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中国古代文学名著 > 太平广记 >

卷第三百七十四 灵异

【回目录】

卷第三百七十四 灵异

鳖灵 玉梁观 湘穴 耒水 孙坚得葬地 聂友 八阵图 海畔石龟 钓台石 汾州女子 波斯王女 程颜 文水县坠石 玄宗圣容 渝州莲花 玉马 华山道侣 郑仁本弟 楚州僧 氏子 王蜀先主 庐山渔者 桂从义 金山木鹤 卖饼王老 桃林禾 王延政 洪州樵人

鳖 灵

鳖灵于楚死,乃溯流上。至汶山下,忽复更生。乃见望帝,望帝立以为相。时巫山瓮 蜀民多遭洪水,灵乃凿巫山,开三峡口,蜀 陆处。后令鳖灵为刺史,号曰西州皇帝。以功高,禅位与灵,号开明氏。(出《蜀记》)

鳖灵在楚地死了,体竟溯着长 逆流而上,到岷山脚下,忽然又活了。于是他去拜见传说中的望帝杜宇,杜宇封他为宰相。当时,巫山瓮 蜀民大多数人家遭受洪水灾害,鳖灵就开凿巫山,通开瞿塘、巫、西陵三个峡口,蜀 两岸露出了陆地。以后封鳖灵为刺史,号为西州皇帝。因为功劳高,杜宇把帝位禅让给他,号称开明氏。

玉梁观

汉武帝时,玉笥山民,感山之灵异,或愆旱灾蝗,祈之无不应。乃相谓曰:“可置一观,彰表灵迹。”既构殿,缺中梁一条。邑民将选奇材,经数旬未获。忽一夜 ,震雷风裂,达曙乃晴。天降白玉梁一条,可以尺度,严安其上,光彩莹目。因号为玉梁观。至魏武帝时,遣使取之。至其山门,去观数里。亭午之际,雷电大镇,裂殿脊,化为白龙,擘烟雾而去,没观之东山下。晋永嘉中,有戴氏,不知其谁之子,每好游岩谷。偶入郁木山下,见两座青石,搘指一条白玉梁于岩下。戴氏俯近看之,以手扪摸其上,见赤书五行,皆天文云篆。试以手斧敲之,声如钟,又如隐雷之声 ,鳞甲张起。戴氏惊异,奔走告人。再求寻之,不知其所。唐大历初,有无瑶黄生,因猎亦见。后数数有人见之,皆隐而不闻于人。自玉梁飞去后,其处莫能居之,皆为猛兽毒蛇所逼。(出《玉笥山录》)

汉武帝时,湖南玉笥山的老百姓,有感于山神奇灵,有时要消除旱灾虫害,祈祷它没有不灵验的。于是大家互相商量说:“应该建一座寺观,以表彰它的灵迹。”在建造大殿时,缺一条中梁,百姓们要选择最好的木材,寻找几十天而未能获得。忽然有一夜 ,风吼雷鸣,到天亮才晴。这时,天空降下一条白玉梁,正合尺寸,严密地安放在殿上面,光彩夺目,因此号为玉梁观。魏武帝当政时,他派人取之。那些人刚到山门,距寺观还有好几里,大晌午天竟然雷电大震,使殿脊开裂,那玉梁化作一条白龙,腾云驾雾而去,隐没在寺观的东山下。晋代永嘉年间,有个戴氏,不知道是谁的儿子,经常喜欢到岩谷中游玩。一次,他偶然来到郁木山下,看见两块青石在岩下支撑着那条白玉梁。戴氏俯身上前看去,用手一摸,见上面有五行红字,都是天文云篆。他试着用斧敲敲,那玉梁发出的声音如钟,如雷,并迅速展起鳞甲。戴氏十分惊异,奔走告人。待再去寻找,却不知去向。唐代大历初年,无瑶有个姓黄的,因为打猎也看见过,后来又有不少人见过它,但都隐瞒不说。自从玉梁飞走之后,那个地方再也不能居住了,因为毒蛇猛兽常在那里出没,逼得你不得不走。

湘 穴

湘穴中有黑土,岁旱,人则共壅水,以塞此穴。穴淹则大雨立至。(出干宝《搜神记》)

湘穴中有黑土,旱了的年头,人们共同灌水堵塞这个穴,穴被水淹没之后,大雨立刻就到了。

县有雨濑。此县时旱,百姓共壅塞之,则甘雨普降。若一乡独壅,雨亦遍应。随方所祈,信若符刻。(出盛弘之《荆州记》)

县有个雨濑。这个县时常发生旱灾,老百姓共同用土堵塞它,甘雨就会普降大地。假如一个乡单独堵它,雨也普降四处。随便任何一方祈祷,都非常灵验。

孙坚得葬地

孙坚丧父,行葬地。忽有一人曰:“君欲百世诸侯乎,欲四世帝乎?”答曰:“欲帝。”此人因指一处,喜悦而没。坚异而从之。时富春有沙涨暴出。及坚为监丞,邻 相送于上。父老谓曰:“此沙狭而长,子后将为长沙矣。”果起义兵于长沙。(出《异苑》)

孙坚死了父亲,要找埋葬之处。这时,忽然有个人对他说:“你想百代为侯,还是四代称帝?”孙坚回答说:“要称帝。”那个人于是用手指出一个地方,欣然而逝。孙坚认为这是奇异,但还是照办了。这时富春当即有大沙滩露出。等到孙坚任监丞官时,邻里们前来相送,走到其父坟旁的大沙滩上,父老们说:“这沙滩狭窄而绵长,看来子孙们将去长沙做官了。”果然,孙坚后来从长沙举兵起义。

聂 友

新淦聂友少时贫。尝猎,见一白鹿,射中后见箭著梓树。(原阙出处。明抄本作出《宣室志》,今见《说郛》二五《小说》引作《怪志》)

西新淦县的聂友,少年时很贫穷,曾经打过猎。一次,他遇见一只白鹿,射中之后见箭竟然穿进了梓树里。

八阵图

夔州西市,俯临 岸,沙石下有诸葛亮八阵图。箕张翼舒,鹅形鹳势,象石分布,宛然尚存。峡水大时,三蜀雪消之际,澒涌混瀁,可胜道哉。大树十围,枯槎百丈,破磑巨石,随波塞川而下。水与岸齐,人奔山上,则聚石为堆者,断可知也。及乎水落川平,万物皆失故态。唯诸葛阵图,小石之堆,标聚行列,依然如是者。仅已六七百年,年年淘灑推激,迨今不动。(出《嘉话录》)

四川夔州西市,俯临 岸,沙石下面有诸葛亮留下的八阵图。它象簸箕似地张开翅膀,象鹅一样的形状,象鹳一样的势态,石头有序地分布着,宛如当初一样。三峡水涨,三蜀的大雪融化的时候,大水汹涌澎湃,混混荡荡,怎样赞美呢。十抱粗的大树,百丈长的枯树枝,石磨般的大石头,一起随波浪拥塞大 水和堤岸齐平。人们纷纷跑到山上,聚拢的石头堆成堆,那情景可想而知。等到水落川平,万物都失去了原来的样子,只有诸葛亮的八阵图——那些小石头堆子,聚合成行,仍然象原来一样。将近六七百年了,年年大浪淘沙,推拍击打,那些小石头堆子到现在还是一动不动。

海畔石龟

海畔有大石龟,俗云鲁班所作。夏则入海,冬则复止于山上。陆机诗云:“石龟常怀海,我宁忘故乡?”(出《述异记》)

海岸上有个大石龟,相传是鲁班所造。它夏季就进入大海,冬季又爬到山上。晋代诗人陆机写道:“石龟常怀海,我宁忘故乡?”又

临邑县北,有燕公墓碑,碑寻失,唯趺龟存焉。石赵世。此龟夜常负碑入水,(“水”字原阙,据明抄本补。)至晓方出。其上常有萍藻。有伺之者,果见龟将入水。因叫呼,龟乃走,坠折碑焉。(出《酉杂俎》)

山东临邑县北,有燕公墓碑一座。那墓碑不久便丢失了,只有底座和大龟还在。石氏建立后赵的年代,此龟常常在夜晚背碑入水,天亮之后才爬上岸,身上沾满了浮萍和水藻。有偷看者,果然见到龟要入水,于是大喊大叫,龟就跑了,碑也坠落 摔断了。

钓台石

大业七年二月,初造钓台之时,多运石者。将船兵丁,困弊于役,嗟叹之声 ,闻于道路。时运石者,将船至 东岸山下取石,累构为钓台之基。忽有大石如牛,十余,自山顶飞下,直入船内,如人安置,船无伤损。(出《大业拾遗记》)

隋代大业七年二月,刚建造浙 钓台的时候,很多搬运石头的役夫。牵拉船只的兵丁,对服劳役感到困乏厌倦,吁嗟感叹之声 ,沿途都可以听见。当时运石头,要拉船到 东岸山下搬取,这是累造钓台的基础。一天,忽然有十多块牛一样大小的石头,从山顶飞下来,一直滚入船中,象是人安放的一样,船也没有受到什么损伤。

汾州女子

隋末筑汾州城,惟西南隅不合,朝成夕败,如此数四焉。城中一童女,年十二三。告其家人云:“非吾入筑,城终无合理。”家人莫信,邻里哂之。此后筑城,败如初。童女曰:“吾今日死,死后瓮盛吾,埋于筑处。”言讫而终。如其言瘗之,瘗讫,即板筑,城不复毁。(出《广古今五行记》)

隋朝末年修筑汾州城时,只有西南角不能合拢,早晨建成晚上就倒,象这样有四五次了。城中有位童女,年龄十二三岁,她告诉家里人说:“如果不把我筑入城中,此城最终便难以合拢。”家里人不相信,邻居们也讥笑她。从这以后修筑城墙,仍象当初一样,朝成夕倒。童女说:“我今天就要死了,死后你们用坛子盛殓我,埋在筑墙之处。”她说完就死了。人们就象她说的那样埋葬了她。葬毕,人们立即开始筑墙,那墙便再也不倒了。

波斯王女

吐火罗国缚底野城,古波斯王乌瑟多 之所筑也。王初筑此城,即坏。叹曰:“吾今无道,天令筑此城不成矣。”有小女名那息,见父忧恚,问曰:“王有邻敌乎?”王曰:“吾是波斯国王,领千余国。今至吐火罗中,欲筑此城,垂功万代,既不遂心,所以忧耳。”女曰:“愿王无忧,明旦令匠视我所履之迹筑之,即立。”王异之。至明,女起步西北,自截右手小指,遗血成踪。匠随血筑之,城不复坏。女遂化为海神,其海至今犹在堡下,水澄清如镜,周五百余步。(出《酉杂俎》)

中亚的吐火罗国缚底野城,是古代波斯王乌瑟多 建筑成的。波斯王刚建此城时,马上就倒塌了。波斯王叹息道“我现在无道,上天不让我筑成此城呵!”他有个小女儿名字叫那息,见父亲忧伤烦恼,那息便问道:“父王有邻敌吗?”波斯王说:“我是波斯国王,统领一千多个国家。今天来到了吐火罗国中,要建筑此城,以流传万代,然而一点也不顺心,我因此十分忧愁。”女儿道:“望父王不要担忧,明天早晨命令工匠按我走的足迹筑墙,就修成了。”波斯王觉得奇怪。第二天,女儿从西北角起步,自己切断右手的小指,滴血成迹,工匠们沿着血迹筑墙,城墙就不再坏了。女儿随即变为海神,那海至今还在城堡下面,水澄清如镜,周围有五百多步。

程 颜

程颜税居新昌里,调选不集,贫而复病。有老妪谓曰:“君贫病,吾能救之,复能与君致妻。”言讫而去。是夜三更,果有人云,陈尚令持礼来。颜莫测其由,开关,乃送绫绢数十束。颜问陈尚何人也,使者曰:“医也。”乃附药一丸,令带之能愈一切疾。颜带之,果疾愈。数日后,夕有大旋风入颜居。须臾风定,见担舆三乘,有一女,三青衣从之。问其故,曰:“越州扶余县赵明经之女,父母配事前扶余尉程颜,适为大风飘至此。”颜无所遣,因纳之。既而以其事验之,信然。而越州自有人,与颜姓名同。(出《闻奇录》)

程颜租居在新昌里,应选没有成功,贫病 加。有位老妇对他说:“你贫而又病,我能救你,还能给你娶个妻子。”说完便离去了。这天夜里三更,果然有人说:“陈尚让我拿礼物来了!”程颜不解其故,打开了门,那人竟送进来几十束绫绢。程颜问陈尚是什么人,使者说是个医生,并给了他一丸药,让他带在身上,说是能治疗一切疾病。程颜带上它,果然病好了。几天之后,晚上有大旋风刮进程颜的房宅。一会儿风停,这时只见三乘轿子,上面有一个女子,后面跟着三个婢女。问她们要到哪里去,那女子回答说:“我是浙 越州扶余县赵学究的女儿,父母把我许配前扶余县尉程颜为妻,刚才被大风刮到这里。”程颜无处遣送,就把这几个人都收纳了。不久有人去验证这件事,结果属实。而越州是另有他人,与程颜姓名相同。

文水县坠石

唐贞观十八年十月,文水县天大雷震,云中落一石下,大如碓觜,脊高腹平。县丞张孝静奏,时有西域摩伽筜菩提寺长年师到西京。颇推(“推”原作“持”。据明抄本改。)博识。敕问之,是龙食,二龙相争,故落下耳。(出《法苑珠林》)

唐代贞观十八年十月,山西文水县天打大雷,云中落下一块石头,大小像捣米杵,脊梁高高的,腹部平平的。县丞张孝静向上奏了一本。当时,西域摩伽陁菩提寺长年师到京,他学识渊博,颇受尊崇。皇帝问他那块石头是个什么东西,他回答说:这是龙的食物,二龙相互争斗,所以掉下来了。

玄宗圣容

玄宗皇帝御容,夹苎作。本在周至修真(“修真”原作“县贞”。据明抄本改。)观中。忽有僧如狂,负之,置于武功潜龙宫。宫即神尧故第也,今为佛宇。御容唯衣绛纱衣幅巾而已。寺僧云:“庄宗入汴,明宗入洛,洎清泰东赴伊(“伊”原作“依”。据明抄本改。)瀍之岁。额上皆有汗流。”学士张沆,尝闻之而未之信。及经武功,乃细视之,果如其说。又意其雨漏所致,而幅巾之上则无。自天福之后,其汗遂绝。高陵县又有神尧先世庄田,今亦为宫观矣。有柏树焉,相传云,高祖在襁褓之时,母即置放柏树之,而往饷田。比饷回,日斜而树影不移,则今柏树是也。史传不载,而故老言之。(出《玉堂闲话》)

唐玄宗李隆基的御像,是夹杂着苎麻制作的。原来摆在陕西周至修真观中。忽然有一天,有个和尚疯也似地背着它,把它放置到武功潜龙宫。此宫就是唐尧的旧宅第,现在变成了佛堂。玄宗的御像只穿绛色纱衣,戴一绛色幅巾。寺院的僧人说:“五代时后唐庄宗进入开封,明宗进入洛,等到清泰东去伊水瀍水那年,玄宗御容额头上都有汗水流淌。”学士张沆,曾经听说此事但却不信,直到经过武功时,亲自细看了一下,果然象传说的一样。不过,他怀疑那是漏雨造成的,可玄宗的幅巾上却是干干的。从五代后晋高祖天福年之后,御容上的汗水就断绝了。高陵县还有唐尧先辈的庄田,如今也变成宫观寺院了。那里长着一株古柏树,人们传说:唐高祖在襁褓为婴儿时,母亲把他放在柏树的影下,到田地里去祭祀;待她回来时,只见日头斜了但树影却未移动,就是现在的那株柏树。当然,这在史书上没有记载,是听老人传说的。

渝州莲花

渝州西百里相思寺北石山,有佛迹十二,皆长三尺许,阔一尺一寸,深九寸,中有鱼文。在佛堂北十余步。贞观二十年十月,寺侧泉内,忽出红莲花,面广三尺。游旅往还,无不叹讶,经月不灭。昔齐荆州城东天子井,出锦。于时士女取用,与常锦不异,经月乃歇。亦此类也。(见吴均《齐春秋》)

渝州西一百里处相思寺附近的北石山上,有十二个佛的脚印,都三尺左右长,一尺一寸宽,九寸深,中间有古代的鱼纹。这些脚印在佛堂北面十多步远。唐代贞观二十年十月,寺院旁边的泉水中,忽然长出红莲花,面积足有三尺多宽,游观者来来往往,没有不惊叹的。这莲花经过一个多月也没有凋谢。当年齐朝荆州城东的天子井往上漂锦缎,士人和女子们纷纷拿用,与平常的锦缎没有什么区别,经过一个多月才停止,也跟这忽然长出莲花的事类似。

玉 马

沈傅师为宣武节度使。堂前忽马嘶,其声甚近,求之不得。他日,嘶声渐近,似在堂下。掘之,深丈余,遇小空洞。其间得一玉马,高三二寸,长四五寸,嘶则如壮马之声 。其前致碎朱砂,贮以金槽。粪如绿豆,而赤如金色。沈公恒以朱砂喂之。(出《闻奇录》)

沈傅师任河南宣武节度使。一天,他家门前有马嘶鸣,声音似乎很近,却又找寻不到。后来有一天,那马叫声更近了,好象就在厅堂下面。挖了一丈多深,遇到了个小洞穴,得到一只玉马。它二三寸高,四五寸长,叫起来象壮马嘶鸣。在它的前面放着一些碎朱砂,用金槽贮藏着。它的粪蛋绿豆大小,金子般的颜色。沈公经常用朱砂喂它。

华山道侣

处士元固言,贞元初,尝与道侣游华山。谷中见一人股,(“股”原作“服”,据《酉杂俎》十改。)袜履甚新,断处如膝头,初无痕迹。(出《酉杂俎》)

处士元固说,在唐代贞元初年,曾经和道侣漫游华山。他们在山谷中看见一条人的大腿,袜子和鞋都很新,断处象膝盖骨的头,原来一点伤痕也没有。

郑仁本弟

唐大和中。郑仁本表弟,不记姓名。常与一王秀才游嵩山,扪罗越涧,境极幽夐,忽迷归路。将暮,不知所之。徙倚间,忽觉丛中鼾声。披榛窥之,见一人布衣,衣甚洁白,枕一袱物,方眠熟。即呼之曰:“某偶入此径,迷路,君知向官道无?”其人举首略视,不应复寝。又再三呼之,乃起坐,顾曰:“来此。”二人因就之,且问其所自。其人笑曰:“君知月七宝合成乎?月势如丸,其影多为日烁。其亚处也,常有八万二千户修之。子即一数。”因开袱,有斤凿事。玉屑饭两裹,授与二人曰:“分食此,虽不足长生,无疾耳。”乃起,与二人指一歧径,曰:“但由此,自合官道矣。”言已不见。(出《酉杂俎》)

唐代太和年间,郑仁本有个表弟,记不住他的姓名了。曾经和一个王秀才游嵩山,他们攀藤越涧,来到一极幽之境时,忽然迷失归途。将近天晚,不知该到什么地方去。他们正踌躇间,忽然听到树丛中有打鼾的声音,便拨开榛柴棵子察看,只见一个穿布衣的人,衣裳很洁白,枕着一个包袱刚刚睡熟。他二人急忙将他唤醒,说:“我们偶然来到此地,迷了路,你知道哪里有大道吗?”那人抬头看了他们一眼,不吱声又要睡。他二人再三喊他,他才坐起来,转过头来说道:“到这里来。”二人于是走上前去,并问他来自何方。那个人笑着说:“你们知道月亮是七宝合成的吗?月亮的情况像圆球,它的影多半是被太销熔的,在它的暗处,常常有八万二千人在那里修整,我就是其中的一个。”于是他打开包袱,里面有斧凿等物。他拿出两包用玉屑做成的饭 子,送给二人说:“分吃这个东西虽然不足以长生不老,但却可以免除疾病了!”然后站起来,给二位指点一条岔道,说:“只要从这向前走,自然就可以上大道了。”话音刚落,人已不见踪影。

楚州僧

楚州界内小山,山上有室而无水。僧智一掘井,深三丈遇石。凿石穴及土,又深五十尺,得一玉。长尺二,阔四寸,赤如榴花。(“榴花”二字原空阙,据明抄本补。)每面有六龟子,紫色可(“紫色可”三字原空阙,据明抄本补。)爱,中若可贮水状。僧偶击一角视之,遂沥血,半月日方止。(出《酉杂俎》)

楚州界的有座小山,山上有房屋但是没有水。和尚智一想挖口井,挖到三丈深时遇到一块石头。凿开石头见到土,又挖了五十尺深,得到一块玉。这玉一尺二寸长,四寸宽,象石榴花一样红。每个面都有六个龟子,紫色的,非常可爱,中间象能贮水的样子。智一和尚偶然击打一个角看看,一股血水就从里面沥沥滴出,半个月才停止。

氏子

洪州 氏子,亡其名。 本家贫,有子五人,其最小者,气状殊伟。此子既生,家稍充给。农桑营赡,力渐丰足。乡里咸异之。其家令此子主船载麦,溯流诣州市。未至间, 岸险绝,牵路不通。截 而渡,船势抵岸,力不制,沙摧岸崩。穴中得钱数百万,乃弃麦载钱而归。由是其家益富,市置仆马,营饰服装。咸言此子有福。不欲久居村落,因令来往城市。稍亲狎人事。行及中道,所乘之马跪地不进。顾谓其仆曰:“船所抵处得钱,今马跪地,亦恐有物。”因令左右副斫之。得金五百两。赍之还家。他日复诣城市,因有商 遇之,知其头中有珠,使人诱而狎之,饮之以酒,取其珠而去。初额上有肉,隐起如球子形,失珠之后,其肉遂陷。既还家,亲友眷属,咸共嗟讶之。自是此子精神减耗,成疾而卒,其家生计亦渐亡落焉。(出《录异记》)

洪州 氏有个儿子,忘记了他的名字。 家原来很穷,一共有五个儿子,他是其中最小的,气质容貌不一般。他一生下来,家里便稍稍宽裕起来,种田养蚕,日子一天比一天好。乡里人都感到奇怪。一天,家里让他押着载麦子的船,逆流而上去州市。快要到时,大 两岸峭壁险绝,纤道不通,只好横 而渡,结果船抵向岸去,怎么也控制不了,最后冲垮了堤岸。不料,从那堤穴中得到了好几百万钱!于是,他便扔弃麦子载钱而归。从此,他家越发富足了,雇仆人买车马,买服装和首饰。人们都说这小子有福气。他不想久居乡下,家里就让他经常往城里跑,渐渐地就学坏了。一日行至中途,他的马竟跪地不起。他回头对仆人说:“上次咱们是在撞船处得到的钱,现在马跪地不起,也恐怕会有什么好宝贝呢!”于是让手下人挖地,结果又得到五百两黄金,拿回家去。后来有一天,他又进城去,遇到一位经商的 人。见他头上有珍珠,那 商便同他亲近戏狎,诱惑 于他。后来将其灌醉,把他头上的珍珠拿跑了。原来他额上有块肉,暗暗突起如球状,失去珍珠之后,那块肉就陷下去了。他当即回到家中,亲友家人都叹讶不已。从此,他力减退,患病而死,家道也渐渐衰落下来。

王蜀先主

唐僖宗皇帝,播迁汉中,蜀先主建为禁军都头。与其侪于僧院掷骰子,六只次第相重,自幺至六。人共骇之。他日霸蜀。因幸兴元,访当时僧院,其僧尚在。问以旧事,此僧具以骰子为对。先主大悦,厚赐之。(出《北梦琐言》)

唐代僖宗皇帝,流离迁徙到陕西汉中后,前蜀先主王建任禁军都头。一日,他与下属在僧院里掷骰子,六只骰子依次相重合,从幺点到六点。人们都为此事感到惊骇。以后王建在蜀地称霸。一次因为巡幸兴无,访问当时的那座僧院,和尚还在。提起旧事,那和尚都用骰子的事答对。先主王建非常高兴,厚厚地赏赐了他。

庐山渔者

庐山中有一深潭,名落星潭,多渔钓者。后唐长兴中,有钓者得一物,颇觉难引,迤逦至岸。见一物如人状,戴铁冠,积岁莓苔裹之。意其木则太重,意其石则太轻,渔者置之潭侧。后数日,其物上有泥滓莓苔,为风日所剥落,又经雨淋洗,忽见两目俱开,则人也。歘然而起,就潭水盥手靧面。众渔者惊异,共观之。其人即询诸(“询”原作“语”。“诸”字原空阙,据明抄本改补。)渔者,本处土地山川之名,及朝代年月甚详审,问讫,却入水中,寂无声迹。然竟无一人问彼所从来者。南中吏民神异之,为建祠坛于潭上。(出《玉堂闲话》)

庐山中有一深水潭,名叫落星潭,经常有人来此垂钓。后唐明宗长兴年间,有个钓鱼人钓到一个怪物,觉得难以牵引,费了一番周折才把它拖上岸。这怪物象人的形状,戴着铁帽子,被多年的青苔包裹着。说它是木头又太重,说它是石头又太轻,钓鱼人把它扔到了潭边。几天之后,那怪物身上的泥潭青苔被风日剥落,又经雨淋洗,忽然见其睁开双眼,原来是个人。他忽然站起来,撩着潭水洗洗手脸。众垂钓者惊讶不已,都围上去看。那人就询问这里土地山川的名字,以及朝代年月等,很详细。问罢,转身钻入水中,寂然无声无迹。但竟无一人问他从何而来。南中的吏民们觉得此事怪异而神奇,为他在潭边修建起一座祠堂。

桂从义

建德县吏桂从义,家人入山伐薪,常所行山路,忽有一石崩倒。就视之,有一室。室有金漆柏床 六张,茭荐芒簟皆新,金翠积叠。其人坐床 上,良久,因揭簟下,见一角柄小刀,取内怀中而出。扶起崩石塞之,以物为记。归呼家人共取。及至,则石壁如故,了无所见。(出《稽神录》)

陕西池建德县吏桂从义,他的家人进山砍柴,平常行走的山路旁,忽然崩倒一块山石。家人上前去看,只见那里露出一屋室。室内有六张全漆的柏木床 ,草垫竹席等都是新的,金银首饰堆了很多。他在床 上坐了很久,然后就揭开竹席,看见一把角柄小刀,拿起揣进怀里就走了出来。接着,他扶起那块崩石塞住洞室,并用东西作个记号。回家招呼人一起去拿那些财宝。等大家赶到后,只见那石壁完好如初,什么也没有看到。

山木鹤

虔州虔化县金山,昔长沙王吴芮时,仙(“仙”字原阙,据明抄本补。)女张丽英飞升之所,道馆在焉。岩高数百尺,有二木鹤,二女仙乘之。铁锁悬于岩下,非榜道所及,不知其所从。其二鹤,恒随四时而转,初不差忒。顺义道中,百胜军小将陈师粲者,能卷簟为井,(“井”原作“牛”,据明抄本改。)跃而出入。尝与乡里女子遇于岩下,求娶焉。女子曰:“君能射中此鹤目,即可。”师粲即一发而中,臂即无力,归而病卧。如梦非梦,见二女道士,饶床 而行。每过,辄以手拂师粲之目,数四而去。竟失明而卒。所射之鹤,自尔不复转,其一犹转如故。辛酉岁,其女子犹在。师粲之子孙,亦为军士。(出《稽神录》)

虔州虔化县有座金山。当年长沙王吴芮当政时,仙女张丽英就在这里飞升上天,如今道馆还在。此处山岩有好几百尺高,还有两只木鹤,是二位仙女骑的。铁锁链子悬在岩石下边,不是立标志开辟道路时搞的,谁也不知道它是怎么来的。那两只木鹤,总是随着四季的变化而动,一点也不差。顺义道里,百胜军有个小将叫师粲,能够将竹席卷成井状,自由 地跳进跳出。一次,他与一乡里女子在岩下相遇,他向她求婚,那女子说:“你能射中那鹤眼,就可以。”师粲一发即中。不料,他立刻觉得臂软无力,回来就病倒在床 。似梦非梦中,他看见二位女道士,绕床 而走,每走一圈就用手摸摸他的眼睛。四五圈之后,她们便离去。而师粲则失明而死。被射中的那只鹤从此不再转动,另外那只还转动如初。辛酉年,那位乡里女子还在,师粲的子孙也做了军士。

卖饼王老

广陵有卖饼王老,无妻,独与一女居。王老昼日,自卖饼所归家,见其女与他少年共寝于北户下。王老怒,持刀逐之,少年跃走得免。王老怒甚,遂杀其女。而少年行至中路,忽流血满身。吏呵问之,不知所对。拘之以还王老之居,邻伍方案验其事。王老见而识之,遂抵罪。(出《稽神录》)

广陵有位卖饼的王老,死了妻子,独自和一个女儿居住。王老有一天从卖饼处回家,看见女儿和一个少年正在北窗下共枕,顿时大怒,拿起刀就追。那少年跑得快,得以幸免;王老气极了,就杀死了自己的女儿。而少年跑在半路上,忽然满身流血,官吏斥问他,他又说不出原因。于是,便将他拘捕押到王老处。这时,人们正为那案子勘查现场,王老认出那位少年,于是就让他抵了罪。

桃林禾

闽王审知,初为泉州刺史。州北数十里,地名桃林。光启初,一夕,村中地震有声,如鸣数百面鼓。及明视之,禾稼方茂,了无一茎。试掘地求之,则皆倒悬在土下。其年,审知尅晋安,尽有瓯闽之地。传国六十年。至于延羲立,桃林地中复有鼓声。时禾已收,惟余梗在田。及明视之,亦无一茎。掘地求之,则亦倒悬土下。其年,延羲为左右所杀,王氏遂灭。(出《稽神录》)

闽王王审知,当初任泉州刺史。在州城以北几十里处,有一个地方叫桃林。唐代僖宗光启年间,一天晚上,村中地震发出声响,如几百面鼓在敲。待到天亮一看,那长得正茂盛的庄稼已不见一株。试着挖地寻找,原来那禾苗都倒悬在土下。那年,审知攻克晋安,完全占领了闽、浙一带,传国六十年。到延羲登基时,桃林地里又响鼓声。这时庄稼已经收了,只剩下禾梗还在田间。等到天明去看,也没有剩一棵。掘地一找,竟然也是倒悬土下。那年,延羲被身边的人杀害,王氏王朝也就灭亡了。

王延政

王延政为建州节度,延平村人夜梦人告之曰:“与汝富,旦入山求之。”明日入山,终无所得。尔夕,复梦如前。村人曰:“旦已入山,无所得也。”其人曰:“但求之,何故不得?”于是明日复入。向暮,息大树下,见方丈之地独明净,试掘之,得赤土如丹。既无他物,则负之归。饰(“饰”字原阙,据明抄本改。)以墙壁,焕然可爱。人闻者,竞以善价。从此人求市。延政闻之,取以饰其宫室,署其人以牙门之职。数年,建州亦败。(出《稽神录》)

王延政任建州节度使时,延平村有个人梦见有人告诉他:“我想给你富贵,明天早晨进山去找吧。”第二天,那个人进了山,结果一无所获。这天晚上,又复梦如前。村里人说:“我早晨已经进山,不是什么也没找到吗?”那个人说:“只要去找,哪有找不到之理?”于是,他第二天又进山了。傍晚,他在大树下休息,看见前面有块一丈见方的土地特别明净,他试着挖掘下去,得到一些如丹的红土。既然没有其他东西,他就将那红土背回家中,粉饰墙壁,光闪闪的非常可爱。人们听说了,竞相用高价来买。此后,这个人又到集市上寻求买主。闽王王延政听说了此事,拿那红土来粉饰宫室,并让那人到衙门里做事。几年之后,建州也就失败了。

洪州樵人

洪州樵人,入西山岩石之下。藤萝甚密,中有一女冠,姿色绝世,闭目端坐,衣帔皆如新。众观之不能测,或为整其冠髻,即应手腐坏。众惧散去。复寻之,不能得。(出《稽神录》)

洪州的樵夫到西山岩石下砍柴。那里藤萝稠密,只见一位姿色绝代的女道士,闭目端坐,身上的衣裳霞帔都像新的。大家看半天不能理解,有人便上前为她整理冠髻,不料,他一伸手那冠髻就腐坏了,众人吓得四散而逃。再来寻找她,却怎么也找不到了。

相关评论

×请选择打赏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