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中国古代文学名著 > 太平广记 >

卷第二百一十一 画二

【回目录】

卷第二百一十一 画二

宗测 袁茜 梁元帝 陶弘景 张僧繇 高孝珩 杨子华 刘杀鬼 郑法士 阎立德 阎立本 薛稷 尉迟乙僧 王维 李思训 韩干

宗 测

南齐宗测字敬微,炳之孙也,代居 陵。不应招辟。骠骑将军豫章王嶷请为参军,测答曰:“何得谬伤海凫,横斤山木?”性善书画。传其祖业,志欲游名山。乃写祖炳所画《尚子平图》于壁。隐庐山,居炳旧宅。画阮籍遇孙登于行障上,坐卧对之。又永业寺佛影台。皆称臻绝。(出《南齐记》)

南齐宗测,字敬微,宗炳的孙子,他家世代居住在 陵。宗测从不应召去做官。骠骑将军豫章王嶷请他任参军,他回答说:“为什么要滥杀那些无辜的海鸟野鸡?为什么要去滥砍那些与人世无争的树木?”宗测生来就爱好书法,绘画。他继承先人的书画事业,立志要游历名山大川。他将祖父宗炳的遗作《尚子平图》,临摹在室内墙壁上。宗测一生隐居在庐山祖父留下的旧宅里,将阮籍遇孙登的故事,画在室内的屏风上,终日或坐或躺在屏风前观看。宗测还为永业寺的佛影台作过画。人们都称赞宗测的画达到绝妙的境界。

袁 茜

齐袁茜,陈郡人。时南康郡守刘缯妹为鄱王妃,伉俪甚笃。王为齐明帝所诛。妃追伤过切,心用恍惚,遂成癔病。医所不疗。袁茜善图写。画人面,与真无别。乃令画王形象,并图王平生所 姬,共照镜,状如偶寝。密令媪奶示妃。妃见乃唾之,因骂曰:“斫老晚!”于是悲情遂歇,病亦痊除。(出谢赫《画品》)

袁茜,齐朝陈郡人。当时,南康郡守刘缯的妹妹嫁给鄱王为妃,夫妻俩很是相爱。后来,鄱王让齐明帝给杀害了。刘缯的这个妹妹悲伤过重,心神恍惚,终于酿成了癔病。请医生诊治怎么也治不好。听说袁茜擅长绘画,画的人像,跟真人没有什么两样。南康郡守就请袁茜绘画鄱王的形象,并将他平生所 爱的姬妾画在他身边,共同照镜子,情形象要一块儿睡觉,让一个老奶仆悄悄地将这幅画拿给郡守的妹妹看。王妃看到后,啐一口,骂道:“怎么不将他早杀了呢!”于是,王妃的悲伤逐渐平静下来,癔病也随着痊愈了。

梁元帝

梁元帝常画圣僧,武帝亲为作赞。任荆州刺使时,画《蕃客入朝图》,帝极称善(据梁书)。又画《职贡图》,并序外国贡献之事(序具本集)。又游春苑,白麻纸《画鹿图》、《师利像》、《鹳鹤》、《陂池芙蓉》、《醮鼎图》。并有题印传于代。(出《名画记》)

梁元帝曾经画过圣僧,武帝亲自为他写赞词。梁元帝任荆州刺史时,曾经画过《蕃客进朝图》,武帝特别称赞这幅画。梁元帝还画过《职贡图》,并在题词中记述了外国使臣进献贡品的情形。梁元帝游春苑后,用白麻纸画《鹿图》、《师利象》、《鹳鹤》、《陂池芙蓉》、《醮鼎图》。上面都有题款与用印,流传后世。

陶弘景

梁陶弘景字通明,明众艺,善书画。武帝尝欲征用。隐居画二牛:一以金笼头牵之,一则逶迤就水草。梁武知其意,遂不以官爵逼之。(出《名画记》)

南北朝时梁人陶弘景,字通明,懂得各种技艺,擅长书法绘画。梁武帝曾想征召他出来担任官职,他在隐居处画二条牛:一条牛让人用金笼头牵着它,一条牛随意在水边吃草。梁武帝从这幅《双牛图》上看出了他隐居不愿为官的寓意,于是就不再给他官职,封他爵位来逼迫他了。

张僧繇

梁张僧繇,吴人也。天监中,为武陵王国将军吴兴太守。武帝修饰佛寺,多命僧繇画之。时诸王在外,武帝思之。遣僧繇传写仪形,对之如面也。 陵天皇寺,明帝置,内有柏堂。僧繇画庐舍那像及仲尼十哲。帝怪问:“释门内如何画孔圣?”僧繇曰:“后当赖此耳。”及后周灭佛法,焚天下寺塔,独此殿有宣尼像,乃不毁拆。又金陵安乐寺画四龙,不点眼睛。每云:“点之即飞去。”人以为妄诞,因请点之。须臾,雷电破壁,二龙乘云腾上天。未点睛者见在。初吴曹不兴图青溪龙,僧繇见而鄙之,乃广其像于龙泉亭。其画留在秘阁,时未之重。至太清中,雷震龙泉亭。遂失其壁,方知神妙。又画《天竺二 僧》。因侯景乱,散拆为二。一僧为唐右常侍陆坚所宝。坚疾笃,梦 僧告云:“我有同侣,离拆多年,今在洛李家。若求合之,当以法力助君。”陆以钱帛,求于其处,果购得之。疾亦寻愈。刘长卿为记述之。其张画所有灵感,不可具戴。(出《名画记》)

又润州兴国寺,苦鸠鸽栖梁上秽污尊容。僧繇乃东壁上画一鹰。西壁上画一鹞。皆则首向檐外看。自是鸠鸽等不复敢来。(出《朝野佥戴》)

张僧繇,南北朝时前梁吴地人。天监年间,官为武陵王国将军吴兴太守。梁武帝修饰佛寺时,多次让张僧繇给这些佛寺绘画。当时,梁武帝的几位王子都封地在外。武帝特别想念他们,派张僧繇前往几位王子的封地绘画他们的仪容、形体,梁武帝看到几位王子的画像就象见了他们的面一样。 陵有个天皇寺。是齐明帝时建造的,里面设有柏堂。张僧繇在柏堂里画上卢那舍和孔子等十位哲人的画像,明帝责怪他,问:“佛门内怎么能画孔子的像?”张僧繇回答说:“以后还当仰仗这位孔圣人呢。”待到后周消灭佛教的影响时,焚烧天下寺庙,佛塔,唯独柏堂殿因为画有孔圣人的画像而没有被拆毁。张僧繇在金陵安乐寺内画了四条龙,不点眼睛。每次都说:“若点上眼睛,龙就会腾空飞去。”有人认为他这是荒唐的妄想,就请他给龙点眼睛。张僧繇点了两条龙的眼睛后,不多一会儿,电闪雷鸣,击穿墙壁,这两条龙穿壁驾云彩飞上天去。未点眼睛的那两条龙还在那儿。初时,吴人曹不兴画青溪龙,张僧繇看了后没有看上眼。于是,他在龙泉亭上画了许多青溪龙,而将曹不兴的《青溪龙》画藏在秘阁中,使得这幅画在当时未有引起人们的重视。到了梁武帝太清年间,雷击龙泉亭,将这秘阁的墙震塌,露出曹不兴的这幅《青溪龙》画,人们看了后才知道这幅画是神妙的上品之作。张僧繇又曾画过《天竺二 僧图》。因为河南王侯景举兵叛乱,在战乱中画中两僧被拆散。后来,其中一个 僧像被唐朝右常侍陆坚所收藏。陆坚病重时,梦见一个 僧告诉他:“我有个同伴,离散了多年,他现在洛李家,你要是能找到他,将我们俩放在一起,我们当用佛门法力帮助你。”陆坚用钱到 僧告诉他的洛李家,购买另一个 僧的画像,真的买到了。过了不久,陆坚的病果然痊愈了。刘长卿写了一篇文章记述了这件事情。对于这张画的其它神灵感应,在这里就不一一转述了。

又:润州兴国寺,苦于鸠鸽等野雀栖在房梁上,它们拉下的粪便玷污了佛象。张僧繇在东面墙壁上画一只苍鹰,在西面墙壁上画一只隼鹞,都侧头向檐外睨视。从此,鸠鸽等鸟雀再不敢到屋梁上来啦。

高孝珩

北齐高孝珩,世宗第二子,封广宁郡王尚书大司徒同州牧。博涉多才艺。尝于厅壁画苍鹰,观者疑其真,鸠雀不敢近。又画《朝士图》,当时妙绝。为周师所虏,授开府,封县侯。孝珩亦善音律。周武宴齐君君臣,自弹琵琶,命孝珩吹笛。(出《名画记》)

高孝珩,北齐人,是世宗的第二个儿子,受封广宁郡王尚书大司徒同州牧。高孝珩知识渊博,多才多艺。他曾经在厅堂墙壁上画一只苍鹰,看了的人都以为这只鹰是真的,鸠雀都不敢靠近前。他又画过一幅《朝士图》,在当时此类画中称得上是最绝妙的佳作。后来,高孝珩被北周的军队所俘虏,授与他开封府尹,封他为县侯。高孝珩还通晓音律。周武帝宴请北齐君臣,亲自弹奏琵琶为宴席祝兴,让高孝珩吹笛为他伴奏。

杨子华

北齐杨子华,世祖时,任直阁将军员外散骑侍郎。常画马于壁。夜听,闻啼啮长鸣,如索水草声。图龙于素,舒之辄云气萦集。世祖重之,使居禁中。天下号为画圣,非有诏,不得与外人画。时有王子冲善棋通神,号为二绝。(出《名画记》)

杨子华,北齐人,世祖时,官任直阁将军员外散骑侍郎。杨子华曾经在墙壁上画马,夜里听听,壁上有马咬齿长鸣,好象在吃啮水草。杨子华在白绢上画龙,展开后,则有云气萦集在白绢上面。世祖非常看重杨子华,让他住在宫内。当时世人称杨子华为“画圣”,没有世祖的御诏,他不得为别人作画。当时,北齐还有一个人叫王子冲,擅长围棋棋艺高超,似有神助,当时的人称他们为“二绝”。

刘杀鬼

北齐刘杀鬼与杨子华同时,世祖俱重之。画斗雀于壁间,帝见之,以为生,拂之方觉。常在禁中,锡赉巨万。任梁州刺史,名见北齐书。(出《名画记》)

北齐有个人叫刘杀鬼,是杨子华同一时期的人,世祖对他们二人都很看重。刘杀鬼在墙壁上画《斗雀图》,世祖看见了,以为是活雀呢。用手擦试一下,才觉出是画的。刘杀鬼经常出入宫中,世祖还常常赏赐他价值巨额的财物。刘杀鬼官任梁州刺史,他后来被收入《北齐书》中。

郑法士

隋田杨与郑法士同于京师光明寺画小塔。郑图东壁北壁,田图西壁南壁,杨画外边四面。是称“三绝”。杨以簟蔽画处,郑窃观之,谓杨曰:“卿画终不可学。何劳障蔽?”郑托以婚姻,有对门之好,又求杨画本。杨引郑至朝堂,指以宫阙衣冠、人马车乘曰:“此是吾之画本也。”由是郑深伏。光明寺改为大云寺,在长安怀远里也。(出《名画记》)

隋朝时,有田生杨生,跟郑法士一同给京都光明寺画小塔。郑法士画东壁北壁,田生画西壁南壁,杨生画外边四面墙壁,当时人称他们为“三绝。”杨生用竹席遮蔽画画的地方,郑法士偷偷看了后,说:“你的画没有什么可以学习 的,为什么还劳动你用竹席将它遮蔽起来呢?”后来,郑法士跟杨生结为姻亲,关系进了一层,求着要杨生的绘画范本。杨生带着郑法士到皇帝的宫殿门前,指着宫殿车马、来往行人的衣着穿戴说:“这就是我的绘画范本啊!”从此,郑法士深深折服杨生。后来,光明寺改名为大云寺,它位于长安城的怀远里。

阎立德

唐贞观三年,东蛮谢元深入朝。冠乌熊皮冠,以金络额,毛帔以裳,为行滕,著履。中书侍郎颜师古奏言:“昔周武王治致太平,远国归款。周史乃集其事为《王会篇》。今圣德所及,万国来朝。卉服鸟章,俱集蛮邸。实可图写贻于后。以彰怀远之德。”从之,乃命立德等图画之。又赵郡李嗣真《论画》,其上品之第三,序右相博陵子阎立本,洎其兄工部尚书大安公立德之画曰:“大安博陵,难兄难弟。自 右陆谢云亡,北朝子华长逝,象人之妙,实为中兴。至如万国来庭,奉涂山之玉帛,百蛮朝贡,接应门之序位,折旋矩规,端簪奉笏之仪,魁诡谲怪、鼻饮头飞之俗,莫不尽该豪末,备得精神。”(出《谭宾录》)

唐太宗贞观三年,东蛮人(按少数民族)谢元深到京城朝见皇帝。他戴着黑熊皮做的帽子,用金丝络额,穿着用毛皮做的衣服,绑裹腿,穿鞋。中书侍郎颜师古上奏皇帝说:“从前,周武王治理国家达到太平盛世,边远的国家都来归顺求和。周朝的史官就将这些事情为武卫编纂在一起。现在,凡是皇上的恩德所施到的地方,许多国家都来朝拜修好。来朝拜的使臣中,穿着用絺葛做的衣服上面绣着鸟形花纹的,都住在蛮(按:古代南方的少数民族的统称)馆里,实在有必要将这些使臣绘图画像留给后人,用来张扬我朝恩施边远的德政。”太宗皇帝批准了这一奏请,就让阎王德等人为这些蛮邦使臣绘图画像。又有赵郡人李嗣真在他的《论画》一书“上品第三”中,论到右相博陵子阎立本和他的哥哥工部尚书大安公阎立德的画时说:“阎立德与阎立本,难兄难弟,自从 北陆谢云死去,北朝杨子华去世,给表演各种技艺的人画像,他们兄弟二人可算是画得最好的了,实际上是使绘画又振兴起来。至于各国前来京城朝拜、献宝的使臣们的形像,为接待这些使臣所安排的仪式,以及这些使臣所展示的用鼻子饮酒、用头撞球等奇异的风俗,都被他们兄弟绘画下来,而且深得神韻。”

阎立本

唐太宗朝,官位至重,与兄立德齐名。尝奉诏写太宗真容。后有佳手,传写于玄都观东殿前间,以镇九五冈之气,犹可以仰神武之英威也。立德创《职贡图》,异方人物,诡怪之状。立本画国王粉本在人间。昔南北两朝名手,不足过也。时南山有猛兽害人,太宗使骁勇者捕之,不得。虢王元凤忠义奋发,自往取之,一箭而毙。太宗壮之,使立本图状。鞍马仆从,皆写其真,无不惊服其能。有《秦府十八学士》、《凌烟阁功臣》等图,亦辉映前古。唯《职贡》、《卤簿》等图,与立德同制之。俗传慈恩画功臣,杂手成色,不见其踪。其人物鞍马、冠冕车服,皆神也。李嗣真云:“师郑法士,实亦过之。后有王知慎、师范,甚有笔力。阎画神品。”(出唐《画断》)太宗尝与侍臣泛春苑,池中有异鸟随波容与。太宗击赏数四,诏座者为咏,召阎立本写之。阁外传呼云。“画师阎立本。”时为主爵郎中,奔走流汗,俯临池则,手挥丹青,不堪愧赧。既而戒其子曰:“吾少好读书,幸免墙面。缘情染翰,颇及侪流,唯以丹青见知。躬厮养之务,辱莫大焉。汝宜深戒,勿 此也。”至高宗朝。阎立本为右丞相,姜恪以边将立功为左相。又以年饥,放国子学生归,又限令史通一经。时人为之语曰:“左相宣威沙漠,右相驰誉丹青。三馆学生放散。五台令史明经(明经二字原作经明,据明抄本改)(出《大唐新语》)。立本家代善画。至荆州,视张僧繇旧迹曰:“定虚得名耳。明日及往,曰:“犹是近代佳手。”明日又往,曰:“名下定无虚士。”坐卧观之,留宿其下,十日不能去。又梁张僧繇作《醉僧图》。道士每以此嘲僧,群僧耻之。于是聚钱数十万,货阎立本作《醉道士图》。今并传于代。(出《国史异纂》)

阎立本,阎立德的弟弟。唐太宗在位时,官至重位,与哥哥阎立德齐名,曾经奉太宗召令,亲自为唐太宗画像。后来,有一位高手,在玄都观东殿前间临摹,既可以镇住冈上能产生天子皇帝的灵气,又可以仰观这些天神们的神武英威。阎立德绘画的《职贡图》,画的都是外域的人物,形像非常怪异。阎立本绘画的国王的速写单本流传在民间。这以前南、北两朝的绘画高手,没有超过他们兄弟俩的。一次,南山出现一只凶猛的野兽伤害人,太宗皇帝派遣勇猛的勇士去捕获它,没有捕到。虢地的王元凤自报奋勇为民除害,一箭射死了这只猛兽。太宗皇帝非常喜爱他的豪壮,让阎立本将他射杀猛兽的场面画下来,鞍马仆从,都栩栩如生,跟真的一样。看过这幅画的人,没有不惊叹和佩服他技艺的高超的。另外,阎立本还画有《秦府十八学士图》、《凌烟阁功臣图》等作品,也是光耀以前历代绘画名家的。只有《职贡图》、《卤簿(按:古代帝王将相出行时的仪仗队)》等画,是跟他哥哥阎立德合作的。民间传说在慈恩寺画功臣,是很多人画的,看不到阎立本的手迹。这些功臣画得人物鞍马、冠冕车服,都非常传神。李嗣真说:“阎立本的画,师承郑法士,实际上已经超过了郑法士。在阎立本之后,还有王知慎,师范的画也很见功夫。阎立本的画是最妙的艺术品。”唐太宗有一次同侍臣们乘舟在御苑的池中游玩赏景,看到池中有奇异的怪鸟在水面上随波浮游。唐太宗手拍船栏杆叫好多次,命令在座陪同的侍臣们当场赋诗赞咏,又命令随侍的宫人宣召阎立本前来将怪鸟画下来。宫人们当即向岸上传呼道:“召画师阎立本到青苑玉池拜见皇上!”当时,阎立本任主爵郎中。听到传召后,他急忙跑步赶来,大汗淋漓,立即俯身池边挥笔绘画起来。而且,满面羞愧不堪。事后,阎立本告戒他的儿子说:“我小时候爱好读书,值得庆幸的是我还不是个不学无术的蠢材。我都是有感而发才写文章。在同行中,我的文章写得还是比较不错的。然而,我最知名的是绘画。可是,它却使我象仆一样地去侍奉他人,这是莫大的耻辱。你应该深以为戒,不要学习 这种技艺了。”到唐高宗在位时,阎立本官为右丞相,姜恪原是守边将领,凭着战功做了左丞相,又遇上饥馑,国子监里的学生都放假让他们回家去了。同时又规定三省、六部及御史台的低级办事人员必须通晓一门《经书》。当时有人赋得打油诗一首言说这件事:左丞相是个威震大漠的骁将,右丞相是个驰誉画坛的名家。三馆学生都放羊回家了,三省、六部及御史台的办事员却要通晓经书。阎立本家世代擅长绘画。他有一次去荆州。观看张僧繇的遗画说:“从这画来看,他是空有虚名啊。”第二天又去看,说:“他还是近代的绘画高手。”过了一宿又去看,说:“盛名之下没有低手。”在画前或坐或卧,观赏不已,晚上就睡在画旁边,过了十天了还不离开。梁人张僧繇的《醉僧图》,画得唯妙唯肖,道士们常常用这幅画来嘲笑僧人。僧众们感到羞辱,于是大家凑了几十万钱,雇用阎立本画《醉道士图》,这两幅画同时流传下来。

薛 稷

天后朝,位至少保。文章学术,名冠当时。学书师褚河南。时称:买褚得薛不落节(称买褚得薛不落节八字原缺,据名抄本补)。画踪阎令。秘书省有《画鹤》,时号一绝。会旅游新安郡,遇李白。因留连,书永安寺额,兼画西方像一壁。笔力潇洒,风姿逸发,曹张之亚也。二妙之迹,李翰林题赞见在。又闻蜀郡多有画诸佛菩萨青牛之像,并居神品。(出《唐画断》)

薛稷,在武则天执政时期,官至少保,在文章学术方面,当时是第一流的。薛稷的书法师承褚遂良。当时人说:“买到褚遂良的书法墨迹,或者得到薛稷的书法墨迹,是不掉价的。”薛稷的画师承阎立本。秘书省有他的一幅《鹤图》,在当时被称为“一绝”。一次,薛稷与人聚会到新安郡去游观,凑巧遇到了大诗人李白,陪李白在新安郡玩了一段时日,为永安寺书写匾额,又绘制了西方佛祖壁画一幅。笔力落拓潇洒,人物神姿飘逸,可以跟前人曹不兴,张僧繇比美。这两幅画造诣很高,有李白为其题写的赞诗为证。又听说薛稷在蜀郡画了许多各个菩萨的画像和青牛的画像,都是妙的艺术品。

尉迟乙僧

唐尉迟乙僧,土火罗国 人也。贞观初,其国以丹青巧妙,荐之阙下云:“其国尚有兄甲僧,未有见其画踪。”乙僧今兹恩寺塔前面中间功德,叉(明抄本叉作又)凹垤花,西面中间千手千眼菩萨,妙之极。光宅寺七宝台后面画降魔像,千怪万状,实奇踪也。然其画功德人物花草,皆是外国之象,无中华礼乐威仪之德。(出《唐画断》)

唐朝僧人尉迟乙,是土火罗国的一位 人(按:古代对比方少数民族的称呼)。唐太宗贞观初年,土火罗国国王因为尉迟乙僧绘画巧妙而将他荐献给大唐帝国,并说:“他还有个哥哥尉迟甲僧还在国中,但是没有见到过他的绘画作品。”现今慈恩寺塔前面中间供念佛、诵经、布施用的厅堂上的 错镂空凸花,西面中间的千手千眼菩萨塑像,都是尉迟乙僧制作的,妙极了。光宅寺七宝台后画降魔画像,千异百怪,实在是奇画,也是尉迟乙僧的作品。然而,尉迟乙僧画的人物、花草,以及他制作的念佛、诵经、布施用的法器用品,都是异国的风格,没有我中华民族文化的传统印迹。

王 维

唐王右丞维家于蓝田玉山,游止辋川。兄弟以科名文学冠绝当代,故时称朝廷左相笔,天下右丞诗者也。其画山水松石,踪似具生,而风标特出。今京都千福寺西塔院有掩障,一画枫戍,一图辋川。山谷郁盘,云水飞动,意出尘外,怪生笔端。常自题诗云:“夙世谬词客,前身应画师。”其自负也如此。慈恩寺东院,与毕庶子郑广文,各画一小壁。时号“三绝”。故庾右丞宅,有壁图山水兼题记,亦当时之妙也。山水松石,妙上上品。(出《唐画断》)

又维尝至招国坊庾敬休宅,见屋壁有画《奏乐图》。维熟视而笑。或问其故,维曰:“此霓裳羽衣曲第三叠第一拍。”好事者集乐工验之,无一差者。(出《国史补》)

王维,唐朝人,唐肃宗时期官任右丞相,晚年全家迁到蓝田玉山的辋川。他和他的弟弟,一个因为科举考试的成绩优异,一个因为写出优秀的文学作品,而名冠当世。当时人都说:在京都朝廷内左丞相的笔写出的文章是非常了不得的;而右丞相王维的歌咏山川大自然的诗也是天下第一。王维不但是位著名的诗人,也是一位著名的画家,而且还精通音乐。他的山水画,画上的一山一水,一松一石都栩栩如生,具有特殊的风格。当时,他曾为京都长安千福寺西塔院画过两面影壁。一幅画的是枫戍,一幅画的是辋川。画面上那深幽盘绕的山谷,云水飞动的情态,超尘脱俗,诡谲奇绝,独具一格。王维曾自己在一幅画上题诗自慰说:“夙世谬词客,前身应画师。”从这两句诗中,完全可以看出王维很是自我欣赏他在写诗绘画方面的才能与造诣。长安慈恩寺东院,有王维和毕庶子,郑广文各自画的壁画,当时被人称为“三绝”。已去世的庾右丞相的住宅里有王维的一幅山水壁画和题记,也是当时的一幅佳作。画上画的山、水、松树、岩石,都画得异常绝妙,堪称上品中的上品。

有一次,王维到位于京城长安招国坊里的庾敬空宅,看到室内墙壁上画有一幅《奏乐图》。王维看了一会儿笑了。同去的人问他笑什么?王维说:“这幅画画的是演奏《霓裳羽衣曲》第三叠第一拍。有好求真的人听了这件事情后,特意请来乐工检验,乐工说一点差错也没有。

李思训

唐开元中,诸卫将军李思训,子昭道为中舍,俱得山水之妙。时人云:“大李将军”、“小李将军”是也。思训格品高奇,山川绝妙。鸟、兽草木,皆其能。中舍之图,山水鸟兽,甚多繁巧。智思笔力不及也。天宝中,玄宗召思训,画大同殿壁兼掩障。异日因奏对,诏云:“卿所画掩障,夜闻水声。通神之佳手,国朝山水第一。”思训神品。昭道妙上品。(出《唐画断》)

唐玄宗开元年间,诸卫将军李思训,和他的儿子中舍人李昭道,父子二人都画得一笔绝妙的山水画,当时人称“大李将军”、“小李将军”。父亲李思训的山水画,格调高雅,风格奇特。他画的山川河流,不论是构图运笔都绝妙无比,画鸟兽草木都是他的拿手活儿。儿子李昭道所画的山、水、鸟兽,失之于繁巧。不论是构思,还是笔力,都赶不上他父亲李思训。天宝年间,玄宗皇帝召见李思训,让他绘制大同殿的壁画和影壁。画完后的第二天早朝问事时,玄宗皇帝对李思训说:“你在影壁上绘画的山川,昨天夜里听到了流水声。你真是笔能通神的高手,位居当今国内山水画的第一位。”父亲李思训的画可称为妙的艺术品,已经达到山水画的极至。儿子李昭道的画可称为美妙的艺术品,也几乎达到了尽善尽美的境界。

韩 干

唐韩干,京兆人也。唐玄宗天宝中召入供奉。上令师陈闳画马,怪其不同。诏因诘之。奏云:“臣自有师。陛下内厩马,皆臣之师也。”上甚异之。其后果能状飞龙之质,尽喷玉之奇。九方之识既,伯乐之相乃备。且古之画马,有《周穆王八骏图》;国朝阎立本画马,似模展郑。多见筋骨,皆擅一时之名,未有希代之妙。开元后,四海清平。外域名马,重译累至。然而砂碛且遥,蹄甲多薄。玄宗遂择其良者,与中国之骏,同颁马政。自此内厩有“飞黄”、“照夜”、“浮云”、“五方”之乘。奇毛异状,筋骨既健(健原作同,据明抄本改),蹄甲皆厚。驾御历险,若举辇之安,驰骤应心,中韶頀之节。是以陈闳貌之于前,韩干继之于后。写渥洼之状,不在水中。移騕褭之形,出于天上。韩故居神品。陈兼写真 ,居妙品上。宝应寺三门神,西院北方天王,佛殿前面菩萨,西院佛像,宝圣寺北院二十四圣等,皆其踪也。画马高会菩萨西院鬼神等神品。(出《唐画断》)

又干闲居之际,忽有一人朱衣玄冠而至。干问曰:“何得及此。”对曰:“我鬼使也。闻君善图良马,愿赐一匹。”干立画焚之。数日因出,有人揖而谢曰:“蒙君惠骏足,免为山川跋涉之劳,亦有以酬效。”明日,有人送素缣百疋,不知其来。干收而用之。(出《独异志》)

建中初,曾有人牵马访医。称马患脚,以二千求治。其马毛色骨相,马医未尝见。笑曰:“君马酷似韩干所画者,真马中固无也。”因请马主绕市门一匝,马医随之。忽值韩干。干亦惊曰:“真是吾设色者。”乃知随意所匠,必冥会所肖也。遂摩挲。马若蹶,因损前足。干心异之。至舍,视其所画马本,脚有一点黑缺。方知画通灵矣。马医所获钱,用历数主,乃成泥钱。(出《酉杂俎》)

唐朝人韩干,是京都地区人。唐玄宗天宝年间因他擅长绘画被召入朝廷。玄宗皇帝让韩干的老师陈闳进宫来画马,皇上见怪韩干画的马跟老师不一样,将他召来责问他。韩干答说:“我画马有自己的老师。皇上宫内马圈里的御马,都是我的教师。”玄宗皇帝听了后感到诧异。后来,看到韩干画的果然都是他的御马,而且,完全画出了“飞龙”马健美的形像,“喷玉”马奇特的神韵。韩干对马的识别与鉴赏的能力达到了著名相马专家九方皋、伯乐的程度。古代遗留下来的画马杰作有《周穆王八骏图》。本朝名画师阎立本也有不少画马的佳作。阎立本画的马很象是效仿郑法士的画法。他画的马肌体筋骨都很有神,名扬一时,然而却没有画出能被称为稀世杰作的作品。开元以后,天下安定太平。外国的名马,因为边关重新开放而源源不断地输入唐朝。但是这些从大唐帝国西疆输进来的马,它们的蹄甲很薄,又走过辽阔的沙漠,待到达京城后有的马就蹄甲损坏了。唐玄宗让人从中挑选优良的马,同国内产的宝马,一同送给宫内饲养御马的官员。从这以后,宫内御马圈内集聚着“飞黄”、“照夜”、“浮云”等各地送来的宝马。这些御马筋骨健壮,毛色奇特,长相特殊,都有厚厚的蹄甲。骑着它们逾隘跨险,就象乘坐车辇一样安稳;它们可以随着你的心意奔跑跳跃,就象奏乐一样的有节奏。因此,陈闳是上一代的画师,有他的画马的方法。韩干是他的学生,既继承了他的画马方法又有所创新,有自己独道的技法。他画的渥洼、騕裛产的名马,将它们画得就象从天上下凡的神马似的。因此,韩干画的马重在神似,已达出神入化的境界,陈闳画的马重在写实,也臻于完美神妙。宝应寺三门神,西院北方天王,佛殿前面的菩萨,西院的佛像,宝圣寺北院的二十四圣像等画作,都是出自韩干的手笔。还有马高会的菩萨、西院的神鬼等画,都是他的艺术杰作。

又:韩干闲居期间,忽然有一天,一位身穿朱红色衣服头戴黑色帽子的人来到他面前。韩干问他:“谁让你来这儿的?”回答说:“我是鬼的使者,听说你擅长画马,请你为我们界画一匹马。”韩干立即为这位鬼使画了一匹马,并将它火化了。过了几天,韩干外出,途中遇到一个人向他举手作揖表示谢意,说:“承蒙您送给我一匹良马,免去我长途旅行翻山过河的劳累,我也要对你的盛情表示答谢。”第二天,不知从哪里来的人,送给韩干上好的素色细绢一百疋。韩干收下,后来都使用了。

又:唐德宗建中初年,曾经有个人牵着一匹马找马医说:“这匹马患了脚疾,要能治好,愿用二千钱酬谢。”这匹马的毛色骨相,医马的兽医从来都没有见过。笑着说:“你这匹马很象韩干画的那些马啊!真马里面没有这样的。”马医请这匹马的主人牵马绕市门走一圈,马医跟在旁边,忽然遇见了韩干从那边走来,韩干大为惊异地说:“这真是我配的颜色画的马啊!”这时他才知道自己随意画的马,一定在世间被人效仿了。他于是抚摸马身,马象是有些瘸,看看是前蹄有伤。韩干心中很是奇怪。回到家里,看他画的马,果然蹄子上有一点黑缺,才知道画通灵气啊!那位马医得到的酬金,用过一段时间、几经转手后,都变成了泥钱。

相关评论

×请选择打赏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