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中国古代文学名著 > 太平广记 >

卷第二百二十八 博戏

【回目录】

卷第二百二十八 博戏

弈棋 羊玄保 王积薪 一行 韦延祐 日本王子 弹棋 汉成帝 魏文帝 藏钩 桓玄高映 石旻 杂戏弈棋

羊玄保

宋文帝善奕棋,常与太平羊玄保棋。玄保戏赌得宣城太守,当敕除以为虚受。(出《谈薮》)

宋文帝喜爱围棋。常常跟太平人羊玄保下棋。羊玄保开玩笑地说:“我要赢了,请皇上授任我为宣城太守。”一局完了,果然羊玄保胜了。宋文帝授予他宣城太守的虚职。

王积薪

玄宗南狩,百司奔赴行在,翰林善棋者王积薪从焉。蜀道隘狭。每行旅止息,道中之邮亭人舍,多为尊官有力之所先。积薪栖无所入,因沿溪深远,寓宿于山中孤姥之家。但有妇姑,皆阖户,止给水火。才暝,妇姑皆阖户而休。积薪栖于檐下,夜阑不寝。忽闻堂内姑谓妇曰:“良宵无以适兴,与子围棋一赌可乎?”妇曰:“诺。”积薪私心奇之:堂内素无灯烛,又妇姑各在东西室。积薪乃附耳门扉。俄闻妇曰:“起东五南九置子矣。”姑应曰:“东五南十置子矣。”姑又曰:“起西八南十二置子矣。”姑又应曰:“西九南十置子矣。”每置一子,皆良久思唯。夜将尽四更,积薪一一密记,其下止三十六。忽闻姑曰:“子已败矣,吾止胜九枰耳。”妇亦甘焉。积薪迟明,具衣冠请问。孤姥曰:“尔可率己之意而按局置子焉。”积薪即出囊中局,尽平生之秘妙而布子。未及十数,孤姥顾谓妇曰:“是子可教以常势耳。”妇乃指示攻守杀夺救应防拒之法,其意甚略。积薪即更求其说,孤老笑曰:“止此亦无敌于人间矣。”积薪虔谢而别。行十数步,再诣,则失向来之室闾矣。自是积薪之艺,绝无其伦。即布所记妇姑对敌之势,罄竭心力,较其九枰之胜,终不得也。因名“ 艾开蜀势”,至今棋图有焉,而世人终莫得而解矣。(出《集异记》)

唐玄宗南巡巴蜀,文武百官随同一起前往。翰林院擅长下围棋的王积薪,也是随行的人中的一个。巴蜀的道路狭窄而又险要。由于随行人员太多,每到一处需要歇息投宿时,这个地方的邮亭馆舍,多数都让官位显贵的人占用了。王积薪没有地方歇宿,只好沿着溪流向远处找寻,借住在山中的孤寡老人家中,家中只有婆媳二人,都关着门,只给他提供饮用的水和取暖的火。天刚黑,婆婆和媳妇就将门闭好歇息。王积薪栖息在屋外房檐下,夜已经深了还是没有入睡。忽然听到屋里儿媳对婆婆说:“这么好的夜晚没有什么好玩的,咱们婆媳俩下盘围棋怎么样?”婆婆回答说:“好吧”。王积薪听了心中特别奇怪:“屋里没有点灯照明,婆媳又各在东、西二屋,她们是怎么下的围棋呢:”于是将耳朵贴在门缝旁边偷听 。过了一会儿,听到婆婆说:“起东五南九置一子。”媳妇回答说:“在东五南十二置一子。”婆婆说:“起西八南十置一子。”媳妇说:“在西九南十置一子。”婆媳俩每下一子都思考很长时间。天四更快过去了,王积薪暗中记下来婆媳俩只下了三十六子。忽然听到婆婆说:“你败局已定了。我已经赢了九子!”对屋里的媳妇也认可了。天亮后,王积薪穿好衣服戴上帽子,叩门请教。婆婆说:“你可以按照你的想法摆一盘棋我看看。”王积薪立即从随身携带的行囊里拿出棋盘与棋子来,将他平生所掌握的最高妙的棋阵摆上。还没有摆到十几个子,婆婆对媳妇说:“这位先生可教给他几个定势。”于是,媳妇指导王积薪攻、守、杀、夺、救应、防拒的方法,说的都很简略。王积薪请求进一步讲授一些较为深难的方法,婆婆笑着说:“只这些就可以让你在人世间没有敌手了!”王积薪真诚地表示感谢,告辞出来。走了十多步,又返回去想找找两位婆媳,怎么找也找不到这家人家了。从这以后,王积薪的棋艺没有人能赶得上他。他随即摆布两位婆媳下的那盘棋,用尽心力想布出胜九子的格局,始终没有布出来。就把这局棋名为‘ 艾开蜀势’,至今还有棋谱,而当世的人谁也解不了这局棋。

一 行

一行本不解奕棋,因会燕公宅,观王积薪棋一局,遂与之敌。笑谓燕公曰:“此但争先耳。若念贫道四句乘除语,则人人为国手。”晋罗什与人棋,拾敌死子,空处如龙凤形。或言王积薪对玄宗棋,局毕,悉持出。(出《酉杂俎》)

一行和尚原本不会下围棋。因为在燕国公家里,看了王积薪的一局棋后,就跟王下了一局。笑着对燕国公说:“下这种棋就是争先啊!如果按照贫僧的四句乘除口诀来考虑,那么人人都能成为国手。”晋朝人罗什跟人下围棋,捡取对方的死子,空出来的地方呈龙凤形。还有人说,王积薪与唐玄宗对奕,一局完了,将玄宗皇帝所下的子都围成死子捡出去。

韦延祐

韦延祐围棋,与李士秀敌手。士秀惜其名,不肯先。宁输延祐筹,终饶两路。延祐本应明经学,道过大梁。其护戎知其善棋。表进之。遂因言 淮足棋人,就中弈棋明经者多解。(出《嘉话录》)

韦延祐喜欢下围棋。一次,他与李士秀对奕。李士秀顾惜他的名声,不肯占先,宁愿输给他几个子,最终让韦延祐两路。韦延祐本来是去选拔应试明经的举子的,路过大梁时,他的随从知道他喜欢下围棋,告诉他 淮一带有很多奕棋能手。于是,这一带应报名试明经的举子,凡是能下围棋的人多数都被选中解送入京。

日本王子

大中中,日本国王子来朝,献宝器音乐。上设百戏珍馔以礼焉。王子善围棋,上敕待诏顾(“顾”原作“颜”,据明抄本改。)师言对手。王子出楸玉棋局,冷暖玉棋子。云:“本国之东三万里,有集真岛,岛上有凝霞台,台上有手谭池,池中出玉子。不由制度,自然黑白分明。冬 夏冷,故谓之冷暖玉。更产如楸玉,状类楸木。琢之为棋局,光洁可鉴。”及师言与之敌手,至三十三下,胜负未决。师言惧辱君命,而汗手凝思,方敢落指。即谓之镇神头,乃是解两征势也。王子瞪目缩臂,已伏不胜。回话鸿胪曰:“待诏第几手耶。”鸿胪诡对曰:“第三手也。”师言实称国手。王子曰:“愿见第一。”曰:“王子胜第三,方得见第二,胜第二,得见第一。今欲见第一,其可得乎?”王子掩局而吁曰:“小国之第一,不如大国之第三。信矣!”今好事者,尚有顾师言“三十三下镇神头图”。(出《杜编》)

唐宣宗大中年间,日本国王子来唐朝拜见,进献音乐和种种宝器。宣宗皇帝安排宫中艺人为王子表演各种杂技,又命御厨摆设丰盛的宴席来招待日本王子。日本王子擅长下围棋。宣宗皇帝命令待诏顾师言与日本王子对奕。日本王子取出带来的楸玉棋盘,冷暖玉棋子,说:“我们日本国东南三万里远的海中有一个集真岛,岛上有一座凝霞台,台上有个手潭池。池子里出产一种玉子,不用加工制作,自然分成黑、白二色,而且冬天 热,夏天凉爽,因此叫冷暖玉。这座岛上还长着一种叫如楸玉的树,形状跟楸树相类似。用这种楸山木雕刻成的棋盘,光洁度可以照人。”顾师言跟日本王子对奕,下到第三十三手时,还不分胜负。顾师言唯恐输给日本王子而辱没了皇上的命令,握着棋子的手都沁出汗来,思考许久,才落下这一子,即后人称为“镇神头”的这一手。于是,两方互相杀子相持不下的局面才得以化解。日本王子瞪着双眼、缩着肩膀,定定地望着棋盘,已经认输了。日本王子问负责接待的鸿胪卿:“顾待诏在大唐国围棋高手中是第几名?”鸿胪卿谎说道:“是第三名。”实际上,顾师言是国手,第一名。日本王子说:“能否见见第一名?”鸿胪卿说:“王子胜了第三名,才能见到第二名。胜了第二名,才能见到第一名。现在王子您急着想见到第一名,能见到吗?”日本王子双手按着这盘棋,感叹地说:“小国的第一名,不及大国的第三名。我确实信了。”直到今天,有些喜欢搞收藏的人,还藏有顾师言“三十三手镇神头图”的棋谱。

弹棋

汉成帝

汉成帝好蹙鞠,群臣以蹙鞠劳体,非尊者所宜。帝曰:“朕好之,可择似而不劳者奏之。”刘向奏弹棋以献,上悦。赐之青羔裘紫丝屡,服以朝觐。(出《小说》)

汉成帝喜爱踢球,朝中的大臣们认为踢球劳累身体,不是尊贵的人适合作的。汉成帝问:“我喜欢这样。你们可以选择类似的活动而又不劳累身体的,向我推荐一下。”刘向将弹棋推荐给汉成帝。汉成帝非常高兴,赏赐给他黑羔的皮衣、紫色丝织品作的鞋,他穿上这衣服和鞋来朝见皇上。

魏文帝

弹棋,魏宫内用装棋戏也。文帝为之特妙,用手巾角拂之,无不中者。有客自云能,帝使为之。客著葛巾低头拂棋,妙殆逾于帝。(出《世说》)

又文帝尝云:“予于他戏弄之事,少所喜,唯弹棋略尽其妙。少时尝为之赋。昔京师妙工有二焉,合卿侯东方世安、张公子,常恨不得与之对也。”今弹棋用棋二十四色,色别贵贱。又魏戏法。先立一棋与局中,余者间白黑圆绕之,十八筹成都。(出《世说》)

弹棋,是三国时曹魏宫内用的妆套戏。魏文帝特别会玩弹棋,用手巾每拂棋子,没有不中的。有位客人自称会玩弹棋。魏文帝让他弹弹看看。这位客人俯身低头用头上戴的葛巾每拂棋子,每拂必中,技艺的高妙完全超过了魏文帝。

又:魏文帝曾经说过:“我对其它玩耍游戏很少喜爱,只有弹棋稍稍玩得好一些。小时候,我曾撰写过一篇《赋》,写的是咏叹弹棋这种游戏的。当年京城中有两位弹棋高手,他们就是东方世安与张公子,一位是公卿,一位是王侯。我常常为不能跟这二位对弹而感到遗憾啊!”现今玩的弹棋,使用的是二十四色棋子,用颜色来区别棋子的贵贱。又:魏文帝时弹棋的玩法是:“先立一枚棋子在局,其余的黑白相间绕着中间这枚棋子围成一个圆,“十八筹成都”。

藏 钩

旧言藏钩起于鉤弋,盖依辛氏《三秦记》云:汉武鉤弋夫人手拳,时人效之,目为藏钩也。殷敬顺《敬训》曰:彄与抠同,众人分曹,手藏物,探取之。又令藏钩,乘一人,则来往于两朋,谓之誐鸱。《风土记》曰:藏钩之戏,分二曹以较胜负。若人偶则敌对;若奇,则使一人为游附。或属上曹,或属下曹,为飞鸟。又令为此戏,必于正月。据《风土记》,在腊祭后也。庾阐《藏钩赋》云:予以腊后,命中外以行钩为戏矣。(出《酉杂俎》)

从前有人说“藏钩”这种游戏,起自于汉武帝的皇妃钩弋。按照辛氏《三秦记》上的记载:汉武帝的妃子钩弋夫人手指拳卷着不能伸直,当时的女人们争相效仿,被看成是藏钩。殷敬顺殷敬训说:“彄与抠相同。玩的人分成对,或组,手中隐藏着东西,让对方猜它藏在那只手中,又叫藏钩。如果分成对(或组)后,还剩下一个人,就来往于两组之间,叫‘誐鸱’。”《风土记》上说:“藏钩这种游戏,分成两组竞赛胜负。如果参加游戏的人正好是偶数,就分成敌对的两组;如果出现了单数,就让多出来的这个人为‘游附’。或属于上边那组,或属于下边那组。又称为‘飞鸟’。”又有种说法,作这种游戏,一定得在正月。据《风土记》上记载,是在腊月祭祀之后。庾阐撰写的《藏钩赋》上说:“必须在腊祭之后,才允许宫内宫外玩藏钩的游戏。”

桓 玄

殷仲堪与桓玄共藏钩,一朋百筹。桓朋欲不胜,唯余虎探在。顾恺之为殷仲堪参军,属病疾在廨。桓遣信,请顾起病,令射取虎探。即来,坐定。语顾云:“君可取钩。”顾答云:“赏百匹布,顾即取得钩。”桓朋遂胜。(出《渚宫故事》)

殷仲堪和桓玄一块儿玩藏钩游戏,一组为一百个筹码。桓玄眼看要输了,对方只剩下武探一个人没有被猜了。当时,顾恺之在殷仲堪手下任参军,因身体不舒服在官衙中休息。桓玄派人捎信告诉他,请他带病出来,猜虎探哪只手中藏着钩。顾恺之来到后,刚坐好,桓玄说:“你可以猜猜虎探哪只手里藏着钩”顾恺之说:“赏我一百疋布,我就猜。”顾恺之当即猜中取得了钩。于是,桓玄这组取得了胜利。

高 映

旧说,藏彄令人生离,或言占语有征也。举人高映,善意彄。殷成式常于荆州藏钩,每曹五十余人,十中其九。同曹钩亦知其处,当时疑有他术。访之,映言但意举止辞色,若察因视盗也。(出《酉杂俎》)

从前有一种说法:玩藏钩会让人在活着的时候与亲人离别见不到面。还有一种说法是“藏钩”这句话中有某种不祥的征兆。举人高映,非常会猜钩。有个叫殷成式的人,一次在荆州跟高映玩藏钩游戏,每组有五十多人,高映猜十次有九次能猜中。自己这组钩藏在哪里,他也知道。当时人们都认为高映有别的法术。问高映,他说:“我主要是靠观察举止神情进行判断。就象审察罪犯和寻找偷盗的人一样。”

石 旻

山人石旻尤妙打彄。与张又新兄弟善。暇夜会客,因试其意彄,注之必中。张遂置钩于巾襞中,旻良久笑曰:“尽张空拳。”有顷眼钩,在张君幞头左翅中,其妙如此。旻后居扬州,段成式因识之。曾祈其术,石谓成式可先画人首数十,遣 越异貌,辩其相当授。疑其见始,竟不及画。(出《酉杂俎》)

有位隐士叫石旻,非常善于猜钩。这位隐士跟张又新兄弟关系密切。一次晚上闲着没事,跟宾客一块儿玩藏钩。张又新兄弟想试试石旻是否真的能凭意念猜钩,每次下赌注,石旻都能猜中。后来,张家兄弟将钩藏在头上戴的帽子翅里。石旻沉思好长时间,笑着说:“都是空拳,没有在手里。”石旻用眼睛观察了一会儿,说:“在张君帽子左翅中。”石旻就是这样擅长猜钩。石旻后来移居扬州,因此段成式结识了他。段成式曾经请求石旻将猜钩的方法教授给他。石旻对段成式说:“你可以先画几十个人的头像,要找北方和南方少数民族里相貌奇异的人。能辨识出这些头像后,我才教给你猜钩的秘法。”段式成怀疑石旻是在欺诳他,竟然没有画人头像。

杂 戏

武帝时,郭舍人善投壶。以竹为矢,不用棘也。古之投壶,取中而不求还,故实小豆于中,恶其矢跃而出也。郭舍人则激矢令还,一矢百余反,谓之为“骁”。言如博之羿棋,于辈中为骁杰也。每为武帝投壶,辄赐金帛。(出《西京杂记》)

小戏中,于为局一枰,各布五子,角迟速。名“蹙融”。段成式读座右方,为之“蹙戎”。(出《酉杂俎》)

贞元中,董叔儒进博局并经一卷,颇有新意,不行于时。洛令崔师本又好为古文“樗捕”。其法:三分其子三百六十,限以二关,人执六马,其骰五枚。分上为黑,下为白。黑者刻二为犊,白者刻二为雉。掷之,全黑乃为卢,其彩十六;二雉三黑为雉,其彩十四;二犊三白为犊,其彩十;全白为白,其彩八;四者贵彩也。开为十二;塞为十一;塔为五;秃为四;枭为二;撅为三。(二六者杂采也。)贵彩得连掷,得打马,得过关,余彩则否。新加进六两彩。(出《国史补》)

贞元中,有杜劝好长行。皆有佳名,各记有轻妙。夏中用者为冷子,取其似蕉葛之轻健而名之。(出《嘉话录》)

今之博戏,有长行最盛。其具有局有子,子黑黄各十五,掷采之骰有二。其法生于握槊,变于双六。天后尝梦双六不胜,狄梁公言宫中无子是也。后人新意,长行出焉。又有小双六、围透、大点、小点、游谈、凤翼之名,然无如长行也。临险易者,喻时事焉。适变通者,方易象焉。王公大人,颇或耽玩,至于废庆吊,忘寝食。及博徒用之,于是强各争胜,谓之撩零。假借分画,谓之囊家。囊家什一而取,谓之乞头。有通宵而战者,有破产而输者。其工者近有谭镐、崔师本首出。围棋次于长行,其工者近有韦延祐、杨芃首出。如弹棋之戏甚古,法虽设,鲜有为之。其工者近有吉达。高越首出焉。(出《国史补》)

汉武帝时,郭金人擅长玩投壶游戏。他投壶用的是竹子制作的筹箭,不用棘筹箭。古人玩投壶,只看投没投中,不看投中后能不能返跳回来。因此用小豆为筹投壶,厌恶筹箭投中壶后又返跳出来。郭舍人却用力投筹箭让它返跳回来,投一支筹箭可以返跳回来一百多次,称为“骁”。是说勍象玩羿棋似的。郭舍人在当时玩骁投壶的人中,是位最杰出的高手。每次给汉武帝投壶,都能博得皇上赏赐给他黄金、丝帛等物。

小的博戏中,有在一个棋盘上,双方各摆五子,比赛快慢,叫“蹙融”。段成式在他所撰写的《读座右方》中,称为“蹙戎”。

唐德宗贞无年间,董叔儒进献一个棋盘,和关于如何玩这种棋的书一卷。这种博具与玩法特别新奇,在当时还没有流行。洛县令崔师本喜欢玩古代文献上记载的樗捕。玩的方法是:“将三百六十子分成三等份,设有二道关口,每人持有六匹马,骰子五枚。骰子上面是黑色,下面是白色。黑面刻二犊,白面刻二雉。掷骰子。五枚骰子全是黑面在上叫“卢”,得十六彩。二支白面三支黑面叫“雉”得十四彩。二支黑面三支白面叫“犊”,得十彩。五支骰子仓是白面在上叫“白”,得八彩。上面四样是贵彩。开是十二彩,塞是十一彩,塔是五彩,秃是四彩,枭是二彩,撅是三彩。掷得贵彩的可以连续掷,可以打马,可以过关。其余那些杂彩就不行连续掷,不行打马,不行过关了。

唐德宗贞元年间,有个叫杜劝的人喜爱玩长行。各种样式的长行,都有很漂亮的名字,轻便巧妙。夏季用的长行是用一种轻纱制作的,是因为这种轻纱象蕉布一样轻盈而又结实,因此叫“冷子”。

现在的赌博 游戏,长行最为盛行。这种赌博 游戏,有棋盘有棋子。棋子分黑、黄两种颜色,各有十五枚。掷彩的骰子有两枚。这种玩的方法是由据槊、双陆演变来的。武则天皇后,一次梦见玩双陆没有获胜。梁国公狄仁杰给她圆梦说是暗喻宫中没有立太子啊。以后的人另出新意,才产生出长行这种赌博 游戏。还有小双陆、围透、大点、小点、游谈、翼凤等种类,然而都不如长行。以简俭自省的人,用它来晓喻时事;那些应变通达的人,通过它来察觉世风发生的变化。王公显贵们,有很多人都沉溺在赌博 长行中,达到了一些庆典、丧事都不去参加,吃饭睡觉都顾不上的程度。至于那些赌徒们,各自争强斗胜,被说成是“赌博 争胜”;那些凭借按排赌局而取钱的人,被称为“设赌抽头取利者”。这些设赌抽头取利的人,赢钱的人赢十他取一,称为“乞头”,即讨取头钱。有的人通宵达旦地进行这种赌博 ,有的人输得倾家荡产。玩长行的高手中,近代有谭镐、师本为第一,玩围棋的仅次于长行,也较风行。玩围棋的高手中,韦延祐、杨芃为第一。象弹棋这种博戏,由于它太古老了,玩的方法虽然有,但是很少有人玩。玩弹棋的高手中,近代的吉达、高越为第一。

相关评论

×请选择打赏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