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中国古代文学名著 > 太平广记 >

卷第三百二十三 鬼八

【回目录】

卷第三百二十三 鬼八

张隆 吉宕石 富人 给使 甄法崇 谢晦 谢灵运 梁清 徐道饶 东莱陈氏 谢道欣 沈寂之 王 陶继之 朱泰 戴承伯 章授 旋续门生 张道虚

张 隆

宋永初三年,吴郡张隆家,忽有一鬼。云:“汝与我食,当相佑助。”后为作食,因以大刀斫其所食处。便闻数十人哭,哭亦甚悲,云:“死何由得棺?”又闻云:“主人家有破船,甚爱惜,当取为棺。”见取船至,有釜锯声。日既暝,闻呼唤举置船中。隆皆不见,惟闻处分。便见船渐升空,入云宵中。及灭后,复闻如有数十人大笑云:“汝那能杀我也,但向以恶我憎汝,故隐没汝船耳。”隆便回意奉事此鬼,问吉凶及将来之计,语隆曰:“汝可以大瓮著壁角中,我当为觅物也。”十日一倒,有钱及金银铜铁鱼腥之属。(出《幽明录》)

南朝宋代永初三年,吴郡张隆家里忽然来了个鬼,对张隆说:“你给我东西吃,我就保祐你帮助你。”张隆给鬼作好了饭给鬼吃,然后对着鬼在的地方用大刀猛地砍下去,就听见几十个人都哭了起来,而且哭得很悲痛。听见鬼说:“死了上哪儿弄棺材去啊!”又听鬼说:“这家有条破船,主人那家伙挺喜欢,就拿来做棺材吧。”然后就看见鬼把船抬来了,并听见斧子锯子的声音。天黑后,只听得鬼们吵吵嚷嚷地把体放在船里,但张隆却看不见什么,只能听见他们在忙忙活活的干什么。过了一阵,就见那破船渐渐升起在空中,一直钻进云层里了。等到什么都消失以后,又听见好像有几十个人大笑着说:“你能杀得了我吗?刚才是因为你讨厌我,我报复你才故意把你的船弄走了。”张隆就改了主意,开始敬奉这个鬼,并向鬼求问吉凶祸福的事。鬼对张隆说,“你可以在墙角放一个大坛子,我会给你找来东西放进去的。”后来张隆每十天倒一回坛子,里面就会有钱和金银铜铁以及鱼虾等一类东西。

吉宕石

吉未翰从弟名宕石,先作檀道济参军。尝病,因见人著朱衣前来,揖云:“特来相迎。”宕石厚为施设,求免。鬼曰:“感君延接,当为少停。”乃不复见。宕石渐差。后丁艰,还寿,复见鬼曰:“迎使寻至,君便可束妆。”宕石曰:“君前已留怀,复得见愍否?”鬼曰:“前召欲相使役,故停耳。今泰山屈君为主簿,又使随至,不可辞也。”便见车马传教,油戟罗列于前,指示家人,人莫见也。宕石介书呼亲友告别,语笑之中,便奄然而尽。(出《幽明录》)

吉未翰的堂弟叫宕石,给檀道济做参军。有一次生了病,看见一个穿朱衣的人来到面前向他行了礼说:“我是专门来接你去间的。”宕石赶快安排了丰盛的酒饭款待鬼,然后请求鬼免他一死。鬼说:“感谢你对我的盛情接待,我可以给你缓一些日子。”鬼就不见了,宕石的病也好了。后来宕石的老人去世,他回到寿,又看见那个鬼来对他说:“迎接你的专使一会儿就到,你快收拾一下吧。”宕石对鬼说“上次你已经放过了我,现在不能再可怜我一次吗?”鬼说:“上一次是我想召你去替我出点力,所以我可以说了算,就暂时放了你。这次是泰山府君任命你到司当主簿,而且派来接你的专使是跟着我来的,没法再拖延了。”这时只见车马随从排着队伍来到跟前,并告诉宕石不许让家里人看见。宕石就留下书信给家人,呼唤来亲友们告别,谈笑之中就突然死去。

宋元嘉初,富人姓王,于穷渎中作蟹簖。旦往视,见一材头,长二尺许,在簖裂开,蟹出都尽,乃修治簖,出材岸上。明往看之,见材复在簖中,败如前。王又治簖,再往视,所见如初。王疑此材妖异,乃取纳蟹笼中,系担头归,云:“至家当破燃之。”未之家三里,闻中倅动,转顾,见向材头变成一物,人面猴身,一手一足,语王曰:“我性嗜蟹,此实入水破若蟹簖,相负已多,望君见恕。开笼出我,我是山神,当相佑助,使全簖大待蟹。”王曰:“汝犯暴人,前后非一,罪自应死。”此物转顿,请乞放,又频问君姓名为何,王回顾不应答。去家转近,物曰:“既不放我,又不告我姓名,当复何计,但应就死耳。”王至家,炽火焚之,后寂无复异。土俗谓之山魈,云:“知人姓名,则能中伤人,所以勤问,正欲害人自免。”(出《述异记》)

南朝宋代元嘉初年时,有个姓王的富人在小河里插了竹栅栏抓蟹。第二天去看,发现一个二尺来长的木头把栅栏撞开,螃蟹都跑了。王某就修好栅栏,把那块木头扔到河岸上。第二天再去看,见那块木头又跑到竹栅里,栅栏又给撞坏了,就又修好栅栏。再去看时,又是那样。王某就怀疑那块木头是什么妖物,就把木头装进蟹笼里,绑在扁担头上回家,说:“到家我就把你烧掉。”离家还有三里地时,听见蟹笼子里沙沙有声,回头一看,那木头变成了个怪物,人脸猴身子,只有一只手一只脚。怪物对王某说:“我天性愛吃螃蟹,你的栅栏是我弄坏的,实在太对不起你了,希望你能原谅我,把笼子打开放了我吧。我就是山神,你放了我,我能帮助你,让你每次栅栏里都装满螃蟹。”王某说:“你祸害了我,又变来变去的吓唬人,我非整死你不可!”那妖物变得非常悲哀的样子,请求放掉它,并再三问王某的姓名,王某看看它,一直没说出自己的姓名。离家越来越近了,那怪物说:“你既不放我,又不告诉我你的姓名,我还有什么办法呢,只有等死了。”王某到家以后,立刻点起火把那块木头烧了,烧了之后,也没有再发生什么异常的事,原来那个怪物就是民间所说的“山魈”。传说山魈如果知道了人的姓名,就会伤害那个人,所以那怪物再三问王某的姓名,正是想害了他以逃脱自身。

给 使

近世有人得一小给使,频求还家未遂。后日久,此吏在南窗下眠。此人见门中有一妇人,年五六十,肥大,行步艰难。吏眠失复,妇人至床 边,取被以复之。回复出门去,吏转侧衣落,妇人复如初。此人心怪,明问吏:“以何事求归?”吏云:“母病。”次问状貌及年,皆为所见,唯云形瘦不同。又问母何患,答云:“病肿。”而即与吏假,使出。便得家信云:“母丧。”追什所见之肥,乃是其肿状也。(出《幽明录》)

最近有个人雇了个小听差,这小听差几次请假要求回家,主人都没准。过了很久,有一天小听差在南窗下睡觉时,主人看见门外走近一个女人,有五六十岁,特别胖,走路都很困难。小听差睡觉时被子掉了,那女人就来到床 边,把被子给盖好,就出门走了。不一会小听差翻身时衣服又掉了,那女人又进来把衣服给他盖好。主人心里很奇怪,第二天就问听差为什么要请假回家,听差说母亲病了。主人又问他母亲的身材相貌和年龄,回答都和他看见的那个女人相同,只是说他母亲挺瘦,这一点和那女人不同,就又问他母亲得了什么病,回答说得了浮肿病。于是主人就准假让他回家。听差的刚一出门,就有人送来了家信,说他母亲已去世。主人回想他所见的女人正是听差的母亲,她那么胖,则是得了水肿病的原因。

甄法崇

宋甄法崇,永初中,为 陵令,在任严明。其时南平缪士为 安令,卒于官。后一年,崇在厅,忽见一人从门而入,云:“缪士谨通。”法崇知其亡,因问卿貌何故瘦,答云:“我生时所行,善不补恶,罹系苦,复勤剧理墨。”又云:(云原作去,据明抄本改。)“卿县民某甲,负我米千余担,无券书。悍不还。今儿累穷毙,乞为严勑。”法崇曰:“卿可作词。”士云:“向不赍纸,且又不复书矣。”法崇令省事取笔,疏其语,士口授,其言历历。词成,谢而去。法崇以事问缪家,云:“有此。登时摄问,负米者畏怖,依实输还。(出《诸宫旧事》)

宋时永初年间,甄法崇在 陵当县令,为政清正严明。当时南平人缪士是 安县令,死在任上。一年后,有一天甄法崇正在县衙大厅上,忽然看见一个人从门外进来说:“缪士特来拜访。”甄法崇知道缪士已经死了,就问:“你怎么这样消瘦啊?”缪士说:“我活着的时候,所作的好事不如坏事多,受罪罚之苦,又加上不断地抄写,才这样消瘦。” 又说:“贵县属下有个某甲,生前欠我一千多石米,因为没写契约,现在他硬是赖账不还。现在害得我儿子穷得快饿死了,请您严肃处理这件事。”甄法崇说:“你可以写个状子,我给你办。”缪士说:“我没有带纸,而且也不会写字了。”甄法宗就叫手下人取来纸笔,由缪士口授,说得清清楚楚,为他代写了一张状子。写完后,缪士拜谢后走了。甄法崇就查问缪士的家人,家人说确有某甲欠一千石米硬不还的事。于是就把某甲抓来,一审问,某甲十分害怕,立刻如数把米还给了缪士家。

谢 晦

谢晦在荆州,壁角间有一赤鬼,长可三尺,来至其前,手擎铜盘,满中是血。晦得乃纸盘,须臾而没。(出《异苑》)

谢晦在荆州时,看见墙角有一个红色的鬼,有三尺来高。鬼来到他面前,手里拿着个铜盘子,里面满满一盘血。谢晦接过来,铜盘变成了纸盘,不一会儿鬼就不见了。

谢灵运

谢灵运以元嘉五年,忽见谢晦,手提其头,来坐别床 ,血流淋落,不可忍视。又所服貂裘,血淹满箧。及为临川郡,饭中欻有大虫。遂被诛。(出《异苑》)

元嘉五年时,谢灵运忽然看见死去的谢晦手里提着自己的头,进屋坐在另一个床 上,鲜血不停地流,惨不忍睹。后来他又发现自己装貂皮袍子的衣箱里被血浸满了。后来谢灵运当临川郡守时,吃饭时饭里忽然有大虫子。不久他就被杀了。

梁 清

宋文帝世,天水梁清,家在京师新亭。腊月将祀,使婢于爨室造食,忽觉空中有物,操杖打婢。婢走告清,清遂往,见瓯器自运,盛饮斟羹,罗列案上,闻哺啜之声 。清曰:“何不形见?”乃见一人,著平上帻,乌皮裤褶,云:“我京兆人,亡没飘寄,闻卿好士,故来相从。”清便席地共坐,设肴酒。鬼云:“卿有祀事云云。”清图某郡,先以访鬼,鬼云,“所规必谐。”某月某日除出,果然。鬼云:“郡甚优闲,吾愿周旋。”清答:“甚善。”后停舟石头,待之五日,鬼不来。于是引路,达彭城,方见至。同在郡数年,还都,亦相随而返。(出《述异记》)

宋文帝时,天水人梁清,家住京城新亭。腊月祭神前,他让女仆在厨房作上供的饭菜。忽然空中有个东西用棒子打女仆,女仆跑去告诉梁清。梁清到厨房看,只见锅碗餐具自己移动,吃的喝的都盛在碗盘里摆在桌上,并听到吃喝的声音。梁清就说:“何必不现出形来呢?”鬼就现了形,戴着头巾,穿着有褶的黑皮裤子。鬼说:“我是京城人,死后到处游荡。听说你喜欢结 读书人,特地来拜访你。”梁清就和鬼一起坐在地上,摆上酒菜和鬼共饮。鬼说:“我知道你家有祭神的事。”梁清想到某郡活动个官当,就请教鬼。鬼说:“你的谋划一定能成功,某月某日你就会得到郡里的任命。”到了鬼说的那个日子,梁清果然被郡里任命了。鬼说:“此郡很是轻闲自在,我也愿意与你同往。”梁清说很好。后来梁清坐船到石头城,船停着等了五天,鬼没有来。梁清又改走旱路,到了彭城,鬼才来。鬼和梁清一块在郡里待了好几年,后来梁清回到京城,鬼也跟他一同回京了。

徐道饶

徐道饶,以元嘉十年,忽见一鬼,自言是其先人。于时冬日,天气清朗,先积稻屋下,云:“汝明日可曝谷,天方大雨,未有晴时。”饶从其教,鬼亦助辇。后果霖雨。时有见者,形如狝猴。饶就道士请符,悬著窗户。鬼便大笑:“欲以此断我,我自能从狗窦中入。”虽则此语,而不复进。经数日,叹云:“徐叔宝来,吾不宜见之。”后日果至,于是遂绝。(出《异苑》)

元嘉十年,徐道饶忽然看见一个鬼,自称是他家的先辈。当时是冬天,天晴的时候徐家库房里堆积着很多稻子,鬼就对徐道饶说:“明天你可把稻子运到场上晒一晒,天将下雨,后头再没有晴的时候。”但徐道饶听从鬼的指教,把稻子运出来晒上,鬼也帮着他运。日后果然下起了连绵大雨,这鬼有时也现形,像只猴子。徐道绕就去请道士写了一道驱鬼的符挂在窗子上。鬼就大笑说:“你想用符挡住我吗?我从狗洞子也能钻到你家来。”鬼虽然这样说了,但以后再也没进屋。过了几天,听见鬼叹息说:“徐叔宝要来,我可不能看见他。”后两天,徐叔宝果然到家来了,那鬼从此就再也不来了。

东莱陈氏

东莱有一家姓陈,家百余口。朝炊釜不沸,举甑看之,忽有一白头公,从釜中出。便诣师,师云:“此大怪,应灭门。便归大作械,械成,使置门壁下,坚闭门在内。有马骑麾盖来叩门者,慎勿应。”乃归,合手伐得百余械,置门屋下。果有人至,呼不应。主帅大怒,令缘门入。从人窥门内,见大小械百余。出门还说如此,帅大惶惋。语左右云:“教速来。不速来,遂无复一人当去,何以解罪也?从此北行,可八十里,有一百三口,取以当之。”后十日中,此家死亡都尽。此家亦姓陈。(出《搜神记》)

东莱有一家姓陈的,全家一百多口。有天早上作饭,锅怎么烧也不开,揭开锅一看,一个白发老头从锅里跳了出来。陈某就跑去问巫师。巫师说:“这是个大妖怪,你家将遭到灭门之灾。你回去赶快多做一些打仗用的木棒和家伙,做好了就放在大门影壁下,然后把大门好好关严。如果有骑马或乘车带有仪仗的来敲门,千万不要应声开门。”陈某回来后,大家动手砍伐制作了一百多个大棒子,做好后放在屋门下。不久果然有人叫门,叫了半天也没有应。领头的大怒,叫手下人从门上翻过去。这时有个手下人看见堆在门内的大大小小的一百多个棒子,就告诉了头儿。头儿一听又害怕又懊恼,对手下人说:“叫你们快点来你们不快点来。现在一个替死的都抓不回去,我们怎么赎罪呀?从这儿往北走,再走八十里吧,那里有个人家全家有一百零三口,只好去抓他们顶数了。”以后十天以内,八十里外那家人果然都死尽了。那家也姓陈。

谢道欣

会稽郡常有大鬼,长数丈,腰大数十围,高冠玄服。郡将吉凶,先于雷门示忧喜之兆。谢氏一族,忧喜必告。谢弘道未遭母艰数月,鬼晨夕来临。及后将转吏部尚书,拊掌三节舞,自大门至中庭,寻而迁问至。谢道欣遭重艰,至离塘行墓地。往向夜,见离塘有双炬。须臾,火忽入水中,仍舒长数十丈,色白如练。稍稍渐还赤,散成数百炬,追逐车从而行。悉见火中有鬼,甚长大,头如五石罗,其状如大醉者,左右小鬼共扶之。是年孙恩作乱,会稽大小,莫不翼戴。时以为欣之所见,乱之征也。禹会诸侯会稽,防风之鬼也。(出《志怪录》)

会稽郡曾有过一个大鬼,好几丈高,有好几十抱粗,戴着高帽子,穿着黑色衣服。郡里将要有什么吉凶福祸,这鬼会先在雷门上给作出预兆。谢弘道的母亲死前几个月时,那鬼就早晚都来。后来他快提升当吏部尚书时,那鬼就又拍手又跳舞,从大门到院里来回地蹦。不久升迁喜讯便到了。谢道欣的父母双亡,到离塘的墓地送葬时,天将要赤,见离塘里有两只火把。不一会儿,两只火把进了水中,火越伸越长,有好几十丈,起初火色像白绸,后来又变成红色,后来又散开变成了几百个火把跟着送葬的车队走。在火光中可以看见一个很高大的鬼,像喝醉了似的,头有能装五石米的大罗筐那么大,大鬼的两旁有小鬼们搀扶着。这一年孙恩造反,会稽的人都受到株连。所以当时的人都认为谢道欣看见的那些情景,就是天下大乱前的预兆。古时大禹在会稽召集诸侯,就是为了抵御风鬼。

沈寂之

吴兴沈寂之,以元嘉中,忽有鬼于空中语笑。或歌或哭,至夜偏盛。寂之有灵车,鬼共牵走,车为坏。寂之有长刀,乃以置瓮中,有大镜,亦摄以纳器中。(出《异苑》)

元嘉年间,吴兴人沈寂之有一天忽然听见鬼在空中说笑,有时又唱歌号哭,到夜晚闹得更厉害了。沈寂之有台灵车,被鬼们推着拉走,把车都搞坏了。沈寂之有把长刀,鬼拿来塞进大坛子里。沈寂之还有个大镜子,也让鬼收起来装在这个家什里了。

宋王 者,长安人也。叔死数载,元嘉二十三年,忽形见还家。责 以修谨有缺,家事不理,罚 五杖。傍人及邻里,并闻其语及杖声,又见杖瘢,而不见其形。唯 独得亲接。叔谓 曰:“吾不应死,神道须吾算诸鬼录。今大从吏兵,恐惊损乡里,故不将进耳。” 亦大见众鬼纷闹于村外。俄而辞去曰:“吾来年七月七日,当复暂还。欲将汝行,游历幽途,使知罪福之报也。不须费设,若意不已,止可茶食耳。”至期果还,语 家人云:“吾今将 游观,观毕当还,不足忧也。” 即顿卧床 上,泯然如尽。叔于是将 遍观群山,备观鬼怪。末至嵩高山,诸鬼道 ,并有馔设,其品味不异世中,唯姜甚脆美。 怀之将还,左右人笑云:“止可此食,不得将远也。” 又见一处,屋宇华旷,帐筵美,有二少僧居焉。 造之,二僧为设杂果槟榔等, 游历久之,备见罪福苦乐之报,及辞归,叔谓曰:“汝即已知善之当修,返家寻白足阿练。此人戒行高,可师事也。”长安道人足白,故时人谓为白足阿练也。甚为魏虏所敬,虏王事为师。 即奉此训,遂与嵩山上年少僧者游学。众中忽见二僧, 大惊,与叙乖阔,问何时来此。二僧云:“贫道本住此寺,往日不意与君相识。” 复说嵩高之遇,众僧云:“君谬耳,岂有此耶?”至明日,二僧不辞而去。 乃具告诸沙门,叙说往日嵩山所见,众咸惊怪。即追求二僧,不知所在。

宋代有个叫王 的人,是长安人。他的叔叔死了好几年后,突然在元嘉二十三年现形回家,责备王 行为不检点,不好好管理家中的事,应该罚打五棍子。旁边的邻人和亲戚立刻就听到打棍子声和王 叔叔的说话声,又看见王 身上被杖打后的印迹,但看不见叔叔本人,只有王 才能看得见。叔叔对王胡说:“我本来不该去世,是由于间需要我清查鬼们的行为记录。我这次来带了不少司的官员和随众,怕他们惊动乡亲们,所以没让他们进来。”王 也真看见村外有不少鬼在吵吵闹闹地。叔叔呆了一会儿就走了,临走时说:“我明年七月七日还回来一趟。那时我打算领你一起走,让你游一游曹地府,好知道罪福和因果报应的事。到时候你也不用拿更多的东西供祀我。如果你觉得过意不去,只须供一点饭食茶水就可以了。”第二年七月初七,王 的叔叔果然又回来了。叔叔对家里人说:“我现在要带王间看一看,看完就让他回来,你们不必担心。”只见王 安然倒在床 上,就像死了一样无声无息。叔叔就领着王 游遍了曹地府的山,看了所有的鬼怪,最后来到嵩高山,鬼怪们都来和王 谈,并摆下吃食招待王 。王 吃那些东西和人间的食品没有什么不同,只有姜吃起来又脆又香,王 就揣了几块姜打算带回人世。鬼怪们笑着:“只能在这儿吃,不能带远啊。”王 又来到一个地方,见房舍高大威严,陈设十分美,里面住着两个年轻的和尚,王 就拜访了他们。两个和尚为王 拿来些水果和槟榔请他吃。王间游历了很久,把罪福苦乐因果报应的事都看全了。临回间前,叔叔对他说:“你现在既然知道在人世应该积德行善,那你回去后就找白足阿练,这个人修行的境界很高,你可以拜他为师。长安道人足白,所以当时人叫他‘白足阿练’,魏国那些敌人们很敬重他,连魏王都拜他为师哩。”王 记住了叔叔的教导,回来后,就和嵩山上的年轻和尚一起学习 。有一天,忽然在和尚群里看见了在间认识的那两个和尚,王 大吃一惊,连忙上前问候,向他们诉说离别后的思念之情,问他们什么时候到间的嵩山来的。两个和尚说:“我们本来就是这个寺里的,过去我们从来没见过你呀!”王 就说起在嵩高山上相识的事,旁边的和尚都说:“你弄错了吧,哪有这种怪事?”第二天,那两个和尚却不辞而别了。王 就把他游历间遇见两位和尚的事告诉了众僧,大家又吃惊又奇怪,就去找那两个和尚,但那儿也没找到。

陶继之

陶继之,元嘉末为秣陵令,尝枉杀乐伎。夜梦伎来云:“昔枉见杀,诉天得理,今故取君。”遂跳入陶口,仍落腹中。须臾复出,乃相谓曰:“今直取陶秣陵,亦无所用,更议上丹耳。”言讫并没。陶未几而卒,王丹果亡。(出《述异记》)

元嘉末年,陶继之当秣陵令时,错杀了一个乐队的乐工。夜里陶继之梦见乐工来对他说:“你错杀了我,我告到司,司已经受理我的冤案,现在我就来抓你去。”说罢就跳进陶继之的嘴里,又落进他肚子里,不一会又钻出来了说,“我今天直接把你抓去也没什么用,我还待找王丹一块算帐。”说完就不见了。陶继之不久就死了,王丹果然也死了。

朱 泰

朱泰家在 陵。宋元徽中,病亡未殡,忽形见,还坐侧,慰勉其母,众皆见之,指挥送终之具,务从俭约,谓母曰:“家比贫,泰又亡殁。永违侍养,殡殓何可广费?”(出《述异记》)

朱泰家在 陵。宋元徽年间,朱泰病死,还没有入殓时,他的鬼魂突然出现,就坐在他的体旁,劝慰他的母亲,并告诉料理丧事的人,一切用品都要节俭,这情形当时在场的人都看见了。朱泰的鬼魂还对母亲说:“咱家这么穷,我又死了,永远也不能侍奉赡养你老人家,丧事怎么可以多化钱呢?”

戴承伯

宋戴承伯,元徽中,买荆州治下枇杷寺,其额乃悮东空地为宅。日暮,忽闻恚骂之声 。起视,有人形状可怪,承伯问之,答曰:“我姓龚,本居此宅。君为何强夺?”承伯曰:“戴瑾卖地,不应见咎。”鬼曰:“利身妨物,何预瑾乎?不速去,当令君知。”言讫而没,承伯性刚,不为之动。旬日,暴疾卒。(出《诸宫旧事》)

宋代元徵年间,戴承伯买下荆州的枇杷寺。由于买价牵涉,在寺东空地建了住屯,天黑时,忽然听见有谩骂的声音。起来看,见一个形状奇怪的人。戴承伯问他,他说:“我姓龚,本来住在这里。你为什么强夺我的住宅?”承伯说:“是戴瑾卖的地,你不应该责备我。”鬼说:“你利己而妨害别人和戴瑾有什么关系,不快快搬走,我让你知道厉害!”承伯为人刚强,没理那一套,十多天后,就得了暴病死去。

章 授

郡史章授,使到吴郡,经毗陵。有一人,年三十余,黄色单衣,从授寄载笥。行数日,略不食,所过乡甲,辄周旋。里中即闻有呼魄者,良久还船。授疑之,伺行后,发其笥,有文书数卷,皆是吴郡诸人名。又有针数百枚,去或将一管。后还,得升余酒,数片脯,谓授曰:“君知我是鬼也,附载相烦,求得少酒,相与别。所以多持针者,当病者,以针针其神焉。今所至皆此郡人,丹别有使往。今年多病,君勿至病者家。”授从乞药,答言:“我但能行病杀人,不主药治病也。”元嘉末,有长安僧什昙爽,来游 南,具说如此也。(出《法苑珠林》)

郡有个官员章授,奉派到吴郡出差。经过毗陵时,有一个三十多岁的人,请求往章授的船上寄存一个箱子。这人和章授一块走了好几天,却不吃东西。所经过的村镇,那人都要去转一转。然后就会听见村镇里传出来哭丧招魂声。过了很久那人才回到船上来。章授起了疑心,就趁那人走后偷偷打开他的箱子,见里面有几卷文书。上面都是吴郡的一些人名。箱子里还有几百根针。每次那人上村镇里去时都拿一管针。有一次他回来,拿了一些酒几片肉。对章授说:“麻烦你为我寄存了箱子,我要来了一点酒,来和你告别。我每次拿一些针走,都是去找那些应该得病的人,用针扎他们的魂灵。现在我去找的都是本郡人,丹郡另外有人去。今年得病的多,你千万别到病人家。”章授向他求药,他说:“我只能传病杀人,不会治病救人。”元嘉末年,有个法名叫什昙爽的长安和尚到 南游历,说这件事说得很详细。

施续门生

吴兴施续,有门生,常秉无鬼论。忽有一单衣白袷客,与共语,遂及鬼神。移日,客辞屈,乃曰:“君辞巧,理不足。仆即是鬼,何以云无?”问鬼何以来,答曰:“受使来取君,期尽明日食时。”门生请乞酸苦,鬼问:“有人似君者否?”云:“施续帐下都督,与仆相似。”便与俱往。与都督对坐,鬼手中出一铁凿,可尺余,安著都督头,便举椎打之。都(都原作声,据明抄本改。)督云:“头觉微痛。”向来转剧,食顷便亡。(出《搜神记》)

吴兴的施续有个门生,常常坚持无鬼论。有一天,忽然来了个穿单白袍子的人和他谈话,谈了一天,白袍人说不过门生了,就说:“你很能说,但道理不能服我。我就是个鬼,你怎么说没有鬼呢?”门生问鬼来作什么,鬼说:“我奉命来抓你,明天吃饭的时候就是你的死期。”门生就苦苦哀求别抓他,鬼就问:“有没有和你相似的人呢?”门生说:“施续帐下的都督和我相似。”鬼就和门生一同到都督那儿去,和都督对而坐下。鬼拿出一个铁凿子,有一尺多长,对准都督的头,就举起铁锤打凿子。都督说:“我怎么头有点痛呢?”不一会儿头就疼得十分厉害,一顿饭工夫就死去了。

张道虚

吴郡张道虚、张顺,知名士也,居在阊门。遭母丧中,买新宅。日暮,闻人扣门云:“君是佳人,何为危人自安也?”答云:“仆自买宅,得君棺器,为市甓作冢相移,有何负?”鬼曰:“移身著吴将军冢,吾是小人,日夜斗,不可堪忍。不信,君可随我视之。”于是二张恍惚,便至阊门外。二张听之,但闻冢中淘淘打拍。鬼便语云:“当令君知。”少时兄弟俱亡。(出《神鬼录》)吴郡的张道虚、张顺,是知名的学士,住在阊门。母亲去世后,买了新府宅。一天晚上,听见有人敲门说:“你们是有教养的名人,怎么干出这种利己害人的事呢?”回答说:“我们买下这住宅时,发现了你的棺木,我为你买了砖把坟迁移了,有什么对不起你的呢?”鬼说:“你们把我移到吴将军的坟地,我是个小小老百姓,他们日夜争斗,我实在受不了。不信,你们可以跟我去看看。”于是张道虚、张顺两人恍恍惚惚地就到了吴将军坟地,一听,果然坟墓里传出辟辟啪啪的格斗声。鬼说:“我让你们知道我的厉害。”不久,二张兄弟就都死了。

相关评论

×请选择打赏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