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中国古代文学名著 > 太平广记 >

卷第一百九十一 骁勇一

【回目录】

卷第一百九十一 骁勇一

甾丘 朱遵 赵云 吕蒙 魏任城王 桓石虔 杨大眼 麦铁杖 彭乐 高开道 杜伏威 尉迟敬德 柴绍弟 秦叔宝 薛仁贵 公孙武达 程知节 薛万 李楷固 王君毚 宋令文 彭博通 李宏 辛承嗣

甾丘

周世,东海之上,有勇士甾丘以勇闻于天下。过神泉,令饮马。其仆曰:“饮马于此者,马必死。”丘曰:“以丘之言饮之。”其马果死。丘乃去衣拔剑而入,三日三夜,杀二蛟一龙而出。雷神随而击之,十日十夜,眇其左目。要离闻而往见之,丘出送有丧者。要离往见丘于墓所曰:雷神击子,十日十夜,眇子左目。夫天怨不旋日,人怨不旋踵。子至今弗报,何也?叱之而去。墓上振愤者不可胜数。要离归,谓人曰:“甾丘诉天下勇士也,今日我辱之于众人之中,必来杀我。暮无闭门,寝无闭户。”丘至夜半果来,拔剑柱颈曰:子有死罪三,辱我于众人之中,死罪一也;暮无闭门,死罪二也;寝不闭户,死罪三也。”要离曰:“子待我一言而后杀也。子来不谒,一不肖也;拔剑不刺,二不肖也;刃先词后,三不肖也。子能杀我者,是毒药之死耳。”丘收剑而去曰:“嘻,天下所不若者,唯此子耳。”(出《独异志》)

周朝,东海上,有一勇士叫甾丘,以勇敢名闻天下。路经一神泉,他命令饮马。仆人说:“在这饮马,马必然死。”丘说,你就按我说的饮吧。饮后,他的马果然死了。丘便脱衣 拔剑,跳入泉中。三天三夜,杀死了二蛟一龙后出来了。随后,雷神用雷电击打他,十天十夜,打瞎了他的左眼。要离知道了去看他,丘出去送丧去了。要离在墓旁见到了丘,说:“雷神打你,十天十夜,打瞎了你的左眼,报天上的怨不过日,报人间的怨不过时,你至今不报仇,为什么?”要离斥责了丘后走了。来送葬的人都很愤怒不平。要离回去后,对人说:“甾丘是天下的勇士,今天,我在众人面前污辱了他,他必然来杀我。”到了晚上,他不闭门,睡觉时不关窗。丘在半夜时果然来了,拔剑按在要离脖子上说,你有三条死罪,在众人之中污辱我,这是第一条;晚不闭门,这是第二条;睡觉不关窗,这是第三条。要离说,你等我说完后再杀我。你来而不拜,这是第一件不正派的事;拔剑不刺,这是第二件;先出剑后说话,这是第三件。你要能杀死我,最好用毒药毒死。丘收剑而去,说:“嘿,天下不服我的,唯有他呀!”

朱 遵

汉朱遵仕郡功曹。公孙述僭号,遵拥郡人不伏。述攻之,乃以兵拒述。埋车绊马而战死。光武追赠辅汉将军,吴汉表为置祠。一曰。遵失首,退至此地,绊马讫,以手摸头,始知失首。于是土人感而义之,乃为置祠,号为健儿庙。后改勇士祠。(出《新津县图经》)

汉时,朱遵任郡功曹(官名)。公孙述自立为王,朱遵号召郡内的人都不服从公孙述。公孙述派兵攻打朱遵,朱遵也领兵抵抗公孙述。战斗中,朱遵的车毁、马死,最后他也战死了。汉光武帝刘秀追赠他为辅汉将军。吴汉上表请求为朱遵建祠堂。有人曾说,朱遵掉了头,退到这里,马被绊倒,他用手摸头,才知头没了。于是,当地人被他勇敢的行为所感召,为他建了祠堂,名为健儿庙,后改勇士祠。

赵 云

蜀赵云,字子龙,身长八尺,姿容雄伟。居刘备前锋,为曹公所围,乃大开门,偃旗鼓。曹公引去,疑有伏兵。云于后射之,公军大骇,死者甚多。备明日自来,视昨日战处,曰:“子龙一身都是胆也。”(出《赵云别传》)

蜀国赵云,字子龙,身高八尺,雄健魁伟,任刘备前锋。一次被曹操包围,他却大开城门,息鼓匿旗,曹操怀疑有伏兵,便退去了。赵云指挥在后边射箭,曹兵很害怕,死者很多。第二天,刘备来了,看到昨天的战场,说:“子龙一身都是胆哪!”

吕 蒙

吴吕蒙随姊夫 当击贼,时年十六,呵叱而前,当不能禁。归言于母曰:“贫贱难可居,设有功,富贵可致。”又曰:“不探虎穴,安得虎子。”果就成大名。(出《独异志》)

吴国人吕蒙,随姐夫 当打贼兵,当时十六岁。他呐喊冲杀, 当都拦不住他。回来后对母亲说,贫贱的日子难过,假如我立了功,就能过上富贵的日子。他又说,不入虎穴,怎能得到虎子。后来,果然成了大名。

魏任城王

魏任城王章,武帝子也。少而刚毅,学纬候之术,诵六韬洪范之书数千言。武帝谋伐吴,问章,取其利师之决。王善左右射,好击剑,百步中于悬发。乐闻国献彪虎,文如锦斑,以铁为栏。骁勇之徒,莫放轻视。章曳虎尾以绕臂,虎弭无声矣。莫不伏其神勇。时南越献白象子,在帝前,手顿其鼻,象伏不动。文帝铸万钧钟置崇华殿前,欲徙之,力士百人,引之不动,章乃负之而趋,四方闻其神勇,皆寝兵自固。帝曰:“以王权武吞并吴蜀,如鸱衔腐鼠耳。”章薨,如汉东平王葬礼。及丧出,空中闻数百人泣声。送丧者皆言,昔乱军伤杀者皆无椁,王之仁惠,收其朽骨。死者欢于九土,灵知其怀感。故人美王之德。国史撰《任城旧事》二卷。至东晋初,藏于密阁。(出《拾遗录》)

魏国任城王曹章,是魏武帝曹操的儿子。年轻刚毅,既学过占卜之术,又读过很多文韬武略的书。魏武帝想攻打吴国时咨问曹章,听取一些有利于用兵的策略。曹章善左右射箭,好击剑,百步中能射中悬发。乐闻国献了一只大虎,身上斑纹很好看,用铁栏围着。一般的勇士不敢靠前,曹章却拽虎尾巴绕在手臂上,虎却不叫不动,大家都佩服他的勇气。当时,南越献了头白象,在武帝面前,曹章用手敲打象鼻,象便伏地不动。魏文帝曹丕铸了一口很大很重的钟,想放在崇华殿前,为了搬运,找了一百多名大力士,没拉动。曹章背起那钟走得很快。各国听说他这样神勇,都不敢轻举妄动。文帝说,若是用任城王曹章领兵吞并吴、蜀,就象大鹰叼个死老鼠一样。曹章死后,以汉时东平王那样的礼仪殡葬了。在出丧时,听到空中有数百人哭泣声,送丧的人都说,从前兵慌马乱,一些被杀死者都没有棺材,任城王很仁惠,收了死者的朽骨装棺殡葬。死者在九泉下很高兴,这些灵为了感激任城王的恩德,在空中哭泣送丧。所以人们都称赞任城王的美德。国史中有《任城旧事》两卷,到东晋初年,藏于秘阁。

桓石虔

晋桓石虔有才干,矫捷绝伦,随父豁在荆州。于猎围中,见猛兽被数箭而伏。诸督将素知其勇,戏令拔箭。石虔因急往,拔一箭,猛虎踞跃,石虔亦跳,高于猛兽。复拔一箭而归。时人有患疾者,谓曰:“桓石虔来”以怖之,病者多愈。(出《独异志》)

晋时,桓石虔很有才干,他特别矫健敏捷,随他父亲桓豁在荆州。在一次围猎中,一猛虎被数箭射中,伏地。督将们平时就知道石虔很勇敢,开玩笑地叫他去拔箭,他急忙去拔了一箭。猛虎跳起来了,他也跳,比老虎跳得还高,他又拔了一只箭回来。当时,如果有人患病,只要对病人说一声:“桓石虔来了!”这一吓,有病的人多半就好了。

杨大眼

后魏杨大眼,武都氐难当之孙。少有胆气,跳走如飞。高祖南伐,李冲典选征官,大眼求焉。冲不许。大眼曰:“尚书不见知,为尚书出一技。”便以绳长三丈,系髻而走,绳直如矢,马驰不及。见者莫不惊叹。冲曰:“千载以来,未有逸材若此者。”遂用为军主。稍迁辅国将军。王肃初归国也,谓大眼曰:“在南闻君之名,以为眼如车轮。今(“今”原作“令”,据明抄本、许刻本、黄刻本改)见,乃不异人眼。”大眼曰:“若旗鼓相望,瞋眸奋发,足使君亡魂丧胆,何必大如车轮?”当代推其骁果,以为张关不过也。(出《谈薮》)

后魏时有个杨大眼,武都氐人,杨难当的孙子。年少时就有胆量,跳走如飞。高祖南伐时,尚书李冲典选征讨官,杨大眼自荐,李冲不允许。大眼说:“尚书你不了解我,我为你表演一技。”他便用三丈的长绳,系在发髻上而后飞跑,绳便像射出的箭头那样快、那样直,马都撵不上。观看者都很惊叹。李冲说:“千载以来,没有见过这样奇异的人才。”便用他当军主,不久,升为辅国将军。王肃刚回国时,对大眼说:“在南方就听到你的名字,以为你的眼比车轮大。现在看到,和别人的眼没有什么不同。”大眼说:“咱俩若是旗鼓对阵,我怒瞪双眼,足以使你亡魂丧胆,何必大于车轮?”当时人都说只有他这样骁勇,就是张飞、关云长也比不过他。

麦铁杖

麦铁杖,韶州翁源人也。有勇力,日行五百里。初仕陈朝,常执伞随驾。夜后,多潜往丹郡行盗。及明,却趁仗下执役。往回三百余里,人无觉者。后丹频奏盗贼踪由,后主疑之,而惜其材力,舍而不问。陈亡入隋,委质于杨素。素将平 南诸郡,使铁杖夜泅水过扬子 ,为巡逻者所捕。差人防守,送于姑苏,到庱亭,过夜。伺守者寐熟,窃其兵刃,尽杀守者走回,乃口衔二首级,携剑复浮渡大 。深为杨素奖用。后官至本郡太守。今南海多麦氏,皆其后也。(出《岭表录异》)

麦铁杖是韶州翁源人,勇敢有力量,一日能行五百里。初在陈朝当官,常执伞随皇伴驾。入夜,他便潜往丹郡行盗,天亮,又回来在仪仗中执伞,往返三百多里,无人觉察。后来,丹频频上奏盗贼猖獗。陈后主曾怀疑过他,而又珍惜他这个人才,没有向他问罪。陈亡后入隋,归顺在杨素门下。杨素要扫平 南诸郡,派铁杖夜渡扬子 ,被巡逻的抓住。派人看守,送往姑苏,到了庱亭,晚上看守睡熟后,他窃取了兵器,杀死了看守,回来时口衔两个人头,带着剑渡过了大 ,深受杨素的褒奖。后来,他做了本郡太守。如今海南多姓麦的,都是他的后裔。

彭 乐

北齐将领彭乐勇猛无双。时神武帝率乐等十余万人,于沙苑与宇文护战。时乐饮酒,乘醉深入,被刺得肝肚俱出,内之不尽,截去之,复入战。护兵遂败,相枕籍死者三万余人。(出《独异志》)

北齐将彭乐勇猛无双。那时,神武率彭乐等十余万人,在沙苑与宇文护 战。当时,彭乐喝了酒,乘醉深入敌阵。被刺,肝肠都流出来了,有些被塞回去,露在外面的被他截去了。又进入战场,宇文护的兵被打败了,横倒竖躺的死者三万余人。

高开道

隋末,高开道被箭,镞入骨,命一医工拔之,不得。开道问之,云:“畏王痛。”开道斩之。更命一医云:“我能拔之。”以一小斧子,当刺下疮际,用小棒打入骨一寸,以钳拔之。开道饮啗自若,赐医工绢三百匹。后为其将张金树所杀。(出《独异志》)

隋朝末年,高开道被箭射中,箭头刺入骨中。他命一个医生拔,没有拔掉,高开道问他。他说:“害怕大王痛。”高开道杀了这个医生。又找一个医生,这医生说,我能拔。他用一小斧子,从伤口处把小棒打入骨中一寸,用钳子把箭头拔出。高开道喝酒吃饭坦然自若。赐给医生绢三百匹。高开道后来却被他的部将张金树所杀。

杜伏威

隋大业末,杜伏威与陈棱战于齐州,裨将射中伏威额。怒曰:“不杀射者,终不拔此箭。”由是奋入,获所射者,乃令拔箭,然后斩首。棱乃大败。(出《独异志》)

隋朝大业末年,杜伏威与陈棱在齐州 战。陈棱一个偏将射中伏威的额,他大怒说:“不杀死射我的人,决不拔掉此箭。”因此,他奋勇进入战场,抓到那个射箭者,叫他给拔箭,然后又杀死了他。陈棱大败。

尉迟敬德

王充兄子琬使于窦建德军中,乘炀帝所御骏马,铠甲甚鲜。太宗曰:“彼所乘真良马也。”尉迟敬德请往取之。乃与三骑,直入贼军擒琬,引其马以归。贼众无敢当者。敬德常侍宴庆善宫,时有班在其上者,敬德怒曰:“汝有何功,合坐我上?” 任城王道宗次其下,解喻之,敬德勃焉,拳殴道宗,目几至眇。(出《谭宾录》)

王充哥哥的儿子王琬,被派往窦建德军中,他骑着隋炀帝骑过的马,铠甲也很漂亮。唐太宗说:“他骑的那匹马真是好马呀!”尉迟敬德请求去取那匹马,分配给他三个骑兵,他们直入敌阵抓住了王琬,把他的马也牵回来了,敌阵中没有敢出来抵挡的。尉迟敬德常庆善宫侍宴,有一次有人坐在了他的上首,他很生气,说:“你有什么功,可以坐在我上首?”任城王道宗坐在下首,想解释解释,敬德勃然大怒,挥拳打道宗,眼睛几乎被打瞎。

柴绍弟

唐柴绍之弟某,有材力,轻矫迅捷,踊身而上,挺然若飞,十余步乃止。太宗令取赵公长孙无忌鞍鞯,仍先报无忌,令其守备。其夜,见一物如鸟,飞入宅内,割双鞎而去,追之不及。又遣取丹公主镂金函枕,飞入内房,以手拈土公主面上,举头,即以他枕易之而去。至晓乃觉。尝著吉莫靴走上砖城,且至女墙,手无攀引。又以足蹈佛殿柱,至檐头,捻掾覆上。越百尺楼阁,了无障碍。太宗奇之曰:“此人不可处京邑。”出为外官。时人号为壁龙。太宗尝赐长孙无忌七宝带,直千金。时有大盗段师子从屋上椽孔间而下露,拔刀谓曰:“公动即死。”遂于枕函中取带去,以刀拄地,踊身椽孔间出。(出《朝野佥载》)

唐时,柴绍的弟弟柴某,有功夫,身体轻巧,动作敏捷迅速。一跃身,能像鸟似的飞出十多步才能停下。唐太宗命令他去取赵公长孙无忌的马鞍,并事前告诉了长孙无忌,让他派人守备。那天晚上,见一物像鸟似的飞入房中,割了鞍上的双鞎,拿着马鞍走了,没有追上。又一次,派他去取丹公主镂金枕套,他飞入内室,先用手在公主脸上拈土,等公主一抬头,他便用另一枕头换走了这只。天亮后公主才知道。他曾经穿着吉莫靴,脚蹬墙壁走上砖城,直至女墙,不用手攀引。他又用脚蹬着佛殿前的大柱,爬到檐头,把着椽头上屋顶。跨越百尺楼阁,一点障碍也没有。太宗感觉这人很奇特,说:“这人不能住在京城。”便把他派出去当官,当时人们叫他壁龙。太宗曾赏赐长孙无忌七宝带,价值千金。当时有大盗段师子从屋上椽孔间下来,拔刀对他说:“你要动就杀死你。”随即从枕套中取走了宝带,又用刀拄地,一纵身从椽孔间出去了。

秦叔宝

唐太宗每临阵,望贼中骁将骁士,炫耀人马,出入来去者,颇病之。辄命秦叔宝取之。叔宝应命跃马,负槍而进,必刺之于万众之中,人马俱倒。及后叔宝居多疾病,谓人曰:“吾少长戎马,前后所经二百余阵,屡中重疮,计吾出血亦数斛矣,何能不病乎?”(出《谭宾录》)

唐太宗李世民每临阵地,看到敌阵中骁勇的将士,出出进进,炫耀人马,他就很不舒服。便命令秦叔宝去敌营中攻打,叔宝便领命跃马,负槍而去。他单槍匹马冲入敌阵万人之中,所条之人马俱倒。后来,叔宝有很多疾病,对人说:“我从年轻时就开始了戎马生活,前后经历过二百多阵仗,屡负重伤,计算一下我出的血也有多少升了,怎么能没病呢!”

薛仁贵

唐太宗征辽东,驻跸于阵。薛仁贵著白衣,握戟橐鞬,张弓大呼,所向披靡。太宗谓曰:“朕不喜得辽东,喜得卿也。”后率兵击突厥于云州。突厥先问唐将为何,曰:“薛仁贵也。”突厥曰:“吾闻薛仁贵流会州死矣,安得复生?”仁贵脱兜鍪见之,突厥相视失色,下马罗拜,稍遁去。(出《谭宾录》)

唐太宗征辽东时,在阵地上看见薛仁贵身穿白衣,跃马提戟,张弓呐喊,所向无敌。太宗对他说:“得到辽东我并不太高兴,高兴的是得到了你这员猛将。”后来,薛仁贵率兵去云州攻打突厥。突厥人先问唐将是谁?回答说,是薛仁贵。突厥人说,听说薛仁贵在会州死了,怎么能又活了?薛仁贵脱掉头盔让他们看。突厥人一看大惊失色,下马叩拜后便逃走了。

公孙武达

唐左武卫大将军公孙武达有膂力。尝遇贼,尽劫其衣物,逼武达索靴,武达授足与之。贼俯就引靴,武达殴之,死于手下,以其兵仗御余寇,获免。(出《谭宾录》)

唐朝左武卫大将军公孙武达,非常有臂力。曾经有一次他遇到了贼,抢了他的衣服,还要脱掉他的靴子。公孙武达伸出脚让他脱,趁贼伏身脱靴之际,将其打死,又用他的兵器赶走了其余的贼寇,没有受到损失。

程知节

唐裴行俨与王充战,先驰赴敌,为流矢所中,坠于地。程知节救之,杀数人,充军披靡。知节乃抱行俨,重骑而还,为充骑所逐,刺槊洞过。知节回身,捩折其槊,斩获者,与行俨皆免。(出《谭宾录》)

唐时,裴行俨与王充 战。裴行俨先骑马冲入敌阵,被敌箭射中,坠马倒地,程知节去救他,杀了很多敌人,王充的军队溃逃。程知节抱着裴行俨,二人骑一匹马回来时,被王充的骑兵追赶,一槊(兵器)刺穿了程知节,他回身便把槊折断,把那人杀了,他和裴行俨都免除了杀身之灾。

薛 万

唐契苾阿(明抄本“阿”作“何”,下同),力征辽东。以骑八百,遇贼合战,被槊中腰,为贼所窘。尚辇奉御薛万备单马入杀贼骑,救阿力于群贼之中,与之俱出。阿力气尽,束疮而战,贼乃退。(出《谭宾录》)

唐时,契苾阿力征辽东,率领八百骑兵,遇贼 战,被槊刺中腰,尚辇奉御薛万单槍匹马冲入敌阵,从群贼中救出阿力,二人都逃出了敌群。阿力身负重伤,包扎了伤口后又战,敌人才退去。

李楷固

唐天后时,将军李楷固,契丹人也,善用搨索。李尽忠之败也,麻仁节、张玄遇等并被搨将。獐鹿狐兔,走马遮截,放索搨之,百无一漏。鞍马上弄弓矢矛矟,状如飞仙。天后惜其材,不杀,用以为将。稍贪财好色,出为潭州乔口镇将,愤恚而卒也。(出《朝野佥载》)

唐则天皇后时,将军李楷固是契丹人,善用套索。李尽忠那次战败了,麻仁节、张玄遇等人都被他用套索抓住。獐、鹿、狐、兔,只要是他骑马追截,放索一套,百无一漏。在马上使用弓箭和八尺长矛,状如飞仙。则天皇后很珍惜其才,没有杀他,用做将军。他有些贪财好色,降为潭州乔口镇守将。他愤恨恼怒而死。

王君毚

唐王君毚摄御史中丞,判凉州都督事。玄宗于广达楼,引君毚及妻夏氏宴设,赐金帛。夏氏亦勇决,每君毚临阵,夏氏亦有战功。凉州有回纥契苾思结阵(明抄本“阵”作“战”,按《旧唐书·王君毚传》“阵”作“浑”),四部落为酋长。君毚微时往来凉府,为回纥所轻。及君毚为河西节度使,回纥等怏怏,耻在麾下。君毚奏回纥等部落难制,潜有谋叛,遂留四部都督。后四部落 与谋叛君毚以复怨。会吐蕃间道往突厥,君毚率骑往肃州掩之。还至甘州南巩笔驿,四部落伏兵突起,君毚与贼力战,自朝至晡,左右尽死,遂杀君毚。(出《谭宾录》)

唐朝,王君毚任御史中丞,兼管凉州都督事物。玄宗李隆基在广达楼设宴,宴请君毚和他的妻子夏氏,赏赐金银布匹。夏氏也很勇敢,经常和丈夫一起参战,也立过战功。凉州有个回纥人契苾思,联合四个部落推他为酋长。王君毚在身分低微时经常往来凉州,回纥人很轻视他。等他升为河西节度使,回纥人很不服气,觉得在他的治理下很耻辱。君毚上奏皇上,说回纥等部落难以管制,暗地策划叛乱,便留下四部落都督。后来,四部落联合叛乱,向君毚报仇。恰在这时,吐蕃间道去突厥,王君毚率骑去肃州抵挡,回来时到甘州巩笔驿,四部落伏兵突起,王君毚与贼力战,从早到晚,他的部下都战死了,他也被杀。

宋令文

唐宋令文者有神力。禅定寺有牛触人,莫之敢近,筑圈以阑之。令文怪其故,遂袒褐而入。牛竦角向前,令文接两角拔之,应手而倒,颈骨皆折而死。又以五指撮碓觜,壁上书得四十字诗。为太学生以一手挟讲堂柱起,以同房生衣于柱下压之,许重设酒,乃为之出。令文有三子,长之问有文誉,次之逊善书,次之悌有勇力。之悌后左降朱鸢。会贼破欢州,以之悌为总管击之。募壮士得八人。之悌身长八尺,被重甲,直前大叫曰:“獠贼,动即死!”贼七百人,一时俱剉,大破之。(出《朝野佥载》)

唐时,宋令文力大无穷。禅定寺牛顶人,没有人敢靠近,只有用圈拦着。宋令文奇怪问什么原因,于是他光着膀子进去了,牛伸着两角向他冲来,他抓住两只牛角,用手按倒牛,牛的颈骨都断了,牛也死了。他又能以五指抓起捣米的石臼,在墙壁上写了四十字的诗。在太学生面前,他一手拔起讲堂的柱子,把同室学生的衣服放在柱下压着。答应请酒,才取出衣服。宋令文有三个儿子,长子宋之问的文章很有声誉;二子宋之逊擅长书法;三子宋之悌很勇敢。之悌后来左降朱鸢,恰遇贼兵攻打欢州,派之悌为总管前去击敌,招募了八名壮士。宋之悌身高八尺,披戴重甲,边前冲边大声叫喊:“獠贼,谁敢动就叫他死!”七百多敌人一时都受了伤,宋之悌大破敌阵。

彭博通

唐彭博通者,河间人也,身长八尺。曾于讲堂阶上,临阶而立。取鞋一双,以臂夹,令有力者后拔之,鞋底中断,博通脚终不移。牛驾车正走,博通倒曳车尾,却行数十步,横拔车辙深二尺,皆纵横破裂。曾游瓜步 ,有急风张帆,博通捉尾缆挽之,不进。(出《朝野佥载》)

唐时,河间人氏彭博通,身高八尺。他曾站在讲堂的台阶上,用臂夹着一双鞋,叫有力量的人从后边拔这双鞋,鞋底拉断,他的脚却没移动一下。牛拉车正往前走时,他从后边拉着车尾,倒行数十步。横拔车辙二尺多深,车都碎裂了。他曾游过瓜步 上有一船,大风吹动着风帆向前进,彭博通却挽着船尾的缆绳,船不能前进。

李 宏

唐定襄公李宏,虢王之子,身长八尺。曾猎,遇虎搏之,踣而卧,虎坐其上。走马旁过,虎跳攫后鞍。宏起,引弓射之而毙。宏及一无所伤。(出《朝野佥载》)

唐朝,定襄公李宏,是虢王的儿子,身高八尺。曾经有一次打猎,遇老虎,和老虎搏斗时,他跌倒了,老虎坐在他身上。有一仆骑马从旁经过,老虎跳起来抓马的后鞍,这时,李宏跃起,用弓箭将老虎射死,李宏和仆都没有受伤。

辛承嗣

唐忠武将军辛承嗣轻捷。曾解鞍绊马,脱衣 而卧,令一人百步,走马持槍而来。承嗣鞴马解绊,著衣擐甲,上马盘槍,逆拒刺马,擒人而还。承嗣后与将军元帅奖驰聘,一手捉鞍桥,双足直上捺蜻蜓,走马二十里。与中郎裴绍业,于青海被吐番所围。谓绍业曰:“将军相随共出。”绍业惧,不敢。承嗣曰:“为将军试之。单马持槍,所向皆靡,却迎绍业出。承嗣马被箭,乃跳下,夺贼壮马乘之,一无所伤。裴旻与幽州都督孙佺北征,被奚贼所围。旻马上立走,轮刀雷发,箭若星流,应刀而断。贼不敢取,蓬飞而去。(出《朝野佥载》)

唐朝,忠武将军辛承嗣,行动非常敏捷迅速。曾有一次,他解鞍绊马,脱衣 而卧,令一人从百步以外骑马持槍而来,他备马解绊,穿衣披甲,上马盘槍,迎着来人,刺马、擒人而归。后来,承嗣与军中将军元帅比赛马 术,他一手抓马鞍,双足倒立竖蜻蜓,在马上跑了二十里。他和中郎将裴绍业,在青海被吐蕃包围,他对绍业说:“你随我一起冲出去。”绍业害怕不敢。承嗣说:“我先去给你试试。”他单槍匹马,敌人四处逃散,他反回来迎绍业出去。辛承嗣的马被射中,他跳下马,夺了敌人一匹壮马骑上,没有一处受伤。裴旻和幽州都督孙佺北征时,被奚贼包围,裴旻站在马上,挥舞大刀,敌人射来的箭象流星似的,都被裴旻的大刀砍断,贼不敢抓他,他腾飞而去。

相关评论

×请选择打赏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