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中国古代文学名著 > 太平广记 >

卷第二百二 儒行(怜才 高逸)

【回目录】

卷第二百二 儒行(怜才 高逸)

儒行 刘献之 卢景裕 萧德言 张楚金 怜才 沈约 唐高宗 天后 源乾曜 张建封李实 韩愈 杨敬之 卢肇 令狐绹 崔铉 高逸 孔稚珪 李元诚 陶弘景 田游岩 朱桃椎 卢鸿 元结 贺知章 顾况 陈琡 孔拯

儒行 刘献之

后魏刘献之少好学,尤诗传,泛观子史。见名法之言,掩卷而笑曰:“若使杨墨之流,不为此书,千载谁知少也。”又谓所亲曰:“观屈原《离》之作,自是狂人,死何足惜。”时人有从之学者,献之曰:“立身虽百行殊途,准之四科,要以德行为首。子若能入孝出悌。忠信仁让,不待出户,天下自知。倘不能然,虽复下帷针股,蹑履从师,止可博闻强识。不过为土龙乞雨,眩惑将来。其于立身之道何益乎?孔门之徒,初亦未悟。见吾丘之叹,方乃归而养亲。呜呼!先达之人,何自学之晚也!”由是四方学者慕之。叹曰:“吾不如庄周樗散远矣。”固以疾辞。(出《谈薮》)

后魏时的刘献之少年时就好学,尤其精通《诗经》、《左传》,博览群书。他见到名家、法家的著作,就合上书讥讽地笑着说:“假如使杨朱、墨翟之流不作这种书,千年之后有谁认为缺少它呢。”刘献之又对自己亲近的朋友说:“我读了屈原的《离》之后,认为他本来就是个精神不正常的人,死了一点也不可惜。”当时有人跟他学习 ,拜他为师,刘献之说:“虽然立身之业有百行各不相同,但是最根本的有德行、言语、政事、文学四科。这四科中要以德行为首要的。你如果能做到在家孝敬父母,在外关怀爱护你的兄弟姐妹、亲朋好友,能够对国家忠诚、为人办事守信誉、谦逊和蔼、礼让待人,不用你走出家门,你的名声就可以远播天下。假如你不能向上面说的那样去做人,虽然你或闭门苦读、或恭恭敬敬地拜师学业,只能做到博览群书、增加你的知识。不过是象堆个土龙乞求上天降雨一样,只是你幻想将来能功成名就。其实这样做对你寻求成就事业之道有什么益处呢?孔子和他的门生们,起初也未悟到这个道理。后来看到吾立子上荐父母下爱兄弟的行为,这才回到家里效仿吾立子去孝敬父母、抚养兄弟的啊。天那!象孔老夫子和他的门生这样贤达的圣人,怎么在立身的道理上也觉悟得这么晚呢?”由此,四面八方的学者都慕名来拜刘献之为师。刘献之对前来拜他为师的人感叹地说:“在淡泊功名这方面我比庄周老夫子还差得远啦。”坚持辞却来拜他为师的人。

卢景裕

卢景裕,太常静之子,司空同之猶子。少好闲默,驰骋经史。守道恭素,不以荣利居心,时号居士焉。初头生一丛白毛,数之四十九茎,故偏好老易。为注解。至四十九岁卒,故小字白头。性端谨,虽在暗室,必矜庄自持。盛暑之月,初不露袒。妻子相对,有若严宾。历位中书侍郎。(出《谈薮》)

卢景裕,太常卢静的儿子,司空卢同的侄子。少年时就喜爱安静沉默,喜爱读经史一类的书,安贪乐道,从来不将名利二字挂在心上,时人送给一个居士的雅号。卢景裕刚生下来时头上就生有一丛白发,共四十九根,由此小名叫白头。他特别偏爱《周易》、《庄子》,为这两部书作过注释,四十九岁那年去世。卢景裕性格端方严谨,虽然置身于幽暗的屋子中,也是正襟危坐、端庄持重。炎热的夏日,从来不袒露肌肤。就是与自己的妻子相对而坐,也如跟贵客一样的恭谨严肃。卢景裕官至中书侍郎。

肖德言

唐肖德言笃志于学,每开五经,必盥濯束带,危坐对之。妻子谓曰:“终日如是,无乃劳乎?”德言曰:“敬先师之言,岂惮于此乎!”(出《谭宾录》)

唐时有个人叫肖德言立志于学。每当他研读五经时,必须先洗漱更衣,然后正襟危坐地去读。他的妻子问他:“你每日都这样正襟危坐地看书,不累吗?”德言回答说:“对先师的著述要恭敬,怎么能畏惧劳累呢?”

张楚金

张楚金与越石同预乡贡进士,州司将罢越石而贡楚金。楚金辞曰:“以顺即越石长,以才即楚金不如。”固请俱退。李勣为都督,叹曰:“贡士本求才行,相推如此,何嫌双举。”乃荐擢第。(出《谭宾录》)

张楚金和越石同期参加乡贡进士的选拔,州司想去掉越石而选拔楚金为乡贡进士。楚金得知后跟州司说:“按顺序选拔,越石比我年长,按才能选拔我不如越石,我坚决请求不要选拔我为乡贡进士。”是时,李勣在这做都督。他听到这件事后赞叹地说:“这些贡生们原本追求的就是被选拔为进士,张楚金和越石这样相推让,把他们双双都荐举为进士有什么不可以的呢?”于是荐举张楚金、越石二人都为乡贡进士。

怜 才 沈 约

梁瑯玡王筠幼而清隶,文采逸艳,为沈约所赏。及沈为尚书令,筠为郎。谓筠曰:“仆昔与王谢诸贤,为文会之赏。自零落以来,朽疾相继。平生玩好,殆欲都绝。而一文一咏,此事不衰。不意疲暮,复遇盛德。都伯喈见王仲宣叹曰:‘此王公之孙,吾家书籍万卷,必当相与。’仆虽不敏,请慕斯言。”每商确书史,流(流字原缺,据明抄本补)阅篇章,毕夜阑景,以为得志之赏。筠历位司徒左长史度支尚书。(出《谈薮》)

梁瑯玡王筠幼年时面貌清秀,文彩隽逸艳丽,沈约很赏识他。待到沈约任尚书令时,王筠在他手下任尚书郎。沈约对王筠说:“我从前同王融、谢朓等贤人一块儿谈诗论文,很是惬意。自历经离乱以来,疾病与衰老相继缠身,平生喜爱做的事情,十有八九都不想做了。然而一个吟诗,一个异文,却历尽劫难而不能罢手。想不到到了衰朽的晚年又逢盛世啊。从前,蔡伯喈一见王仲宣就赞叹地说:‘这不是王公的孙子吗,我家有藏书上万卷,一定都送给你。’虽然不勤勉,却愿意效仿先贤。”此后,每当商讨书史时,王筠都一部接一部地翻阅着,不分白日和夜晚,以此来报赏沈约的知遇之恩。王筠为官,一直任到司徒左长史度支尚书。

唐高宗

楚宾属文敏速,每饮酒半酣而后操笔。高宗每令作文,必以金银杯盛酒。令饮,便以杯赐之。(出《谭宾录》)

楚宾写文章很快,每次都是酒饮到要醉时再提笔写。唐高宗每次诏令他来写文章,必定用金杯或银杯盛酒让他喝,并将饮过酒的杯子赏赐给 楚宾。

天 后

则天幸龙门,令从官赋诗。左史东方虬诗先成,则天以锦袍赐之。及宋之问诗成,则天称词更高,夺袍以赐之。(出《谭宾录》)

武则天游龙门,命令随从的官员即景作诗。左史东方虬先得一诗,武则天赏赐他一领锦袍。待到宋之问的诗写出来,武则天称赞宋诗比东方诗高一筹,从东方手中夺回锦袍赏赐给宋之问。

源乾曜

源乾曜因奏事称旨,上悦之。于是骤拔用,历户部侍郎京兆尹以至宰相。异日,上独与高力士语曰:“汝知吾拔用乾曜之速乎?”曰:“不知也。”上曰:“吾以容貌言语类萧至忠,故用之。”对曰:“至忠不尝负陛下乎,陛下何念之深也。”上曰:“至忠晚乃谬计耳,其初立朝,得不谓贤相乎?”上之爱才宥过,闻者莫不感悦。(出《国史补》)

源乾曜因为奏事符合玄宗皇帝的心意,玄宗喜爱他。于是他迅速地被升迁,官历户部员外郎、京兆尹,以至当朝宰相。有一天,玄宗独自跟高力士说:“你知道我提升乾曜特别快吗?”高力士回答说:“不知道啊。”玄宗说:“我认为他的相貌言谈很象肖至忠,因此拔用了他。”高力士问道:“肖至忠不是曾经有负于陛下吗?陛下为什么对他的怀念还这样深呢?”玄宗说:“肖至忠到了晚年时才有失误,刚任宰相时,不是人们都说我得一贤相吗?”玄宗惜爱有才华的人,同时能厚待犯过过失的人。这件事情传出去后,听到的人无不感动高兴啊。

张建封

崔膺性狂,张建封爱其文,以为客,随建封行营。夜中大叫惊军,军士皆怒,欲食其肉,建封藏之。明日置宴,监军曰:“某有与尚书约,彼此不得相违。”建封曰:“唯。”监军曰:“某有请,请崔膺。”建封曰:“如约。”逡巡。建封又曰:“某亦有请,却请崔膺。”座中皆笑。后乃得免。(出《国史补》)

崔膺性情狂傲,张建封爱他的文采,接纳他为宾客,并随同自己去行营。睡到半夜,崔膺忽然大喊大叫惊动了军营。士兵们都大怒,非要斩杀他吃肉不可。张建封将他藏起来。第二天聚宴,监军在宴席上说:“我有件事与尚书你相约,一经约定你我都不能违背它。”张建封说:“可以。”监军说:“我要请一个人,请的就是崔膺。”张建封回答说:“可以按约定的办。”四处看了看,说:“我也要请一个人,请的也是崔膺。”宴席上的人都哈哈大笑。此后崔膺才得免一死。

李 实

李实为司农卿,促责官租。肖祐居丧,输不及期。实怒,召至。租车亦至,故得不罪。会有赐与,当为谢状。常秉笔者方有故,实急,乃曰:“召衣齐衰者。”祐至,立为草状。实大喜,延英荐之。德宗令问丧期,屈指以待,及释服之明日,自处士拜拾遗。祐有文章,善画,好鼓琴,其拔擢乃偶然耳。(出《国史补》)

李实官为司农卿,负责催收官租。肖祐正居丧期,没有按期将官租运送来。李实大怒,召见肖祐。肖祐随同运送租车一块赶到,因此,李实没有处罚他。正赶上皇上对他有所奖赏,应当立即上表谢恩,而这时经常与李实执笔的人有事不在,秉笔常方有特殊情况不能书写,李实很着急,说:“召见服丧服的肖祐来见我。”肖祐应召而来,立即为李实拟好草稿。李实大喜,将肖祐请来当成英才向朝庭举荐。唐德宗诏令让李实问明居丧的日期,数着手指计算时间,到肖祐居丧期满脱去丧服的第二天,将他由一介布衣而官拜拾遗。肖祐有文章遗留后世,善画,喜好鼓琴,他的被发现与提升纯属偶然啊。

韩 愈

李贺字长吉,唐诸王孙也。父瑨肃,边上从事。贺年七岁,以长短之歌名动京师。时韩愈与皇甫湜贤贺所业,奇之而未知其人。因相谓曰:“若是古人,吾曹不知者。若是今人,岂有不知之理。”会有以瑨肃行止言者,二公因连骑造门,请其子。既而总角荷衣而出。二公不之信,因面试一篇。贺承命欣然,操觚染翰,旁若无人。仍目曰《高轩过》。曰:“华裙织翠青如葱,金环压辔摇玲珑。马蹄隐隐声隆隆,入门下马气如虹,云是东京才子,文章巨公。二十八宿罗心胸,殿前作赋声磨空。笔补造化天无功,元耿耿贯当中。庞眉书客感愁蓬,谁知死草生华风。我今垂翅负天鸿,他日不羞蛇作龙。”二公大惊,遂以所乘马,命联镳而还所居,亲为束发。年未弱冠,丁内艰。他日举进士,或谤贺不避家讳,文公时著辨讳一篇。不幸未状室而终。(出《摭言》)

李贺字长吉,是唐室王孙。他的父亲叫李瑨肃,在边上任从事。李贺七岁时,就以能作长短句名声轰动京师。当时在文坛上已负盛名的韩愈与湜赞赏李贺写的诗篇,十分惊奇但不知到这个人。互相说:“这个写一手好诗的人若是古人,我们不知道就罢了,若是同时代的人,我们怎能不知道呢。”在文友们聚会时,有人将李贺的父亲李瑨肃的简单概况告诉了他们。于是,韩愈与皇甫湜相约结伴骑马前去登门造访,请李瑨肃将李贺唤出来让他们看看。不一会儿,从内室走出一位扎着两个爪髻披着衣裳的少年。韩愈和皇甫湜不相信眼前这个孩子就是名动京师的诗人,请李贺当场作篇诗给他们看看。李贺欣然尊命,拿起写诗的木板,在墨池中醮好墨笔,旁若无人地挥笔疾书起来。诗题叫《高轩过》,内容是这样的:华裙织翠青如葱,金环压辔摇玲珑。马蹄隐隐声隆隆,入门下马气如虹,云是东京才子,文章巨公。二十八宿罗心胸,展前作赋声磨空。笔补造化天无功,元耿耿贯当中。庞眉书客感愁逢,谁知死草生华风。我今垂翅负天鸿,他日不羞蛇作龙。韩愈与皇甫湜看罢大惊,于是他们将来时骑的马的嚼子连在一起,携李贺返回,亲手为他束发。李贺尚未成年,就遭受艰难的生活。后来他想参加举拔乡贡进士的科考,又遭到世人诽谤他不避家讳。为此韩愈写了一篇辨“讳”的文章为他辩护。不幸的是,李贺二十六岁就去世了,未到壮年而夭折。又

韩愈引致后辈,为举科第,多有投书请益者。时人谓之韩门弟子。后官高,不复为也。(出《国史补》)

韩愈引荐后辈,为他们荐举科第。因此有很多人投书韩愈,想以此晋身科第。当时人称这些人为韩门弟子。韩愈官位升高后,不再这样做了。

杨敬之

杨敬之爱才公正。尝知 表之士项斯,赠诗曰:“处处见诗诗总好,及观标格过于诗。平生不解藏人善,到处相逢说项斯。”因此遂登高科也。(出《尚书故实》)

杨敬之为人公正惜才。他曾得知 表项斯很有才华,就送给他一首诗说:“处处见诗诗总好,及观标格过于诗。平生不解藏人善,到处相逢说项斯。”因此,项斯就高科得中啦。

卢 肇

王镣富有才情,数举未捷。门生卢肇等,公荐于春官云,“同盟不嗣,贤者受讥。相子负薪,优臣致诮。”乃旌镣嘉句曰,“击石易得火,扣人难动心。今日朱门者,曾恨朱门深。”声闻蔼然。果擢上第。(出《抒情诗》)

王镣非常有才华,却数次参加科举考试都榜上无名。他的学生卢肇等一齐在春试考官面前举荐王镣说:“同盟者不相继承,贤达的人受到讽讥,蔺相如这位贤相却要负薪去请罪,优秀的官员反到遭到打击,这些都正常吗?”同时,表扬王镣说:“击打石头容易迸出火花,打动人的心却非常难啊。今天在朱门的为官者,当年也曾痛恨朱门深啊。”负责春试的考官听了后,态度变得亲切近人了。春试完了,王镣果然考中。

令狐绹

宣皇坐朝,次对官趋至前,必待气息平匀,上然后问事。令狐绹进李远为杭州刺史,宣皇曰:“我闻李远诗云,‘长日唯销一局棋。’岂可以临郡哉。”对曰:“诗人之言,不足有实也。”仍荐远廉察可任,乃俞之。(出《幽闲鼓吹》)

唐宣宗坐朝,待对大臣们上殿跟皇帝讨论朝政,一定等待他们呼吸平息下来,皇上才询问事体。令狐绹向宣宗进荐李远作杭州刺史,宣宗问:“我听说李远有一句诗是这样的:长日唯销一局棋。怎么可以让他任一郡之长呢?”令狐绹回答说:“诗人在诗中讲的事情,不可信实啊!”仍然向宣宗进荐李远廉洁明察可以任用。于是宣宗皇帝就允许他的进荐,任用了李远。

崔 铉

郑愚尚书,广州人。擢进士第,(第下原有士字,据北梦琐言三删)扬历清显。声甚高而性好华,以锦为半臂。崔魏公铉镇荆南,郑授广南节制。路由渚宫,铉以常礼待之。郑为进士时,未尝以文章及魏公门,至是乃执所业。魏公览之,深加叹赏曰:“真销得半臂也。”(出《北梦琐言》)

尚书郑愚,广州人氏,从进士步入仕途。该人喜爱宣扬自己的经历和高洁,名声很高又好浮华,在一边的胳臂上刺上锦纹。魏国公崔铉镇守荆南。郑愚被任命为广南节制,途经荆南,崔铉以通常的礼仪接待他。郑愚为进士的时候,未曾将自己的文章给崔铉看过,这次才将它们给崔铉读。崔铉读过后,深深地赞叹说:“真可以在半边的胳臂上刺纹以显耀啊。”

高逸孔稚珪

齐会稽孔稚珪,光禄灵产之子,侍中道隆之孙,张融之内弟。稚珪富学,与陆思晓、谢沦为君子之 。珪不乐世务,宅中草没人。南有山池,春日蛙鸣。仆射王晏尝鸣笳鼓造之,闻群蛙鸣,晏曰:“此殊聒人耳。”答曰:“我听卿鼓吹,殆不及此。”晏有愧色。历位太子詹事。赠光禄大夫。(出《谈薮》)

孔稚珪,齐国会稽郡人氏,光禄大夫灵产的儿子,侍中道隆的孙子,张融的内弟。孔稚珪很有才学,和陆思晓、谢沦是朋友。孔稚珪不愿意干家务琐事。院子里的蒿草长得可以没人他也不铲除。他家对面南山有一池塘,水中有蛙,每天春天蛙声鼓噪,直传入院中。仆射王晏有一次吹着笳敲着鼓前来拜访他,听到蛙声鼓噪,对孔稚珪说:“这些蛙声真刺耳。”孔稚珪回答说:“我听你吹笳敲鼓还赶不上我的蛙鸣呢!”王晏听了后很难为情。孔稚珪官历太子詹事,死后追封为光禄大夫。李元诚

北齐赵郡李元诚,钜鹿贞公恢之孙,钜鹿简介灵之(灵之原作之公,据北齐书二二李元忠传改)曾孙。性放诞,不好世务,以饮酒为务。为太常卿,太祖欲以为仆射,而疑其多酒。子谏之,元诚曰:“我言作仆射不如饮酒乐,尔(尔原作耳。据明抄本改)爱仆射,宜勿饮酒。”行台尚书司马子如及孙腾,尝诣元诚,其庭宇芜旷,环堵颓圯。在树下,以被自拥,独对一壶,陶然乐矣。因见(见字原缺,据明抄本补)其妻,衣不曳地。撒所坐在褥,质酒肉,以尽欢意焉。二公嗟尚,各置饷馈,受之而不辞,散之亲故。元诚一名元忠。拜仪同,领卫尉,封晋公。卒赠司徒,谥曰文宣。(出《谈薮》)

北齐赵郡人李元诚,是巨鹿贞公李恢的孙子,简公李灵的曾孙。性情放荡怪诞,不愿意做家务事,把喝酒当成营生,官为太常卿。太祖想任他为仆射,却疑虑他喝酒误事。李元诚儿子李劝说他少喝酒。他说:“依我说作仆射不如喝酒快活。你爱仆射这个官职,应当不喝酒。”行台尚书司马子如和孙腾,曾到李元诚家。见到他家庭院荒芜空旷,周围的院墙已经坍塌。李元诚披着被子独自一人在喝酒,自得其乐,他妻子穿着很短的衣裙。李元诚看到他们进了院,忙招唤他妻子撤去他坐的褥子去换酒,来招待他们。二人感叹李元诚这样好客,各自拿出自己的饷银送给他。李元诚欣然接受一点也不推辞,将这些银钱送给亲朋。李元诚还有一个名字叫元忠。他官任仪同,领卫尉,被封为晋公。他去世后被皇上赠为司徒,追认为文宣。陶弘景

陶弘景幼而惠,博通经史。覩葛洪《神仙传》,便有志于养生。每言仰视青云白日,不以为远。初为宜都王侍读,后迁奉朝请。永明(永明原作水平,按梁书五—陶弘景传谓永明十年上表辞禄,据改)中,谢职隐茅山。山是金陵洞穴,周回一百五十里,名曰华洞天。有三茅司命之府,故时号茅山。由是自称华隐居,人间书疏,皆以此代名。亦士安之玄晏,稚川之抱朴也。惟爱林泉,尤好著述。缙绅士庶禀道伏膺,承流向风,千里而至。先生尝曰:“我读外书未满万卷,以内书兼之,乃当小出耳。”齐高祖问之曰:“山中何所有?”弘景赋诗以答之,词曰:“山中何所有?岭上多白云。只可自怡悦,不堪持寄君。”高祖赏之。(出《谈薮》)

陶弘景幼年聪慧,博览群书。自从他阅读了葛洪的《神仙传》后,便产生了隐居山林、修仙养道的想法。他常常对人说:“仰观青云白日所显现的天象,离我归隐山林修仙养道的时日不远了。”陶弘景起初官拜宜都王侍读,后来改迁奉朝请,这是一个闲职,定期参加一些朝会了事。齐武帝永明年间,陶弘景辞去官职归隐茅山。茅山有个金陵洞,洞长环回一百五十余里,又叫华洞天,内有三茅司命的府庙,因此当时人叫它茅山。由这个洞名,陶弘景自号为华居士。此后,凡有记载他的书文,都用华居士这个称谓。陶弘景隐居茅山,就象士大夫以能参加古代圣贤的礼教玄晏为荣、葛洪怀抱木皮守持本真一样。陶弘景不但有林乐之好,而且尤为喜爱著书立说。晋绅庶士中仰敬他的人很多,有的不远千里来拜谒他求道。陶先生曾说:“我读修炼以外的杂书不到万卷,同时也读有关修仙成道的书,权当小小的研究吧。”齐高祖问询陶弘景:“卿归隐泉林,山中有什么东西那么吸引着你啊?”陶弘景赋诗作答。诗中说:“山中何所有?岭上多白云。只可自怡悦,不堪持寄君。”齐高祖读诗后,非常赞赏陶弘景。田游岩

唐田游岩初以儒学累徵不起,侍其母隐嵩山。甘露中,中宗幸中狱,因访其居,游岩出拜。诏命中书侍郎薛元超入问其母,御题其门曰,“隐士田游岩宅”,徵拜弘文学士。(出《翰林盛事》)

唐朝人田游岩,起初想以儒学做为进身为官的道路,屡次参加科考都不得中。之后,隐居嵩山侍奉母亲。甘露年间,中宗皇帝游五岳居中的嵩山,访问田游岩居所,田游岩出迎参拜。中宗皇帝命令中书侍郎薛元超进内室问候田游岩的老母,亲自为田家居室门上题“隐士田游岩宅”六个大字,并且赐拜田游岩为弘文学士。

朱桃椎

朱桃椎,蜀人也。淡泊无为,隐居不仕。披裘带索,沈浮人间。窦轨为益州,闻而召之。遗以衣服,逼为乡正。桃椎不言而退,逃入山中。夏则裸形,冬则以树皮自覆。凡所赠遗,一无所受。织芒履,置之于路上。见者皆曰,“朱居士之履也。”为鬻取米,置之本处。桃椎至夕取之,终不见人。高士廉下车,深加礼敬。召至,降阶与语。桃椎一答,既而便去。士廉每加褒异,蜀人以为美谈。(出《大唐新语》)

朱桃椎,巴蜀人士。生性淡泊不求有所做为,始终隐居不出来作官,身披兽皮用藤索缠缚,浪迹在民间。窦轨为益州长官时,听说这件事后让人将朱桃椎唤来询问他的生活状况,并送给他衣服让他穿上,同时强行让他做乡里的里正。朱桃椎一句话不说,转身逃往深山中。朱桃椎隐居深山里,夏天赤身裸体,冬天冷了就用树皮盖在身上取暖。凡是别人赠送给他的一切物件,一律不接受。他将织好的芒鞋放在行人经过的道上,路人看见了,都说:“这是朱桃椎编织的芒鞋啊!”朱桃椎买米将对换的东西放在你家近前,你收取东西后也要将米放在原处。他都是到了夜晚悄悄从山林里出来取米,始终没有人遇见过他。高士廉途经此地,听说这件事后,对朱桃椎非常敬重。他特意派人将朱桃椎请来,放下架子跟朱桃椎谈话。朱桃椎答说完了转身离去。高士廉每每谈到此事,对朱桃椎都大加赞扬,称他为奇世异人。蜀人都以出了个朱桃椎这样的人而感到荣幸。

卢 鸿

玄宗徵嵩山隐士卢鸿,三诏乃至。及谒见,不拜,但磬折而已。问其故,鸿对曰:“臣闻老子云,礼者忠信之薄,不足可依。山臣鸿,敢以忠信奉上。”玄宗异之,召入赐宴,拜谏议大夫,赐章服,并辞不受。给米百石,绢百疋,送还隐居之处。(出《大唐新语》)

唐玄宗徵召嵩山隐士卢鸿,下三次诏书卢鸿才应召入朝。到拜见玄宗时,卢鸿不跪拜,只行鞠躬礼。玄宗问:“卿见了我为什么不依礼跪拜?”卢鸿回答说:“臣听说老子聃曾经讲过:礼,不讲忠信,不可用它来表示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山野之臣卢鸿,保证用忠信侍奉皇上。”唐玄宗既惊异又高兴,赏赐卢鸿御宴,并下诏拜卢鸿为谏议大夫,赐给他官印、朝服。卢鸿一一辞谢不受。玄宗得知后越发感到他是奇人,另赐给他米一百石,绢一百疋,命人将卢鸿送回嵩山他隐居的地方。

元 结

天宝之乱,元结自汝濆,大率邻里南投襄汉,保全者千余家。乃举义师宛叶之间,有婴城捍寇之力。结天宝中师中行子。始在商於之山称元子,逃难入猗玗之山称猗玗子,或称浪士。渔者呼为聱叟。酒徒呼为漫叟。及为官,呼漫郎。(出《国史补》)

唐玄宗天宝之乱,元结从汝濆率领乡邻南投襄汉,保全了一千多家人的性命。并且他在宛叶之间组织义军,立下了护卫城池抵御贼寇的功劳。结天宝中师中行子。起初在商於山称元子,逃难进入猗玗山称猗玗子,或者称浪士。打渔的人称呼元结为倔老翁。酒徒们称元结为放荡的老翁。等到元结当官以后,同僚们称他为漫郎。

贺知章

贺知章性放旷,美谈笑,当时贤达咸倾慕。陆象先既知章姑子也,知章特相亲善。象先谓人曰:“贺兄言论调态,真可谓风流 之士。”晚年纵诞,无复规检。自号四明狂客,醉后属词,动成篇卷,文不加点,咸有可观。又善草隶书,好事者共传宝之。请为道士归乡,舍宅为观,上许之。仍拜子为会稽郡司马。御制诗以赠行。(出《谭宾录》)

贺知章性情豪放旷达,非常健谈,当时朝野的贤达人士都倾慕他。陆象先是贺知章的姑表兄弟,知章对他非常亲密。陆象先对人说:“贺大哥不论从文章词赋,还是从举止情态看,真真称得上是个风流 才子啊!”贺知章晚年越发放纵怪诞,更加不约束自己,自称为四明狂客。他酷爱饮酒,而每次酒后必吟诗赋词,而且动辄成篇成卷,文不加点,佳作连篇,而且出类拔萃。贺知章又善写草书,。他的墨宝多被人索要当作珍贵的物品收藏。贺知章晚年请求还乡为道士,并将自家私宅舍出为道观。皇上准许了他。同时赐拜他的儿子为会稽郡司马,并亲手写诗为贺知章送行。

顾 况

顾况志尚疏逸,近于方外。有时宰曾招致,将以好官命之。况以诗答之曰:“四海如今已太平,相公何事唤狂生。此身还似笼中鹤,东望沧溟叫数声。”后吴中皆言况得道解化去。(出《尚书故实》)

顾况崇尚疏淡隐逸,接近在山野间修炼的术士。有一次当朝宰相将他招见来,说要给他一个最好的官做。顾况当场写诗一首回答这位宰相:“四海如今已太平,相公何事唤狂生。此身还似笼中鹤,东望沧溟叫数声。”后来,在顾况的家乡吴中,乡人们都传说他到晚年已经羽化升仙了。

陈 琡

陈琡,鸿之子也。鸿与白傅传《长恨词》。文格极高,盖良史也。咸通中,佐廉使郭常侍铨之幕于徐。性尤耿介,非其人不与之 。同院有小计姓武,亦元衡相国之后,盖汾之坦床 也。乃心不平之,遂挈家居于茅山。与妻子隔山而居,短褐束绦,焚香 禅而已。或一年半载,与妻子略相面焉。在职之时,唯流沟寺长老与之款接,亦具短褐相见。自述檀经三卷,今在藏中。临行,留一章与其僧云:“行若独车轮,常畏大道覆。止若圆底器,常恐他物触。行止既如此,安得不离俗。”乾符中,弟琏复佐薛能幕于徐,自丹棹小舟至于彭门,与弟相见。薛公重其为人,延请入城。遂坚拒之曰:“某已有誓,不践公门矣。”薛乃携舟造之,话道永日,不宿而去。其志尚之介僻也如此。(出《玉堂闲话》)

陈琡,陈鸿的儿子。陈鸿曾给太傅白居易的名诗《长恨词》作过注释,文章的品位极高,是个优秀的官员。唐懿宗咸通年间,陈琡辅佐廉使侍常郭铨之在徐州做幕僚。这时的陈琡性情尤为耿介,不是跟他一样人品的人不能跟他做朋友。跟陈琡同院有个好耍小计谋的人姓武,是元衡宰相的后人,就是汾公主的乘龙快婿。陈琡跟他共事心里很不是滋味儿,于是带领全家退居于茅山。陈琡跟妻子分居,隔一座山。他穿短褂,腰扎绦带,独自烧香 禅。或一年,或半载,才跟妻子草草地见上一面。陈琡在任幕僚期间,只有流沟寺的长老跟他有来往。他也是穿着短褂跟长老见面。这期间,陈琡自述檀经三卷,现在还珍藏着呢。临走时,陈琡留一章经卷给长老,说:“行走时如独轮的车,经常畏惧道路倾覆。不动时如圆底的器具,经常害怕别的物件触碰它。动与不动都如此担惊受怕,怎么能不尽早远离俗世呢。”唐僖宗乾符年间,陈琡的弟弟陈琏又去辅佐薛能在徐州做幕僚。陈琡从丹撑着小船到彭门去看弟弟。薛能敬重他的为人,请他入城小住。陈琡坚决拒绝,说:“我已立过誓,不踏入公门啊。”薛能就带船前往彭门拜访陈琡。两人谈话投机,谈了整整一天,到了晚上才返回。陈琡这个人哪,他的孤介和怪僻就是如此。

孔 拯

孔拯侍郎为遗补时,尝朝回值雨,而无雨备,乃于人家檐庑下避之。过食时,雨益甚,其家乃延入厅事。有一叟出迎甚恭,备酒馔亦甚丰洁,公侯家不若也。拯惭谢之,且假雨具。叟曰:“某闲居,不预人事。寒暑风雨,未尝冒也。置此欲安施乎?”令于他处假借以奉之。拯退而嗟叹,若忘宦情。语人曰:“斯大隐者也。”(出《北梦琐言》)

侍郎孔拯为遗补时,有一次上朝回家遇雨,没有雨具,在一家房檐下避雨。到吃饭时,雨下的越来越大了。这家人将他请到客厅里,走出一位老者恭恭敬敬地迎候他,并送来丰盛洁净的酒菜让他吃,大概王公大臣家的酒菜也不一定有这丰盛。孔拯不好意思地表示谢意,并向老人借雨具一用。老人说:“我闲居这儿,不参与世上的事情,寒暑风雨我都不出去,准备雨具干什么呢?”就叫人到别家去借来雨具给他。孔拯离开这家人家,感慨得似乎忘却了自己是个官员。对人说:“我避雨遇到的这位老人,一定是位大隐者啊!”

相关评论

×请选择打赏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