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中国古代文学名著 > 太平广记 >

卷第三百六十 妖怪二

【回目录】

卷第三百六十 妖怪二

庾翼 庾谨 商仲堪 寿颁 李势 郗恢 庾实 乞佛炽盘 姚绍 桓振 贾弼之 陵赵姥 诸葛长民 盐官张氏 王愉 朱宗之 虞定国 丁譁 富王氏 乐遐 刘斌 王徵 张仲舒 萧思话 傅氏女 郭仲产 刘顺 王谭 周登之 黄寻 荆州人 田 差 司马申 段晖

庾 翼

庾翼为南蛮校尉南郡太守,夜登厕,忽见厕中一物,头如方相。两眼大而有光,从土中出。庾乃攘袂,以拳击之,应拳有声,忽失所在。(出《渚宫故事》)

庾翼当南蛮校尉南郡太守时,有次夜里上厕所,发现厕所里有个怪物,头像出殡时纸扎的方相神,两眼很大闪闪发光,慢慢从土里钻出来。庾翼就赶紧整好衣裳,挥拳向怪物打去,怪物挨打后叫了一声,顿时消失。

庾 谨

新野庾谨母病,兄弟三人,悉在侍疾。忽闻床 前狗斗声非常,举家共视,了不见狗。只见一死人头在地,犹有血,两眼尚动,其家怖惧,夜持出于后园中埋之。明旦视之,出在土上,两眼犹尔。即又埋之,后旦已复出。乃以砖著头,令埋之,不复出。后数日,其母遂亡。(出《幽冥录》)

河南新野县有个庾谨,母亲生病,兄弟三人都在侍护。忽然听见床 前一片狗打架声,但谁也看不见狗,却看见地上有个死人的头,头上有血,两眼还在动。家人们十分害怕,趁天黑拿到后园子里埋掉。第二天去看,那人头又钻出土来,两眼还在闪动,就又埋了。后天那人头又出来了,就用土坯压在人头上再埋入土里,这回人头不出来了。几天后,母病死去。

商仲堪

晋商仲堪曾从桓玄行,至鹤穴,逢一老公,驱一青牛,形色瑰异。堪即以所乘牛,易而取之。行至零陵溪,牛忽骏駃非常,因息驾顾之,牛乃径走入 ,伺之终日不出。堪心以为怪。未几玄败,堪亦被诛戮矣。(出《幽冥录》)

晋代时,有个商仲堪曾随从 州刺史桓玄出行,走到鹤穴时遇见一个老人赶着一头青牛,商仲堪见那牛长得不同一般,就把自己驾车的牛和老人换了。走到零陵溪那牛忽然飞跑起来,商仲堪就把牛卸下来看看,那牛一直跑进 水中,等了很久也没有出来。商仲堪感到十分奇怪。不久桓玄起兵失败,商仲堪也被杀。

寿 颁

晋孝武大元十二年,吴郡寿颁道志,边水为居。渚次忽生一双物,状若青藤,而无枝叶,数日盈拱。试共伐之,即有血出,声在空中,如雄鹅叫,两音相应,腹中得一卵,形如鸭子,其根头似蛇面眼。(出《异苑》)

晋孝武帝大元十二年,吴郡有个叫寿颁的人立志学道,靠 边住着,看见 边忽然长出一对奇怪的东西,好像青藤又没有枝叶,几天就长到一抱多粗。找人来一齐砍它,一砍就流出血来。这时空中还传来一种怪叫声,像公鹅的声音,两音相应后,就在怪物的肚子里产了一个卵,像鸭蛋大小,它的根像蛇,还长着蛇的眼睛。

李 势

蜀王李势宫人张氏,有妖容,势 之。一旦,化为大斑理蛇,长丈余。送于苑中,夜复求寝床 下。势惧,遂杀之。复有郑美人,势亦 之,(“之”字原空阙,据明抄本补。)化为雌虎,一夕食势 姬。未几,势为桓 所杀。(出《独异志》)

蜀王李势宫中有个宫女张氏,生得很妖艳,李势十分 爱她。一天,张氏忽然变成一条大斑纹蛇,有一丈多长。把这蛇送到御苑里,到了夜晚张氏又来要求睡在李势的床 下,李势害怕,就把她杀了。还有一个郑美人,李势也很 爱,后来郑美人变成一只母老虎,把李势 爱的妃子吃了。过了不久,李势就让桓 杀死了。

郗 恢

安帝隆安初,雍州刺史高平郗恢家内,忽有一物如蜥蜴,每来,辄先扣户,则便有数枚,便灭灯火。儿女大小,莫不惊惧,以白郗,不信,须臾即来。至龙安二年,郗恢与殷仲堪谋议不同,下奔京师,道路遇害,并及诸子。(出《幽冥录》)

晋安帝隆安年初,高平人郗恢在陕西雍州当刺史,他家中忽然发现一个象壁虎的怪物。怪物每次来都先敲门,一来就是好几只。家里人只好吹灭了灯,都十分害怕。家里人把这事告诉郗恢,郗恢不信,说话间怪物就又来了。龙安二年时,郗恢因为和殷仲堪在政见上发生了分歧,就去了京城,走到半路就被杀了,他的儿子们也受到株连被害。

庾 实

义熙中,新野庾实妻荥毛氏。五月暴晒苇席,忽有三岁女在席下卧,惊怛乃灭,女真形在别床 如故。不旬日而女夭。(出《五行记》)

东晋安帝义熙年间,河南新野县有个庾实,娶了荥女子毛氏为妻。五月的一天,毛氏把床 席拿到外面晒晾,忽然看见三岁的女儿在席下躺着,毛氏惊讶的时候那女孩就不见了,这时毛氏的女儿正在另一个床 上好好地睡着。不到十天,女儿就死了。

乞佛炽盘

西秦乞佛炽盘,都长安。端门外又有井,人常宿汲亭水之下,而夜闻磕磕有声,惊起照视,瓮中如血。中有丹鱼,长可三寸,而有寸光。时东羌西虏,互相攻伐,国寻灭亡。(出《异苑》)

西秦太祖乞佛炽盘,以长安为都城。当时长安端门外有一口井,井上有汲水亭,人们在汲水亭歇息时,夜里常常听到井里有咯咯的声音。惊起后点上灯照视,缸里都是如血的红水,里面还有三寸长的红鱼,而且发出一寸多长的光。当时东方西方的一些少数民族不断地互相攻伐,后来西秦终于灭亡。

姚 绍

后秦姚泓义熙十三年,遣叔父大将军绍帅众攻函谷关。厨人为绍炊饭,气蒸汗溜辄成血,腥甚。如此积日,绍心恶之,令勿复炊,乞饭于诸军。后八十日,绍病死,泓为晋将刘裕所擒,斩于建康市。(出《五行记》)

晋安帝义熙十三年,后秦的姚泓派他的叔父、大将军姚绍攻打函谷关。当时,厨师为姚绍作饭,饭汤的蒸气升起后都凝结成了血,腥气难闻,连着几天都是这样。姚绍心里十分厌恶,不准厨师再作饭,每次吃饭都到各部队去讨要。八十天后,姚绍病死,姚泓也被晋军将领刘裕活捉后在建康(今南京市)的街上斩首。

桓 振

桓振在淮南,夜闻人登床 声,振听之,隐然有声。求火看之,见大聚血。俄为义师所灭,桓振,玄从父之弟。(出《异苑》。)

桓振在淮南时,夜里听见有人上床 的声音。点上灯一看,只见一大堆血。不久,桓振就被义军杀死。桓振是桓玄的叔伯弟弟。

贾弼之

河东贾弼之,晋义熙中,为琊琅府参军。夜梦一人,面查丑甚,多须大鼻,诣之曰:“爱君之貌,欲易头可乎?”弼曰:“人各有头面,岂容此理?”明昼又梦,意甚恶之,乃于梦中许之。明朝起,不觉,而人见悉惊走。弼取镜自看,方知怪异。还家,家人悉惊。入内,妇女走藏,曰:“那得异男子。”弼自陈说良久,并遣至府检阅,方信。后能半面笑,两手各执一笔俱书,辞意皆美,俄而安帝崩,恭帝立。(出《西明杂录》,陈校本作出《幽明录》)

晋安帝义熙年间,河东人贾弼之在琅琊府当参军。一天夜里,他梦见一个人,面貌丑恶,鼻子大 子多。这人对贾弼之说,“我真喜欢你漂亮的脸孔,咱俩换头,怎么样?”贾弼之说,“人各有自己的头脸,怎么能换?真是岂有此理!”第二天,贾弼之又作了同样的梦,心中十分厌恶,就在梦中答应和那人换脸。第二天起来,自己并没什么别的感觉,但别人一看见他就吓得逃走。他回来对镜子一看,才知自己的脸真的被梦中人换去。回到家里,家中仆人也都大惊,进到屋里,妇女们都吓得躲起来,说,“那儿来了这么个又怪又丑的男人?”贾弼之只好解释了很久,家中的人又派仆人到他供职的府衙里去察问,才相信真是贾弼之。后来,他只有半面脸会笑,还能两手各拿一支笔写文章,词语都很美。不久晋安帝驾崩,恭帝继位。

陵赵姥

陵赵姥,以酤酒为业。义熙中,屋内土忽自隆起。察为异,朝夕以酒酹土。尝见一物出,头似驴,而地初无孔穴。及姥死,邻人闻土下朝夕有声,如哭。后人掘宅,见一异物,蠢而动,不测大小,须臾失之,谓土龙。(出《异苑》)

湖北 陵有个姓赵的老太太以卖酒为生。晋安帝义熙年间,老太太屋里的土地忽然鼓了起来,觉得很怪,就早晚用酒祭洒土地。曾看见土里钻出一个怪物,头像驴,当时地上并没有洞穴。后来老太太死了,邻居听见屋中地下总有声音像在哭。老太太的儿女们掘开宅基地,挖出一个怪物,一会大一会小,还蠢蠢而动,不一会就消失不见了。有人说那怪物叫土龙。

诸葛长民

安帝时,诸葛长民为豫州刺史。有捣衣杵相与语,如人声,不可解。令移各一处,俱遥相唤。又长民在豫州时,见屋中柱及椽梠间,悉见有如(“如”字原空阙,据明抄本补。)蛇头。令人以刀砟之,应刃藏隐。或一月,或数十日,辄于夜眠中,惊起跳踉,如与人相打。毛修之尝与之同宿,骇愕不达此意。长民曰:“此物奇健,非我无以制之。”毛曰:“是何物?”长民曰:“我正见一物甚黑,而有手足,不分明,莫知其形状。而来辄共斗,深自惧焉。”长民俄而伏诛。(出《五行记》)

晋安帝时,诸葛长民当豫州刺史。有一次,有几个捣衣棒棰忽然说了话,声音和人一样,但说的是什么听不懂。把它们互相分开,隔着很远棒槌仍然互相招呼谈话。还有一次,诸葛长民看见屋里的中柱和椽梁上好像有个蛇在探头,让人拿刀砍去,蛇头立刻躲起来。从那以后,长民常常在睡梦中惊起,又跳又蹦,好像和什么人打架,这样闹腾了好几十天。当时毛修之曾和诸葛长民同住,见他梦中起来蹦跳,心里很害怕,不知是怎么回事,就问他。他说,“我是在和怪物打斗。这怪物特别有力气,除了我别人制不住它。”毛修之问是什么怪物,诸葛长民说,“这怪物很黑,有手有脚,但看不清它是什么形状。每次它来和我斗,我心里也挺害怕。”过了不久,诸葛长民就被杀了。

盐官张氏

晋末有张氏,在盐官,闲居端坐,忽闻煎食香。斯须,风吹一盘食至,酒肉肴馔毕备。有黄袍人乘舆来,上床 ,与张共食。问其姓,含笑不答,久之,登舆而去。后张为孙恩所害而已。(出《广古今五行记》)

晋朝末年有个姓张的盐务官,有一天在家中闲坐,忽然闻到炸食品的香气。不一会,风吹来一盘吃食放到他面前,盘里酒肉佳肴俱全,接着来了个穿黄袍的人乘车而来,上床 和张某一同吃起来。张某问他的姓名,黄袍人笑而不答。过了很久,黄袍人才登车而去。后来姓张的盐官被孙恩杀害。

王 愉

王愉字(“字”原作“自”,据明抄本、陈校本改。)茂和,义熙初,愉在庭中行,帽忽自脱,仍乘空,如人所著。及愉母丧,月朝上祭,酒器在几上,酒器须臾下地,覆还登床 。寻而第三儿绥怀(“绥怀”原作“怀缓”,据陈校本改。)贰伏诛。(出《异苑》)

王愉,字茂和。晋安帝义熙初年时,有一天王愉在院子里走路,帽子忽然飞上空中,好像空中有人戴着它。后来王愉母亲死了,当月的初一设祭品祭奠,供桌上的酒具忽然落到地上,然后这酒具又上了床 。不久,王愉的三儿王绥以对朝廷心怀反意被诛杀。

朱宗之

会稽国司理令朱宗之,常见亡人殡,去头三尺许,有一青物,状如覆瓮。人或当其处则灭,人去随复见。凡头无不有此青物者,又云,人殡时,鬼无不暂还临之。(出《幽冥录》)

会稽国的司理令朱宗之,常常看别人家出殡。他每次都看见死人三尺多高的地方有一个青色的东西,像是一个扣着的盆,人一来就不见了,人走了那东西就又出现了,凡是死人的头上都有这个东西。据说,每当死人入殡时,他的鬼魂都会到场参加。

虞定国

余姚虞定国,有好仪容,同县苏氏女,亦有美色,定国尝见,悦之。后见定国来,主人留宿。中夜,告苏公曰:“贤女令色,意甚钦之,此夕宁能令暂出否?”主人以其乡里贵人,便令女出从之。往来渐数,语苏公:“无以相报,若有官事,其为君任之。”主人喜,自尔后有役召事,往造定国,定国大惊曰:“都未尝面命,何由便尔。此必有异。”具说之,定公曰:“仆宁当请人之父而 人之女?君复见来,便斫之。”后果得怪。(出《搜神记》)

余姚人虞定国生得英俊潇洒,同县有位苏氏女子也十分美貌,定国曾见过苏氏,心里非常喜欢。有一次定国到苏家去作客,苏家主人留他住下。夜晚时,定国对主人说,“你家小姐十分美丽,我很敬慕,今晚能不能请小姐出来见一见呢?”主人觉得定国是乡间很受尊敬的人,就让女儿出来相见。从此定国和苏氏女常常来往。定国对苏氏女的父亲说,“你对我如此厚爱,我没有可报答的,以后你有什么公事要办,可以尽管找我。”苏公听后很高兴。后来苏公家被派给官府出差役,就来求定国说情。定国大惊说:“我从来没跟你提过能帮你办理公事,你为什么来求我呢?这里面一定有问题。”苏公就说了定国和他女儿来往并答应帮忙疏通官府的事。定国气念地说,我怎么能既求人之父而又乱人之女呢?以后你只要再看见我到你家,你尽管拿刀砍!”后来苏公家里果然捉住了那个冒充定国的妖怪。

丁 譁

丁譁出郭,于方山亭宿。亭渚有刘散骑,遭母艰,于京葬还。夜中,忽有一妇,自通云刘女(“女”字原阙,据明抄本、陈校本补。)郎,“患疮,闻参军统治,故来耳。”譁使前,姿形端媚。从妇数人,命仆具肴馔。酒酣叹曰:“今夕之会,令人无复贞白之操。”丁云:“女郎盛德,岂顾老夫。”便令妇(“妇”原作“婢”,据明抄本改。)取琵琶弹之。歌曰:“久闻忻重名,今遇方山亭。肌体虽朽老,亦足(“亦足”原作“故是”,据明抄本改。)悦人情。”放琵琶,上膝抱头。又歌曰:“女形虽薄贱,愿得忻作婿。缱绻觏良宵,(“觏”原作“观”,“宵”原作“觌”,据明抄本改。)千载结同契。”声气婉媚,令人绝倒。便令灭火,共展好情。比晓,忽不见。吏云,此亭旧有妖魅。(出《幽冥记》)

山东东人丁譁有一次出了城游玩,在方山亭住下。亭下 边有位姓刘的散骑官,母亲刚去世,从京城奔丧回家。这天深夜,忽然有一个女子,自称姓刘,来见丁譁说,“我身上生了疮,听说你能治,就找你来了。”丁譁让她往前站,见这女子美丽端庄,身后有几个侍女跟着,立刻就让仆从摆上酒宴,和丁譁对饮。酒喝得半醉时,那女子说,“今天和你相会,真担心自己会失去自持丢失了贞洁的名声啊!”丁譁说,“像你这样才貌俱佳的贵人,还会顾虑我这个老头子会有什么失礼举动吗?”说罢就取来了琵琶,女子边弹边唱道,“久闻忻重名,今遇方山亭。肌体虽朽老,亦足悦人情。”唱完就放下琵琶,坐在丁譁腿上,抱着他的头,又接着唱道:“女形虽薄贱,愿得忻作婿。缱绻觏良宵,千载结同契。”唱得婉转动人,令人陶醉。唱完,那女子就让闭了灯,和丁譁同床 。天亮时,那女子忽然不见。据有的官员说,这个方山亭过去就常有鬼怪出现。

王氏

宋元嘉初,富人姓王,于穷渎中作蟹断。旦往视之,见一材,长二尺许,在断中,而断裂开,蟹都出尽。乃修治断,出材岸上。明往视之,材复在断中,断败如前,王又治断出材,晨视所见如初。王疑此材妖异,乃取内蟹笼中,束头担归,云:“至家,当斧斫然之。”未至家三里,闻笼中窸窣动。转头,见向材头变成一物,人面猴身,一手一足,语王曰:“我性嗜蟹,比日实入水,破君蟹断,入断食蟹,相负已尔。望君见恕,开笼出我。我是山神,当相祐助,并令断大得蟹。”王曰:“汝犯暴人,前后非一,罪自应死。”此物恳告苦(“恳告苦”原作“种类专”,据明抄本改。)请乞放,王回顾不应。物曰:“君何名?我欲知之。”频问不已,王遂不答。去家转近,物曰:“既不放我,又不告我何姓名,当复何计,但应就死耳。”王至家,炽火焚之,后寂然无复异。土俗谓之山猱。云,知人姓名,则能中伤人。所以勤勤问王,欲害人自免。(出《搜神记》)

宋代元嘉初年,富有个王某,在河汊里安置了捉蟹的竹栅栏。早上去看,见一块二尺长的木头在栅栏里,栅栏却被弄断,已拦在栅中的螃蟹全都跑了。王某就把栅栏修好,把那块木头扔出去,第二天去看,那块木头又在栅栏里,栅栏又被弄坏了,只好又把那块木头扔出去。把栅栏修好。第三天早上再去看,又和前一天一样。王某怀疑那块木头是妖物,就把它装进蟹笼里挑回去,一面走一面说,“到家我就把你这块木头劈了烧火!”离家还有三里地时,听见笼子里有响动,回头一看,看见那块木头变成了一个人面猴身、一手一脚的怪物,对王某说,“我爱吃蟹,前几天我弄坏你的栅栏进去吃蟹,实在对不起你,请你原谅,把我放走。我是山神,会报答你,让你今后栅栏中天天都抓住满满的蟹。”王某说,“你祸害人,而且前后不是一次,就应该把你弄死。”怪物苦苦哀求放掉他,王只回头看看不答应。怪物问,“你叫什么名字?我想知道。”一再地追问,王某就是不出声。离家不远时,怪物又说,“你不放我,也不告诉我姓名,我还有什么办法呢。看来今天是必死无疑了。”王某到家后,立刻把那块木头烧了,以后再也没出什么怪事。当地人把这种怪物叫“山猱”,说它如果知道人的姓名,就能加害中伤,所以它才一再问王某姓名,是为了害人来解脱自身。

乐 遐

元嘉九年,南乐遐尝在内坐,忽闻空中有人,呼其夫妇名甚急,半夜乃止,殊自惊惧,后数日,妇屋后还,忽举体衣服悉是血。未一月,夫妇相继病卒。(出《幽冥记》,明抄本、陈校本作出《幽明录》)

宋元嘉九年时,有个南人乐遐在家中闲坐,忽然听见空中有人呼叫他们夫妇的名字,一直喊到半夜才停,乐遐又惊又怕。几天后,乐遐的妻子从屋后回来,忽然全身的衣服上都是血。没出一个月,夫妻俩先后病死。

刘 斌

刘斌在吴郡时,娄县有一女,忽夜乘风雨,恍恍至郡城内。自觉去家正一炊顷,衣不沾濡,晓在门上求通,言:“我天使也,府君宜起延我,当大富贵。不尔,必有凶祸。”刘问所来,不自知。后二十许日,刘被诛。(出《幽冥录》)

刘斌在吴郡时,娄县有一个女子夜里忽然乘着风雨恍惚地进了郡城。她自己觉得离家只有一顿饭工夫,虽在风雨中,衣服却一点也不湿。这女子清晨来到刘斌家门外要求通报拜见刘斌,并说,“我是天使,如果主人请我进去接待我,就会有大富贵,如果不见我,就有凶祸。”刘斌问那女子是从哪里来的,女子自己也不知道。二十多天后,刘斌被杀害。

王 徵

元嘉中, 州刺史太原王徵,始拜,乘车出行,闻其前铮铮有声,见一辆车当路,而余人不见,至州遂亡。(出《幽冥记》,明抄本、陈校本作《幽明录》)

宋元嘉年间,太原人王征出任 州刺史,刚拜官时乘车出门,听见前面发出铮铮的声音,一看,是一辆车在前面挡住了去路,然而和他同行的人谁也看不见那辆车。结果王征一到了州里就死了。

张仲舒

张仲舒,元嘉十七年,七月中,晨夕间,辄见门侧有赤气赫然,后空中忽雨绛罗于其庭,广七八寸,长五六寸,皆以笺系之。纸广长亦与罗等,纷纷甚駃。仲舒恶而焚之,信宿,暴疾而死。(出《异苑》)

宋元嘉十七年七月中,每到早晨和晚上,张仲舒就会看见自家门侧有一大 红色的气体。后来空中忽然像下雨一样降下来很多红色绫罗,都是五六寸长,七八寸宽,用纸带捆着。纸的长宽和绫罗一样,从天上往下落时非常快。张仲舒很讨厌,就把这些东西都烧了。过了一宿,张仲舒就得了急病突然而死。

萧思话

萧思话在清州,常所用铜升,覆在药厨下。忽于其下,得二死雀。思话叹曰:“升覆雀殡,其不祥乎?”既而被系。(出《宋书》)

萧思话在河北清州时,常常把所用的铜升扣在药橱下面。这天,他忽然在铜升下发现两只死雀,他叹息道,“铜升扣着,成了死雀的坟墓,莫非是个不祥的预兆吗?”不久他就被逮捕入狱。

傅氏女

北地傅尚书小女,尝拆荻作鼠,以狡狯,放地,荻鼠忽能行,径入户限。(“限”原作“眼”,据明抄本改。)土中。又拆荻更作,咒之云:“汝若为家怪者,当更行,不者不动。”放地,便复行如前,即掘限内觅,入地数尺,了无所见。后诸女相继丧亡。(出《列异传》)

北地郡傅尚书的小女儿,有一次用芦苇编了个很狡猾的小老鼠,放在地上那老鼠竟跑了起来,一直钻进门坎下的土中。她又编了一只,编好以后念咒说,“你如果是要到我家作怪,就再跑,如果不是,你就别动。”放在地上,老鼠又跑了。家里人挖开门坎下的土,入地数尺什么也没找到。后来傅尚书家的几个女儿都先后死去。

郭仲产

郭仲产宅在(“在”原作“见”,据明抄本改。) 陵枇杷寺南。宋元嘉中,起斋屋,竹以为窗棂,竹遂渐生枝叶,长数丈,郁然成林,仲产以为吉祥。及孝建中,被诛。(出《述异记》)

郭仲产的府宅在 陵枇杷寺的南边。宋元嘉年间,又盖了一间斋屋,用竹子作窗棂。后来窗棂上的竹子渐渐生出枝叶,长了好几丈长,形成个竹林,郭仲产以为这是吉祥的预兆。但到了孝建年间,郭仲产却被诛杀了。

刘 顺

宋大明(“明”原作“元”,据陈校本改。)中,顿丘令刘顺,酒酣,蚤入妾许眼。晨起,见榻上有一聚凝血,如覆盆形。刘是武人,了不惊怪,乃令作荠,亲自切血,染荠食之,弃其有余。后十许载,至元徽二年,为王道隆所害。(出《述异记》)

宋大明年间,河南顿丘县令刘顺喝醉了酒,早早进入了小妾的屋里睡下。早上起来,看见床 上有一滩干血,像是一个扣着的盆。刘顺是个勇武的汉子,毫不奇怪,就让把那块干血拿去作菜的调料。他亲自把血切碎,拌了菜吃,剩下的就都扔掉了。过了十几年,到元徽二年,刘顺被王道隆杀害。

王 谭

大明中,琅琊王谭,字思玄,为南太守。母丧去职,寄郡城南,设庐位于庭。有一光,大如鸭卵,黄色分明,从东来,入厅事上。俄顷,又二枚续至,其状如前,良久乃去。自此夕夕来往,或单至双来,久停则灭,一夜 或四五来,如此十许日不见。其年,谭二婢死,明年弟亡,谭患疾,至都而卒。(出《广古今五行记》)

宋大明年间,琅琊人王谭,字思玄,任南太守。后来因为母亲去世,王谭离职,在郡城南边母亲的坟旁盖了草房,按当时的礼制为母守孝。有一天他看见从东面来了一个像鸭蛋大的东西,闪着黄色的光,进了屋里。不一会又接着来了两个,和前一个一样,很久才飞走。从此这怪物夜夜都来,有时是单数,有时是双数,来后停久了就灭,有时一夜 来四五次,后来十几天不再来了。这一年,王谭的两个婢女死了,第二年王谭的弟弟死了,他自己也生了病,到京城后去世。

周登之

周登之家在都,宋明帝时,统诸灵庙,甚被恩 。母谢氏,奉佛法。泰始三年,夏月暴雨,有物形隐烟雾,垂头,属厅事前地,头如大赤马,饮庭中水。登之惊骇,谓是善神降之。汲水益之,饮百余斗,水竭乃去。二年而谢氏亡,后半岁而明帝崩,登之自此事业衰败。(出《述异记》)

周登之家住京城,宋明帝时,派他管理灵庙,对他很 信。他的母亲谢氏,尊奉佛法。泰始三年,夏天的一次暴雨中,烟雾中有一个怪物向堂屋前走来。这怪物低着头,头大像个红马,饮院子里的雨水。周登之大惊,认为是个吉祥的天神下凡来了,就打了水给它喝。那怪物喝了一百多斗水,喝光就走了。二年后,周登之的母亲谢氏去世。过了半年后,宋明帝驾崩,周登之的家业也从此衰败。

黄 寻

后魏宣武帝景明年中,海陵人黄寻,先居家单贫,忽风雨飞钱于其家,后巨富,钱至数万,其年被诛。(出《五行记》)

后魏宣武帝景明年中,海陵有一个很穷的人叫黄寻。有一天,忽然风雨把很多的钱吹到他家中,一下子成了富翁,然而就在这年他就被诛杀了。

荆州人

梁元帝天监元年,荆州刑人,杀了,其人不僵,首(“首”原作“手”,据明抄本改。)堕于地,动口张目,血如箭,直上丈余,然后如雨细下。是岁荆州大旱,与晋愍帝督运令史淳于伯同。(出《广古今五行记》)

梁元帝天监元年,荆州执行一名犯人死刑。头砍去后,犯人身子不僵倒,头掉到地上后,嘴动口张,血像箭似地向上冲了一丈多高,然后像细雨一样落下来。这一年荆州发生了大旱,和晋愍帝时的督运令史淳于伯的那次一样。

,南人,梁末,晚暮执弓箭,从妇家还。去余十里,无伴畏惧。遥望前路坂头,有绯衣小儿,急逐之,及到,问曰:“汝何村小儿?”小儿曰:“家在树头。”谓欺己,谓之曰:“吾长者,与尔童稚共语,何为轻薄见报?”更行百许步,至坂头,道边有极大树,小儿径上树,状如猿猴。心以为异,乃张弓绕树觅,见一物如幡,长数丈高而灭。至家,困病几死。(出《五行记》)

梁朝末年,南人田有天晚上带着弓箭从妻子家往回走。离家十里地以后,由于没有同伴,心里有点怕。这时,他远远看见前面的坡上有一个穿红衣的小孩子,就急忙赶上去问,“你是哪个村的孩子?”小孩说:“我家在树顶上。”田以为小孩骗他,就说,“我是个大人,跟你说话,你为什么不好好回答呢?”走了一百多步,到了坡上,道边有一棵极大的树,只见那小孩飞快地上了树,像猿猴那样敏捷,田十分惊奇,就张起弓搭上箭绕着树寻找,见树上有一个像旗幡似的东西,长了几丈高以后就消失了。田回家后就得了病,差点病死。

差,南郡临沮人,于麦城耕地,得古铜数斛,因此大富。行值雨,止于皂荚树下。遇一老公,谓差曰:“君虽富,明年舍神若出。方衰耗之后,君必因火味获殃。”差以为此叟假称邪术,妄求施与,都不采录。明年,宅内见一物,青黑色,似鳖而非,可长二尺许。自出自入,或隐或见,伸缩举头,狗见,辄围绕共吠,吠则缩头,家人亦不敢触。如此者百余日。后有人种作,黄昏从外入,见之,谓是蚖,乃以镰砟之,伤其足血,曳脚入稻积下,因失所在。自后遭火。儿侄丧亡,官役连及。差又于道逢估人,先不相识,道边相对共食,罗布甘美,味皆珍味。二人呼差同饮,谓曰:“观君二人,游行商估,势在不丰,何为顿尔珍差美食?”估人曰:“寸光可惜,人生在世,终止为身口耳。一朝病死,安能复进甘美乎。终不如临沮 生,平生不用,为守钱耳。”差亦不告姓名,默然归,至家,宰鹅以自食,动筋咬骨,哽其喉,病而死。(出《广古今五行记》)

梁朝时,南郡临沮人 差在麦城耕田时,得到了好几斛古铜,因而大富。有一次他走路遇雨,在一棵皂荚树下避雨,遇见一个老者,对 差说,“你虽然富了,明年舍神如果出来,你就会衰败下去,而且会因火而遭灾。” 差认为这老人是用邪术骗他的钱,根本不理睬他。第二年, 差在家里看见一个东西,有点像鳖,青黑色,有二尺多长,自己随便爬进爬出,时隐时现,伸头缩脑。狗看见后,都围着它狂叫。狗一叫它就缩头,家里人都不敢碰它。这样过了一百多天后,有一个种田人黄昏回来看见了那怪物,说是“蚖(蜥蜴)”。就用镰刀去砍,砍伤了它的脚,流出了血,然后把它扔到稻子堆下,后来就不见了。接着家里就着了火, 差的儿子和侄子先后死去,官府又接连向 差派劳役。后来, 差又在路上遇见了两个商人,在路旁对坐着用餐,看他们罗列的食品都是些珍肴美味。 差不认识他们,但两个商人却主动招呼 差一起喝酒。 差说,“我看二位是在外奔波的行商,并不很丰足,怎么竟这样大吃豪饮这些美味佳肴呢?”商人说,“一寸光一寸金,人生在世,说到底是为了吃穿,一旦病死,还能再吃美味吗?我们可不像临沮的那个叫 差的人,平生舍不得享用,甘心作守财。” 差听了这番话,也没说自己的姓名,默默地往回走。到家以后,宰了鹅煮了吃,结果让鹅骨卡住喉咙憋气而死。

司马申

陈后主时,幸臣司马申任右卫将军,常谮毁朝臣。后于尚书省昼寝,有鸟啄其口,流血及席。时论以谮毁之效,而陈渐微之征,后主竟降。(出《广古今五行记》)

南北朝时,陈后主的近臣司马申任右卫将军,常常谗毁朝中的大臣。有一天,司马申在尚书省的府衙里睡午觉,忽然飞来一只鸟啄他的嘴,血流的满席都是。对这件怪事,当时的人们议论说这是对谗毁他人的报应,也是朝庭衰败的预兆。果然不久陈后主投降,国家衰亡。

段 晖

段晖,字长祚,有一童子辞归,从晖请马。晖戏作木马与之,童子谓晖曰:“吾泰山府君子,谢子厚赠。”言终,乘木马,腾空而去。(出魏收《后魏书》)

段晖,字长祚。有一次,他的一个小仆人辞工回家,向段晖要一匹马,段晖开玩笑,作了个木马送给他。那小仆人说,“我是冥府泰山神的儿子,谢谢你赠我这么重的礼物。”说罢,骑上木马,腾空而去。

相关评论

×请选择打赏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