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中国古代文学名著 > 太平广记 >

卷第二百四十一 谄佞三

【回目录】

卷第二百四十一 谄佞三

王承休

王承休

蜀后主王衍宦官王承休,后主以优笑狎暱见 。有美色,恒侍少王寝息,久而专房。承休多以邪僻奸秽之事媚其主,主愈 之。与韩昭为刎颈之 ,所谋皆互相表里。承休一日请从诸军拣选官健,得骁勇数千,号龙武军。承休自为统帅,并特加衣粮,日有优给。因乞秦州节度使,且云:“原与陛下于秦州采掇美丽。旦说秦州之风土,多出国色。仍请幸天水。”少主甚悦,即遣仗节赴镇。应所选龙武锐,并充衙队从行。到方镇下车,当日毁拆衙庭,发丁夫采取材石,创立公署使宅,一如宫殿之制。兼以严刑峻法,妇女不免土木之役。又密令强取民间子弟,(明抄本“弟”作“女”。)使教歌舞伎乐。被获者,令画工图真及录名氏,急递中送韩昭。昭又密呈少主。少主睹之,不觉心狂。遂决幸秦之计,因下制曰:“朕闻前王巡狩,观土地之惨舒,历代省方,慰黎元之傒望。西秦封域,远在边隅。先皇帝画此山河,历年征讨,虽归王化,未浃惠风。今耕稼既属有年。军民颇闻望幸,用安疆场。聊议省巡,朕选取今年十月三日幸秦州。布告中外,咸使闻之。”由是中外切谏不从。母后泣而止之,以至绝食。前秦州节度使判官蒲禹卿叩马泣血,上表谏曰:“臣闻尧有敢谏之鼓,舜有诽谤之木,汤有司过之士,周有诫慎之鞀。盖古者明君,克全帝道,欲知己过,要纳谠言。将引咎而责躬,庶理人而修德。陛下自承祧秉录,正位当天,爱闻逆耳之忠言,每犯颜而直谏。且先皇帝许昌发迹,阆苑起身,历艰辛于草昧之中,受危险于虎争之际。胼胝戈甲,寝寤风霜,申武力而拘诸原,立战功而平多垒。亡躯致命,事主勤王,方得成家,至于开国。今日鸿基霸盛,大业雄崇。地及雍凉,界连南北。德通吴越,威定蛮陬。郡府颇多,关河渐广。人物秀丽,土地繁华。当四海辐裂之秋,成万代龙兴之业。陛下生居富贵,坐得乾坤。但好欢娱,不思机变。臣欲望 陛下,以名教而自节,以礼乐而自防。循道德之规,受师傅之训。知社稷之不易,想稼穑之最难。惜高祖之基扃,似太宗之临御。贤贤易色,孜孜为心。无稽之言勿听,弗询之谋勿用。听五音而受谏,以三镜而照怀。少止息于诸处林亭,多观览于前王经史。别修上德,用卜远图。莫遣色荒,母令酒惑。常亲政事,勿恣闲游。臣窃闻陛下欲出成都,往巡边垒。且天水地远,峻恶难行。险栈欹云,危峰插汉。微雨则吹摧阁道,稍泥则沮滑山程。岂可鸣銮,那堪叱驭。又复敌京咫尺,塞邑荒凉。民杂蕃戎,地多岚瘴。别无华风异景,不可选胜寻幽。陇水声悲, 笳韵咽。营中止带甲之土,城上宿枕戈之人。看探虏于孤峰,朝朝疑虑。睹望旗于峻岭,日日堤防。是多山足水之乡,即易动难安之地。麦积崖无可瞻恋,米谷峡何亚连知。(明抄本“知”作“如”)路遇嗟山,程通怨水。秦穆圉马之地,隗嚣僭位之邦。是以一人出行,百司参从,千群雾拥,万众星驰。当路州县摧残,所在馆驿隘少,止宿尚犹不易。供须固是为难。纵若就中指挥,自破属省钱物,未免因依扰践,触处凌迟。以此商论,不合轻动。其类苍龙出海,云行雨施。岂教浪静风恬,必见伤苗损稼。所以銮舆须止,天步难移。况顷年大驾,只到山南,犹不关进发兵士。此时直至天水,未审如何制止。自当初打破梁原城池,掳掠义宁户口。截腕者非一,斩首者甚多。匪惟生彼人心,抑亦损兹圣德。今去洛京不远,复闻大驾重来。若彼预有计谋,此则便须征讨。况凤翔久为进敌,必贮奸谋。切虑妄构妖词,致生衅隙。又陛下与唐主始申欢好,信币 驰。但虑闻道圣驾亲行,别怀疑忌,其必特差使命,请陛下境上会盟。未审圣躬去与不去?若去则相似秦赵争强,彼此难屈;若不去,即便同鲁卫不睦。战伐寻兴,酌彼未萌,料其先见。愿陛下思忖。臣伏闻自古帝王,省方巡狩,吊民伐罪,展义观风,然后便归九重,别安万姓。今陛下累曾游历,未闻一件教条。止于跋涉山川,驱驰(“驰”字原缺,据明抄本补。)人马。秦苑则舟船几溺,青城则嫔采将沈。自取惊忧,为何切事?却还京辇,不悦军民,但郁众情,莫彰帝德。忆昔先皇在日,未尝无故巡游。陛下纂承已来,率意频离宫阙,劳心费力,有何所为?此际依前整跸,又拟远别宸居。昔秦皇之鸾驾不回,炀帝之龙舟不返。陛下圣逾秦帝,明甚隋皇。且无北筑之虞,焉有南游之弊?宽仁大度,笃孝深慈。知稼穑之艰难,识古今之成败。自防得失,不纵襟怀。忍教致却宗言将(明抄本“致却宗言将”作“政衰可言”。)道断,使烝民以何托,令慈母以何辜。若何(明抄本“何”作“不”。)虑以危亡,但恐乖于仁孝。况玉京金阙,宝殿珠楼,内苑上林,琼池环圃,香风满槛,瑞露盈盘。钧天之乐奏九韶,回雪之舞呈八佾。簇神仙于清虚之境,列歌舞于阆苑之中。人间胜致,天下所无,时或赏游,足观奇趣。何必须于远塞,看彼荒山。不惜圣躯,有何裨益。方今岐不顺,梁园已亡。中原有人,大事未了。且当国生灵受弊,盗贼横行。纵边延无峰火之危,而内地有腹心之患。陛下千年膺运,一国称尊。文德武功,经天纬地。考逾于舜,仁甚于汤。百行皆全,万机不扰。聪明博达,识量变通。深负智谋,独怀英杰。方居大宝,正是少年。既成社稷之基,复把山河之险。但不远听深察,居安虑危。辟四门以求贤,总万邦而行事。咸有一德,端坐九重。使恩威并行,赏罚必当。平分雨露,遍及疮痍。令表里以宽舒,使子孙以昌盛。布临人之惠化,立济众之玄功。选拣雄师,思量大计。振彼鸱张之势,壮兹虎视之威。秣马训兵,丰粮利器。彼若稍有微衅,此即直下平吞。正取时机,大行王道。自然百灵垂佑,四海归仁。众心成城,天下治理。即目蜀都强盛,诸国不如。贤士满朝,圣人当极。臣愿百姓乐于贞观,万乘明于太宗。采药石之言,听刍荛之说。爱惜社稷,医疗军民。似周武谔谔而昌,知辛纣唯唯而灭。无饰非拒谏之事,有面折廷争之人。因我睿朝,益我皇化。陛下莫见居人稠垒,谓言京辇繁华。盖是外处凌残,住止不得。所以竞来臻凑,贵且偷安。今诸州虐理处多,百姓失业欲尽。荒田不少,盗贼成群。乞陛下广布腹心,特令闻见。且蜀国从来创业,多乏永谋。或德不及于两朝,或祚不延于七代。刘禅俄降于 艾,李势遽归于桓 。皆为不取直言,不恤政事。不行王道,不念生灵。以至国人之心,无一可保。山河之险,不足可凭。陛下至圣至明,如尧如舜。岂后主之相匹,岂子仁之比伦。有宽慈至孝之名,有远见长谋之策。不信谄媚,不恣耽荒。出入而有所可征,动静而无非经久。必致万年之业,终为四海之君。臣愿陛下且住銮舆,莫离京国。候中原无事,八表来王。天下人心,咸归我主。若群流赴海,众蚁慕膻。有道自彰,无思不服。匪惟要看天水,直可便坐长安。是微臣之至恳,举国之深愿。臣闻天子有诤臣七人,虽无道,不失其天下。是以辄倾丹恳,仰谏圣明。不藉官荣,不沽多誉。情非讪上,理直忧君。虽无折槛之能,但有触鳞之罪。不避诛殛,辄扣天庭。臣死如万类之中,去一蝼蚁。陛下或全无忖度,须向边陲。遗圣母以忧心,令庶寮以怀虑。全迷得失,自取疲劳。事有不虞,悔将何在。臣愿陛下,稍开谏路,微纳臣言。勿违圣后之情,且允国人之望。俯存大计,勿出远边。”后主竟不从之。韩昭谓禹卿曰:“我取汝表彰,候秦州回日,下狱逐节勘之。勿悔!”至十月三日,发离成都,四日到汉州。凤州王承捷飞驿骑到秦云:“东朝差兴圣令公,统军十余万,取九月到凤州。” 少主独谓臣下设计,要沮其东行。曰:“朕恰要亲看相杀,又何患乎?”不顾而进。上梓潼山,少主有诗云:“乔岩簇泛烟,幽迳上寒天。下瞰峨嵋岭,上窥华岳巅。驱驰非取乐,按幸为忧边。此去将登陟,歌楼路几千。”宣令从官继和。中书舍人王仁裕和曰:“采杖拂寒烟,鸣驺在半天。黄云生马足,白日下松巅。盛得安疲俗,仁风扇极边。前程问成纪,此去尚三千。”成都尹韩昭、翰林学士李浩弼、徐光浦并继和,亡其本。至剑州西二十里已来,夜过一磎山。忽闻前后数十里,军人行旅,振革鸣金,连山叫噪,声动溪谷。问人云:“将过税(“税”原作“视”,据明抄本改。)人场,(“场”原作“伤”,据明抄本改。)惧有鸷兽搏人,是以噪之。”其乘马亦(“亦”原作“不”,据明抄本改。)咆哮恐惧,垂之不肯前进。众中有人言曰:“适有大驾前,鸷兽自路左丛林间跃出,于万人中攫将一夫而去。其人衔到溪洞间,尚闻唱救命之声 。况天色未晓,无人敢捕逐者。”路人无不流汗。迟明,有军人寻之。草上委其余骸矣。少主至行宫,顾问臣僚,皆陈恐惧之事。寻命从臣令各赋诗。王仁裕诗曰:“剑牙钉舌血毛腥,窥算劳心岂暂停。不与天朝除患难,惟于当路食生灵。从将(“将”字原缺,据明抄本补。)户口资馋口,未委三丁税几丁。今日帝王亲出狩,白云岩下好藏形。”翰学士李浩弼进诗曰:“岩下年年自寝讹,生灵餐尽意如何。爪牙众后民随减,溪壑深来骨已多。天子纪纲犹被弄,客人穷独困难过。长途莫怪无人迹,尽被山王税杀他。”少王览此二篇,大笑曰:“此二臣之诗,各有旨也。朕亦于马上构思,三十余里,终不就。”于是命各官从臣。翰林学士徐光浦、水部员外王巽亦进诗。至剑门,少主乃题曰:“缓辔逾双剑,行行蹑石陵。作千寻壁垒,为万祀依凭。道德虽无取, 山粗可矜。回看成阙路,云垒树层层。”后侍臣继,成都尹翰昭和曰:“闭关防外寇,孰敢振威陵。险固疑天设,山河自古凭。三川奚所赖,双剑最堪矜。鸟道微通处,烟霞巢百层。”王仁裕和曰:“孟曾有语,刊在白云陵。李杜常挨托,孙刘亦恃凭。庸才安可守,上德始堪矜。暗指长天路,浓峦蔽几层。”又命制《秦中父老望幸赋》一首进之,今亡其本。过白卫岭,大尹韩昭进诗曰:“吾王巡狩为安边,此去秦享尚数千。夜照路歧山店火,晓通消息戍瓶烟。为云巫峡虽神女,跨凤秦楼是谪仙。八骏似龙人似虎,何愁飞过大漫天。”少主和曰:“先朝神武力开边,画断封疆四五千。前望陇山屯剑戟,后凭巫峡巢烽烟。轩皇尚自亲平寇,嬴政徒劳爱学仙。想到隗宫寻胜处,正应莺语暮春天。”王仁裕和曰:“龙旆飘摇指极边,到时犹更二三千。登高晓蹋巉岩石,冒冷朝充断续烟。自学汉皇开土字,不同周穆好神仙。秦民莫遣无恩及,大散关东别有天。”洎至利州,(“州”原作“周”,据许本改。)已闻东师下固镇矣。旬日内,又闻金牛败卒,塞硖而至。其时蜀师十余万,自绵汉至于深渡千余里,首尾相继,皆无心斗敌。遣使臣逼促,则回槍刺之曰:“请唤取龙武军相战。不惟勇敢,况且偏请衣粮。我等拣退不堪,何能相杀。”实无余何,十月二十九日狼狈而归。于栈阁悬险溪岩壑之中,连夜继昼,却入成都。康延孝与魏王继踵而入,少主于是树降。东军未入前,王宗弼杀韩昭、枢密使宋光嗣、景(“景嗣”二字原缺,据黄本补。)润澄、宣徽州(明抄本无州字。)使李周辂、欧冕(明抄本“冕”作“晃”)等。王承休握锐兵于天水,兵刃不举。既知东军入蜀,遂拥麾下之师及妇女孩幼万余口,金银缯帛,于西蕃买路归蜀。沿路为左衽掳夺,并经溪山,冻饿相践而死。迨至蜀,存者百余人,唯与田宗汭等脱身而至。魏王使人诘之曰:“亲握锐兵,何得不战?”曰:“惮大王神武,不敢当其锋。”曰:“何不早降?”曰:“盖缘王师不入封部,无门输款。” 曰:“其初入蕃部,几许人同行?”曰:“万余口。”“今存者几何?”曰:“才及百数。”魏王曰:“汝可赏此万人之命。”遂尽斩之。蜀师不战,坐取亡灭者,盖承休、韩昭之所致也。人多不知之。(出《王氏闻见录》)

前蜀后主王衍在位期间,宦官王承休因为善于戏谑、狎玩,深得王衍的 爱与欢心。王承休容貌俊秀,一向服侍王衍睡卧,长期成为王衍的专夜(按:既男妓。)。他经常用一些怪诞秽的事情来讨取王衍的欢心,因此更加获得后主对他的 爱了。王承休跟成都府尹韩昭是莫逆之 ,凡有所谋划都宫内宫外互相串联勾结。一天,王承休请奏王衍允许他从诸路军中选拔出官府供给军饷的(按:唐实行府兵制,土兵自备武器资粮,后逐渐改为官给。)几千骁勇善战的兵卒,单独编成一队,号称为龙武军,由王承休亲自统帅,并且特殊增加衣服、粮食、兵械,每天都有特殊的优惠待遇。王承休奏请王衍授任他为秦州刺史,并且说:“我愿为皇上在秦州搜寻采置佳人美女 ,供您享乐。秦州山明水秀,自古以来多出倾国丽人。臣赴任后,即请皇上巡狩天水一游。”后主王衍所了非常高兴,立即授予王承休秦州节度使的仗节绶印,派遣他立即去秦州上任。并将王承休新编的龙武军,赐给他为卫队随行。王承休到达秦州下车伊始,当天就拆毁秦州原有的衙署,征发丁夫差役伐木采石,建造新的公署命使宅,规模宏大,装饰豪华,一切都按皇宫的样式建造。同时,他在秦州施行严刑厉法,妇女也同男人一样去服劳役,采运山石薪木。又暗中让手下亲信强行索求民间青年男女,教授他们唱歌跳舞与演 各种乐器、伎艺。被索要来的青年男女,让画工为他们绘画图像,并注明名氏,派人紧急送回成都韩昭。朝昭立即秘密虽送后主王衍。王衍看到这些美女 的画像后,不由得心萌动,狂喜异常。于是立即决定巡游秦州,发布文告说:“我听说父王当年出巡视察,亲自察看土地耕种的好坏,百姓生活的忧乐,历代君主巡视四方,都为黎民百姓带去抚慰与希望。现今我朝西部疆土秦州,远在边陲。先皇经过多年的征讨才将这块地域并入我蜀国疆域,虽然施行了我朝法制,但是还没有沾润到我朝的更多恩惠。到现在,我朝百姓在这块土地上耕种生息已经有些年月了。听说,当地的军民都非常希望我去视察,以安定疆界。于是,我暂且议定去巡察秦州,出巡的日期选定在今年十月三日。特此布告朝廷内外,使你们都知道这样事情。”告示文本发出后,立即有许多朝野人士恳切地劝谏后主王衍取消这次巡游。王衍的母亲痛哭流涕地劝阻他,最后用绝食的方法表示劝阻的决心。前秦州节度判官蒲禹卿勒住王衍的马缰、哭得眼泪带血,呈上奏表劝谏说:“我听说唐尧有让人进谏劝戒的鼓,虞舜有让人指斥责备的木械,商汤有专职检查自己过失错误的官员,周朝有劝诫谨慎的小鼓。上述这些说的是,凡是古代的明君,他们都想方设法实现帝王的圣明之道,深知要想知道自己的过失,必须听取正直的话。而且能够敢于承认自己的过失、责备自己,能够为治理黎民百姓的事情实行德政。皇上您自承奉祖庙的祭祀、接管簿籍(按:指继承皇位。)以来,身居主管整个国家的重要位职,喜爱听取逆耳的忠言,使得臣属们都敢于冒着触犯您的危险而直言劝诫。况且,先皇帝起自许昌寒微之士,但由占据阆州起家,在草创基业时历尽了艰辛险阻,时时面对着与虎争斗的危险。由于长期披甲执戈,手脚全身都磨出老茧,废寝忘食、餐风宿露,凭藉武力征战而制服 了诸多的元酋,用赫赫的战功而扫平许多割据的壁垒。冒着生命危险,侍奉唐主、守土裂疆,方能成就了这份家业,开创了我堂堂蜀国。现在,先皇开创的基业正值强盛兴旺的时候,宏大的事业正欲发展壮大。我们蜀国疆域一直发展到雍、凉各州,疆界南北相连。我们的德政布及到吴越之地,威力摄服到南疆蛮夷的荒僻角落。我们蜀国治理郡、府很多,疆域在继续扩大。人才济济。多出聪慧有识之士;土地肥沃,盛产稻粟豆麦之粮。而且,眼下正面临着天下分崩离析之际,这正是成就万代封疆建国伟业的最好的时机。皇上生下来就生活在富贵中,没费操戈之劳就承继了这么宏大的基业。因此,喜欢娱乐享受,很少考虑利用这个大好的机会发展国家。我非常希望皇上您以儒家名教作为自己的操守。以礼乐加强自己的修养。遵守道德规范,承继师传古训。深知这大好的 山基业得来的不容易,体察到黎民百姓耕种田亩的艰辛。珍惜先皇开创下的这份基业,象唐朝开国皇帝太宗李世民那样事必躬亲。尊重德才兼备的人,并接受他们的影响,专心致致地治理国家。虚妄的话不要听,违拗的计谋不要采纳。聆听音乐用来提高自己的修养,用镜、古、人“三鉴”来经常对照自己。少去各地的园林亭榭处去游玩娱乐,多阅读古代帝王留下来的经史,用来增长自己的才干、经验。应当特别加强高尚品德的修养,准备实现远大的志向。且不要沉湎在恣情乐的享受中,也不要整日迷惑在酒宴上。经常亲自处理国家政事,且勿恣意闲游不务正业。我听说皇上想要移驾出京,前去巡察边境。天水远隔千山万水,地处荒远,道路险恶难行。险要的栈道高入云端,高峻的山峰直插霄汉。微微降些雨就可以冲毁栈道,稍稍滑些泥就会阻塞山路。这样险恶的地方,怎么可以行驶銮舆,那堪骑马?再加上,天水离敌国的京城很近,城邑特别荒凉,汉人与 夷之人杂居,又名瘴疠岚气,没有什么特别的风光、美景。既没有什么胜景可览,也没有什么幽境可觅。陇水悲鸣, 笳呜咽。军营中看到的只有披甲执戈的兵士,城头上住宿的尽是枕戈待旦的戍卒。在孤独的烽火台上察看 虏的动向,天天让人担惊受怕;远望敌军的旌旗插在险峻的山岭中,日日叫你提防不懈。秦州是山多水足的地方,也是容易动乱难于治理的穷乡僻壤。麦积山没有什么值得观瞻留恋的,米谷峡也不能让你流连忘返。一路上,尽是让人惊嗟的不茅的荒山。沿途中,全是叫你怨忿不已的恶水。它本是秦穆公养马的荒凉之地,东汉人隗嚣簪位称王的蛮夷之邦。虽然,皇上您一个人圣驾出巡,却需要文武百官、警卫部队、侍从夫役伴随。千人簇拥,万人警卫。这样一支庞大的巡行队伍,沿途经过的州县一定会受到严重的扰与损害。况且,沿途驿站稀少而且房屋狭窄,住宿都成问题,饮食供应更是困难百倍的了。即使是皇上您派人指挥安排这一切,让他就地筹措所需要的物资用品,势不可免地要扰攘这些地方,使得所过之处受到摧残与破坏。由此看来,皇上您且不可轻易巡行天水。您的出巡,犹如苍龙出海,必然行云布雨,怎么能够风平浪静呢?所过之地一定会践踏伤害庄稼的。因此圣驾不适宜巡行天水,请把一切准备工作都停下来吧。况且,近年来皇上的圣驾只巡行过山南,并且没有派遣军队,加强山南的防务。此时直接巡行到天水,山南的防务还没有确定和安排好。自从当初先帝攻破梁原的城池,抢掠裹胁义宁人丁。这些人被砍去胳膊的,不只一个人,被处死斩首的也有很多。这样,皇上一定要远巡天水,不但让这些地方的人心生异志,而且还会损害皇上您的圣德名声。皇上要巡行的天水离唐邦的京城洛不算遥远,唐邦又听说您的圣驾要巡行天水。假若唐邦事先有预谋准备,这次就要发生征战。况且风翔很长时间就想进犯我邦,这次趁皇上远巡天水,必然会谋策划滋生奸心的。因此,一定要考虑到不要轻信迷惑皇上圣心的话,导至不利的事情发生。还有,皇上刚刚与唐王互通友好,书信与钱货可以往来。皇上要想到唐王听说您亲临天水,产生什么怀疑猜忌,他必然特殊派使臣邀请皇上在边界上会盟相见。果真如此,不知道皇上您是去会盟还是不去?如果前去会盟,势必会出现当年秦国与赵国争夺疆土的场面,彼此都很难屈尊退让;如果不去会盟,又会出现当年鲁国与卫国不和的事情。寻找战争发生的原因,必须在战争还没有萌生的时候,在它发生前就应预料到。希望皇上您能予以考虑。我听说自古以来的明君圣主,巡视四方,或慰问百姓,或讨伐叛逆,都扩大自己的德义,省察民风民情,然后便立即回到京都来,告别百姓。现在皇上您多次巡行出游,未听说您曾发布或宣谕一条劝谕百姓的法律、制度。只是限于跋山涉水,劳顿驱役人马。巡游秦苑则舟船几次翻溺,出行青城则嫔妃几乎沉水。自取这些惊忧,难道是为了什么急迫的事情吗?还得还驾回京,使得军人、百姓都不高兴,只是让人们心情忧郁,一点也不能宣张皇上的义德。回想先皇在世时,从来没有过无缘无故就出行巡游的事情。皇上即位以来,随意频频离开京城出游,既劳心神又耗费人力财力,有什么作为呢?现在正在向先前一样整顿禁军卫队,又准备远离京城出巡秦州。您想过没有,从前秦始皇出巡鸾驾未归而病死沙丘,隋炀帝巡行 南龙舟不返而就戮场州。皇上,您的圣德超越秦始皇,您的明智胜过隋炀帝。而且,北疆没有修筑长城的必要,怎么会有隋炀帝南巡的弊端呢?做为皇上——一国之君主,应该宽怀仁厚、大度容人,至诚孝道、深怀善心。知晓百姓耕地种田的艰难辛苦,熟谙古今成败兴亡的缘由道理。自身提防得失,从不纵情 享乐。怎么忍心让国家衰落、圣道断绝(按:此处译者认为明抄本贴切些,因此按明抄本译出。)?致使黎民百姓没有了依托,让慈爱的母后失去了希望。如果不考虑到国家的危亡,只恐怕也会失之于仁慈孝道。何况京城成都,玉宇金阙、宝殿珠楼。皇宫内的御苑上林,琼地四周环抱着花圃,阵阵花香布满整个宫院,祥瑞的甘露盛满玉盘。要听天上的仙乐,可让宫中乐师演奏九韶之乐;欲观回雪的舞蹈,方命梨园歌使献演八俏之舞。可以在清虚的皇家寺院里,跟神仙们顿着相聚;可以在华丽的宫中阆苑中,观赏高雅的歌舞表演。人间最美好的景致都在我们的京城成都,可以随时供皇上您游乐观赏,完全能满足您观奇猎异的意愿。何必非去那么遥远荒僻的地方,去看那些荒山恶水呢?这样不顾长途跋涉的劳顿对圣体造成的损害,又有什么益处呢?现在正赶上岐山以南动乱不安,汴京的小朝廷已经灭亡。中原有人正在争夺天下,政局处在动荡中。整个国家的黎民百姓正曹受苦难,到处都是盗贼横行。纵然是我蜀国边境没有战事的危险,中原内地尚存心腹之患。皇上您正逢千年难遇的大好时机。您以一国之君而称尊天下,既有文德又有武功,身负经天纬地的才干。您的孝道超越虞舜,您的仁德胜过夏汤。各种条件部已俱备,日理万机不受干扰。您聪明睿智,博才明达;审时度势,随机变通;深谋远虑,足智多谋;志向宏大,独怀英才。且刚刚登上帝位,正值青春年少。既承继下先皇开创的基业,又据有山川的险要。但是不远听深察,居安思危,也成就不了大业。须打开各路大门,广泛延揽贤才。总领万邦行使经国的大业,自始至终都具备这些德尚,庄严地位居帝位上面。使您的恩德与威严同时行使,奖惩分明,赏罚得当。平均分配您的恩惠,普遍照顾到穷困的地方。让人民里外都感到宽松舒畅,使子孙万代永远昌盛。广布泽德于黎民百姓。长立伟大的功业于劳苦众生。同时,还要选拔兵良将组成强大的军队,谋划兴邦立国的大业。制止住对方的嚣张气焰,壮大我们的威摄力量。喂养好战马,训练好兵士,准备下充足的粮草,打制好坚利的武器。对方如果稍有举动,我们立即大兵陈境平推过去。眼下正是成就大业的好机会啊!我们大力实行的是以仁义治理天下的王道,自然各种神灵都会保祐我们的。四海之内都会归附我们的仁政,万众一心就会形成无坚不摧的钢铁长城,一定会治理好整个国家的。眼下我们蜀国特别强盛,所有国家都赶不上。我们蜀国贤达之士满朝皆是,而且有您这样圣明的皇帝在执掌这个国家的朝政。我唯一的愿望就是:黎民百姓能过上贞观年间的太平安乐的生活,皇上您比唐朝的开国皇帝太宗还要圣明勤勉。能够纳购良药苦口之言,听取我的这番浅陋的见解。倍加爱惜国家社稷,悉心疗治军民的疾苦。象周武王那样听取直言使国家昌盛发达,知晓辛纣王缄住人口,不听劝谏最后灭国丧权的教训。杜绝掩饰过失拒绝劝谏的事情,发扬当面批评殿上争论的风气。承袭我朝的圣明,发扬我皇的教化。皇上您不要只看到京城成都居民稠密,就说京城繁华。其实是京城以外的地方凌落残破,无法居住生活,所以才都竞相奔趋到京城中来,暂且苟活偷生。现在京外各州郡县,官吏暴虐,鱼肉百姓。百姓几乎都不能正常地耕田种地操持家业。随处可见许多荒芜的田亩,到处都有成群的盗贼。因此恳望皇上广派心腹之人,到各处去调查搜集材料报告您知晓。况且,蜀国有始以来创立基业的人,多数都缺乏深谋远虑,宏图大志。有的人德政施行不到两朝,有的人国家的福祚延续不到七代。三国时蜀汉后主刘禅刚刚即位就归降了曹魏的大将 艾,西晋时的蜀主李势,桓 率兵入蜀便立即顺服。他们亡国的原因,都在于不能听取直言劝戒,不能顾及朝中政务,不能施行仁义的德政,不体念黎民百姓的苦难。以至国人的心没有一个忠诚于你,山河的险要也不足以凭借。皇上您最圣明,象唐尧,如虞舜,蜀汉的后主刘禅怎么能跟您相媲美呢?西晋时的蜀主李势怎么能跟您相伦比呢?您有宽厚仁慈至孝的名声,有远见深谋图强的策略。您从不听信谄言媚语,从不恣情沉缅酒色。时事的变化,都有可以预兆的迹象;动静相替、治乱更叠,无一不是经久的。只要皇上您能作好准备、因势利导,就一定能建树万年不朽的基业,最终将成为四海之内的国君。我希望皇上暂且停住车马,且莫远离京都。静候中原内地战事息灭。八方前来朝拜您,普天下的人心都归附皇上。就象诸条 河奔向大海,众多蚂蚁慕恋腥膻。有道德的人,自己就会扩大影响,威名远震;无所用心的人,没有人会仰慕服你的。非但要巡行天水,而且直接便可以坐在长安的金殿上。这是我这个作臣子的最大的恳求,举国上下最深切的愿望。我听说天子有七位敢于直谏劝诫的忠臣,虽然无道,也不会失去他的天下。因此,立即说出我的真诚的恳求,来劝谏圣主您。不用记载在为官的档案里图升迁,也不想用此来沽得好的名声,也不是有意诋毁皇上。而是讲明事理为皇上担心。虽然没有汉朱云折断殿不监直言相诉的能力。但是却有触犯皇上的罪过。我不躲避被处死或者被流放的罪过,擅自叩启宫门。我死就象大千世界中死去一只蝼蚁似的,皇上也许一点也不动心,必须出巡天水。让皇太后在心中忧虑挂念,让臣僚百姓为您担心。完全不分得失,自己去找麻烦。一旦发生出忽意料的事情,后悔也来不及了。我诚恳地希望皇上您,稍稍打开些让臣僚谏以的门路,微微采纳一点我的劝谏。不要违背了皇太后的一片心愿,暂且应允举国上下对您的期望。安下心来准备立国兴邦的大计,且勿远行天水。”后主王衍一点也没有采纳蒲禹卿的意见与规劝,执意远行天水。成都府尹韩昭指着蒲禹卿的鼻子说:“我拿来了你上奏皇上的表章,待到皇上巡狩秦州回来后,一定将你辅入牢狱中逐条审问你。到那时候,你不要后悔哟!”十月三日,后主王衍及文武百官和随行人员从成都出发,开始远巡天水的路程。四日,后主一行到达汉州。凤州王承捷派驿吏信使飞马来报,说:“东朝唐王派兴圣令公,统师大军十多万人,定在九月兵进凤州。”少主王衍还认为是臣僚们设下的计谋,想阻止他东行天水,回答使臣说:“我正要看看两军是怎样互相厮杀战斗的,又有什么可以顾及的呢?”不顾边境发来的战报,继续率领臣僚们向天水进发。少主一行登上樟潼山,少主即兴吟诗一首:“乔岩簇泛烟,幽迳上寒天。下瞰峨嵋岭,上窥华岳巅。驱驰非取乐,按幸为忧边。此去将登陟,歌楼路几千。”少主宣诏命令随行的官员们写诗奉和。中书舍人王仁裕和诗一首:“采杖拂寒烟,鸣驺在半天。黄去生马足,白日下松巅。盛得安疲俗,仁风扇极边。前程问成纪,此云尚三千。成都尹韩昭、翰林学士李浩弼、徐光浦都有和诗,都遗失了。少主王衍一行走到剑州西二十多里,深夜经过一座有溪水深谷的大山。忽然听到前后几十里路之间,都有随行的军族击鼓吹号,喊叫声山山相连,声音震动溪谷。有人询问发生了什么事情?回答说:“就要经过山王(按:既虎。)吃人的地方啦!怕有凶猛的野兽追捕人,所以击鼓鸣金喊叫。”说话的这个兵士骑乘的马也惊恐地嘶叫不已,直往后退,用鞭子抽打它也不肯往前走。人群中有人说:“适才,在皇上大驾到来之前,有一头凶兽从路边右侧的丛林中跃出来,在人群中扑倒一人用嘴叼着奔突而去。这个人被叼到溪洞里面,还能听到他呼救的叫喊声呢。但是,天色未亮,不明这里的情况,没有一个人敢追逐那只凶兽去救他。”路上的人听了这话后,个个吓得都直流冷汗。待到天亮后,有几个兵士按照凶兽的足迹一路寻找,在一片扑卧不堪的草丛中只找到了这个人的几块残余骸骨!少主一行来到剑州行宫,安顿下来后,少主问身边的臣僚路上发生了什么事?臣僚们争相讲述凶兽吃人的事情。少主听了后,随即命令臣属们各赋一诗,纪咏这件事情。中书舍人王仁裕立即赋诗一首进献给少主。这首诗是这样的:“剑牙钉舌血毛腥,窥算劳心岂暂停。不与大朝除患难,惟于当路食生灵。从将户口资馋口,未委三丁税几丁。今日帝王亲出狩,白云岩下好藏形。”翰林学士李浩弼也献诗一首。这首诗是这样的:“岩下年年自寝讹,生灵餐尽意如何。爪牙众后民随减,溪壑深来骨已多。天子纪纲犹被弄,客人穷独固难过。长途莫怪无人迹,尽被山王税杀他。”少主王衍看了这两首诗后,哈哈大笑,说:“韩昭、李浩弼二位臣属赋的诗各有题旨啊。我在马上构思,行了三十多里,还没有赋出一首诗来。”于是,命令其他臣僚写诗随从。翰林学士徐光浦、水部员外王巽也各有诗进献。到了剑门,少主王衍终于赋出一首诗。诗是这样:“缓辔逾双剑,行行蹑石陵。作千寻壁垒,为万祀依凭。道德虽无取, 山粗可矜。回看成阙路,云垒树层层。”下面是随行的侍臣们续写的诗。成都府尹韩昭的续诗大意是这样的:闭关防外寇,孰敢振威陵。险固疑天设,山河自古凭。三川奚所赖,双剑最堪矜。鸟道微通处,烟霞巢百层。中书舍人王仁裕的续诗大意是这样的:“孟曾有语,刊在白云陵。李杜常挨托,孙刘亦恃凭。庸才安可守,上德始堪矜。暗指长天路,浓蛮蔽几层。少主王衍又命令随行群臣各自撰写《秦中父老望幸赋》一首,进献给他。现在这些词赋都遗失了。过白卫岭,成都府尹韩昭献诗一首。诗的大意是这样的:吾王巡狩为安边,此去秦亭尚数千。夜照路歧山店火,晓通消息戍瓶烟。为云巫峡虽神女,跨凤秦楼是谪仙。八骏似龙人似虎,何愁飞过大漫天。”少主王衍和诗一首。诗的大意是:“先朝神武力开边,画断封疆四五千。前望陇山屯剑戟,后凭巫峡巢烽烟。轩皇尚自亲平寇,嬴政徒劳爱学仙。想到隗宫寻胜处,正应莺语暮春天。中书舍人王仁裕和诗一首。这首诗的大意是:“龙旗飘摇指极边,到时犹更二三千。登高晓蹋儿岩石,冒冷朝充断续烟。自学汉皇开土字,不同周穆好神仙。秦民莫遣无恩及,大散关东别有天。”少主一行到达利州时,已经得到了后唐军攻占了固镇的消息!十天之内,又听说金牛战败而死,后唐军塞峡而入。这时,蜀军尚有十多万人,自绵竹至汉州,陈兵在一千多里的防线上,首尾相连,但是都无心思跟入侵的唐军战斗。派去使臣督战逼迫急了,就调转槍头刺向使臣说:“请你调来龙武军与敌战斗吧。龙武军不但骁勇,他们还多得到武器装备、粮晌。我们都是被挑选乘下来的不合格者,怎么能够跟敌军相拼杀呢?”前去督战的使臣一点办法也没有。少主王衍一行,于十月二十九日中途返回。在悬伏在险溪山谷的栈道上,夜以继日地狼狈逃回京城成都。后唐的康延孝与魏王朱继踵率兵进入城都,少主王衍立即树起白旗归降。在后唐军没进入成都前,王宗弼杀掉了成都府尹韩昭,枢密使宋光嗣、景润澄,宣徽使李周辂、欧冕等。王承休手握锐的龙武军在天水,按兵不动。待知道后唐军攻入蜀中后,才率领龙武军及妇女孩童一万多人,用金银锦帛等买通羌人头领绕道回蜀。一路上经常遭遇到当地夷、狄、 人的扰、掳掠。同时在翻越大山、涉过溪水时,冻饿而死与互相践踏而死的人不计其数。回到蜀地时,侥幸生还的仅仅有一百多人,只有王承休与田宗汭等人逃回来了。魏王朱继踵派人责问王承休:“你身为蜀国重臣,手握锐之师,为什么不抵抗我唐军的进入?”王承休说:“惧怕大王的神勇威武,不敢抵挡他的锋芒。”来人问:“为什么不早点投降?”王承休说:“都是因为大王的军队还没有进入蜀中,没有门路投降的缘故啊。”来人问:“当初进入西羌蕃人居住的地域时,有多少人和你同行?”王承休说:“一万多人。”来人问:“现在还剩有多少人?”王承休说:“才有百余人。”魏王听到这里,说:“你可以抵偿这死去的一万多人的性命。”于是将王承休处斩。前蜀的军队不抵抗进入的唐军,蜀国君臣坐取灭亡,都是王承休、韩昭之流所造成的啊!很多人都不知道其中的缘由。

相关评论

×请选择打赏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