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中国古代文学名著 > 太平广记 >

卷第一百一十一 报应十(观音经)

【回目录】

卷第一百一十一 报应十(观音经)

竺惠庆 卞悦之 张畅 王玄谟 释道冏 伏万寿 彭子乔 释慧和 齐建安王 毛德祖李儒俊 沈甲 张达 孙敬德 高荀 史隽 东山沙弥 徐善才 杜智楷 张氏 许俨 僧道宪 成珪 王琦

竺惠庆

宋沙门竺惠庆,广陵人也,经行修明。元嘉十二年,荆扬大水,惠庆将入庐山。船至 而暴风忽起,同旅已得依浦,唯惠庆舫漂扬中 。风疾浪涌,唯待沦覆。惠庆正心端意,诵观世音经。洲际之人,望见其舫,迎飙截流,如有数十人牵挽之者,径到其岸,一舫全济。(出《法苑珠林》)

南朝宋时僧人竺惠庆是广陵人,明经而修行。元嘉十二年,荆扬发大水,惠庆将要入庐山,船到 中暴风忽起,他的同旅已经靠岸了,只有惠庆的船漂扬 中,风急浪涌,只等沉没。惠庆正心正意,诵念观世音经。岸边的人,看见他的船。迎着暴风堵住急流,象有几十个人拉着似的,一直到岸边,一船的人全得救。

卞悦之

宋居士卞悦之,济人也。作朝请,居在潮沟。行年五十,未有子息。妇为取妾,复积载不孕。将祈求继嗣,发愿诵观音经千遍。其数垂竟,妾即有娠,遂生一男。时即元嘉十四年也。(出《冥祥记》)

南朝宋时的居士卞悦之,是济人,住在潮沟。年已五十岁,没有子女。妇人为他娶了妾,还是多年不孕,为求子嗣。发愿念观世音经一千遍。等一千遍将念完,他的妾就有了身孕,于是就生下一男。当时是元嘉十四年。

张 畅

宋张畅,常奉持观音。南谯之构逆也,畅不从,王欲害之。夜梦观世音曰:“汝不可杀畅!”遂不敢害。及王败,畅系狱,诵观世音经千遍,锁寸寸断,狱司易之复断。吏白曰(吏白曰明抄本作少日。):“释之。”(出《谈薮》)

南朝宋时的张畅,常年供奉观世音。张畅不听从南谯的图谋叛逆。王想害他。夜里他梦见观世音说:“你不可以杀张畅。”于是不敢害畅。等到王败了,张畅被捕入狱,诵一千遍观世音经,锁便一寸寸地断了。狱司给他换了又断。狱吏说:“放了他。”

王玄谟

宋太原王玄谟,爽迈不群。北征失律,军法当死。梦人谓之曰:“汝诵观世音千遍,可得免祸。”谟曰:“命悬旦夕,千遍何可得?”乃授云:“观世音,南无佛,与佛有因,与佛有缘,佛法相缘,常乐我情,朝念观世音,暮念观世音,念念从心起,念佛不离心。”既而诵满千遍。将就戮,将军沈庆之谏,遂免。历位尚书金紫豫州刺史。(原缺出处。明抄本作出《谈薮》)

南朝刘宋太原的王玄谟,爽直豪迈而不合群。北征失利。按军法当处死。梦中看见一个人对他说:“你诵一千遍观世音经,可以免祸。”玄谟说:“命在旦夕,怎能念上千遍呢?”于是梦中人教他诵念:“观世音,南无佛,与佛有因,与佛有缘,佛法相缘,常乐我情。朝念观世音,暮念观世音。句句从心念,佛经不离心。”不久就念完了一千遍。将要被杀,将军沈庆之劝谏,才获免。历任尚书金紫豫州刺史。

释道冏

姚秦沙门释道珪,弘始十八年,师道懿遣至河南霍山采钟乳,与同道道朗等四人共行。持炬深穴,入且三里,遇一深流,横木而过。冏最先济,后辈坠水而死。时火又灭,冥然昏暗。冏生念已尽,恸哭而已,犹固一心呼观世音,誓愿若蒙出路,供百人会,表报威神。经一宿而见小光炯然,状若萤火,倏忽之间,穴中尽明。于是见路,得出岩下。由此信悟弥深,屡睹灵异。元嘉十九年,临川王作镇广陵,请冏供养。其年九月,于西斋中作十日观世音斋。已得九日,夜四更尽,众僧皆眠,冏起礼拜谢,欲坐禅,忽见四壁有无数沙门,悉半身出见。一佛螺髻,分明了了。有一长人,著平上帻,布裤褶,手把长刀,貌极雄异,捻香授道冏。道冏时不肯受,壁中沙门语云:“冏公可为受香,以覆护主人。”俄而霍然,无所复见。当此之时,都不见众会诸僧,唯睹置释迦文行像而已。(出《法苑珠林》)

姚秦僧人释道冏,弘始十八年,师道懿派他到河南霍山去采钟乳,和同道道朗等四个人一同前往。拿着火把进入深洞,入洞走了三里,遇到一条深水流,靠一横木渡水。道冏先渡过去了,后面的人都落水而死。当时火又熄灭了。漆黑一片。道冏已没有活着的念头,只是痛哭,但还是坚持呼唤观世音,许愿如果能承蒙给予出路,将供奉百人的祭祀,来报达神的威力。过了一宿忽然看见一个小光炯然,其形象萤火,倾刻之间,洞穴中都明亮起来,于是看见了路,才走出岩下。从此他信悟更深,多次目睹这样的灵异。元嘉十九年,临川王镇守广陵,请道冏在府里供事。那年的九月,在西斋中作十天观世音斋,已经过了九天,夜里过了四更天,众僧们都熟睡了,道冏起身施礼拜谢,刚要坐禅,忽然看见四下里有无数个僧人,都出现了半身。一个佛梳螺旋形的发髻,十分分明。有一个高个子,戴着头巾,穿着布裤子,手拿一把长刀。相貌非常雄伟而奇异,捻着香给道冏,道冏当时不肯接受。四边的僧人说道:“道冏可以接受香,来保护主人。”不一会儿,什么再也看不见,当这个时候,也看不见聚会的众僧,只看见放着的释迦文行的像罢了。

伏万寿

伏万寿,平昌人。宋元嘉十九年在广陵为卫府参军,乞假返州。四更初,涉 ,长波安流,至中而风起如箭,时又夜,莫知所向。万寿光奉法,唯一心归命观世音,念无间。倏尔与船中数人,同睹北岸有光,状如村火,喜曰:“此必是火也。”回船趋之,未旦而至,问彼人,皆云:“昨夜无燃火者。”于是方悟神力焉。(出《法苑珠林》)

伏万寿,是平昌人。南朝刘宋元嘉十九年在广陵做卫府参军,请假回州里。四更初过 ,波平浪静,等到到了 中风如箭起,当时又是深夜,不知去向。万寿先信奉佛法,把唯一的希望归于观世音经,不停止地念。很快地和船上的几个人,都看见北岸上有光亮,象是村火,高兴地说:“这一定是人间的烟火。”于是调回船头奔去,不到天亮就到了。问那地方的人,他们都说昨天夜里没有点燃火光的。于是才明白了是神的力量。

彭子乔

宋彭子乔者,益县人也。任本郡主薄,事太守沈文龙。建元元年,以罪被系。子乔少年尝出家,还俗后,常诵观世音经。时文龙盛怒,防械稍急,必欲杀之。子乔忧惧,无复余计,唯至诚诵经,至百余遍,疲而昼寝。同系者有十许人,亦俱睡。有湘西县吏杜道荣,亦系在狱,乍寐乍寤,不甚得熟。忽有双白鹤集子乔屏风上。有顷,一鹤下至子乔边,时复觉如美丽人。道荣起,见子乔双械脱在脚外,而械痕犹在焉。道荣惊视,子乔亦寤,共视械咨嗟,问道荣曰:“有所梦不。”答曰:“不梦。”道荣以所见说之,子乔虽知必己,尚虑狱家疑其欲叛,乃取械著之。经四五日而蒙释放。(出《法苑珠林》)

南朝刘宋的彭子乔是益县人。任本郡的主薄,给太守沈文龙办事。建元元年,因罪而被抓。子乔年少时曾经出家,还俗后,常念诵观世音经。当时文龙很生气,给他带的刑具也越来越紧,一定要杀死他。子乔忧惧,再也没有别的办法。只是诚心念经,念到一百多遍,因疲劳白天就睡着了。一同被抓的人有十几个,也都一起入睡。有一个湘西的县吏杜道荣,也被押在狱中,忽睡忽醒,睡得不很熟,忽见有一双白鹤落在子乔的屏风上。过了一会儿,一只鹤下到子乔旁边,当时又觉得它象是个很美丽的人。道荣起身,看见子乔的双镣脱落在脚下,而刑械的痕迹还在。道荣惊讶地看着,子乔也醒了,共同看着刑械惊叹,问道荣道:“是不是在作梦?”回答说:“没作梦。”道荣把所看见的告诉他。子乔虽然知道究竟,却怕看守疑惑他想叛逃,他就又拿出刑械自己戴上。经了四五天而被释放。

释慧和

宋慧和沙门者,京师众造寺僧也。元(《法苑珠林》二七引元作义,义嘉刘宋晋安王起兵时所建年号。见《宋书 琬传》。)嘉之难,和犹为白衣,属刘 部下。 常遣将士数十人作谍东,和亦预行,行至鹊渚,而值台军西上,谍众离散,各逃草泽。和得窜,下至新林,见野老衣服缕弊,和乃以貌整裤褶易其衣,提篮负担,若类田人。时诸游军捕此散谍,视和形色,疑而问之。和答对谬略。因被笞掠,登时见斩。和自散走,便恒诵念观世音经,至将斩时,祈恳弥至。既而军人挥刃屡跌,三举三折,并惊而释之。和于是出家,遂成业。(出《法苑珠林》)

南朝宋时的慧和僧人,是京城众造寺的和尚。元嘉年间劫难时,慧和还是平民,属刘 的部下。刘 常派将士几十人作间谍,慧和也准备去,走到鹊渚,正赶上台军西上。众间谍都离散了,各自逃到草泽中。慧和得以逃窜,到了新林,看见一个野老衣服褴缕,慧和就用自己看去还算齐整的衣裤换了他的衣服,提着篮子挑着担子。好象种田的人一样。当时那些游军在这里追捕散离的那些间谍,看慧和的体型和面色,疑惑地查问他,慧和答对不上,于是就被拷打,立刻要被斩首。慧和自从走散后,便坚持诵读观世音经,到了将要斩首的时候,祈祷的更加诚挚。军人挥刀砍他时屡次跌倒,三次举刀三次刀折,非常惊讶地放了他。慧和于是出家,终于成就了他的修业。

齐建安王

齐建安王患疮,念观音不息,夜梦见观音,手为傅药,明旦疮愈也。(出《感应传》)

齐朝建安王患了疮病,念观世音经不止,夜里梦见观世音。亲手为他傅药,第二天早晨疮就痊愈了。

毛德祖

人毛德祖,初投 南,偷道而过。道逢虏骑所追,伏在路侧蓬蒿,半身犹露,分意受死。合家念观世音,俄然云起雨注,得免死也。(出《辨正论》)

人毛德祖,当初投奔 南,偷路而过。道上正遇上敌人的骑兵追赶,就趴在路边的蓬蒿中,半截身子还露在外面,只等受死。当初全家念观世音经,突然天下起大雨来,他才能够免于死亡。

李儒俊

队主李儒俊镇虎牢,为魏虏所围,危急欲降。夜逾城出,见贼纵横并卧,儒俊乃一心念观世音,便过贼处,趋空泽。贼即随来,儒俊便入草,未及藏伏,贼掩至。儒俊惊恐,一心专念观音经,忽得马驰去,因此遂得脱。(出《辨正论》)

队主李儒俊镇守虎牢关,被魏兵所围,十分危急,打算投降。李儒俊便连夜从城墙逃出,看见贼兵横躺竖卧,就一心念观世音经,便穿过贼兵处,到达空泽地。贼兵就着来了,儒俊便躲入草中,没等到藏好,贼兵赶到了。儒俊便惊慌害怕,一心专念观世音经,忽然得到一匹马奔驰而去,因此得以脱险。

沈 甲

吴郡人沈甲,被系处死。临刑市中日,诵观音名号,心口不息,刀刃自断,因而被放。一云,吴人陆晖系狱分死。乃令家人造观音像,冀得免死。临刑三刀,其刀皆折。官问之故,答云:“恐是观音慈力。”及看像项上,乃有三刀痕现,因奏获免。(出《宣验记》)

吴郡人沈甲,被抓将要处死,在市中临刑时,诵读观音名号,心口不停。刀刃便自断了。因而被释放。又有人说:吴郡人陆晖被抓入监狱等死,就让家人造观音像。希望能够免死。临刑时用了三把刀,刀都断了。官吏问他原因,答道:“恐怕是观音的慈悲之力。”等到看观音像的脖子上有三刀的痕迹。于是上奏赦免了他。

张 达

张达有罪系狱,分当受死。乃专念观世音,锁械自脱,因遂获免,终身斋戒。(出《张氏传》)

张达有罪被捕入狱,理当受死。于是他就专心念观世音经,而锁械自己脱落,因而就得以获免,此后他便终身斋戒。

孙敬德

东魏孙敬德,天平中,定州募士。奉释教,尝造观音像,自加礼敬。后为劫贼所引,不胜拷楚,忽梦一沙门,令诵救生观世音千遍。执缚临刑,诵念数满,刀自折为三段,肤颈不伤。三易其刀,终折如故。所司以状奏闻,丞相高欢表请免死。及归,睹其家观音像,项有刃迹三。敕写其经布于世,今谓“高王观世音经”。自晋、宋、梁、陈、秦、赵国,观音、地藏、弥勒、弥陀,称名念诵,得救者不可胜纪。(出《冥祥记》)

东魏的孙敬德,天平年中,是定州的募士。信奉佛教,曾经造观音像。自己更加礼敬观音。以后被劫贼强牵挽,受不住拷打痛苦,忽然梦见一个僧人让他诵观世音经一千遍来求救。被押赴刑场,临刑诵念完千遍,刑刀自己断为三截,而皮肤和脖子都没有伤。三次换刀,始终象先前那样断为三截。主管就以状奏,丞相高欢奏表请求免死。等到回家,看他家观世音的像,脖子上有三个刀痕。皇上诏令让他写经书流传世间。今天叫做《高王观世音经》。在晋、宋、梁、陈、秦、赵国、观音、地藏、弥勒、弥陀,提名便能念诵,得救的人不可胜数。

高 荀

高荀,年已五十。为杀人被收,锁顿地牢,分意必死,同牢人云:“努力共念观音。”荀云:“我罪至重,甘心受诬,何由可免。”同禁劝之,因(因原作日。据明抄本改。)始发心,誓当舍恶行善,专念观音,不离造次,若得免脱,愿起五层浮图,舍身作,供养众僧。旬日用心,钳锁自解。监司惊惧,语荀云:“若佛神怜汝,斩应不死。”临刑之日,举刀刃断,奏得原免。(出《宣验记》)

的高荀,年纪五十岁。因为杀人被收监,锁进地牢,估计必死。同牢的人说:“努力共同念观世音经。”高荀说:“我罪最重,甘心受刑,怎么可以免罪呢?”同囚禁的人劝他,因此才动心,并发誓要去恶行善,专心念观世音经,不再鲁莽,如果能够免罪,愿造五层浮图,舍身作,供养众僧。用心读经十天,钳锁自然开解,监司惊惧,对高荀说:“如果神佛同情你,斩首时当不死。”临刑的那一天,举刀刀便折断,监司启奏后得以赦免。

史 隽

史隽有学识,奉道而慢佛,常语人云:“佛是小神,不足事也。”每见尊像,恒轻诮之。后因病脚挛,种种祈福,都无效验。其友人赵文谓曰:“经道福中第一,可试造观音像。”隽以病急,如言铸像。像成,梦观音。果得差。(出《宣验记》)

史隽有学识,信奉道教而轻视佛教,常对人说:“佛是小神,不足以供奉。”每当看见佛像,总是轻视地讥诮他。以后因为得了脚痉挛病,各种各样的祈求护佑,都毫无效果。他的朋友赵文对他说:“读经信教是得到护佑的第一位,你可以试着造一个观世音像。”史隽因病重,就象朋友说的那样铸了观世音像。像铸成了,梦见观世音,果然病就好了。

东山沙弥

隋开皇初,有扬州僧,忘其本名,诵通涅槃,自矜为业。岐州东山下村中沙弥,诵观世音经。二俱暴死,同至阎罗王所。乃处沙弥金高座,甚敬之。处涅槃僧银高座,敬心稍惰。僧情大恨,问沙弥住处。既苏,从南来至岐州,访得沙弥,具问所由。沙弥云:“每诵观音,于别所衣净衣,烧名香咒愿,然后乃诵,斯法不怠,更无他术。”谢曰:“吾罪深矣。所诵涅槃。威仪不整。身口不净。于今验矣。”(出《法苑珠林》)

隋朝开皇年初,扬州有个和尚,忘了他的原名,诵读精通涅躄经,引以为自豪并作为自己的职业。岐州东山下村中的沙弥,诵读观世音经。两个人一起暴死,一同到阎罗王那里。于是对待沙弥是让他坐在金高座,非常敬重他,对待涅槃僧则是让坐在银高座,对他的敬重就稍微差一些。涅槃僧非常愤恨,问明沙弥的住处。已经复苏后,就从南来到岐州,找到了沙弥,问他原因。沙弥说:“每次诵观音经,在另外的地方穿着净衣,点上名香祝愿,然后再诵经。坚持不懈,再也没有别的本领。”涅槃僧谢罪说:“我的罪太深了,所诵的涅槃经,没有隆重的仪式,也不净口净身,如今才验证了”。

徐善才

唐武德中,醴泉县人徐善才,常修斋戒,诵观世音经,逾千遍。曾往京城延兴寺,修营功德。及还家,道逢 贼。贼所掠汉人千百,将向洪崖,次第杀之。善才知不免,唯至心念观音经。当杀之时,了不自觉,至初夜方悟,身在深涧树枝上,去岸三百余尺。以手摩项,觉微痛而无伤。渐下树。循涧南行,可五六十里,天渐晓,去贼已远,得官路,遂还家。琬法师尝说此事。(出《法苑珠林》)

唐朝武德年中,醴泉县人徐善才,常常修行斋戒,诵读观世音经,超千遍。曾去京城延兴寺,修建功德。等到回来,道上遇到 贼,贼人所抓汉人成千上百,将要推向洪崖,一个一个杀掉。善才知道不能脱免,只诚心念观世音经。当杀他时,突然失去知觉,一直到初夜才醒,身子挂在深涧的树枝上,离崖岸三百多尺。用手去摸脖子,觉得稍有疼痛而没有损伤。慢慢地下树,沿着山涧往南走,走了五六十里,天渐渐亮了,离贼已远,找到了官路,于是回家,琬法师曾经说这件事。

杜智楷

杜智楷,曹州离狐人。少好释典,不仕不娶,被僧衣,隐居太山,以读诵为事。唐贞观二十一年,于山中还,忽患疾垂死,以袈裟覆体,昏然如梦。见老母(原本无母字。据明抄本补)及美女 十数屡来相扰,智楷端然不动。渐相逼斥,并云:“舆智楷掷置北涧里。”遂总近前,同执捉,有揽著袈裟者。忽齐声念佛,却后忏悔,请为造阿弥陀佛,诵观音菩萨三十余遍。少间,遂觉体上大汗,即愈。离狐今济也。(出《法苑珠林》)

杜智楷是曹州离狐人。年少喜好经典,不求仕途不娶妻,穿着僧衣,隐居在泰山,以诵读经书为业。唐朝贞观二十一年,从山中回来忽然患病将死,用袈裟盖着身体。昏然象作梦一样。看见老母和十几个美女 多次来打扰,智楷端坐不动心,逐渐相逼呵叱,并说:“把智楷扔到北涧里去。”于是都走近前来,一起捉他,有的抓住他穿的袈裟。忽然一齐念佛,后退并忏悔,请求给她们造阿弥陀佛,诵观世音经三十多遍。不一会,智楷就感到身体出了一身大汗,就好了。离狐是现在的济

张 氏

陈玄范妻张氏,心奉佛,恒愿自作一金像,终身供养。有愿莫从,专心日久,忽有观世音金像,连光五尺,现高座上。众叹其感所致。(出《辩正论》)

陈玄范的妻子张氏,心奉佛。常愿自作一个金像,终身供养它。这个愿望没能实现,张氏仍久持这种心愿,忽然有一个观世音的金像,发出五尺多的毫光,出现在高座上。大家赞叹说是她的诚心感动的结果。

许俨

唐龙朔麟德中,京师永兴坊许俨,取鱼为业。后患疾,冥然若死,身赤如火,痛似火炙,自云:“但见火车来烧身,官府责取鱼多,遣生受罪。”已经数日,乍生乍死。亲戚劝作功德,遂造观音像两躯,仍令合家不食酒肉,病遂差。(出《法苑珠林》)

唐朝龙朔麟德中,京城永兴坊的许俨,以打鱼为业。以后得病,迷迷糊糊象死了一样,身上红得象火,疼痛的象火烤的一样。他自己说:“只看见火车来烧身,官府责怪打的鱼太多,让自己活受罪。”过了几天了,半死半活的。亲戚们劝他作功德,于是造了两尊观世音像。并让全家不吃酒肉,病就好了。

僧道宪

唐圣善寺僧道宪,俗姓元氏。开元中,住持于 州大云寺,法侣称之。时刺史元某,欲画观世音七铺,以宪练行,委之勾当。宪令画工持斋洁己,诸彩色悉以乳頭香代胶,备极清净。元深嘉之。事毕,往预宁斫排,造文殊堂。排成将还,忽然堕水, 流湍急,同侣求拯无由。宪堕水之际,便思念观世音。见水底有异光,久而视之,见所画七菩萨,立在左右,谓宪曰:“尔但念南无菩萨。”宪行李如昼。犹知在水底,惧未免死,乃思计云:念阿弥陀佛。又念阿弥佛,其七菩萨并来捧足,将至水上,衣服无所污染,与排相随,俱行四十余里。宪天宝初灭度,今 州大云寺七菩萨见在,兼画落水事云耳。(出《广异记》)

唐朝圣善寺和尚道宪,俗姓元。开元年中, 州大云寺任住持,很受众僧称颂。当时的刺史元某,想要画七张观世音像,因道宪修练有成,委托他去主管。道宪便让画工斋戒洁身,各种彩色都用乳頭香代胶,准备的非常洁净。元某很赞许他。画完后,去预宁砍木做排,建造文殊堂。排砍成将要运回,忽然全排的人都落入水中, 流湍急,同伴无处求救。道宪落水之时,便想念观世音经。只见水底下有奇异的光,过了很久再看它,是他所画的七位菩萨,站在左右,对道宪说:“你只念南无菩萨。”道宪往来就象白天一样知道在水底,害怕不能免死,于是想出一计:念阿弥陀佛。于是又念阿弥佛,结果那七个菩萨一起来抬着他的脚,将他送到水上。衣服也没湿,和排一起行了四十多里。通宪天宝年初死,现在 州大云寺的七菩萨象还在,又画了道宪落水的事。

成 珪

成珪者,唐天宝初,为长沙尉。部送河南桥木,始至扬州,累遭风水,遗失差众。扬州所司谓珪盗卖其木,拷掠行夫,不胜楚痛,妄云破用。扬州转帖潭府,时班景倩为潭府,严察之吏也。长沙府别将钱堂(明抄本堂作“唐”。)扬觐利其使,与景倩左右构成。景倩使觐来收珪等。觐至扬州,以小枷枷珪,陆路递行。至宁 ,方入船,乃以连锁锁枷,附于船梁,四面悉皆钉塞,唯开小孔,出入饭食等。珪意若至潭府必死,发扬州,便心念救苦观世音菩萨。恒一日一食,或时不食,但饮水清斋。经十余日,至滁口,夕暮之际,念诵恳至。其枷及锁,忽然开解,形体萧然,无所累著。伺夜深,舟人尽卧,珪乃拆所钉。拔除出船背。至觐房上,呼曰:“杨觐,汝如我何!”觐初惊起,问何得至此。珪曰:“当葬 鱼腹中,岂与汝辈成功耶?”因决意赴水。初至潭底,须臾遇一浮木,中有竖枝,珪骑木抱,得至水面。中夜黑暗,四顾茫然,木既至潭底,又复浮出。珪意至心念观世音,乃漂然。忽尔翻转,随水中木而行。知已至岸,便芦中潜伏。又 边多猛兽,往来顾视,亦不相害。至明,投近村,村中为珪装束,送至滁州。州官寮叹美,为市驴马粮食等,珪便入京,于御史台申理。初杨觐既失珪,一时溃散,觐因此亦出家焉。(出《卓异记》,明抄本作出《广异记》)

唐朝天宝年初,成珪作了长沙尉,负责送桥木到河南,刚到扬州,多次遭到风雨,丢失了许多的桥木。扬州有司认为成珪盗卖了桥木,就严刑拷打运夫,运夫受不了酷刑,就屈招了。扬州有司上报潭府,当时班景倩掌管潭府,为严察官。长沙府的别将钱堂、杨觐认为有利可图,就和景倩左右的人一起陷害成珪。景倩派杨觐来收捉成珪等人。觐到了扬州,用小枷锁成珪,从陆路走。到了宁 ,才上船,又用链锁锁枷,把他锁在船梁上,四面都钉死,只打一个小孔,送饭食用。成珪认为如果到了潭府也一定死的,从扬州出发时,便诚心念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菩萨,常常一天吃一顿饭,有时一顿也不吃,只喝清水斋戒。过了十多天,到了滁口,正当傍晚之时,成珪念经更加恳切,那个枷和锁,忽然解开了,身体轻松,没有什么累赘。等到夜深了,船上的人都睡了,成珪就拆掉钉子,从船上跳到船顶。到了杨觐的房上,喊道:“杨觐,你能把我怎么样!”杨觐惊起,问他怎么到这里来的。成珪说:“我要葬到 中鱼腹,怎么能让你们成功呢?”因此决心跳水。成珪刚到潭底,不一会就遇到一块浮木,当中有个竖的枝,珪就骑在木头上抱着枝子,浮到水面上。半夜黑暗,四顾茫然,木已到了潭底又浮上水面。成珪更诚心念观世音经,于是就漂流而下,忽然又翻转,随着水中的木而行,知道已经到岸,便潜伏在芦苇中。 边又多有猛兽,往来看他,也都不伤害他。到了天亮,投进附近的村子,村中人为成珪换上衣服,送他到滁州。州官惊叹他的美德,替他买驴马粮食等,成珪便到了京城,向御史台申诉。当初杨觐已失去了成珪,一时溃散。他也因此出家了。

王 琦

唐王琦,太原人也”居荥,自童孺不茹荤血。大历初,为衢州司户,性好常持诵观音经。自少及长,数患重病,其于念诵,无不差愈。(原本愈字下“复念诵无不差愈”六字,据明抄本删。)念诵之时,必有异类谲诡之状,来相触恼,以琦心正不能干。初琦年九岁时,患病五六日,因不能言。忽闻门外一人呼名云:“我来追汝!”因便随去。行五十里许,至一府舍,舍中官长大惊云:“何以误将此小儿来?即宜遣还。”旁人云:“凡召人来,不合放去,当合作使,方可去尔。”官云:“有狗合死。”令琦取狗,诉幼小,不任独行。官令与使者同去。中路,使者授一丸与琦,状如球子,令琦击狗家门。狗出,乃以掷之,狗吞丸立死。官云:“使毕可还。”后又遇病,忽觉四支内有八十二人,眉眼口鼻,各有所守。其有臂脚内者,往来攻其血肉,每至腕节之间,必有相冲击,病闷不可忍。琦问:“汝辈欲杀我耶?”答云:“为君理病,何杀之有!”琦言:“若理病,当致盛馔哺尔。”鬼等大喜叫肉中。翌日为设食,食毕皆去,所病亦愈。琦先畜一净刀子,长尺余,每念诵即持之。及患天行,恒置刀床 头,以自卫护。后疾甚,暗中乃力起,念观世音菩萨。暗忽如昼,见刀刃向上,有僧来,与琦偶坐,问琦此是何刀。琦云:“是杀魔刀。”僧遂奄减。俄有铁鎚空中下,击刀,累击二百余下,锤悉破碎,而刀不损。又见大铁鎚水罐可受二百余石,覆向下,有二大人执杵旁,问琦:“君识此否?”琦答云:“不识。”人云:“此铁鎚狱也。”琦云:“正要此狱禁魔鬼。”言毕并灭。又见床 舁珍馔,可百床 ,从门而出。又见数百人,皆炫服,列在宅中,因见其亡父,手持一刀,怒云:“无屋处汝!”其人一时溃散,顷之疾愈。乾元中,在 陵,又疾笃,复至心念观音。遥见数百鬼,乘船而至,远来饥饿,就琦求食。遂令家人造食,施于庭中,群鬼列坐。琦口中有二鬼跃出,就坐食讫,初云未了。琦云:“非要衣耶?”鬼言正尔。乃令家人造纸衣数十对,又为绯绿等衫,庭中焚之,鬼著而散,疾亦寻愈。永泰中,又病笃,乃于灯下,澄心诵多心经。忽有一声如鸟飞,从坐处肉中浸向上,因尔口呿不得合,心念此必有魔相恼,乃益澄定,须臾如故。复见床 前死肿胀,有蛇大如瓮,兼诸鬼,多是先识死人,撩乱烁己。琦闭目,至心诵经二十四遍,寂然而灭。至三十九遍,懈而获寐,翌日复愈。又其妻李氏,曾遇疾疫疠。琦灯下至心为诵多心经,得四五句。忽见灯下有三人头,中间一头,是李氏近死之婢。便闻李氏口中作噫声,因自扶坐,李瞪目不能言,但以手指东西及上下,状如见物。琦令以长刀,随李所指斩之,久乃寤云:“王三郎耶。”盖以弟呼琦。琦问所指云何,李云:“见窗中一人,鼻长数尺;复见床 前二物,状如骆驼;又见屋上悉张朱帘幕,皆被刀斫获断破,一时消散。琦却诵经四十九遍,李氏寻愈也。(出《广异记》)

唐朝的王琦是太原人,住在荥,从小就不吃荤腥。大历年初,做了衢州司户,僻性常常好诵读观音经。从小到大,多次患重病,由于他诵读经书,没有不好的。念经的时候,一定会有个离奇古怪的东西,来相干扰,因为王琦的心正而不能干扰。当初琦九岁那年,患病五、六天,因而不能说话,忽然门外有一个人喊他的名字说:“我来追你!”于是就跟着那人去了。走了五十里左右,到了一个府门,府内的官长大惊说:“为什么错带这个小孩来!应当送他回去。”旁边的人说:“凡是召来的人,不应当放回去,应当让他与使者合作,才可放他回去。”官长说:“有只狗当死。”让王琦取狗。王琦恳求说还幼小,不能独自行动。官吏令琦与使者一同去。半路上,使者给王琦一个丸子,形状象球,让琦击狗家的门。狗出来了,就把丸扔给它,狗吞吃了丸立刻死了。官长说:“使命完成可以回去了。”王琦后来又得病,忽然觉得四肢内有八十二个人,他们有的有眉眼,有的有口鼻,其中长着臂脚的,来来往往攻击他的血肉,每当到腕节之间,就相互冲击,病痛不可忍耐。王琦问:“你们是想杀死我吗?”回答说:“给你治病,怎么能说是杀你呢?”王琦说:“如果是治病,我当准备丰盛的饮食招待你们。”鬼等在肉中高兴地喜叫。第二天给他们做好了吃的东西,他们吃完后就都走了,王琦的病也就好了。王琦先前准备了一把净刀子,一尺多长,每次念诵经书就拿着它。等到天行之患时,常把刀放在床 头,用来护卫自己。以后病重,于是暗中用力起身念观世音菩萨,黑暗中忽然象白天一样,看见刀刃向上,有和尚来,和王琦对坐,问琦这是什么刀,琦答:“是杀魔鬼的刀”和尚就不见了。又见有铁鎚从空中落下,击刀,连击二百多下,鎚全都破碎,而刀却不损坏。又看见大铁鎚水罐可承受二百多石,向下压来,又有二个大人拿着杵在旁边,问琦:“你认识这个吗?”琦答道:“不认识”那个人说:“这是铁鎚狱。”琦说:“正要这个狱来禁锢魔鬼”说完两个人都不见了。又看见床 上放着珍异的馔食,有一百床 。从门口出去,又看见几百人,全穿着耀眼的衣服,排列在宅子中。又看见了他死去的父亲,手拿着一把刀,发怒说:“没有你们居的地方。”那些人都一时溃散,不一会他的病也好了。乾元年中,在 陵,又病重,他又诚心念观世音经,远远地看见几百个鬼,乘着船到了,远来而饥饿,向王琦讨饭,于是王琦就让家人做饭,在院子中施舍给他们,一群鬼并列坐着。王琦的口中有两个鬼跳出来,坐下吃完,还说没完。王琦问:“莫非是要衣服吗?”鬼说正是,于是又令家人造几十对纸衣,又做了红绿等色的衣衫,在院子中焚烧,鬼穿上就走了。他的病也很快的好了。永泰年中,病又重,就在灯下,清心诵读多心经。忽然有一声象鸟飞一样,从他坐的地方的肉里慢慢向上,因而他的嘴张开而不能合上,心想这一定是有魔鬼干扰,于是更加定心念经,不一会又象先前一样了。又看见床 前的死肿胀,有的蛇大如瓮,加上许多鬼,许多是先前认识的死人,撩乱地闪烁。王琦闭上眼睛,诚心诵经二十四遍,寂静而灭,诵到三十九遍,懈怠而入睡,第二天就好了。又有他的妻子李氏,曾经得了瘟疫病,王琦在灯下诚心为她念诵多心经,念了四五句,忽然看见灯下有三个人头,中间的一个头,是李氏最近死的婢女,就听见李氏口中发出叹息的声音,于是自己坐起,李氏便瞪着眼睛不能说话。只是用手指着上下左右,就好象看见什么东西似的。王琦叫仆用长刀,随着李氏的指点斩杀,过了很久她才醒过来说是王三郎。是作为弟弟而喊琦。琦问她所指的是什么,李氏说:“看见窗中有一人,鼻子长几尺;又看见床 前两个东西,形状象骆驼;又看见屋子上都铺着红色的帘幕,都被仆用刀砍破,一时消散了。琦又诵念经四十九遍,李氏的病得到康复。

相关评论

×请选择打赏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