各取一斗土,并历封之。恭仁隐历出土,令诸生相之,取殊不同,言其行势,与历又相乖背。绰乃定一土堪葬,操笔作历,言其四方形势,与恭仁历无尺寸之差。诸生雅相推服,各赐绢十匹遣之。绰曰:“此所拟处,深五尺之外,有五谷,若得一谷,即是福地,公侯世世不绝。”恭仁即将绰向京,令人掘深七尺,得一穴,如五石瓮大,有粟七八斗。此地经为粟田,蚁运粟下入此穴。当时朝野之士,以绰为圣。葬竟。赐细马一匹,物二百段。绰之妙能,今古无比。(出《朝野佥载》)

人,舒绰。通古博今,尤其喜好研究之术,精通看风水。吏部侍郎杨恭仁想要改葬他的父母,请来五六位擅长选择墓地的风水先生。这些人并称为海内名手,住在他家共同论证,互相评说对方的正确与否。杨恭仁不知道谁对谁非,便暗中派人赶往京城,到预选的四处墓地,分别测量记录各个墓地的方向,地形,并各取一斗土,然后全部封存起来。杨恭仁把记录的资料藏起来,拿出采来的土样,让各位风水先生仔细观察,结果是意见完全不同;谈到取土地点的地形情况,又与记录的资料完全不符。舒绰认定其中的一个地点可以选作为墓地,并拿笔写出那地方四周的地形、地貌,同杨恭仁记录的一点不差,其他人都表示服气。杨恭仁赏给其他几人每人十匹绢让他们走了。舒绰说:“选定的这地方,五尺深以下有五谷,如果得到其中的一种谷物,就证明是福地,世世代代不断公侯那样的高官。于是杨恭仁带着舒绰来到京城,让人在选定的墓地向下挖了七尺,看到一个洞穴,有装五石粮的瓮那么大,里面有七八斗谷子。这个地方曾经是谷地,蚂蚁把谷子运到地下穴洞中。无论官员和民众,都把舒绰当做圣人。安葬结束,杨恭仁赐给舒绰一匹骏马,纺织品二百段。舒绰的超人才能,古今没有能与之相比的。

李德林

隋内史令李德林,深州饶人也。使其子卜葬于饶城东,迁厝其父母。遂问之,其地奚若。曰:“卜兆云,葬后当出八公。其地东村西郭,南道北堤。”林曰:“村名何?”答曰五公。林曰:“唯有三公在,此其命也,知复云何。”遂葬之。子伯药,孙安期,并袭安平公。至曾孙,与徐敬业反,公遂绝。(出《朝野佥载》)

隋朝内史令李德林是深州饶人,他让儿子去请教风水先生,想要在饶城的东面选择一处墓地,用来迁移父母的灵柩。风水先生为他选定地点以后他问:“那地方怎么样?”风水先生回答:“根据我占卜得出的结论,葬后能出八个公侯。那地方东有村、西有城、南有道、北有堤。”李德林问:“村名叫什么?”回答说:“五公。”李德林说:“只剩三个公了,这是命中注定的,知道又怎样呢?”于是将父母的灵柩葬在那里。儿子伯药和孙子安期,世袭安平公。至曾孙一代因和徐敬业谋反,公侯的袭爵从此断绝。

郝处俊

唐郝处俊,为侍中死。葬讫,有一书生过其墓,叹曰:“葬压龙角。其棺必斫。”后其孙象贤,坐不道,斫俊棺,焚其。俊发根入脑骨,皮托毛着骷髅,亦是奇毛异骨,贵相人也。(出《朝野佥载》)

唐朝郝处俊在做侍中时死去。埋葬后,有一个书生经过他的墓地时感叹说:“坟地压住了龙角,棺木将来一定会被砍断的。”后来他的孙子郝象贤,因犯罪被诛杀,朝廷派人砍开郝处俊的棺木,烧了他的体。人们看到郝处俊的发根都扎到了头骨里去了,皮托着毛附在骷髅上。真是奇毛异骨,贵人之相。

徐 勣

唐英公徐勣初卜葬,繇曰:“朱雀和鸣,子孙盛荣。”张景藏闻之,私谓人曰:“所占者过也,此所谓‘朱雀悲哀,棺中见灰’。”后孙敬业扬州反。弟敬贞答款曰:“敬业初生时,于蓐(“蓐”原作“葬”,据明抄本改)下掘得一龟,云大贵之象。英公今秘而不言,果有大变之象。”则天怒,斫英公棺,焚其。“灰”之应也。(出《朝野佥载》)

唐英公徐勣当初向算命先生请教选择墓地,算命先生写的卜词说:“朱雀和鸣,子孙盛荣。”张景藏听到了,私下里对别人说:“这是算命先生的过错。应该是‘朱雀悲哀,棺中见灰’。”后来其孙敬业在扬州造反,弟弟敬贞说:“敬业刚出生时,在草垫子下面挖到一只龟,说是大贵之象。英公徐勣一直保密不说。果然是大变故的征兆。”后来触怒了武则天,命人砍开英公徐勣的棺材,焚烧了他的体。棺中见灰的说法得到了应验。

韦安石

神龙中,相地者僧泓师,与韦安石善。尝语安石曰:“贫道近于凤栖原见一地,可二十余亩,有龙起伏形势。葬于此地者,必累世为台座。”安石曰:“老夫有别业,在城南。待闲时,陪师往诣地所,问其价几何。同游林泉,又是高兴。”安石妻闻,谓曰:“公为天子大臣,泓师通术数,奈何一旦潜游郊野,又买墓地,恐祸生不测矣。”安石惧,遂止。泓叹曰:“国夫人识达先见,非贫道所及。公若要买地,不必躬亲。”夫人曰:“欲得了义,兼地不要买。”安石曰:“舍弟縚,有中殇男未葬,便与买此地。”泓曰:“如贤弟得此地,即不得将相,位止列卿。”已而縚竟买其地,葬中殇男。縚后为太常卿礼仪使,卒官。(出《戎幕闲谈》)

唐中宗神龙年间,看风水的僧泓师,同韦安石是好朋友。他曾经对韦安石说:“我最近在风栖原看见一块地,大约有二十多亩,有龙起伏的样子,葬在这个地方的人,一定会连续几代都做宰相。韦安石说:“我有个别墅在城南。等到闲暇时,陪法师到那地方看看。问问他卖多少钱。我们还可同游林泉,更是件高兴的事。”韦安石的妻子听说了,对他说:“你身为天子的大臣,僧泓师精通法术,你怎么能同他一起偷偷到郊外野游?还要买墓地,恐怕会引来不可预测的大祸啊。”韦安石心里害怕,就打消了这一念头。僧泓师感叹说:“还是夫人见识高,看得远,我是赶不上的。您要买地,不必亲自去。”安石说:“我弟弟韦縚,有个中年死去的儿子,现在还没安葬,可以给他买这块地。”僧泓师说:“如果贤弟得到这块地,就不能得到将相那样高的官位。只能做到卿一级的官职。”后来韦縚买了那块地,把中年死去的儿子葬了。韦縚后来果然做到太常卿礼仪使,死在任职期间。

源乾曜

泓师自东洛回,言于张说,缺门道左有地甚善,公试请假三两日,有百僚至者,贫道于帘间视其相甚贵者,付此地。说如其言,请假两日,朝士毕集。泓云:“或已贵,大福不再。或不称此地;反以为祸。”及监察御史源乾曜至,泓谓说曰:“此人贵与公等,试召之,方便授以此。”说召乾曜与语。源云:“乾曜大茔在缺门,先人尚未启袝。今请告归洛。赴先远之期。故来拜辞。”说具述泓言,必同行尤佳。源辞以家贫不办此,言不敢烦师同行。后泓复经缺门,见其地已为源氏墓矣。回谓说曰:“天赞源氏者,合洼处本高,今则洼矣;合高处本洼,今则高矣。其安坟及山门角缺之所,皆作者。问其价,乃赊买耳。问其卜葬者,村夫耳。问其术,乃凭下俚斗书耳。其制度一一自然如此。源氏子大贵矣。”乾曜自京尹拜相,为侍中近二十年。(出《戎幕闲谈》)

泓师从东洛回来,对张说讲:“缺门道左有块地非常好。您可请二三天的假,待同僚来看您时,我在帘后察看他们,如果有长相十分富贵的人,就把那块地 给他。”张说按照他的说法,请了二三天假。来探望他的朝中官员全到了,泓师说:“有的已经很富贵了,太大的福份不会再来了。有的不适合葬在那里,否则反而会因此带来灾祸。”等到监察御史源乾曜来到时,涨师对张说:“这个人的富贵相同您一样,把他请过来,好把那块地 给他。”张说将源乾曜请来同他提出这件事。源乾曜说:“乾曜家的墓地在缺门。对先人还未进行祭祀,现在来请求回归洛川,去祭奠死去的先辈,特意前来辞行。”张说把泓师的话详细述说了一遍,认为一同去查看墓地为好。源乾曜以家里贫困不能做这事来推辞,并说不敢麻烦法师同行。后来泓师又经过缺门,见到这个地方已经成为源家的墓地了。回来对张说说:“老天保祐帮助源家,应当是洼地的地方原来本是高冈,现在洼下去了,应当是高冈的地方本来洼现在高起来了。那墓门缺角的地方,全都修补了。问价钱,才知是赊买的。了解那看风水的人,原来是个村夫。问他师门流派,原来是凭借乡村流传的一本书罢了,那规则制度却是如此自然。源家子孙必然大富大贵。”后来源乾曜从京尹升为丞相,做侍中近二十年。杨知春

开元中,忽相传有僵人在地一千年,因墓崩,僵人复生,不食五谷,饮水吸风而已。时人呼为地仙者,或有呼为妄者,或多知地下金玉积聚焉,好行吴楚齐鲁间。有二贼,乘僵人言,乃结凶徒十辈,于濠寿开发墓。至盛唐县界,发一冢,时呼为白茅冢。发一丈,其冢有四房阁,东房皆兵器,弓矢槍刃(“刃”原作“人”,据明抄本改)之类悉备;南房皆缯綵,中奁隔,皆锦绮,上有牌云,周夷王所赐锦三百端。下一隔,皆金玉器物;西房皆漆器,其新如昨;北房有玉棺,中有玉女,俨然如生。绿发稠直,皓齿编贝,秾纤修短中度,若素画焉。衣紫帔,绣袜珠履,新香可爱。以手循之,体如暖焉。玉棺之前,有一银樽,满。凶徒竞饮之,甘芳如人间上樽之味。各取其锦彩宝物,玉女左手无名指有玉环,贼争脱之。一贼杨知春者曰:“何必取此,诸宝已不少。”久不可脱,竞以刀断其指,指中出血,如赤豆汁。知春曰:“大不仁。有物不能赎,卒断其指,痛哉。”众贼出冢,以知春为诈,共欲杀之。一时举刀,皆不相识,九人自相斫,俱死。知春获存,遂却送所掠物于冢中,相以土瘗之而去。知春诣官,自陈其状,官以军人二十余辈修复。复寻讨铭志,终不能得。(出《博异志》)

唐玄宗开元年间,传说有一个埋在地下一千年的僵,由于坟墓崩塌,而得以复活。这复活的僵,不吃五谷杂粮,只需喝水吸风。人们叫他地仙,也有人叫他为狂人。他似乎知道地下金玉珠宝埋藏的地点,经常活动在吴、楚、齐、鲁一带。有两个盗贼,根据他说的话,召集了十多个歹徒,在濠寿开掘古墓。他们在盛唐县界挖掘一座被人们称为白茅墓的古墓。挖到一丈深,看到墓穴中有四间墓室。东室全是兵器,弓、箭、槍、刀齐全。南室全是丝织品,中间梳妆台上全是上等布匹。上面有块牌子写着,“周寿王所赐锦三百端。”下面一隔,全是金玉宝物。西室全是漆器,新得就像是昨天才做好的一样。北室中有玉棺一口,棺中有一美女 ,好象活的一样。头发乌黑稠密,牙齿洁白整齐,胖瘦高矮适中,好象是画上的美人一样。身着紫色的帔巾,脚穿绣花袜子和镶嵌珍珠玉石的鞋子。用手抚摸一下,好象还有体 。玉棺的前面,有一个银杯,里面盛满酒。歹待们竟将酒喝了,酒味甘甜芬香,和人间的美酒一样。歹徒们各取锦缎宝物。玉女的左手无名指上戴着一个玉环,贼人争着去摘。一个叫杨知春的盗贼说:“何必拿它,各种宝物已经不少了。”盗贼由于长时间摘不下玉环,竟用刀砍断了美人的手指。手指中竟流出好象赤豆汁一样的血来。杨知春说:“太不仁义了!这么多的宝物难道不能换取一个玉环吗?砍断她的手指难道不痛心吗!”众盗贼走出坟墓,认为杨知春这个人不可靠想共同杀死他。举刀时,忽然互相之间不认识了。九个人自相残杀,全都死去,只有杨知春没死。他把抢掠来的宝物又送回墓中,草草用土埋上离去。杨知春去见地方官,向官员陈述了这次作案的情况。官员派二十多名士兵去修复这座古墓,并去寻找墓志铭,但始终没有找到。

唐尧臣

张师览善卜冢,弟子王景超传其业。开元中,唐尧臣卒于郑州,师览使景超为定葬地。葬后,唐氏六畜等皆能言,骂云:“何物虫狗,葬我著如此地?”家人惶惧,遽移其墓,怪遂绝。(出《广异记》)

张师览擅长看风水选择墓地,弟子王景超继承了他这一行。开元年间,唐尧臣死在郑州,张师览让王景超给他选定埋葬的地方。葬后,唐家的六畜等动物全都会说话了。他们骂道:“什么虫子猪狗,将我葬到这个地方?”家里人都很惊恐,急忙迁走了坟墓,怪事从此没有了。

陈思膺

陈思膺,本名聿修,福州龙平人也。少居乡里,以博学为志。开元中,有客求宿。聿修奇其客,厚待之。明日将去,乃曰:“吾识地理,思有以报。遥见此州上里地形,贵不可言,葬之必福昆嗣。”聿修欣然,同诣其处视之。客曰:“若葬此,可世世为郡守。”又指一处曰:“若用此,可一世为都督。”聿修谢之。居数载,丧亲。遂以所指都督地葬焉。他日拜墓,忽见其地生金笋甚众,遂采而归。再至,金笋又生。及服阕,所获多矣。因携入京,以计行赂。以所业继之,颇致闻达。后有宗人名思膺者,以前任诰牒与,因易名干执政。久之,遂除桂州都督。今壁记具列其名,亦有子孙仕本郡者。(出《桂林风土记》)

陈思膺的本名叫聿修,是福州龙平人。年轻时居住在乡里,以博学作为自己的志向。开元年间,有客人来投宿,聿修见客人的相貌奇特,非常热情地接待了他。第二天客人离开时对聿修说:“我懂得风水地理,想要报答你的盛情招待。”我从远看此州上里那地方的地形,好得不容随便说出来。如果作为墓地,一定能降福于后代。”聿修非常高兴,同他一起去那地方察看。客人说:“假如能葬在这个地方,可以世世代代做郡守。又指一个地方说:“如果采用这个地方,可一世为都督。”聿修向他表示感谢。过了数年,聿修的父母死去,便葬在当初所说的可以做都督的地方。有一天,祭墓对,聿修忽然看见墓地上长出很多金笋。于是采了回去。再去时,金笋又长了出来。到守孝三年期满,得到的金笋已经很多了。聿修携带金笋进京,设计行赂,再以自己的学识水平作为辅助,很快 了官场中的要人。后来同宗有叫陈思膺的,将以前朝廷发给自己的任命文书送给聿修,聿修便冒名顶替求请于执政官员。过了一段时间,改名后的聿修果然被任命为桂州都督。如今《壁记》上还记载有他的名字,也有子孙在本郡做官。

相关评论

×请选择打赏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