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中国古代文学名著 > 太平广记 >

卷第一百三 报应二(金刚经)

【回目录】

卷第一百三 报应二(金刚经)

司马乔卿 孙寿 李观 豆卢夫人 尼修行 陈文达 高纸 白仁皙 窦德玄 宋义伦 李冈 王陁 王令望 陈惠妻 何澋 张玄素 李丘一

司马乔卿

唐大理司直河内司马乔卿,天性纯谨,有志行。永徽中,为扬州司户曹。丁母忧,居丧毁瘠骨立,刺血写金刚般若经二卷。未几,于庐侧生芝草二茎,九日长尺有八寸,绿茎朱盖,日沥汁一升食之,味甘如蜜,取而复生。乔卿同寮数人并目睹其事。(出《法苑珠林》)

唐代大理寺直河内司马乔卿,本性纯厚谨慎,有志气有品德。唐高宗永徽年间,做了扬州司户曹。他的母亲死了,他为母亲守孝,悲伤忧愁,瘦得皮包骨头。为了超度母亲,他刺出鲜血写了金刚般若经两卷。不久,在他为母亲守坟所搭盖的草房旁边生长出两棵灵芝草来。九天长了一尺八寸,绿茎红顶,每天流出汁液一升,喝下去,味道象蜜那样甜,今天取了,明天又生出来。乔卿的同事几个人都亲眼看到了这件事。

孙 寿

唐显庆中,平州人孙寿于海滨游猎,遇野火,草木荡尽。唯有一丛茂草,独不焚,疑草中有伏兽。遂烛之以火,竟不爇。寿甚怪之,入草中窥视,乃获一函金刚般若经,其傍又有一死僧,颜色不变。火不延燎,盖由此也。始知经像非凡所测,孙寿亲自说之。(出《法苑珠林》)

唐高宗显庆年间,平州人孙寿在海边打猎,遇到野火,草树全被烧尽,只有一处草丛茂盛,却不被烧毁。他便疑心草中趴着的是野兽,就用火点着它,竟然点不着。孙寿感到很奇怪,进入草丛中窥探。找到了一卷金刚般若经,它的旁边又有一个死了的和尚。面色不变,火烧不到他,大概是因为有这卷金刚般若经了。才知道这经的法力不是凡人所能猜测到的。孙寿亲自说了这件事。

李 观

唐陇西李观,显庆中寓止荥。丁父忧,乃刺血写《金刚般若心经》、《随愿往生经》各一卷,自后院中恒有异香,非常馥烈,邻侧亦常闻之,无不称叹。中山郎徐(明抄本“徐”作“余”。)令过郑州,见彼亲友,具陈其事。(出《法苑珠林》)

唐朝陇西的李观,高宗显庆年间住在荥。他的父亲死了,他在守孝期间刺血写《金刚般若心经》、《随愿往生经》各一卷。从此庭院之中总是有一股奇异的香味,香气非常浓,连邻居也常常能闻到,没有不称赞的。中山郎徐令过郑州,去看望那里的亲友,就都把这件事告诉了他。

豆卢夫人

唐陈国窦公夫人豆卢氏,芮公宽之姊也。夫人信罪福,常诵金刚般若经,未尽卷一纸许,忽头痛,至夜愈甚。夫人自念,倘死遂不得终经,欲起诵之。令婢然烛,而火悉已灭,婢空还,夫人深益叹恨。忽见厨中有烛炬,渐升堂陛,直入卧内,去地三尺许,而无人执,光明若昼。夫人惊喜,取经诵之。有顷,家人钻燧得火,烛光即灭。自此日诵五遍,以为常法。后芮公将死,夫人往视,公谓夫人曰:“吾姊以诵经之福,当寿万岁,生好处也。”夫人年至八十,无疾而终。(出《法苑珠林》)

唐朝陈国公窦夫人豆卢氏是芮宽的姐姐。夫人信奉佛教的罪福观,常常诵读金刚般若经。有一回差一页没读完一卷,忽然头痛,到了夜里越发痛的厉害了。夫人自己想道,倘若死了就不能念完经书了,于是又要起来诵读,让婢女点燃蜡烛。可是火全都熄灭了。婢女空手回来,夫人更加悔恨叹息。忽然看见厨房中有火炬,慢慢地升入堂阶,一直到了后屋内,离地有三尺左右,可是没有人拿着,光明得象白昼一样。夫人惊喜,又拿出经书念起来。过了一会,家里的人打着了火,于是烛光就灭了。从这开始,夫人每天吟诵经五遍, 以为常。以后芮公将要死了,夫人去探望,芮公对夫人说:“我姐姐因为念经得来的福,应当活百岁,托生在好的地方。”夫人年龄到八十岁,没有什么疾病而去世。

尼修行

唐龙朔元年,洛州景福寺比丘尼修行房中。有侍童伍五娘,死后,修行为五娘立灵座。经月余日,其姊及弟于夜中,忽闻灵座上呻吟。其弟初甚恐惧,后乃问之,答曰:“我生时于寺中食肉,坐此大苦痛。我体上有疮,恐污床 席,汝可多将灰置床 上也。”弟依其言,置灰后,看床 上大有脓血。又语弟曰:“姊患不能缝衣,汝太蓝缕,宜将布来,我为汝作衫及袜。”弟置布于灵床 上,经宿即成。又语其姊曰:“儿小时染患,遂杀一螃蟹,取汁涂疮得差,今入刀林地狱,肉中见有折刀七枚,愿姊慈悯,为作功德救助之。姊煎迫,卒难济办,但随身衣服,无益死者,今并未坏,请以用之。”姊未报间,乃曰:“儿自取去。”良久又曰:“衣服以来,见在床 上。”其姊试往观之,乃所敛之服也,遂送净土寺宝献师处,凭写金刚般若经。每写一卷了,即报云:“已出一刀。”凡写七卷了,乃云:“七刀并得出讫,今蒙福业助。即往托生。”与姊及弟,哭别而去。吴兴沈玄法说,净土寺僧智整所说亦同。(出《冥报记》)

唐高宗龙朔元年,洛州景福寺尼姑修行的房中,有一个侍女伍五娘,死了之后,修行为五娘立个灵位。经过一个多月,她的姐姐及弟弟在夜里,忽然听到灵位上有呻吟的声音。她的弟弟起初很害怕,后来才问它,答道:“我活着的时候在寺中偷着吃过肉,犯了这等大罪而遭受痛苦的拆磨。我身上有疮,恐怕污染了床 。你可以多把灰放在床 上。”弟弟按照她的话做,放上灰后,再看床 上有很多的脓血。她又告诉弟弟说:“姐姐担心你不能缝衣服,你穿得太破了,把布拿来,我给你作件衣服和袜子。”弟弟把布放在灵床 上。过了一宿就做成了。又对她的姐姐说:“我小的时候染上了病,就杀一只螃蟹,取它的汁涂在疮上就病愈了。现在我已入刀林地狱。肉体中看见有七把断刀。愿姐姐大发慈善怜悯之心,为我修功德救助于我。姐姐很困难,的确很难办成,我的随身衣服,对于已经死去的人已经没有什么用处了,现在也并没有破,用这些东西来做功德吧。”没等姐姐答话。又说:“我自己去拿。”过了一会又说:“衣服已拿来了,在床 上。”她的姐姐往床 上看,的确是给她入殓时穿的衣服。于是就把它送到净土寺宝献禅师那里。凭着这个去写金刚般若经。每写完一卷,就报告说:已经拔出一把刀了。一共写了七卷。她才说:“七把刀都被拔出来了。现在承蒙所修功德的帮助,我就要去托生了。”于是她和姐弟洒泪而别。这件事是吴兴沈玄法说的,和净土寺的和尚智整所说的一样。

陈文达

唐陈文达,梓州郪县人。常持金刚经,愿与亡父母念八万四千卷,多有祥瑞。为人转经,患难皆免。铜山县人陈约曾为冥司所追,见地下筑台,问之,云:“此是般若台,待陈文达。”其为冥司所敬如此。(出《法苑珠林》)

唐朝陈文达,是梓州郪县人,常念金刚经许愿给死去的父母念八万四千卷,有很多吉祥的兆头。给别人念经,灾祸都能免除。铜山县人陈约曾被冥司拘魂,看见地下筑起一台,一问,说:“这是般若台,等待陈文达来念经的。”他为冥司尊敬到如此程度。

高 纸

高纸,隋仆射颍之孙也。唐龙朔二年,出长安顺义门,忽逢二人乘马,曰:“王唤。”纸不肯从去,亦不知其鬼使,策马避之,又被驱拥。纸有兄,是化度寺僧。欲往寺内,至寺门,鬼遮不令入。纸乃殴鬼一拳。鬼怒,即拽落马,曰:“此汉大凶粗。”身遂在地,因便昏绝。寺僧即令舁入兄院,明旦乃苏,云:初随二使见王,王曰:“汝未合来,汝曾毁谤佛法,旦令生受其罪。”令左右拔其舌,以犁耕之,都无所伤。王问本吏曰:“彼有何福德如此?”曰:“曾念金刚经。”王称善,即令放还。因与客语。言次忽闷倒,如吞物状,咽下有白脉一道,流入腹中,如此三度。人问之。曰:“少年盗食寺家果子,冥司罚令吞铁丸。”后仕为翊卫,专以念经为事。(出《报应记》)

高纸,是隋朝仆射颍的孙子。唐高宗龙朔二年,从长安顺义门走出,忽然碰着两个骑马的人说:“大王叫你。”高纸不肯跟着他走,也不知道他们是鬼使,打马躲开了他们,又被驱赶着。高纸有个哥哥是化度寺的和尚,想要去寺内找他。到了寺庙门口,鬼挡住门不让他进去,高纸就打了鬼一拳,鬼发怒了,就把他拽落马下说:“这个汉子是最野蛮粗鲁的人。”纸倒在地上,昏死过去。寺庙的和尚把他抬到他哥哥的院内。第二天苏醒过来后,说:起初跟着两个使者来见阎王,阎王说:“你本来不应该现在来。但你曾毁谤佛法,暂且让你活着受罪。”于是就叫左右的人割掉他的舌头,用犁耕他的身,却没有使他受到伤害。阎王问本吏说:“他有什么福德能够这样?”回答说:“曾经念过金刚经。”阎王称赞好,就令放他还生。说到这里又和其他客人谈话,正说着话忽然昏倒,象吞咽东西的样子。咽喉下面一道白线,流进腹中,象这样三次。客人问他,他说:“少年时曾盗窃寺庙里的果子吃,冥司惩罚让他吞铁丸子。”以后他出仕做了翊卫,每天专心念经。

白仁皙

唐白仁皙,龙朔中为虢州朱尉,差运米辽东。过海遇风,四望昏黑,仁皙忧惧,急念金刚经,得三百遍。忽如梦寐,见一梵僧,谓曰:“汝念真经,故来救汝。”须臾风定,八十余人俱济。(出《报应记》)

唐代的白仁皙,龙朔年中做虢州朱尉。被派往辽东运粮,过海时遇到大风,四下看一片昏暗,仁皙忧虑害怕,急忙念金刚经,念了三百遍。忽然象睡梦一样,看见一个梵僧,对他说:“你念真经,所以前来救你。”不一会风停浪静,八十多人全都渡过了海。

窦德玄

窦德玄,麟德中为卿,奉使扬州。渡淮,船已离岸数十步,见岸上有一人,形容憔悴,擎一小袱坐于地。德玄曰:“日将暮,更无船渡。”即令载之。中流觉其有饥色,又与饭,乃济。及德玄上马去,其人即随行,已数里。德玄怪之,乃问曰:“今欲何去?”答曰:“某非人,乃鬼使也。今往扬州,追窦大使。”曰:“大使何名?”云:“名德玄。”德玄惊惧,下马拜曰:“某即其人也。”涕泗请计,鬼曰:“甚愧公容载,复又赐食,且放,公急念金刚经一千遍,当来相报。至月余,经数足,其鬼果来,云:“经已足,保无他虑,然亦终须相随见王。”德玄于是就枕而绝,一宿乃苏。云:初随使者入一宫城,使者曰:“公且住,我当先白王。”使者乃入。于屏障后,闻王遥语曰:“你与他作计,漏泄吾事,遂受仗三十。”使者却出,袒以示公曰:“吃杖了也。”德玄再三愧谢,遂引入。见一著紫衣人,下阶相揖,云:“公大有功德,尚未合来,请公还。”出堕坑中,于是得活。其使者续至,云:“饥未食,及乞钱财。”并与之,问其将来官爵,曰:“熟记取,从此改殿中监,次大司宪,次太子中允,次同元太常伯,次左相,年至六十四。”言讫辞去,曰:“更不复得来矣。”后皆如其言。(出《报应记》)

窦德玄,唐高宗麟德年中做卿相,奉命出使扬州。渡过淮河,船已离岸几十步远了,看见岸上有一个人,面容憔悴。捧着一个小包袱坐在地上。德玄说:“天色已晚了,又没有船过河。”就让他坐上了船。船行到 中觉得他象是很饿的样子,又给他饭吃,才渡过去。等到德玄上马离开,那个人就跟着走,已走了几里路,德玄感到很奇怪,就问道:“现在你要到哪里去?”他回答说:“我不是人,是鬼使。现在去扬州,拘拿窦大使。”德玄又问:“大使叫什么名字?”说:“名德玄。”德玄惊恐,下马跪拜说:“我就是那个人。”流着眼泪请求他想办法。鬼说:“你载我过河我很感谢,再赐给我饭吃,我暂且放了你,你赶快念金刚经一千遍,我会再来见你。”过了一个多月,经数也念够了,那个鬼果然来了,并说:“经已念够了,保证你没事了。然而总是要随我去见一见阎王。” 德玄于是躺在枕头上气绝了,一宿才苏醒过来。说当初随着使者进入一座宫城,使者说:“你暂且呆在这,我当先禀告阎王。”使者就进去了。他立于屏障后面,听到阎王远远地说:“你和他合谋定计,泄露了我的事。应打三十棍。”使者退出。解开上衣告诉德玄说:“已打了三十棍了。”德玄再三愧谢。于是引着他进去,看见一个穿着紫色衣服的人,走下台阶作揖说道:“你有很大的功德,还不应当来,请你回去。”德玄出去后掉进坑中,又复活了。那个使者又跟着到了,并且说:“饿了,还未吃东西,还要点钱做路费。”德玄都满足了他。德玄问他将来的官爵,使者说:“仔细记住,从这以后改做殿中监,其次是大司宪,再次是太子中允,再次是司元太常伯,再次是左相,年龄到六十四岁。”说完告辞而去,并且说:“再也不能来了。”以后德玄做官确实象他所说的那样。

宋义伦

唐宋义伦,麟德中为虢王府典签。暴卒,三日方苏,云:被追见王,王曰:“君曾杀狗兔鸽,今被论,君算合尽,然适见君师主云:君持金刚经,不惟灭罪,更合延年?我今放君,君能不吃酒肉,持念尊经否?”义伦拜谢曰:“能。”又见殿内床 上,有一僧年可五六十,披衲,义伦即拜礼,僧曰:“吾是汝师,故相救,可依王语。”义伦曰:“诺。”王令随使者往看地狱。初入一处,见大镬行列,其下燃火,镬中煮人,痛苦之声 ,莫不酸恻。更入一处,铁床 甚阔,人卧其上,烧炙焦黑,形容不辨。西顾有三人,枯黑伫立,颇似妇人,向义伦叩头云:“不得食吃,已数百年。”伦答曰:“我亦自无,何可与汝!”更入一狱,向使者云:“时热,恐家人见敛。”遂去。西南行数十步,后呼云:“无文书,恐门司不放出。”遂得朱书三行,字并不识。门司果问,看了放出,乃苏。(出《报应记》)

唐代宋义伦,麟德年间做虢王府的典签,忽然死去了,三天后才苏醒。他说到他被拘魂见到阎王,阎王说:“你曾经杀狗、兔、鸽,现在被人控告,你的寿命已到头了,然而恰好遇见你的师傅说,你念金刚经,不只是免罪,更应延长寿命,我现在放你生还。你能不能做到不吃酒肉,每天念经?”义伦拜谢说:“能。”又看见殿内床 上,有一个和尚年纪有五六十岁,披着和尚的衣服。义伦就给他行礼。和尚说:“我是你的师傅,所以来救你,可照阎王的话去做。”义伦说:“是。”阎王命他随着使者去看地狱。刚到一处,看见有一排大锅,锅下点火。锅中煮着人,痛苦的声音,听了没有不心酸的。再到一处,铁床 很宽,人躺在床 上,烧烤得焦黑,形体面容已不能分辨。向西看有三个人,干枯黑瘦的站在那,很象是妇人。向义伦磕头说:“得不到吃的,已经几百年了。”义伦答道:“我自己也没有,拿什么给你?”再到一处地狱义伦对使者说:“天气热,恐怕家人把我装了棺材。”于是鬼使就叫他走,向西南走了几十步,后面呼喊道:“没有文书,恐怕看门人不会放你出去!”于是得到红字三行,字一个也不认识。门司果然查问,看了才放他出去。他就活转来了。

李 冈

唐兵部尚书李冈得疾暴卒,唯心上暖。三日复苏,云,见一人引见大将军,蒙令坐。索案看,云:“错追公。”有顷,狱卒擎一盘来,中置铁丸数枚。复舁一铛放庭中,铛下自然火出,铛中铜汁涌沸。煮铁丸,赤如火,狱卒进盘。将军以让冈,冈惧云饱。将军吞之,既入口,举身洞然;又饮铜汁,身遂火起。俯仰之际,吞并尽,良久复如故。冈乃前问之,答云:“地下更无他馔,唯有此物,即吸食之。若或不餐,须臾即为猛火所焚,苦甚于此。唯与写佛经十部,转金刚经千卷,公亦不来,吾又离此。”冈既复生,一依所约,深加敬异。(出《报应记》)

唐朝兵部尚书李冈得病突然死去,只是心头还 热,三天后又复活了。他说看见一个人领着他见大将军,承蒙让他坐下,并拿出案卷来看说,“错拘了李公”。过了一会,狱卒拿一盘来,盘中放几粒铁丸,又抬出一平锅放在院子里。锅下自然冒出火来。锅中的铜汁沸腾,煮着铁丸,红的象火一样,狱卒送盘到将军前,将军让李冈吃,李冈惧怕受害,只说吃饱了,将军就吞了铁丸。丸已入口,全身便出现许多洞,又饮了铜汁,全身便起火,俯仰之际便一起吞进去了。过了好久又象先前一样。李冈才上前问他,他答道:“地下再没有别的吃的,唯有这种东西,只好吃它了,如若不吃,一会就会被猛火烧毁,将比这还要苦。你只给写佛经十部,转金刚经一千卷。你也不会到这里来,我又能离开这里。”李冈就复活了,一一按将军说的去办了,更加敬重他了。

王 陁

唐王陁为鹰扬府果毅,因病遂断荤肉,发心诵金刚经,日五遍。后染瘴疾,见群鬼来,陁即急念经。鬼闻便退,遥曰:“王令追汝,且止诵经。”陁即为歇,鬼悉向前,陁乃昏迷欲绝。须臾又见一鬼来云:“念经人,王令权放六月。”既寤,遂一心持诵,昼夜不息。六月虽过,鬼亦不来,夜闻空中有声呼曰:“汝以持经功德,当寿九十矣。”竟如其言。(出《报应记》)

唐代王陁做鹰扬府果毅,因为有病而断绝吃荤肉,发自内心诵读金刚经,每日五遍。以后又染上了瘴病,看见一群鬼来,王陁就急忙念经。鬼听见后就退了回去,远远地说:“阎王令我们拘你,暂且别念经。”王陁就停止了,鬼全都向前来,王陁于是昏迷要死。不一会又看见一个鬼来说:“念经人,阎王命令暂且放你六个月。”王陁醒来之后,就一心念经。昼夜不停,六个月虽然过去了,鬼也没有来。夜里听到空中有呼叫声说:“你因为念经有功德,应当活九十岁了。”后来真象他说的那样。

王令望

唐王令望少持金刚经。还邛州临溪,路极险阻,忽遇猛兽,振怖非常。急念真经,猛兽熟视,曳尾而去,流涎满地。曾任安州判司,过扬子 ,夜风暴起,租船数百艘,相接尽没,唯令望船独全。后终亳州谯令。(出《报应记》)

唐朝王令望从小念金刚经。有一年回邛州临溪,道路非常险阻。忽然遇到猛兽,他非常恐怖,急忙念真经,猛虎仔细看看他,便摆着尾巴走了,流出的口水满地都是。他曾在安州做判司,过扬子 。夜里风暴突起,租船几百艘,相继覆没,唯有令望的船只独存。以后做亳州谯令而死。

陈惠妻

唐陈惠妻王氏初未嫁,表兄褚敬欲婚王氏,父母不许。敬诅曰:“若不嫁我,我作鬼,必相致。”后归于惠。惠为陵州仁寿尉,敬恚之。卒后,王梦敬,旋觉有娠,经十七月不产。王氏忧惧,乃发心持金刚经,昼夜不歇。敬永绝 ,鬼胎亦销,从此日持七遍。(出《报应记》)

唐朝陈惠的妻子王氏未出嫁时,表兄褚敬想和王氏通婚,父母不答应。褚敬诅咒说:“如果不嫁给我,我作了鬼,一定娶你。”后来王氏嫁给陈惠。陈惠做了陵州仁寿尉。褚敬背后却恨他。死了之后,王氏梦见褚敬,不久就觉得有了身孕,过了十七个月不生。王氏忧愁害怕,于是决心念金刚经,昼夜不停,褚敬便永远不再来见王氏。鬼胎也就消失了。从此王氏每天念七遍经。

何 澋

唐何澋,天授初任怀州武德令,常持金刚经。至河,水涨桥倒,日已夕,人争上船,岸远未达,欲没。澋惧,且急念经,须臾近岸,遇悬芦,攀缘得出。余溺死八十余人。(出《报应记》)

唐朝何澋,武后天授初年任怀州武德县令。常念金刚经。到河去,水涨桥倒,天色已晚,人都争着上船,船离岸远还没到达,就要覆没。何澋害怕,连忙念经。不一会接近岸边,遇到了一个悬着的芦草,攀缘而得救,其余的八十多人都淹死了。

张玄素

唐张玄素,洛人,少持金刚经。天授初,任黄梅宰,家有厄难,应念而消。年七十遘疾,忽有花盖垂空,遂澡浴,与家人诀别,奄然而卒。(出《报应记》)

唐朝张玄素是洛人,从小念金刚经。天授初年,任黄梅县令。家中遇到横祸,就念经而灾祸消失。活到七十岁得了病,忽然有一个花盖从空中垂下,于是洗澡,和家人诀别,就安安静静地死了。

李丘一

唐李丘一好鹰狗畋猎。通天元年,任扬州高邮丞。忽一旦暴死,见两人来追,一人自云姓段。时同被追者百余人,男皆著枷,女即反缚。丘一被锁前驱,行可十余里,见大槐树数十,下有马槽,段云:“五道大神每巡察人间罪福,于此歇马。”丘一方知身死。至王门,段指一胥云:“此人姓焦名策,是公本头。”遂被领见。王曰:“汝安忍无亲,好杀他命,以为己乐。”须臾,即见所杀禽兽 皆为人语云:“乞早处分。”焦策进云:“丘一未合死。”王曰:“曾作何功德?”云:“唯曾造金刚经一卷。”王即合掌云:“冥间号金刚经最上功德,君能书写,其福不小。”即令焦策领向经藏,令验。至一宝殿,众经充满,丘一试抽一卷,果是所造之经。既回见王,知造有实,乃召所杀生类,令恳陈谢,许造功德。丘一依王命,愿写金刚经一百卷,众欢喜尽散。王曰:“放去。”焦策领出城门,云:“尽力如此,岂不相报。”丘一许钱三百千,不受,云:“与造经二十部。”至一坑,策推之,遂活。身在棺中,惟闻哭声,已三日矣,惊呼人至,破棺乃起。旬日,写经二十卷了,焦策来谢,致辞而去。寻百卷亦毕。扬州刺史奏其事,敕加丘一五品,仍充嘉州招讨使。(出《报应记》)

唐朝李丘一喜好用鹰狗打猎。武后万岁通天元年,任扬州高邮丞,忽然一天早上死去了。他看见两个人来拘他。其中一人自己说姓段。当时一齐被拘的有一百多人,男的都带枷锁,女的就被反绑着。丘一被锁着走在前面。走了十多里,看见几十棵大槐树。下面有马槽子。段说:“五道大神每次巡察人间的祸福,都在这里喂马。”丘一才知道自己已死。到了阎王殿大门,段指着一个小官说:“这个人姓焦叫焦策,他知道你的一切表现。”于是被领见。阎王说:“你怎么能六亲不认,喜好杀生,来做为自己的乐事?”不一会,就看见他所杀的禽兽 都象人那样说话:“请求早早处分他。”焦策上前说:“丘一不应当死。”阎王问:“他曾作了什么功德?”回答说:“曾写金刚经一卷。”阎王拍手说:“冥间称金刚经为最高的功德,你能书写,你的功德不小。”就令焦策领他到经藏处,令验证。于是就到了一座宝殿,装满了许多经书。丘一试着抽出一卷,果然是自己所写的经书。回去报告给阎王之后,知道确有实事,就叫出所杀的生灵,令他恳切地一一谢罪,答应建立功德。丘一听从了阎王的话。愿意写金刚经一百卷。众生灵高兴地都散去了。阎王说:“放他回去。”焦策领他走出城门,说:“我如此尽力,你难道不报答吗?”丘一答应给钱三百千,焦策不接受,说:“给我写经二十部。”到了一个土坑,策推他,于是丘一活了,身在棺材中,只听到哭声,已经死了三天了。丘一大声叫人,打开棺材他就活转来了。十天,他写经书二十卷了。焦策来感谢他,表示谢意走了。一百卷也写完了。扬州刺史向皇帝奏报这件事。皇帝下令加封丘一五品官,充当嘉州招讨使。

相关评论

×请选择打赏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