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中国古代文学名著 > 太平广记 >

卷第二百一十六 卜筮一

【回目录】

卷第二百一十六 卜筮一

管辂 淳于智 柳林祖 隗照 郭璞 蔡铁 吴中察声者 王子贞 张璟藏 凑州筮者 蔡微远 车三 李老 开元中二道士 蒋直

管 辂

管辂洞晓术数。初有妇人亡牛,从卜。曰:“可视东丘冢中,牛当悬向上。”既而果得。妇人反疑辂,告官按验。乃知是术数所推。又洛中一人失妻。辂令与担豕人斗于东门。豚逸入一舍,突坏其墙。其妇出焉。辂乡里范玄龙苦频失火。辂云:“有角巾诸生驾黑牛,从东(从东原作故车,据明抄本改)来,必留之宿。”后果有此生来,玄龙因留之。生急求去,不听,遂宿。主人罢入。生惧图己,乃持刀门外,倚薪假寐。忽有一物,以口吹火。生惊斫之死。而视之则狐也。自是不复有灾。又有人捕鹿,获之,为人所窃。诣辂为卦云:“东巷第三家,候无人时,发其屋头第七椽,以瓦著椽下。明日食时,自送还汝也。”其夜盗者父患头痛,亦来自占。辂令归之。病乃愈。又治内吏失物。辂使候人静,于寺门,令指天画地,举手四向。暮果获于故处。(出《异苑》)

又平原太守刘邠取山鸡毛置器中,使辂筮之。辂曰:“高岳岩岩,有鸟朱身。羽翼玄黄,鸣不失晨。此山鸡毛也。”(出《异苑》)

管辂通晓用卜卦观察自然现象来推测事物。初时,有个妇女丢了一头牛,让管辂给卜算一下。管辂说:“你到东边山丘的坟墓中去看看,你丢的那头牛就在那悬空躺着呢。”到那里一看,果然看到牛在坟坑内悬空躺着呢。这位丢牛的妇女反而对管辂起了疑心,报告了官府。官府派人来察验,才知道他是用卜卦推算出来的。又有一次,洛中有一个人的妻子丢失了。管辂让他跟一个挑猪人在东门相打斗,猪从挑猪人的萝筐里跑出来,跑到一家院里,撞坏了院墙,从屋里走出来一个女人,正是问卜人的妻子。管辂住的乡里范玄龙家中接连不断地失火。找管辂卜算。管辂说:“有一位戴着角巾的男人驾着黑牛从东边来,你一定留他住下。”后来,果然有这么一个男人来了。范玄龙留他在家中住下,这个男人急着赶路,范玄龙不放他走,只好住下了。天黑后,范玄龙一家不进屋去睡。这位男人怕他们谋害他,就手中持刀在里屋门外,倚着柴堆打个盹。忽然看见一个东西,用口往外喷火,这个男人惊恐急忙用刀将它砍死,上前去看,原来是只狐狸。从这以后,范玄龙家再也不闹火灾了。又有一个人捕获一头鹿,让人偷走了,到管辂这儿推算。管辂告诉他:“东街第三家,等他们家里没人的时候,掘开他家屋上第七根椽子,将瓦放在椽子下面。到明天吃饭的时候,有人就会将鹿送给你的。”这天夜里偷鹿的人的父亲头痛得厉害,也到管辂这来占卜。管辂让他将偷来的鹿还回去,于是他父亲的头立时不痛了。又有一次,官府内部丢失了物品。管辂让他们在人静时在寺门旁指天画地,举着手向四方。到了傍晚,丢失的物品果然又回到原来的地方了。

又:平原太守刘邠拿一根野鸡毛放在一个容器里,让管辂卜算是什么东西。管辂卜算说:“在高高的山上,有只鸟身子是朱红色的,羽翼是玄黄色的,每天早晨它都鸣叫。你容器里装着的是根山鸡毛。”

淳于智

鲍瑗家多丧及病,淳于智为筮之。卦成云:“宜入市门数十步,有一人持荆马鞭,便就买取,悬东北桑树上,无病。三年当得财。”如其言。后穿井得钱,及铜器二十万。(出《独异志》)

鲍瑗家里经常有人病了或死了,淳于智给他占一卜,卦象上说:“你赶快到离市门几十步的地方,看见一个人拿着荆条马鞭,就将马鞭买下来。拿回家来,悬挂在东北面桑树上,就会免出疾病的。而且,三年之内还将得到一笔外财。”鲍瑗按照淳于智的话去做了,果然像他说的那样没有再生病了。后来挖井又挖到铜钱及各种铜器二十枚。

柳林祖

有日者柳林祖善卜筮。其妻曾病鼠瘘,积年不差。渐困(“困”原作“因”,据明抄本改)垂命。林祖遂占之,得“颐”之“复”。按卦曰:“应得姓石者治之,当获灸鼠而愈也。”既而乡里有一贱家,果姓石。自言能除此病。遂灸病者头上三处。觉佳。俄有一鼠,色黄秀,迳前。噞噞然伏而不动。呼犬噬杀之。视鼠头上,有三灸处。病者自差。(出《洞林》)

有个以占卜为生的人叫柳林祖,非常精通占卜术。他的妻子曾经得过老鼠疮,好几年了也未见好,而且眼看病重到危及生命的地步了。柳林祖于是占卜推算,得到“颐”和“复”两卦。按着卦象说:“应该让一位姓石的人医治,而且在捉到灸鼠的时候就能痊愈。”过了一段时间,乡里有一户贫贱的人家姓石,说能治这种鼠疮病。于是在患者头上灸了三处,果然感觉好多了。过了一会儿,有一只老鼠,亮黄色,径自走到跟前来,活脱脱地望着他们一动不动。叫唤狗来将这只老鼠捕住,看见老鼠头上有三处被灸。从此,柳林祖妻子的鼠疮病彻底痊愈了。

隗 照

晋隗照善易。临终谓妻子曰:“后虽大荒,勿卖宅。后五年,诏使龚负吾金,以吾所书板告之。”后如其言。妻赍板诣之。使者惘然,沈吟不语。取蓍筮之。卦成曰:“妙哉隗生,吾不负金。贤夫自藏金,以待太平。知吾善易,书板寄意。金有五百斤,盛以青瓷,埋在堂屋。去壁一丈,入地九尺。”妻掘之,果得金也。(出《国史补遣》,明抄本作出《系蒙》。)

晋朝人隗照擅长易经,临死时对妻子说:“以后虽然遇到大荒年,但不要卖掉房屋。再过五年,召见姓龚的家仆,让他偿还欠我的金子,将我写的这块书板给他看就可以了。”后来,隗照的妻子按着丈夫的遗嘱,将姓龚的家仆召到跟前,把丈夫留下的板书给这位仆人看。仆人看书板后不懂是什么意思,想了半天还是不明白。最后取出蓍草占卜,占成一卦说:“真妙啊隗炤。我不欠你的金子,是你这位善良的丈夫生前自己藏着金子,准备太平时用。知道我擅长易经,将它书写在板上。有五百斤黄金,装在青瓷中,埋在堂屋里离墙一丈远的地方,深有九尺。”隗炤的妻子按卦上告诉的位置挖地,果然得到了一瓮黄金。

郭 璞

杨州别驾顾球娣生十年便病,至年五十余。令郭璞筮之。得“大过”“之升”。其辞曰:“大过卦者义不嘉,冢墓枯杨无英华。振动游魂见龙车,身被重累婴天邪。法由斩树(树原作祀,据明抄本改)杀灵蛇,非己之咎先入瑕。”案卦论之可奈何,球乃访迹其家事。先世曾伐大树,得大蛇杀之。女便病。病后有群鸟数千回翔屋上,人皆怪之,不知何故。有县农行过舍边,仰视,见龙牵车,五色晃烂。甚大非常。有顷遂天。(出《搜神记》)

杨州别驾顾球的弟媳生下来后十岁便有病,到五十多岁了还是病厌厌的。顾球让郭璞给卜算一卦。卜得“大过”和“升”卦。卦上说的是:“得大过卦的是在‘义’上不好,他家坟地上的杨树枯死不长叶子。受振的游魂看见龙车,身患重病是遭受天邪。受到这么重的惩罚是由砍树杀灵蛇缘起的,罪过不在患病的人而在她的先人。”这个卦说的是什么呢?顾球去访察弟媳娘家的情况,得知她的先人曾确伐过大树,斩杀过大蛇。从这之后,他弟媳便患病在身了。患病后,有一群鸟约几千只绕屋飞来飞去。人们都感到奇怪,不知这是为什么。有一位本地的农夫经过他弟媳家,抬头看见一条龙拉着车,五彩斑斓,金光耀眼,不是一般的大,过了一会儿就消失了。

蔡 铁

宋南郡王义宣在镇,府史蔡铁者善卜。王尝在内斋见一白鼠缘屋梁上,命左右射得之。内函中,命铁卜函中何物。卦成笑曰:“得之矣。”王曰:“状之。”“白色之鼠背明户,弯孤射之,绝其左股。鼠孕五子,三雄二雌。若不见信,剖腹而立知。”王便剖之。皆如铁言。赐万钱。(出《渚宫旧事》)

南北朝时,南宋的王义宣镇守南郡期间,属下有个叫蔡铁的府史擅长占卜。一次,王义宣在书房里看见一只白鼠缘着屋梁向上爬,让左右的仆人将它射下来,装在一个匣子里,让蔡铁卜算匣子里装的是什么?蔡当场卜算一卦笑着说:“卜到了!”王义宣说:“你说说这件东西的样子”蔡铁说:“是一只白鼠背对着明亮的窗户,弯弓射它,射断了它的左腿。这只老鼠肚中怀着五只小鼠,三只雄鼠两只雌鼠,若不相信,将白鼠的肚子剖开立时就清楚了。”王义宣便让人将白鼠肚子剖开,果然向蔡铁说的那样。王义宣赏赐给蔡铁钱一万。吴中察声者

后魏末,有吴士至北间。目盲而妙察声。丞相嗣渤海王澄使试之。闻刘桃枝之声 曰:“当代贵王侯将相死于其手。然譬如鹰犬,为人所使耳。”闻赵道德之声 曰:“亦贵人也。”闻太原公洋之声 曰:“当为人主。”闻澄之声 ,不动。崔暹私掐之,乃缪言:“亦国王也。”王曰:“我家群,犹当极贵,况吾身手。”后齐诸王大臣赐死,多为桃枝之所拉杀焉。而澄竟有兰京之祸。洋受禅,是为文宣王。(出《三国典略》)

后魏末年,有个从 南吴地来的盲人,擅长听声音卜算人的吉凶祸福。丞相高欢的世子渤海王高澄让他试听一下。他听了刘桃枝的声音后说:“当代的贵人王侯将相都将死在这个人的手里。然而这个人就象鹰犬,是听别人的命令而干的。”听了赵道德的声音后说:“这也是位贵人啊。”听了太原公高洋的声音后说:“你将来贵为人主能当君王。”听了高澄的声音后不言语了,崔暹暗中掐了他一下,他才违心地说了假话:“也是国王啊。”高澄听了说:“我家里的仆人都极富贵,何况我本人呢!”后来,北齐的各个王、大臣被处死,多数都是由刘桃枝拉出去砍头的。高澄也遭遇上了兰京之祸,被家中一个作饭的仆夫兰京杀死,高洋取代后魏自封为文宣王,作了北齐的开国君王。

王子贞

唐贞观中,定州鼓城县人魏全家富,母忽然失明。问卜者王子贞。子贞为卜之曰:“明年有从东来青衣者,三月一日来疗,必愈。”至时,候见一人着青紬襦,遂邀为重设饮食。其人曰:“仆不解医,但解作犁耳,为主人作之。”其持斧绕舍求犁辕,见桑曲枝临井上,遂斫下。其母两眼焕然见物。此曲枝叶盖井之所致也。(出《朝野佥载》)

唐太宗贞观年间,定州鼓城县有个叫魏全的富户,他母亲忽然双眼失明,到占卜人王子贞那儿去问卜。王子贞为魏全母亲卜算一卦,说:“明年三月一日,有个穿青衣的人从东边来,让他给治疗一定能治愈。”到了第二年的三月一日,魏全果然等到一个身穿粗绸青衣短衫的人。于是邀请这个人到家里,用好酒好菜招待他,请他给母亲治眼疾。这个人说:“我不懂得医道。我只会做犁啊。我就为你做一张吧。”说着,这个人手拿斧子绕着房舍周围找能够做犁辕的材料,看见一株弯曲的桑树枝干遮临井上,就将它砍下来。就在这时,魏全母亲的两眼突然重见光明。原来这是株弯曲的桑树枝干上的叶子将井盖住而导致了魏全母亲双眼失明。

张璟藏

周郎中裴珪妾赵氏,有美色。曾就张璟藏卜年命。藏曰:“夫人目长而慢视。准相书,猪视者。妇人目有四白,五夫守宅。夫人终以奸废,宜慎之。”赵笑而去。后果与人奸,没入掖庭。(出《朝野佥载》)

周时郎中裴珪的姨太太赵氏,很有姿色,曾经向张璟藏占卜年寿和命运。张璟藏说;“夫人你的眼睛细长而且妩媚看人。根据相书上说的,用妩媚的目光看人的人,性情荡。夫人你眼珠小四围露白,将有五个男人跟你有奸乱的关系。你最终还是因为奸情而受到惩处,应慎重啊。”赵氏姨太太听了后一笑而去。后来,这位姨太太果然因为犯了奸情,被裴珪处以秘刑。

凑州筮者

杜景佺,信都人也,本名元方,垂拱中更为景佺。刚直严正,进士擢第。后为鸾台侍郎平章事。时内史李昭德以刚直下狱。景佺庭称其公清正直。则天怒,以为面欺。左授凑(明抄本凑作溱,下同)州刺史。初任凑州,会善筮者于路,言其当重入相,得三品而不着紫袍。至是夏终,服紫衫而终。(出《御史台记》)

杜景佺,信都人。他原来的名字叫元方,在未任官职前改名为杜景佺。杜景佺为人刚直严正,进士出身,后来官任门下省侍郎行使宰相的权力。当时,内史李昭德因为性情刚直触怒了武则天而被打入牢狱。杜景佺在大殿相见时,直接向武则天讲述李昭德的公正清廉,刚直不阿,武则天大怒。认为他当面欺君。将他贬配到凑州任刺史。杜景佺刚到凑州上任,在路上遇见一位会占卜的人,说他能重新任宰相,官为三品而不穿紫袍。这年夏天结束时。杜景佺身穿紫色军校服死了。

蔡微远

瀛州人安县令张怀礼,沧州弓高令晋行忠,就蔡微远卜。转式讫,谓礼曰:“公大亲近,位至方伯。”谓忠曰:“公得京官,今年禄尽。宜致仕可也。”二人皆应举。(明抄本举作选)怀礼授左补缺,后至和复二州刺史。行忠受城门郎,至秋而卒。(出《朝野佥载》)

瀛州人安县县令张怀礼,沧州弓高县令晋行忠,到蔡微远那问卜。蔡微远占卜后对张怀礼说:“你的父母离你很近,你可以官至一方的主事人。”对晋行忠说:“你能得到一个京官的位置,今年的俸禄将会完结,适宜辞去官职就可以了。”这年,二人同去应考。张怀礼官授左补缺,后来官至和、夏二州刺史。晋行忠官授京都城门郎。他没有辞去这个官职,结果,这年秋就死去了。

车 三

车三者,华人,善卜相。进士李蒙宏词及第,入京注官。至华,县官令车三见。诳云李益。车云:“初不见公食禄。”诸公云:“应缘不道实姓名,所以不中。此是李蒙,宏词及第,欲注官去。看得何官?”车云:“公意欲作何官?”蒙云:“爱华县。”车云:“得此官在,但见公无此禄。奈(奈原作如,据明抄本改)何。”众皆不信。及至京,果注华县尉授官。相贺于曲 舟上宴会。诸公令蒙作序,日晚序成,史翙先起,于蒙手取序看。裴士南等十余人,又争起看序。其船偏,遂覆没。李蒙、士南等,并被没溺而死。(出《定命录》)

车三,华人,擅长占卜相面。李蒙参加科举考试中“宏词”进士,进京去听候任命官职,到了华县。县令让车三给李蒙相一面,并且欺骗他说叫李益。车三相完面,说:“开始见不到你能享受到朝廷的俸禄。”诸位官员们说:“大概是没有说出真实姓名,所以没有相对。这位叫李蒙,是‘宏词’进士,正要进京听候任命官职。你看看他能被任命个什么官职?”车三问李蒙:“你想担任什么官职?”李蒙说:“我爱到华县来任职。”车三说:“你这次一定会被安排在华县的。只是,从你的面相上看,你没有在华作官的命,怎么办?”众人都不相信车三的话。待到李蒙到京后,果然授任华县尉,诸位同事在曲 船上设宴为他祝贺。同事们让李蒙作序记载曲 游宴这件事。到傍晚了,序写出来了。史翙先起来,从李蒙手中拿过序来拜读。后来,裴士南等十多人争抢着看序,使船偏向一边,于是翻了船。李蒙、裴士南等落水淹死了。

李 老

开元中,有一人姓刘不得名。假荫求官,数年未捷。忽一年铨试毕,闻西市有李老善卜,造而问之。老曰:“今年官未合成,生曰:“有人窃报我,期以必成。何不然也?”老人曰:“今年必不成,来岁不求自得矣。”生既不信。果为保所累,被驳。生乃信老人之神也。至明年试毕,自度书判微劣,意其未遂。又问李老。李老曰:“勿忧也,君官必成,禄在大梁。得之,复来见我。”果为开封县尉。又重见老人。老人曰:“君为官,不必清俭,恣意求取。临满,请为使入城。更为君推之。”生至州,果为刺史委任。生思李老之言。大取财贿。及满,贮积千万。遂谒州将,请充纲使。州将遣部其州租税至京。又见李老。李老曰:“公即合迁官。”生曰。某今向秩满后选之,今是何时。岂得更有官也?”老曰:“但三日内得官,官亦合在彼郡得之,更相见也。” 生疑之,遂去。明日,纳州赋于左藏库,适有凤凰见其处。敕云:“先见者与改官。”生即先见,遂迁授浚仪县丞。生益见敬李老。又问为官之方。云:“一如前政。”生满岁,又获千万。还乡居数年,又调集,复诣李老。李老曰:“今当得一邑,不可妄动也,固宜慎之。”生果授寿春宰。至官未暮,坐贜免。又来问李老。老曰:“今当为君言之,不必惭讳。君先代曾为大商,有二千万资,卒于汴州。其财散在人处。故君于此复得之,不为妄取也。故得无尤。此邑之人,不负君财。岂可过求也?”生大伏焉。(出《原化记》)

唐玄宗开元年间,有一个人姓刘,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凭借先人的荫庇求官作,一连几年没有成功。这一年选授官职的考核刚定,刘生听说西市有个李老汉擅长占卜,就前去造访问卜。李老汉说:“今年你是选授不上官职了。”刘生问:“有人私下告诉我,今年这期选授官职肯定有我。你怎么说授不上呢?”李老汉说:“今年肯定选授不上。来年你不去谋取自然就能得到官职。”刘生不信李老汉的卜算。后来他受张举人的连累,将他从选的名单中除了名,这时他才相信李老汉是占卜的神手。第二年考试完了,刘生自认为这次书法和文章都考的不好,心想一定考不上了,就又去问李老汉。李老汉说:“不用忧愁,你这次一定能作成官。而且,你将被选授在大梁任职。接到任命的通知后,再来见我。”刘生果然被授任开封县尉。接到任命后他又去见李老汉。李老汉说:“你在任职期间不必清廉节俭,尽可以随意求取,快到任时,请求让上峰委派你为进京的使臣。这样,你的官职还可以再升一步。”刘生到州府报到后,果然被刺史所信任。他想到李老汉说的话,大肆索取贿赂,快到任期满时,已经聚了千万家财。于是,他前去拜见州将,请求担任往京都运送货物的纲使。州将果然委派他押运本州的租税去京都。刘生得到这一任命后,又去见李老汉。李老汉告诉他:“你这次又该升官了。”刘生说:“依贯例任期满后才能升迁。我的任期现在还未满呢,怎么能够再升迁呢?”李老汉说:“你在三日内一定能升官。而且,这个官职就在你要去的京城里得到它。得到后,再来见我。”刘生疑疑惑惑地离开了李老汉。第二天,将押运来的租税送往左库,正好遇上了凤凰在库房边显现。皇上发下告示说:“最先见到凤凰的人,为他晋升官职。”刘生是最先看到凤凰显现的人,于是被晋升为浚仪县丞。他越来越恭敬李老汉,又问李老汉这次做官的方法,李老汉说:“和你前任时一样。”刘生在浚仪任县丞仅一年,又搜刮聚敛钱千万,然后,告退还乡过了几年归隐生活。朝廷又调他出来做官,他又找到了李老汉讨教。李老汉说:“这次到一个新的城市去作官,不能再贿聚钱财了,应当谨慎小心。”刘生果然又被授予寿春县令。但是还没有到岁末,就因为他贪赃枉法而被就地免职。刘生被罢官后又来找李老汉询问原因。李老汉说:“现在我可以如实告诉你了,不必再隐瞒保秘了。你的先人曾经是大商人,聚积了两千万的家资。他死在汴州,家产失散在当地。因此,你在汴为官时贿聚的钱财是将你先人散失的家产重新收回来,不是不义之财。因此,不会给你带来祸患。但是寿春县的人,不欠你家的钱财,怎么可以过多的敛取呢?”刘生完全拜服这位李老汉啦。

开元中二道士

开元二年,梁州道士梁虚舟以九宫推算张鷟云:“五鬼加年,天罡临命,一生之大厄。”以周易筮之。遇“观”之“涣”,主惊恐。后风行水上,事即散。又安国观道士李若虚不告姓名,暗使推之。云:“此人今年身在天牢,负大辟之罪,乃可以免。不然,病当死,无有救法。”果被御史李全 致其罪,敕令处死。(死原作尽,据明抄本改)而刑部尚书李日知、左丞张庭珪、崔玄升、侍郎程行谋咸请之,乃免死。配流岭南。二道士之言,信有征矣。(出《朝野佥载》)

唐玄宗开元二年,梁州道士梁虚舟用“九宫”之法为张鷟推算,说:“五鬼侵凌,天罡临命,今年是你一生中的一个大灾年。”用周易再为张鷟卜算,得卦为“观”与“涣”。“观”主惊恐“涣”既“散”,后为风行水上,灾祸才消去。又让安国观李若虚再给张鷟推算一下,不告诉他姓名。推算之后。李道士说:“这个人今年关在天牢,身遭死罪,才可以免去他的大灾。不然,就会有病死去,没有挽救的办法”。后来张鷟果然被御史李全 弹劾他有罪,皇上下令处死他。而刑部尚书李日知、左丞相张庭珪、崔玄升、侍郎程行谋都为他求情。这才免去死罪,改为发配岭南。这两位道士的话,得到了验证,还是可以信的啊。

蒋 直

天宝十二载,永嘉人蒋直云:“郡城内有白幕。太守李 忽丁忧。”李欲归 北。蒋又云:“公至缙云郡却回。当有一绯一绿、一碧人来相推按,然终无事。”后果采访使张愿着绯,大理司直杜乔着绿,判官张璘着碧,来推。遇赦而止。(出《定命录》)

唐玄宗天宝十二年,永嘉人蒋直说:“城内有孝幔,太守李 会突然遇到父母的丧事。”太守李 听了后,想回 北到老家去看看。蒋直又说:“你回 北途中到缙云郡时,一定要返回来。这时会有一红、一绿、一碧三个人来推究审问你。然而最后会逢凶化吉什么事情也没有。”后来,果然是采访史张愿身着红色官服、大理寺司直杜乔着绿色官服、判官张璘着碧色官服,奉命来推审李 。接着,又遇上皇上大赦才完事。

相关评论

×请选择打赏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