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中国古代文学名著 > 太平广记 >

卷第二百一十七 卜筮二

【回目录】

卷第二百一十七 卜筮二

沈七 颍日者 王栖岩 路生 邹生 五明道士 黄贺 州卜者

沈 七

有沈七者,越州人,善卜。李丹员外谓之曰:“闻消息,李侍郎知政事,某又得给事中,如何?”沈七云:“李侍郎即被追,不得社日肉吃,后此无禄。公亦未改,不得给事中。”其时去社才十四日,果有敕追李侍郎。去社两日而上道,至汴卒。李亦不得给事中。(出《定命录》)

又天宝十四年,王诸应举,欲入京。于越州沈七处卜。得纯乾卦,下四位动,变观卦。沈云:“公今应举,得此卦,观国之光,利用宾于王,本是嘉兆。然 动,群。下成乾卦,上变至四,又不至五。五是君位,未得利见大人。恐公此行,不至京而回。”果至东京。属安禄山反。奔走却归 东。(出《定命录》)

沈七,是越州人,擅长占卜。李丹员外对他说:“听说侍郎要重新主持政务,我还能升任给事中,你说可能吗?”沈七说:“李侍郎会即将让朝廷追请回来的。但是他却吃不到社日庆祝的宴席了。他从此不能再拿朝廷的俸禄,你的官职也没有变动,不能升任给事中。”说这话的时候离社日只有十四天,果然朝廷下诏召见李侍郎进京。李侍郎离社日还两天上路赴京,赶到汴京死去。李丹也没有升任给事中。

又:唐玄宗天宝十四年,王诸参加科举考试,想进京,在越州沈七那儿占卜。得一纯乾卦,下四位动,变为观卦。沈七说:“你现在进京去参加科举考试,卜得此卦,观赏国都的风光,作为宾客的你会借助皇上而发达,这原本是好的兆头。然而,逢遇动乱,众奸小都气旺盛。下成乾卦,上变到第四位,而没有变到第五位。五位主君,不能顺利地见到皇帝。从这种卦象上看,你这次进京参加考试,恐怕你没有到京就得中途返回。”果然,王诸走到东都洛,时逢安禄山反叛起兵,唐玄宗仓皇出走西蜀。于是他只好连忙回到 东来。

日者

陈澍为颍太守。属安禄山反,遣县尉姓孙向东京。孙不肯行。陈怒挞(挞原作促,据明抄本改)之。至东京,遇禄山,请往颍取陈澍头。禄山补孙为颍太守,赐绯,并领二十余人取澍。澍闻便欲至,薄晚,出城走。录事参军扣马令回。澍忧闷。服痢药讬疾。令一日者卜之。曰:“从今五日,当有家便,未取公。然有五百车禄在,必亦不死。至七日食时,公无恙矣。然当去此,求住不得。”后五日孙到,陈于是潜以库物遗诸衙内人。至夜后,伪作敕书。追入京。令向西两驿上,差人逆来。夜半敕书至。明早,召集诸官宣。便令手刃(明抄本刃作力,下同)就馆中诛杀孙,并手刃二十余人。杀录事参军。其孙尉先令人取妻及女等,夜半齐到,明日平明,尽杀之。令上住知州事,便发入京。以官绢五匹赏卜者。(出《定命录》)

太守陈澍,在安禄山起兵叛乱时,派孙县尉去东都洛向朝廷报告。孙县尉不肯去,陈澍一怒之下鞭打了他。孙县尉到达洛后,正逢叛军已攻占了洛。于是,孙县尉立即投靠叛军,并向安禄山请求派他前往颍取陈澍脑袋。安禄山补任孙县尉为颍太守,赏赐给他红服,让他带领二十多个军校士卒去取陈澍人头。陈澍听到孙县尉就要到达颍了,傍晚,离城出去。但是录事参军拉住他的马头命令他回到城里去。陈澍很是惊恐担心,假称拉痢疾吃药躲在家中不出来,暗中找来一个会占卜的人为他卜算一下凶吉。占卜人说:“从今天起五天以后,你全家就会平安顺利了。孙县尉他们拿不走你的人头,你还有五百车的俸禄呢,肯定死不了。到第七天吃饭的时候,你就会平安无事了。但是,应当离开家里,这儿住不得。”五天后,孙县尉带领二十多人到颍。陈澍暗中将府库中的资财送给府内的同僚与下属,将这些人收买住。到了晚上,他伪造了一份假的皇帝诏书。让人带着这份假诏书出城去京都,走了两驿站再返回来。到了半夜,假诏书到了。天明后,陈澍将府内全体官员召集到一起,当面宣读“诏书”,之后下令处死孙县尉,就在驿馆中将孙杀死,并且杀了他带来的那二十多人,和阻挡他离城出走的录事参军。在这之前,孙县尉派人去接他的妻、女家眷。这天半夜,他的家眷都到了颍,天亮后全部被陈澍下令斩杀。陈澍让人拟好自己继续留任太守执掌颍的军政要务的奏折,立即发往京城,并从官衙库中取出五匹绢赏给占卜人。

王栖岩

王栖岩自湘川寓 陵鹭白湖,善治易,穷律候之术。所居桃杏手植成数十列,四蕃其宇。时人比董奉。栖岩笑曰:“吾独利其花核,祛风导气耳。安取迹古人余事。”每清旦布蓍,为人决事。取资足一日为生,则闭斋治园。大历中,尝有老父持百钱求筮。卦成,参验其年。栖岩惊曰:“家去几何?父往矣。不然,将仆于道。”老父出,栖岩顾百钱,乃纸也。因悟其所验之辰,则栖岩甲子。乃叹曰:“吾虽少而治《易》,不自意能幽入鬼鉴。死复何恨?”乃沐浴更新衣,与妻子诀。少时而卒。(出《渚宫旧事》)

王栖岩从湘川移居在 陵鹭白湖,擅长用《易经》占卜,精通四候节令的变化和相术。他在住屋周围亲手栽植桃树、李树几十行,将他的住屋围在当中。邻人们说他以三国时的吴人董奉自比(按:董奉善医道,每为人医病不收钱,让他栽杏树五棵,轻者一株,历经多年,屋前屋后有杏树万株。)。王栖岩笑着说:“我是想用它们的花与果核为药,来去除风邪导引气息啊。怎么效取古人的轶事呢。”王栖岩每天早晨起来就为人占卜算卦,排解求卦人的忧虑疑难。收取的费用够一天的花费用度后,就停止占卜,关闭院门,专心莳弄果园。唐代宗大历年间,有位老者拿着一百文来到王栖这儿求卜。卦成后,核验老者提供的生辰八字,王栖岩大惊异,问:“你家离这儿多远?老人家,按卦上说你早已经死了。不然,也将死在回家途中啊。”老者离去后,王栖岩看看老者给他的卜资,是纸钱。这才想到老者提供的生辰八字正是自己的啊!王牺岩感叹地说:“我虽然从少年时就研 《易经》,却没有想到能够让界的鬼来提醒自己啊。我死了又有什么值得遗憾的呢?”于是沐浴换上新衣,跟妻子话别,过了一会就去世了。

路 生

赵自勤尝选,访卜于长安县路生。路云:“公之官,若非重日,即是重口。”后六月六日又卜。路云:“公之官,九日不出,十二日出。”至九日,宰相果索吏部由历,至十二日敕出,为左拾遗。“拾遗”之字,各有一口。又补缺王晃,七月内访卜于路生。路云:“九月当入省,官有礼字。”时礼部员外陶翰在座,乃曰:“公即是仆替人。”九月,陶病请假,敕除王礼部员外。后又令卜,云:“必出当为‘仓’字官。”果贬 州司仓。既而路生以其二子讬晃。晃又问:“毕竟当何如?”路云:“某所以令儿讬公,其意可知也。”

赵自勤在等候选官期间,向长安县一个叫路生的卜人问卜他这次能选任个什么官职?路生说:“你这次被任命的官职不是重日,就是重口。”六月六日,他又去问卜。路生说:“你被选派的官职九日不公布,十二日肯定能公布。”到了九日那天,宰相向吏部要去待选人员的履历档案。到了十二日那到,朝廷颁发了任职命令,赵自勤被选任左拾遗。“拾遗”二字,各有一个“口”字,果然应验了“重口”之说。在京都等候补缺的王晃,七月里向路生问卜。路生说:“九月你命当入省,你的官职有‘礼’字。”当时礼部员外陶翰就在旁边坐着,说:“你就是接替我的职务啊。”九月,陶翰因病告退,朝廷任命王晃为礼部员外。后来,王晃又让路生为他卜算一卦。路生说:“这回你将出任‘仓’字官。”后来,王晃果然被降职为 州司仓。过了一些时日,路生将自己的两个儿子托付给王晃。王晃问:“你到底让我怎么办?”路生说:“我所以将两个儿子托付给你,其中的用意就明白了。”

邹 生

武宗朝,宰相李回旧名喱,累举未捷。尝之洛桥,有二术士。一能筮,一能龟。乃先访筮者曰:“某欲改名赴举,如之何?”筮者曰:“改名甚善。不改,终不成事也。”又访龟者邹生。生曰:“君子此行,慎勿易名,名将远布矣。然则成遂之后,二十年终当改名。今则已应玄象,异时方测余言。”将行。又戒之曰:“郎君必策荣名,后当重任。接诱后来,勿以白衣为隙。他年必为深衅矣。”长庆二年,李及第。至武宗登极。与上同名,始改为回。(从辛丑至庚申,二十年矣)乃曰:“筮短龟长,邹生之言中矣。”李公既为丞郎,魏謩为给事。因省会,谓回曰:“昔求府解,侍郎为试官。送一百二人,独小生不蒙一解。今日还忝金章,厕诸公之列也。”合坐皆惊此说,欲其逊客。回曰:“如今脱却紫衫,称魏秀才,仆为试官,依前不送公。公何以得旧事相让耳。”回乃寻秉独坐之权,三台肃畏。而升相府。后三五年,魏公亦自同州入相,而回累被贬谪。跋涉江湖,喟然叹曰:“洛桥先生之诫,吾自取尤耳。然亦命之所牵也。”(出《云溪友议》)

唐武宗在位期间,宰相李回,原名李喱,在没有担任官职前,曾经屡次参加科举考试而没有考中。当年,洛桥有二位占卜人。一位用蓍草占卜,一位用龟板占卜。李回,先问用蓍草占卜的人,说:“我想改换个名子参加科考怎么样?”回答说:“改名很好。不改名字,始终考取不上。”又问用龟板占卜的邹生。邹生说:“你这次参加科举考试,切记不要改名。你这个名字将要传播到很远的地方。然而,考中之后二十年,最后还得改名。现在你已经应了天象,得到以后才能测试出我后边的话是否灵验。”李回临走时,用龟板占卜的术士又告戒他说:“你此去一定会荣列金榜,它年定当重任。但是你担当重任后,不要跟没有科举出身的人闹矛盾。如果闹了矛盾以后会结深仇的。”唐穆宗长庆二年,李回考中。到武宗登极继承皇位时,因为与武宗同名,才换去“缠”字,改名叫李回。李回说:“用蓍草占卜的那个人技艺不行,还是用龟板占卜的邹生卜的准啊,果然被他言中了。”后来,李回任丞郎,魏謩在门下省任给事中。一次,三省在一起集会议事,魏謩对李回说:“当年我在京都参加会试,李侍郎任考试官。进京来应试的举子共计一百零二人,唯独我你一道试题也没有考问过。现在我惭愧地位列国家重臣,跟诸位要员在一块就座啊。”魏謩的这番话,让在座的重臣要员深感吃惊,都想让李回退让一下。李回说:“现在就请你脱去紫袍官服,改称魏秀才,我马上再考考你。如果考的不合格,照旧不选送你。看你还怎么用过去的事情责难人?”于是李回开始寻找机会独握大权。中书省门下省、尚书省的官员们都敬畏惧怕他。李回终于升任宰相。又过了三、四年,魏謩也由同州升任宰相。而李回却屡次遭受贬降,奔波在朝外。李回喟叹地说:“洛桥邹生早就告诫我了,我是自己找不是呢。这也是命中注定的啊。”

五明道士

长庆之代,邺中有五明道士者不知何许人,善历数,尤攻卜筮。成德军节度田弘正御下稍宽,而冒于财贿,诛求不息。民众怨咨。时王庭凑为部将,遣使于邺。既至,忽有微恙。数日,求医未能愈。因诣五明,究平生否泰。道士即为卜之,卦成而三钱并舞,良久方定。而六位俱重。道士曰:“此卦纯乾,变为坤。坤土也,地也。大夫将来秉旄不远,兼有士地山河之分。事将集矣,宜速归乎。”庭凑闻其言,遽自掩其耳。是夜,又梦白须翁形容伟异,侍从十余人,皆手持小玉斧。召王公而前,(前字原缺,据黄本补)谓曰:“患难将及,不可久留。”既觉,庭凑疑惧,即辞魏帅而回。比及还家,未逾旬,值军民大变。弘正为乱兵所害。士大夫将校,共推廷凑。庭凑再三退让,众不听,拥胁而立之。翌日,飞章上奏。朝廷闻之大骇,征兵攻讨。以裴度为元帅。赵人拒命二年。王师不能下。俄而敬宗即世,文皇帝嗣位。诏曰:“念彼生灵,久罹涂炭。虽元凶是罪,而赤子何辜。宜一切数而宥之。就加节制。”仍诏庭凑子元逵入侍。因以寿春公主妻焉。庭凑既立,甚有治声,朝廷称之。在位十三年卒。赠太师。子元逵继立,官至太尉。二十六年薨。长子绍懿立二年,荒暴乱,众议废而杀之。立其弟绍鼎。绍鼎立六年卒。子景崇立十三年,官至中书令。爵常山王卒,子镕立,即赵王也。后恣横不道,为下所杀。立四十一年。自庭凑至镕,凡五世六主,一百余年灭。初庭凑之立也,遣人诣邺,取五明置于府。为营馆舍,号“五明先生院”。公曾从容问曰:“某今已忝藩侯,将来禄寿,更为推之。”道人曰:“三十年。愿明公竭节勤王,爱民恤物。次则保神啬气,常以清俭为心。必享殊寿。后裔兼有二王,皆公余庆之所致也。《春秋》所谓五世其昌,八世之后,莫之与京。”公曰:“幸事已多,素无勋德,此言非所敢望。”因以数百金为寿。道士固辞不受。公亦固与之,载归其室。数日尽施之,一无留焉。二王:景崇封常山王。镕为赵王也。(出《耳目记》)

唐穆宗长庆年间,邺中有个五明道士,不知他是什么地方的人,俗名叫什么。他擅长历数,尤其精通占卜。成德军节度田弘正对下属放纵治军不严。而且他贪取财物、敲诈勒索无尽无休,百姓们都非常怨恨他。当时王庭凑在他属下任部将,被田派到邺中。王庭凑到达邺中后,忽然身患小病。过了几天,找医生治疗不见效,于是到五明道士那里问凶吉和一生的命运。五明道士当即为他卜卦,三枚卜钱同时施出,好长时间才停下来,而且六爻俱重。五明道士说:“这是纯乾卦变为坤卦。坤乃是土地。将军不久就会手握大权。兼有部分疆土为一方的主宰。事情很快就会到来的,还是急速回去为好。王庭凑听五明道士这样讲,赶忙用手捂住双耳。这天夜里,他又梦见一个容貌伟岸的白须老翁,身边有侍从十多人,每人手持一把小玉斧。老翁召见王庭凑到身边,对他说:“灾难就要降临了,此地不可久留。”接着就醒来了。王庭凑很疑惑惧怕,立即告辞将帅回到他的驻地。待他回到驻地没过去十天,就发生了军士和百姓的哗变。田弘正为乱军所杀,文武属员共同举王庭凑为节度使。王庭凑再三退让不接受,众人不听,用强制的手段硬立他为节度使。第二天,将拥立王庭凑为节度使这件事报告朝廷。朝廷闻听异常惊恐,立即派兵征讨,委派裴度为兵马大元帅。王庭凑及手下将士拒不接受朝廷的命令据守赵地两年,朝廷的军队也没有剿灭掉他们。二年后,敬宗死去,文宗皇帝李昂继承皇位。颁发诏书说:“念你们这些百姓长期遭受战争的苦难,罪在元凶,你们是无辜的,因此,赦你们无罪,就委任王庭凑为节度使。”后来文宗皇帝又诏王庭凑的儿子王元逵进京入朝奉侍,又将寿春公主许配给他作妻子。王庭凑被拥立为节度使后,很有政绩,朝庭非常称赞他。他在任十三年而死去。死后赠封太师。他的儿子王元逵承父业,一直升任太尉,历任二十六年去世。王元逵的长子王绍懿接任节度使。二年后因为他荒暴乱被属下众人废掉杀死,立他的弟弟王绍鼎为节度使。六年后,王绍鼎死去。他的儿子王景崇承继父业,一直升任到中书令,封为常山王,在位十三年。王景崇死后,他的儿子王镕承继父业。封为赵王,在位四十一年,后因恣横无道被下属杀死。自王庭凑被拥立为节度起,到王镕被杀止,共历五代君王,一百多年。王庭凑被拥立之初,他派人到邺中将五明道士接来。并且,新建一套馆舍给五明道士住,起名叫“五明先生院”。王庭凑曾问:“我现在已经位列藩侯,将来的寿禄,还望先生给推算一下。” 五明道人说:“主人你有三十年的禄寿。希望你能尽忠奉侍皇上,爱惜百姓体恤财物。其次要保养精神珍惜元气,经常将清廉节俭放在心上,就一定会主高寿的。你的后代会有二人封王,都是明公余下的福分所给与他们的啊。《春秋》上说五世昌盛,八世之后就不能相比了。”王庭凑说:“现在值得庆幸的事情已经够多的了。我们王家向来没有积下什么勋业功德,你刚才讲的那些不是我敢希望的啊。”王庭凑送给五明道士几百两黄金祝他长寿,五明道士坚决辞谢不接受,王庭凑一定要送给他。五明道士将这些黄金带回住室后,几天之内都布施给他人了,一点也不留。所谓有二人封王,即王庭凑的重孙王景崇封常山王,他的重孙的儿子王镕封赵王。

黄 贺

唐昭宗时,有黄贺者,自云巩洛人也。因避地来,涉河游赵,家于常山,以卜筮为业。而言吉凶必效。时赵王镕方在幼冲,而燕军寇北鄙。王方选将拒之。有勇士陈立、刘干投刺于军门。愿以五百人尝寇,必面缚戎首。王壮而许之。翌日,二夫率师而出,夜击燕垒。大振捷音。燕人骇而奔退。立卒于锋刃之下。干即凯唱而还。王悦,赐上厩马数匹。金帛称是。俄为阉人所谮曰:“此皆陈立之功。非干之效。”王母何夫人闻之曰:“不必身死为君。(明抄本君作忠)未若全身为国。”即赐锦衣银带,加钱二十万,擢为中坚尉。初干曾诣贺卜。卦成而谓干曰:“是卦也,火水未济,终有立也。九二之动,曳轮贞吉。以正救难,往有功也。变而之晋,明出地中。奋发光扬,恩泽相接。子令行也,利用御戎,大获庆捷。王当有车马之赐。其间小衅,不足忧之。”行军司马路晏,曾夜适厕,有盗伏焉。晏忽心动。取烛照之。盗即告言!“请无惊惧。其禀命有自。察公正直。不忍待刃。”即匣剑而去。晏由是昼夜警惕,以备不虞。召黄生筮之。卦成贺曰:“惕号暮夜,有戎勿恤。察象征辞,人有害公之意。然难已过矣。但守其中正,请释忧心。”晏亦终无患也。又赞皇县尉张师曾卧病经年。日觉危殆,良医不复进药。请贺卜之。卦就,黄生告曰:“无妄之疾,勿药有喜。请停理疗五日,必大瘳也。”师果应期而愈。又数十年,师梦白鸟飞翔,坠入云际。既觉,心神恍惚。召贺卜算之。贺即决卦。惨然而问师曰:“朝来寝息,不有梦乎?必若有梦,其飞禽之象乎?且雷振山上,鸟坠云间,声迹两消,不可复见。愿加保爱。乐天委命而已。”张竟不起,时年七十一也。又有段诲者,任藁城镇将。曾夜宿邮亭,马断缰而逸,数日不知所适。使人诣肆而筮之。贺曰:“据卦睽也。初九动者,应有亡失之事。无乃丧马乎?勿逐自复。必有絷而送之者也。”回未及舍,已有边鄙恶少,牵而还之。贺所占卜,皆此类也。时人谓之“易圣公”。刘岩曾诣之。生谓曰:“君他日必成伟器,然勿以春日为恨。”初不晓其意,及老悟。盖迟迟之谓也。(出《耳目记》)

唐昭宗在位时期,有个叫黄贺的人,自称是巩洛人,因躲避战乱,渡过黄河来到赵地。黄贺来到赵地后,居住在常山,从事占卜,而且他占卜吉凶都极准,事后一定应验。当赵王李镕还在幼年时,一次燕军进犯北部边境,赵王刚要选派将领去抵挡,有两个叫陈立、刘干的勇士向军帐投递名帖,说愿意率领五百军士跟敌寇一战,一定当面虏获敌军的首领。赵王鼓励了二人一番,批准了他们的请战。第二天,二位勇士率领军队出征,当夜袭击燕军营寨,获得大捷。燕军惊恐地四处逃窜,赵军乘胜追击折杀燕军。陈立战死,刘干率部队凯旋而归。赵王大悦,赏赐给刘干几匹御马和相应的黄金布帛。但是,过不多久,有个太监向赵王进谗言,说:“这次大胜敌军都是战死疆场的陈立的功劳,不是刘干效的力。”赵王的母亲何夫人听到后说:“不必要都战死才算报效国君。战死还不如活着全力奋起保卫国家。”于是,王太后又尝赐给刘干锦衣银带,外加钱十二万,并提升刘干为中坚尉。在出击燕军之前,刘干曾到黄贺这儿来问卜凶吉。卦成后黄贺对刘干说:“这卦啊,水与火没有相遇,最终一定有所成立。爻第二爻动,见龙在田,君德广施,予示着你将大承恩泽。贞吉是正,以正来解救危难,出师一定会建立功勋的。变化后又成为晋卦,光明出在地中。奋发光扬,将会连续得到恩泽。壮士今日出击,有利于打击敌寇,一定能大获全胜。赵王必定赐给你车马等物,中间有些小差错,不必忧虑。”行军司马路晏,一次夜间上厕所,发现有一个盗贼藏在那儿。路晏急忙取烛火照看,这位盗贼出来告诉他:“请将军不要惊惧,我是奉命来刺杀你的。但是得知将军为人公正耿直,不忍心出手相刺。”说完还剑于鞘内转身离去。路宴从此昼夜警惕,防备再出现意外的事情。并召请黄贺问卜,卦成后黄贺说:“有刺客而没有惊恐,观卦象看征兆,是有人想加害将军,但此难已经过去了。只要将军你坚守为人的中正之道,请你放宽心吧。”从这以后,路晏始终再没遇到什么祸患。又:赞皇县尉张师曾经身患重病,一年多不见好转。而且感觉一天重似一天,最好的医生都不给他开处方下药了。张师请黄贺来给他算一卦。卦成后,黄贺告诉他说:“不是什么病,不用药还有喜事。请你停止治疗五天,一定会完全康复的。”张师的病果然到第六天就痊愈了。又过了几十年,张师梦见一只鸟,飞着飞着就从云端坠落 下来。梦醒,他感到心神恍惚,召请黄贺卜算一卦。黄贺当即给他卜算。卦成,神色惨然地说:“你早晨睡觉时作了一个梦吧。若是作梦一定梦见鸟飞了。雷震山上,鸟坠云间,声迹两消,不可能再见到了。希望你自己多加保重,乐天听命吧。”张师竟然没再起来,享年七十一岁。还有一个叫段诲的人,官任藁城镇将。一次,段诲夜里睡在邮亭里,他的坐骑挣断缰绳走了,好几天了也不知道它究竟跑到哪里去了。派人到市场黄贺的卦摊去卜算,黄贺说:“这是睽卦,主小事吉利。起始九动,应有丢失的事情发生,不就是丢马了吗?不用去找它自己会回来的。一定有人会牵着马给你送回来的。”去问卜的人还没有回到府上,就有一个边境上的顽劣少年牵着这匹走失的马送上家门。黄占卜的大都是这一类的卦,都非常灵验。当时人称他为“易圣公”。有个叫刘岩的人,到黄贺那儿去问卜,黄贺告诉他:“你日后一定能成为一个大人物,然而不要以春日为遗憾。”起初,刘岩并不晓得上面这句话包含的是什么意思。到老了的时候才醒悟过来;原来是自己迟迟没有功成名就,直到老了才成就了一番事业。

州卜者

有书生住 州。尝游郡南,数月不返。其家诣卜者占之。卜者观卦曰:甚异。吾未能了,可重祝。”祝毕。拂龟改灼。复曰:“君所卜行人,兆中如病非病,如死非死。逾年自至矣。”果半稔,书生归云:“游某山深洞,入值物蛰。如中疾,四支不能动,昏昏若半醉。见一物自明入穴中,却返。良久又至,直附身,引颈临口鼻。细视之,乃巨龟也。十息顷方去。”书生酌其时日。其家卜时吉焉。(出《酉杂俎》)

有一位读书人家住在 州。一次,他到郡南去野游,好几个月没回家。他的家里人到一个占卜人那去算一卦,占卜人看着卦象说:“奇怪呀!我决断不了,重祈祷一下。”祷告完了,改用龟卜,砍一块龟板烧灼,说:“你们问卜的这个人,在龟卜的显象中象似病了却没有病,好象死了却没有死。过了年,他自己会回来的。”果然过了半年,这位读书人回到家来。说:“我进入山中的一个深洞里,让一种东西蛰了一下,象患了病,四肢不能动弹。脑袋昏昏沉沉的,象喝醉了酒。后来,看见一个怪物从明处爬进洞里,又返回去。过了好一会儿,又来了,一直爬到我身边,伸出脖颈贴近我的嘴和鼻子。我仔细一看,原来是一只巨龟。停了约喘十口气的工夫才离去。”家里人将当时问卜的情形告诉给这位书生,书生算了一下时间,正是在他见到巨龟的时候,家里为他占的卜。

相关评论

×请选择打赏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