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中国古代文学名著 > 太平广记 >

卷第三百五十八 神魂一

【回目录】

卷第三百五十八 神魂一

庞阿 马势妇 无名夫妇 王宙 郑齐婴 柳少游 苏莱 郑生 韦隐 齐推女 郑氏女 裴珙 舒州军史

庞 阿

钜鹿有庞阿者,美容仪。同郡石氏有女,曾内睹阿,心悦之。未几,阿见此女来诣阿。阿(“阿”原作“妻”。据明抄本改。)妻极妒,闻之。使婢缚之,遂还石家。中路,遂化为烟气而灭。婢乃直诣石家,说此事,石氏之父大惊曰:“我女都不出门,岂可毁谤如此。”阿妇自是常加意伺察之,居一夜 ,方值女在斋中,乃自拘执,以诣石氏。石氏父见之,愕贻曰:“我适从内来,见女与母共作,何得在此?”即令婢仆,于内唤女出,向所缚者,奋然灭焉。父疑有异,故遣其母诘之,女曰:“昔年庞阿来厅中,曾窃视之,自尔仿佛,即梦诣阿。乃入户,即为妻所缚。”石曰:“天下遂有如此奇事。”夫情所感,灵神为之冥著,灭者盖其魂神也。既而女誓心不嫁。经年,阿妻忽得邪病,医药无徵,阿乃授币石氏女为妻。(出《幽明录》)

钜鹿县有个叫庞阿的,生得英俊潇洒。同郡石氏家有个女儿,曾偷偷看见过庞阿,暗暗爱上了他。不久,石氏女突然来看庞阿,庞阿的妻子非常嫉妒,命婢女把石氏女捆了起来送回石家,半路上,石氏女突然化成一股烟消失了。婢女就直接找到石家报告这件事。石氏的父亲听后大吃一惊说,“我的女儿根本就没出去过,你们为什么这样诽谤她!”庞阿的妻子从此特别注意观察庞阿的居室。这天晚上,庞妻发现石氏女又来到庞阿的屋里,就又把石氏女绑起来送回石家。石氏女的父亲看见后,更加惊愕地说,“我刚从后屋来,明明看见我女儿和她母在一起坐着,怎么能被你们绑到这里来了呢?”说罢就让仆人到内室把女儿叫出来,这时,被绑的那个女子顿时消失了。石氏女的父亲认为这里一定有鬼。就让妻子问女儿到底是怎么回事。石氏女说,“当年庞阿到咱家来时,我曾偷偷看见过他。后来我有一次作梦,梦见到庞阿家去,刚一进门,就被庞阿的妻子捆了起来。”石氏父亲说,“天下竟有这样的怪事!”原来人的精神和感情太执著时,神灵就会离开身体,当初庞阿妻子捆起的石氏女,其实是她的灵魂。后来石氏女发誓不嫁人。过了一年,庞阿的妻子忽然得了邪病,吃什么药都无用,终于死了。庞阿就送了财礼娶了石氏女。

马势妇

吴国富人马势妇,姓蒋,村人应病死者,蒋辄恍惚,熟眠经日。见人人死,然后省觉,则具说,家中不信之。语人云:“某中病,我欲杀之,怒强魂难杀。未即死,我入其家内。架上有白米饭几种鲑,我暂过灶下戏。婢无故犯我,我打眷甚,使婢当时闷绝,久之乃苏。”其兄病,有乌衣人令杀之,向其请乞,终不下手。醒语兄云,当活。(出《搜神记》)

吴国富县有人叫马势,妻子姓蒋。村里只要有人得了重病,蒋氏就会恍恍惚惚神志不清熟睡一天,等那得重病的人死了,蒋氏才能清醒过来,而且向人们讲述那病死者的情形。家里人都不相信。有一次她又对人们说,“某人得了重病,我打算去杀死他,他的魂灵太厉害,我很难下手。他还没死时我就进了他家,见他家厨房架上有白米饭和鲑鱼,我跑到炉灶前玩,他家的婢女无故冒犯我,我狠狠打了她一顿,那婢女当时就昏过去了,很久才苏醒。”有一次,蒋氏的哥哥病了,来了个黑衣人命令蒋氏把她哥哥杀死。蒋氏再三向黑衣人求情,终于没有下手。蒋氏苏醒后对她哥哥说,“你不会死了。”

无名夫妇

有匹夫匹妇,忘其姓名。居一旦,妇先起,其夫寻亦出外。某谓夫尚寝,既还内,见其夫犹在被中。既而家童自外来云:“即令我取镜。”妇以诈,指床 上以示云:“适从郎处来也。”乃驰告其夫,夫大愕。径入示之,遂与妇共观,被中人高枕安眠,真是其形,了无一异。虑是其魂神,不敢惊动,乃徐徐抚床 ,遂冉冉入席而灭,夫妇惋怖不已。经少时,夫忽得疾,性理乖误,终身不愈。(出《搜神记》)

有一对普通的夫妻,忘了姓名叫什么了。有一天早晨,妻子先起床 出外,接着丈夫也出去了,妻子回屋以后,以为丈夫还在睡觉,就进了寝室,见丈夫还在被窝里。这时他家的童仆从外面进来说,“男主人让我来取镜子。”妻子见丈夫明明睡在床 上,认为童仆在骗人,就指指床 上的丈夫让童仆看。童仆吃惊的说,“我真是刚从主人那里来呀!”说罢就跑出去找男主人。丈夫一听大吃一惊,赶快跑回屋里,和妻子一起往床 上看,只见被窝里的人高枕安眠,和丈夫一模一样。丈夫心想这床 上的大概是自己的真魂,不敢惊动,就慢慢抚摸床 上的人,那人才慢慢进入了床 席消失了。夫妻俩看到这情景又惊又怕。不久以后,丈夫忽然得了病,脾气变得暴躁古怪,一生都没治好。

王 宙

天授三年,清河张镒因官家于衡州。性简静,寡知友。无子,有女二人,其长早亡,幼女倩娘,端妍绝伦。镒外甥太原王宙,幼聪悟,美容范,镒常器重,每曰:“他时当以倩娘妻之。”后各长成,宙与倩娘,常私感想于寤寐,家人莫知其状。后有宾僚之选者求之,镒许焉。女闻而郁抑,宙亦深恚恨。托以当调,请赴京,止之不可,遂厚遣之。宙恨悲恸,决别上船。日暮,至山郭数里。夜方半,宙不寐,忽闻岸上有一人行声甚速,须臾至船。问之,乃倩娘,徒行跣足而至。宙惊喜若狂,执手问其从来,泣曰:“君厚意如此,寝食(“寝”原作“浸”,“食”字原阙,据明抄本改补。)相感,今将夺我此志,又知君深倩不易,思将杀身奉报。是以亡命来奔。”宙非意所望,欣跃特甚,遂匿倩娘于船,连夜遁去。倍道兼行,数月至蜀。凡五年,生两子。与镒绝信,其妻常思父母,涕泣言曰:“吾曩日不能相负,弃大义而来奔君。向今五年,恩慈间阻。覆载之下, 颜独存也?”宙哀之曰:“将归无苦。”遂俱归衡州。既至,宙独身先至镒家,首谢其事,镒曰:“倩(“曰倩”二字原阙,据明抄本补。)娘病在闺中数年,何其诡说也?”宙曰:“见在舟中。”镒大惊,促使人验之。果见倩娘在船中,颜色怡畅,讯使者曰:“大人安否?”家人异之,疾走报镒。室中女闻,喜而起,饰妆更衣,笑而不语,出与相迎,翕然而合为一体,其衣裳皆重。其家以事不正,秘之,惟亲戚间有潜知之者。后四十年间,夫妻皆丧,二男并孝廉擢第,至丞尉。事出陈玄祐《离魂记》云。玄祐少常闻此说,而多异同,或谓其虚。大历末,遇莱芜县令张仲覸,因备述其本末。镒则仲覸堂叔,而说极备悉,故记之。(出《离魂记》)

唐天授三年,清河人张镒因在衡州作官,把家也搬到了衡州。张镒性情好静,不爱 友,没有儿子,有两个女儿。长女早就死了,次女叫倩娘,生得端庄秀丽。张镒的外甥王宙,从小就十分聪明,长得也很英俊,张镒对这个外甥也非常器重,常常说,“将来你长大了,我把倩娘许给你当媳妇。”后来,倩娘和王宙都长大了,两个人也有情有意,常常互相思念,夜不能寐,但这些事家里人都不知道。后来,张镒的同僚中有一个赴官选的求娶倩娘,张镒就答应了。倩娘听说后,心里十分痛苦,王宙知道后也十分怨恨,以将调官为由到京城去,张镒劝阻,王宙也不听,张镒只好给了王宙很厚的礼金,送他赴京。王宙含恨忍泪上了船,这时,天色将晚,船走到离一个山城几里的地方,正是半夜,王宙睡不着觉,忽然听见岸上有一个人急匆匆地赶来,片刻就来到船上,王宙一问,竟是倩娘,原来她是光着脚从家里跑出来的。王宙惊喜 加,拉着倩女的手问她怎么跑出来的,倩娘哭着说,“你对我的深情使我深深感动。现在我抛开了一切顾虑,我知道郎君对我的深情坚定不移,决心豁出性命也要报答郎君,所以就从家中私奔而来。”王宙大喜过望,就把倩娘藏在船中,连夜逃走。王宙带着倩娘日夜兼程,几个月后到了四川。五年后,他们生了两个儿子,和张镒断绝了音信。然而,倩娘越来越思念双亲,一次哭着对王宙说,“当年我为了不辜负郎君真情,离家和你私奔,如今已过去五年了,和父母远隔天涯,我的一颗心怎能安生呢?父母的养育像天覆盖我地载着我,我怎么有脸不管双亲自己独自生存呢?”王宙也悲伤地说,“你别难过,我们就一同回去吧。”回到家乡衡州后,王宙首先来到张镒家,见到张镒后,首先谢罪,说不该领着倩女逃到四川。张镒大惊,说,“倩娘病在闺房中好几年了,你胡说些什么呀?”王宙说,“倩娘现在就在船上。”张镒更加吃惊,就派仆人到船上去看,一看倩娘果然在船上,神色非常吃惊,问仆人说“我二老身体安康吗?”仆人十分惊异,赶快跑回家向张镒报告。闺房中生病的女儿听说后,顿时高兴地起了床 ,梳妆更衣,只笑而不说话。梳汝完毕,她出门去迎正往家来的倩娘,两个倩娘突然轻轻合成了一体,只有衣服是两套重迭在一起。家中人认为这事太邪,一直保守秘密,只有亲戚有暗中知道的。过了四十年后,王宙夫妻去世,他们的两个儿子都被举为孝廉,官作到丞尉。这件事陈玄祐从少年时候就听说过这个故事,但有很多相似和不同之处,有人说这件事是虚假的。大历末年,陈玄祐遇见莱芜县令张伸覸,张仲覸详细地讲述了这个故事。张镒是张仲覸的堂叔,说得特别详细,所以就记下来了。

郑齐婴

郑齐婴,开元中,为吏部侍郎河南黜陟使。将归,途次华州,忽见五人,衣五方色衣,诣厅再拜。齐婴问其由,答曰:“是大使五藏神。”齐婴问曰:“神当居身中,何故相见?”答曰:“是以守气,气竭当散。”婴曰:“审如是,吾其死乎?”曰:“然。”婴仓卒求延昝刻,欲为表章及身后事,神言还至后衙则可。婴为设酒馔,皆拜而受。既修表,沐浴,服新衣,卧西壁下,至时而卒。(出《广异记》)

唐代开元年间,任吏部侍郎、河南黜陟使的郑齐婴回家乡去。他路经华州时,忽然有五个人,穿着东西南北中五个方位颜色的衣服来拜见。郑齐婴问,“你们从哪儿来?”回答说,“我们是你身体里的五藏神。”郑齐婴说,“五藏神应该在我身体里呆着,为什么出来见我?”回答说,“我们在你身守气,气如果快要枯竭了,我们自然就散了。”郑齐婴说,“这样看来,我是不是就要死了?”回答说,“是的。”郑齐婴急忙哀求暂缓一下死期,因为有些奏章还没写好,身后事也没有安排。神说,“那你就到后衙去办吧。”郑齐婴为五藏神摆下酒宴,神仙拜谢领受了。郑齐婴写好奏章,洗了澡,换上新衣服,然后躺在西墙下的床 上,到时辰,就死去了。

柳少游

柳少游善卜筮,著名于京师。天宝中,有客持一缣,诣少游。引入问故,答曰:“愿知年命。”少游为作卦,成而悲叹曰:“君卦不吉,合尽今日暮。”其人伤叹久之,因求浆,家人持水至,见两少游,不知谁者是客。少游指神为客,令持与客,客乃辞去,童送出门,数步遂灭。俄闻空中有哭声,甚哀,还问少游:“郎君识此人否?”具言前事,少游方知客是精神。遽使看缣。乃一纸缣尔,叹曰:“神舍我去,吾其死矣。”日暮果卒。(出《广异记》)

柳少游很善于算卦,在京城颇有名气。唐天宝年间,有人拿着一匹绢绸来拜见少游。请进来问那人有什么事,回答说,“想知道我的天年寿数。”少游立刻给客人算了一卦,然后悲伤地叹口气说,“您的卦很不吉利,今天晚上就会死。”那客人也悲叹了半天,要求喝口水。家人拿了水来,见屋里竟有两个柳少游,分不清醒谁是客人。少游指着神说,“他是客人,”让把水端给他,客人就告辞走了,童仆送客出门,转眼间客人就消失了。这时突然空中传来哭声,十分悲哀,并问少游,“你认得刚才那个客人是谁吗?”并说了刚才拜访、算卦的事,这时少游才知道那个来求卦的客人就是自己的灵魂。少游赶快去看客人送的绢绸,原来是纸作的,悲叹地说,“我的神魂已经离我而去,我就要死了。”到了晚上,柳少游果然就死了。

苏 莱

天宝末,长安有马二娘者,善于考召。兖州刺史苏诜,与马氏相善。初诜欲为子莱求婚卢氏,谓马氏曰:“我唯有一子,为其婚娶,实要婉淑。卢氏三女,未知谁佳,幸为致之,一令其母自阅视也。”马氏乃于佛堂中,结坛考召。须臾,三女魂悉至,莱母亲自看。马云:“大者非不佳,不如次者,必当为刺史妇。”苏乃娶次女。天宝末,莱至永宁令,死于禄山之难,其家惩马氏失言。洎二京收复,有诏赠莱怀州刺史焉。(出《广异记》)

唐代天宝末年,长安有个马二娘会召魂术。兖州刺史苏诜,和马二娘很好,苏诜想为儿子苏莱向卢氏求婚,就对马二娘说,“我只有一个儿子,想给他娶一个贤惠的媳妇。卢家有三个女儿,不知哪一个最好呢?你能不能把她们都召来,让我妻子挑选一下?”马二娘就在佛堂里设坛召魂。不大一会儿,卢家三个女儿的魂就都被召来了。苏莱的母亲一个一个地端详,马二娘说,“卢家大女儿也不错,但不如次女,我看她将来能成为刺史夫人。”苏莱就娶了卢家二女儿。天宝末年,苏莱任永宁县令,死于安禄山造反的战乱中,苏家怪罪马二娘当初胡说。后来安禄山之乱平息,东西二京收复,皇帝下诏,追授苏莱为怀州刺史,马二娘当初的话并没说错。

郑 生

郑生者,天宝末,应举之京。至郑西郊,日暮,投宿主人。主人问其姓,郑以实对。内忽使婢出云:“娘子合是从姑。”须臾,见一老母,自堂而下。郑拜见,坐语久之,问其婚姻,乃曰:“姑有一外孙女在此,姓柳氏,其父见任淮县令,与儿门地相埒。今欲将配君子,以为何如?”郑不敢辞,其夕成礼,极人世之乐。遂居之数月,姑为郑生,可将妇归柳家。郑如其言,携其妻至淮。先报柳氏,柳举家惊愕。柳妻意疑令有外妇生女,怨望形言。俄顷,女家人往视之,乃与家女无异。既入门下车,冉冉行庭中。内女闻之笑,出视,相值于庭中,两女忽合,遂为一体。令即穷其事,乃是妻之母先亡,而嫁外孙女之魂焉。生复寻旧迹,都无所有。(出《灵怪录》)

唐天宝末年,有一位郑生进京赶考。天将黑时至郑州西郊,到一个人家里投宿。这家主人问他贵姓,他说姓郑。这时里屋忽然出来一个婢女对郑生说,“我家娘子应该是你的堂姑哩。”接着就见一个老妇从堂屋里出来,郑生连忙拜见向堂姑问安,二人坐着谈论了很久,堂姑问郑生结婚没有,郑生说没结婚,堂姑就说,我有个外孙女在这里,姓柳,她父亲是淮县令,和你门第相当,我想把她许给你为妻,你看如何?”郑生不敢推辞,就答应了。这天晚上,郑生和柳氏就举行了婚礼,入了洞房,二人十分称心如意。住了几个月后,堂姑对郑生说,“你可以带着你媳妇去一趟柳家看看你岳父母。”郑生就带着柳氏去了淮。到淮后,郑生派人先去柳氏家通报,柳家一听都十分惊愕。柳县令的妻子甚至怀疑丈夫是不是和别的女人生下的女儿,十分怨怒。不一会,柳家派人出去看,见来的女子和家中的女儿一模一样。柳氏进门下车后慢慢走进院中,家里那个女儿也笑着走出来,两个柳氏女在院中相遇之后,忽然合成了一个。柳县令追察这件事,才知道原来是自己死了很久的岳母把她外孙女柳氏的魂许给了郑生。后来郑生再去寻找郑州西郊他曾投宿过的地方,那里已什么都没有了。

韦 隐

大历中,将作少匠韩晋卿女,适尚衣奉御韦隐。隐奉使新罗,行及一程,怆然有思,因就寝。乃觉其妻在帐外,惊问之,答曰:“愍君涉海,志愿奔而随之,人无知者。”隐即诈左右曰:“俗纳一妓,将侍枕席。”人无怪者。及归,已二年,妻亦随至。隐乃启舅姑,首其罪,而室中宛存焉。及相近,翕然合体,其从隐者乃魂也。(出《独异记》)

唐代宗大历年间,在宫内尚衣局(管皇帝衣服的部门)当侍御的韦隐,娶了宫内将作府(管宫庭土木建筑)的少匠韩晋卿之女为妻。后来韦隐奉诏出使新罗国(今朝鲜),上路走了一程后,心里觉得很难过,就睡下了,忽然发现妻子在帐外,惊讶地询问怎么会来这里,妻子说,“你渡海远行我实在不放心,所以跑来跟你一齐走,别人不会知道的。”韦隐就骗手下人说他收了个妓女在身边侍护他,人们都没怀疑。两年后,韦隐带着妻子回到家中,韦隐先向岳父岳母陪罪,一看屋里还有个妻子,两个妻子走近后合成了一体。原来跟韦隐去新罗的,是妻子的魂魄。

齐推女

元和中,饶州刺史齐推女,适陇西李某。李举进士,妻方娠,留至州宅。至临月,迁至后东阁中。其夕,女梦丈夫,衣冠甚伟,瞋目按剑叱之曰:“此屋岂是汝腥秽之所乎?亟移去。不然,且及祸。”明日告推,推素刚烈,曰:“吾忝土地主,是何妖孽,能侵耶?”数日,女诞育,忽见所梦者,即其床 帐乱殴之。有顷,耳目鼻皆流血而卒。父母伤痛女冤横,追悔不及。遣遽告其夫,俟至而归葬于李族。遂于郡之西北十数里官道,权瘗之。李生在京师,下第将归,闻丧而往。比至饶州,妻卒已半年矣。李亦粗知其死不得其终,悼恨既深,思为冥雪。至近郭,日晚,忽于旷野见一女,形状服饰,似非村妇。李即心动,驻马谛视之,乃映草树而没。李下马就之,至则真其妻也。相见悲泣,妻曰:“且无涕泣,幸可复生。俟君之来,亦已久矣。大人刚正,不信鬼神,身是妇女,不能自诉。今日相见,事机校迟。”李曰:“为之奈何?”女曰:“从此直西五里鄱亭村,有一老人姓田,方教授村儿,此九华洞中仙官也,人莫之知。君能至心往来,或异谐遂。”李乃径访田先生,见之,乃膝行而前,再拜称曰:“下界凡贱,敢谒大仙。”时老人方与村童授经,见李惊避曰:“衰朽穷骨,旦暮溘然。郎君安有此说?”李再拜,扣头不已,老人益难之。自日宴至于夜分,终不敢就坐,拱立于前。老人俯首良久曰:“足下诚恳如是,吾亦何所隐焉。”李生即顿首流涕,具云妻枉状。老人曰:“吾知之久矣,但不蚤申诉。今屋宅已败,理之不及。吾向拒公,盖未有计耳。然试为足下作一处置。”乃起从北出,可行百步余,止于桑林,长啸。倏忽见一大府署,殿宇环合,仪卫森然,拟于王者,田先生衣紫帔,据案而坐,左右解官等列侍,俄传教呼地界。须臾,十数部各拥百余骑,前后奔驰而至。其帅皆长丈余,眉目魁岸,罗列于门屏之外。整衣冠,意绪苍惶,相问今有何事。须臾,谒者通地界、庐山神、 渎神、彭蠡神等,皆趣入。田先生问曰:“比者此州刺史女,因产为暴鬼所杀。事甚冤滥,尔等知否?”皆府伏应曰:“然。”又问:“何故不为申理?”又皆对曰:“狱讼须有其主,此不见人诉,无以发摘。”有问知贼姓名否,有一人对曰:“是西汉鄱县王吴芮。今刺史宅,是芮昔时所居。至今犹恃雄豪,侵占土地,往往肆其暴虐,人无奈何。”田先生曰:“即追来。”俄顷,缚吴芮至。先生诘之,不伏,乃命追阿齐。良久,见李妻与吴芮庭辩。食顷,吴芮理屈,乃曰:“当是产后虚弱,见某惊怖自绝,非故杀。”田先生曰:“杀人以挺与刃,有以异乎?”遂令执送天曹。回谓:“速检李氏寿命几何?”顷之,吏云:“本算更合寿三十二年,生四男三女。”先生谓群官曰:“李氏寿算长,若不再生,议无厌伏。公等所见何如?”有一老吏前启曰:’。东晋邺下有一人横死,正与此事相当。前使葛真君,断以具魂作本身,却归生路。饮食言语,嗜欲追游,一切无异。但至寿终,不见形质耳。”田先生曰:“何谓具魂?”吏曰:“生人三魂七魄,死则散离,本无所依。今收合为一体,以续弦胶涂之。大王当街发遣放回,则与本身同矣。”田先生曰善,即顾谓李妻曰:“作此处置,可乎?”李妻曰:“幸甚。”俄见一吏,别领七八女人来,与李妻一类,即推而合之。有一人,持一器药,状似稀饧。即于李妻身涂之。李氏妻如空中坠地,初甚迷闷。天明,尽失夜来所见,唯田先生及李氏夫妻三人,共在桑林中。田先生顾谓李(“顾”字原阙,》“谓”下“李”下原俱有“先”字,据明抄本补并删。)生曰:“相为极力,且喜事成,便可领归。见其亲族,但言再生,慎无他说。吾亦从此逝矣。”李遂同归至州,一家惊疑,不为之信。久之,乃知实生人也。自尔生子数人,其亲表之中,颇有知者,云:“他无所异,但举止轻便,异于常人耳。”(出《玄怪录》)

唐宪宗元和年间,饶州刺史齐推的女儿,嫁给了陇西的李某。李某去考进士时,他的妻子已经怀孕,就留在了家里。将临产时,妻子迁到后院的东阁里。这天夜里,妻子忽然梦见一个大汉穿着很威严的衣服,怒目圆睁手按宝剑地喝道:“这间屋子是你生孩子的地方吗?快搬走!不然会遭到大祸!”妻子第二天就把这梦告诉了父亲齐推,齐推性情刚毅暴烈,生气地说,“这府宅是我家的,哪里的妖魔竟跑到这里兴妖作怪?不搬!”几天后,妻子分娩了,忽然看见曾梦着过的那个大汉闯了进来,扑到床 上就乱打起来,把妻子打得七窃流血死在了床 上。齐推为女儿的死极为悲痛,追悔莫及,派人急速去告诉赶考的李某。并把女儿暂时葬在郡城西北十几里的官道旁,打算等李某回来再改葬到李某家的族坟去。李某在京城落了榜,正要回去,听见妻子的死讯就急忙奔丧回家,到家后,妻子已下葬半年了。李某已知道妻子奇怪的死因,又痛又恨,想为妻子昭雪冤恨弄清真相。走到饶州城外,天色已晚,忽然在旷野上看见一个女子,看服饰打扮不像是乡下人,心里很疑惑,停下马来细看,那女子走进树丛里不见了,追上去一看,竟是已死去的妻子,两人抱头痛哭。妻子说,“你先不要哭,我还能够复活。我等你回来已等了很久,我父亲为人刚烈不信鬼神,我身为女子也不好自己向间陈述,你现在回来,赶快去办,不要迟误了时机。”李某问“我该作些什么呢?”妻子说,“从这里一直往西走五里地有个鄱亭村,村里有个教书先生姓田,他是天界九华洞里的仙官,人们都不知道。如果你能和他真诚交往,也许他能帮你实现心愿。”李某直接去找田先生,见面后,他跪着走到田先生面前,一再地叩拜后才说,“我这下界的凡夫俗子特来拜见大仙。”当时田先生正在教村童读书,见李某这样,立刻惊慌地躲在一边说,“我不过是个朝不保夕又糟又朽的老头子,郎君怎么能这样?”李某不说话,只是不断地叩头,老人现出更加为难的样子。从中午到晚上,李某始终不敢在田先生面前就坐,一直垂手合掌站着。后来,田先生低头沉思了很久才说,“你这样诚恳,我也就不向你隐瞒身份了。”李某立刻哭着跪下叩头,诉说了妻子惨死的情形。田先生说,“我早就知道了,你为什么不早来申诉呢?现在屋子已经毁败,说理也不好说了。刚才我拒绝你,也是因为我一时想不出计策来。现在我给你出个主意吧。”说罢就起身出屋,往北走了一百多步,来在一个桑林里,仰天长啸了一声,顿时出现了一个很大的府署,殿宇环绕,仪仗警卫十分森严,很像一座王府。只见田先生穿着紫袍在大殿的公案后面坐着,左右站立着两排差官随从。田先生传令,让把各方的地界神召来,片刻间先后有十几队骑士来到大厅外。每队骑士都有一百多名,领头的都是身高一丈多魁伟英武的巨人,他们站在门外整理衣冠,看样子都很惊惶,互相打听把他们紧急召来有什么事,然后进厅拜见田先生,各自报出自己的名字和所管辖的地界,其中有庐山神、 渎神、彭蠡神等。田先生在上面说,“现有本州刺史齐推的女儿,在分娩时被暴鬼所杀。那女子死得实在冤枉,这件滥杀无辜的事,你们知道吗?”地界神仙都伏在地上说知道。田先生说,“即然知道,为什么不处理也不上报?”大家回答说,“审理案件必须有人控告,此案一直无人申诉,所以我们没法子立案处理。” 田先生又问谁知道那杀人犯的姓名,有一个地界神回答说,“杀人的是西汉年间的鄱县王,名叫吴芮,现在饶州刺史齐推的府宅就是当年吴芮的房子。现在吴芮常常蛮横强暴,侵占土地,横行霸道,谁也不敢惹他。”田先生说,“马上把吴芮给我抓来!”不一会儿吴芮就被绑上大厅,田先生审问,吴芮不服,田先生又让把李某的妻子传来,李妻就和吴芮在大堂上辩理。过了半天,吴芮理屈辞穷,但仍狡辩说,“李妻产后身子虚弱,看见我以后由于惊恐而吓死,不是我杀死的。”田先生说,“用木棍与用刀杀人又有什么区别?”就命令把吴芮绑送天曹治罪。接着田先生又让手下人查看李妻的寿数是多少。不一会儿,一个官员报告说,“李妻的寿数还有三十二年,应该生四男三女。”田先生对官员们说“李妻还有很长的寿命,如果不让她还,恐怕会引起非议,你们看该怎么办?”这时一位年老的官员上前说,“东晋的邺下有一个人暴亡,正好让李妻借还魂。当时的审案官员是葛真君,他判决那邺下暴死人以‘具魂’的办法返回间,返回后虽然饮食、言语和走路都和生人一样,但一直到他寿终也没有成为人形。”田先生问“什么叫作‘具魂’呢?”官人说,“间的人都有三魂七魄,死后则魂魄离人而散,无所依托。如果把人的魂魄和肉体收在一起,用续弦胶粘好,再由大王发送回世,那就是一个完整的生人了。”田先生说,“很好。”转身问李妻说,“我就用这办法让你还,你看如可?”李妻说,“太好了。”这时就有一个官员领了七八个女人上堂来,田先生找了一个和李妻相似的女子,把两个女人往一起推,就合成了一个,又有一个官员拿着一罐药,好像是稀糖水,涂在李妻身上。李妻突然觉得像是从半空中落到了地上,起初还迷迷 ,天亮后什么也没有了,只见田先生和李某加上自己三个人在桑树林中。田先生对李某说,“我费了很大的力量给你办,幸喜办成了,你把妻子领回去吧。回去以后,只对人说的妻子死而复活就行了,别的事千万不要说,我今后也要消失了。”李某领着妻子回到家里,全家十分惊疑,不敢相信。过了很久才相信李妻不是鬼,是真的复活了。后来李妻又生了好几个儿女。他们的亲戚中有些人知道真实的情况,说李妻还后跟过去没什么不同,只是举止行动十分轻快,这一点和常人有些不同。

郑氏女

通州有王居士者,有道术。会昌中,刺史郑君有幼女,甚念之,而自幼多疾,若神魂不足得。郑君因请居士,居士曰:“此女非疾,乃生魂未归其身。”郑君讯其事,居士曰:“某县令某者,即此女前身也。当死数岁矣,以平生为善,以幽冥祐之,得过期,今年九十余矣。令殁之曰,此女当愈。”郑君急发人驰访之,其令果九十余矣,后月。其女忽若醉寤,疾愈。郑君又使往验,令果以女疾愈之日,无疾卒。(出《宣室志》)

通州有位王居士会道木。唐武宗会昌年间,刺史郑某有个小女儿,他非常喜爱这个孩子,然而这个女孩从小就多灾多病,好像先天就气不足似的,郑某就把王居士请来给看看。居士说,“这孩子不是有病,而是她的魂没有附在她身上。”郑某问到底是怎么回事,居士说,“某县的一个县令,就是你小女儿的前身,他几年前就该死了,但由于他平生作了很多好事,间佑护他,才使他的寿过了期。今年他已有九十多了。这个县令去世的那天,你小女儿就立刻会好起来。”郑某忙派人赶到居士所说的那个县里去察访,那县令果然九十岁了。一个月后,郑女忽像大醉后醒来,非常精神。郑某又派人去看那老县令,果然在女孩病好的那天没有任何病就死了。

裴 珙

孝廉裴珙,家洛。仲夏,自郑西归,及端午以觐亲焉。日晚。方至石桥,忽有少年,骑从鹰犬甚众。顾珙笑曰:“明旦节日,今当蚤归,何迟迟也。”乃以后乘借之。珙甚喜,谓二童曰:“尔可缓驱,投宿于白马寺西表兄窦 之墅,明日徐归可也。”因上马疾驱,俄顷,至上东门,归其马,珍重而别。珙居水南,促步而进,及家暝矣。入门,方见其亲与珙之姊妹张灯会食。珙乃前拜,曾莫瞻顾。因俯阶高语曰:“珙自外至。”即又不闻。珙即大呼弟妹之辈,亦无应者。珙心神忿感,思又极呼,皆亦不知。但见其亲叹曰:“珙那今日不至也。”遂涕下,而坐者皆泣。珙私怪曰:“吾岂为异物邪?”因出至通衢,徘徊久之,有贵人导从甚盛,遥见珙,即以鞭指之曰:“彼乃生者之魂也。”俄有佩橐鞬者,出于道左,曰:“地界启事,裴珙孝廉,命未合终。遇昆明池神七郎子,案鹰回,借马送归,以为戏耳。今当领赴本身。”贵人微哂曰:“小儿无理,将人命为戏。明日与尊父书,令笞之。”既至而橐鞬者招珙,复出上东门,度门隙中,至窦庄。方见其形僵仆,二童环泣呦呦焉。橐鞬者令其闭目,自后推之,省然而苏。其二童皆云:“向者行至石桥,察郎君疾作,语言大异,惧其将甚,投于此。既至,则已绝矣。”珙惊叹久之少顷无恙。(出《集异记》)

有一位孝廉叫裴珙,家住洛。这年初夏他从郑州往洛走,打算端午节到家看望双亲。这天黄昏时他走到一座石桥上,遇见一个少年带着很多随从,架着鹰带着狗迎面而来。少年对裴珙笑着说,“明天就是端午节了,你该早点回家,为什么走得慢慢腾腾的?我把备用的快马借给你吧。”裴珙很高兴,对两个仆人说,“你们可以慢点儿走,到了洛就投宿到白马寺西面我表兄 窦的别墅,明天再慢慢回家来就行了。” 待完了就上马飞驰起来。不一会儿,就到了洛的上东门,把马还给那少年,庄重地和少年道谢告别。裴珙住在河南,急忙往家赶,到家已黄昏时分了。进家后,见父母姐妹们正在张灯宴会,裴珙忙在堂屋的台阶下高声拜见父母说:“儿子从外地赶回来了!”然而堂上的双亲好像没听见。裴珙又大声喊兄弟姐妹的名字,也没有人答应。裴珙心里很奇怪,也有些生气,就又大声地呼喊,屋里的人仍然不理他,而且听见父母叹息说,“珙儿到今天怎么还不回来呢?”说着就哭起来了,兄弟姊妹们也都跟着落泪。这时裴珙才暗想,“难道我成了鬼了吗?”就来到街上,徘徊了半天。这时有一个带着很多随从的大官从街上经过,用鞭子指指裴珙说,“那是活人的魂灵。”接着有一个佩着箭囊的人来到道旁对他说,“地界神特别通知,孝廉裴珙寿数未尽。由于他走路时遇见了昆明池神的七公子放鹰归来,七公子把马借给他送他回家,那是和他开了个玩笑。现在他的魂魄可以归回本体了。”那个大官生气的说,“七公子太淘气了,拿别人的性命当儿戏,明天我给昆明池神写封信,让他好好管教他那七公子。”那佩箭囊的神领着裴珙又出了上东门,从门缝走过去来到窦庄,裴珙才看见自己的体僵卧在地上,两个仆人正围在旁边哭泣。神让裴珙闭上眼睛,从身后推了他一下,裴珙的体才复苏活了过来。后来两个仆人说,刚才走到石桥上时,我们看见你突然发作了急病,说话也迥然区别于平时,我们十分害怕,便赶奔这里,来到这儿,你已断了气。”裴珙惊叹了很久,过了一会就完全恢复正常了。

舒州军吏

王琪为舒州刺史,有军吏方某者,其家忽有鬼降。自言:“姓杜,年二十,广陵富家子,居通泗桥之西。前生欠君钱十万,今地府使我为神神,偿君此债尔。”因为人占候祸福,其言多中。方以家贫告琪,求为一镇将。因问鬼:“吾所求可得否?”鬼曰:“诺,吾将问之。”良久乃至曰:“必得之,其镇名一字正方,他不能识矣。”既而得双港镇将,以为其言无验。未及之任,忽谓方曰:“适得军牒,军中令一人来为双港镇将,吾今以尔为皖口镇将。”竟如其言,凡岁余,鬼忽言曰:“吾还君债足。”告别而去,遂寂然。方后至广陵,访得杜氏,问其弟子。云:“吾弟二子,顷忽病,如痴人,岁余愈矣。”(出《稽神录》)

王琪任安徽舒州刺史时,有个姓方的军官家里忽然降下个鬼。鬼自称姓杜,二十岁,是广陵富家子弟,住在广陵通泗桥西。鬼说,“我前生欠了你十万钱,现在地府到你家来设神坛施法术,帮助你来还你的债。”后来鬼就为人算吉凶,所说的都很准。姓方的军官曾以家贫为理由,请求刺史王琪提升他当镇将,这时方某就问让自己当镇将的事能不能成。鬼说,“好吧,我去问问王琪。”过了很久鬼回来了,对方某说,“你一定会当上镇将,你镇守的地方,名字是一个方方的口,其他字我不认识。”不久方某被任命为双港镇将,心想鬼说的也不对呀。然而他还没去双港上任,就传来军事公文,王琪在公文中说,“我已另派一个人到双港上任,现在派你当皖口的镇将。”果然像鬼所预言的那样,方某当镇将的地名有个“口”字。一年多后,鬼忽然对方某说,“我已还清你的债了。”鬼就告别而去,以后再也没来。方某后来到广陵,访问鬼说过的那个杜家,问他弟弟有几个儿子,回答说,“我弟弟的次子前些时忽然得了病,像个呆子,一年后才好。”

相关评论

×请选择打赏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