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中国古代文学名著 > 太平广记 >

卷第二百三十三 酒(酒量、嗜酒附)

【回目录】

卷第二百三十三 酒(酒量、嗜酒附)

千日酒 擒奸酒 若下酒 昆仑觞 碧筒酒 九酝酒 消肠酒 青田酒 粘雨酒 酒名 南方酒 李景让 夏侯孜 孙会宗 陆扆 酒量 山涛 周顗 裴弘泰 王源中 嗜酒 徐邈 刘伶 酒臭

千日酒

昔有人名玄石,从中山酒家沽酒。酒家与千日酒,忘语其节。至家醉卧,不醒数日。家人不知,以为死也,具棺殓葬之。酒家至千日,乃忆玄石前来沽酒,醉当醒矣。遂往索玄石家而问之,云:“石亡已三年,今服阕矣。”于是与家人至玄石墓,掘冢开视,玄始醒,起于棺中。(出《博物志》)

从前有个叫玄石的人,到中山酒店买酒。店家将“千日醉”卖给了他,忘了告诉他这是什么酒了。结果,玄石回到家里喝了千日醉后,醉倒在床 上,一连好几天也不醒过来。家里人不知道,以为他死了,就将他装入棺椁中埋葬了。到了一千天,卖酒的店家才想起一千天前来买醉的玄石,今天该醒酒了,于是到玄石家询问情况。家里人说:“玄石已经死了三年啦,现在正好守丧期满。”于是这位店家跟玄石家里人一块儿来到玄石墓前,挖开坟墓,打开棺椁一看,玄石正好刚醒酒,自己从棺椁中走出来。

擒奸酒

河东人刘白坠者善于酿酒。六月中时暑赫,刘以罂贮酒,曝于日中。经一旬,酒味不动,饮之香美,醉而不易醒。京师朝贵出郡者,远相饷餽,逾于千里。以其可至远,号曰“鹤觞”,亦名“骑驴酒”。永熙中,青州刺史毛鸿宾带酒之任。路中夜逢劫盗,盗饮之皆醉,遂备擒获。因此复名“擒奸酒”。游侠语曰:“不畏张弓拔刀,唯畏白坠春醪。”(出《伽蓝记》)

河东有个叫刘白坠的人,擅长酿酒。每到六月中旬盛夏时节,刘白坠将酒贮藏在罂瓮里,放在太底下曝晒。晒过十天后,酒味不变。饮它感觉味道特别甘甜芳香,而且喝醉后不容易醒酒。京城里的朝廷显贵每次出京,都不远千里带回刘白坠酿造的这种酒送人。因为它能扬名千里之外,所以起名叫“鹤觞”,又叫“骑驴酒”。晋惠帝永熙年间,青州刺史毛鸿宾带着刘白坠酿造的“鹤觞”酒到任上。途中遇到劫道的贼寇,喝了鹤觞酒后都醉得人事不省。于是,这些盗贼都被捕获。从这以后,刘白坠酿造的这种酒又叫“擒奸酒”。当时在江湖上行走的侠士们说:“不惧怕箭射刀砍,只畏惧白坠酿的春酒啊!”

若下酒

《舆地志》:村人取若下水以酿酒,醇美。俗称“若下酒”。张协士所云:“荆州乌程,豫北竹叶。”即此是也。(出《十道记》)

《舆地志》上说:“村里的乡民取来若下水酿酒,酒味醇美,当地人称“若下酒”。张协士说:“荆州的乌程酒,豫北的竹叶青,就是这种酒啊!”

昆仑觞

魏贾摪家累千金,博学善著作。有苍头善别水,常令乘小舟于黄河中。以瓠匏接河源水,一日不过七八升。经宿,器中色如绛。以酿酒,名“昆仑觞”,酒之芳味,世间所绝。曾以三十斛上魏庄帝。(出《酉杂俎》)

魏人贾摪家财千金,字识广博,还能著书写文章。有一位老翁擅长识别水性,贾摪经常让这位老翁乘坐小船驶到黄河中流,用葫芦接黄河源的水,一天不过能接到七八升。放了一宿,葫芦里的水变成绛色。用这种黄河源的水酿的酒,名叫“昆仑觞”。它的甘美芳香的酒味儿,是人世间所没有的。贾摪曾经用三十斛“昆仑觞”,进献给魏庄帝。

碧筒酒

历城北有使君林。魏正始中,郑公悫三伏之际,每率宾僚避暑于此。取大莲叶置砚格上。盛酒三升。以簪刺叶,令与柄通。屈茎(“茎”原作“径”,据明抄本改)上,轮菌如象鼻。传吸之,名为“碧筒”。历下效之,言酒味杂莲气,香冷胜于冰。(出《酉杂俎》)

历城城北有一片使君林。魏齐王正始年间,郑悫公每到三伏天便率领宾朋属僚们到这里来避暑。郑悫公让家人拿来硕大的莲叶放在砚格上面,再盛酒三升。之后,用簪子刺莲叶,让它与莲叶的柄相通,再将叶柄弯曲,如象鼻,相传着饮吸,起名叫“碧筒”。后来人们争相效仿,说这样喝酒味中掺进去莲花的清香,香冷如冰。

九酝酒

张华既贵,有少时知识来候之。华与共饮九酝酒,为酣畅,其夜醉眠。华常饮此酒,醉眠后,辄敕左右,转侧至觉。是夕,忘敕之。左右依常时为张公转侧,其友人无人为之。至明,友人犹不起。华咄云:“此必死矣。”使视之,酒果穿肠流,床 下滂沱。(出《世说》)

张华发迹后,他小时候的朋友来看他,张华用九酝酒来招待这位童年时的朋友,两人喝得非常畅快。这天晚上,两个人都喝得大醉,躺下就睡着了。张华经常喝九酝酒。每次喝后睡觉时,都令家里人来将他翻转来,调过去,一直到醒酒才停下来。这天晚上,张华忘了告诉家人;仆人象往常一样翻转他。张华的那位朋友却没有人去照看。到天亮,张华的朋友还没有醒过来。张华惋惜地说:“我这位朋友一定是死啦!”派人过去看看,酒果然穿过他这位朋友的肚肠流出来,床 下汪着一地的酒水。

消肠酒

张华为醇酒,煮三薇以渍曲蘖。蘖出西羌,曲出北 中有指星麦,四月火星出,获麦而食之。蘖用水渍,三夕而麦生萌芽。以平旦时鸡初鸣而用之,俗人呼为鸡鸣麦。以酿酒,清美鬯。久含令人齿动,若大醉不摇荡,使人肝肠烂,当时谓之消肠酒。或云,醇酒可为长宵之乐。二说声同而事异焉。(出《王子年拾遗记》)

张华酿造的醇酒,用煮三薇的水来浸泡曲麦蘖。蘖产在西羌,曲出产在北 地产一种指星麦。说的是农历四月火星出来,将麦子收割后吃。蘖芽用水浸泡,经过三个晚上,麦子泡出蘖芽。在天刚亮鸡初次打鸣时候,用它来酿酒。民间称它为“鸡鸣麦”。用这种鸡鸣麦酿的酒,清美甘醇,芳香持久。喝到嘴里含着不咽,时间长了,能将牙齿泡活动了。如果喝醉了不翻转摇动,能将人的肝肠浸烂。当时人称:“消肠酒”,还有人说:“这种醇酒可让你长宵欢乐。”二种说法,声音相同,但是包含的内容却不一样啊。

青田酒

乌孙国有青田核,莫知其树与实。而核大如五六升瓠,空之盛水,俄而成酒。刘章曾得二枚,集宾设之,可供二十人。一核方尽,一核所盛,复中饮矣。唯不可久置,久则味苦难饮。因名其核曰“青田壶”,酒曰“青田酒”。(出《古今注》)

乌孙国出产一种青田核,不知道是什么树结的,也不知道它的果实是什么样子的。这种青田核象能盛五六升东西的葫芦那么大。用这种空核盛水,不一会儿,水就变成了酒。有个叫刘章的人,曾得到两枚青田核,将朋友邀来设酒宴。这两枚青田核酿出来的酒,可供得上二十个人来喝。一核的酒才饮完,另一核中的水又变成了酒,可以接着钦。但是,不能将水放得时间长了。时间长了,则味苦难饮。因此,管这种核叫“青田壶”,这种酒叫“青田酒”。

粘雨酒

石虎于大武殿前起楼,高四十丈。结珠为帘,垂五色玉珮。上有铜龙,腹空,盛数百斛酒。使 人于楼上噀酒,风至,望之如云雾。名曰“粘雨台”,使以洒尘。(出《拾遗录》)

石虎在大武殿前建造一座楼,高四十丈。将珠编结成门帘挂在上面,帘下饰有五色玉珮,帘上安装一条铜龙,龙腹是空的,可以盛几百斛酒。让 人在楼上喝酒,有风刮来,远远望去整座楼如在云雾中。因此,这座楼名叫“粘雨台”,用它来洒尘。

酒 名

酒名:郢之富水,乌城之若下,荥之土窟春,富平之石冻春,剑南之烧春,河东之乾和蒲桃,岭南之灵溪博罗,宜成之九酝,浔之湓水,京城之西市腔,虾蟆陵之郎官清。河汉之(《国史补》“河汉之”作“阿婆清又有”)三勒浆,其法出波斯。三勒者,谓庵摩勒、毗黎勒、诃黎勒。(出《国史补》)

名酒有:郢城产的富水酒,乌程产的若下酒,荥产的土窟春酒,富平产的石冻春酒,剑南产的烧春酒,河东产的乾和葡萄酒,岭南产的灵溪博罗酒,宜城产的九酝酒,浔产的湓酒,京城产的西市腔酒,虾蟆陵产的郎官清酒,河汉产的三勒浆酒。三勒浆酒的酿造方法出处波斯国。所谓“三勒”,就是“庵摩勒、毗黎勒、诃黎勒”的简称。

南方酒

新州多美酒。南方酒不用曲蘖,杵米为粉,以众草叶 蔓草汁溲,(南人呼“野葛”为“ 蔓草”)大如卵,置蓬蒿中蔽,经月而成。用此合糯为酒。故剧饮之后,既醒,犹头热涔涔,有毒草故也。南方饮既烧。即实酒满瓮,泥其上,以火烧方熟。不然,不中饮。既烧即揭瓶趋虚,泥固犹存。沽者无能知美恶,就泥上钻小穴可容筋,以细筒插穴中,沽者就吮筒上,以尝酒味,俗谓之“滴淋”。无赖小民空手入市,遍就酒家滴淋,皆言不中,取醉而返。南人有女数岁,即大酿酒。既漉,候冬陂池水竭时,置酒罂,密固其上,痤于陂中。至春涨水满,不复发矣。候女将嫁,因决陂水,取供贺客。南人谓之“女酒”。味绝美,居常不可致也。(出《投荒杂录》)

新州盛产美酒。南方酒不用曲蘖酿造,而是将米杵成粉,用 蔓草汁和粉,外面包裹上各种草叶,做成卵形,放在蓬蒿中荫蔽一个月,让它发酵变馊。然后再掺对上糯米,酿造成酒。这种酒,快速喝它,不醉,只是头上往外冒热汗,是因为有毒草的缘故啊。南方人饮这种酒得烧它,就是将酒装满瓮,上面涂泥,再用火烧才算熟了。不然,不能饮。烧完后,立即将瓮上的盖揭去,中间出现空隙,上面的泥还在。买酒的人不知道酒的好坏,就在泥上钻个小洞象筷子那么粗,将细管插入洞中。买酒的人吮吸细管的一端,来品尝酒的味道,民间叫“滴淋”。有的无赖小民空手来到集市上,遍尝酒家的滴淋。每尝一家,都说不好喝,最后也能尝得大醉回去。南方人生下女孩后,长到几岁时,就为她酿造很多的酒。过滤好了后,等到冬天池塘里的水枯竭时,将这滤好的酒盛在酒罂中,将上面的罂盖密封加固好,把酒罂埋在池塘岸边。到春天池塘里涨满了水,也不再挖出来。待到这个女孩长大成人 出嫁时,才在堤岸挖个缺口,将水放开,然后挖出埋在岸边泥土下面的酒罂,用里面埋藏多年的美酒招待贺喜的宾客。南方人称它为“女儿酒”。这种陈年佳酿,味道绝对甘美。平常是喝不到的啊!

李景让

大中年,丞郎宴席,蒋伸在座。忽斟一杯言曰:“席上有孝于家,忠于国,及名重于时者,饮此爵。”众皆肃然,无敢举者。独李公景让起引此爵,蒋曰:“此宜其然。”(出《卢氏杂说》)

唐宣宗大中年间,一次,在尚书省的左右丞及云部侍郎的宴席上,蒋伸忽然斟一杯酒,说:“在咱们今天的宴席上,有在家孝敬父母,在朝为国尽忠,而且名重时下的人,请饮这一杯。”蒋伸说完后,在座的人都神色严肃,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没敢举起这杯酒。独有李景让站起身,端起这杯酒一饮而尽。蒋伸说:“李景公最适宜喝这杯酒啦。”

夏侯孜

崔郢为京尹日,三司使在永达亭子宴丞郎。崔乘酒突饮,众人皆延之。时谯公夏侯孜为户部使,问曰:“尹曾任给舍否?”崔曰:“无。”谯公曰:“若不曾历给舍,京光尹不合冲丞郎宴。命酒乣来,命下筹,且吃罚爵。”取三大器物。引满饮之。良久方起。(出《卢氏杂说》)

崔郢任京兆尹时,一次,御史、中书、门下三司使臣,在永达亭宴请丞相,崔郢乘着酒劲忽然不礼貌地狠劲喝。众人都停止喝酒看着他。当时任户部使的夏侯孜问他:“崔京尹你曾经任过给事中与中书舍人吗?”崔郢回答说:“没有任过。”夏侯孜说:“如果不曾任过给事中与中书舍人,你就不应该冲撞这次丞郎宴。我叫监酒人过来!让崔京尹吃罚酒!”于是,监酒人拿来三只大杯,都满满地斟上酒,罚崔郢喝这三大杯酒。崔郢喝了这三杯酒,过了好久才站起来。

孙会宗

唐孙会宗仆射,即渥相大王父也。宅中集内外亲表开宴。有一甥侄为朝官,后至。及中门,见绯衣官人,衣襟前皆是酒涴,咄咄而出。不相识。顷即席,说于主人。讶无此官。沉思之,乃是行酒时,阶上酹酒,草草倾泼也。自此每酹酒,止则身恭跪,一酹而已,自孙氏始,今人三酹非也。(出《北梦琐言》)

唐朝时仆射孙会宗,就是渥相大王的父亲。一次,在家中摆酒席宴请内外亲表。有一位甥侄辈的亲戚在朝廷里任职,来晚了,走到中门,看见一位身着红色官服的官人,衣襟前边全是酒渍,气冲冲地从庭院里走出来,他不认识这位官人是谁。这位亲属来到酒席前,把刚才见到的事情告诉了孙会宗。孙会宗听了后特别惊讶,说:“没有这样一位官人来赴宴啊!”孙会宗沉思好久,才恍然大悟,说:“一定是我们刚才行酒时,向阶前地上洒酒祭祀,大家都随便乱洒而洒到哪位家神的衣服上了。”从此,每次洒酒祭祀时,都侧身恭敬地跪在地上,洒一下而已。这种洒酒祭祀的仪式始自孙会宗,现在的人洒三次是不对的。

陆 扆

陆相扆出典夷陵时,有士子修谒。相国与之从容,因命酒酌劝。此子辞曰:“天性不饮酒。”相曰:“诚如所言,已校五分矣。盖平生悔吝有十分,不为酒困,自然减半也。”(出《北梦琐言》)

丞相陆扆出任夷陵时,有位叫修的读书人进见他。陆扆接待了这位读书人,并让人设酒宴招待他。席间,陆扆劝这位读书人喝酒。他坚持不喝,说:“我天性不能饮酒。”陆扆说:“真的向你说的那样,我这次考核你已经得了五分啦。人一生中让你悔恨的事情有十分,不饮酒便减去了五分啊!”

酒量

山 涛

山涛字巨源,饮酒量至八斗。武帝欲试之,使人私默以记之,至量而醉。(出《晋书》)

山涛,字巨源。他的酒量能喝八斗。晋武帝想试探一下,一次饮酒,让人暗中为山涛记数,果然喝到八斗才醉。周 顗

周顗字伯仁,饮酒至量一石。及过 ,虽日醉,每恨无对。偶有归对北来,顗遇之,为忻然。乃置酒二石共饮,各大醉。及醒,顗使人视,客已腐肋而死矣。(出《晋书》)

周顗,字伯仁,每次最多能饮一石酒。过 以后,虽然每天都喝得酩酊大醉,还是每每为没人跟他对饮而感到遗憾。偶然有一次,从 北来一位过去在一起饮酒的朋友,周顗遇到后非常高兴,准备了两石酒两人共饮,都喝得酩酊大醉。待到醒酒后,周顗让人看看客人怎么样了,才发现那位从 北来的酒友已经肋侧腐烂而死。

裴弘泰

唐裴均之镇襄州,裴弘泰为郑滑馆驿辷官,充聘于汉南。遇大宴,为宾司所漏。及设会,均令走屈郑滑裴辷官。弘泰奔至,均不悦。责曰:“君何来之后,大涉不敬。酌后至酒,已投乣筹。”弘泰谢曰:“都不见客司报宴,非敢慢也。叔父舍罪,请在座银器,尽斟酒满之。器随饮以赐弘泰,可乎?”合座壮之,均亦许焉。弘泰次第揭座上小爵,以至觥船。凡饮皆竭,随饮讫。即置于怀,须臾盈满。筵中有银海,受一斗以上,其内酒亦满。弘泰以手捧而饮,饮讫。目吏人,将海覆地,以足踏之,卷抱而出,即索马归驿。均以弘泰纳饮器稍多,色不怿。午后宴散,均又思弘泰之饮,必为酒过度所伤,忧之。迨暮,令人视饮后所为。使者见弘泰戴纱帽,于汉驿厅,箕踞而坐。召匠秤得器物,计二百余两。均不觉大笑。明日再饮,回车日,赠遗甚厚。(出《乾鐉子》)

唐朝时,裴均之镇守襄州,他的侄子裴弘泰任郑滑馆驿辷官,被汉南聘请去,有一次特大的宴会,却因为负责接待的人忘了通知他而没有参加。待到举行社火集会时,裴均之让人去找裴弘泰。裴弘泰得到通知后立即赶来。裴均之很不高兴,责备他说:“你怎么来晚了?这是很不尊敬人的。我们都喝半天了,监酒员已经开始投筹码罚酒了。”裴弘泰表示感谢,说:“总没有见到有人来通知我参加宴会啊,不是我敢怠慢您老人家。叔叔真要处罚我,请将宴席上的所有银器都斟上酒。我喝了多少,就请将我喝干的银器赏给我,怎么样?”整个宴席上的人,都为裴弘泰助威,裴均之就答应了他。于是裴弘泰按次序喝干席上的小银杯。接着,觥、船等大银器里的酒也都喝了。凡是喝到的银杯,酒全部喝干。而且喝干后,就将这只银杯揣在怀里,不一会儿就揣满了,都鼓胀出来。筵席上有只银海杯,能盛一斗以上的酒。此刻盛得满满的,放在那儿。裴弘泰双手捧起来喝。喝干后,眼睛看着这些官员们,将银海杯扔在地上,用脚将它踩扁后,伸手拾起来捲巴捲巴,抱在怀中走出去,到外面要一匹马骑着回驿馆。裴均之认为裴弘泰将银杯拿走的太多了,有些不高兴。但是,到午后筵席散了,他又怕裴弘泰酒喝多了伤了身子,很是担心。到了傍晚,裴均之让人去看看裴弘泰在干什么?派去的使者看见裴弘泰头戴纱帽,两腿伸开,坐在汉驿馆大厅中,正在让匠人称他抱回去的那些银酒器呢,一共有二百多两。使者回来将看到的情形如实告诉了裴均之。裴均之不禁大笑,感到真有意思。第二天再饮酒时,喝完后派车将裴弘泰送回驿馆,并赠送他很丰厚的礼品。

王源中

王源中,文宗时为翰林承旨。暇日,与诸昆季蹴踘于太平里第。球子击起,误中源中之额,薄有所损。俄有急召,比至,上讶之。源中具以上闻,上曰:“卿大雍睦。”命赐酒二盘,每盘贮十金碗,每碗各容一升许,宣今并碗赐之。源中饮之无余,略无醉容。(出《摭言》)

唐朝人王源中,文宗皇帝李昂在位时任翰林承旨。一天闲暇,跟他的几个兄弟在太平里的自家庭院中踢球玩。球踢起来后,打在王源中的额头上,受点轻伤。不一会儿,皇上紧急召令让他进朝见驾。待到拜见文宗皇帝后,皇上看见他额上受伤很是惊讶。王源中就将在家里玩球误伤的事情如实秉报了文宗皇帝。文宗皇帝听了后说:“爱卿,你这是最大的和睦啊!”然后命令赏赐给王源中御酒两盘,每盘放置十只金碗,每碗各盛一升酒。皇上宣令连同盛酒的金碗,一并赏赐给王源中。听到文宗皇帝的宣令后,王源中当场将两盘酒共计二斗,全部喝光了,一点醉意也没有。

嗜酒

徐 邈

魏徐邈字景山,为尚书郎。时禁酒,邈私饮沉醉。从事赵达问曹事,邈曰:“中圣人。”达白太祖,太祖甚怒。鲜于辅曰:“醉人谓清酒为圣人,浊酒为贤人。邈性修慎,偶醉言耳。”乃得免罪。(出《异苑》)

魏国人徐邈,字景山,官任尚书郎。魏国当时禁止饮酒。徐邈私自饮酒喝得酩酊大醉。属下赵达问他有关曹务的事。徐邈回答说:“喝的是圣人。”赵达将这话秉报了太祖。太祖大怒,鲜于辅说:“喝醉了酒的人,称清酒为‘圣人’,称‘浊酒’为贤人。徐邈性情一向谨慎,这次是偶尔说的醉话啊。”于是,徐邈才得以免去罪过。

刘 伶

刘伶常乘鹿车,携一壶酒,使人荷锸随之。曰:“死便埋我。”其遗形如此。渴甚,求酒于妻。妻藏酒弃器,谏曰:“非养生之道,宜断之。”伶曰:“善。当祝鬼神自誓,便可具酒肉。”妻从之。伶跪祝曰:“天生刘伶,以酒为名。一饮一石,五斗解酲。妇人之言,必不可听。”于是酌酒御肉,塊然复醉。(出《晋书》)

晋朝人刘伶,经常乘坐鹿车,带着一壶酒,出外郊游。同时让一个仆人带着一把锹同车而行,说:“我若是喝死,你就地将我埋了。”刘伶给我们留下的形象就是这样的啊。一次,刘伶口渴得厉害,请求妻子给他点酒喝。他妻子将酒藏起来,将盛酒的器具扔掉,苦苦地劝说他:“喝酒对身体一点益处也没有,不是养生的好办法,还是戒酒别喝了吧。”刘伶说:“好!我不喝了。但是,我要向神明发誓不再喝酒了,请你为我准备好酒菜来。”妻子答应了他。妻子将酒菜端上来后,刘伶跪在地上向神明祈祝说:“上天将我刘伶降生在人世间,就是让我以能饮而闻名。我每次饮酒必饮一石,饮到五斗时才刚刚解了我的酒瘾啊!老娘们的话,一定不要听啊!”说完,斟酒吃肉,大吃大喝,安然又醉了。

酒 臭

义宁初,一县丞衣缨之胄。年少时,甚有丰采。涉猎书史,兼有文性。其后沉湎于酒,老而弥笃。日饮数升,略无醒时。得病将终,酒臭闻于数里,远近惊愕,不知所由。如此一旬,此人遂卒。故释典戒酒,令人昏痴。今临亡酒臭,彰其入恶道而。(出《五行记》)

隋恭帝义宁初年,有一位县丞原本是官宦人家的后代,小时候长的很英俊,读过许多书,很有文字素养。但是,长大成人 后,整日沉湎在酒中。越老喝得越厉害,每天都要喝好几升酒,几乎没有清醒的时候。待到他患病将要死去时,他散发出来的酒臭在几里地以外就能闻到,远近的人都特别惊异,不知道这是什么原因。这样持续了十天左右,他终于死了。因为这个人的缘故,后来有人专门撰写了一篇劝人戒酒的文章。文章中说:“喝酒过量,能使人浑沌呆痴。这位县丞临死前发出的酒臭,就是向人们昭示喝酒可以将人喝病、喝死的道理啊!”

相关评论

×请选择打赏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