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中国古代文学名著 > 太平广记 >

卷第三百三十九 鬼二十四

【回目录】

卷第三百三十九 鬼二十四

罗元则 李元平 刘参 闫敬立 崔书生 李则 陆凭 浔李生

罗元则

罗元则,尝乘舟往广陵,道遇雨,有一人求寄载,元则引船载之。察其似长者,供待甚厚。无他装囊,但有书函一枚,元则窃异之。夜与同卧,旦至一村,乃求“暂下岸,少顷当还。君可驻船见待,慎无发我函中书也。”许之乃下去。须臾,闻村中哭声,则知有异。乃窃其书视之,曰:“某日至某村,当取其乙,某村名良是。”元则名次在某下,元则甚惧而鬼还。责曰:“君何视我书函?”元则乃前自陈伏,因乞哀甚苦。鬼愍然,谓:“君尝负人否?”元则熟思之曰:“平生唯有夺同县张明道十亩田,遂至失业,其人身已死矣。”鬼曰:“此人诉君耳。”元则泣曰:“父母年老,惟恃元则一身,幸见恩贷。”良久曰:“念君厚恩相载,今舍去,君当趋归。三年无出门,此后可延十年耳。”即下船去。元则归家中,岁余,其父使至田中收稻,即固辞之。父怒曰:“田家当自力,乃欲偷安甘寝,妄为妖辞耶?”将杖之,元则不得已。乃出门,即见前鬼,髡头裸体,背尽疮爛,前持曰:“吾为君至此,又不能自保惜。今即相逢,不能相置。”元则曰:“舍我辞二亲。”鬼许,具以白父。言讫,奄然遂绝。其父方痛恨之,月余亦卒。(出《广异记》)

的罗元则,曾经乘船到广陵去,途中遇雨。有一人要求搭乘,罗元则将船靠岸让他上船,看他象个长者,供奉对待他特别好。他没有什么行装,只有书套一个,元则暗自惊异。夜间与他一起睡觉。第二天早晨到达一个村庄,那人要求暂时下船上岸,说:“一会儿就回来,你可停船等一下,小心不要打开我封套中的信。”元则答应,那人就下船离去。一会儿,听到村中有哭声,元则明白有异常情况,就私自打开他的信看,上面写道:某日到某村,应该取某人,那村名正是这个村。元则的名字排在某人的下面。元则非常恐惧那鬼就回来了。责备道:“你为什么看我的书信?”元则上前陈诉认错,苦苦哀求。鬼露出怜悯的样子,问他曾经有过违背人意否。元则细细想后说:“一生只有抢夺过同县张明通十亩田地,于是造成他失去生计,那人已经死了。”鬼说:“那人告你了。”元则哭着说:“父母年老,只靠我一人,希望你发发慈悲。”过了很久才说:“念你厚恩让我乘船,现在放你离去,你赶紧回家,三年内不要出家门,此后可延长十年寿命。”鬼就下船离去。元则回到家中,过了一年多,他的父亲让他到田里去收割稻谷。元则坚决推辞。父愤怒道:“种田人家应当出力,你只想偷安做美梦,不要听信鬼话!”要用杖打他。元则没有办法,才出门,就看见了以前的那个鬼,光头裸体,背上都是烂疮。上前抓住说:“我为你达到这种程度,又不能保护自己,今即相遇,不能放过。”元则说:“放我辞别二老双亲”。鬼答应。把全部情况告诉父亲。说完,气息奄奄接着就断了气。他的父亲才痛苦悔恨,过了一个多月也死了。

李元平

李元平者,睦州刺史伯成之子,以大历五年客于东舍读书。岁余暮际,忽有一美女 服红罗裙襦,容色甚丽,有青衣婢随来。入元平所居院他僧房中,平悦而趋之,问以所适,及其姓氏。青衣怒云:“素未相识,遽尔见逼,非所望王孙也。”元平初不酬对,但求拜见。须臾,女从中出,相见忻悦,有如旧识,欢言者久之,谓元平曰:“所以来者,亦欲见君,论宿昔事,我已非人,君无惧乎?”元平心既相悦,略无疑阻,谓女曰:“任当言之,仆亦何惧?”女云:“己大人昔任 州刺史,君前生是 州门夫,恒在君家长直,虽生于贫贱,而容止可悦。我以因缘之故,私与 ,通君才百日,患霍乱没。故我不敢哭,哀倍常情。素持千手千眼菩萨呪,所愿后身各生贵家,重为婚姻。以朱笔涂君左股为志,君试看之。若有朱者,我言验矣。”元平自视如其言,益信,因留之宿。久之,情契既洽,欢惬亦甚。欲曙,忽谓元平曰:“诧生时至,不得久留,意甚恨恨。”言讫悲涕,云:“后身父为今县令,及我年十六,当得方伯。此时方合为婚姻,未间。幸无婚也。然天命已定,君虽欲婚,亦不可得。”言讫诀去。(出《广异记》)

李元平是睦州刺史伯成的儿子。于大历五年客居在东舍读书。一年后的一个傍晚,忽然有一个美女 穿着红罗衣裙,容貌姿色甚美,有青衣女婢跟随而来,进入元平所住院子其他僧房中。元平高兴而奔去。问她们要到哪里去和她的姓名。青衣女婢怒道:“素不相识,就来逼问,真不是所盼望的贵家子弟啊。元平开始不答对,只求拜见。一会儿,那女人从屋里出来,相见很高兴,好象是旧相识,欢快地谈了好久。她对元平说:“我来的原因,就是要见你,谈谈往昔的事,我已经不是人,你不害怕吗?”元平内心喜悦,没有一点凝虑。对女人说:“任凭你说,我有什么害怕的。”女人说:“我父亲从前做 州刺史,你前生是 州门夫。我长期在刺史家培育长大,你虽然生长在贫贱人家,可是容貌举止令人喜欢。我因为这个缘故,私自与你交往。你仅仅百日,你就患霍乱死亡。但我不敢哭,倍感哀伤。经常拿着千手千眼菩萨祷告,但愿来世各自投生到高贵人家,重新结为婚姻。我用红笔涂你左大腿做为记号。你看着,如有红的,我说的就验证了。”元平自己看后象她说的,更加相信。于是留她住下,过了很久,情投意合,非常欢愉。天将亮,她忽然对元平说:“投生时辰已到,不能久留,感到非常遗憾。”说完悲伤痛哭。又说:“投生后的父亲现在做县今,到我十六岁时,你能做地方长官,那时才能完婚,不到时候,希望你不要结婚。天命已定,你虽然想结婚,也是办不到的。”说完告别离去。

刘 参

唐建中二年, 淮讹言有厉鬼自湖南来,或曰毛鬼,或曰毛人,或曰枨,(“或曰枨”原作“报”,据明抄本改)不恒其称。而鬼变化无方。人言鬼好食人心,少女稚男,全取之。民恐惧,多聚居,夜烈火不敢寐,持弓刀以备。每鬼入一家,万家击板及铜器为声,声振天地。人有狂慑而死者。所在如此,官禁不能息。前兖州功曹刘参者,旧业淮泗,因家广陵。有男六人,皆好勇,刘氏率其子,操弓矢夜守。有数女闭堂内,诸郎巡外。夜半后,天色暝晦,忽闻堂中惊叫,言鬼已在堂中,诸郎骇。既闭户,无因入就,乃守窥之。见一物方如床 ,毛鬣如蝟,高三四尺,四面有足,(明抄本“足”作“眼”。)转走堂内。旁又有鬼,玄毛披体,爪牙如剑,把小女置床 上,更擒次女。事且迫矣,诸郎坏壁面而入,以射毛床 ,毛床 走,其鬼亦走。须臾,失鬼所在,而毛床 东奔,中镞百数,且不能走。一人擒得,抱其毛,力扦之。食顷,俱堕河梁,大呼曰:“我今抱得鬼。”鬼困。急以火相救,及以火照之,但见抱桥柱耳。刘子尽爪损,小女遗于路。居数日,营中一卒夜见毛鬼飞驰屋上,射之不可,叫呼颇动众,明日伏罪。以令百姓,因而有盗,窃托以妖妄。既而自弥。亦不知其然。(出《通幽记》)

唐朝建中二年, 淮一带谣传有厉鬼从湖南来。有的说是毛鬼,有的说是毛人,有的说象木柱子。说法不一,鬼变化无常。人传鬼喜欢吃人心,少女少男,全都抓取。老百姓害怕,大多数都聚集起来居住,夜间点燃烈火不敢睡觉,拿着弓箭大刀以备不测。每当鬼进入一家,各家都击打木板和铜器制造声响,响声震天动地。有人狂吓而死的。到处都是如此,官府禁止也不能平息。前兖州功曹刘参,原先在淮泗,家迁广陵,有六个儿子,都好斗。刘氏率领他的儿子,操持弓箭守夜。有几个女的关在屋内。各儿郎在外巡视。半夜后,天色昏暗,忽然听到屋内惊叫,说鬼已在屋里,各儿郎惊惧。门已关闭,无法进入救人,就守在外面往里看,看见一物方形象床 ,刚毛象刺猬,高有三四尺,四面有脚,在屋内转跑。旁边有一鬼,赤黑的毛披散在身体上,爪和牙象利剑。把小女儿放在毛床 上,接着去抓次女。情况紧急,各儿郎破墙而入,用箭射毛床 。毛床 跑,那鬼也跑。一会儿,失去鬼的踪影,毛床 向东奔跑,中箭数百,不能跑。一个人捉到,抱住他的毛,用力拽他。一顿饭的工夫,一起掉到河里,大叫道:“我现在抱住鬼了!鬼已困乏,赶紧用火援助我。”等到用火照时,只见他抱着桥柱而已。刘参的儿子都被抓坏了,小女儿被扔在路上。过了几天,军营中有一士兵,夜间看见一个毛鬼飞奔到屋上,射它没有射着,叫喊惊动了很多人,第二天受到惩处,用以使百姓明白,由于有盗贼盗窃,借故推托是妖怪。以后自行消失,也不知那是怎么回事。

闫敬立

兴元元年,朱泚乱长安。有闫敬立为段秀实告密使,潜途出凤翔山,夜欲抵太平馆。其馆移十里,旧馆无人已久,敬立误入之,但讶莱芜鲠涩。即有二皂衫人迎门而拜,控辔至厅。即问此馆何以寂寞如是,皂衫人对曰:“亦可住。”既坐,亦如当馆驿之礼。须臾,皂衫人通曰:“知馆官前凤州河池县尉刘俶。”敬立见之,问曰:“此馆甚荒芜,何也?”对曰:“今天下榛莽,非独此馆,宫阙尚生荆棘矣。”敬立奇其言,语论皆出人右。俶乃云:“此馆所由(“由”原作“用”,据明抄本改。)并散逃。”因指二皂衫人曰:“此皆某家昆仑,一名道,一名知远,权且应奉尔。”敬立因于烛下,细目其。皂衫下皆衣紫白衣,面皆昆仑,兼以白字印面分明,信是俶家人也。令觇厨中,有三数婢供馔具,甚忙,信是无所由。(“由”原作“用”,据明抄本改。)良久,盘筵至。食。敬立与俶同飡,甚饱。畜仆等皆如法,乃寝。敬立问俶曰:“缘倍程行,马瘦甚,可别假一马耶?”答曰:“小事耳。”至四更,敬立命驾欲发,俶又具馔,亦如法。俶处分知远,以西槽马,送大使至前馆。兼令道被东槽马:“我饯送大使至上路。”须臾马至,敬立乃乘西槽马而行,俶亦行。可二里,俶即却回执别,异于常馆官。别后数里,敬立觉所借马,有人粪之秽,俄而渐盛,乃换己马被驮。(“被驮”明抄本作“乘之”。)而行四五里,东方似明。前馆方有吏迎拜,敬立惊曰:“吾才发馆耳。”曰:“前馆无人。”大使何以宿,大讶。及问所送仆马,俱已不见,其所驮辎重,已却回百余步置路侧。至前馆,馆吏曰:“昔有前官凤州河池县尉刘少府殡宫,在彼馆后园,久已颓毁。”敬立却回验之,废馆更无物,唯墙后有古殡宫。东厂前有搭鞍木马,西侧中有高脚木马,门前废堠子二,殡宫前有冥器数人。渐觉喉中有生食气,须臾吐昨夜所食,皆作杇烂气。如黄衣曲尘之色。斯乃榇中送亡人之食也。童仆皆大吐,三日方复旧。(出《博异记》)

兴元元年,朱泚作乱长安。闫敬立作段秀实的告密使,秘密离开凤翔山,夜晚要到达太平馆。那馆已迁移了十里,旧馆无人已很久。敬立误入旧馆,只是惊奇荒芜枯涩。有两个穿黑衣服的人迎门行拜,控制马辔到大厅,就问此馆因为什么寂寞到如此地步。穿黑衣人回答说:“也可以住。”坐后,一切都遵照馆驿的礼数进行着。过了一会儿,黑衣人通报说:“知馆官前凤州河池县尉刘俶到。”敬立接见他。问道:“这馆很荒芜,为什么?”回答说:“现在天下草木丛杂,不单单这个驿馆,宫殿还生荆棘呢。”敬立认为他的话奇特,谈论在一般人之上。叔说“此馆所用的人都已逃走。”指着两个穿黑衣人说:“这都是我家的昆仑,一个叫道,一个叫知远,暂且来侍奉你。” 敬立于是在灯烛下,细看那仆,黑衫下都穿着紫白衣服,面上都有昆仑,再加上用白字印面上很分明,确实是刘俶家的人。让看厨房,有几个女仆陈设食具,很忙,确实没有其他的人。过了很久,筵席摆上,食物美。敬立和刘俶一起进餐,很饱。仆人等也都如此,才睡觉。敬立问俶道:“由于加倍兼程,马累得很瘦,能另外借一匹马吗?”回答说:“小事罢了。”到了四更天,敬立命令整理车马准备出发。刘俶又准备了饭菜,也象那种方法。刘俶安排知远,取西槽的马,送大使到前边的驿馆,并让道备好东槽的马,亲自送大使上路。一会儿马到,敬立骑西槽的马而行。刘俶也跟着走。走了二里地,刘俶就执手告别返回,和平常的馆官不同。分别后走了几里,敬立感觉所借的马,有人粪的秽气,一会儿渐渐味大,于是换自己的马骑。走了四五里,东方像要亮了,前边驿馆正好有官吏迎拜。敬立吃惊的说:“我才出驿馆呀。”说:“前馆没有人,大使凭什么住宿?”大惊。到问所送的马匹,全都不见了,那所驮的辎重,已退回百余步放到路边。到了前馆,馆吏说:“从前有原做凤州河池县尉的刘少府的殡宫,在那驿馆的后园,早已废毁。”敬立回去验证它,废馆再无什么东西,只是墙后有个古殡宫,东厂前有个搭鞍的木马,西侧中有个高脚木马,门前有废土堡两座,殡宫前有殉葬品数人。敬立渐渐感觉嗓子眼有生食味,一会儿,吐出昨夜所吃的食物,都是腐烂味,象黄衣曲尘的颜色,这是棺材里送给死人的食物,童仆等人都大吐,三日后才复旧。

崔书生

博陵崔书生,往长安永乐里。先有旧业在渭南。贞元中,尝因清明节归渭南,行至昭应北墟垅之间,日已晚,歇马于古道左。比百余步,见一女人,靓粧华服,穿越榛莽,似失路于松柏间。崔闲步劘(明抄本“闲”作“踵”,“劘”作“觑”。)逼渐近,乃以袂掩面,而足趾跌蹶,屡欲仆地。崔使小童逼而觇之,乃二八绝代之姝也。遂令小童诘之曰:“日暮何无俦侣,而怆惶於墟间耶?”默不对。又令一童,将所乘马逐之,更以仆马奉送。美人回顾,意似微纳,崔乃偻而缓逐之,以观其近远耳。美人上马,一仆控之而前。才数百步,忽见女三数人。哆口坌息,踉跄而谓女郎曰:“何处来?数处求之不得。”拥马行十余步,则长年青衣驻立以俟。崔渐近,乃拜谢崔曰:“郎君悯小娘失路,脱骖仆以济之,今日色已暮,邀郎君至庄可矣?”崔曰:“小娘子何忽独步凄惶如此?”青衣曰:“因被酒兴酣至此。”取北行一二里,复到一树林,室屋甚盛,桃李甚芳。又有青衣七八人,迎女郎而入。少顷,一青衣出,传主母命曰:“小外生因避醉,逃席失路,赖遇君子,卹以仆马。不然日暮,或值恶狼狐媚,何所不加。阖室戴佩。且憩,即当奉邀。”青衣数人更出候问,如亲戚之密。顷之,邀崔入宅。既见,乃命食。食毕(毕原作果。据明抄本改。)酒至,从容叙言:“某王氏外生女,丽艳巧,人间无双,欲待君子巾栉,何如?”崔放(“放”原作“逐”,据明抄本改)逸者,因酒拜谢于座侧。俄命生出,实神仙也。一住三日,宴游欢洽,无不酣畅。王氏常呼其姨曰玉姨。玉姨好与崔生长行,爱崔口脂合子。玉姨输,则有玉环相酬。崔输且多,先于长安买得合子六七枚,半已输玉姨,崔亦赢玉指环二枚。忽一日,一家大惊曰:“有贼至。”其妻推崔生于后门出。才出,妻已不见,但自于一穴中。唯见芫花半落,松风晚清,黄萼紫英,草露沾衣而已。其赢玉指环犹在衣带。却省初见美人之路而行,见童仆以锹锸发掘一塞穴,已至榇中,见铭记曰:“原周赵王女玉姨之墓。平生怜重王氏外生,外生先殁,后令与生同葬。棺柩俨然,开榇,中有一合,合内有玉环六七枚。崔比其睹者,略无异矣。又一合,中有口脂合子数枚,乃崔生输者也。崔生问仆人,“但见郎君入柏林,寻觅不得,方寻掘此穴,果不误也。”玉姨呼崔生仆为贼耳。崔生感之,急为掩瘗仍旧矣。(出《博物志》)

博陵姓崔的书生,到长安永乐里。祖先有旧业在渭南。贞元年间,曾经在清明节回渭南,走到昭应北,荒坟之间,天已晚,在古道旁歇马。百余步外,看见一女子,浓妆华服,穿越在芫杂丛生的草木中,好象在松柏间迷失了路。崔漫步前行渐渐走近,那女子用衣袖遮脸。而脚跟不稳要跌倒,多次要倒地。崔让小童走近看她,是个年方二八的绝代美人。于是让小童问她:“天已晚为什么没有伴侣,凄怆惊慌地在荒坟之中行走呢?”默默地不回答。又让另一童,骑马追她,又把仆人和马匹送她使用,美人回头看看,意思是象同意接受。崔就曲背而慢慢地追她,看她到何处去。美人上马,一仆人牵马在前。才走了几百步,忽然看见个女,张口喘息,踉跄而来对女郎说:“从何处来?多处找你找不到。”簇拥着马走了十余步,看见一年长的婢女站立等待。崔渐渐走近,青衣拜谢崔说:“你怜悯小娘子失路,让出马匹和仆人帮助她,现在天色已晚,邀请你到庄上可以吗?”崔曰:“小娘子为什么独自行走凄怆惊慌到如此程度?”青衣说:“因喝酒尽兴过量达到如此地步。”取道向北走了一二里,又到一树林,房屋很美,桃李香气很浓。又有青衣七八个人,迎接女郎进去。片刻,一青衣出来,传女主人命令说:“小外甥女因逃避酒醉,逃离宴席迷失了路,全靠遇着你,周济了仆人和马匹,不这样的话,天晚如果遇上恶狼狐狸,怎么能不遇害。现关在屋里穿戴打扮,你暂且休息,马上邀你进入。”青衣多人连续出来问候,象亲戚那样亲密。一会儿,邀请崔生进屋。进见后,命令上食品,吃完又上酒宴。青衣舒缓地说:“王氏是我的外甥女,姿色艳丽,性情巧,人间无二,想要侍候你,怎么样?”崔生是个豪放的人,靠着酒兴在座侧拜谢。一会儿命外甥女出来,确实是神仙。一住就是三天,饮宴游玩欢乐融洽,无比的畅快。王氏常叫她姨为玉姨。玉姨喜欢与崔生赌长行。喜爱崔生的口脂合子,玉姨输了,就给玉环酬对。崔生输的多,先前在长安买的合子六七个,一半已输给玉姨,崔生也赢了玉环二个。忽然一天,全家大惊说,来贼了,他的妻子推崔生从后门出去。才出去,妻子已经不见了,只是自己在一个洞穴中。只见芫花半落,松间夜晚的清风,黄萼紫英,草上的露水沾湿了衣服罢了。那赢的玉指环还在衣带上。沿着当初见美人的路而去。看见童仆用锹挖掘一个墓穴,已挖到棺材,发现那上面刻记着,后周赵王女玉姨之墓。平生爱怜王氏这个外甥女,外甥女先死,后让与外甥女同葬,棺柩整齐完好。打开棺材,里面有一个合子,合子里有玉环六七个。崔生和他赌赢的比较,没有一点差异。另一合,里面有口脂合子数个,是崔生输的。崔生问仆人,仆人说只见你进入柏林,寻找不着,才追寻挖掘这个墓穴,果然不错。玉姨叫崔生的仆是个贼,崔生感谢她,立刻掩埋如旧。

李 则

贞元初,河南少尹李则卒,未敛,有一朱衣人来,投刺申吊,自称苏郎中。既入,哀恸尤甚。俄顷起,与之相搏。家人子惊走出堂,二人闭门殴击,及暮方息,孝子乃敢入。见二共卧在床 ,长短形状,姿貌须髯衣服,一无差异。於是聚族不能识,遂同棺葬之。(出《独异志》)

贞元年初,河南少尹李则死,未下葬。有一个穿红衣的人来,投上名片进行吊唁。自称是苏郎中。进去后,哀伤恸哭特别厉害。一会儿体起来,与他搏斗。全家人吓跑出屋。二人关门殴打,到晚上才平息。戴孝的儿子才敢进去,见两具体一起躺在床 上,长短形状,姿态容貌 须衣服,没有一点差别。于是聚集全族的人都不能辨别,就同棺埋葬了他们。

陆 凭

吴郡陆凭少有志行,神彩秀澈,笃信谦让。家于湖州长城,性悦山水,一闻奇丽,千里而往,其纵逸未尝宁居。贞元乙丑三月,游永嘉,遘疾而殁。凭素与吴兴沈苌友善,苌梦凭颜色憔悴,曰:“我游至永嘉,苦疾将困。君为知我者,愿托家事。”苌悲之。又叙旧欢,宴语久之。因述文章,话虚无之事,乃谓苌曰:赠君《浮云诗》一篇,以寄其怀。诗曰:‘虚虚复空空,瞬息天地中。假合成此像,吾亦非吾躬,”悲吟数四。临去曰:“凭船已发来,明日午时到此。”执手而去。及觉,所记甚分明,乃书而录之。如期而凭丧船至。苌抚孤而恸,赙助倍礼。词人杨丹为之誌,具旌神感,铭曰:“笃生府君,美秀而文。没而不起,寄音浮云。”(出《通幽记》)

吴郡的陆凭年少就有志向和品行,神彩秀美,忠实谦让,家在湖州长城。天性喜欢山水,一听到有奇丽的景观,不远千里而往,他恣纵豪放未曾安稳住过。贞元乙丑年三月,游览永嘉,得病而死。凭平时与吴兴的沈苌友好。苌梦见凭脸色憔悴,说:“我游览到永嘉,苦于疾病将睡去,你是我的知己,愿把家事托付于你。”苌很悲痛。又叙说过去的欢乐,平静地说了很久,于是谈论文章,说些虚无的事,对苌说:“赠送你浮云诗一篇,用来寄托我的情怀。”诗写道:“虚虚复空空,瞬息天地中。假合成此象,吾亦非吾躬。”悲吟多遍。临去时说:“我的船已开来,明天午时到这里。”招手离去,到醒觉,记忆特别清楚,就写下记录它。按期凭的丧船到。苌抚摸着遗孤而痛哭。加倍拿礼物资助办丧事。词人杨丹为他写墓志,备办表彰让神感知。墓志铭写道:“笃生府君,美秀而文。没而不起,寄音浮云。”

李生

李生者,贞元中,举进士,下第归浔,途次商洛。会汉南节使入觐,为道骑所迫。四顾唯苍山万重,不知所适。时日暮马劣,无仆徒。见荆棘之深,有殡宫在焉,生遂投匿其中。使既过,方将前去,又不知道途之几何,乃叹曰:“吾之寄是,岂非命哉?”于是止于殡宫中,先拜而祝曰:“某家庐山,下第南归,至此为府公前驱所迫,既不得进,又不得退,是以来。魂如有知,愿容一夕之安。”既而闲望,时风月澄霁。虽郊原数里,皆可洞见。又有殡宫,在百步外,仿佛见一人,渐近,乃一女子,妆饰严丽,短不尽尺,至殡宫南,入穴中。生且听之,闻其言曰:“金华夫人奉白崔女郎,今夕风月好,可以肆目,时难再得,愿稍留念。”穴中应曰:“属有贵客,寄吾之舍,吾不忍去,乖一夕之欢,不足甚矣。”其人乃去,归殡宫下。生明日至逆族问之,有知者,是博陵崔氏女也,随父为尉 南,至此而殁,遂藁葬焉。生感之,乃以酒膳致奠而去。(出宣室志)

李生,贞元年间,考举进士,落榜回浔,途经商洛,适逢汉南节使入京会见天子,被道骑所逼迫,四外望去只有苍山万重,不知道应到哪里去。当时天晚马累,没有仆人,只见深深的荆棘,有殡宫在那里。李生于是藏匿在那里,节使已经过去,才向前去。又不知道路途多少,就叹息说:“我就住在这里,难道不是命吗?”于是停止在殡宫中。先拜谢而祷告说:“我家住在庐山,落第向南回家,到这被府公前驱所逼迫,既不能前进,又不能后退,这才来到这里,鬼魂如果有知,希望能容纳一个夜晚的安歇。”接着四下闲看,当时风清月朗,即使郊野几里,都可以看见。另有殡宫,在百步以外,仿佛看见一人,渐渐走近。是一个女子,妆饰端整美丽,身高不足一尺,到殡宫南面,进入墓穴中。李生听之,听到她说:“金华夫人奉告崔女郎,今晚风月美好,可以观望,时机再难得到,希望稍微留作纪念。”穴中应答说:“适值有贵客,住在我的馆舍,我不忍心离去,违背一夕的欢乐,不是特别可惜的。”那人才离去。李生第二天到客舍打听,有了解的,这是博陵崔氏女儿,跟随父亲做 南尉,到这而死,于是埋葬在那里,李生感激她,用酒食祭奠后而离去。

相关评论

×请选择打赏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