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中国古代文学名著 > 太平广记 >

卷第二百三 乐一

【回目录】

卷第二百三 乐一

舜白玉琯 师延 师旷 师涓 楚怀王 咸宫铜人 隋文帝 唐太宗 卫道弼曹绍夔 裴知古 李嗣真 宋 沇 王仁裕 李师诲 琴 玙璠乐 刘道强 赵后 马融 杨秀 李勉 张弘靖 董庭兰 蔡邕 于頔 韩皋 王中散

瑟 阮咸

舜白玉琯

舜之时,西王母来献白玉琯。汉章帝时,零陵文学奚景于冷道舜祠下得笙白玉琯。知古以玉为琯,后乃易之以竹为琯耳。夫以玉作音,故神人和,凤凰仪也。(出《风俗通》)

舜帝时,西王母来献白玉琯。汉章帝时,零陵儒生奚景在冷道舜祠下得到一笙白玉琯,才知道古时候用玉做成琯,后来换用竹子来作琯了。用白玉做乐器,才能引得神仙来和奏。凤凰来作伴。

师 延

师延者,殷之乐工也。自庖皇以来,其世遵此职。至师延,晓明象纬,终莫测其为人。世载辽绝,而或出或隐。在轩辕之世,为司乐之官。及乎殷时,总修三皇五帝之乐。抚一弦之琴,则地祗皆升。吹玉律,则天神俱降。当轩辕之时,已年数百岁,听众国乐声,以审世代兴亡之兆。至夏末,抱乐器以奔殷。而纣于声色,乃拘师延于宫之内,欲极刑戮。(宫囚人之所)师延既被囚絷,奏清商流徵调角之音。司狱者以闻于纣,犹嫌曰:“此乃淳古远乐,非余可听悦也。”犹不释。师延乃更奏迷魄之曲,以欢修夜之娱,乃得免炮烙之害。闻周武王兴师,乃越濮流而逝。或云,其本死于水府。故晋卫之人镌石铸金图画以象其形,立祠不绝矣。(出《王子年拾遗记》)

师延,殷朝的乐工。自庖皇以来。历朝历代他家世袭这个职务。到了师延能够确地讲述出声 ,判明内函的象纬之意,人们始终也不了解师延这个人。他历经的世代久远,时而出世时而隐没。在轩辕氏时,师延是司乐的官员。到了殷商时他全面修编了三皇五帝时的乐章,已经达到了弹拔一弦琴,就能让地神都出来听;吹玉琯,引来天神都降临凡世。师延在轩辕氏时代,已经有数百岁了。他能从听各国的乐声中审度出世代兴亡的预兆。到了夏朝末年,他抱着乐器投奔殷商。然而到殷纣王时,由于对王浸于声色之中,将师延幽拘在宫中,准备处以极刑。师延在宫中奏清商流徵调角等雅乐,看守宫的狱卒已在纣王宫里听到过,于是厌烦地说:“这些都是很久以前的淳朴的乐音,不是我们这样的人可以享受的啊!”不释放他。师延又奏迷魄的靡靡之音,用这种音乐来表现修夜的欢娱,使看守他的狱吏们听得神迷心荡,他乘机逃出来,免去了受炮烙这种刑罚。在逃亡的途中,师延听说周武王兴师伐纣,于是他在涉过濮水时沉没水中了。有人说师延死在水府里。因此,晋国、卫国的民众镌石铸金刻画上师延的图象,不断有人为师延立祠供奉他。

师 旷

师旷者,或云出于晋灵之世。以主乐官,妙辩音律,撰兵书万篇,时人莫知其原裔,出没难详也。晋平公时,以之学,显于当世。乃薰目为瞽,以绝塞众虑。专心于星算音律,考钟吕以定四时,无毫厘之异。春秋不记师旷出于何帝之时。旷知命欲终,乃述《宝符》百卷。至战国分争,其书灭绝矣。晋平公使师旷奏清徵,师旷曰:“清徵不如清角也。”公曰:“清角可得闻乎?”师旷曰:“君德薄,不足听之,听之将恐败。”公曰:“寡人老矣,所好者音,愿遂听之。”师旷不得已而鼓。一奏之,有云从西北方起;再奏之,大风至,大雨随之。掣帷幕,破俎豆,堕廊瓦。坐者散走;平公恐惧,伏于廊室。晋国大旱,赤地三年,平公之身遂病。(出《王子年拾遗记》)

师旷这个人,有人说出生在晋灵公时代,任掌管乐的官员。他辨识音律的能力很高,还撰写过兵书一万篇。当时的人都不知道他祖居在那儿,他的家世出身也很难查询。到了晋平公时,师旷因为精通学而闻名于世人。为了杜绝世人的疑虑,他将自己眼睛薰瞎。师旷专心研究星相、计算和音律,考证黄钟大吕来定四时,没有一点差错。史书上没有记述师旷出生在哪朝哪代。师旷知道自己寿命将要终结了,于是著述了《宝符》一书,共一百卷。这部书传到战国时,在战乱中湮灭了。晋平公让师旷演奏清徵给他听。师旷说:“清徵不如清角好听啊。”平公问:“清角很好听么?”师旷答:“国君你的德行薄,不能够听它啊。非要听,恐怕会给你带来败运的。”平公说:“我已经老朽了。平生我最喜爱的就是音律,就让我听一回清角吧。”师旷不得已就鼓奏了清角给平公听。刚开始演奏,有彤云从西北方向的天空中涌出。继续演奏下去,狂风刮来了,随着下起了大雨。刮坏了帐幔,刮得案上放置的盛肉器具摔碎一地。同时,将廊上的房瓦都掀落在地上。围坐听乐的王公大臣都惊恐地逃散了,晋平公吓得匍匐在廊室。于是,晋国大旱三年,赤地千里,晋平公也从此一病不起。

师 涓

师涓者出于卫灵公之世。能写列代之乐,善造新曲,以代古声,故有四时之乐。春有《离鸿》、《去雁》、《应苹》之歌;夏有《明晨》、《焦泉》、《朱(朱原作之,据明抄本改)华》、《流金》之调;秋有《商飚》、《白云》、《落叶》、《吹蓬》之曲;冬有《凝河》、《流》、《沉云》之操。此四时之声 ,奏于灵公,公沉湎心惑,忘于政事。蘧伯玉谏曰:“此虽以发扬气律,终为沉湎靡曼之音,无合于风雅,非下臣宜荐于君也。”灵公乃去新声而亲政务,故卫人美其化焉。师涓悔其违于雅颂,失为臣之道,乃退而隐迹。伯玉焚其乐器于九达之衢,恐后世传造焉。其歌曲湮灭,世代辽远,唯纪其篇目之大意也。(出《王子年拾遗记》)

师涓,出世在卫灵公时代。他能记谱各个朝代的乐曲,还能创造新的乐曲,用来替代古曲。他曾谱写过表现四时的乐曲。表现春天的有《离鸿》、《去雁》、《应苹》等新曲;表现夏天的有《明晨》、《焦泉》、《朱华》、《流金》等新曲;表现秋天的有《商飚》、《白云》、《落叶》、《吹蓬》等新曲;表现冬天的有《凝河》、《流》、《沉云》等新曲。师涓将自己谱写的表现四时的新曲演奏给卫灵公听。灵公听了后久久沉湎于新曲中心神迷乱,竟然忘却了料理国家政务。蘧伯玉规谏灵公说:“师涓谱写的四时新曲虽然发扬了气律的特色,但是这些新曲都是听了让人心神迷乱的靡靡之音,跟风雅等古曲有本质的区别,不适宜下臣推荐演奏给国君听的啊。”于是,卫灵公再不听四时新曲又重新料理国事了。因此,卫国臣民都赞美卫灵公。师涓对于自己违背雅颂等古曲清新古朴的风格而谱写靡靡之音的四时新曲非常悔恨,认为这是丧失了作为良臣的操守,于是退隐不知去向。蘧伯玉在通达九方的闹市街口焚毁了师涓制作的所有乐器和谱写的新曲,惟恐后来的人们制造传播这些乐件和曲子。师涓所谱写的新曲也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湮灭了。世代太久远了。到今天,师涓当年谱写的新曲早已失传了,只记录下它的一些篇目及大概意思而已。

楚怀王

洞庭之山浮于水上,其下金堂数百间,帝女居之。四时闻金石丝竹之声 彻于山顶。楚怀王之时,与群才赋诗于水湄。故云,潇湘洞庭之乐,听者令人难老,虽《咸池》《萧韶》不能比焉。每四仲之节,王尝绕山以游宴。各举四仲之气,以为乐章。惟仲春律中夹钟,乃作轻流水之诗,宴于山南。时中蕤宾,乃作《皓露》《秋霜》之曲。其后怀王好进奸雄,群贤逃越。屈平以忠见斥,隐于沅澧之间。王迫逐不已,乃赴清冷之渊。楚人思慕之,谓之水仙。(出《王子年拾遗记》)

洞庭有山浮在水上,水下面有金子造的堂馆数百间,相传是尧帝的两个女儿娥皇与女英住在这里。一年四季春、夏、秋、冬,都能听到篌、管、笙、箫奏出的优美的乐声响彻山顶。楚怀王时,怀王和群臣在洞庭水边饮酒吟诗。因此有人说:“潇湘洞庭的仙乐,能让听到它的人不老,古时候的《咸池》、《萧韶》等雅乐也不能相比。”因此,每到四仲节日,楚怀王都与群臣绕山游宴,不同的时节演奏不同的乐章。唯有在演奏仲春节律的乐章时,中间夹入金钟如水轻流。一边听着这优美的音乐,一边在山南饮酒作乐。当时正是初夏五月,却演奏《皓露》、《秋霜》等曲子,曲中藏着冷硬肃杀之气。此后,楚怀王喜欢重用奸雄之辈,贤良的人都离他远去。只有上大夫屈原苦苦劝谏楚怀王,却遭到怀王的贬斥被流放,隐没在沅水、澧水一带。楚怀王不断地迫害屈原。屈原悲愤绝望投入清冷的汩罗 中溺死。楚国民众思慕屈原,称他为水仙。

宫铜人

秦咸宫中有铜人(铜人原作铸铜,据明抄本改)十二枚,坐高皆三五尺。列在一筵上,琴筑竽笙,各有所执。皆组绶华采,俨若生人。筵下有铜管,上口高数尺。其一管空,内有绳大如指。使一人吹空管,一人纽绳,则琴瑟竽筑皆作,与真乐不异。(出《西京杂记》)

秦咸宫有铜人十二枚,坐着约高三五尺,并排坐在一领大席上,手中各自捧着琴、筑、竽、笙等各种乐器,身上披着华丽的宽大绶带,栩栩如生,跟活人相差无几。席下有根铜管,管的上口高数尺,其中一根管子中空,里面放进去象手指头那么粗的绳子。让一个人吹那根空管,再让一个人拉动管中的绳子,这时铜人手中的乐器就会一齐舞动发出音响,跟真乐器一样。

隋文帝

隋文帝开皇十四年,于翟泉获玉磬十四。悬之于庭,有二素衣神人来击之,其声妙绝。(出《洽闻记》)

隋文帝开皇十四年,在翟泉得到玉磬十四只,文帝将它们悬挂在庭院。有两个身着白衣的神人来击玉磬,奏出绝妙的乐曲。

唐太宗

唐太宗留心雅正,励文教。及命太常卿祖孝孙正宫商,起居郎吕才 音韵,协律郎张文收考律吕。平其散滥,为之折衷。作降神乐,为九功舞,天下靡然向风矣。初孝孙以梁陈旧乐杂用吴楚之音,周齐旧乐多涉 戎之伎,于是斟酌南北,考以古音,而作大唐雅乐。以十二律,各顺其月,旋相为宫。按《礼记》云,“大乐与天地同和。”《诗序》云,“太平之音安以乐,其政和。”故制十二和之乐,合三十曲八十四调。祭环丘以黄钟为宫,方泽以大吕为宫,宗庙以太簇为宫。五郊迎享,则随月用律为宫。初,隋但用黄钟一宫,唯扣七钟。余五虚悬而不扣。及孝孙造旋宫之法,扣钟皆遍,无复虚悬矣。时张文收善音律,以萧吉乐谱未甚详悉,取历代沿革,截竹为十二律吹之,备尽旋宫之义。太宗又召文收于太常,令与孝孙参定雅乐。太乐古钟十二,俗号哑钟,莫能通者。文收吹律调之,声乃畅彻。知音乐者咸伏其妙,授协律郎。及孝孙卒,文收始复采三礼,更加厘革,而乐教大备矣。(出《谭宾录》)又

润州曾得玉磬十二以献。张率更叩其一曰:“晋某岁所造也。是岁闰月,造磬者法月数,当有十三个,缺其一,宜如黄钟东九尺掘。必得焉。”求之,如言所得。(出《国史异纂》)又

贞观中,景云见,河水清。张率更制为《景云河清歌》,名曰燕乐,今元会第一奏是也。(出《国史异纂》)又

太宗之平刘武周,河东士庶歌舞于道,军人相与作秦王破阵乐之曲。后编乐府云。又

《破阵乐》,被甲持戟,以象战事。《庆善乐》,长袖曳屣,以象文德。郑公见奏《破阵乐》,则俯而不视;《庆善乐》,则玩之不厌。(出《国史异纂》)

唐太宗很重视标准规范,想振兴文化教育事业。于是,就命令太常卿祖孝孙校正宫商,起居郎吕才研 音韵,协律郎张文收考证律吕。让他们删去那些芜杂散滥的,整理出标准规范的音律。于是,整理编制出来降神的乐曲,九功舞蹈,很快在国内传播开了。初时,祖孝孙认为 南梁、陈等地的乐曲多掺杂着吴、楚的小调,北方周、齐一带的乐曲多用的是 戎的伎艺。于是他悉心探索北南乐曲的不同风格,再参考古乐曲,创作了大唐雅乐,以着十二律,各顺其月,以序为宫,叫旋宫。按《礼记》上的:伟大的乐曲与天地相和。《诗经》序上说:太平时代的音乐以安定为乐曲的题旨,他的政事就通和,因此又创作编制了十二和的乐曲,共三十曲八十四调。祭奠天地以黄钟为宫,祭奠大泽以大吕为宫,祭奠宗庙以太簇为宫。至于一年四季在五郊祭迎五帝祈求丰年时,就随月用律为宫。起初,隋朝的乐官只用黄钟一宫,扣七钟,余下的五钟悬在那里不扣。到了祖孝孙创造旋宫之法后,十二钟都扣,再没有悬在那里不扣的了。当时,张文收非常通晓音律,认为肖吉所制的乐谱不怎么详细,他研究考查了历代的音律沿革,截取竹管制成十二律来吹,用来标志十二旋宫。唐太宗又召张文收在太常卿祖孝孙手下工作,让他协助祖孝孙审定雅乐。太乐古钟十二,人称哑钟,没有人能通晓演奏它的办法。张文收用吹律调它,发出的声音才畅彻悦耳,通晓音乐的行家们都佩服他的技艺高超。张文收被太宗授与协律郎的官职。待到太常卿祖孝孙过世后,张文收开始又采集祭祀天、地、宗庙的乐曲,进行仔细地删改、整理、编纂,终于使乐教完备了。又

润州曾掘地得到玉磬十二只献上。张率更扣击其中的一只说:“此磬是晋时某岁制造。这年闰月,造磬人按照月份制的,应当有十三只,现在还缺少一只。应当在取出黄钟的地方东边九尺再挖,一定会找到缺少的那只的。”人们按照他指示的地方去挖掘,果然又挖出一只磬来。又

唐贞观年间,天上有祥瑞的景云出现,地上黄河水变清了。张率更写了一首《景云河清歌》,名为《燕乐》,今天元会第一个演奏的就是这首歌。又

唐太宗平定刘武周的叛乱后,河东的百姓当道载歌载舞来庆贺。军士们争相演奏秦王所作的古歌《破阵子》。后来,乐官将这首古歌编入《乐府》。又

《破阵乐》演奏时,军士披戴铠甲,手执戟矛,边歌边舞,用来象征征战冲杀的场面。《庆善乐》演奏时则人们随着乐曲舞动长袖、踢腿曳屣,用来象征文德昌盛的景象。郑公一听到奏《破阵乐》时,就低下头不看;奏《庆善乐》时,则百看不厌。

卫道弼曹绍夔

乐工卫道弼,天下莫能以声欺者。曹绍夔与道弼皆为太乐,合享北郊。御史怒绍夔,欲以乐不和为罪。杂扣钟磬声,使夔闻,召之无误者,由是反叹伏。洛有僧,房中磬子夜辄自鸣。僧以为怪,惧而成疾。求术士,百方禁之,终不能已。夔与僧善,来问疾,僧具以告。俄击斋钟,复作声。绍夔笑曰:“明日可设盛馔,当为除之。”僧虽不信绍夔言,冀其或效,乃具馔以待之。夔食迄,出怀中锉,鑪磬数处而去,其声遂绝。僧苦问其所以,夔云:“此磬与钟律合,击彼此应。”僧大喜,其疾亦愈。(出《国史异纂》)

乐工卫道弼,是个普天下没有人能够用声律来骗他的人。曹绍夔与卫道弼都是执管声律的官员。有一年冬祭北郊,曹绍夔不知因为什么事由得罪了御史大员。这位御史大员以乐律不和为由治曹绍夔的罪。于是他乱敲钟、磬,召曹绍夔来辨识音律,曹绍夔没有一个音听差了,这样,反让这位御史大为赞赏佩服。洛有一僧人,他房中有一石磬每天半夜时就自己鸣响。僧人感到怪异,惧恐成病。到处请术士,千方百计地用符咒制服 石磬,让它别在自鸣了,始终未见成效。曹绍夔跟这位僧人是好朋友,听说僧人病了前来探望。问起得病的缘由,僧人如实相告。曹绍夔听了后,隔了一会敲斋室内的钟,于是磬就自鸣。曹绍夔笑着对僧人说:“明天你摆上一桌盛宴招待我,我一定为你除掉这个妖磬。”僧人虽然不信曹绍夔的话,但还是希望他能治住妖磬,仍然在第二天摆上一桌酒席招待他。曹绍夔吃罢酒宴,从怀中取出一把锉,将僧人室中的石磬锉了几个地方,这以后石磬再也不自鸣了。僧人苦苦问询曹绍夔为什么他锉一锉,石磬就不自鸣了?曹绍夔告诉他:“石磬的鸣声跟斋屋中的钟声的音律相合,你敲钟磬就发声相和,就是这个道理啊。”僧人听后大喜,他的病也很快就痊愈了。

裴知古

裴知古奏乐,谓元行冲曰:“金石谐和,当有吉庆之事,其在唐室子孙耳。”其月,中宗即位。(出《谭宾录》)

有一次裴知古奏乐,然后对元行冲说:“金石谐和,必当有吉庆的事情啊。这种吉庆的事情应在唐宗室中。”就在他说这些话的当月,武则天去世,中宗李显即位,恢复大唐国号。又

知古直太常,路逢乘马者。闻其声,窃言曰:“此人即当堕马。”好事者随而观之,行未半坊,马惊殆死。又尝观人迎妇,闻妇珮玉声曰:“此妇不利姑。”是日姑有疾,竟亡。善于摄生,开元十二年,年百岁而卒。(出《国史异纂》)

裴知古去太常官衙,途中遇见一个骑马的人,听听他的声音,私下说:“这个人立即就会从马上摔下来。”有好奇的人随在那个骑马人的后面观察,行不到半条街,马受惊吓跳起将那个骑马人摔死在地上。又有一次,裴知古观看一家娶亲,他听了听新娘身上珮玉的响声,说:“这位新娘剋婆婆。”就在这同一天,她婆婆果然患病死了。裴知古善养生,唐玄宗开元十二年去世,享年一百岁。

李嗣真

唐朝承周隋离乱,乐悬散失,独无徵音,国姓所缺,知者不敢言达其事。天后末,御史大夫李嗣真密求之不得,一旦秋爽,闻砧声者在今营,是当时英公宅。又数年,无由得之。其后徐业反,天后潴其宫。嗣真乃求得丧车一镡,入振之于东南隅,果有应者。遂掘之,得石一段,裁为四具,补乐悬之缺。后享宗庙郊天,挂簨簴者,乃嗣真所得也。(出《独异志》)

李唐王朝建国初时,由于经历了周、隋的战争离乱,悬挂的钟、磬等乐件散失,缺少徵音,知道这件事的人不敢向朝廷说。则天女皇末年,御史大夫李嗣真暗中寻找没有得到。一个秋高气爽的白日,听到有砧声从今营中传来,跟徵音相似。但是,当时这地方是英国公徐家的宅院,过了好几年都没有缘由得到。后来,徐敬业起兵反叛则天武后,武则天放水淹没他的府第。李嗣真找到丧车一辆短剑一柄。进入徐府内,在东南边敲地寻找,果然有回应声。掘开地面,得到一石。李嗣真将这段石头裁成四具悬乐,补上了乐悬所缺的徵音。这以后,凡举行郊祭,悬挂的簨簴,就是李嗣真补上的啊。

宋 沇

宋沇为太乐令,知音近代无比。太常久亡徵调,沇考钟律得之。(出《国史补》)

沇为太常丞,尝一日早于光宅佛寺待漏,闻塔上风铎声,倾听久之。朝回,复止寺舍。问寺主僧曰:“上人塔铃,皆知所自乎?”曰:“不能知。”沇曰:“其间有一是古制。某请一登塔,循金索,试历扣以辨之,可乎?”僧初难后许,乃扣而辨焉。在寺之人,即言往往无风自摇,洋洋有闻,非此耶。沇曰:“是耳。必因祠祭,考本悬钟而应之。”固求摘取而观之,曰:“此沽洗之编钟耳,请旦独掇(旦掇羯鼓录作且缀)于僧庭。”归太常,令乐工与僧同临之。约其时,彼扣(扣原作知,据明抄本改)本悬,此果应,遂购而获焉。又曾送客出通化门,逢度支运乘。驻马俄顷,忽草草揖客别。乃随乘行,认一铃,言亦编钟也。他人但觉镕铸独工,不与众者埒,莫知其余。乃配悬,音形皆合其度。异乎,此亦识徵在金奏者与。(出《羯鼓录》)

太乐令宋沇,在辨识音律方面,近代人没有谁能超过他。太常缺少徵调已经很久了。宋沇考查钟律得到了。

宋沇任太常丞后,有一天早晨在光宅佛寺等待上朝的时辰,听到塔上风铎响声。早朝归来,走到光宅佛寺又停下来。进寺问主持僧:“上面悬挂的塔铃,都知道是从哪里得来的么?”僧人答:“不知道。”宋沇说:“其中有一个塔铃是古代制做的。请让我登上塔顶,沿着上边的铁索,试着扣动几下听听可以吗?”主持僧起初犹豫,后来还是答应他的要求了。于是宋沇登上塔顶,扣动塔铃听音辨识。寺内的僧人纷纷说道:“塔上的风铃常常无风自己摇动,发出的响声,非常好听。不象你扣动发出的这种声音。” 宋沇说:“是的。”心想:僧人说的这种现象,一定是在祭祀祖庙时,扣乐悬编钟时,这边寺塔上有相同音律的编钟发出响声共鸣。因此一定要摘下塔上的风铃观察一下。于是对僧人说:“这个风铃是沽洗编钟,请单独将它取下来放在院里。”宋沇回到太常府衙,让乐工和僧人一块亲临现场观看。约定好时间,太常府衙那边扣动悬挂的编钟,寺院中的这个沽洗编钟果然应和。于是将它向寺院买下来,放回太常本悬处。又有一次,宋沇送客人出通化门,遇到掌管财务的度支运乘,上马稍许,忽然匆忙作揖告别。待度支使运乘走后,宋沇又悄悄地跟随在后面,又认得一铃,说这只铃也是失去的编钟。别人只觉得这只铃铸造的技艺很独道,与众不同,别的就看不出来了。待到配悬在原有的编钟间,才看出来不论是外形还是发音都符合。奇怪吗?这正是识徵的人在演奏编钟的人之中啊!

王仁裕

晋都洛下,丙申年春。翰林学士王仁裕夜直,闻禁中蒲牢,每发声,如叩项脑之间。其钟忽撞作索索之声 ,有如破裂,如是者旬余。每与同职默议,罔知其何兆焉。其年中春,晋帝果幸于梁汴。石渠金马,移在雪宫,迄今十三年矣。索索之兆,信而有徵。(出《玉堂闲话》)

丙申年春天,在晋国都城洛下。翰林学士王仁裕值宿,听到宫中的蒲牢里,常常有声响传出来,象敲膀颈与脑袋之间。乐悬上的编钟忽然碰撞发出索索的声音,象破裂了似的。这种响声出现了十多天。王仁裕每当和同仁悄悄议论这件事时,都不知道这是什么征兆。这年仲春,晋帝果然迁都汴梁,将石渠阁里的藏书和金马移在雪宫,到今天已经十三年了。索索之声 ,就是征兆啊。

李师诲

李师诲者,画番马李渐之孙也。为刘从谏潞州从事。知从谏不轨,遂隐居黎城山。潞州平,朝廷嘉之,就除县宰。曾于衲僧外,得落星石一片。僧云:“于蜀路早行,见星坠于前,遂掘之,得一片石,如断磬。其石端有雕刻狻猊之首,亦如磬。有孔,穿绦处尚光滑。岂天上奏乐器毁而坠欤?”此石流转到安邑李甫宅中。(出《尚书故实》)

李师诲,是绘画番马李渐的孙子,任潞州刘从谏的从事。得知刘从谏图谋不轨,于是就隐居在黎城山中。刘从谏反叛被平息后,朝廷嘉奖李师诲,升迁他到除县任县宰。李师诲曾在一位穿衲衣的僧人那里,得到陨石一片。那个僧人说:“一次,他早起行走在蜀道上,看见有一颗流星坠落 在前边。掘地,挖出这片陨石,如断磬。陨石的右端雕刻一个狻猊头,也象磬,有孔,穿丝带的地方还很光滑呢。这大概是天上有神人奏乐乐器坏了掉到地上的吧!”这块陨石后来流传到安邑李甫家。

琴玙璠乐

秦咸宫有琴长六尺,安十三弦,二十六徽。皆七宝饰之,铭曰玙璠之乐。(出《西京杂记》)

秦咸宫藏着一架古琴,长六尺,安着十三根琴弦。用二十六根绳索系着。整架琴都镶嵌着金、银、琉璃、砾磲、玛瑙、珍珠、玫瑰宝石等七宝,上面铭刻有“玙璠”二字,这架琴就叫“玙璠乐”。

刘道强

齐人刘道强善弹琴,能作单凫寡鹤之弄。听者皆悲,不能自摄。(出《京西杂记》)

齐国人刘道强弹得一手好琴。他能在琴上弹奏出单只野凫与失去伴侣的白鹤绕空飞翔、鸣声凄绝的形象来。听他弹琴的人,被他弹奏的琴声所感染,都不能自制。

赵 后

赵后有宝琴曰凤凰,皆以金玉隐起为龙凤螭鸾,古贤烈女之象。亦善为《归凤》《送远》之操焉。(出《西京杂记》)

赵后有一架宝琴,叫凤凰。琴上面都是用金、玉等珠宝镶嵌,暗起的龙、凤、螭、鸾,及古代贤、烈女子的图象。赵后还弹得一手好琴,尤其善于弹奏《时凤》、《送远》等曲。

马 融

马融历二郡两县,政务无为,事从其约。在武都七年,南郡四年,未尝按论刑杀一人。性好音乐,善鼓琴吹笛。每气出蜻蜊(明抄本蜊作蛚)相和。(出《商芸小说》)

马融曾在二郡二县为官,没有什么政绩,办事也跟常人一样。他在武都任职七年,在南郡任职四年,从未按照刑律上的规定处死过一个人。马融生性愛好音乐,鼓一手好琴吹一管好笛。每当他鼓琴吹笛时,都引来蟋蟀相和。

杨 秀

隋文帝子蜀王秀,尝造千面琴,散在人间。(出《尚书故实》)

隋文帝的儿子蜀王杨秀,曾经制作一架千面琴,散失在民间。

李 勉

唐汧公李勉好雅琴,尝取桐梓之者,杂缀为之,谓之(谓之二字原缺。据明抄本补)百衲琴。用蜗壳为徵,共间三面尤绝异,通谓之响泉韻磬。弦一上,可十年不断。(出《尚书故实》)又

勉又取漆筒为之,多至数百张,求者与之。有绝代者,一名响泉,一名韻磬,自宝于家。又

京中又以樊氏、路氏琴为第一。路氏有房太尉石枕,损处惜而不治。蜀中雷氏斫琴,常自品第。上者以玉徽,次者以宝徽,又次者以金螺蚌徽。

唐汧国公李勉喜爱雅琴,曾经选用最好的桐木和梓木,将它们砍碎再重新拼合在一块儿,制成琴,取名叫“百衲琴”,镶嵌蜗壳为标志。这架琴的三面尤其绝异,人们都称它为响泉韻磬,上一次弦,十年不断。又

李勉又用漆筒作琴,作了几百张,谁向他要琴,他都给。在这几百张琴中,出了两张绝代好琴,一张名叫响泉,一张名叫韻磬,自家珍藏起来。又

在京都长安,樊家、路家制作的琴堪称第一。路家藏有房太尉石枕一具,枕上有一处破损了可惜不能修复过来。蜀中雷家制的琴,常常是自己品评它的好坏、优劣。上品琴镶玉作标志,较好的琴镶宝石作标志,较差的镶金螺蚌壳作标志。

张弘靖

张相弘靖夜会名家,观郑宥调二琴至切。各置一榻,动宫则宫应,动角则角应。稍不切,乃不应。宥师董庭兰,尤善汎(按吴曾能改斋漫录五引汎作沉。)声、祝声。(出《国史补》)

宰相张弘靖一天夜晚拜会有名的琴师郑宥,观看郑宥给二张琴调音。调宫则宫应,调角则角应,稍微不准确,就不应。郑宥的老师董庭兰,尤其善长弹奏和声与祝声。

董庭兰

响泉、韻磬,本落樊泽司徒家,后在珠崖宅,又在张彦远宅,今不知流落何处。弹琴近代称贺若夷、甘 。前有董庭兰、陈怀古。怀能況(況疑是汎。详前张弘靖条。)祝二家声,谓大小 笳也。萧古亦善琴,云 笳第四头。犯无射商,遂用其音为萧氏九弄。(出《卢氏杂说》)

响泉、韻磬二琴原本落在司徒樊泽家,后又落在珠崖宅,又落在张彦远宅,现在不知流落在谁家。琴弹得最好的人,在近代应该说是坝若夷与甘 。这以前有董庭兰、陈怀古。怀古能用况、祝二家的技法弹琴,谓大、小 笳。萧古也善弹琴,叫做 笳第四头。犯无射商,于是采用他的音律谱成萧氏九曲。

蔡 邕

蔡邕在陈留,其邻人有以酒食召邕。比往而酒会已酣焉,客有弹琴者。邕至门,潜听之曰:“嘻,以乐召我而有杀心,何也?”遂返。将命者告主人,主人遽自追而问其故。邕具以告。琴者曰:“我向鼓弦,见螳螂方向鸣蝉,蝉将去,螳螂为之一前一却。吾心唯恐螳螂之失蝉也,此岂为杀心而声者乎。”邕叹曰:“此足以当之矣。”(出《汉书》,明抄本作出华嫱《汉书》,疑是华峤《后汉书》)

蔡邕在陈留时,邻人请蔡邕去他家赴酒宴。等到蔡邕去时邻家酒宴正酣,客人中间有人弹琴。蔡邕走到门口,悄悄听琴声,自语:“嘻!用琴声召唤我怎么琴声里却流露出杀机呢这是为什么?”于是返回家去。被派去请蔡邕的仆人告诉主人说不知什么原因蔡老爷又回自己家啦。主人立即亲自追到蔡邕家问他为什么又回来啦?蔡邕将事情的缘故告诉了邻人。弹琴的这位客人知道后,向蔡邕解释说:“我刚才弹琴时,看见一只螳螂悄悄爬向一只鸣蝉,而蝉又将离去。螳螂与蝉,一个向前一个后去,我心里恐怕螳螂扑不到蝉,不自觉间将这种心绪在琴声中流露出来。这真的不是心怀杀你的想法而用琴声表现出来。”蔡邕听了后,说:“从这件事情上足可以看出你是一个当之无愧的琴师啊!”

于 頔

于司空頔常令客弹琴。其嫂知音,听于帘下。叹曰:“三分之中,一分筝声,二分琵琶声。无本色韻。”(出《国史补》)

司空于頔常让客人弹琴,于頔的嫂子懂得音律,立于门帘里边听。一次,一位客人弹琴,于頔的嫂子听了后,叹惜地说:“三分之中,一分是筝声,二分是琵琶声,就是缺少琴声的本来韻色。”

韩 皋

韩皋生知音律。尝观弹琴,至《止息》,叹曰:“妙哉,稽生之为是也。”其当晋魏(魏原作卫。据明抄本改。)之际,其音主商。商为秋声,秋也者,天将摇落肃杀,其岁之晏乎。又晋承金运之声 也,此所以知魏之季,而晋将代之也。慢其商弦,以宫同音,是臣夺君之义也。此所以知司马氏之将篡也。司马懿受魏明帝顾托,后返有篡夺之心。自诛曹爽,逆节弥露。王陵都督扬州,谋立楚王彪。母丘俭、文钦、诸葛诞,前后相继为扬州都督,咸有匡扶魏室之谋,皆为懿父子所杀。叔夜以扬州故广陵之地,彼四人者,皆魏室文武大臣,咸散败于广陵,故名其曲为广陵散。言魏氏散亡,自广陵始也。《止息》者,晋虽暴兴,终止急于此也。其哀愤戚惨痛迫切之音,尽在于是。永嘉之乱,是其应乎。叔夜撰此,将贻后代之知音者,且避晋祸,所以托之鬼神也。皋之于音,可谓至矣。(出《卢氏杂说》)

太保韩皋精通音律。一次观客人弹琴,观到《止息》一曲时,韩皋大声赞许地喊:“妙啊!这不是当年中散大夫嵇叔夜创制的《止息》名曲吗?”嵇叔夜生当魏、晋 替之际。《止息》一曲是商调,商是为秋声。秋,一岁的后半年。金风一起,天萧地瑟,草枯木谢,一片肃杀之气。另外,晋承金运之声 ,由此可知曹魏已到王朝之末,将被晋所取代。乐曲中商弦转慢,以宫同音,喻臣夺君的意思。由此可知司马氏将篡魏以代之。司马懿受魏明帝曹睿顾托,后来反生篡夺之心,从诛杀曹爽起,便露出叛逆篡位的野心。王陵督扬州,想立楚王曹彪,不成。毋立俭、文钦、诸葛诞三人先后都任过扬州都督,都有匡复曹魏的举动,事情败露后都被司马氏所杀害。嵇康以扬州古为广陵之地,上述四人都是曹魏的文武大臣,又都先后在广陵事败身亡,因此将他亲手所写的抒发胸中郁愤之气的琴曲命题为《广陵散》,《止息》一曲是其中的一支。说的是曹魏散亡自广陵始啊。至于《止息》一曲是《广陵散》组曲的末篇,喻有司马氏虽然由在广陵屠杀 曹魏忠臣开始了他们篡位的逆举,但是他们也终将会覆灭在这里的。嵇叔夜胸中郁积的哀、愤、戚、惨、痛迫之切的心绪,都化为音律在这组乐曲中宣泄出来。曲中司马氏兴于广陵、衰于广陵的寓意,后来的晋怀帝永嘉之乱也应验了。嵇叔夜撰写这组古曲,既是为了留给后来的知音,也是为了避过司马氏对他的迫害。因此,假托鬼神。从上述理论看,韩皋对音律的钻研与深刻理解,可谓已经到了极致啊!

王中散

唐乾符之际,黄巢盗据两京,长安士大夫避地北游者多矣。时有前翰林待诏王敬傲,长安人。能棋善琴,风骨清峻。初自蒲坂历于并。并帅郑从谠,以相国镇汾晋。傲谒之,不见礼。后又之邺,时罗绍戚(明抄本戚作威)新立,方抚士卒,务在战争。敬傲在邺中数岁。时李山甫文笔雄健,名著一方。适于道观中,与敬傲相遇。又有李处士亦善抚琴,山甫谓二客曰:“幽兰绿水。可得闻乎?”敬傲即应命而奏之,声清韻古。感动神。(许刻本神下有爽字)曲终。敬傲潜然返袂云:“忆在咸通,王庭秋夜,供奉至尊之际,不意流离于此也。”李处士亦为《白鹤》之操。山甫援毫抒思,以诗赠曰,“幽兰绿水耿清音,叹息先生枉用心。世上几时曾好古,人前何必苦沾襟。”余句未成。山甫亦自黯然,悲其未遇也。王生因别弹一曲,坐客弥加悚敬,非寻常之品调。山甫遂命酒停弦,各引满数杯,俄而玉山俱倒。洎酒醒,山甫方从客问曰:“向来所操者何曲,他处未之有也。”王生曰:“某家 正音,奕世传受。自由 德顺以来,待诏金门之下,凡四世矣。其常所操弄,人众共知。唯嵇中散所受伶伦之曲,人皆谓绝于洛东市,而不知有传者。余得自先人,名之曰《广陵散》也。”山甫早疑其音韻,殆似神工,又见王生之说,即知古之《广陵散》,或传于世矣。遂成四韻,载于诗集。今山甫集中,只标李处士,盖写録之误耳。由是李公常目待诏为王中散也。王生后又游常山,是时节帅王镕年在幼龄,初秉戎钺。方延多士,以广令名。时有李夐郎(郎原作即。据明抄本、许刻本改。)中、莫又玄秘书、萧珦员外、张道古、并英儒才学之士,咸自四集于文华馆。故待诏之琴棋,亦见礼于宾榻。岁时供给,莫不丰厚。王或命挥弦动轸,必大加锡遗焉。在常山十数年,甚承礼遇。敬傲每戴危冠,着高屐,优游啸咏而已。冬月亦葛巾单衣,体无绵纩,日醺酣于市,人咸怪异之。闻昭宗返正,辞归帝里,后不知所终。敬傲又能衣袖中剪纸为蜂蝶,举袂令飞,满于四座,或入人之襟袖,以手揽之,即复于故所也。常时咸疑有神仙之术。张道古与相善,每钦其道艺,曾著《王逸人传》,为此也。道古名睍,博字。善古文,读书万卷,而不好为诗。曾在张楚梦座上,时久旱,忽大雨,众宾皆喜而詠之。道古最后方成绝句曰:“亢旸今已久,喜雨自云倾。一点不斜去,极多时下成。”坐客重其文学之名,而哂其诗之拙也。(出《耳目记》)

唐僖宗乾符年间,农民起义军黄巢攻陷长安、洛两座京城。长安城中的达官贵人及知识分子有很多人都离京北去躲避战乱。当时有个前翰林待诏,叫王敬傲,长安人氏,能奕围棋尤善弹琴,体貌清俊不凡。王敬傲离开京城长安后,起初由蒲坂去并州。并州军统帅郑从谠以相国的身份镇守汾晋。王敬傲前去拜见他,遭到冷遇,又去邺州。正值罗绍戚刚刚立足,抚慰兵士,志在剿灭农民起义军,因此接纳了王敬傲。王敬傲在邺州旅居数年。当时李山甫也在邺州,以文笔雄健而闻名,寓居在道观中。还有个李处士也善弹琴。一次,王敬傲与李处士一同去道观中拜访李山甫。李山甫问他们二人:“听说二位都善弹琴,古有《幽兰绿水》一曲,可听说过吗?”王敬傲听了后,当即弹奏一曲,声清韻古,感动鬼神。一曲终了,王敬傲神色凄然,抖抖衣袖,说:“想当初在咸通年间,一个秋日的夜晚,应圣上诏请,在宫庭供奉,弹琴给圣上与王公贵人听。谁想到今天却流落到这里啊。”慨叹一番后,李处士也弹奏了一曲《白鹤》,李山甫援笔醮墨,凝思片刻,当场挥毫,写诗一首送赠王敬傲:“幽兰绿水耿清音,叹息先生柱用心。世上几时曾好古,人前何必苦沾襟。”尾句还未写完,李山甫也早已神色黯然,悲怜他怀才不遇王敬傲又弹奏了另外一支曲子,坐上的客人们听后,越发敬重他。都认为王敬傲的琴艺绝非寻常的品调。于是,李山甫命人上菜斟酒,让大家连饮数杯,以表敬慕。稍许,全坐的人都醉倒了。醒酒后,李山甫跟客人们一块询问王敬傲:“你一向弹奏的都是什么曲子啊?怎么我们在别处没有听见过呢?”王敬傲回答说:“我们家操练的正宗琴曲,奕棋也是世传。自德顺以来,侍诏皇门已经四世。这些琴曲经常在皇宫里弹奏,人所共知。这是魏时中散大夫嵇康所传下的伶伦古曲,人们都说此曲跟嵇大夫一块灭绝在洛东市,而不知道还有传播的后人。我也是自先人那儿世代传学下来的,曲名叫《广陵散》。”李山甫早就怀疑王敬傲弹奏的不是一般的琴曲,好象只有神人才能作出这种妙音。现在听王敬傲这么一说,就知道也许真的是《广陵散》乐曲传于今世呢。于是写成四韻的一首诗。该诗载在《李山甫诗集》中。现在见到的《山甫诗集》,这首诗标的是李处士,大概是误写。从此,在李山甫的心目中,常常将侍诏的王敬傲视为王中散。王敬傲后来又出游常山,正值节度使卫镕年少气壮,初掌兵权延集多方人士用来传播他的令名。当时就有李夐郎中、莫又玄秘书、萧珦员外、张道古及诸多英才,都从四方集聚在文华馆。因此,王敬傲的琴技与棋艺也受到了礼遇。对他的生活用度,按照时令的变化及时供给,都很丰厚。而且每当卫镕召请他献艺时,事后都赏给他很多礼品。在常山这十几年,王敬傲很受卫镕的礼遇。他经常头戴峨冠,脚着高屐,悠闲地吟诗唱曲。就是在天寒地冻的冬天,他也只穿单衣,系葛巾,通体不见绵纩,整日在街市上喝得醉熏熏的,市人都用怪异的目光看着他。后来,传来昭宗归都长安的消息,王敬傲辞别常山重归帝里,这以后就不知他的下落了。王敬傲还能在衣袖中剪纸为蜂蝶,举袖让它们飞出来,飘满四座,或入襟袖,或落入人手,少许,又都回到他的袖子里。当时人们都疑心王敬傲会神仙的法术。张道古跟王敬傲很要好,经常对他的为人与技艺表示钦敬。他曾著有《王逸人传》,就是为了表达他对王敬傲的倾慕。张道古名睍,知识广博,尤其通晓古文。但是他读书破万卷,却不好写诗。他在张楚梦座上任事时,时逢久旱,忽降大雨,众宾客都高兴地聚在一起写诗歇咏。张道古最后才写成一首五言绝句,诗是这样的:亢旸今已久,喜雨自云倾。一点不斜去,极多时下成。”众宾客听了他的诗后,虽然素常很看重他文才,却都讽笑他这首诗写得太拙劣了。

卢中丞迈有宝瑟四,各值数十万。有寒玉、石磬、响泉、和至之号。(出《传记》)

中丞卢迈藏有四只宝瑟,每只瑟都价值数十万钱。四只宝琴分别叫:寒玉、石磬、响泉、和至。

阮咸

元行冲宾客为太常少卿时,有人于古墓中得铜物似琵琶而身正圆,莫有识者。元视之曰:“此阮咸所造乐也。”乃令匠人改以木,为声清雅,今呼为阮咸者是也。(出《国史异纂》)

元行冲任太常少卿时,有人在古墓中掘得一个铜物状似琵琶而呈正圆形,没有人能认出它到底是什么。元行冲看了后,说:“这件东西是古人阮咸制作的乐器啊。”于是命人依照铜物的形伏、构造,用木仿造。制作出来后,试着弹奏,声音清雅,非常悦耳。今天叫“阮咸”的乐器就是这种物件。又

晋书称阮咸善弹琵琶。后有发咸墓者,得琵琶以瓦为之。时人不识,以为于咸墓中所得,因名阮咸。近有能者不少,以琴合调,多同之。(出《卢氏杂说》)

《晋书》上称阮咸善弹琵琶。后人发掘阮咸墓,掘出一只琵琶,是用泥瓦作的。当时的人都不认识,认为是从阮咸墓中得到的,因此命名它为“阮咸”。近来。有许多人都能弹奏这种乐器,用琴合调伴奏,多数时候都是跟其它乐器共同使用。

相关评论

×请选择打赏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