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中国古代文学名著 > 太平广记 >

卷第二百三十六 奢侈一

【回目录】

卷第二百三十六 奢侈一

吴王夫差 汉武帝 丁媛 淋池 霍光妻 韩嫣 袁广汉 霄游宫 沙棠舟 赵飞燕 郭况后汉灵帝 石 崇 王 敦 魏高王雍 元琛 隋炀帝 则天后 许敬宗 张易之 宗楚客 安乐公主 杨慎 唐睿宗 玄宗 虢国夫人

吴王夫差

吴王夫差筑姑苏台,三年乃成。周环洁屈,横亘五里。崇饰土木,殚耗人力。宫妓千人,又别立春霄宫。为长夜饮,造千石酒盅。又作大池,池中造青龙舟,陈妓乐,日与西施为水戏。又于宫中作灵馆馆娃阁,铜铺玉槛,宫之栏楯,皆珠玉饰之。(出《述异记》)

吴王夫差修造姑苏台,历时三年才修造成。姑苏台曲折环绕,方圆五里,整个建筑都有豪华的装饰,耗费许多人力,里面蓄有宫妓千余人。夫差又另外建造一座春宵宫,供他在里面通宵饮宴,逍遥作乐。又制作能盛一千石酒的巨大酒杯。修建了一个巨大的水池,池中停放一只青龙舟,上面置放歌舞妓与乐队,整日跟西施一块儿在水上玩耍嬉戏。夫差又在宫中修造一座灵馆馆娃阁,馆中置放铜床 ,门槛是玉石的,周围的栏杆都用珠宝、玉石作装饰物。

汉武帝

汉武帝时,身毒国献连环羁,皆以白玉作之,玛瑙石为勒,白光琉璃为鞍。在暗室中,常照十余丈,如昼焉。自是长安始盛饰鞍马,竟加雕镂。或一马之饰直百金,皆以南海白蜃为珂,紫金为花,以饰其上,犹以不鸣为患。或加铃镊,饰以流苏,走如钟磬,动若飞幡。后得二师天马,常以玫瑰石为鞍,镂以金银鍮石,以绿地五色锦为蔽泥。后稍以熊罴皮为之,熊毛有绿光,皆长三尺者,直百金。卓王孙□□□□□百余双,诏使献二十枚。(出《西京杂记》)

汉武帝时,身毒国派使臣进献给他一付连环马笼头,都是用白玉石作成的。玛瑙石作的马爵子,白光琉璃作的马鞍。将它们置放在暗室中,常常能照出去十多丈远,象白天一样。从这以后,京城长安开始盛行装饰鞍马。达官贵人、皇帝国戚相互攀比着用珠宝玉石来雕镂装饰马上用具。有的一匹马上的用具价值黄金百两。都用南海产的白蜃做马爵子,用紫金镂花,装饰在马具上。特别忌讳的是马奔跑起来,马具不发出鸣响。因此,有的在马具上系上铜铃簪饰,有的还装饰上流苏。这样,马一走动铃声叮咚如石磬,流苏及饰簪随风飘动象飞卷着的幡旗。后来,汉武帝又得到两匹师天宝马,经常给它们配上玫瑰石的马鞍,上面饰以金、银、鍮石的镂刻装饰,用绿地五色彩锦做障泥用以蔽尘。稍后一些时候,又改用熊皮做障泥。熊皮上的毛,长三尺,发绿光的,价值黄金百两。卓王孙一个人就让工匠制做了一百多双,汉武帝下诏书让他献上二十枚。

丁 媛

(明抄本“媛”作“缓”,下同)

长安巧工丁媛者,为恒满灯,七龙五凤,杂以芙蓉莲耦之属。又作卧褥香炉,又一名被中香炉。本出房风,其法后绝,至媛始更为之。设机环,转运四周,而炉体常平,可置之被褥,故取被褥以为名。又作九层山香炉,镂刻为奇禽怪兽,穷诸灵异,皆能自然运动。又作七轮扇,其轮大皆径尺,递相连续,一人运之,满堂皆寒凛焉。(出《西京杂记》)

长安有一位手艺奇巧的工匠叫丁媛,他制作的恒满灯,上面雕有七条龙五只凤凰,中间还雕有芙蓉莲藕等,特别美。他还制作了卧褥香炉,又叫被中香炉。这种香炉原本出自房风,它的制作方法后来失传了。到了丁媛这里,他又重新制作出来了。香炉上安装上机关,不论它怎样翻转,炉身始终是平放着的。可以将它放在被褥中间。因此,名字叫“卧褥”香炉,或者叫“被中”香炉。丁媛还制作过一只九层博山香炉,上面镂刻着奇禽怪兽,没有比这些奇禽怪兽更奇异的了。而且,这些奇禽怪兽在香炉上面都能活动。丁媛又制作过一只七轮宝扇,它的轮子的直径都有一尺那么大,按照次序相继着转动。一个人操作运转,满屋子里都凉风

淋 池

汉昭帝元始之年,穿淋池,广千步。中植分枝荷,一茎四叶。状如骈盖,日照则叶低荫根,若葵之卫足也,名曰低光荷。实如玄珠,可以饰珮。花叶杂萎,芬芳之气彻十余里。食之令人口气常香,益人肌理。宫人贵之,每游宴出入,皆含咀,或剪以为衣,或折以蔽日,相为戏。《楚辞》谓折芰荷以为衣,意在斯也。又有倒生菱。茎如乱丝,一花十叶,根浮水上,实沉泥里,没如紫色,谓之紫泥菱。食之令人不老。时命水戏,游宴永日。工人进一巨槽,帝曰:“栝楫松舟,嫌其重朴,况乎此槽,岂可得而乘也。”乃命文梓为舟,木兰为枻。刻飞鸾翔鷁,饰其船首。随风轻荡,毕景忘归,乃至通夜。使宫人为歌,歌曰:“商秋素景泛洪波,谁云好手折芰荷。凉凉凄凄揭棹歌,云光开曙月低河,万岁为乐岂为多。”帝大悦,起游商台于池上。及乎末岁,谏者多。遂省游荡奢侈,堙毁台池,鸾舟荷芰,随时废灭。今台址无遗,池亦平焉。(出《拾遗录》)

汉昭帝元始元年,修造一座淋池,有一千步那么宽阔。池中栽植分枝荷,一支茎上长着四茎叶,形状象两两相对的伞盖。太光一照,叶片就垂到茎根,象葵花低头向着根部一样,这种荷花叫“低光荷”。它结出的莲籽象水晶珠那么大,可以当装饰物佩戴在身上。这种低光荷花与叶子参杂着,散发出来的芬芳香气香彻十几里地以外。吃了它使你很长时间里都觉得芳香满口,还能滋润你的肌肤。宫中的人都视低光荷结出的莲粒为宝贝似的,外出宴游或出入宫中,嘴里都含有低光荷结出来的莲籽。同时,或者剪下来荷叶缝制衣裳;或者折下叶子遮挡太光;或者互相嬉戏。《楚辞》里说的折下芰荷的叶子当做衣裳,就是这个意思。池中还生长着一种叫“倒生菱”的植物,一朵花下面长着十支叶片,花茎象乱麻一样,根浮在水面上,结出的果实落入池底淤泥中。池底的泥是紫色,称为“紫泥菱”。吃了它可以令人不衰老。于是,汉昭帝经常让人陪他一块乘船在池水中嬉戏,几乎每天都在这里从早晨一直宴游到晚上。工匠们进献一只独木舟给汉昭帝。昭帝说:“用栝木作桨,松木作舟,我都嫌弃它笨重朴拙。何况这只独木舟,怎么能乘坐它呢?”于是命令下属用文梓木作船,木兰为船舷。在船头雕刻上飞翔着的鸾鸟与鷁鸟。梓木小船,随风在池水上轻轻地漂荡,赏遍了一切美景而忘了归去,一直玩到第二天早晨。并且让宫中的嫔妃们唱歌,歌词的大意是这样的:“商秋素景泛洪波,谁云好手折芰荷。凉凉凄凄揭棹歌,云光开曙月低河,万岁为乐岂为多。”汉昭帝非常高兴,并在池中又建造了一座游商台。到了这年岁尾,许多大臣都上表谏阻皇帝再不要大兴土木修造宫殿了。于是汉昭帝立即接纳了朝臣们的规劝,再也不搞这种奢侈的娱乐与享受了。台池堵塞毁坏,鸾舟荷芰也随着时间的流失而朽烂湮灭。现在,亭台都已荡然无存,连它的遗迹都找不到了;淋池也淤平了,重新变成大地。

霍光妻

汉霍光妻遗淳于衍蒲桃锦二十匹,散花绫二十五匹。绫出钜鹿陈宝光,妻传其法。霍显召入第,使作之。机用一百二十蹑,六十日成一匹,直万钱。又与越珠一斛琲,绿绫七百端,直钱百万,黄金百两。又为起第宅,婢不可胜数。衍犹怨薄曰:“吾为若何成功,而报我若是哉。”(出《西京杂记》)

汉朝时大将霍光的妻子,一次就送给淳于衍葡萄锦二十匹,散花绫二十五匹。这种散花绫只有钜鹿陈宝光家能织,陈的妻子得到这种家传织绫的方法。霍家将她召入府内,让她给织散绫。用一百二十登织机,织六十天才能织成一匹散绫,价值一万钱。又送给淳于衍越地产的珍珠一斛,绿绫三百五十匹,价值百万钱,黄金一百两。又给淳于衍修造住宅,给他仆、使女无其数。淳于衍还嫌赏赐的不多,说:“我做出这样大的功业,却给我这样的赏赐?”

韩 嫣

韩嫣好弹,常以金为丸,一日所失者十余。长安为之语曰:“苦饥寒,逐金丸。”京师儿童每闻嫣出弹,辄随逐之。望丸之所落,而竞拾取焉。(出《西京杂记》)

有个叫韩嫣的人喜爱玩弹丸。她经常用金做成丸,一天弹丢十多只金丸。长安为她编成两句童谣大街小巷地传唱:“苦饥寒,逐金丸。”京城中的儿童,每次听到韩嫣出来弹丸玩,都争相跟随追逐她。看到金丸弹落的地方,争先恐后地去拾取。

袁广汉

茂陵富人袁广汉藏镪巨万,家童八九百人。于北芒山下筑园,东西四里,南北三里。引流注其内,构石为山,高十余丈,连延数里。养白鹦鹉紫鸳鸯,旄牛青兔,(《西京杂记》三兔作兕。)奇禽怪兽,积委其间。移沙为洲屿,激水为波潮。其中育 鸥海鹤,孕雏产鷇,延漫林池。奇树异草,靡不具植。屋徘徊重属,间以修廊。行之移晷,不能遍也。袁广汉后得罪诛,没入官。其园鸟兽草木,皆移植于上苑中矣。(出《西京杂记》)

茂陵富豪袁广汉家中钱多得数不清,养着八九百名丫环童仆。袁广汉在北芒山下修造一座豪华的庄园。这座庄园东西长四里,南北宽三里,开渠将附近的河水引入庄园里。垒石做成假山,高十多丈,连绵延续好几里地。园中养着白鹦鹉,紫鸳鸯,牦牛,青兔等奇禽怪兽,分布在假山园林之间。并且用移来的沙石布成河滩洲屿,将引进来的河水筑坝升高形成激流浪潮。在洲屿河滩上养着许多 鸥海鹤,让它们产卵育雏。园中树林与池塘参差错落,植着各种奇树异草。房屋馆舍回环重叠,中间用回廊连成一体,行走一天也不能全都走遍了。后来,袁广汉获罪被杀,整个庄园没收充官。园中的珍禽怪兽,奇树异草,都尽数移到皇家的上苑中去了。

霄游宫

汉成帝好微行。于太液池旁起霄游宫,以漆为柱,铺黑缔之幕,器服乘舆,皆尚黑色。悦于暗行,憎灯烛之照。宫中之美御,皆服皂衣。自班姬以下,咸带玄绶。衣珮(明抄本“衣珮”作“翳被”)虽加锦绣,更以木兰纱绡罩之。至霄游宫,方秉炬烛。宴幸既罢,静鼓息罩,而步不扬尘。好夕出游,造飞行殿方一丈,如今之辇。选期门羽林之士,负之以趋。帝于辇上坐,但觉耳中若闻风雷之声 。以其疾也,一名云雷宫。所行之处,咸以毡缔藉地,恶车辙马迹之喧也。虽惑于微行暱宴,民无劳怨。每乘舆返驾,以爱幸之姬,宝衣珍食。舍于道旁。国之穷老,皆呼万岁。是以鸿嘉永始之间,国富家丰,兵戈长戟。故刘向、谷永窃言指谏,于是焚霄游、飞行之殿,罢宴逸之乐。所谓从绳则直,如转丸焉。(出《拾遗录》)

汉成帝喜欢易服扮成一般的人外出。他下令在太液池旁边修造一座霄游宫,用黑漆把柱子漆成黑色,铺挂黑色的线绨帷幕。所用的器具,所穿的服装,以及车马,一律都用黑色。汉成帝喜欢在黑暗中行走,厌恶有灯烛等照亮。宫中的一切宫娥彩女,都一律身穿黑色衣服。从班倢伃以下,都身着玄色的绶带。衣服佩带虽然都是花 锦绣,但是外面都用木兰纱绡罩上。来到霄游宫中,方允许点燃灯烛。饮宴结束后,鼓乐都静下来,灯烛等都媳灭了,脚步轻轻落地悄悄地离去,不允许踏起一点灰尘。汉成帝还喜欢晚间出去游赏。为了供他夜间出游的便利,特意制造了一驾飞行殿,一丈见方,跟现在皇帝用的辇车相类似。从宫中羽林军护卫中挑选身强力壮的人,拉着飞行殿奔走如飞。汉成帝坐在飞行殿中,只觉得耳边呼呼风响如同听到风雷的声音,这是说飞行殿行走得极为疾速。飞行殿,又叫“雷云宫”。它所经过的道上都用毡缔铺地。汉成帝讨厌车轮、马蹄踏地发出的喧嚣。虽然人们对汉成帝乔装游乐持怀疑态度,但是并没有什么怨言。汉成帝每次乘坐飞行殿出游回宫,都将他 爱的嫔妃们的宝贵的衣服、珍馐食品,沿途抛舍。京城里的穷苦老人,一边拣拾这些东西一边山呼“万岁”。汉成帝鸿嘉、永始年间,国家富强,百姓生活也丰足,军械武器长年藏放在库房中,天下太平无事。因此,刘向、谷永私下议论后,向汉成帝指陈进谏废出微行暱宴。于是汉成帝焚毁了霄游宫,飞行殿,停止了饮宴玩乐。这就是遵从墨绳就直,改正的迅速就向弹丸转动一样快啊!

沙棠舟

汉成帝常以三秋暇日,与飞燕游戏太液池。以沙棠为舟,贵其不沉也。以云母饰于鷁首,一名云舟。又刻大桐木为虬龙,雕饰如真象,以夹云舟而行,以紫文桂为柂枻。每观云棹水,玩撷菱渠,则忧轻荡以惊飞燕。命佽飞之士,乃以金锁缆云舟,使佽飞于水底引之。值轻风时至,飞燕殆以风飘摇,随风入水。帝以翠缨结飞燕之裾,游倦乃返。飞燕后渐见疏,常怨恚曰:“以妾微,何时复预缨裾之游,漾云舟于波上耶。”帝为之怃然。今液池中尚有成帝避风台、飞燕结裾处。(出《拾遗录》)

汉成帝常常在三秋闲暇时节,和爱妃赵飞燕在太液池中游戏玩耍。他们乘坐用沙棠木作的龙舟,这种木轻不沉,船头用云母饰成鷁首。这种沙棠舟,又叫“云舟”。同时,用硕大的桐木刻成虬龙舟,象真的虬龙一样,在左右两边陪伴着皇上的云舟在水上行走。用紫色的文桂木作舵与桨。每次成帝与飞燕同舟在太液池中游赏,看天上的白云,观桂棹击水,有时悄悄轻荡沙舟惊吓一下飞燕。有时让会潜水的勇士用金锁牵引沙棠舟,潜入水底曳着船行走。这时,恰有轻风徐徐吹来,赵飞燕站起听任风将她吹落水中,汉成帝用翡翠色的彩带系在她的裙裾上在舟上拉着她。直到赵飞燕在水中玩够了,才将她拉上舟来。后来,赵飞燕渐渐被汉成帝疏远了。她常常怨愤地说:“微贱的我,什么时候再能让皇上用翡翠彩带系着裙裾在太液池水中一游,跟皇上一块儿驾沙棠云舟呢?”汉成帝听了后,怅然若失,很是哀怜赵飞燕。直到今天,太液池边当年汉成帝避风的避风台,以及给赵飞燕用彩带系衣裾的结裾处,还依然存在。

赵飞燕

赵飞燕为皇后。其女弟昭仪在昭殿遗飞燕书曰:“今日佳晨,贵姊懋膺洪册。上贡(明抄本“贡”作“燧”)三十五条,以陈踊跃之至,金花紫纶帽、金花紫罗面衣、织成下裾、同心七宝钗、七宝綦履、玉环、五色文绶、鸳鸯褥、云母屏风、琉璃屏风、云母七宝扇、琥珀枕、龟文枕、金错绣裆、琉璃玛瑙彄、珊瑚玦、黄金步摇、金博山炉、七支灯、回风席,茆叶席、金蒲圆珰、孔雀扇、五明扇、九华扇、同心梅、合枝李、三清木香、螺扈(出南中螺田。)、麝香、沉水香、九真黄、鸳鸯襦及被。”(出《西京杂记》)

赵飞燕被册封为皇后,她的妹妹昭仪在昭宫派人给她送来书信和丰厚的礼物,表示祝贺。信上说:“今天是姊姊最美好的一天。在今天,姊姊被册封为皇后,这是姊姊最大的殊荣。听到这一佳音后,妹妹仅献给姊姊三十五样礼物,来表示妹妹欢欣喜悦之情。礼物有:金花紫纶帽、金花紫罗面衣、织成下裾、同心七宝钗、七宝綦履、玉环、五色文绶、鸳鸯褥、云母屏风、琉璃屏风、云母七宝扇、琥珀枕、龟文枕、金错绣裆、琉璃玛瑙彄、珊瑚玦、黄金步摇、金博山炉、七支灯、回风席,茆叶席、金蒲圆珰、孔雀扇、五明扇、九华扇、同心梅、合枝李、三清木香、螺扈、麝香、沉水香、九真黄、鸳鸯襦及被等。”

郭 况

汉郭况,光武皇后之弟也。累金数亿,家童四百人。以金为器皿,铸冶之声 ,彻于都鄙。时人谓郭氏之室,不雨而雷,言铸冶之声 盛也。于庭中起高阁,厝衡石于其上,以称量。下有藏金窟,列武士卫之。错杂宝以饰台榭,悬明珠于梁栋间。光彩射目,(“间光彩射目”五字原空缺,据黄本补。)昼视如星,夜望如月。里语曰:“洛多钱郭氏室,夜月昼星(“室夜月昼星”五字原空缺,据《拾遗记》六补。)富难匹。”其内 者,皆以玉器盛食。故东京谓郭氏家为琼厨金窟。况小心畏慎,虽居富势,闭门优游,未曾干世,为一时所知也。(出《拾遗录》)

汉朝时的郭况,是汉光武帝皇后的弟弟。家中积蓄有几亿钱,有童仆四百人。他家里使用金制的器皿,冶炼铸制金器的声音响彻整个京都和市郊。当时人说:“郭家府上,不下雨也打雷。”这是说他家冶炼打制金器的声音太大太长久了。郭况又在他家庭院中建造一座高阁,上面放着衡石,用以称量物品。高阁的下面有地窖,里面放着金子,整日有武士在旁边站岗守卫。郭况还用各种珍宝镶嵌装饰庭院中的楼台亭榭,将明珠悬挂在梁栋上。明珠发出的光彩耀人眼目。白天看这些悬挂着的明珠象一颗颗星星,晚上看它们就如月亮。街巷中的歌谣说:“京城洛钱最多的是郭家,他家梁栋上悬挂的明珠白天象星星晚上象月亮,没有人能跟郭家比富。”在郭家受 爱的人,都用玉制的器皿盛食物。因此京都人都称郭家为“琼厨金窟”。郭况一生小心谨慎,胆小怕事。虽然位居京城首富,却从来都是闭门而居,过着闲适的生活,从不干预外界的事情。当时京城上下都知道他的这种为人。

后汉灵帝

灵帝初平三年,于西园起裸游馆十间。采绿苔以被阶,引渠水以绕砌。周流澄沏,乘小舟以游漾。宫人乘之,选玉色轻体者以执篙楫,摇荡于渠中。其水清浅,以盛暑之时。使舟覆没,视宫人玉色。奏招商七言之歌,以来凉气也。其歌曰:“凉风起兮日照渠,青荷昼偃叶夜舒。唯日不足乐有余,清弦流管歌玉凫,千年万岁喜难渝。”渠中植莲大如盖,枝长一丈,南国所献也。其叶夜舒昼卷,一茎有四莲丛生,名曰“夜舒荷”。亦言月出见叶舒,亦名“望舒荷”。帝乃盛夏避暑于裸游宫,长夜饮宴。帝叹曰:“使万年如此,则为上仙矣。”宫人年二七以上,三六以下,皆靓妆而解上衣,或共裸浴。西域所献茵墀香,煮为浴汤,宫人以之沐浴。浴毕,余汁入渠,名曰流香渠。又欲内监为鸡鸣,于馆北起鸡鸣堂,多畜鸡。每醉乐,迷于天晓,内阉竞作鸡鸣,以乱真声也。仍以炬烛投于殿下,帝乃惊寤。及董卓破京师,收其美人,焚其堂馆。至魏咸熙中,于先帝投烛处,溟溟有光如星,后人以为神光。于此地建屋,名曰余光祠,以祈福。至魏明之末,乃扫除焉。(出《王子年拾遗记》)

汉灵帝初平三年,在西园建造一座裸游馆,共十间。让人采来绿色的苔藓将它覆盖在台阶上面,引来渠水绕着各个门槛,环流过整个裸游馆。渠水澄沏见底,乘坐小船沿渠游漾。船上坐着妃嫔们,挑选肤色如玉,身体轻捷的宫娥,手执竹篱、船桨驾驶着游船,在渠水中荡漾游乐。渠水清浅,在盛夏酷暑,将船沉没水中,看落在水中的裸体宫娥们玉一般华艳的肌肤,再演奏《招商七言》的歌曲,用以招来凉气。这首《招商七言》歌是这样唱的:“凉风起兮日照渠,青荷昼偃叶夜舒。唯日不足乐有余,清弦流管歌玉凫,千年万岁喜难渝。”渠水中栽植莲荷,荷叶象锅盖那么大,荷枝有一丈那么长。这种莲荷是南方进献来的。它的叶子白天卷起来到了夜间才舒展开。每一根茎上丛生着四枝莲花,叫“夜舒荷”。又因为这种莲荷在月亮出来后叶子才舒展开,又叫它“望舒荷”。汉灵帝每到盛夏都在裸游馆避暑,和宫人通宵饮宴。他感叹地说:“要一万年都过着这样游乐的生活,就会成为天上的神仙啊!”裸游馆里挑选的宫娥彩女年龄都在十四岁以上,十八岁以下,一律化妆并脱去上衣,有的全身裸体跟皇上一块儿洗浴。洗浴的浴汤,是用西域进献的茵墀香煮制的。宫娥们洗浴完了,将浴汤放入渠中,名叫“流香渠”。汉灵帝又让宫内的太监学鸡叫,在裸游馆北侧修建一座鸡鸣堂,里面放养许多鸡。灵帝每当玩乐饮宴醉了后,到天亮了还在醉梦中。于是太监们争相学鸡叫,以假乱真。然后,将燃烧的火炬、蜡烛投掷在大殿下面,灵帝才惊惶地醒过来。待到董卓攻破京城后,将宫中的宫娥彩女收到董府,将裸游馆焚毁化为灰烬。到了曹魏咸熙年间,在汉灵帝当年投掷蜡烛的地方,还于幽暗中隐约有光亮如星星。后人以为是神光,并在有光亮的地方修造一座房屋,起名叫“余光祠”,用它来向上天祈福。一直到曹魏末年,才将这座祠堂拆毁除掉。

石 崇

晋石崇与王恺争豪。晋武帝,恺甥也,尝以一珊瑚树与恺,高二尺许,枝柯扶疏,世间罕比。恺以示崇。崇视讫,举铁如意击碎之,应手丸裂。恺甚惋惜,又以为嫉己之宝,声色方厉。崇曰:“不足恨,今还卿。”乃命左右,悉取珊瑚树。有高三尺,条干绝俗,光彩溢目者六七枚。如恺比者甚众。恺怅然自失。(出《世说》)

晋朝的石崇跟王恺斗富。王恺是晋武帝的亲娘舅,曾经得到武帝赏给他的一株珊瑚树,高约二尺多,枝干参差扶疏,人世间很难再找到能跟这株相比的珊瑚树。王恺将这株珊瑚树拿出来给石崇看。石崇看罢,举起铁如意将它打砸得粉碎,手到之处象击中鸟卵一样地迸裂。王恺特别惋惜,认为石崇是嫉妒自己的这株珊瑚宝树,于是很是生气。但是,王恺刚刚大发雷霆,石崇劝说道:“我砸碎你的一株珊瑚树,一点也不值得你发脾气。现在,我还你一株就得了嘛。”说着,命令左右的仆人们,将家中的珊瑚树都取出来。其中高约三尺,枝干生长得绝对超尘脱俗,发出的光彩耀人眼目的,有六七株。象王恺拿出来给石崇看的那样的珊瑚树,还有许多。王恺看到石崇家有这么多美无比的珊瑚树,立时若有所失地泄下气来。

王 敦

王敦初尚主,如厕,见漆箱盛乾枣。本以塞鼻,王谓上厕果,食至尽。既还,婢擎金盆贮水,琉璃碗盛澡豆。因倒置水中而饮之,群婢莫不掩口。(出《世说新书》)

王敦刚刚被招为驸马,上厕所去,看见漆箱里装着干枣。这种干枣是用来塞鼻子防止闻到臭味儿的,王敦却称它为上厕果,拿过来全都吃光了。从厕所回来后,婢女端着金盆盛水,用琉璃碗装洗澡用的香皂。王敦不知道是洗澡用品,接过来倒入水中就喝。众婢女看了都掩口而笑。

魏高王雍

后魏高王雍居近清门外数里,御道西旁,洛中之甲第也。正光中,雍为丞相。给羽葆鼓吹,虎贲班剑百人。贵极人臣,富兼山海。居第匹于帝宫,白壁丹槛,窈窕连亘,飞檐华宇,胶葛周通。僮仆六千,妓女五百。隋珠照日,罗绮从风。自汉晋以来,诸王豪侈,未之有也。出则鸣驺御道,文物成行,铙吹响发,(“发”字原缺,据《洛伽蓝记》补。)笳声哀啭;入则歌姬舞女击筑吹笙,而丝管迭奏,连宵尽日。竹林鱼池,侔于禁苑。芳草如积,珍木连。及雍薨后,诸妓女悉令入道,或有出家者。美人徐月华善箜篌,能为明妃出塞之歌。闻者莫不动容。永安中,与卫(卫原作衙,据《伽蓝记》改)将军原士康为侧室。士康宅亦近清外,徐鼓箜篌而歌,哀声入云。行路听者,俄而成市。徐常语士康云:“王有二美姬,一名修容,一名艳姿。并蛾眉皓齿,洁貌倾城。修容能为“绿水歌”。艳姿善为“逐凤舞”。并爱倾后室, 冠诸姬。”士康闻此,常令徐歌“绿水”、“文凤”之曲焉。(出《伽蓝记》)

后魏高人王雍,居住在京都洛门外几里的地方,在御道的西侧。王雍的府第,是洛城中数一流的。北魏孝明帝正光年间,王雍官至丞相。皇上赏赐给他以鸟羽为饰的华盖仪仗、乐队、佩带斑纹宝剑的警卫人员共一百人。这时的王雍高贵到在所有官员之上,富有到山、海都归他所有。他居住的府第,可以跟皇宫媲美。雪白地墙壁,朱红的门槛,外面砌有秀美的院墙。而且飞翘的屋檐,华丽的房舍,布局参差错落、深远广大,房与房之间有迥廊相通。府中有僮仆六千人,歌舞艺妓五百人。最珍贵的隋珠可以映照太,华丽的罗绮随风舞动。自两汉魏晋以来,最奢侈的王公大臣,也没达到这种地步。出行则有骑马的侍从在前鸣锣开遁,后面紧跟着各种车服旌旗仪仗,并有军乐为他伴行、 笳声哀啭苍凉。回到府中则有歌姬舞女为他唱歌起舞,击筑吹笙,丝竹管弦接连演奏,通宵达旦不歇息。至于府中花园里的茂林、修篁、鱼池亭榭,皇家御苑也不过如此。翠绿的芳草连片,珍木奇树成荫。清雅幽静,直如地上仙境。王雍死后,五百名歌姬舞妓都让她们遁入空门,为僧及道姑。美人徐月华擅长演奏箜篌,最拿手的是演奏《昭君出塞》。听她演奏此曲的人,没有不被感动得流下眼泪来的。孝庄皇帝永安年间,徐月华下嫁给卫原将军做姨太太。卫将军的府第也在清门外。徐月华经常边鼓箜篌边歌唱,凄婉的歌声传入云霄。走路的人走到这儿,听到歌声就停下来。不多一会儿,停下听歌的人如同闹市一样的多。徐月华曾经对卫将军说:“王丞相生前有两位美姬,一位名叫修容,一位名叫艳姿。两位美姬都长得蛾眉皓齿,容貌洁雅端丽倾城倾国。修容最擅长唱《绿水之歌》,艳姿最擅长跳《逐凤之舞》。在众多的后室姬妾中,王雍最 爱的就是她们二人。”卫将军听到这事之后,经常让徐月华给他演唱《绿水》、《文风》两支曲子。

元 琛

后魏王侯外戚公王,擅(“擅”原作“阻”,据明抄本改)山海之富,居川林之饶。争修园宅,互相夸竞。崇门丰室,阿户连房,飞馆生风,重楼起雾。高台芳树,家家而筑。花林曲池,园园而有。莫不桃李夏绿,竹柏冬青。而河间王琛最为豪首,常与高争衡。造文柏堂如徽音殿。置玉井金罐,以五色丝为绳。妓女三百人尽皆国色,有婢朝云善吹篪,能为 扇歌陇上声。琛为秦州刺史,诸羌外叛,屡讨之不降。琛令朝云假为贫妪,吹篪而乞。诸羌闻亡,悉皆流涕,迭相谓曰:“何为弃坟井,在山谷为寇耶?”相率归降。秦民语曰:“快马健儿,不如老妪吹篪。”琛在秦中,多无政绩。遣使向西域求名马,远至波斯国。得千里马,号曰“追风赤”。次有七百里者十余,皆有名字。以银为槽,金为环锁。诸王服其豪富。琛尝语人云:“晋室石崇,乃是庶姓,犹能鸡头狐腋,画卵雕薪。况我大魏天王,不为华侈。”造迎风馆于后园。窗户之上,列钱青琐,玉凤衔铃,金龙吐旆。素柰朱李,枝条入檐。妓女楼上坐而摘食。琛尝会宗室,陈诸宝器。金瓶 银瓮百余口,瓯擎盘合称是。其余酒器,有水晶钵、玛瑙琉璃碗、赤玉卮数十枚。作工奇妙,中土所无,皆从西来。又陈女乐及诸名马。复引诸王按行库藏,锦罽珠玑,冰罗雾合,充积其内。琛谓章武王融曰:“不恨我不见石崇,恨石崇不见我。”融立性贪暴,志欲无厌。见之叹惋,不觉成疾。还家,卧三日不能起。 王继来省疾,谕之曰:“卿之财产,应得抗衡,何为羡叹,以至于此?”融曰:“常谓高一人,宝货多于融。谁知河间,瞻之在前。”继曰:“卿欲作袁术之在淮南,不知世间复有刘备也。”及尔朱氏乱后,王侯第宅,多题为寺宇。寿丘里闾,列刹相望。祗洹郁起,宝塔高壮。四月八日,京都士女,多至河间寺。观其堂庑绮丽,无不叹息。以为蓬莱仙室,亦不是过也。(出《伽蓝记》)

后魏时期,王侯、皇家外姓亲戚以及皇室出嫁的公主,都富得占有山海,居住的都是平川有树木的富饶的地方。这些王侯贵戚攀比着修造营建房宅园林,互相夸耀竞赛。他们居住的府第都是高高的门楼、富丽的居室。家家都有连片的高屋,饰有飞檐的堂馆,一座挨一座的高楼,各种高台、亭榭。至于花木、林树、曲径、幽地,每座庭园都有。而且都是夏有桃李润绿,冬有竹柏常青。但是,其中最富有的还是河间的王琛。王琛曾经跟身为宰相的天下第一豪富王雍相抗争比富。建造的文柏堂就象皇家的徽音殿。堂内设置玉石砌作的井,金铸的提水罐,罐上系着用五色丝结成的绳索。王琛家养有三百名歌姬舞妓,个个都天生丽质是国中最娇美的丽人。其中有一个婢女名叫朝云擅长吹芦竹,还能手挥 扇载歌载舞,专唱陇上的民歌。王琛任秦州刺史时,当时羌族的各个部落多有叛乱外逃为寇的人,他多次带兵讨伐,都降服不了这些叛乱的羌人。后来,王琛让朝云扮成一位老年妇女,深入到羌人叛乱的地方,用吹芦竹的办法讨饭。这些叛乱的羌人听到他们熟悉的芦竹声后,都泪流满面,互相述说:“我们为什么要背井离乡,躲在这深山恶谷中为贼寇呢?”于是,相继归降。秦人说:“快马健儿,不知老妪吹芦。”王琛在秦州刺史任上,多数时候没有什么政绩。他曾派出使臣向西域各国索求名马,最远的时候到达波斯国(按:既现在波斯湾一带的阿拉伯国家。),求得一匹千里马,名叫“追风赤”。还求得日行七百的马十多匹,都有名字。喂养这些马的食槽是用银作的,环领都是金的。诸位王姓富豪都佩服他的富有。王琛曾经跟人说:“晋朝时的石崇,乃是一个平民百姓,还能载饰有雉翎的豪华的帽子,穿着用狐腋拼成的昂贵的裘皮大衣,在鸡蛋、薪木上雕画图形。何况我这位堂堂的大魏国的一方之王呢。我这样做一点也不算豪华奢侈。”王琛在后园建造一座迎风馆。窗户上用青钱连环成装饰图案,玉石雕成的凤凰啄中衔着响铃,金铸的龙嘴里吐着垂旒。结着白奈果、红李子的枝条伸进屋檐来,歌舞艺妓们坐在楼上窗边伸手可以摘食。王琛有一次将同宗的人都请到他府上,将他收藏的各种珍宝器皿展示给他们看。有金瓶 、银瓮一百多口。盆、盘、盒、擎灯等器皿,也都非金既银。余下的还有各种酒具:有水晶钵,玛琅琉璃碗,赤玉酒杯几十只。这些酒具作工都奇妙无比,是中国所没有的,都是从西方进口来的。又展看女艺妓和他饲养的那些名马。之后,带领这些人逐个观看他家库房中收藏的珍贵物品,有华丽的毛织品,名贵的珠宝,美的绉纱、白绸,装满一座座库房。王琛对章武的王融说:“我一点也不以见不到石崇而感到遗憾,遗憾的是石崇他看不到我是这样的富有。”王融为人贪婪残暴,贪得无厌。他看到王琛有这么多的稀世至宝和财物后,非常为自己还没有达到王琛这样豪富而感到惋惜和叹息,不觉间酿成疾病。回到章武家中后,三天卧床 不起。 王继来探病,劝慰他说:“你的财产,完全可以和他人相匹敌,为什么羡慕惋惜到得病的地步?”王融说:“曾经有人说高王雍珍宝比我王融多,谁知道河间又出了个王琛,他的珍宝也远远地超过我,令人敬仰。”王继说:“你呀,是想作淮南的袁术,不知道人世间还有个刘备呢。”待到朱氏作乱后,王侯的宅第许多都变成了寺庙。寿丘的街市里,寺庙林立,互相可以看得见。又新建不少祗园佛寺,和高大壮伟的佛塔。每到四月初八赶庙会,京城里的夫人小姐,许多人都到河间寺去游玩。看到华丽的殿堂廊屋,没有人不赞叹的。认为将它们比作传说中的蓬莱仙人住的仙室,一点也不过分啊!

隋炀帝

炀帝巡狩北边,作大行殿七宝帐。容数百人,饰以珍宝,光辉洞彻。引匈启民可汗,宴会其中。可汗恍然,疑非人世之有。识者云:“大行殿者,不祥之兆也。是非王莽轻车之比。此实天心,非关人事也。”(出《朝野佥载》)

又唐贞观初,天下乂安,百姓富赡,公私少事。时属除夜,太宗盛饰宫掖,明设灯烛,殿内诸房莫不绮丽。后妃嫔御皆盛衣服,金翠焕烂。设庭燎于阶下,其明如昼。盛奏歌乐。乃延萧后,与同观之。乐阕,帝谓萧曰:“朕施设孰与隋主。”萧后笑而不答。固问之,后曰:“彼乃亡国之君,陛下开基之主,奢俭之事,固不同矣。”帝曰:“隋主何如?”后曰:“隋主享国十有余年,妾常侍从。见其侈。隋主每当除夜,(至及岁夜。)殿前诸院,设火山数十,尽沉香木根也,每一山焚沉香数车。火光暗,则以甲煎沃之,焰起数丈。沉香甲煎之香,旁闻数十里。一夜 之中,则用沉香二百余乘,甲煎二百石。又殿内房中,不燃膏火,悬大珠一百二十以照之,光比白日。又有明月宝夜光珠,大者六七寸,小者犹三寸。一珠之价,直数千万。妾观陛下所施,都无此物。殿前所焚,尽是柴木。殿内所烛,皆是膏油。但乍觉烟气薰人,实未见其华丽。然亡国之事,亦愿陛下远之。太宗良久不言。口刺其奢,而心服其盛。(出《纪闻》)

隋炀帝巡行视察北方边境地区时,特意制作了一座大行殿七宝帐,里面可以容纳几百人,镶嵌装饰着各种珍珠、宝石。这些珍宝发出的光亮可以照遍整个帐内。隋炀帝引请匈可汗启民在大行殿内饮宴,启民可汗神情恍然,怀疑人世间不可能有这样豪华阔大的帐房。有远见卓识的人说:“隋炀帝造大行殿是一种不吉祥的预兆。它的错误好比王莽当年听从太傅虞唐尊的话,让人穿短衣小袖,坐我马紫车一样。这实在是上天的旨意,而不是人力所能改变的啊!”

又:唐太宗贞观初年,天下太平安定,人民富裕充足。不论是国家还是百姓,都很少有棘手的事情。这年大年除夕,唐太宗下令将皇宫及嫔妃们居住的旁舍装饰布置一新,各处置设点燃的灯烛,宫殿里的各个厅、堂、屋、室都布置得豪华绮丽,皇后、嫔妃们都身着华丽的盛服、佩戴各种珠宝首饰,真是耀金映翠,璀璨煌丽。在宫中庭院阶下设置火炬,照耀得宫中如同白天一样明亮。又命令宫中乐工一曲接一曲地演奏乐曲,好不热闹。唐太宗命人将隋炀帝的皇后萧后请来,一同观赏这空前的盛景。一曲演奏完了,太宗问萧后:“我今天晚上的这些陈设布置跟隋炀帝当年比较,哪个更盛大豪华?”萧后只是微笑并不回答这个问题。太宗再三问她,萧后回答说:“隋炀帝是个使国家灭亡的国君,陛下是开创基业的皇帝,因此哪位奢侈、哪位节俭,当然不一样啦。”太宗问:“隋炀帝当年是怎样的?”萧后说:“隋炀帝在位十多年,我一向在他身边侍奉他。他的那些奢华逸的事情我见得太多了。隋炀帝每到大年除夕的夜晚,便在大殿前边的各个院庭中架设几十座火山,用的都是沉香木根,每一座火山都要焚烧好几车沉香木根。如果嫌火光暗,就再往上添加香料甲煎,火焰立时高达好几丈。沉香、甲煎燃烧散发出来的香味儿,京城附近几十里地以内都能闻得到。除夕这一个晚上,就要烧掉沉香木二百多车,甲煎二百石。同时,殿内各屋不点灯烛,而是悬挂一百二十枚巨大的珍珠照明。这些珍珠发出的光亮,照耀得殿堂象白天一样亮堂。还有名叫明月宝的夜光珠,大的六七寸,小的也有三寸。一枚夜光珠就价值几千万钱。我看陛下今晚的陈设布置,都没有这些东西。殿前所烧的,不过是些柴木罢了。殿内点燃的,也是一膏油蜡烛。只是一开始让人觉得烟气太薰人,实在是看不出有什么华丽来。然而,穷奢极欲则会亡国的啊,还望陛下离它远一些好。”唐太宗听了萧后这一席话,很长时间没说一句话。后来,口里指斥隋炀帝这样做太奢华了,心中却暗暗地佩服当年隋宫除夕夜布置得真豪华盛大啊!

则天后

则天造明堂。于顶上铸銕为鸑鷟,高二丈,以金饰之,轩轩若飞。数年,大风吹动,犹存其址。更铸铜为大火珠,饰以黄金,煌煌耀日,今见存焉。又造天枢于定鼎门,并番客 商聚钱百万亿所成。其高九十尺,下以铁山为脚,铸铜为二麒麟,以镇四方。上有铜盘,经三丈。蛟龙人立,两足捧大火珠,望之如日初出。镌文于柱曰:大周万国述德天枢。后开元中推倒,铜入上方。(出《大唐新语》)

武则天建造明堂。在明堂顶上铸造一只铁凤凰,高二丈,用黄金装饰它,展翅欲飞。历时好几年,经历过狂风吹刮,这只铁凤凰依然存在。武则天还用铜铸造一只大火珠,上面饰以黄金,光彩夺目可以照耀太,现在依然还有。武则天又在定鼎门建造一座天枢,是用向外国和少数民族的商贾集资百万亿钱才建造成的。天枢高九十尺,下面铸有铁山作柱脚,铸造两只铜麒麟,用它来镇守四方。天枢上面置有一只巨形铜盘,直径三丈阔。并铸有蛟龙象人一样立在那儿,两足捧着一只大火珠,望去象太刚刚升起来。并在柱子上铭刻文字:大周万国述德天枢。后来,在唐玄宗开元年间,这座天枢被玄宗皇上命人推倒,所有的铜物、铜饰都没收送入皇宫库府。

许敬宗

唐许敬宗奢豪。尝造飞楼七十间,令妓女走马于其上,以为戏乐。(出《独异记》)

唐朝时许敬宗非常豪华奢侈。曾经建造飞楼七十间,让艺妓们骑马在楼上面奔走,以此作为一种游戏与娱乐。

张易之

张易之为母阿臧造七宝帐,金银珠玉宝贝之类,罔不毕萃。旷古以来,未曾闻见。铺象牙床 ,织犀角簟,鼲貂之褥,蛩蟁之耗,汾晋之龙顺、临河之凤翮以为席。阿臧与凤阁侍郎李迥秀私通,逼之也。以鸳鸯盏一双共饮,取其常相逐。迥秀畏其盛,嫌其老,乃荒饮无度,昏醉是务,常频唤不觉。出为恒州刺史。易之败,阿臧入官。迥秀被坐,降为卫州长史。(出《朝野佥载》)

张易之,是唐朝武则天时期的 臣。张易之为他母亲阿臧建造一座七宝帐,金、银、珠、玉等各种珍宝,没有不汇集在这座宝帐上的。从远古到如今,从未有听到过、从未有见到过这样奢华的帐幔。帐幔里面置放的用象牙制作的床 ,床 上铺的是犀角簟席,鼲貂皮做的褥子,蛩蟁毛和蚊毫所制做的毡褥,汾晋的龙须和临河的凤翮编织的床 席。阿臧跟凤阁侍郎李迥秀私下通奸。是她靠儿子的权势逼迫李迥秀这样做的。并且,用一对鸳鸯酒杯跟李迥秀饮酒,取其长相依伴、永以为好的寓意。李迥秀畏惧她家权盛一时,又嫌弃她年老色衰,于是颓唐地饮酒浇愁没有止境,直到醉得酩酊大醉为止,经常是阿臧怎么招呼他也不醒过来。后来,李迥秀出任恒州刺史。待到神龙元年,唐中宗恢复帝位后,张易之被张柬之等人所杀,家道也败落了。他母亲阿臧没入官府充仆。跟他母亲通奸的李迥秀也被牵连,降职为卫州长史。

宗楚客

宗楚客造一宅新成,皆是文柏为梁,沉香和红粉以泥壁,开门则香气蓬勃。磨文石为阶砌及地,着吉莫靴者,行则仰仆。楚客被建昌王推得赃万余贯,兄弟配流。太平公主就其宅看,叹曰:“观其行坐处,我等虚生浪死!”一年,追入为凤阁侍郎。景龙中,为中书令。韦民之败被诛。(出《朝野佥载》)

宗楚客新建造一座宅院,一律用文柏木为屋梁,墙壁是用沉香和红粉抹的,一打开门马上香气四溢。台阶和屋里的地面,都是用磨文石砌的,穿着用同州产的吉莫皮制的靴子的人,走在这样光滑的地面上,抬脚就要滑倒的。宗楚客被建昌王李推查出赃款一万多贯,他们兄弟被发配流放。太平公主到宗楚客住的宅院去察看,看到他起居、行坐都是那样的奢华,不由得感叹地说:“和宗楚客比,我们这些皇帝家中的公主,王孙,都枉得虚名、白活这一生啦!”一年后,宗楚客又被诏回京城任凤阁侍郎。到了唐中宗景龙年间,他又出任中书令。韦氏图谋叛乱政变失败后,宗楚客也被杀死。

安乐公主

洛州昭成佛寺,有安乐公主造百宝香炉。高三尺,开四门。绛桥勾栏,花草飞禽走兽,诸天妓乐,麒麟鸾凤,白鹤飞仙。丝来线去,鬼出神入。隐起钑镂,窈窕便娟。真珠玛瑙,琉璃琥珀,颇梨珊瑚,车渠琬琰,一切宝贝,用钱三万,库藏之物,尽于是矣。(出《朝野佥载》)又

安乐公主改为悖逆庶人,夺百姓庄田,造定昆池四十九里,直抵南山,拟昆明池。累石为山,以象华岳。引水为涧,以象天津。飞阁步檐,斜墙磴道,被以锦绣,画以丹青,饰以金银,莹以珠玉。又为九曲流杯池,作石莲花台,泉于台中流出。穷天下之壮丽,言之难尽。悖逆之败,配入司农。每日士女游观,车马填咽。奉敕,辄到者,它人解见任,凡人决一顿,乃止。(出《朝野佥载》)又

安乐公主造百鸟毛裙,以后百官百姓家效之。山林奇禽异兽,搜山荡谷,扫地无遗。至于网罗,杀获无数。开元中,焚宝器于殿前,禁人服珠玉金银罗绮之属,于是采捕乃止。(出《朝野佥载》)

洛州昭成佛寺里,有安乐公主制造的百宝香炉一只。香炉高三尺,开有四个门。紫红色的横梁,栏杆,上面饰有花、草、飞禽、走兽,诸位天女乐妓、麒麟鸾凤、白鹤飞仙。都是用金线、银线,隐起镂刻成的。每个人物都轻盈娇好,真乃是鬼斧神工。而且香炉上面还镶嵌着珍珠玛瑙,琉璃琥珀、玻璃珊瑚、车渠琬琰等美玉,什么宝物都有。制造这座百宝香炉光手工用了三万钱,安乐公主家中库府中所珍藏的宝物全都拿出来,用在这上面了。又

安乐公主因为犯了忤逆罪被贬为普通百姓后,夺取侵占老百姓的庄田,修造了一座定昆池,周围四十九里,一直到南山,仿效昆明池。在池边用石头堆砌成一座假山,仿效华山。引来河水成为溪涧。仿效天津。围着池边建造了许多楼、台、亭、榭,座座都是翘盖如翼、步檐出廊。池周围依山砌有斜墙,铺上登山的石道。而且,到处都披锦挂绣、绘画上各种花鸟图案、壁画,镶嵌装饰着金、银、珠、玉,绮丽奢华、溢光流彩。安乐公主又修造一座九曲流杯池,在池中修建石莲花台,引泉水从石台中流出来。其是穷尽普天下的壮观华丽,都不能用言语一一将它讲述出来啊!待到安乐公主伙同韦后谋害她的亲生父亲唐中宗的事情败露,被唐玄宗处死后,这些园林分配给大司农管理。每天都有许多官宦人家与平民百姓来到这里游玩观赏,经常是车马堵塞。后来,奉皇上敕令,凡是擅自来到这里的人,是国家的官员则解除你的现任职务,一般百姓就责打你一顿,这才没有人再去游赏了。又

安乐公主用百鸟毛编织一条裙子。后来,官宦人家和普通百姓都争相效仿。于是,搜寻山林,扫荡山谷,见到奇禽异兽就捕获,几乎都捕尽了。至于张布罗网,更是捕获到无其数的鸟兽。直到唐玄宗开元年间,皇上在大殿前将这些百鸟毛裙被尽数焚毁掉,禁止有人再服用金、银、罗绮之类的衣服,这才制止住了朱采奇禽异兽的风气。

杨慎

景龙中,妃主家竞为奢侈。驸马杨慎 、武崇训至以油洒地,筑球场。(出《国史异纂》)

唐中宗景龙年间,妃主家争相竞赛谁家更奢侈豪华。驸马杨慎 、武崇训竟然用油洒地,修筑球场。

唐睿宗

唐睿宗先天二年正月十四、十五、十六夜,于京师安福门外,作灯轮高二十丈。被以锦绮,饰以金银。燃五万盏灯,俱(俱字原空缺,据黄本补。)竖之如花树。宫女千数,衣绮罗,曳锦绣,耀珠翠。施香粉。一花冠,一巾帔,皆至万钱。装束一妓女,皆至三百贯。妙简长安万年县年少妇 女千余人,衣服花钗媚子亦称是。于灯下踏歌三日夜。观乐之极,未始有之。(出《朝野佥载》)

唐睿宗先天二年正月十四、十五、十六三个晚上,在京都长安安福门外,修造一座大型彩灯,有二十丈那么高。彩灯是用锦绮等丝织品制作的,上面装饰着金银等饰物。并且同时在这儿点燃五万盏彩灯,都高高地悬挂起来,远望如同花树。下面还有千余名宫女,身穿绮罗,肩披锦绣,头戴珠翠,脸施脂粉,个个打扮得华丽妖娆可人。而且一条披巾,一只花冠,都价值万钱。装束一个女艺人,都得用上三百贯钱。又从长安万年县心挑选出青年妇女一千多人,这些人的衣服、花饰、首饰,跟宫女们一样。她们一同在彩灯下载歌载舞,三天三夜不散。象这样盛大的元宵灯会,有始以来从未有过的。

玄 宗

玄宗幸华清宫。新广汤池,制作宏丽。安禄山于范,以白玉石为鱼龙凫雁,仍为石梁及石莲花以献。雕镌巧妙,殆非人功。上大悦,命陈于汤中,又以石梁横亘汤上,而莲花才出于水际。上因幸华清宫。至其所,解衣将入。而鱼龙凫雁,皆若奋鳞举翼,状欲飞动。上甚恐,遽命撤去,其莲花至今犹存。又尝于宫中置长汤屋数十间,环回甃以文石。为银镂漆船及白香木船,置于其中。至于楫橹,皆饰以珠玉。又于汤中,垒瑟瑟及沉香为山,以状瀛洲方丈。上将幸华清宫,贵妃姊妹竞饰车服。为一犊车,饰以金翠,间以珠玉。一车之费,不啻数十万贯。既而重甚,牛不能引。因复上闻,请各乘马。于是竞购名马,以黄金为衔蹶,(蹶字原缺,据明抄本补。)组绣为障泥。共会于国忠宅,将同入禁中。炳炳照烛,观者如堵。自国忠宅至于城东南隅,仆御车马,纷纭其间。国忠方与客坐于门下,指而谓客曰:“某家起于细微,因缘椒房之亲,以至于是。吾今未知税驾之所,念终不能致令名,要当取乐于富贵耳。”由是骄奢僭侈之态纷然,而昧处满持盈之道矣。太平公主玉叶冠,虢国夫人夜光枕,杨国忠锁子帐,皆稀代之宝,不能计其直。(出《明皇杂录》)

唐玄宗圣驾移住在骊山的华清宫。那儿有新修造的 泉浴池,修造得宏丽堂煌。安禄山在范听说玄宗皇上新修一座浴池后,召集知名工匠用白玉雕刻成石鱼、石龙、凫雁,又制作了石梁、石莲花,一并进献给玄宗。玄宗皇帝特别高兴,立即命人将这些东西放进浴池中,又命人将石梁横阵在浴池上面,石莲花刚刚露出水面。放置好了后,玄宗皇帝高高兴兴地来到浴池洗浴。他脱去衣服刚要下到池水中。忽然觉得放置在池水中的石鱼、石龙、石凫雁,都象抖动鳞片、振起翅膀要动要飞的样子。玄宗皇帝大为惶恐,立即命人将这些鱼、龙、凫雁统统搬走,只有石莲花直到今天还存留在浴池中。玄宗皇帝又在华清宫中建造长形浴屋几十间。环绕的屋墙都砌上玛瑙或带纹理的石头。又作银镂漆船和白香木船,放在 汤浴池中。至于船桨、船橹,都用珍珠、玉石作装饰物。又在池水中用碧绿色的宝石和沉香木垒成两座假山,形状象传说中的瀛洲、方丈二座仙山。玄宗皇帝将上华清宫,杨贵妃的姐妹们,争相比赛着置办豪华的车服。一辆牛车,用黄金翡翠作装饰,还有珍珠、美玉。装饰一辆牛车的费用,何止几十万贯。过不多时,牛车太重了,牛拉不动。因此又向皇上呈报,请求各自换乘马车。于是又竞相购买名马,用黄金打制马嚼子,用华丽的组锈作障泥垂在马腹两侧。她们会集在身为丞相的哥哥杨国忠府上,一同前往宫内。车马人行,上面的各种饰物光彩耀眼,围观的人象墙一样将她们围起来。从杨国忠的府第到京城东南角,仆夫、车马排成了一长流。杨国忠和宾客坐在府门下,指着这长长的车队说:“我家出身寒微,因为贵妃跟当今皇上结为亲家,以至于富贵显赫到这种程度。我现在也不知道将来的归宿在哪里。但是考虑到象我们这样靠跟皇上结亲而显赫的人家,终归不能在史书上留下什么美好的声誉,还不如尽一时之富贵享乐呢!从此之后,杨家兄妹更加骄奢逸,恣情享乐,而对处满则损、持盈则亏的道理一点也不知晓,这才招致后来的安史之乱与马嵬之变啊!在当时,太平公主的玉叶冠,虢国夫人的夜光枕,与丞相杨国忠的锁子帐,都是稀世之宝,它们的价值是无法计算出来的。

虢国夫人

杨贵妃姊虢国夫人,恩 一时。大治第宅,栋宇之盛,举无与比。所居韦嗣(“嗣”原作“副”,据黄本改。)立旧宅。韦氏诸子方午偃息于堂庑间,忽见妇人衣黄罗帔衫,降自步辇。有侍婢数十人,笑语自若。谓韦氏诸子曰:“闻此宅欲货,其价几何?”韦氏降阶曰:“先人旧庐,所未忍舍。”语未毕,有工数百人,登东西厢,撤其瓦木。韦氏诸子乃率家童,挈其琴书,委于路中。而授韦氏隙池十数亩,其宅一无所酧。虢国中堂既成,召匠汙镘。授二百万赏其值,而复以金盏瑟瑟三斗为赏。后曾有暴风拔树,委其堂上。已而视之,略无所伤。既撤瓦以观之,皆乘以木瓦。其制作致,皆此类也。虢国每入禁中,常乘骢马,使小黄门御。紫骢之俊健,黄门之端秀,皆冠绝一时。(出《明皇杂录》)

杨贵妃的姐姐虢国夫人,曾获得到盛极一时的恩 。虢国夫人大修府第住宅,房屋修筑的宏伟高大,整个高城长安没有能相比的。她新修造的府第原是韦家的旧宅院。一天中午,韦家一家人正在屋中睡午觉。忽然看见一位贵妇人身着黄罗披衫,从步辇上走出来。她身旁左右围着几十个侍女丫环,说笑自若如入无人之境。少许,对韦家的几个儿子说:“听说这所宅院要卖,售价多少啊?”韦家人说:“这宅院是先人留给我们的,我们不能将它卖了。”这话还未说完,韦家人就看见院中涌进来好几百工人,登上东、西厢房掀瓦拆房。没法儿,韦家全家人和童仆只好拿着琴、书等日常使用的东西器具,站在路中间眼睁睁地看着他们拆扒自己的房屋。最后,虢国夫人只留下十几亩的一小块地方给韦家,还且没给一分钱的买房钱。虢国夫人新宅的中堂建好后,召来工匠进行粉刷墙壁。起初说好给工钱二百万钱。待到粉刷完毕后,虢国夫人一高兴用金盏盛碧色宝石三斗,做为工钱赏给工匠们。后来,有一次刮暴风将一株大树连根拔起来,落在虢国夫人新宅的堂屋房上。风住后上到堂房顶上看看,基本上没有什么损坏。原来,房上覆盖的是制的木瓦。整座宅院处处修造的致程度,都跟这差不多。虢国夫人每次进入皇宫,经常骑着一匹紫骢宝马,旁边有一个小太监为她牵马。紫骢宝马的高大健美,小太监的端庄俊秀,都为当时首屈一指的。

相关评论

×请选择打赏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