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中国古代文学名著 > 太平广记 >

卷第二百五十六 嘲诮四

【回目录】

卷第二百五十六 嘲诮四

卢迈 柳宗元 陆畅 平曾 僧灵彻 苏芸 李寰 王璠 韦蟾 封抱一 崔涯 李宣古杜牧 陆岩梦 李远 李德裕 薛昭纬 崔慎猷 郑薰 唐五经 青龙寺客 罗隐

卢 迈

唐宰相卢迈不食盐醋,同列问曰:“足下不食盐醋,何堪?”迈笑而答曰:“足下终日食盐醋,又何堪矣?”(出《国史补》)

唐朝时,有位宰相卢迈不吃盐和醋,同僚们问他:“你不吃盐醋,怎么能忍受得了?”卢迈笑而回答道:“你终日吃盐醋,又怎能受得了呢?”

柳宗元

唐柳宗元与刘禹锡,同年及第,题名于慈恩塔,谈元茂秉笔。时不欲名字著(著原作者,据明抄本改)彰,曰:“押缝版子上者,率多不达,或即不久物故。”柳起草,暗斟酌之,张复已下,马征、 文佐名,尽著版子矣。题名皆以姓望,而辛南容,人莫知之。元茂搁笔曰:“请辛先辈言其族望。”辛君适在他处,柳曰:“东海人。”元茂曰:“争得知?”柳曰:“东海之大,无所不容。”俄而辛至,人问其望,曰:“渤海。”众大笑。慈恩题名,起自张莒,本于寺中闲游,而题其同年。人因为故事。(出《嘉话录》)

唐朝时,柳宗元和刘禹锡同一年考中进士,题名于慈恩塔上,是由谈元茂执笔书写的。当时都不打算把自己的名字写在最显著的地方,而写在押缝的板子上,很不显眼,游人一般也看不见,或者用不多久板子也便损坏。当时柳宗元草拟名单,他暗暗斟酌着,张复的名字下,应该是马征、 文佐等,这全是在显著位置。题名是以姓氏家族的名望为排列顺序,到了辛南容,人们都不知道此人是谁,谈元茂便搁笔问道:“请辛先生谈谈你家族的名望。”辛南容此时恰在别处,柳宗元道:“他是东海人。”谈元茂问:“你怎么知道?”柳宗元道:“东海之大,无所不容。”即刻辛南容到来,人们问他的族望,他说:“我是渤海人。”众人大笑。慈恩塔题名一事,起于张莒,那天,他们同科中试的人本来是一起到寺中闲游的,后来他便在塔上题写上中选人的名字,自此,人们便以此为先例延续下来。

陆 畅

唐陆畅,云公出降都尉刘氏,朝士举为傧相。内人以陆吴音。才思敏捷,凡所调戏,应对如流。复以诗嘲之,陆亦酬和。六宫大喜。凡十余篇。嫔娥皆讽诵之。例外,别赐宫锦十段,楞伽瓶唾盂,以赏之。内人诗云:“十二层楼倚碧空,凤鸾相对立梧桐。双成走报监门卫,莫使吴歈入汉宫。”或为内学宋若兰、若昭姊妹所作。陆酬曰:“粉面仙郎选圣朝,偶逢秦女学吹箫。须教翡翠闻王母,不奈乌鸢噪鹊桥。”(出《云溪友议》)

唐朝人陆畅,云公主嫁给都尉刘氏时,朝官们举荐他为仪式的赞礼人。宫女们因为觉得陆畅操吴音,才思敏捷,都愿跟他开玩笑,他都应对如流。再以诗嘲讽他,陆畅也以讽刺诗酬和,六宫大为欢喜。他所写的十几首诗,嫔娥们都能背诵。作为破例,宫中人分别赏与他宫锦十块,楞伽瓶痰盂一个,以表示对他的赞扬。宫娥中有人写诗道:“十二层楼倚碧空,凤鸾相对立梧桐。双成走报监门卫,莫使吴歈(吴地的歌曲)入汉宫。”有人说这是宫中才女宋若兰、宋若昭所作。陆畅和诗道:“粉面仙郎(仙女)选圣朝,偶逢秦女学吹箫(意为想结婚,出自秦穆公女弄玉喜好吹箫之典故)。须教翡翠(鸟名)闻王母,不奈乌鸢噪鹊桥。”

平 曾

唐平曾恃才傲物,多犯讳忌。仆射薛平出镇浙西,投谒,礼遇稍薄。乃留诗以讽曰:“梯山航海几崎岖,来谒金陵薛大夫。髭发竖时趋剑戟,衣冠俨处拜冰壶。诚知两轴非珠玉,深愧三缣卹旅途。今日楚 风正好,不须回首望句吴。”薛闻之,遣吏追还,縻留数日。又献《絷白马》诗曰:“白马披鬃练一 ,今朝被绊欲行难。雪中放出空寻迹,月下牵来只见鞍。向北长鸣天外远,临风斜鞚耳边寒。自知毛骨还应异,更请孙仔细看。”薛睹诗曰:“若不留绊行轩,那得观其毛骨。”遂殊礼待之。后游蜀,谒少师李固言。时幕客皆名士,曾每与诸客评论,言笑弥日,侍于李侧。轻忽无所畏,遂献《雪山赋》云:“雪山虽兹洁白之状,叠嶂攒峰,夏日清寒,而无草木华茂,为人采掇。”以李罕作文章,发于专经也。李览赋,命推出。不逾旬,贡《鱼候鮧鱼赋》,言“此鱼触物而怒,翻身上波,为鸱鸢所获,奈鲂鱮何?”李览赋笑曰:“昔赵元淑之狂简,袁彦伯之机捷,无以过焉。”然爱其文彩。投贽者无出于曾,虽有忤,不至深罪。又作《潼关赋》,刺中朝,“此关倚太华,瞰黄河。虽来往攸同,而叹有异也。”(出《云溪友议》)

唐朝人平曾,依仗自己有才能而目空一切,因而常常犯忌讳。当时仆射(官名,相当于宰相)薛平被派出去镇守浙西,平曾前往拜见,因礼遇稍稍薄了些,便留下一首诗讽刺道:“攀过大山渡过大海道路有多崎岖啊,我是怀着真诚的心来到金陵拜见薛大夫的,当我来拜你的时候,你的怒发几乎象剑戟,你的衣帽极整齐,俨如冰壶。我知道自己带来的两轴字画不值钱,也深愧还有一点东西,只因担忧旅途的花费而未留下。今日楚 风顺正好扬帆,那里已没有什么可逗留也不必回头去望了。”薛平听说此事之后,立刻派人去把他追回。挽留数日,又赠一首《絷白马》诗。“白马的披鬃象一 洁白的素练,今天要绊留你,想要走是很难的。这匹白马如果是在雪天把它放出,你是别想找到的,如果是在月夜,也只能看到它的鞍子。这马一声长鸣便会向北一泻千里,跑起来会使你感到寒风刺耳的。我自知待你应与众不同,那就再请你仔细看看了。”薛平看着诗对平曾道:“如果不是把你留下来,哪里能一睹你的风骨啊。”于是以厚礼相待他。后来平曾又到蜀地游历,去拜见了少师李固言。当时李固言门下的幕客都是名流,平曾常常与他纵谈论辩,谈笑终日,陪伴于李固言左右,随随便便毫无畏惧,因而写了一篇《雪山赋》献上,赋中写道:“雪山虽生得洁白之状,重峦叠嶂,夏天很清凉,可是没有繁茂的花草供人采取。”李固言很少写文章。起初是研究儒学的。他看过这篇赋之后,命人将平曾赶出去。没过十天,又献来一篇《鱼候鮧鱼赋》,说这鱼触动到东西而大怒,摇身游上海面,结果被鹞鹰捉获,这你能把鲂鱮怎么样呢?李固言看过后笑道:“过去象赵元淑那么样的狂傲,袁彦伯那么样的机敏,也没有超过他啊。”但是他很爱惜他的文彩,前来投靠拜谒的还没有超过他的,虽然他多有冒犯,但并未很深地怪罪他,后来平曾又写过一篇潼关赋,是来指责他的:“潼关上倚太华山,下可俯瞰黄河。虽都是从这里过往,可相待还是各有不同的。”

僧灵彻

西帅韦丹,与东林僧灵彻,忘形之契,篇什唱和,月四五焉。序曰:“彻公近以匡庐七咏见寄,及吟咏之,皆丽绝于文圃也(即莲花峰、石镜、虎跑泉、聪明水、白鹿洞、铁虹桥、康王庙,为七咏)。此七咏(咏字原空缺。据明抄本补)者,俾予益发归欤之兴。且芳时胜侣上游,于三二道人,必当攀跻千仞之峰,观九 之水。(水字原空缺,据明抄本补)是时也,飘然而去,不希京口之顾;默然而游,不假东门而送。天地为一朝,万物任陶铸。夫二林翼翼,松径幽邃,则何必措足于丹霄,驰心于太古矣。偶为《思归绝句》诗一首,以寄上人,法友幸先达其深趣矣。”诗云:“王事纷纷无暇日,浮生冉冉只如云。已为平子归休计,五老岩前必共闻。”彻酬曰:“年老身闲无外事,麻衣草座亦容身。相逢尽道休官去,林下何曾见一人。”(出《云溪友议》)

唐朝的 西帅韦丹,与东林的和尚灵彻有着极深厚的友情,经常以诗唱和,每月都有四五次。韦丹在一篇诗评中写道:“彻公近日把他们匡庐七咏寄于我,吟咏之后,深感其秀丽多彩,是文苑中从未见过的。读过这七咏,使我更加产生回归之意。当芳草争春之时,与朋友一起上庐山,再邀上三两个道人,一定会攀登上那高耸的峰颠,观赏那烟波浩渺的九 水。这时候,再飘然而去,不愿多看一眼京口,只是默默地游赏,也不想穿东门而让人相送,天地为一统,万物任逍遥。两侧的树枝掩映,松林间的小路深幽,这还何必再踏足于天上,心驰于太古呢?偶有所得,写“思归”绝句一首,寄于友人,法友将有幸提早知道它的深妙意趣。诗写道:“官场中杂事纷纭,没有一个闲暇的日子,象浮游的生物一样随着水流慢慢地飘动,又象是飘浮的云彩。已经打算好了要退休回去当平民的计划,等我到了庐山的五老峰前你就会听说的。”僧灵彻酬答道:“年老无事自然天天闲着,旧衣草座也生活得很好。每次相见都讲要卸职休官的事,可是至今也没在山野的树林下见到你。”

苏 芸

岭表多假吏,而里巷目为使君,而贫窭徒行者甚众。元和中,进士苏芸南地淹游,尝有诗云:“郭里多榕树,街中足使君。”

岭南之地有很多伪装的假官,百姓们都把他们看做了真使官,因为那地方贫困的行人到处都有。唐元和年间,进士苏芸到岭南去游历好长一段时间,他的诗中曾写道:“城里有很多的榕树,街中有很多的使官。”

李 寰

唐李寰镇晋州,表兄武恭性诞妄。又称好道,及蓄古物,遇寰生日。无饷遗,乃箱擎一故皂袄与寰,云:“此是李令公收复京师时所服,愿尚书功业,一似西平。”寰谢之。后闻知恭生日,箱擎一破弊幞头饷恭曰:“知兄深慕高真,求得一洪崖先生初得仙时幞头,愿兄得道如洪崖。”宾僚无不大笑。(出《因话录》)

唐朝时李寰镇守晋州。他的表兄武恭性情很怪诞,自称喜好道教,愿意收藏古物。遇到李寰过生日,他没礼物相送,便用箱子端着一件破旧的黑棉袄送给李寰,说:“这是李令公当年收复京城时穿过的,我送与你,是希望你的功业象当年平息战乱一样显赫。”李寰对他表示感谢。后来李寰也听说了武恭的生日,便用箱子端了一条破头巾送给他,说:“知道兄长深深仰慕高真,因而求得一条洪崖先生当初成仙得道时用的头巾,希望兄长能象洪崖一样成仙得道。”宾客们无不大笑。

王 璠

唐王璠,自河南尹拜右丞。除书才到,少尹侯继有宴,以书邀之。王判书后云:“新命虽闻,旧衔尚在。遽为招命。堪入笑林。”中京(《玉泉子》中京作“洛中”)以为语柄。故事:少尹与大尹,游宴礼隔,虽除官,亦须候止敕也。(出《因话录》)

唐朝时王璠由河南尹迁授尚书省右丞,任命书刚到,少尹侯继便要设宴请客,他写了一封书信邀请王璠。王璠看过信道:“新任命的事仅是刚刚听说,原来的官衔还在么,送信的只是打个招呼,真可以载入笑林了。”京城的人都把此事当做话柄。按当时惯例,小尹和大尹,在一般交往的宴席上,必须以礼相隔,即使拜了新官,也要等接到敕令才可同席。”

韦 蟾

韦蟾左丞至长乐驿,见李玚给事题名,走笔书其侧曰:“渭水秦山照眼明,希仁何事寡诗情。只因学得虞姬婿,书字才能记姓名。”(出《摭言》)

左丞韦蟾来到长乐驿,看到那里有给事李玚的题名,便提笔在旁边题一首诗:“渭水秦山这样明媚秀丽的河山展现在你的眼前,可你为什么这样缺少诗情画意。可见你是学得了只为沽名钓誉的楚霸王,所以写字才只是写自己的姓名。”

封抱一

唐封抱一任栎尉,有客过之。既短,又患眼及鼻塞。抱一用《千字文》语作嘲之。诗曰:“面作天地玄,鼻有雁门紫,既无左达承,何劳罔谈彼。”(出《启颜录》)

唐朝时,封抱一任栎县尉。有个客人来拜访他,那人个子很矮,又患有眼疾,鼻子也不通气。他使用《千字文》语讽刺那个人,其中有诗写道:“脸面和天地一般难连接,鼻子象雁门一样难通信息,既是没有可接达承接的,还好说什么呢?”

崔 涯

唐崔涯,吴楚狂士也,与张祜齐名。每题诗于倡肆,无不诵之于衢路。誉之则车马继来,毁之则杯盘失措。尝嘲一妓曰:“虽得苏方木,犹贪玳瑁皮。怀胎十个月,生下昆仑儿。”又“布袍披袄火烧毡,纸补箜篌麻接弦。更着一双皮屐子,纥梯纥榻出门前。”又嘲李端端:黄昏不语不知行,鼻似烟窗耳似铛。独把象牙梳插鬓,昆仑山上月初生。”端端得诗,忧心如病。使院饮回。遥见二子,蹑屐而行,乃道傍再拜,兢惕曰:“端端只候三郎六郎,伏望哀之。”乃重赠一绝句以饰之云:“觅得黄骝鞁绣鞍,善和坊里取端端。扬州近日浑成差,一朵能行白牡丹。”于是豪富之士,复臻其门。或戏之曰:“李家娘子,才出墨池,便登雪岭,何为一日黑白不均?”红楼以为倡乐,无不畏其嘲谑也。祜、涯久在维扬,天下晏清,篇词纵逸,贵达钦惮,呼吸风生。(出《云溪友议》)

唐代的崔涯,是吴楚之地的狂人,与张祜齐名。常常题诗于妓院,每一首诗写成之后,无不在大街上传诵的。受到人们称赞时,便乘上车马欢奔而去;遭到人们批评时,就会发火而弄得杯盘狼藉。曾嘲弄一个妓女说:“虽然得到了苏方木,还贪图玳瑁皮。怀胎十个月,生下个昆仑儿。”又讽刺道:“穿着布袍披着小袄铺着红毡,用的是用纸补过用麻绳接弦的箜篌(乐器),脚登一双皮拖鞋,咯噔咯噔地走出门来。”又嘲弄李端端道:“晚上不喊叫不会走路,鼻子象个烟筒耳朵象两个铃铛。唯独你把一只象牙梳子插于鬓角,真好象昆仑山里刚生出的月亮。”李端端得到这首诗后,心中忧郁得象得了病一样。有一次她到妓院外边饮酒回来,很远看见有两个男人过来,她便蹑手蹑脚地走起路来,并在道旁一拜再拜,小心谨慎地说道:“端端在这里恭候二位了,希望能可怜同情她。于是崔涯又赠与她一首绝句,对她夸饰一番:’如果你是一只好马想要找到好鞍,那就请到善和坊里去找端端。扬州城里近来的浑家都很差劲,只有一朵可人,她简直就是一朵白牡丹。”于是那些富豪阔少又重新找上门来。有人戏言道:“李家娘子,才出墨池,便又登上雪岭,为什么一天之内如此黑白不均啊?”红楼都是经营娼乐的,没有一家不怕崔涯题诗嘲谑的。张祜、崔涯久住扬州,当时天下太平,诗篇写得恣纵放荡,那些显达富豪都很钦服惧怕他们,他们要喘口气都觉得象是要刮大风。

李宣古

唐澧州宴,酒乣崔云娘形貌瘦瘠,每戏调,举罚众宾,兼恃歌声,自以为郢人之妙。李宣古当筵一咏,遂至箝口。诗曰:“何事最堪悲,云娘只首奇。瘦拳抛令急,长嘴出歌迟。只见肩侵鬓,唯忧骨透皮。不须当户立,头上有钟馗。”(出《云溪友议》)

唐代时,澧州这个地方的人常有聚宴。有一个酒家的女招待崔云娘本来长得瘦骨露相,可每次戏闹,总要罚大家都得喝酒,加上她会唱歌,自以为是澧州这地方最美妙的人了。有一回李宣古在宴席上咏诗一首,竟使她当场张口结舌。诗咏道:“什么事最可悲?云娘的脑袋就够奇的了。瘦的拳头猜酒令的时候出拳倒挺快,长长的大嘴一唱曲却很迟缓。只见她脑袋下陷,两肩都快挨着耳鬓了,更担心她的骨头会透过肉皮。用不着她站在屋子中间,她那钟馗一样的尊容就足以把人吓跑了。”

杜 牧

唐杜牧罢宣州幕,经陕,有酒乣,肥硕而词詟,牧赠诗云:“盘古当时有远孙,尚令今日逞家门。一车白土将泥项,十幅红旗补破裩。尾官寺里逢行迹,华岳山前见掌痕。不须啼哭愁难嫁,待与将书问岳(明抄本问岳作报乐。云溪友议同。)神。”(出《云溪友议》)

唐朝的杜牧辞去宣州幕职,路经陕西时,在酒店里看见一个女招待胖而又害怕讲话,他便赠诗道:“当年的盘古有后人,让她在今天还要显示其家门。她把一车白土都涂抹在脖子上,把十幅红色旗布补在破裤子上。尾官寺里能遇到她的行迹,华岳山前可以见到她的双掌。不必哭哭啼啼地发愁嫁不出去,只要你写封信问问山神就行了。”

陆岩梦

唐陆岩梦,桂州筵上赠 子女诗云:“自道风流 不可攀,那堪蹙额更颓颜。眼睛深却湘 水,鼻孔高于华岳山。舞态固难居掌上,歌声应不绕梁间,孟死后欲千载,犹有佳人觅往还。”(出《云溪友议》)

唐代人陆岩梦,在桂州的一次宴席上曾赠送一个 人的女儿一首诗,那诗写道:“自叹谈不上什么风流 ,又哪里忍受得了她皱额时显露出更加衰败的容颜?眼睛如湘 一样深陷下去,鼻子比华岳山还要高。舞态的笨重固然很难登于手掌,而那沙哑的歌声就更不能在屋子里环绕了。孟死去快有上千年了,至今还有人在追寻着,梦想重现她的艺术风采。”

李 远

唐进士曹唐《游仙诗》,才情缥缈,岳守李远每吟其诗而思其人。一日,曹往谒之,李倒屣而迎。曹仪质充伟,李戏之曰:“昔者未见标仪,将谓可乘鸾鹤。此际拜见,安知壮水牛亦恐不胜其载!”时人闻而笑之。世谓浑诗远赋,不如不作。非言其无才藻,鄙其无教化也。(出《北梦琐言》)

唐朝的进士曹唐《游仙诗》写得意味深远。岳太守李远每每吟他的诗时,便思念起他这个人。有一天,曹唐去拜见他,李远竟倒穿着鞋去迎接他。曹唐的体貌很魁伟,李远便戏弄他道:“以前未见到你,不知你有如此标致的仪态,还以为你可以乘凤凰或黄鹤而来,此时相见,怎知用一头壮水牛恐怕也难以驮动。”当时人们听说这件事后都笑了。世人都说许浑的诗李远赋不如不写了,倒不是说他没有才华,而是鄙视他没有修养。

李德裕

唐卫公李德裕,武宗朝为相,势倾朝野。及罪谴,为人作诗曰:“蒿棘(棘原作赖,据明抄本改)深春卫国门,九年于此盗乾坤。两行密疏倾天下,一夜 谋达至尊。目视具僚亡七箸,气吞同列削寒 。当时谁是承恩者,背有余波达鬼村。”又云:“势欲凌云威触天,朝轻诸夏力排山。三年骥尾有人附,一日龙髯无路攀。画阁不开梁燕去,朱门罢扫乳鸦还。千岩万壑应惆帐,流水斜倾出武关。”(出《卢氏杂说》)

唐代的卫公李德裕,武宗朝曾做过宰相。那时他的权势贯通整个朝野,后获罪被贬,给人写诗道:“如今的卫国公门前已长满了蒿草荆棘了,我在此地居住的九年竟被人指责为窃国大盗。那人仅仅上疏两行密奏便使天下倾斜,一夜 间谋得逞便爬上了最高的地位。眼看当年的同僚们一个个都失去了权柄,而那人却气吞当朝而掌握着天下的冷与暖。谁是当时得到恩惠的人?他在暗中余威至今还能达到间。”又写道:“他们气势直上云霄,威风都要触到天了,他轻视朝廷,更不把华夏放在眼里,以为自己有排山倒海的威力。去依附马尾的大有人在,而真正想辅佐皇上的却无路可往。阁楼的大门不打开,燕子只好飞走;门前不清扫只有乳鸦还会回来。这千座大山万道深沟横在前面也只有惆帐了,这浊水都是因武关的倾斜而流出来的。”

薛昭纬

唐薛保逊,大中朝,尤肆轻佻,因之侵侮诸叔,故自起居舍人贬澧州司马。子昭纬,颇有父风,尝任祠部员外。时李系任礼部员外,王荛任主客员外。正旦立仗班退,昭纬朗吟曰:“左金乌而右玉兔,天子旌旗。”荛遽请其下句,应声答曰:“上李系而下王荛,小人行缀。”闻者靡不大哂。天复中,自台丞累贬登州司马。中书舍人颜荛当制,略曰:“凌轹诸父,代嗣其凶。”(出《摭言》)

唐代的薛保逊,宣宗时期,因他性情轻佻而欺辱朝中各位长辈,所以从起居舍人贬为澧州司马。他儿子薛昭纬,也颇具父亲作风,曾任祠部司员外,当时李系任礼部的礼部司员外。王荛任主客司员外。正月初一朝拜班退后,薛昭纬大声吟道:“左边站的是日旗而右边站的是月旗,天子旌旗。”王荛请他说出下句,他随即说道:“上面是李系而下面是王荛,小人已经成串了。”听到的人无不大笑。到昭宗天复年间时,他已从台丞屡屡贬为登州司马。中书舍人颜荛为皇上起草的命令,其中主要讲到:“凌辱朝中各位父辈,一代比一代厉害。”

崔慎猷

唐自大中洎咸通,白敏中入相,次毕諴、曹确、罗劭,权使相,继升岩廊,宰相崔慎猷曰:“可以归矣,近日中书,尽是蕃人。”盖以毕、白、曹、罗为蕃姓也。始蒋伸登庸,西川李景让览报状,叹曰:“不能事斯人也。”遽托疾离镇,有诗云:“成都十万户,抛若一鸿毛。”亦同慎猷之诮也。大夫赵崇卒,侍郎吴雄叹曰:“本以毕白待之,何乃乖于所望!”惜(惜字原缺,据许本补)其不大拜,而亦讥当时也。(出《北梦琐言》)

唐朝从大中年到咸通年,先是白敏中被授以宰相,接着毕諴、曹确、罗劭也被授以使相(宰相头衔,但本人出使外地),他们相继迁升而可进入岩廊。宰相崔慎猷说道:“可以归为一类了,近来担任中书令的人,都是蕃邦的人,因为这毕、白、曹、罗都是蕃人的姓氏。”当初蒋伸派往西川任职的时候,李景让看过通报的状文后感叹道:“我不能给这个人做事。”于是立即托病离开幕府。当时有诗写道:“成都十万户(言西川节度使权势极大),走了一个李景让只不过是扔掉一根鸿毛而已。”这件事与崔慎猷所讽刺的是一个意思。大夫赵崇死了,侍郎吴雄叹道:“本来应当像对待毕、白那样对待他的,何况与他的声望相违背。”不要怪他不行大礼,他也是在讥讽官场的现实。

郑 薰

唐颜摽,咸通中,郑薰下状元及第。先是徐寇作乱,薰志在激劝勋烈,谓摽鲁公之后,故擢之首科。既而问及庙院。摽曰:“摽寒素,京国无庙院。”薰始大悟,塞默久之。时有无名子嘲曰:“主司头脑大冬烘,错认颜摽作鲁公。”(出《摭言》)

唐朝的颜摽,咸通年间,是由郑薰告诉他考中状元的。在这之前,遇上徐州的藩镇作乱的事,郑薰勉励人们去建功立业,郑薰把他当作了鲁国公的后代,所以把颜摽选拔为首科。过了不久,郑薰又问到颜摽的家庙在何处。颜摽道:“我家中贫寒,京城里没有庙院。”郑薰此时才醒悟,自己认错了人。当时有无名氏写诗道:“主考官的脑袋纯属一个大冬烘,错把颜摽认作鲁公。”

唐五经

唐咸通中,荆州书生号“唐五经”,学识博,实曰鸿儒,旨趣甚高,人所师仰。聚徒五百,以束修自给。优游卒岁,有西河、济南之风,幕僚多与之游。常谓人曰:“不肖子弟有三变,第一变为蝗虫,谓鬻庄而食也。第二变为蠹鱼,谓鬻书而食也。第三变为大虫,谓卖婢而食也。”三食之辈,何代无之?(出《北梦琐言》)

唐代咸通年,荆州有一位号“唐五经”的书生,学识渊博深,实际可以叫做学者。旨趣高雅,为人们所敬仰,在他门下集聚了五百学生。他一向严于律己并过着自给自足的生活,一年之中总是悠闲自得,大有西河济南人的风范。幕僚们都高兴与他一起去游历。他常对人讲:“不肖子弟有三种变化:第一种变为蝗虫,可称之为卖了庄稼而吃喝掉;第二种变作蛀虫,是说把书籍卖了而吃喝掉;第三种变成大虫(老虎),把婢卖了而吃喝掉。这三种吃喝的人,哪一个朝代没有?

青龙寺客

唐乾符末,有客寓止广陵开元寺。因文会话云:顷在京寄青龙寺日,有客尝访知事僧,属其忽遽,不暇留连。翌日至,又遇要地朝客。后时复来,亦阻他事,颇有怒色,题其门而去曰:“龛龙去东海,时日隐西斜。敬文今不在,碎石入流沙。”僧皆不能详。(详字原缺,据明抄本补)有沙弥颇解,众问其由,曰:“龛龙去,有合字存焉;时日隐,有寺字焉;敬文不在,有苟字焉;碎石入沙,有卒字焉。此不逊之言,辱我曹矣。”僧大悟追访,沓无迹矣。客究沙弥,乃懿皇朝云皓供奉也。(出《桂苑丛谭》)

唐朝乾符年末,有一位客人暂住于广陵的开元寺。因举行文会讲故事说了这样一件事:有位客人刚刚到了京城的青龙寺,要拜访寺中的住持,可是正遇上别人正在访他,那客人曾嘱那位住持和尚要抓紧些,因为他没有更多的时间在这里逗留。第二天那客人又去拜访,可是又遇上重要地方的客人来见住持。后来那客人又来过,也都由于住持因有其他事情而不能晤谈,那官人很不高兴,于是将留言题于住持的门上而去。那留言写道:“龛龙去东海,时日隐西归,敬文今不在,碎石入流沙。”和尚们都不明白是什么意思,有一个小和尚却非常了解其中的奥妙。大家问他是什么意思,他说:“龛龙去了,还有合字存;时(繁体字作时)日隐,还留下了寺字;敬文不在,还有苟字;碎石入沙,还有个卒字。合在一起是‘合寺苟卒’,这是很不好听的话,是在侮辱我们。”住持和尚明白后去追寻那个客人,那人早已走得无影无踪。寄住开元寺的客人曾追问一个小和尚,这才知道他原来是宫廷中的云皓供奉。

罗 隐

唐裴筠婚箫遘女,问名未儿,便擢进士第。罗隐以一绝刺之,略曰:“细看月轮还有意,信知青桂近姮娥。”(出《摭言》)

唐朝时,裴筠与箫遘的女儿订婚,在问过女方名字和生辰八字不久,便中了进士。罗隐写了一首绝句讥刺他,其中写道:“仔细看看那圆月(暗指婚姻)还是有情意的,更叫人相信青桂是靠近嫦娥的(暗指靠裙带关系)。”

相关评论

×请选择打赏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