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中国古代文学名著 > 太平广记 >

卷第二十六 神仙二十六

【回目录】

卷第二十六 神仙二十六

叶法善 邢和璞

叶法善

叶法善字道元,本出南叶邑,今居处州松县。四代修道,皆以功密行及劾召之术救物济人。母刘,因昼寐,梦流星入口,吞之乃孕,十五月而生。年七岁,溺于 中,三年不还。父母问其故,曰:“青童引我,饮以云浆,故少留耳。”亦言青童引朝太上,太上颔而留之。弱冠身长九尺,额有二午。性淳和洁白,不茹荤辛。常独处幽室,或游林泽,或访云泉。自仙府归还,已有役使之术矣,遂入居卯酉山。其门近山,巨石当路,每环回为径以避之。师投符起石,须臾飞去,路乃平坦。众共惊异。常游括苍白马山,石室内遇三神人,皆锦衣宝冠,谓师曰:“我奉太上命,以密旨告子。子本太极紫微左仙卿,以校录不勤,谪于人世,速宜立功济人,佐国功满,当复旧任。以正一三五之法,令授于子。又勤行助化。宜勉之焉。”言讫而去。自是诛荡怪,扫馘凶妖,所在经行,以救人为志。叔祖靖能,颇有神术,高宗时,入直翰林,为国子祭酒。武后监国,南迁而终。初高宗征师至京,拜上卿,不就,请度为道士,出入禁门。乃欲告成中岳,扈从者多疾,凡噀咒,病皆愈。二京受道箓者,文武中外男女弟子千余人。所得金帛,并修宫观,恤孤贫,无爱惜。久之,辞归松,经过之地,救人无数。蜀川张尉之妻,死而复生,复为夫妇。师识之曰:“媚之疾也,不速除之,张死矣。”师投符而化为黑气焉。相国姚崇已终之女,钟念弥深,投符起之。钱塘 有巨蜃,时为人害,沦溺舟楫,行旅苦之。投符 中,使神人斩之。除害殄凶,玄功遐被,各具本传。于四海六合 ,名山洞天,咸所周历。师年十五,中毒殆死,见青童曰:“天台苗君,飞印相救。”于是获苏。又师青城山赵元,受遁甲。与嵩韦善俊传八史,东入蒙山,神人授书。诣嵩山,神仙授剑。常行涉大水,忽沉波中,谓已溺死,七日复出,衣履不濡,云:“暂与河伯游蓬莱。”则天徵至神都,请于诸名岳投奠龙璧。中宗复位,武三思尚秉国权。师以频察袄祥,保护中宗相王及玄宗,为三思所忌,窜于南海。广州人庶,夙仰其名,北向候之。师乘白鹿,自海上而至,止于龙兴新观。远近礼敬,舍施丰多,尽修观宇焉。岁余,入洪州西山,养神修道。景龙四年辛亥三月九日,括苍三神人又降,传太上之命:“汝当辅我睿宗及开元圣帝,未可隐迹山岩,以旷委任。”言讫而去。时二帝未立,而庙号年号,皆以先知。其年八月,果有诏徵入京。迨后平韦后,立相王睿宗,玄宗承祚继统,师于上京,佐佑圣主。凡吉凶动静,必予奏闻。会吐蕃遣使进宝函封,曰:“请陛下自开,无令他人知机密。”朝廷默然,唯法善曰:“此是凶函,请陛下勿开,宜令蕃使自开。”玄宗从之。及令蕃使自开,函中发,中番使死,果如法善言。俄授银青光禄大夫鸿胪卿越国公景龙观主。祖重,于术数,明于考召,有功于江湖间,谥有道先生,自有传。父慧明,赠歙州刺史。师请以松宅为观,赐号淳和,御制碑书额,以荣乡里。明年正月二十七日,忽友云鹤数百,行列北来,翔集故山,徘徊三日,瑞云五色,覆其所居。是岁庚申六月三日甲申,告化于上都景龙观。弟子既齐物、尹愔,睹真仙下降之事,秘而不言。二十一日。诏赠金紫光禄大夫越州都督。春秋百有七岁。所居院异香芬郁,仙乐缤纷,有青烟直上烛天,竟日方灭。师请归葬故乡。敕度其侄润州司马仲容为道士,与中使监护,葬于松。诏衢、婺、括三州助葬。供给(给原作终,据明抄本改)所须。发引日,敕官缟衣祖送于国门之外。开元初,正月望夜,玄宗移仗于上宫以观灯。尚方匠毛顺心,结构彩楼三十余间,金翠珠玉,间厕其内。楼高百五十尺,微风所触,锵然成韵。以灯为龙、凤、螭、豹腾踯之状,似非人力。玄宗见大悦,促召师观于楼下,人莫知之。师曰:“灯影之盛,固无比矣;然西凉府今夕之灯,亦亚于此。”玄宗曰:“师顷尝游乎?”曰:“适自彼来,便蒙急召。”玄宗异其言,曰:“今欲一往,得乎?”曰:“此易耳。”于是令玄宗闭目,约曰:“必不得妄视,若误有所视,必有非常惊骇。”如其言,闭目距跃,已在霄汉。俄而足已及地。曰:“可以观矣。”既睹影灯,连亘数十里,车马骈阗,士女纷委。玄宗称其盛者久之,乃请回。复闭目腾空而上,顷之已在楼下,而歌舞之曲未终。玄宗于凉州,以镂铁如意质酒,翌日命中使,托以他事,使于凉州,因求如意以还,验之非谬。又尝因八月望夜,师与玄宗游月宫,聆月中天乐。问其曲名,曰:“《紫云曲》。”玄宗素晓音律,默记其声,归传其音。名之曰《霓裳羽衣》。自月宫还,过潞州城上,俯视城郭悄然,而月光如昼。师因请玄宗以玉笛奏曲。时玉笛在寝殿中,师命人取,顷之而至。奏曲既,投金钱于城中而还。旬日,潞州奏八月望夜,有天乐临城,兼获金钱以进。玄宗累与近臣试师道术,不可殚尽,而所验显然,皆非幻妄,故特加礼敬。其余追岳神,致风雨,烹龙肉,祛妖伪,灵效之事,具在本传,此不备录。又燕国公张说,尝诣观谒,师命酒。说曰:“既无他客。”师曰:“此有曲处士者,久隐山林,性谨而讷,颇耽于酒,钟石可也。”说请召之,斯须而至。其形不及三尺,而腰带数围,使坐于下,拜揖之礼,颇亦鲁朴。酒至,杯盂皆尽,而神色不动。燕公将去。师忽奋剑叱曲生曰:“曾无高谈广论,唯沉湎于酒,亦何用哉!”因斩之,乃巨榼而已。尝谓门人曰:“百六十年后,当有术过我者,来居卯酉山矣。初,师居四明之下,在天台之东,数年。忽于五月一日,有老叟诣门,号泣求救。门人谓其有疾也。师引而问之,曰:“某东海龙也。天帝所敕,主八海之宝,一千年一更其任,无过者超证仙品。某已九百七十年矣,微绩垂成,有婆罗门逞其幻法,住于海峰,昼夜禁咒,积三十年矣。其法将成,海水如云,卷在天半,五月五日,海将竭矣。统天镇海之宝,上帝制灵之物,必为幻僧所取。五日午时,乞赐丹符垂救。至期,师敕丹符,飞往救之,海水复旧。其僧愧恨,赴海而死。明日,龙辇宝货珍奇以来报。师拒曰:“林野之中,栖神之所,不以珠玑宝货为用。”一无所受,因谓龙曰:“此崖石之上,去水且远,但致一清泉,即为惠也。”是夕,闻风雨之声 ,及明,绕山麓四面,成一道石渠,泉水流注,经冬不竭。至今谓之天师渠。又一说云,显庆中,法善奉命修黄箓斋于天台山,道由广陵,明晨将济瓜州。是日, 干渡人,舣舟而候,时方春暮,浦溆晴暖,忽有黄白二叟相谓曰:“乘间可以围棋为适乎。”即向空召冥儿。俄有丱童擘波而出,衣无沾湿。一叟曰:“挈棋局与席偕来。”须臾,丱童如命,设席沙上。对坐约曰:“赌胜者食明日北来道士。”因大笑而下子。良久,白衣叟曰:“卿北矣!幸无以味美见侵也?”旷望逡巡,徐步凌波,远远而没。舟人知其将害法善也,惶惑不宁。及旦,则有内官驰马前至,督各舟楫。舟人则以昨日之所见具列焉。内官惊骇不悦。法善寻续而来,内官复以舟人之辞以启法善。法善微哂曰:“有是乎?幸无挂意。”时法善符术神验,贤愚共知,然内官洎舟人从行之辈,忧轸靡遑。法善知之而促解缆,发岸咫尺,而暴风狂浪,天日昏晦。舟中之人,相顾失色。法善徐谓侍者曰:“取我黑符,投之鹢首。”既投而波流静谧,有顷既济。法善顾舟人曰:“尔可广召宗侣,沿流十里间,或芦洲菼渚,有巨鳞在焉,尔可取之,当大获其资矣。”舟人承教,不数里,果有白鱼长百尺许,周三十余围,僵暴沙上。就而视,脑有穴嵌然流膏。舟人因脔割载归,左近村闾,食鱼累月。(出《集异记》及《仙传拾遗》)

叶法善,字道元,出生在南的叶邑,现在住在处州松县。叶家四代修道,都凭着做好事积德以及揭发、寻找邪恶的法术救物济人。他母亲姓刘,因为白天睡觉,梦见流星进入口中,吞下之后便怀了孕。怀孕十五个月才生下他。他七岁那年,淹死在 中,三年后回来。父母问他为什么去了这么久,他说:“一个穿青衣服的童子领着我,给我云浆喝,所以我就逗留了一会儿。”又说:“穿青衣服的童子领他去见太上,太上允许留他。”他成年之后身高九尺,额头上有两个“午”字。他的性情淳和,肤色洁白,不吃荤腥辛辣之物。他常常独自处在幽室之中。或者云游林泽,或者寻访云泉。从仙府回来,他已经有役使鬼神的道术了。于是他住进卯酉山。他的家门离山很近,当路有一块巨石,常常要绕着走避开它。他扔出一道符搬起那巨石,巨石顷刻间便飞走了。路就平坦了。众人都感到惊奇。他曾经到括苍白马山游览,在一所石室内遇见过三位神人。三位神人都穿着锦衣,戴着宝冠。神人对叶法善说:“我奉太上的命令,把密旨告诉你。你本来是太极宫紫微殿左仙卿,因为校录不勤,被谪贬到人世上来。你应该赶快立功,济世救人,辅佐国家,功满之后,就会再恢复旧职。太上还让我把‘正一三五’的法术,传授给你。你还要勤于修行,帮助众生,好好地勉励自己吧。”神人说完便离去了。从此,叶法善诛杀扫荡怪,斩杀凶妖。他所有的行为,都是以救人为目的。他的叔祖父叶靖能,很有神术,高宗的时候,在翰林院做官,是国子祭酒。武则天代理国政,把他贬到南方,死在那里。当初高宗把叶法善征召到京城,拜他做上卿,他不干,请求引度他做道士,出入在禁宫内。等到中宗要去中岳嵩山去祭天的时候,随从们大多数都病了。经过他喷水念咒治疗,病都好了。二京之中接受道家符箓图诀的,文的武的,宫内的宫外的,男的女的,共有弟子一千多人。他所得到的金银丝帛,全都用来修宫观,救济孤寡穷人,不吝惜钱财。过了挺长时间,他告辞回到松县。他经过的地方,有许多人得到救助。蜀川张尉的妻子,死而复生,又恢复了夫妻生活。叶法善识破了她的真相,说:“这是一种死媚病,不赶快除掉它,张尉也会死了。”他投出一道符,把她化成一股黑烟。相国姚崇的女儿已经死了,但是相国钟爱、思念女儿的心情更强烈了,叶法善就投一道符把她救活了。钱塘 里有一只大蛤蜊,时常害人,把船弄翻,把人淹死,行旅之人都害怕。叶法善把符投到 中,让神人把大蛤蜊斩了。他除害灭凶,修道的功夫远近闻名。他的各种事迹都记载在他本人的传里。对四海六合 的名山洞天他都游历过。叶法善十五岁那年,曾经中毒几乎要死了。他见到一位穿青衣的童子,童子对他说:“天台山上的苗君,飞印救你。”于是他就复苏了。他又拜青城山的赵元为师,学到了遁甲术。他向嵩的韦善俊学习 《八史》。他东入蒙山,神人送给他天书。他到嵩山去,神仙送给他宝剑。他曾经在水面上行走,忽然沉到水中,人们以为他被淹死了。七天之后他又出来了,衣服都没湿。他说:“暂时和河伯游了一趟蓬莱。”武则天把他召到京都,他请求在各大名山上投放龙璧。中宗复位以后,武三思还继续掌权。叶法善因为多次察觉袄祥,保护了中宗相王和玄宗,武三思十分忌恨,被流放到南海。广州的百姓,一向仰慕他的名字,面向着北方等候着他。他骑着白鹿,从海上来到,住在龙兴新观。远近的人们都来礼敬他,施舍的钱物极多。他把这些钱物全都用来修观宇了。一年以后,他进到洪州的西山里养神修道。景龙四年辛亥三月九日,括苍山的三位神人又下来,传达太上的命令:“你应当辅佐我们的睿宗皇帝和开元圣帝,不可隐居在山中而耽误荒废了对你的委任。”说完就离去了。当时这两位皇帝还没有登位,而他们的庙号年号,叶法善全都事先知道了。那年八月,果然有诏书召他回京。等到后来平定了韦皇后,相王李旦成为睿宗皇帝。后来,玄宗继承了帝位。叶法善在京城辅佐圣主。凡是吉凶动静,他都能预先向皇上奏明。正赶上吐蕃国派使者来献宝,宝被封在匣子里。使者说:“请陛下自己开,不要让别人知道其中的机密。”朝廷一片默然,只有叶法善说:“这是个凶匣子,请陛下不要开。应该让吐蕃的来使自己开。”玄宗听了他的话。等到让蕃使自己打开,匣子里的暗箭射出来,正好把番使射死了。果然像叶法善说的那样。不久,皇帝封他为银青光禄大夫、鸿胪卿、越国公、景龙观主。他的祖父叶重,术数很到,善于考察吉凶,呼唤鬼神,在江湖之间很有功绩,谥号叫“有道先生”,正史里有传。叶法善的父亲叫叶慧明,皇帝曾经把歙州刺史的官职赠送给他。叶法善请求把松县老家的宅子作为道观,皇帝赠号为“淳和观”,观上有御制的碑书匾额,使叶家在乡里之间更显得光荣。第二年正月二十七日,忽然有几百只云鹤排成行列从北边飞来,飞翔聚集在叶法善故居的山上。仙鹤徘徊了三天,五色的瑞云覆盖了他的住处。这一年庚申六月三日甲申时,他在京都景龙观坐化。他的弟子既齐物、尹愔,见到了神仙下来的事,但是他们保密,不往外讲。二十一日,皇帝下诏书,赠他金紫光禄大夫、越州都督的称号。他活了一百零七岁。他所住的那个院子里,异香浓郁,仙乐声声,有一股青烟直上,映照天空,整整一天才消失。叶法善死前曾请求归葬故乡。皇上下令把他的侄子——润州司马叶仲容引度为道士,和中使一块监护着他的灵柩,葬到松县。并且诏令衢、婺、括三州协助操办葬礼,供给所需要的钱物。出殡那天,皇上又敕令官吏们穿上白色丧服在国门外送灵。叶法善的事迹很多。开元年初,正月十五夜里,唐玄宗把仪仗移到上宫观灯。尚方署的工匠毛顺心,结构了三十多间彩楼,还放上金翠珠玉,楼高一百五十尺。微风吹来,锵然有声,很有韵味。用灯做成龙、凤、螭、豹跳跃的样子,好像不是人所能完成的。唐玄宗看了非常高兴,派人把叶法善找来在楼下看,别人都不知道。叶法善说:“灯景的盛况,固然是无比的。但是西凉府今夜的灯,也仅次于这里。”玄宗说:“法师刚才曾经去过?”叶法善说:“我刚从那回来,就受到陛下的紧急召见。”玄宗对他的话感到奇怪,说道:“现在我也想去,行吗?”叶法善说:“这很容易。”于是他让玄宗闭上眼睛,约定说:“一定不要随便乱看,如果误看了什么,一定会受到不寻常的惊吓。玄宗照他说的那样做,闭着眼睛用力一跳,已跃上高空。不一会儿就觉得脚已触到地面。叶法善说:“可以睁眼看了!”只见灯火辉映,连绵几十里,有接连不断的车马,又有纷然众多的士女。玄宗称赞这里的盛况,赞叹了好久。于是,叶法善就请他回去,又闭上眼睛腾空而上,一会儿便已经回到彩楼之下了。那支歌舞的曲子还没有结束。玄宗到凉州的时候,用镂铁如意换了酒喝。第二天他派出一位中使,以办别的事为名到凉州去,找到了镂铁如意带了回来,证明叶法善带他去凉州的事不假。另外,又曾经在八月十五夜里,叶法善和唐玄宗一块到月宫去游览。玄宗听了月中的天乐,打听曲子叫什么名,人家告诉他是《紫云曲》。玄宗一向精通音乐,暗中记下它的声调,回来写出曲谱,起名《霓裳羽衣曲》。从月宫回来的时候,路过潞州城上,俯看城中一片寂静,而月光照如白昼,叶法善就请玄宗用笛子演奏一支曲子。当时玉笛放在寝殿里,叶法善派人去取,顷刻间就取回来了。奏完曲,把一枚金钱扔到城里就回来。十天以后,潞州进奏章报告说,八月十五夜里,有天乐降临潞州城,而且还在城中拾到一枚金钱,现在把这枚金钱献给皇上。唐玄宗屡次与近臣们试验叶法善的道术,他的道术无穷无尽,而且所试验的都很灵验,都不是虚幻的。所以对他很尊敬。其余诸如追赶岳神、呼风唤雨、烹煮龙肉、剪除妖伪等灵验之事,全都在他的传记里,这里不作详细记录。另外,燕国公张说,曾经到观中拜谒过叶法善。叶法善摆酒款待他,他说:“没有别的客人……”叶法善说:“这地方有一位姓曲的处士,长期在山林里隐居,性情谨慎,不善言谈,很喜欢喝酒,能喝一钟或者一石。”张说请叶法善把曲处士找来。他很快就把曲处士找来了。曲处士的身材不足三尺高,而腰带却有几围长。叶法善让曲处士坐在下首。曲处士行揖拜之礼,显得很粗鲁。酒端上来之后,曲处士把杯里的盂里的全喝光了,神色却仍然如故,一点没变。燕国公要离开的时候,叶法善忽然挺着剑斥责曲处士说:“你居然什么高谈阔论也没有,只知道喝酒,还有什么用呢?”于是就斩杀了他。一看,原来这位曲处士是一个盛酒的器具变的。叶法善曾经对门人说:“一百六十年以后,能有一个道术比我强的人,到卯酉山来居住。”当初,叶法善住在四明山下。四明山在天台山之东。住了几年,忽然在五月一日这一天,有一位老头到门前,号哭着求救。门人以为这老头有病。叶法善拉着老头问他怎么了,老头说:“我是东海的一条龙,天帝命令我主管八海的宝。职位一千年更换一次。这一十年中没有过错的,就能超度成仙了。我已经干了九百七十年了,我的功业眼看就要成功。可是,有一位和尚显示他的魔幻法术,住在海边山峰上,昼夜念咒,已经三十年了。他的法术将要炼成。炼成之后,海水将像云一样被卷到空中,五月五日海将枯干,那么,全天下的镇海之宝,上帝号令神灵之物,一定会被幻术和尚得去。五月五日的正晌午时,请您赐一道丹符救救我。”到了五月五日,叶法善命令一道丹符飞到东海去救那龙。海水恢复原样。那和尚又愧又恨,跳进大海自杀了。第二天,那龙用车拉着珍珠宝贝来报答叶法善。叶法善拒绝接受,说道:“山林旷野之中,是神仙的住所,不认为珠玑宝货有什么大用。”他什么也没接受。于是他对龙说:“这里的崖石之上,离水很远,只要你在这上面留下一个清泉,就是对我的报答了。”这天晚上,人们听到了风雨之声 。等到天明,人们出门一看,围绕着山根,四面出现一道石渠,泉水流淌,经冬不干。到现在这渠还叫天师渠。还有一个传说,显庆年间,叶法善奉命在天台山上修黄箓斋,道上经过广陵,早晨将渡过瓜州。这一天, 岸上要渡 的人们,正坐在岸边等候着开船的时刻。当时正是春暮,水边又晴又暖。忽然有黄白两个老头互相说:“趁此机会可以下一盘棋,挺合适吧?”于是他们向着空中呼唤仙童。不一会儿,有一个仙童从 水里出来,他的衣服居然没有沾湿。一个老头对仙童说:“把棋局和坐席一块拿来!”一会儿,仙童遵命办到,把棋局和坐席放到沙地上。两个老头相对而坐,约定说:“谁下胜了,谁就吃掉明天从北边来的那个道士。”于是二人大笑着开始下棋。下了好长时间,白衣老头说:“你败了,希望你不要因为那道士味道好就来抢!”两个老头向远处望了一会儿,慢慢走在水面上,远远地消逝了。摆船人知道他们要害叶法善,惶惑不安。等到第二天早晨,就有宫中的官吏骑着马来到,督促准备船只,摆船人就把昨天见到的情形详细向官吏述说了。那官吏又惊又怕不大高兴。不多时叶法善也到了。那官吏又把摆船人说的话告诉了叶法善。叶法善微笑道:“有这样的事吗?请不要在意!”当时叶法善的符术和神一样灵验,无论贤者愚者全都知道。但是宫内的官吏、摆船人,以及其他随从人员,忧痛惶急。叶法善知道大家的心情,就催促解缆开船。刚开船离岸不远,暴风狂浪大作,天日昏暗。船里的人面面相觑,大惊失色。叶法善慢吞吞对侍者说:“拿出我的黑符,扔到船头上。”扔了黑符之后, 水立即风平浪静。不多时到了对岸,叶法善看着摆船人说:“你可以多找一些同伴来,沿 十里之间,也许是长有水草的小岛上,有大鱼在那里边,你可以拿回去。能发一笔小财了!”摆船人按照叶法善教的去做,寻了不几里,果然有一条长百尺左右,粗三十多围的大鱼,暴死在沙滩上。走近一看,鱼头上有一个洞往外流着脑汁。摆船人于是把大鱼割成一块一块的肉载运回去。左右的村庄,全都吃了一个来月的鱼。

邢和璞

邢先生名和璞。善方术,常携竹算数计,算长六寸。人有请者,到则布算为卦,纵横布列,动用算数百,布之满床 。布数已,乃告家之休咎,言其人年命长短及官禄,如神。先生貌清羸,服气,时饵少药。人亦不详所生。唐开元二十年至都,朝贵候之,其门如市。能增人算寿,又能活其死者。先生尝至白马坂下,过(“过”原作“遇”,据明抄本改。)友人。友人已死信宿,其母哭而求之。和璞乃出亡人置于床 ,引其衾,解衣同寝。令闭户,眠熟。良久起,具汤,而友人犹死。和璞长叹曰:“大人与我约而妄,何也?”复令闭户。又寝。俄而起曰:“活矣!”母入视之,其子已苏矣。母问之。其子曰:“被箓在牢禁系,拷讯正苦,忽闻外曰:‘王唤其(“其”原作“苦”,据明抄本改。)人。’官不肯曰:‘讯未毕,不使去。’少顷,又惊走至者曰:‘邢仙人自来唤其(“其”原作“苦”,据明抄本改。)人。’官吏出迎,再拜恐惧。遂令从仙人归,故生。”又有纳少妾,妾善歌舞而暴死者,请和璞活之。和璞墨书一符,使置妾卧处。俄而言曰:“墨符无益。”又朱书一符,复命置于床 。俄而又曰:“此山神取之,可令追之。”又书一大符焚之。俄而妾活。言曰:“为一 神领从者数百人拘去,闭宫门,作乐酣饮。忽有排户者曰:‘五道大使呼歌者。’神不应。顷又曰:‘罗大王使召歌者。’方骇。仍曰:‘且留少时。’须臾,数百骑驰入宫中,大呼曰:‘天帝诏,何敢辄取歌人。”令曳神下,杖一百,仍放歌人还。于是遂生。”和璞此事至多。后不知所适。(出《纪闻》)

邢先生的名字叫和璞。他善长方术,身边常常带有计数的竹签。竹签长六寸。如果有人请他算命,他来到便用竹签摆成卦形,纵的横的都有,一共要动用一百多根,摆满一床 。摆完之后,就告诉人家是吉是凶,是福是祸,说出那人的年龄寿命大小以及官禄什么的,说得极准,像神一般。邢先生面相清瘦。他食气养身,有时候少吃一点药。也不知他是什么地方出生的。唐朝开元二十年他来到京都。朝中的权贵都去求他算命,要按先来后到的顺序等候。他的门庭若市。他能算出人的寿命长短,帮人增寿。又能起死回生,把死人救活。有一次他到白马坂去看望一个友人,那友人已经死去两夜了,友人的母亲哭着求他,他便把死人抬出来放在床 上,拽过友人的被子,脱了衣服和友人睡到一起。还让人把门关上。熟睡了好久他才起来。早已有人准备好了热水,但是友人还是死的。邢和璞长叹一声说:“大人和我约好了却又 乱失约,为什么呢?”他又让人关上门,又睡,不一会儿起来说:“活了!”友人母亲进去一看,儿子已经苏醒了。母亲问儿子是怎么回事,儿子说:“我被关在间的牢房里拷问得正苦的时候,忽听外面喊道:‘大王叫这个人!’ 负责拷问的官吏不肯,说:‘审讯没完,不能去!’过了一会儿,又有一个惊慌跑来的人说:‘邢仙人亲自来叫这个人!’那官吏出去迎接,连连下拜,很害怕的样子。于是就让我跟着邢仙人回来了。所以又活了。”另外,有一个人娶了一个年轻的小老婆,小老婆能歌善舞却突然死了,这个人就请邢和璞救活他的小老婆。邢和璞用墨写了一道符,让他放在小老婆躺着的地方。过了片刻又说墨符没用处,又用朱砂写了一道符。又让那人放到床 上。过了片刻又说:“她被山神捉去了,可以写符追她!”于是又写了一道大符烧了。不一会儿小老婆活了。她说道:“我被一个 神领着几百名随从捉了去,关着宫门,让我唱歌陪他畅饮。忽然有人推门进来说:‘五道大使叫唱歌的女子回去!’ 神不答应。过了片刻又有人说:‘罗大王派人来叫唱歌的女子!’ 神这才害怕,但他仍然说:‘再少呆一会儿!’不一会儿,几百名骑兵奔入宫中,大声喊道:‘天帝下诏,你胆敢擅自捉拿唱歌女子,’下令把他拉下来,打了一百大板,并命令放唱歌的女子回去!于是我就又活了。”邢和璞这类事极多。后来不知他到哪儿去了。

相关评论

×请选择打赏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