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中国古代文学名著 > 太平广记 >

卷第一百一 释证三

【回目录】

卷第一百一 释证三

邢曹进 韦氏子 僵僧 鸡卵 许文度 玄法寺 商居士 黄山瑞像 马子云 云花寺观音 李舟 惠原 延州妇人 镇州铁塔 渭滨钓者

邢曹进

唐故赠工部尚书邢曹进,至德已来,河朔之健将也。守职魏郡,因为田承嗣所縻。曾因讨叛,飞矢中肩,左右与之拔箭,而镞留于骨,微露其末焉。即以铁钳,遣有力者拔而出之,其镞坚然不可动。曹进痛楚,计无所施。妻孥辈但为广修佛事,用希慈荫。不数日,则以索缚身于床 ,复命出之,而特牢如故。曹进呻吟忍耐,俟死而已。忽因昼寝,梦一 僧立于庭中,曹进则以所苦诉之。 僧久而谓曰:“能以米汁注于其中,当自愈矣。”及寤,言于医工。医工曰:“米汁即泔,岂宜渍疮哉!”遂令广询于人,莫有谕者。明日,忽有 僧诣门乞食,因遽召入。而曹进中堂遥见,乃昨之所梦者也,即延之附近,告以危苦。 僧曰:“何不灌以寒食饧?当知其神验也。”曹进遂悟,饧为米汁。况所见复肖梦中,则取之,如法以点,应手清凉,顿减酸疼。其夜,其疮稍痒,即令如前镊之。钳才及睑,镞已突然而出。后傅药,不旬日而瘥矣。吁,西方圣人,恩祐显灼,乃若此之明征乎。(出《集异记》)

唐代死后追封为工部尚书职位的邢曹进,肃宗至德年间以来,就是黄河以北的最强健有力的将领。那时他在魏郡任职。不知什么因由曾被田承嗣拘禁过。他在一次讨伐叛贼的战事里被一支箭射中肩膀。他左右的人急忙给他拔箭,可是箭头却留在了骨头里,稍微露出一点末端,只好用铁钳子夹,特意找来有力气的人用力拔。可是那个箭头坚固得拔不动。曹进痛疼难忍,又想不出什么办法来。他妻儿等多做佛事,希望佛来保佑他。过了几天之后,就用绳索把他绑在床 上,再让人给拔箭头。可箭头还象当初一样牢固,丝毫不动。曹进每天呻吟忍耐,只有等死了。忽然有一天白天睡觉,梦见一个 僧站在院子当中。曹进就把自己所受的痛苦全告诉了他。 僧听了以后过了好一会儿才对他说:“你可以用米汤往伤口上灌注,一定会好的。”等醒来就对医生说了这个梦。医生说:“米汤就是淘米水,怎么能用它来灌注疮伤啊?”于是派人四处打听,没有谁能明白这事的。第二天,忽然有一个 僧来到门上讨饭,曹进马上让他进来。曹进在中堂远远地看上去,他就是昨天在梦中所见到的那个 僧。曹进就请他到跟前来,把自己的痛苦实话告诉他。 僧说:“为什么不用冷米汤灌注伤处,这样照做之后才会知道它效果如神。”曹进这才恍然大悟,汤就是米汁啊。况且刚才所见到的又完全符合梦中的情景。因此就拿米汤来按照 僧指点的办法去灌伤处。刚一洗过,果然就有清凉的感觉,米汤灌到伤口处,立刻感到酸疼减轻不少。这天夜里他的伤口处就有些发痒。曹进就叫人象先前那样用钳子拔箭,钳子才举到眼前,箭头就突然出来了。然后敷上药,不到十天伤口就全好了。哎!西方的圣人啊!他的恩惠庇佑这样显著,这不就是最好的应验明证吗?

韦氏子

韦氏子有服儒而任于唐元和朝者,自幼宗儒,非儒不言,故以释氏为 法,非中国宜兴。有二女,长适相里氏,幼适 氏。长夫执外舅之论,次夫则反之,常敬佛奉教,攻 其文字。其有不译之字读宜梵音者,则屈舌效之,久而益笃。及韦氏子寝疾,命其子曰:“我儒家之人,非先王之教不服。吾今死矣,慎勿为俗态,铸释饭僧,祈祐于 神,负吾平生之心。”其子从之。既除服而 氏妻死,凶问到相里氏,以其妇卧疾,未果讣之。俄而疾殆,其家泣而环之,且属纩焉。欻若鬼神扶持,骤能起坐,呼其妇曰:“妾季妹死已数月,何不相告?”因泣下呜咽,其夫绐之曰:“安得此事?贤妹微恙,近闻平复,荒惑之见,未可凭也。勿遽惆怅,今疾甚,且须将息。” 又泣曰:“妾妹在此,自言今年十月死,甚有所见,命吾弟兄来,将传示之。昨到地府西曹之中,闻高墉之内,冤楚叫悔之声 ,若先君声焉。观其上则火光迸出,焰若风雷。求入礼觐,不可,因遥哭呼之。先君随声叫曰:‘吾以平生谤佛,受苦弥切,无晓无夜,略无憩时,此中刑名,言说不及。惟有罄家回向,冥(明抄本“冥”作“竭”。)资撰福,可求万一。轮劫而受,难希降减。但百刻之中,一刻暂息,亦可略舒气耳。’妹虽宿罪不轻,以夫家积善,不堕地狱,即当上生天宫也。妾以君心若先君,亦当受数百年之责,然委形之后,且当神化为乌。再七饭僧之时,可以来此。”其夫泣曰:“洪炉变化,物固有之。雀为蛤,蛇为雉,雉为鸽,鸠为鹰,田鼠为鴽,腐草为萤,人为虎、为猨、为鱼、为鳖之类,史传不绝。为乌之说,岂敢深讶!然乌群之来,数皆数十,何以认君之身而加敬乎?”曰:“尾底毛白者妾也。为妾谢世人,为不善者,明则有人诛,暗则有鬼诛,丝毫不差。因其所迷,随迷受化,不见天宝之人多而今人寡乎!盖为善者少,为恶者多。是以一厕之内,虫豸万计;一砖之下,蝼蚁千万。而昔之名城大邑,旷荡无人;美地平原,目断草莽,得非其验乎!多谢世人,勉植善业。”言讫复卧,其夕遂卒。其为妇也,奉上敬,事夫顺,为长慈,处下谦,故合门怜之,悯其芳年而变异物。无幼无长,泣以俟乌。及期,乌来者数十,唯一止于庭树低枝,窥其姑之户,悲鸣屈曲。若有所诉者,少长观之,莫不呜咽,徐验其尾,果有二毛,白如霜雪。姑引其手而祝之曰:“吾新妇之将亡也,言当化为乌而尾白。若真吾妇也,飞止吾手。”言毕,其乌飞来,驯狎就食,若素养者,食毕而去。自是日来求食,人皆知之。数月之后,乌亦不来。(出《续玄怪录》)

有个信奉儒家的姓韦的人,在唐宪宗元和年间任职。他从小效法儒家,不是儒家倡导的话不说。所以把佛教看作外夷的学说在中国不应当提倡。他有两个女儿。长女嫁给相里氏。幼女嫁给 氏。他的大女婿坚持韦氏子的学说,二女婿就正好相反,敬重佛教。 氏用心研究它的文字,如果遇到不能翻译的,而应当读梵语的字,就卷起舌头模仿着念。时间长了,就更忠实地信奉佛教了。等到韦氏子有重病卧床 时,他把儿子叫到跟前说:“我是儒家的人,凡不是先王的教导我都不能服从。我现在快死了,千万不能成为世俗那样的情形,修佛像、请和尚吃斋,在佛的面前请求保祐,辜负了我一生的心愿。”他的儿子听从了他的话。脱掉了孝服不久, 氏的妻子就死了。凶信通知到相里氏家,因他的妻子有病卧床 ,就没有把妹妹的死信告诉她。不久他妻子的病情越加危重,他家里人都围着哭泣。妇人就要停床 了,忽然像被鬼神扶持着一样冷不丁地坐了起来,呼喊着她的丈夫说:“我的小妹,已经死了几个月了,为什么不告诉我呢?”于是哭个不停。她丈夫哄骗她说:“怎么会有这样的事?贤妹只是有点小病,最近听说已经好了。你这是恍惚时看见的,没有一点凭证,千万不要特别难过。现在你病很重,特别需要好好养病才是。”相里氏的妻子不听丈夫劝慰,又哭泣着说:“我妹妹就在这里,她自己说是今年十月死的。并且在间看见了很多事情。快叫我的弟兄们来,我要亲自说给他们听。妹妹对我说昨天到了曹地府的西曹,听见高墙里有冤屈痛楚叫悔的声音,很象先父的声音。看那上面有火光迸出,火焰像风雷似的。请求进入里面观看,又不准进去。只好老远哭喊他。先父随着声音叫说:‘我因为一生诽谤佛教,在这里受罪很深,没白天没黑夜,一点休息的工夫都没有,这里的刑罚名称说不完。唯有倾家荡产,用家中全部的钱财修福,可能万一获救。轮回的劫难很难减免,只是一百刻当中,能有一刻暂时休息也可略微喘口气了。你虽然前世的罪过不轻,因为丈夫积善,不会堕落到地狱去,就要上升天堂了。’我因为你的思想像我死去的父亲,不尊佛教,也应受几百年的罪了。我死了之后会化为乌鸦。等二七祭祀斋僧时可以来这里。”相里听后哭着说:“水火变化,事物本来就有的。雀变为蛤、蛇变为雉、雉变为鸽、鸠变为鹰、田鼠变为驽、腐草为荧、人变为虎、为猨、为鱼、为鳖之类,历史延传不绝。变为乌鸦的说法,怎么敢不信呢?可是乌鸦成群飞来,一群都有几十只,怎么能认识哪只是你的化身来加倍尊敬呢?”他妻子回答说:“尾巴下面长着白毛的就是我。替我告诉世上的人,做坏事的人,活着有人责罚,死了有鬼责罚,丝毫不会错。根据他的迷惑、迷惑多少来决定对他的惩罚。你没看到天宝年间的人多,而现在的人少吗?大概做善事的人少,做恶事的人多。因此一厕之内虫蛆上万,一砖之下,蝼蚁千万。而从前的名城大邑,空旷无人,美地平原、看到的尽是草莽。难道这不是应验吗?告诉世人吧,尽力做好事。”说完又躺在床 上,那天晚上就死了。她做为媳妇,对公婆敬奉,待丈夫顺从,做长辈慈祥,对下人谦和,所以全家人都哀怜她,为她这么年轻就变成异物而怜惜,无论年老年小的都哭着等乌鸦来。等到了二七那天,果然飞来几十只乌鸦。其中有一只落在庭院当中大树最低的树枝上,看着婆婆的门,悲切地连声叫着。好像在诉说什么。老老小小的都看着没有不哭的。过了一会儿想起验证它的尾巴,果然有两根白毛,白得像霜雪一样。婆婆伸出她的手来祝祷说:“我的媳妇临死时说,她会变成乌鸦,尾巴上长着白毛,如果你就是我媳妇,就快飞到我手上吧。”说完,那乌鸦就飞到她婆婆手上,很 驯地吃食,就象平时家养的一样。吃完就飞走了。从这天起天天来求食,附近的人都知道这件事。几个月之后,乌鸦就不再来了。

僵 僧

唐元和十三年,郑滑节度使司空薛平、陈许节度使李光颜并准诏各就统所部兵自卫入讨东平,抵濮南七里,驻军焉。居人尽散,而村内有窣堵波者,中有僵僧,瞪目而坐,佛衣在身。以物触之,登时尘散。众争集视,填咽累日。有许卒郝义曰:“焉有此事?”因此刀刺其心,如枨上壤。义下塔不三四步,捧心大叫,一声而绝。李公遂令标蕝其事,瘗于其下。明日,陈卒毛清曰:“岂有此乎?昨者郝义因偶会耳。”即以刀环筑去二齿。清下塔不三四步,捧颐大叫,一声而绝。李公又令标其事,瘗于其下。自是无敢犯者。而军人祈福乞灵,香火大集,往环三四里,人稠不得入焉。军人以钱帛衣装檀施,环一二里而满焉。司空薛公因令军卒之战伤疮重者,许其落籍居。不旬日,则又从军东入,而所聚之财,为盗贼挈去,则无怪矣。至今刀疮齿缺,分明犹在。(出《集异记》)

唐代元和十三年,郑滑节度使司空薛平、陈许节度使李光颜一齐被皇帝下诏准许,各自统帅所领的军队自卫(河南淇县附近)去讨伐东平。抵达濮南七里,驻扎在那里。居民全都走散,而村内有一座佛塔,塔中有一位僵死的和尚,瞪着眼睛坐着,佛衣穿在身上。用东西去触动他,立刻象尘土一样散落。大家争着围观,多日来挤得满满的。有一个许州士卒郝义说:“哪里有这等事?”于是用力去刺他的心,就象触动上面的土壤。郝义走下塔不到三四步,就捧着心大叫一声而气绝。李公于是命人为这件事表记,埋在塔的下面。第二天,陈州士卒毛清说:“怎么能有这样的事?昨天郝义的死只是因为赶巧罢了。”用刀从僵僧嘴里敲掉二颗牙齿。毛清走下塔不到三四步远,也捂着脸面大叫一声而气绝。李公又让人为这件事表记,埋在塔的下面。从此再也没有敢去冒犯他的了。而驻扎在这里的人祈求神灵降福保佑,香火不断,周围三四里远的范围内,进香的人群拥挤不堪。驻扎在这里的军人又把钱帛、衣装等送去,周围一二里也挤满了。司空薛公因此让军队战伤严重的士兵,答应他们在那里居住下来。不到十日,他们就又跟从军队东进,而所聚的财物,被盗贼带走,那也是没有什么奇怪的了。至今僵僧的刀伤缺齿,分明还在。

鸡 卵

唐敬宗皇帝御历,以天下无事。视政之余,因广浮屠教,由是长安中缁徒益多。及文宗嗣位,亲阅万机,思除其害于人者。曾顾左右曰:“自吾为天子,未能有补于人,今天下幸无兵革,吾将尽除害物者,使亿兆之民,指今日为尧、舜之世足矣。有不能补化而蠹于物者,但言之。”左右或对曰:“独浮屠氏不能有补于大化,而蠹于物亦甚,可以斥去。”于是文宗病之。始命有司,诏中外罢缁徒说佛书义,又有请斥其不修教者。诏命将行,会尚食厨吏修御膳,以鼎烹鸡卵。方燃火于其下,忽闻鼎中有声极微如人言者。迫而听之,乃群卵呼观世音菩萨也,声甚凄咽,似有所诉。尚食吏异之,具其事上闻。文宗命左右验之,如尚食所奏。文帝叹曰:“吾不知浮屠氏之力乃如是耶!”翌日,敕尚食吏无以鸡卵为膳。因颁诏郡国,各于舍塑观世音菩萨像。(出《宣室志》)

唐敬宗皇帝临朝,认为天下太平,处理政事之余,而推广佛教,因此长安城中和尚很多。等到文宗继位,亲自处理日常政事,想清除那些害人弊端。曾对左右的人说:“自从我做了天子,没有做出对人民有利的事业,现在天下幸而没有战争,我将尽力除掉害人的东西,使亿万人民,把今天看成是尧、舜的时代也就够了。有不利于教化而贪于物欲的,只管说出来。”左右有的人回答说:“唯独佛教不能有利于圣朝的教化,而危害于事物更严重,可以除掉它。”于是文宗很讨厌佛教,下命有司,诏内外取缔和尚们讲说佛法,又有除掉那些不听从教化的人。诏命将下,赶上御厨给皇帝准备饭,用锅烹鸡蛋。正在锅底下点燃了火,忽然听到锅里有很小的象人说话的声音,逼近细听,是那些煮在锅里的鸡蛋在呼唤观世音菩萨。声音非常凄惨哽咽,像是有什么诉说的。御厨们感到奇怪,就把这件事告诉了皇帝。文宗命左右的人验证,真像御厨们所说的。文帝叹息曰:“我不知佛的威力却是有这样大。”第二天。下命御厨不要用鸡蛋做饭。于是颁布诏书于郡国:各个在庙宇里塑造观世音菩萨像。

许文度

高(“高”本作“岐”,据明抄本改。)许文度,唐太和中侨居岐郡,后以病热,近月余。一日卧于榻若沉醉状,后数日始寤。初文度梦有衣黄袍数辈与俱行田野,四望间,迥然无鸡犬声,且不知几百里。其时天景曛晦,愁思如结。有黄袍者谓文度曰:“子无苦,夫寿之与夭,固有涯矣,虽圣人安能逃其数。”文度忽悟身已死,恐甚。又行十余里,至一水,尽目无际,波若黑色,杳不知其深浅。黄衣人俱履水而去,独文度惧不敢涉。已而有二金人,皆长五寸余,奇光皎然,自水上来,黄衣者望见金人,沮色震栗,即辟易驰去,不敢偷视。二金人谓文度曰:“汝何为来地府中?我今挈汝归生途,慎无恐。”文度惧稍解,因再拜谢之,于是金人与文度偕行数十里,俄望见里门,喜不胜。忽闻有厉声呼文度者,文度悸而醒,见妻子方泣于前,且奇且叹,而羸惫不能运支体,故未暇语其事。后旬日,疾少间,策而步于庭。忽见二金人皆长五寸余,在佛舍下,即昔时梦中所见者。视其仪状,无毫缕之异,心益奇之,始以其事告于妻。妻曰:“昨者以君病且亟,妾忧不解。然常闻释氏有救苦之力,由是弃资玩,铸二金人之像,每清旦,常具食祭之。自是君之苦亦瘳除,盖其力也。”文度感二金人报效之速,不食生牢,常阅佛书,因尽穷其指归焉。(出《宣室志》)

许文度,唐太和年中侨居岐郡。以后因为有病发烧,将近一个月。一天躺在床 上好象昏昏沉沉的样子。以后几天才醒过来。当初文度梦见有穿黄袍的许多人和他一起走在田野里。四下里连鸡犬的声音也听不到,且不知走了几百里,那时天气昏晦,忧愁不解。有穿黄袍的人对文度说:“你不要痛苦,人寿命的长短,本来是有定数的。即使是圣人也不能逃脱的?”文度忽然感到自身已死,很害怕,又走了十多里,到了一条河边。一望无际。水色漆黑不知它的深浅。黄衣人都一起涉水而过。唯独文度恐惧而不敢过。过了一会有二个金人,都是五寸多高,闪着洁白奇异的光,从水上走来。穿黄袍的人们看见金人,面色惊恐,立即躲避而迅速离去。不敢偷看。二个金人对文度说:“你为什么来到曹地府?我现在领你回到世间去。小心不要害怕。”文度稍微平静了些,于是一再行礼道谢。这时,金人领着文度走了几十里,不一会看见家门,高兴得不得了。忽然听到有大声呼喊文度的名字,文度惊悸而醒,看见他的妻子正在面前哭泣,他又奇怪又叹息,并且疲惫不堪不能活动肢体,所以没有来得及说那件事。过了十几天,病稍强了,他想着在院子里走,忽然看见二个金人皆是高五寸多,在佛龛下,就是先前梦中所看见的那两个人。看见他们仪表的样子,跟梦中的没有丝毫的不同,心里更加感到奇怪。他才把那梦中的事告诉了妻子,妻子说:“前些日子因为您病情严重,我忧愁得不能解脱,然而常听说佛祖有救苦救难的神力,因此我就卖掉了家中的财物,铸造了两个金人。每天清晨,我常准备饭菜祭祀他们,从这以后您的病痛也就消除了,大概是他们显灵了。”文度感谢两个金人报效得这样快,所以不杀生不吃荤,常常念佛经,因此也就深刻地理解了佛教的真义。

玄法寺

长安安邑坊玄法寺者,本里人张频宅也。频尝供养一僧,念法华经为业,积十余年。张门人谮僧通其婢,因以他事杀之。僧死后,合宅常闻经声不绝。张寻知其冤,惭悔不及,因舍宅为寺。(出《酉杂俎》)

长安安邑坊有个玄法寺,本是此地人张频的住宅。张频曾经供养一个和尚,他把念法华经做为职业,累积十多年。张家的人诬陷这个和尚和张的婢女通奸,张因此借其它的罪名杀了和尚。和尚死后,整个住宅常听到念经的声音不断。张不久知道和尚是冤枉的,惭愧悔恨已来不及,因此把住宅施舍出去做了寺院。

商居士

有商居士者,三河县人。年七岁,能通佛氏书,里人异之。后庐于三河县西田中,有佛书数百编,手卷目阅,未尝废一日。从而师者百辈,往往独游城邑,偕其行者。闻居士每运支体,垅然若戛玉之音,听者奇之。或曰:“居士之骨。真锁骨也,夫锁骨连络如蔓。故动摇之体,则有清越之声 ,固其然矣。昔闻佛氏书言,佛身有舍利骨,菩萨之身有锁骨,今商居士者,岂非菩萨乎!然荤俗之人,固不可辨也。”居士后年九十余,一日,汤沐具冠带,悉召门弟子会食,因告之曰:“吾年九十矣,今旦暮且死,汝当以火烬吾,慎无逆吾旨。”门弟子泣曰:“谨听命。”是夕坐而卒。后三日,门弟子焚居士于野,及视其骨,果锁骨也,支体连贯,若纫缀之状,风一拂则纤韵徐引。于是里人竞施金钱,建一塔,以居士锁骨瘗于塔中。(出《宣室志》)

有个商居士(在家修行的人),是三河县人。七岁就能通晓佛经,城里人认为他不一般。后来住在三河县西田中,有佛经数百部,整天手不离卷地看,不曾荒废一天。拜他为师的有百余人。他常常独自在城里游逛。有时同他一起走的人,听到居士每运动肢体时,象敲打玉器的声音,听到的人认为奇怪。有人说居士的骨头真是锁链合一起的,那锁骨连结着好象藤蔓,所以动摇身体时,就有清脆的声音传出,就是这个缘故。从前听佛经上说:“佛身有舍利骨,菩萨之身有锁骨。”今商居士难道不是菩萨吗?然而一般的世俗之人,确实不能辨别啊。居士以后活了九十多岁。一天,居士用热水洗澡、穿好了衣服戴好了帽子,把门下弟子全召来集会吃饭,于是告诉他们说:“我九十多岁了,早晚将死,你们应当把我的体火化,千万不要违背我的意思。”门下弟子哭着说:“一定照办。”这天晚上居士坐着死了。三天后,门下弟子在荒野烧了居士的体,等看那骨头,果然是锁骨。肢体连贯,象用针缝纫连结的形状。风一吹拂就慢慢发出细小而和谐的声音。于是城里人都争着拿钱,建筑了一个塔,把居士的锁骨埋葬在塔里。

黄山瑞像

鲁郡任城野黄山瑞像,盖生于石,状如胚混焉。昔有采梠者,山中见像,因往祈祷,如愿必得,由是远近观者数千人。知盗官恐有奸起,因命石工破山石,辇瑞像,致之邑中大寺门楼下。于是邑人于寺建大斋,凡会数千人。斋毕众散,日方午,忽然大风,黑云覆寺,云中火起,电击门楼,飞雨河注。邑人惊曰:“门楼灾矣。”先是僧造门楼,高百余尺,未施丹雘,而楼势东倾,以大木撑之,及雨止,楼已正矣。盖鬼神以像故,而共扶持焉。(出《纪闻》)

鲁郡任城野外的黄山瑞像,是在山石上自然形成的,形状象胚胎模糊不清。从前有个伐木人在山上看见了瑞像,于是上前祈祷,结果心愿都达到了。因此远近观看瑞像的有数千人。地方上管理捕捉盗贼的官恐怕有坏人乘机活动,因此命令石工砸碎山石把瑞像载运到城中大寺门楼下,城里人在寺门下举行了大斋典礼,到会的有好几千人。大斋完毕,人们离去,天正中午,忽然刮起大风。黑云覆盖寺院上空,云中带着闪电,电冲击门楼,飞雨倾注到河里,城里人害怕说:“门楼遭灾了。”先前和尚造门楼,高百余尺,还未等刷上红漆,门楼已经向东倾斜,只好用大木头支撑着。等雨停止,楼已正了。大盖鬼神是因瑞像的原因,而来扶持它吧。

马子云

泾县尉马子云,为人数奇,以孝廉三任为泾县尉,皆数月丁忧而去。在官日,充本郡租纲赴京。途由淮水,遇风船溺,凡沉官米万斛,由是大被拘系。子云在系,乃专心念佛,凡经五年。后遇赦得出,因逃于南陵山寺中,常一食斋。天宝十年,卒于泾县。先谓人曰:“吾为人坎坷,遂持内教。今西方业成,当往生安乐世界尔。”明日沐浴,衣新衣,端坐合掌。俄而异香满户,子云喜曰:“化佛来矣,且迎吾行。”言讫而殁。(出《纪闻》)

泾县尉马子云,一生的遭遇十分奇特,他以孝廉的资格三次出任泾县尉,头两次,都是在任才几个月就因为父母丧事而告假回家。第三次在任又被派押送租米去京城。途经淮水遇大风船沉了,损失了官米上万斛,因为这个判罪入狱。子云在狱中,专心念佛,总共被押了五年。后来遇赦出来。于是躲到南陵山的庙里,吃斋修行。天宝十年时,死在泾县。先前对人说:“一生非常坎坷。就用功钻研佛教,现在佛教修业已经完成,应当去安乐世界了。”第二天洗了澡,穿上新衣服,端坐着两手相合,不一会屋里充满了奇异的香味。子云高兴地说:“化佛来了,要接我去了。”说完就死了。

云花寺观音

长安云花寺有观音堂,在寺西北隅。大中末,百姓屈岩患疮且死,梦一菩萨摩其疮曰:“我在云花寺。”岩惊觉汗流,数日而愈。因诣寺寻检,至圣画堂,见菩萨,一如其睹。倾城百姓瞻礼。岩遂立社,建堂移之。(出《酉杂俎》)

长安云花寺有个观音堂。在寺的西北角。唐宣宗大中末年,百姓屈岩得了疮快要死了,梦见一个菩萨抚摸他的疮说:“我在云花寺。”屈岩惊醒,出了一身汗,不几天疮就全好了。于是他到了云花寺寻找查看。到了圣画堂,看见了一个菩萨,象梦中见到的一样。全城的百姓都来拜这菩萨。屈岩于是选了祭祀的地方,建筑了祠堂把菩萨搬了过来。

李 舟

唐虔州刺史李舟与妹书曰:“释迦生中国,设教如周孔;周孔生西方,设教如释迦。天堂无则已,有则君子登;地狱无则已;有则小人入。”识者以为知言。(出《国史补》)

唐虔州刺史李舟在给妹妹的信中说:“如果释迦牟尼生于中国,设教就会象春秋战国时的孔子;如果春秋战国时的孔子生在西方,也会设教象释迦牟尼。天堂没有就罢了,有就有君子去登;地狱没有就罢了,有就有小人去下。”有见识的人认为这话是有道理的。

惠 原

沙门惠原,本姓春氏,义人也,少以弓为业。至武陵山,射一孕鹿。将死能言曰:“吾先身只杀汝,汝今遂并杀害我母子,既是缘对,应为汝死。”复向言曰:“吾寻当成佛也。汝可行善,生生代代,勿复结冤。”惠原即悟前缘,遂落发于鹿死之处,而置迦蓝,名耆阇窟山寺。王融别传,言惠死后十年,有人于武当山下见之。(出《朗州图经》)

出家人惠原,俗家姓春,是义人。年少以用弓箭狩猎为职业。一次到武陵山,射中了一只孕鹿。鹿快要死了,开口讲了话:“我前生只杀了你一个。你今世一下子杀害了我母子,既然是前生的冤孽,应当死在你的手里”。又向他说:“我很快就要成佛了,你也应该多做好事,咱们世世代代,不要再结冤仇。”惠原就明白了前缘。于是就在鹿死的地方削发为僧,并且在那里修了庙,取名耆阇窟山寺。王融的别传中,记载惠原死后十年,有人在武当山下看见他。

延州妇人

昔延州有妇女,白皙颇有姿貌,年可二十四五。孤行城市,年少之子,悉与之游,狎昵荐枕,一无所却。数年而殁,州人莫不悲惜,共醵丧具为之葬焉,以其无家,瘗于道左。大历中,忽有 僧自西域来,见墓,遂趺(明抄本“趺”作“敷”。)坐具,敬礼焚香,围绕赞叹。数日,人见谓曰:“此一纵女子,人尽夫也,以其无属,故瘗于此,和尚何敬耶?”僧曰:“非檀越所知,斯乃大圣,慈悲喜舍,世俗之欲,无不徇焉。此即锁骨菩萨,顺缘已尽,圣者云耳。不信即启以验之。”众人即开墓,视遍身之骨,钩结皆如锁状,果如僧言。

州人异之,为设大斋,起塔焉。(出《续玄怪录》)

以前延州有一个妇女,长得白静而又有几分美貌,年龄在二十四五岁左右,独自往来于城中。年轻的男子,都争着与她 游,跟她亲热,甚至要她陪着睡觉也不拒绝。几年后死了。跟她亲近过的人没有不悲痛惋惜的,共同凑钱办丧埋葬她。因为她没有家。就埋在道边。大历年中,忽然有个 僧从西域来,看见坟墓,于是就跪下,摆设香案,焚香敬拜,围绕着赞叹。几日后,看见的人对他说:“这是一荡女子,所有的男人都是她的丈夫。因她没有家,所以埋在这里,和尚为什么要敬重她呢?”和尚说:“并不是施主所能知道的,这是一个大圣。慈悲施舍,世俗的愿望,她没有不曲意顺从的。这就是锁骨菩萨,在尘世间的事情已经做完了,所以她是圣者。不信就打开棺材看一看。”众人于是就掘墓开棺,看她全身的骨头,钩结的都象锁状,果真象和尚说的那样。州人感到奇异,为她设大斋,修了塔。

镇州铁塔

唐天祐中,太原僧惠照因梦镇州南三十里废相国寺中埋铁塔,特往访之。至界上,为元戎王中令镕所知,延在衙署供养。衙将任友义虑是邻道谍人,或致不测,恳要诘而逐之。元戎始疑,惠具以寻塔为对。遽差于府南三十里访之,果得相国寺古墓,掘其殿砌之前,得铁塔,上刻三千人姓名,悉是见在常山将校亲军,唯任友义一人无名,乃知冥数前定。刻斯塔者,何神异哉。(出《北梦琐言》)

唐昭宗天祐年间,太原和尚惠照因为梦见镇州南三十里废相国寺中埋一铁塔,特意前去探访。到了州界上,被元戎王中令镕知道了,请在署衙里供养。衙内的将领任友义想到这也许是邻州派来的探子,或者会有什么不测的事情发生,恳切要求审问并驱逐他。元戎也有点犯疑,惠照具实说了寻找塔的事。元戎就立刻派人到府南三十里去访查,果然找到了相国寺的古墓。在墓殿台阶前面挖掘,找到了铁塔。上面刻了三千人的姓名,都是在常山将校亲军中的人,唯独没有任友义的名字。才知道是前世所定。刻这个塔的人,是何等神异啊!渭滨钓者

清渭之滨,民家之子,有好垂钓者。不农不商,以香饵为业,自壮及中年,所取不知其纪极。仍得任公子之术,多以油煎燕肉置于纤钩,其取鲜鳞如寄之于潭濑,其家数口衣食,纶竿是赖。忽一日,垂钓于大涯硖,竟日无所得。将及日晏,忽引其独茧,颇讶沉重。迤逦挽之,获一铜佛像。既闷甚,掷之于潭心,遂移钓于别浦,亦无所得。移时,又牵出一铜佛。于是折其竿,断其纶,终身不复其业。(出《玉堂闲话》)

清澈渭水的边上,有一个平常百姓家的儿子,喜欢钓鱼。不事农不从商,以用香饵垂钓为职业,从壮年到中年,钓到的鱼不知有多少了。他掌握了任公子配制鱼饵的方法,用油把燕子肉煎了挂在钓钩上来钓鱼。这种钓法就像把鱼保存在自家的池塘随用随取一样容易,他家几口人的生活,全依赖于这个钓鱼竿了。有一天,他在大涯硖钓鱼,整日无所收获,天色将晚。拉起鱼竿只感到拉不动,他很惊讶,慢慢地拉起,钓起一个铜佛像,感到纳闷。又把它扔回水潭。于是又到别的河里去钓鱼,也没有收获。又钓出一个铜佛像。在这时他折断了他的鱼竿扯断了鱼弦终身不再钓鱼。

相关评论

×请选择打赏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