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中国古代文学名著 > 太平广记 >

卷第二百一 才名(好尚附)

【回目录】

卷第二百一 才名(好尚附)

才名

上官仪 东方虬 苏颋 李邕 李华 李白 好尚 房琯 韩愈 李约 陆鸿渐 独孤及杜兼 李德裕 潘彦 宋之愻 朱前疑 鲜于叔明 权长孺才名

上官仪

高宗承贞观之后,天下无事,上官仪独持国政。尝凌晨入朝,巡洛水隄,步月徐辔,詠诗曰:“脉脉广川流,驱马历长洲。鹊飞山月曙,蝉噪野风秋。”音韵清亮,群公望之若神仙。(出《国史异纂》)

唐高宗李治继承太宗皇位后,天下太平无事,宰相上官仪独掌朝政。一次,上官仪于拂晓前在皇城外等候上朝时,手中牵着马缰绳,骑马踏着月光沿着洛水河堤缓缓而行,边走边口中吟诗一首:“脉脉广川流,驱马历长洲。鹊飞山月曙,蝉噪野风秋。”声音清亮,音韵铿锵。等候上朝的文武百官望着边行边吟诗的上官仪,心中暗暗赞叹道:“真如上界的神仙降临到凡世上啊!”

东方虬

左史东方虬每云:“二百年后,乞与西门豹作对。”尤工诗。沈佺期以工诗著名,燕公张说尝谓之曰:“沈三兄诗,直须还他第一。”(出《国史异纂》)

左史东方虬常说:“二百年以后,请求跟西门豹作对句。”虬尤其善于作诗。跟他同时代的诗人沈佺期以擅长作诗闻名。燕国公张说曾说过:“跟沈三兄的诗比较,还应是东方虬的诗为第一。”

苏 颋

苏颋少聪俊,一览千言。景龙二年六月二日,初定内难,准(明钞本准为唯。)颋为中书舍人,在太极后阁。时颋尚年少,初当剧任,文诏填委,动以万计,时或忧其不济。而颋手操口对,无毫厘差失。主书韩礼、谭子转书诏草,屡谓颋曰:“乞公稍迟,礼等书不及,恐手腕将废。”中书令李峤见之,叹曰:“舍人思若涌泉。峤等所不测也。”(出《谭宾录》)

苏颋小时候聪明俊秀,读书的速度特快,扫一眼能读千言。唐中宗景龙二年六月二日,内乱初定,苏颋被提升为中书舍人,在太极殿后阁任职。当时苏颋还年轻,刚刚担当这项重任,各种文告诏书都让他草拟,动则上万件,有人担心他胜任不了。然而苏颋手写口说,没有一丝一毫的差错。后来,主管文书的韩礼、谭子担任抄写诏书这项工作,屡屡对苏颋说:“请你口述得稍慢一些,口述快了我们记不下来,恐怕会将我们的手腕子累坏了的。”中书令李峤看到这种情形,感叹地说:“苏颋文思若泉涌,是我们这些人所想不到的啊!”

李 邕

李邕自刺史入计京师。邕素负才名,频被贬斥。皆以邕能文养士,贾生、信陵之流。执事忌胜,剥落在外。人间素有声称,后进不识。京洛阡陌聚看,以为古人,或将眉目有异,衣冠望风,寻访门巷。又中使临问,索其新文,复为人中,竟不得进改。天宝初,为汲郡北海太守。性豪侈(明钞本侈为俊),不拘细行,驰猎纵逸。后柳绩下狱,吉 令绩引邕,议及休咎。厚相赂遗,词状连引,敕初(明钞本初作祁)顺之。罗希奭驰往,就郡决杀之。邕早擅才名,尤长碑记。前后所制,凡数百首;受纳馈送,亦至钜万。自古鬻文获财,未有如邕者。(出《谭宾录》)

李邕自刺史入京听候考核升迁。邕一向负有才名,却屡遭贬斥。都认为他既能写一手好漂亮的文章,又广为 朋结友,是汉时贾谊、战国时的信陵君。因此,朝内主事的达官贵人都忌恨李邕,使他被免去官职流落京师之外,一向有很大的名声,朝中庸碌无识之辈却不赏识他。李邕入京后每在路上行走,受到很多人的围观,以为他是前朝古人,或者认为他相貌不凡。一些士子争相结纳,登门拜访,或者求人打探,索求李邕新写的文章,暗中为科考试卷,竟然不能改动。天宝初年,李邕被升为北海太守。他性情豪放好侈华,不拘小节,喜欢骑马狩猎,纵情 享乐。稍后,柳绩获罪被关入牢狱,宰相吉 令柳绩诬陷李邕,朝内对他的功过争议很大。吉 用重金贿赂柳绩,使其连续诉状诬陷李邕,终于使皇帝颁发诏书赐李邕死。罗希奭携带诏书驰往北海郡,就地处死李邕。李邕很早就远播才名,尤其擅长撰写碑石记文。他一生为人撰写碑石记文几百篇,接受馈送达许多万。自古以来靠卖文致富发财的,没有人象李邕这样的啊。

李 华

李华以文学名重於天宝末。至德中,自前司封员外,起为相国李梁公岘从事,检校吏部员外。时陈少游镇维扬,尤仰其名。一旦,城门吏报华入府。少游大喜,簪笏待之。少顷,复白云:“已访萧功曹矣。”颖、功曹士也。(出《摭言》)

李华以他文学上的才华闻名于天宝末年。到至德年间,自前司升为员外,起用为宰相梁国公李岘的幕僚,任检校吏部员外郎。当时,陈少游镇守维扬,尤其仰慕李华的才名。一日,城门吏报告说李华已来维扬。陈少游大喜,返回到府上以簪笏之礼接待。稍许,城门吏又报告说:“李华已去拜访功曹萧参军了啊。”颖、功曹是跟李华一样的有才学的人啊。

李 白

李太白初自蜀至京师,舍于逆旅。贺监知章闻其名,首访之。既奇其姿,又请所为文,白出《蜀道难》以示之。读未竟,称叹数四,号为谪仙人。白酷好酒,知章因解金龟换酒,与倾尽醉,期不间日,由是称誉光赫。贺又见其《乌牺曲》,叹赏苦吟曰:“此诗可以泣鬼神矣。”曲曰:“姑苏台上乌栖时,吴王宫里醉西施。吴歌楚舞欢未毕,西山犹衔半边日。金壶丁丁漏水多,起看秋月坠 波,东方渐高奈乐何。”或言是《乌夜啼》,二篇未知孰是。又《乌夜啼》曰:“黄云城边乌欲栖,归飞哑哑枝上啼。机中织锦秦川女,碧纱如烟隔窗语。停梭向人问故夫,欲说辽西泪如雨。”白才逸气高,与陈拾遗子昂齐名,先后合德。其论诗云:“梁(梁字原阙,据明钞本补)陈已来,艳薄斯极。沈休文又尚以声律,将复古道,非我而谁欤!”玄宗闻之,召入翰林。以其才藻绝人,器识兼茂,便以上位处之,故未命以官。尝因宫人行乐。谓高力士曰:“对此良辰美景,岂可独以声伎为娱。倘时得逸才词人吟咏之。可以夸耀于后。”遂命召白。时宁王邀白饮酒,已醉。既至,拜舞颓然。上知其薄声律,谓非所长。命为宫中行乐五言律诗十首。白顿首曰:“宁王赐臣酒,今已醉。倘陛下赐臣无畏,始可尽臣薄技。”上曰:“可。”既遣二内臣掖扶之,命研墨濡笔以授之。又命二人张朱丝栏于其前。白取笔抒思,略不停缀,十篇立就。更无加点,笔迹遒利,凤跱龙拿,律度对属,无不绝。其首篇曰:“柳色黄金嫩,梨花白雪香。玉楼巢翡翠,珠殿宿鸳鸯。选妓随雕辇,徵歌出洞房。宫中谁第一,飞燕在昭。”玄宗恩礼极厚,而白才行不羁,放旷坦率,乞归故山。玄宗亦以非廊庙器,优诏许之。尝有醉吟诗曰:“天若不爱酒,酒星不在天。地若不爱酒,地应无酒泉。天地既爱酒,爱酒 愧焉。三杯通大道,五斗合自然。但得酒中趣。勿为醒者传。”更忆贺监知章诗曰:“欲向东南去,定将谁举杯。稽山无贺老,却棹酒船回。”后在浔,复为永王璘延接,累谪夜郎。时杜甫赠白诗二十韵,多叙其事。白后放还,游赏 表山水。卒于宣城之采石,葬于谢公青山。范传正为宣歙观察使,为之立碑,以旌其隧。初白自幼好酒,於兖州 业,平居多饮。又于任城县构酒楼,日(日原作三。据明钞本改。)与同志荒宴其上,少有醒时。邑人皆以白重名,望其重而加敬焉。(出《本事诗》)

李白初次自巴蜀到京都长安,住在旅店里,秘书监贺知章闻其大名,首先拜访了他。见李白相貌不凡,并请李白拿出诗作拜读。李白取出《蜀道难》给贺知章。贺还没有读完,就赞叹了几次,送李白一个雅号为“谪仙人。”李白酷爱饮酒,贺知章为此曾解下身边所系的金龟作抵押换酒与李白对饮,两人常常喝得一同醉倒,几乎没有间断过,由此,他们豪饮的声誉日益烜赫。贺知章又拜读了李白的《乌栖曲》,一边仔细吟咏品味一边赞赏地说:“这首《乌栖曲》可以让鬼神哭泣啊!”《乌栖曲》诗如下:姑苏台上乌栖时,吴王宫里醉西施。吴歌楚舞欢未毕,西山犹衔半边日。金壶丁丁漏水多,起看秋月坠 波,东方渐高奈乐何。”有人说这首诗又叫《乌夜啼》,世上有李白两首这样的诗流传,不知哪篇是真的。另一篇《乌夜啼》是这样写的:黄云城边乌欲栖,归飞哑哑枝上啼。机中织锦秦川女,碧纱如烟隔窗语。停梭向人问故夫,欲说辽西泪如雨。”李白才华飘逸、性情高傲,与任右拾遗的陈子昂齐名,一先一后,两人志向相同。李白论及诗歌的发展时说:“梁陈以来,诗风绮丽艳薄已达极点。初唐诗人沈佺期又只崇尚声律。能够光复古人为诗之道的,非我李白莫属啊!”

唐玄宗听说李白的诗名,下诏书召他入翰林院。并因李白才华横溢超绝人上,仪表非凡,才识过人,而给他以优厚的待遇,没有敕封他具体的官职。一次宫人要演奏声律,玄宗对高力士说:“面对良辰美景,怎么可以只用乐伎奏乐为娱乐呢?倘若能有天才的词人当场吟诗填词,既增添乐趣又可向后世夸耀。”于是命宫人召见李白入宫。是时,宁王邀请李白饮酒。李白已喝得酩酊大醉,来到宫中,飘飘摇摇地拜见玄宗。玄宗知道李白不谙声律,认为他不擅长,就命他为宫中的乐师作五言律诗十首。李白叩拜后说:“宁王赏赐臣酒喝,现在已经喝醉了。倘若陛下赐臣喝醉了也不要畏惧,臣才尽献薄技。”玄宗说:“可以。”立刻命两位内臣搀扶着李白,命人为李白研墨。将笔醮好墨,又命两个内臣张开朱色丝绢摆在李白面前。李白握笔疾书,一点也不停顿,十篇五言律诗立等可取。而且一点不用改动,字迹遒劲锋利,如龙舞凤飞;律度对仗,没有不绝的。其首篇是这样写的:柳色黄金嫩,梨花白雪香。玉楼巢翡翠,珠殿宿鸳鸯。选妓随雕辇,徵歌出洞房。宫中谁第一,飞燕在昭。”玄宗给李白以极厚重的礼遇,然而李白为文为人都落拓不羁,率直坦荡,请求回归故里。玄宗也认为李白不是长守朝政的栋梁之材,因此下诏书允许他归山并赐以重金。李白曾有一次醉酒吟诗:天若不爱酒,酒星不在天。地若不爱酒,地应无酒泉。天地既爱酒,爱酒 愧焉。三杯通大道,五斗合自然。但得酒中趣。勿为醒者传。李白还有一首忆贺知章的诗:欲向东南去,定将谁举杯。稽山无贺老,却棹酒船回。后来,李白漫游到浔,又为永王璘聘请为幕僚。永王璘反兵失败,李白受牵连被发配到夜郎。这段事情在李白同时代的大诗人杜甫所作的诗《赠李白诗二十韻》,作了详尽的记述。李白在去往夜郎途中得到玄宗的敕书返还,继续在 南一带赏山玩水,病死于宣城的采石,埋葬在谢公山上。范传正任宣歙观察使时,为李白立一碑,用来表彰李白的盖世英才。李白年幼时就喜饮酒,在兖州学习 时就经常饮酒,并在任城县建造一座酒楼,每天与好友纵酒,很少有不喝醉的时候。当地人都知道李白能喝酒,随着李白豪饮的名声越来越大更加敬重他。

好尚 房 琯

苏州洞庭,杭州兴德寺。房太尉琯云,“不游兴德洞庭。未见佳处。”寿安县有喷玉泉石溪,皆山水之胜绝者也。贞元中,琯以宾客辞为县令,乃铲翳荟,开径隧,人闻而异焉。太和初,博陵崔蒙为主簿,标准于道周,人方造而游焉。又颜太师真卿刻姓名於石,或置之高山之上,或沉之大洲之底,而云,“安知不有陵谷之变耶。”(出《传记》)

苏州有洞庭,杭州有兴德寺。太尉房琯说:“不游兴德寺与洞庭,你就没有见到过最美的景致。”寿安县境内有一条喷水的石溪,是景致超绝的旅游胜地。贞元年间,房琯为了游客能顺利观赏这个绝妙的风景胜地,辞去县令,带人去铲除林木,凿通隧道,开通去石溪的道路。人们听说此事大为惊异。太和初年,博陵崔蒙任寿安县主簿。他测量好道路标好路标,重新修筑好这条道路,人们才能去石溪游观。又有太师颜真卿在石块上刻上自己的姓名,有的放在高山顶上,有的埋在谷底,并说:“怎么知道就没有高山变峡谷、峡谷变高山的时候呢?”

韩 愈

韩愈好奇,与客登华山绝峰。度不能返,发狂恸哭,为书遗(书遗二字原作遗书,据明抄本改)华令。令百计取之,乃下。又李氏子为千牛,与其侪类登慈恩寺浮图。穷危极险,跃出槛外,失身 而坠,赖腰带挂钉,为风所摇,久而未落。同登者惊倒槛中,不能复起。院僧遥望急呼,一寺悉出以救之,乃连衣为绳,久之取下。经宿而苏。(出《国史补》)

韩愈好奇,与客人一起攀登华山绝顶。登上绝顶后,回头望来路险绝异常,认为无法返回山下,惊急得放声大哭。写封信抛下山给华县令。县令拾到信后千方百计设法接他返回山下,终于成功了。有个叫李千牛的孩子,同他的伙伴们一块儿登慈恩寺塔,危险极了,跃出寺塔栏栅外,失足坠入塔下,偏巧腰带挂在塔身钉子上悬在空中,风吹身摇,久久没坠下地来。同千牛一块儿登上寺塔的孩子惊恐得瘫倒在塔栏栅内,吓得爬不起来。寺院里的僧人远远地看见千牛悬垂在塔身半空,大声急呼,惊动了寺内所有的僧人,都出来设法救援千牛。最后想出个将僧衣连结成绳的办法,由塔上垂送给千牛,让他握住衣绳,好长时间才慢慢将他拉上塔来。李千牛惊吓得昏死过去,昏睡了一宿才苏醒过来。

李 约

兵部员外郎李约,汧公之子也。以近属宰相子,而雅爱玄机。萧萧冲远,德行既优。又有山林之致,琴道酒德词调,皆高绝一时。一生不近女色,性喜接引人物,而不好俗谈。晨起草裹头,对客蹙融,便过一日。多蓄古器,在润州尝得古铁一片,击之越。又养一猨名生公,常以之随。逐月夜泛 ,登金山,击铁鼓琴,猨必啸和。倾壶达夕,不俟外宾,醉而后已。约曾佐李庶人锜浙西幕。约初至金陵,于府主庶人锜坐,屡赞招隐寺标致。一日,庶人宴于寺中。明日,谓约曰:“十郎尝夸招隐寺,昨游宴细看,何殊州中?”李笑曰:“某所赏者疏野耳,若远山将翠幕遮,古松用彩物裹,腥膻涴鹿掊泉,音乐乱山鸟声,此则实不如在叔父大厅也。”庶人大笑。约性又嗜茶。能自煎。谓人曰:“茶须缓火灸,活火煎。活火谓炭火焰火也。”客至,不限瓯数,竟日执持茶器不倦。曾奉使行硖石县东,爱渠水清流,旬日忘发。(出《因话录》)

兵部员外郎李约,汧国公的儿子,接近于宰相儿子的地位。李约有个雅好,他非常喜爱深奥微妙的义理。李约声名远传,品德操行都很优秀。他酷爱山林,琴艺、酒量、词道,都高绝一时,终生不接近女色。李约生性喜欢结 名人,而不爱谈论日常生活琐事。他早晨起来随便收拾一下头脸,跟客人下下五道便是一天。李约收藏许多古器。他在润州曾得到一片古铁,敲击它发出的响声越不凡,非同一般。他又豢养一猨名叫生公,经常让它陪伴在身边。有时趁着月色好的时候登舟游 ,弃舟登金山,敲击古铁,弹拨琴弦,身边的爱猨长啸和鸣,一壶接一壶地饮酒达通宵,不等候宾客,直到喝醉了方休。李约曾佐助李锜为浙西幕僚,他初到金陵,与李锜闲谈,多次说到招隐寺建筑宏大,风光不凡。一天,李锜于招隐寺内宴请李约。第二天,对约说:“十郎你曾经夸赞招隐寺不凡,昨天宴游我仔细地观看了,也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李约笑着说:“我所赞赏的是自然界粗犷的美。如果将远山用翠幕遮起,将古松用彩带裹住,在清泉中剖洗腥膻的鹿肉,用人工发出的乐声扰乱山鸟的婉转鸣唱。倘若这样,还不如老老实实地呆在叔父你的大厅里呢。”李锜大笑。李约爱好饮茶品茗,能够自己制茶。常对人说:“茶必须用 火炙,活火煎。所谓活火就是炭火燃出的焰火啊。”来了客人,品起茶来不限杯数,随你饮。李约终日操持茶具为客人斟茶,不知疲倦。李约曾奉命去硖石县东,因喜爱硖石县东的清沏溪流,流连其间十多天忘了出发。

陆鸿渐

太子文学陆鸿渐,名羽。其生不知何许人。竟陵龙盖寺僧姓陆,于堤上得一初生儿,收育之,遂以陆为氏。及长,聪俊多闻,学赡辞逸,诙谐谈辩,若东方曼倩之俦。鸿渐性嗜茶,始创煎茶法。至今鬻茶之家,陶为其像,置于锡器之间,云宜茶足利。至太和,复州有一老僧,云是陆僧弟子,常讽歌云:“不羡黄金垒,不羡白玉杯,不羡朝入省,不羡暮入台。唯羡西 水,曾向晋陵城下来。”鸿渐又撰《茶经》二卷,行于代。今为鸿渐形者,(明抄本者作貌)因目为茶神。有 易则茶祭之,无以釜汤沃之。(出《传载》)

太子文学陪读陆鸿渐,名羽,不知他的生身父母是何人。竟陵龙盖寺有一僧人姓陆,在河堤上拾到一个刚刚生下的婴儿,抱回寺院将他收养,这样就以陆为这个孩子的姓氏。待到鸿渐长大成人 ,聪明俊秀,广见博识,学问丰富,言辞飘逸,而且诙谐善辩,如同东方曼倩一样。陆鸿渐酷爱饮茶,头一个开创制茶的方法。至今卖茶的人家,用陶土烧制他的像,放在锡器间供奉,说陆羽能保佑他们茶好获大利。到太和年间,复州有一个年老僧人自称是陆姓僧人的弟子,常吟一首讽喻世人的诗歌:“不羡黄金垒,不羡白玉杯,不羡朝入省,不羡暮入台。唯羡西 水,曾向晋陵城下来。”陆鸿渐还撰写了《茶经》二卷,流传世代。今天的卖茶人为陆鸿渐制像塑身供奉他,是将他看作茶神啊。做生意时用茶祭奠陆鸿渐,不做生意时,用壶中水供奉他。

独孤及

常州独孤及,末年尤嗜鼓琴,得眼病不理,意欲专听。(出《传载》)

常州有个叫独孤及的人,晚年特别嗜好鼓琴,眼睛患病也不去治疗,其用意是不分散力专门聆听琴音。

杜 兼

杜兼尝聚书万卷,每卷后必自题云,“倩俸写来手自校,汝曹读之知圣道,坠之鬻之为不孝。”(出《传载》)

有个叫杜兼的人曾收聚到万卷书,每卷书读后都亲自题词说:“花钱请人代笔抄写来的书我亲手校对的,你们读它是为了知晓圣人的道理,抛弃它卖了它都是不孝。”

李德裕

李德裕与同列款曲。或有徵所好者,德裕言:“己喜见未闻新书策。”崔魏公铉好食新馄头,以为珍美。从事开(从字原缺,开原作闻,据北梦琐言补改)筵,先一日前,必到使院索(索原作案,据北梦琐言改)新煮馄头也。杜豳公悰每早食饙饭乾脯。崔侍中安潜好看斗牛。虽各有所美,而非近利。与夫牙筹金埒,钱癖谷堆,不其远乎!(出《北梦琐言》)

李德裕与同期好友一块儿细诉衷情。有人询问他喜爱什么物事?德裕说:“我喜欢从未见过的新书。”魏公崔铉喜欢吃新煮的馄头,认为这种食物最珍美。奉事他的人开宴前必提前一天到使院讨要新煮的馄头。豳公杜悰每餐早饭爱吃蒸饭肉干。侍中崔安潜愿意偷偷地看斗牛。虽然这些人都各有所好,然而他们都不贪图钱财。跟那些喜欢象牙筹码、用金垒墙、嗜钱如命、囤谷成山的贪婪者,岂不是相去甚远吗!

潘 彦

咸亨中,贝州潘彦好双陆,每有所诣,局不离身。曾泛海,遇风船破。彦右手挟一板,左手抱双陆局,口衔双陆骰子。二日一夜 至岸,两手见骨,局终不舍,骰子亦在口。(出《朝野佥载》)

咸亨年间,贝州有个叫潘彦的人喜爱玩双陆这种赌博 游戏,每次外出都将赌具带在身边。一次出海,风急浪大把船撞破了。潘彦右手挟着一块船板,左手死死抱住双陆赌具,口中衔着玩双陆用的骰子,在海上飘流了二天一夜 才到达岸边。两手磨损得露出指骨,却始终没有丢弃双陆,玩双陆用的骰子也始终衔在口中。

宋之愻

县丞宋之愻性好唱歌,出为连州参军。刺史陈希古者,庸人也。令之愻教婢歌,每日端笏立于庭中,呦呦而唱。其婢隔窗从而和之,闻者无不大笑。(出《朝野佥载》)

县丞宋之愻喜爱唱歌。他出任连州参军时,连州刺史陈希古是个庸人,让宋之愻教他家的婢女唱歌,又怕他偷看婢女。因此每日让宋之愻手捧版笏掩面,站在庭院中呦呦地唱,让他的婢女站在屋里隔着窗户跟着学唱。听者没有一个人不大笑的。

朱前疑

兵部郎中朱前疑貌丑,其妻有美色。天后时,洛中殖业坊西门酒家,有婢蓬头垢面,伛肩皤腹,寝恶之状,举世所无。而前疑大悦之,殆忘寝食。乃知前世言宿瘤蒙爱,信不虚也。夫人世嗜欲,一何殊性。前闻文王嗜昌,楚王嗜芹菹,屈到嗜芰,曾皙嗜羊枣,宋刘雍嗜疮痂。本传曰:“雍诣前吴兴太守孟灵休,灵休脱袜,粘炙疮痂坠地,雍俯而取之飡焉。宋明帝嗜蜜渍蠩蛦,每啖数升。是知海上逐臭之谈,陈君爱丑之说,何其怪欤?天与其癖也。(出《朝野佥载》)

兵部郎中朱前疑其貌丑陋,他妻子貌美。武则天执政时,洛城内殖业坊有个西门酒家,有一婢女蓬头垢面,伛偻肩,大腹便便,她睡觉时丑恶的样子,世上没有。但是朱前疑见到这个丑婢女却异常喜爱,跟这个丑女人承欢交往达到废寝忘食的地步。由此才知道,前人讲的有个叫宿瘤的女人,项上长个大瘤,她丈夫非常喜爱她,不是没有的事。唉!人世间的各种嗜欲怪癖,怎么这样不同啊!从前听说周文王喜爱食昌,楚王喜爱吃芹菹,屈原爱吃芰,曾皙爱吃羊枣,宋时的刘雍爱食疮痂。《本传》上说:刘雍前往吴兴太守孟灵休处,孟灵休脱袜时,粘在袜子上的疮痂掉落在地上,刘雍弯腰拣起来就吃啊。宋明帝喜爱吃蜜渍的蠩蛦,每次吃数升。由此看来海上逐臭的说法,陈君爱丑的故事,都是真实的。这是多么怪异的事情啊!此乃上天赋于他们的怪癖啊!

鲜于叔明

剑南东川节度鲜于叔明好食臭虫,时人谓之蟠虫。每散,令人采拾得三五升,即浮之微热水中,以抽其气尽。以酥及五味熬之,卷饼而啖,云其味实佳。(出《乾鐉子》)

剑南东川节度使鲜于叔明喜爱吃臭虫。现时的人叫它蟠虫。每次散朝后,都让仆人们采集三五升臭虫,立刻将它们用 水浸泡,用这种方法抽尽它们的秽气,用酥油和各种调料放进锅里熬煎,卷饼吃,他说味道实在是好。

权长孺

长庆末,前知福建县(明抄本县作院)权长孺犯事流贬。后以故礼部相国德舆之近宗,遇恩复资。留滞广陵多日,宾府相见,皆鄙之。将诣阙求官,临行,群公饮饯于禅智舍。狂士蒋传知长孺有嗜人爪癖。乃于步健及诸庸保处,薄给酬直,得数两削下爪。或洗濯未,以纸裹。候其酒酣进曰:“侍御远行,无以饯送,今有少佳味,敢献。”遂进长孺。长孺视之,忻然有喜色,如获千金之惠,涎流于吻,连撮噉之,神色自得,合座惊异。(出《乾鐉子》)

长庆末年,前福建知县权长孺因触犯刑律被流放。后来他以已故礼部尚书德舆的近宗之由,遇朝庭敕免恢复原来的资格,在广陵逗留许多时日,府上的宾客见到他都投以鄙视的目光。权长孺将要进京求取官位时,临行前,大家在禅智舍设酒宴为他饯行。事前,狂士蒋传得知权长孺有吃人指甲的癖好,于是在兵卒和杂役中间,给以少许量的钱寻得几两剪下的指甲并没洗干净,就用纸包上。等到权长孺酒喝到高潮时,上前说:“今天为你远去京城饯行,没有什么好东西相送。现在我准备了不多的美味献上来。”于是将纸包中的指甲送给权长孺。权长孺打开纸包一看,脸上欣然露出喜色,犹如得到千金的重礼似的,涎水流出口来,连连撮着吃了。他那得意洋洋的样子,直令筵席上的众宾客大吃一惊。

相关评论

×请选择打赏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