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中国古代文学名著 > 太平广记 >

卷第二百三十一 器玩三

【回目录】

卷第二百三十一 器玩三

张华 晋惠帝 许逊 陶贞白 张祖宅 唐仪 唐中宗 宋青春 武胜之 李守泰 陈仲躬 曹王皋 渔人

张 华

晋张华,生性聪慧。好观奇异图纬之学,捃拾天下遗逸。自书契之始,考验神怪,及世间里闾所说,撰《博物志》四百卷,奏武帝。帝曰:“卿才十倍万代,博识无伦。记事采言,多所浮妄。宜删翦无据,以见成交 。昔仲尼删诗书,不(“不”字原缺,据《拾遗记》补)及鬼神幽昧之事,不言怪力乱神。今见卿此志,惊所未闻,异所未见,将繁于耳目也。可更芟截浮疑,分为十卷。”即于御前赐青铁砚。此铁是于阗国所献,铸为砚。又赐麟角管,此辽西国所献也。侧理纸万番,南越所献也。汉言“陟厘”,“陟厘”与侧理相乱。南人以海苔为纸,其理纵横斜侧,因为名焉。(出《王子年拾遗记》)

晋朝人张华,生得聪明慧敏,喜爱读图谶纬书等奇异的书籍,广泛收集天下的遗闻逸事。从古代文字、书简起,考证神怪以及世间街头巷闾的传说,撰写成《博物志》一书,共一百卷,奏献给武帝。武帝说:“你的才干超过万代十倍,知识广博没有人能和你相比。但是你所记载的事情、采集的传说,多数都根据不足,或者原本就属于虚妄之谈。因此,应该将那些没有根据的删去,才能成为一本书。昔年,孔仲尼改删定《诗》、《书》,在删定的《诗》、《书》上面,不记载神鬼司的事情,也不谈特异的妖力和各种仙神方士。现在看到你的这部书,记载的都是让人惊异从未听说过的和从未见到过的事情,会杂乱人的耳目的。因此,可以进一步删节去虚浮、尚未有定论的那些记载,经整理可分为十卷,就可以啦。”说完,当即赐给张华青铁砚一方,是用于阗国进献的铁铸的;麟角笔一支,此笔是辽西国进献的;侧理纸万张,此纸是南越国进献的,我们华夏叫它为“陟厘”。“陟厘与“侧理”音相谐。南越人用海中苔类植物造的纸,它的纹理纵横斜侧,因此名叫“侧理”。

晋惠帝

晋惠帝元康三年,武库火。烧汉高祖斩白蛇剑、孔子履。咸见此剑穿屋飞去,莫知所向。(出《异苑》)

晋惠帝元康三年,京都武器库房失火,烧掉了汉高祖刘邦斩白蛇的那柄宝剑和一双孔子穿过的鞋。在现场围观的人,都看到了在烟火滚滚中,汉高祖的那柄斩白蛇剑穿透库房的屋顶飞去。但都不知道它飞向哪里去了。

许 逊

西晋末,有旌县令许逊者,得道于豫章西山。 中有蛟蜃为患,旌没水,拔剑斩之,后不知所在。顷鱼人网得一石,甚鸣,击之,声闻数十里。唐朝赵王为洪州刺史,破之,得剑一双。视其铭,一有“许旌”字,一有“万仞”字。一有“万仞师”出焉。(出《朝野佥载》)

西晋末年,有个旌县令叫许逊,在豫章西山得道。 中有蛟蜃兴妖作怪为害百姓,许逊潜入 水中,挥剑斩杀了这只蛟蜃,后来就不知道他到哪里去了。过了一会儿,渔人打鱼网上来一块石头,很能鸣响,敲击它,发出的鸣声几十里以内都能听得到。到了唐朝,赵王任洪州刺史时,将这块石头击破,得宝剑一双。看看宝剑上的铭文,一只上刻有“许旌”三个字,一只上刻有“万仞”二字,那只刻有“万仞师”的剑流传于世。

陶贞白

梁陶贞白所著《太清经》,一名《剑经》。凡学道术者,皆须有好剑镜随身。又说。干将、莫耶剑,皆以铜铸,非铁也。(出《尚书故实》)

又贞白隐居贝都山中,尝畜二刀,一名善胜,一名宝胜。往往飞去,人望之,如二条青蛇。本传具载。(出《芝田录》)

梁朝陶贞白著有《太清经》一书,还有一名叫《剑经》。上面说:“凡是学道术的人,都必须备有宝剑、宝镜随身带着。”又说:“干将、莫耶两柄名剑,都是用青铜铸造的,不是用铁铸造的。”

又:陶贞白隐居在贝都山中,曾经有两把刀,一把叫“善胜”,一把叫“宝胜”。这两把刀,常常能自行飞去,人们看见它们飞走的样子,象是两条青蛇。《本传》上有这件事情的记载。

张祖宅

唐乾封年中,有人于镇州东野外,见二白兔。捕之,忽却入地,绝迹不见。乃于入处掘之,才三尺许,获铜剑一双,古制殊妙。于时长史张祖宅以闻。(出《朝野佥载》)

唐高宗乾封年间,有人在镇州东郊的野外,看见两只白兔,想捉到它们。忽然这两只白兔钻入地里不见了。这个人在白兔钻入地里的地方挖掘查找,才挖进去三尺多深,得到铜剑一双,是古剑,作工异常特殊妙。这件事情,当时是在长史张祖家听到的。

唐 仪

唐上元年中,令九品以上,佩刀砺等袋。彩帨为鱼形。结帛作之。取鱼之象,(明抄本“之象”作“众鲤”)强之兆也。至天后朝乃绝。景云之后,又复前饰。(出《朝野佥载》)

唐高中上元年间,朝廷命令九品以上的官员,必须佩带装有刀、砺石等的饰袋。饰袋的作法是“先在彩帕上绘出鱼形,再用丝线绣出真色的图案,缝制成袋,象鱼的样子,兆示强盛。”到武则天临朝执政时,才杜绝佩带这种鱼袋。到睿宗景云年间,又恢复了这种佩饰。

唐中宗

唐中宗令扬州造方丈镜。铸铜为桂树,金花银叶。帝每常骑马自照,人马并在镜中。(出《朝野佥载》)

唐中宗命令扬州的地方官吏给他制作一面一丈见方的镜子。在铜镜上铸出桂树,再镶嵌金花银叶。中宗常常骑马照这面巨镜,人马都可以照进镜子里。

宋青春

唐开元中,河西骑将宋青春骁果暴戾,为众所推。西戎尝岁犯边境,青春每临阵,必独运剑大呼,执馘而旋,未尝中锋镝。西戎惮之,一军咸赖焉。后吐蕃大北,获生口数千。军(军原作里,据明抄本改。)帅令译问衣大虫皮者,尔何不能害之。答曰:“但见青龙突阵而来,兵仞所及,若叩铜铁,以为神助将军也。”青春乃知剑之灵。青春死后,剑为瓜州刺史季广琛所得。或风雨后,迸光出室,环烛方丈。哥舒翰镇西凉,知之。求易以他宝,广琛不与。因赠之诗曰:“刻舟寻已化,弹铗未酧恩。”(出《酉杂俎》)

唐玄宗开元年间,河西骑将宋青春骁悍暴戾,手下的将士非常推崇他。西戎(按:古代称西部边疆的少数民族为“西戎”。)常年侵犯边镜,宋青春每次与入侵者接战,必定是一个人手挥宝剑大声吼叫着冲入敌军,割下被他杀死的敌军将士的左耳凯旋而归,从未中过敌军的刀、箭。西戎军都惧怕他。我方全军也都仰仗着他击退入侵的敌军。后来,前来进犯的吐蕃军被打得大败,俘虏数千人。我军统帅让翻译问一个穿虎皮衣裳的敌军俘虏:“你们为什么不能伤害我方的宋将军呢?”这个俘虏回答说:“每次宋将军临阵,都见到一条青龙突阵而来。宋将军手中的那把利剑,所到之处象接撞铜铁似的,我们手中的兵器纷纷被它砍断。我们都认为他是有神力相助的将军啊!”到这时,宋青春才知道他用的是把通灵宝剑。宋青春死后,这把宝剑落入瓜州刺史季广琛手中。有时在风雨过后,这把宝剑会自行迸发出光芒,照耀周围一丈远的地方。哥舒翰镇守西凉时,得知这把宝剑的灵性,曾用别的珍宝向季换取它。季广琛不换,赠诗说:“按照船上的刻印去寻剑,谁知剑已经神化而去;我弹着剑鞘跟你说:这把宝剑还没有酬报我呢!”

武胜之

唐开元末,太原武胜之为宣州司士,知静 事。忽于滩中见雷公践微云逐小黄蛇,盘绕滩上。静 夫戏投以石,中蛇,铿然作金声。雷公乃飞去,使人往视,得一铜剑。上有篆许旌斩蛟第三剑云。(出《广异记》)

唐太宗开元末年,太原人武胜之任宣州司士,主持静 的政务。一次,他忽然发现 边沙滩上,雷公踏着薄云追逐一条小黄蛇,在沙滩上绕来绕去。武胜之随意投去一块石头,将蛇击中,发出“铿”的一声响,象击中金属上似的,雷公随之也飞走了。武胜之派人去察看,拾到一把铜剑。剑上刻有篆文:许旌斩蛟第三剑。

李守泰

唐天宝三载五月十五日,扬州进水心镜一面。纵横九寸,青莹耀日。背有盘龙长三尺四寸五分,势如生动。玄宗览而异之。进镜官扬州参军李守泰曰:“铸镜时,有一老人,自称姓龙名护。须发皓白,眉如丝,垂下至肩,衣白衫。有小童相随,年十岁,衣黑衣。龙护呼为玄冥。以五月朔忽来,神采有异,人莫之识。为镜匠吕晖曰,老人家住近,闻少年铸镜,暂来寓目。老人解造真龙,欲为少年制之,颇将惬于帝意。遂令玄冥入炉所,扃闭户牗,不令人到。经三日三夜,门左洞开。吕晖等二十人于院内搜觅,失龙护及玄冥所在。镜炉前获素书一纸,文字小隶云:镜龙长三尺四寸五分,法三才。象四气,禀五行也。纵横九寸,类九州分野。镜鼻如明月珠焉。开元皇帝圣通伸灵,吾遂降祉。斯镜可以辟邪,鉴万物。秦始皇之镜,无以加焉。歌曰:‘盘龙盘龙,隐于镜中。分野有象,变化无穷。兴云吐雾,行雨生风。上清仙子,来献圣聪。’”吕晖等遂移镜炉置船中,以五月五日午时,乃于扬子 铸之。未铸前,天地清谧。兴造之际,左右 水忽高三十余尺,如雪山浮 ,又闻龙吟,如笙簧之声 ,达于数十里。稽诸古老,自铸镜以来,未有如斯之异也。”帝诏有司,别掌此镜。至天宝七载,秦中大旱。自三月不雨至六月。帝亲幸龙堂祈之,不应。问昊天观道士叶法善曰:“朕敬事神灵,以安百姓。今亢如此,朕甚忧之。亲临祈祷,不雨何也?卿见真龙否乎?”对曰:“臣亦曾见真龙,臣闻画龙四肢骨节,一处得以似真龙,即便有感应。用以祈祷,则雨立降。所以未灵验者,或不类真龙耳。”帝即诏中使孙知古,引法善于内库遍视之。忽见此镜,遂还奏曰:此镜龙真龙也。”帝幸凝殿,并召法善祈镜龙。顷刻间,见殿栋有白气两道,下近镜龙。龙鼻亦有白气,上近梁栋。须臾充满殿庭,遍散城内。甘雨大澍,凡七日而止。秦中大熟。帝诏集贤待诏吴道子,图写镜龙,以赐法善。(出《异闻录》)

唐玄宗天宝三年五月十五日,扬州进献水心镜一面,长宽各九寸。镜面青莹净亮,可耀日月。镜的背面盘着一条龙,龙身长三尺四寸五分,形态生动,象真龙一样。玄宗观赏后,很是觉得它不同一般的镜子。进献这面镜子的官员扬州参军李守泰向玄宗皇帝说:“我们铸造这面镜子时,来了一位老人,自己说姓龙叫龙护。这位老人须发花白,眉毛如丝,下垂到肩上,身上穿着白衫。有一个小童跟随老人左右,年十岁,身穿黑衣,老人叫他‘玄冥’。这一老一少是在五月初一这天,突然来到铸镜现场的。他们的神态跟一般人不一样,所有在场的人都不认识他们。那位老人对镜匠吕晖说他家就住在附近,听说你要铸镜,特来观看。又说他知道在镜上铸造真龙的方法,愿意为吕晖制作一条,将特别取得皇上的喜欢。之后,就让随他来的那个叫玄冥的小童,进到安放镜炉的院子里,并让人从外面将门窗关闭好,不让任何人进入院里。过了三天三夜,左门洞开。吕晖等二十人在院子时搜查寻找,不见这位老人和小童的踪影,只在镜炉前边找到一纸素书,是用小篆写的,内容如下:‘镜龙长三尺四寸五分,是效法天、地、人三才,春 、夏热、秋冷、冬寒四气,金、木、水、火、土五行是也。镜长宽各九寸,是类似天下九州的分野,镜鼻应呈明月珠状。开元皇帝圣明通达神灵,我才降福。这面镜子可以避邪祟,鉴万物,秦始皇的镜子比不上它啊!歌曰‘盘龙盘龙,隐于镜中。分野有象,变化无穷。兴云吐雾,行雨生风。上清仙子,来献圣聪。’吕晖等看罢这纸素书后,就将镜炉移到船上,于五月五日午时,在扬子 上铸镜。未铸镜前,天地清明、安静。铸镜当中,左右的 水忽然高涨三十多尺,如一座雪山浮在 面上。又听到龙吟声,如笙簧吹鸣,传到几十里地以外。我们考查了所有的老年人,都说打铸镜以来,从未见过这样怪异的事情啊!”玄宗皇帝诏令有司吏,将这面水心镜单独置放一个地方。到了天宝七年,秦中大旱。从三月起没有降雨,一直旱到六月。玄宗皇帝亲自到龙堂祭祀祈雨,但是老天一点反应也没有。玄宗皇帝问昊天观的道士叶法善:“皇帝我用尊敬来侍奉神灵,用来安抚百姓。现在大旱如此,我特别忧虑,亲自到龙堂祈雨,老天为什么还不降雨呢!道长你见过真龙吗?”叶法善道长说:“贫道我也曾见过真龙。贫道听说画龙的四肢骨节,有一个地方得似真龙,就会立即有感应。用它来祈祷,雨立即就会降下来的。之所以皇上你亲自祈雨未获灵验,大概是龙堂上画的龙不类似真龙吧。”玄宗皇帝听了法善道长这番话,立即诏令中使孙知古,带领法善道长去皇宫内库各处查看。法善道长忽然看见这面水心镜,立即返回奏玄宗皇帝,说:“宫内水心镜背面是真龙啊!”玄宗皇帝亲临凝殿,同时召见法善道长祈祀镜龙。顷刻间,只见殿栋间有两道白气降下来,接近镜龙;镜龙的鼻上也升出白气向上接近梁栋。刹那间,云气充满殿庭,遍布京城。大雨倾盆而降,下了七天才住。这年秋天,秦中获得特大丰收。玄宗皇帝特意诏令集贤殿待诏吴道子,临摹镜龙真图,用以赏赐法善道长。

陈仲躬

唐天宝中,有陈仲躬家居金陵,多金帛。仲躬好学,修词未成,携数千金,于洛清化里,假居一宅。其井甚大,常溺人,仲躬亦知之。以靡有家室,无所惧。仲躬常 学不出。月余日,有邻家取水女可十数岁,怪每日来于井上,则逾时不去,忽坠井而死。井水深,经宿,方索得。仲躬异之。闲日,窥于井上,忽见水中一女子。其形状少丽,依时样妆饰。以目仲躬,凝睇之际,以红袂半掩其面微笑,妖冶之姿,出于世表。仲躬神魂恍惚,若不支持。乃叹曰:“斯为溺人之由也。”遂不顾而退。后数月炎旱,此井水不减。忽一日水竭。清旦,有人叩门云:“敬元颖请谒。”仲躬命入,乃井中所见者。衣绯绿之衣,其装饰鈆粉,悉时制耳。仲躬与坐,讯曰:“卿何以杀人?”元颖曰:“妾非杀人者,此井有毒龙。自汉朝绛侯居于兹,遂穿此井。洛城内有五毒龙,斯其一也。缘与太一左右侍龙相得,每为蒙蔽。天命追征,多托故不赴集。好食人血,自汉以来,杀三千七百人矣,而水不耗涸。某乃国初方坠于井,遂为龙所驱使。为妖惑以诱人,用供龙所食。甚于辛苦,情所非愿。昨为太一使者 替,天下龙神尺须集驾。昨夜子时,已朝太一矣。兼为河南旱,勘责三数日方回。今井内已无水,君子诚能命匠淘之,则获脱斯难矣。若然,愿终君子一生奉养。世间之事无不致。”言讫,便失所在。仲躬当时即命匠,命一亲信,与匠同入井。嘱曰:“但见异物即收。”至底无别物,唯获古铜镜一枚,阔七寸七分。仲躬令洗净,贮匣内。焚香以奉之,斯所谓敬元颖也。一更后,元颖忽自门而入,直造烛前设拜。谓仲躬曰:“谢生成之恩,照浊泥之下。某昔本师旷所铸十二镜之第七者也。其铸时,皆以日月为大小之差。元颖则七月七日午时铸者也。贞观中,为许敬宗婢兰苕所坠。以此井水深,兼毒龙气所苦,人入者闷绝,故不可取,遂为毒龙所役。幸遇君子正直者,乃获重见人间耳,然明晨内,望君子移出此宅。”仲躬曰:“某已用钱僦居,今移出,何以取措足之所。”元颖曰:“但请君子饰装,一无忧也。”将辞去,仲躬复留之。问曰:“汝安得有红绿脂粉状乎?”对曰:“某变化无常,非可具述。”言讫,即无所见。明旦,忽有牙人叩户,兼领宅主来谒(“谒”原作“谓”,据明抄本改。)仲躬,便请移居,并夫役并足。未到斋时,前至立德坊一宅中。其大小价数,一如清化者。其牙人云:“价值契本,一无遗缺。”并 割讫。后三日,其清化宅井,无故自崩。兼延及堂隅东厢,一时陷地。仲躬后文战累胜,为大官。有所要事,未尝不如移宅之效也。其镜背有二(“二”原作“三”,据《博异志》改。)十八字,皆科斗书。以今文推而写之曰:维晋新公二年七月七日午时,于首山前白龙潭铸成此镜。千年在世。于背上环书,一字管天文列宿。依方列之,则左有日而右有月。龟龙虎雀,并如其位。于鼻四旁题云,夷则之镜。(出《博异志》)

唐玄宗天宝年间,有个叫陈仲躬的书生,家住金陵,广富钱财。陈仲躬非常好学,但因为赋诗、写文章一时没有成就,便带着几千金,来到东都洛清化里,租一所房屋住下。这所房屋庭院中有一口井,很大,经常淹死人。陈仲躬知道这件事情,自恃没有家室住在这里,无所惧怕。陈仲躬住进这座院落后,总是关在屋中学习 ,足不出户。邻家有一个女孩,约十几岁的样子,每天都来到院中井边来提水。这天又来提水,站在井边过了很常时间也不离去,忽然坠入井中淹死了。井水很深,隔了一宿,才将体打捞上来。对女孩落井淹死,陈仲躬觉得有些可疑。一天间时,他来到井边,探头向井下窥望,忽然看见水中出现一个女子,容貌端丽可爱,按当时人的样子妆饰,并用眼睛看陈仲躬,凝视之际,用红袖半掩脸面向他脉脉含情地微笑。妖媚妖冶,超出一般的女人。陈仲躬看得心动神迷,魂移魄惑,似乎都按捺不住了。不由得叹息地说:“怪不得呢,这就是女孩落入井中淹死的缘由吗!”于是不再看井中的妖媚女子,转身回到屋里。过了几个月,天炎热大旱,但是院中这口井里的水,一点也不见减少。忽然有一天井水突然干涸。一清早,有人敲门说:“敬元颖请求拜见相公。”陈仲躬让来人进屋一看,乃是那天在井中见到的那个妖丽女子。身穿红衣绿裳,面涂脂粉丹红,跟洛城中的女人一样。陈仲躬让这位女子坐下,询问道:“你为什么要诱杀人呢?”敬元颖回答说:“我不是杀人的人。这口井中住有一条毒龙。自汉朝绛侯住在这里,掘成这口井,这条毒龙就住在井中。洛城中有五条毒龙,它是其中的一条。因为它同太一神左右的侍龙处得很好,因此每每被它所蒙蔽。上天征召它,多数时候找个因由不去赴会。这条毒龙喜爱喝人血。自汉朝以来,它已经吸食了三千七百多人的血啊!而且井里的水从来没有干涸的时候。我是国朝初年坠入井中的,为这条毒龙所驱使。为它引诱人坠入井中,供它吸食。很是辛苦,而且也不是我情愿这样干的。昨天,是太一神使者 接班的日子,天下龙神都得集驾到太一神那里。昨天夜里子时,各位龙神已经朝拜太一了。但是,河南大旱,太一神让群龙考察三五天才放它们回来。现在井内已经没有水啦。如果你能诚心让工匠下去淘井,就可以让我摆脱这条毒龙给我的苦难啊!果然如此,我愿终生侍奉公子。世间上的事情没有办不到的啊!”说罢,便不见了。陈仲躬当时就让一工匠下井去淘,并派一名亲信仆人一块儿下到井底,嘱咐说:“到井底后,见到特殊的物件就将它取上来。”这位仆人随工匠下到井底后,没有见到其它东西,只拣得一面古铜镜,宽七寸七分。陈仲躬让仆人将古铜镜用水洗净,放在匣子里,焚香敬奉它。这面古铜镜就是敬元颖啊!当夜一更后,敬元颖果然从门外走进屋来。一直走到香烛前下拜,对陈仲躬说:“感谢你搭救我的大恩,使我脱离了在井下照着污泥的苦差使。我原本是昔年师旷所铸的十二面铜镜中的第七面。师旷铸造我们时,都以日月为大小之差。元颖是七月七日午时铸造的,因此宽为七寸七分。贞观年间,是许敬宗的婢女兰苕将我坠入井中。因为这井的水特别深,又有毒龙吐出的毒气,下到井底的人都被闷死,因此没人将我捞取上来,就为毒龙所使役。幸亏遇到你这样正直的人,才得以重见人间啊!然而,明晨以内,望搬出这所房子。”陈仲躬说:“我已用钱将这所宅院租赁下来了。现在马上要搬出去住,我一时上哪筹措到足够的租金呢?”敬元颖说:“现在就请你整装,什么忧虑也不要有。”说着就要告辞。陈仲躬又将敬元颖留住,问:“你怎么能打扮成现在这种样子的呀?”敬元颖说:“我变化无常,不是一一可以讲述出来的啊!”说完,立时不见了。第二天早晨,忽然有一个买卖的中间人来叫门,领来一位房主来拜见陈仲躬,并请他立即搬家。外面车马夫役都准备好了,装上一应家俱用品后,未到正午就来到立德坊的一所宅院中。这所宅院,大小和租金跟清化里那所宅院一样。领陈仲躬来的中间人说:“租金、房契都不缺少,并已 割完毕。”过了三天,陈仲躬原来住的清化里那所宅院的水井,无缘无故地自行崩塌,牵延到东侧的厢房,一时间地都陷下去了。这以后,陈仲躬赋诗、写文章,屡屡扬名,并作了高官。不论有什么重要的事情,都象当年搬家移居一样有人出来帮助。陈仲躬从井中得到的这面古铜镜,它的背面有二十八个字,都是蝌蚪文。用现代文翻译过来,大意是:维晋新公二年七月七日午时,于首山白龙潭铸成此镜。这面古铜镜已经在人世间有一千年啦。它背上的环书文字,一个字分管一个天文列宿,按照方位排列:左有日右有月,龟、龙、虎、雀,并列其位。在镜鼻四周题有四字:夷则之镜。大意是:平坦均匀的镜子。

曹王皋

唐嗣曹王皋有巧思,于器用。为荆(荆原作邢,据本书卷二。五曹王皋条改。)州节度使,有羁旅士人怀二羯鼓棬,欲求通谒。先启于宾府,宾府观者咸讶议曰:“岂足尚耶?”对曰:“但启之,尚书当解矣。”及见,皋捧而叹曰:“不意今日获逄至宝。”指其钢匀之状,宾佐唯唯,或腹非之。皋曰:“诸公心未信乎?”命取食拌,自选其极平正者。令置棬于拌心,以油注棬中,棬满而油无涓滴渗漏。皋曰:“此必开元天宝中供御棬,不然无以至此。”问其所自,士人曰:“某先人在黔中,得于高力士之家。”众方深伏。宾府又潜问士人,“宜偿几何?”士人曰:“不过三万。”及遗金帛器皿,其直果称是焉。(出《羯鼓录》)

唐朝曹王李皋有巧妙的构想,精通各种器具古玩。李皋任荆州节度使时,有位暂居在这里的读书人,带着两付制造羯鼓用的棬,请求通报求见李皋。这位读书人将两付棬先打开给李皋的幕僚们看。这些人看了后故作惊讶地说:“这种平常的棬,还用给曹王看啊?”读书人说:“但请通报,节度使看了它们一定会识别出来的。”待到通报后,曹王李皋见到了这两付棬,用手捧着赞叹地说:“没想到今天还能遇到这么珍贵的宝物啊!”指着两付棬说,“你们看看,这钢性,这均匀劲儿。这是用钢铁制而成的啊!”在座的众幕僚表面上唯口称是,心中都暗自说:“什么钢细做……”李皋看出幕僚心中所想,说:你们心中不一定相信这是难得的宝物吧,请取来食柈一用。”食柈取来后,李皋亲自挑选出特别平整的食柈,将两付鼓棬打开重叠置放在食柈上面,让人将食油顷入棬中,直到注满为止。油一点也不渗漏出来。李皋说:“这两付棬一定是开元、天宝年间,向朝廷进贡的御棬。不然,没有这么制作细的棬啊。”问献棬的读书人:“你这两付棬是从哪儿得到的。”读书人回答道:“我的先人在黔中,从当年玄宗皇帝的宫内总管高力士大人家得到它们的。”众位幕僚们才深深拜服。事后,幕僚们又暗中问这位读书人:“你估计,曹王应偿给你多少钱!”读书人说:“也就三万吧。”待到曹王李皋赠送给这位读书人金帛器皿等物后,这些幕僚好信计算一下:这些东西的价值果然就在三万左右。

渔 人

苏州太湖入松 口。唐贞元中,有渔人载(明抄本“载”作“为”。)小网。数船共十余人,下网取鱼,一无所获。网中得物,乃是镜而不甚大。渔者忿其无鱼,弃镜于水。移船下网,又得此镜。渔人异之,遂取其镜视之,才七八寸。照形悉见其筋骨脏腑,溃然可恶,其人闷绝而倒,众人大惊。其取镜鉴形者,即时皆倒,呕吐狼藉。其余一人,不敢取照,即以镜投之水中。良久,扶持倒吐者既醒,遂相与归家,以为妖怪。明日方理网罟,则所得鱼多于常时数倍。其人先有疾者,自此皆愈。询于故老,此镜在江湖,每数百年一出。人亦常见,但不知何灵之所恃也。(出《原化记》)

唐德宗贞元年间,在苏州太湖入松 口,有打鱼人载着小网捕鱼,好几条船十多个人,打了大半天,没有网到一条鱼,却网到一面镜子,不大。打鱼人恼火没有打上来鱼,就将镜子丢入水中。移船再撒网,又将这面镜子打上来了。打鱼人感到非常奇怪,其中有一人就将这面镜子拿在手中仔细观看。镜子大小约七八寸,但是照人却筋骨五脏六腑都能看到。这个打鱼人用它照视自己的肚腹,发现里面溃烂得让人恶心欲吐,一下昏倒在地。其他的打鱼人都大吃一惊,纷纷自照,都昏倒在地,呕吐不止。还剩下一个打鱼人不敢照了,慌忙将镜子又抛入水中。过了许久,昏倒在地的那些打鱼人都苏醒过来了。这个打鱼人将他的这些同伙一一扶起来,相互搀扶着回到家里。大家都认为是遇上妖怪了。第二天整理好网具又驾船出去打鱼,打到的鱼是平常的好几倍。而且,这些打鱼人中,从前身上患有疾病的,都痊愈了。询问打鱼的老人们,有的说这面镜子在江湖间,几百年出现一次,有人曾经见到过。但是,却不知道是什么灵所有。

相关评论

×请选择打赏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