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中国古代文学名著 > 太平广记 >

卷第二十五 神仙二十五

【回目录】

卷第二十五 神仙二十五

采药民 元柳二公

采药民

唐高宗显庆中,有蜀郡青城民,不得姓名。尝采药于青城山下,遇一大薯药,劚之深数丈,其根渐大如瓮。此人劚之不已,渐深五六丈,而地陷不止,至十丈余。此人堕中,无由而出。仰视穴口,大如星焉。分必死矣。忽旁见一穴,既入,稍大,渐渐匍匐,可数十步,前视,如有明状。寻之而行,一里余,此穴渐高。绕穴行可一里许,乃出一洞口。洞上有水,阔数十步。岸上见有数十人家村落,桑柘花物草木,如二三月中。有人,男女衣服,不似今人。耕夫钓童,往往相遇。一人惊问得来之由,遂告所以。乃将小舠子渡之。民告之曰:“不食已经三日矣。”遂食以 麻饭柏子汤诸菹。止可数日,此民觉身渐轻。问其主人,此是何所,兼求还蜀之路。其人相与笑曰:“汝世人,不知此仙镜。汝得至此,当是合有仙分。可且留此,吾当引汝谒玉皇。”又其中相呼云:“明日上已也,可往朝谒。”遂将此人往。其民或乘云气,或驾龙鹤。此人亦在云中徒步。须臾,至一城,皆金玉为饰。其中宫阙,皆是金宝。诸人皆以次入谒。独留此人于宫门外。门侧有一大牛,赤色,形状甚异,闭目吐涎沫。主人令此民礼拜其牛,求乞仙道。如牛吐宝物,即便吞之。此民如言拜乞。少顷,此牛吐一赤珠,大逾径寸。民方欲捧接,忽有一赤衣童子拾之而去。民再求,得青珠,又为青衣童子所取。又有黄者白者,皆有童子夺之。民遂急以手捧牛口,须臾得黑珠,遽自吞之。黑衣童子至,无所见而空去。主人遂引谒玉皇。玉皇居殿,如王者之像,侍者七人,冠剑列左右,玉女数百,侍卫殿庭。奇异花果,馨香非世所有。玉皇遂问民。具以实对,而民贪顾左右玉女。玉皇曰:“汝既悦此侍卫之美乎。”民俯伏请罪。玉皇曰:“汝但勤心妙道,自有此等;但汝修行未到,须有功用,不可轻致。”敕左右,以玉盘盛仙果,其果绀赤,绝大如拳,状若世之林檎而芳香无比,以示民曰:“恣汝以手捧之(自其果绀赤起,至恣汝以手捧之止。原作示民曰:“恣汝以手拱之,所得之数也。其果绀赤,绝大如拳,状若世之林檎而芳香无比,自手拱之。今据明抄本改),所得之数,即侍女之数也。自度尽拱可得十余。遂以手捧之,唯得三枚而已。玉皇曰:“此汝分也。”初至未有位次。且令前主人领往彼处。敕令三女充侍,别给一屋居之。令诸道侣,导以修行。此人遂却至前处,诸道流传授真经,服药用气,洗涤尘念。而三侍女亦授以道术。后数朝谒,每见玉皇,必勉甚至意。其地草木,常如三月中,无荣落寒暑之变。度如人间,可一岁余。民自谓仙道已成,忽中夜而叹。左右问。曰:“吾今虽得道,本偶来此耳。来时妻产一女,才经数日,家贫,不知复如何,思往一省之。玉女曰:“君离世已久,妻子等已当亡,岂可复寻。盖为尘念未祛,至此误想。”民曰:“今可一岁矣,妻亦当无恙,要明其事耳。”玉女遂以告诸邻。诸邻共嗟叹之。复白玉皇。玉皇命遣归。诸仙等于水上作歌乐饮馔以送之。其三玉女又与之别,各遗以黄金一铤,曰:“恐至人世,归求无得,以此为费耳。”中女曰:“君至彼,倘无所见,思归,吾有药在金铤中,取而吞之,可以归矣。”小女谓曰:“恐君为尘念侵,不复有仙,金中有药,恐有(明抄本有作不)固耳。吾知君家已无处寻,唯舍东一擣练石尚在,吾已将药置石下。如金中无,但取此服可矣。”言讫,见一群鸿鹄,天际飞过。众谓民曰:“汝见此否,但从之而去。”众捧民举之,民亦腾身而上,便至鹄群,鹄亦不相惊扰,与飞空。回顾,犹见岸上人挥手相送,可百来人。乃至一城中,人物甚众。问其地,乃临海县也,去蜀已甚远矣。遂鬻其金资粮,经岁乃至蜀。时开元末年,问其家,无人知者。有一人年九十余,云:“吾祖父往年因采药,不知所之,至今九十年矣。” 乃民之孙也,相持而泣,云:“姑叔父皆已亡矣,时所生女适人身死,其孙已年五十余矣。”相寻故居,皆为瓦砾荒榛,唯故砧尚在。民乃毁金求药,将吞之,忽失药所在。遂举石,得一玉合,有金丹在焉。即吞之,而心中明了,却记去路。此民虽仙洞得道,而本庸人,都不能详问其事。时罗天师在蜀,见民说其去处。乃云:“是第五洞宝仙九室之天。玉皇即天皇也。大牛乃驮龙也。所吐珠,赤者吞之,寿与天地齐;青者五万岁;黄者三万岁;白者一万岁;黑者五千岁;此民吞黑者,虽不能学道,但于人世上亦得五千岁耳。玉皇前立七人,北斗七星也。”民得药,服却入山,不知所之,盖去归洞天矣。(出《原仙记》,明抄本作出《原化记》)

唐高宗显庆年间,蜀郡青城有一个人,不知他叫什么名字。这个人曾经在青城山下采药,遇到一棵大薯药,往下挖了几丈深,发现它的根渐渐粗大,像瓮那么粗。这个人不停地往下挖,渐渐挖到五六丈深,土就不停地往下陷。到十丈深的时候,这个人掉到坑里没有办法出来。他仰视洞口,只像星星那么大。按理说他非死不可了。忽然他发现旁边有一个洞,进去之后,见洞中逐渐宽敞。他渐渐地爬着往里走,走了几十步,往前看,好像有亮光。他寻那亮光往前走,走了一里左右,这个洞穴渐渐变高。在洞中又绕着走了一里多,就走出一个洞口。洞上边有一条河,几十步宽,岸上有一个几十户人家的村落。村落里有花草树木。景色像二三月的样子。村里有人,从男男女女的衣服上看,不像现在的人。耕地农夫和钓鱼的儿童,常常相遇。有一个人吃惊地问他是怎么来的。于是他就告诉了那人。那人就用一条小船把他渡了过去。他告诉那人,他已经三天没吃东西了。那人就把 麻饭、柏子汤以及各种腌菜给他吃。住了几天,他觉得自己的身体渐渐地变轻,就问那人:“这是什么地方?”他还向那人打听回蜀郡的道路。那人对他笑笑说:“你是人世间的人,不知道这是仙境。你能到这个地方来,应当说这是该着与神仙有缘分,可以暂且留在这里,我将领你去拜见玉皇。”村中又有人喊道:“明天是三月三,可以去拜谒玉皇。”于是那人带着他前往。他或者乘驾着云气,或者乘驾着龙鹤。那个人也在云中徒步走。不多时,来到一座城市,全都是用金玉装饰的。其中的宫殿楼阁,全都是金银珠宝。人们都按照一定的次序进去拜谒,唯独把他留在宫门外。门边有一头赤红色的大牛,形状很奇特,正闭着眼睛吐涎沫。那人让他去参拜这牛,乞求成仙之道,如果牛吐出什么宝物,立即把它吞下。他就去拜牛。不一会儿,这牛吐出一颗赤色珠子,直径超过一寸。他刚要去捧接,忽然有一个穿红衣服的童子拾起宝珠就离开了。他再讨要,得到一颗青色珍珠,又被一个穿青色衣服的童子取去。再讨要,又有黄珍珠白珍珠,也都被童子夺去。他于是急忙用手捧住牛嘴,不一会儿接到一颗黑珠子,急忙吞了下去。黑衣童来到,没见到什么就空手回去了。那人于是就领他去拜见玉皇。玉皇坐在殿上,样子像国王。七个侍卫佩剑站在左右。几百名玉女,侍卫在庭院里。庭院里到处是奇花异果,那香气是人间所没有的。玉皇就问他话,他都如实地回答。他贪婪地顾盼左右的玉女,玉皇说:“你很喜欢这些侍卫的美女 吗?”他趴在地上请罪。玉皇说:“只要你勤奋地用心修道,自然会有这些。只是你的修行还不到家。你必须努力用功,不可能轻易就得到。”玉皇让左右端来一玉盘仙果。那果青红色,拳头那么大,样子像人世间的花红果,芳香无比。玉皇把仙果给他看,说道:“让你随便用手捧,捧几个果,就给你几个侍女。”他自己估计最多能捧起十几个,就伸手去捧,只捧起三颗而已。玉皇说:“这就是你有缘分了。”因为他是刚来,宫中没有他的位置,暂时就让他随那人回到那人的村子,让三名侍女侍奉他,另外给他一所房子居住。还让同伴们帮他修行。于是他就跟着那人回到原处,道友们向他传授真经,帮他服药炼气,洗涤尘俗之念。三名侍女也向他传授道术。后来又多次拜见玉皇,每次见到玉皇,玉皇一定会勉力他全心全意地修行。那地方的草木,总像三月间,没有荣枯寒暑的变化。估计就像人间过了一年多,他自己认为仙道已成,忽然半夜里叹气。左右问他为什么叹气,他说:“我现在虽然得道成仙,但是我本来是偶然来的,来的时候妻子生了一个女孩,才几天我就离开了。我家里穷,不知现在又怎样了。我想回去看看。”玉女说:“你离开人世已经很久了,妻子等应该已经死去,哪能再找到!大概因为你尘念未了,到现在还 思乱想。”他说:“现在有一年了,妻子应该没什么变化,我只是想弄明白是怎么回事罢了。”玉女于是告诉了邻居们,邻居们都感叹。又告诉了玉皇,玉皇让人送他回去。神仙们在水上作歌奏乐置办宴席为他送行。那三名玉女又和他告别,每人送给他一锭黄金,说:“恐怕到了人世间,回家什么也找不到,用这些黄金作费用吧!”中玉女说:“你到了那里,如果什么也没见到,想回来,我有药放在金锭中,你取出来吞下去,就可以回来啦!”小玉女说:“怕你被尘念侵害,不再有仙气,就在金锭里预备了药。又怕金锭中的药会保存不住,我知道你家已无处可寻,只有屋东头一块槌衣石还在,我已经把药放在那石头下边。如果不能从金锭中取药,只要到石下取药吃下也可以。”说完,有一群鸿鹄从天际飞过,大伙对他说:“你看到这些鸿鹄了吧?只要跟着它们飞去,就可以回去。”众人把他抬起来,他也腾身往上一跃,便来到鸿鹄群中。鸿鹄也不害怕,和他共同飞在空中。他回头看,还能望见岸上的人们挥手送他,有一百来人。于是他来到一座城中。城里人很多。他一打听,这地方是临海县,离蜀郡已经很远了。于是就卖掉那金锭作盘缠,经过一年才来到蜀地。那时是开元末年。他打听他的家,没有知道的。有一个九十多岁的人说:“我祖父往年因为采药,不知哪儿去了,到现在九十年了。”原来这是他的孙子。祖孙抱头痛哭。孙子说:“姑、叔全都已经亡故了。他离家时生的那个女儿出嫁以后也死了,她的孙子都五十多岁了。”祖孙俩去寻找故居,见故居都成了瓦砾和荒草,只有旧时的槌衣石还在。于是他砸碎金锭找药。要吃药的时候,药忽然不见了。于是把槌衣石抬起来,从石下取出一个玉盒,盒中有丹药,他就把它吞下。他心里很明白,还记得回去的路。他虽然在洞中成仙得道,但他本是平庸之人,却不能详细知道他成仙的事了。当时罗公远在蜀地,他听了这个人说的那去处,便说:“这是第五洞宝仙九室的天地。玉帝就是天皇。大牛就是驮龙。牛所吐的珠子,吞了红色的,寿命与天地一样;吞了青色的,能活五万岁;黄的三万岁;白的一万岁;黑的五千岁。这个人吞了黑的,虽然不能学道术,但是在人世上也能活五千年了。玉皇跟前站着的七个人,是北斗七星。”这个人找到药服下之后,就进了青城山,不知到哪儿去了。大概是回到洞天去了。

元柳二公

元和初,有元彻、柳实者,居于衡山。二公俱有从父为官浙右。李庶人连累,各窜于欢、爱州。二公共结行李而往省焉。至于廉州合浦县,登舟而欲越海,将抵 趾,舣舟于合浦岸。夜有村人飨神,箫鼓喧哗。舟人与二公仆吏齐往看焉。夜将午,俄飓风歘起,断缆漂舟,入于大海,莫知所适。罥长鲸之鬐,抢巨鳌之背,浪浮雪峤,日涌火轮。触蛟室而梭停,撞蜃楼而瓦解。摆簸数四,几欲倾沉,然后抵孤岛而风止。二公愁闷而陟焉,见天王尊像,莹然于岭所,有金炉香烬,而别无一物。二公周览之次,忽睹海面上有巨兽,出首四顾,若有察听,牙森剑戟,目闪电光,良久而没。逡巡,复有紫云自海面涌出,漫衍数百步,中有五色大芙蓉,高百余丈,叶叶而绽,内有帐幄,若绣绮错杂,耀夺人眼。又见虹桥忽展,直抵于岛上。俄有双鬟侍女,捧玉合,持金炉,自莲叶而来天尊所,易其残烬,炷以异香。二公见之,前告叩头,辞理哀酸,求返人世。双鬟不答。二公请益良久。女曰:“子是何人,而遽至此。”二公具以实白之。女曰:“少顷有玉虚尊师当降此岛,与南溟夫人会约。子但坚请之,将有所遂。”言讫,有道士乘白鹿,驭彩霞,直降于岛上。二公并拜而泣告。尊师悯之曰:“子可随此女而谒南溟夫人,当有归期,可无碍矣。”尊师语双鬟曰:“余暂修真毕,当诣彼。”二子受教,至帐前行拜谒之礼。见一女未笄,衣五色文彩,皓玉凝肌,红流腻艳,神澄沆瀣,气肃沧溟。二子告以姓字。夫人哂之曰:“昔时天台有刘晨,今有柳实;昔有阮肇,今有元彻;昔时有刘阮,今有元柳:莫非天也。设二榻而坐。俄顷尊师至,夫人迎拜,遂还坐。有仙娥数辈,奏笙簧箫笛。旁列鸾凤之歌舞,雅合节奏。二子恍惚。若梦于钧天,即人世罕闻见矣。遂命飞觞。忽有玄鹤,衔彩牋自空而至曰:“安期生知尊师赴南溟会,暂请枉驾。”尊师读之,谓玄鹤曰:“寻当至彼。”尊师语夫人曰:“与安期生间阔千年,不值南游,无因访话。”夫人遂促侍女进馔,玉器光洁。夫人对食,而二子不得饷。尊师曰:“二子虽未合饷,然为求人间之食而饷之。”夫人曰:“然!”即别进馔,乃人间味也。尊师食毕,怀中出丹箓一卷而授夫人。夫人拜而受之,遂告去。回顾二子曰:“子有道骨,归乃不难;然邂逅相遇,合有灵药相贶。子但宿分自有师,吾不当为子师耳。”二子拜。尊师遂去。俄海上有武夫,长数丈,衣金甲,仗剑而进曰:“奉使天真清道(道原作进,据陈校本改)不谨,法当显戮,今已行刑。”遂趋而没。夫人命侍女紫衣凤冠者曰:“可送客去。而所乘者何?”侍女曰:“有百花桥可驭二子。”二子感谢拜别。夫人赠以玉壶一枚,高尺余。夫人命笔题玉壶诗赠曰:“来从一叶舟中来,去向百花桥上去。若到人间扣玉壶。鸳鸯自解分明语。”俄有桥长数百步,栏槛之上,皆有异花。二子于花间潜窥,见千龙万蛇,遽相 绕为桥之柱。又见昔海上兽,已身首异处,浮于波上。二子因诘使者。使者曰:“此兽为不知二君故也。”使者曰:“我不当为使而送子,盖有深意欲奉托,强为此行。”遂襟带间解一琥珀合子,中有物隐隐若蜘蛛形状,谓二子曰:“吾辈水仙也。水仙也,而无男子。吾昔遇番禺少年,情之至而有子,未三岁,合弃之。夫人命与南岳神为子,其来久矣。闻南岳回雁峰使者,有事于水府。返日,凭寄吾子所弄玉环往,而使者隐之,吾颇为恨。望二君子为持此合子至回雁峰下,访使者庙而投之,当有异变。倘得玉环,为送吾子。吾子亦自当有报效耳。慎勿启之。”二子受之,谓使者曰:“夫人诗云:‘若到人间扣玉壶,鸳鸯自解分明语。’何也?”曰:“子归有事,但扣玉壶,当有鸳鸯应之,事无不从矣。”又曰:“玉虚尊师云,吾辈自有师,师复是谁?”曰:“南岳太极先生耳。当自遇之。”遂与使者告别。桥之尽所,即昔日合浦之维舟处,回视已无桥矣。二子询之,时已一十二年。欢、爱二州亲属,已殒谢矣。问道将归衡山,中途因馁而扣壶,遂有鸳鸯语曰:“若欲饮食,前行自遇耳。”俄而道左有盘馔丰备,二子食之。而数日不思他味。寻即达家。昔日童稚,已弱冠矣。然二子妻各谢世已三昼。家人辈悲喜不胜,曰:“人云郎君亡没大海,服阕已九秋矣。” 二子厌人世,体以清虚,睹妻子丧,不甚悲感,遂相与直抵回雁峰,访使者庙,以合子投之。倏有黑龙长数丈,激风喷电,折树揭屋,霹雳一声而庙立碎。二子战栗,不敢熟视。空中乃有掷玉环者。二子取之而送南岳庙。及归,有黄衣少年,持二金合子,各到二子家曰:“郎君令持此药,曰还魂膏,而报二君子。家有毙者,虽一甲子,犹能涂顶而活。”受之而使者不见。二子遂以活妻室,后共寻云水,访太极先生,而曾无影响,闷却归。因大雪,见大。叟曰:“吾贮玉液者,亡来数十甲子。甚喜再见。”二子因随诣祝融峰,自此而得道,不重见耳。(出《续仙传》)

唐宪宗元和初年,元彻、柳实两个人居住在衡山上。二人都有叔叔或大爷在浙东做官。他们都受到李庶人(李琦)的连累,各自流窜到欢州和爱州。元柳二人便打点了行李,到浙东去省亲。走到廉州合浦县,登上船想要过海,要到 趾去。船停在合浦的岸边,夜里听到有村人祭神,鼓声箫声喧哗,摆船人和元柳二人以及其他仆从一齐去看。要到午夜的时候,突然起了大风,刮断了缆绳,把船漂进大海,不知漂到了什么地方。一会儿,船被挂到大鲸鱼的鬐须上;一会儿,船又被撞到大乌龟的背上。大浪起伏,像波动的雪山;红日涌动,像跃动的火球。触到了居住在海底的蛟人的房屋,屋里的织布梭停了;撞到了海市蜃楼,海市蜃楼便消散了。大船摆动颠簸多次,差一点儿就要沉没,然后抵达一个孤岛,而风也停了。元柳二人愁闷地登上去,见了一座天王尊像,闪着光亮立在一个高岗上,有金香炉和香灰,再没有其它东西。二人向周围巡视,忽然望见海面上有一个巨兽,探出头来向四处看,好像在察看倾听什么。那兽的牙齿像林立的剑戟,眼睛闪着电光。许久,那兽沉下去了。不多时,又有紫云从海面上涌出来,弥漫了几百步的地方。其中有一棵五色大芙蓉,高一百多尺,每片叶子都是绽开的。叶内有帐幔,像绣锦那样丰富多采,耀眼夺目。又见到有一座虹桥忽然展开,直伸到岛上来,不一会儿,有一位扎着双鬟的侍女,捧着玉盒,拿着金炉,从莲叶上来到立天尊像的地方,换掉那些香灰,燃上香。元柳二人见了,上前去叩头,说得很可怜,求神仙帮他们返回人世间。双鬟侍女没有回答。二人又请求了好久。侍女说:“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忽然来到这里?”二人详细地把实情告诉了侍女。侍女说:“过一会儿有一位玉虚尊师降到这个岛上,他是来与南溟夫人约会的,你们只要坚决地向他请求,就能行。”刚说完,有一位道士骑着一只白鹿,驾着彩霞,直接降到岛上。二人一齐上前参拜,哭着把事情说完,尊师可怜地说:“你二人可以跟着这位侍女去拜见南溟夫人,应有回去的时候,不会有什么障碍。”尊师对扎双鬟的侍女说:“我暂且在这里修炼,完毕之后,也到那去。”元柳二人受到指教,来到帐前行拜谒之礼,见到一位没有簪头的女子。这女子穿着五色文采的衣服,肌肤洁白如玉,美艳无比。她的神气,能让流水澄清,能使大海肃静。二人把姓名告诉了她。她取笑说:“以前天台山有一个叫刘晨的,现在有一个柳实;以前有一个叫阮肇的,如今有一个元彻;以前有‘刘阮’,如今有‘元柳’,莫非这是天意吧?”放了两个坐榻让二人坐下。不多时尊师也来了,夫人上前迎拜。然后就回到坐位上。有几个仙女,奏响了笙、簧、箫、笛等乐器,旁边排列着鸾凤的歌舞,很合节奏。二人恍恍惚惚,像梦在中天。这是人世间很难听到的音乐和歌舞。于是南溟夫人令人摆酒传杯。忽然有一只黑色仙鹤,衔着一封书信从空中扔下来。信上说:“安期生知道尊师到南溟相会,暂请您委屈自己来一趟。”尊师读后,对黑鹤说:“我一会就到那去!”尊师对夫人说:“我和安期生阔别一千多年了,不遇上南游,也没有机会来访问他。”夫人于是就催促侍女快把吃的东西端上来。端上来的食品盛在光洁的玉器里。夫人与尊师相对着吃饭。但是元柳二人没有得到吃的。尊师说:“这两个人虽然不应让他们和我们一起吃,但是应该找些人间的食物给他们吃。”夫人说:“说得是!”于是就另外给元柳二人端来了食物,是人间的味道。尊师吃完饭,从怀里取出一卷红色篆书 给夫人。夫人行礼接过来。于是尊师告辞要走。他回头看看元柳二人说:“你们二人有道骨,回去是不难的,但是不期而遇,是应该有灵药相赠的。你们由于有前缘,自然会有老师,我不适合作你们的老师罢了。”元柳二人一齐下拜。尊师于是离去。不一会儿,海上出现一位武夫。这武夫有几丈高,穿着金甲,佩带宝剑。他上前说:“奉使天真在路上警戒不谨慎,依法应该处决示众,现在已经处决完了。”于是就快步沉没下去。夫人对一个穿紫衣戴凤冠的侍女说:“可以送两位客人走了,可是让他乘坐什么东西呢?”侍女说:“有一座百花桥可以驾御他们两个。”元柳二人表示感谢,行礼告别。夫人把一把玉壶赠给他们。壶高一尺多。夫人拿起笔来在壶上题诗相赠说:“来从一叶舟中来,去向百花桥上去。若到人间扣玉壶,鸳鸯自解分明语。”顷刻间,有一座几百步长的桥出现在水面上,桥的栏杆上,全都是奇异的花草。元柳二人从花草间偷偷地窥视,见千万条龙蛇,迅速地互相盘缠在一起成为桥的柱子。又看见以前见到的那个海上巨兽,已被砍下脑袋,漂在水面上。元柳二人就问使者这是怎么回事。使者说:“这兽是因为不知道你们二人来了才被杀的。”使者又说:“我不应该作为使者来送你们,是有一种深切的心意要拜托你们,就硬来了。”于是使者从襟带之间解下一个琥珀盒子,盒子里有一个隐隐约约像蜘蛛的东西。使者对二人说:“我们是水仙。水仙都是性的,没有男的。我以前遇见一位番禺县的青年,我们的感情极好,而且生了孩子。孩子长到三岁,应该扔掉,夫人让送给南岳神当儿子。这已经很久了。听说,南岳回雁峰的一个使者,有事到水府来,返回时,我求他把我儿子玩弄的一个玉环捎去,而他竟然把玉环昧下了。我很怨恨。希望你们二位替我拿着这个盒子到回雁峰下,打听到使者庙,把这个盒子扔进去。扔进去之后,应该有一个不寻常的变化。如果找到了那玉环,请代我送给儿子。我儿子也自然会报答你们。千万不可打开这盒子!”元柳二人接过盒子,问使者说:“夫人的诗说:‘若到人间扣玉壶,鸳鸯自解分明语。’是什么意思?”使者说:“你们回去之后,如果有事,只要敲一下玉壶,就会有一对鸳鸯答应,叫它们干什么没有不顺从的。”又说:“玉虚尊师说:我们自然会有老师,我们的老师又是谁呢?”使者说:“是南岳的太极先生,你们会自己遇上的。”于是元柳二人与使者告别。桥的尽头,就是以前在合浦县海岸停船的地方。回头一看,已经没有桥了。二人一打听,时间已经过去了十二年。欢州、爱州的亲属,已经死去了。他们打听道路,回到衡山去,半路上因为饿了就敲壶。于是就有鸳鸯说:“如果想得到饮食,往前走自然会遇上的。”一会儿,道边有一桌丰盛的饭菜,二人便饱餐一顿。几天里,他们再也不想吃东西。不久便回到家中。以前的儿童,如今已经长成大人了。然而二人的妻子,分别死去已经三天了,家人们不胜悲喜,说:“人家说郎君死在大海里,服丧三年之后,又九年了。”元柳二人因为体内清静虚无,对人世已经厌倦,见了妻子的丧事,也不怎么悲伤。于是他们一起来到回雁峰,打听使者庙,把盒子扔了进去。倏地有一条几丈长的黑龙,激起大风,喷吐电光,折断树木,揭毁房屋,一声霹雳,庙立刻就碎了。二人吓得浑身战栗,不敢睁眼看。空中果然有人将一只玉环扔了下来。二人拾起玉环,送到南岳庙。等到回到家里的时候,有一个穿黄衣服的年轻人,拿着两个金盒子,分别到二人的家里说:“我家主人让我拿着这药,这药叫还魂膏,是来报答二位君子的。家里有死了的人,即使是六十年了,也可以把药膏涂到头顶上把他救活。”接下药膏之后,使者就不见了。二人于是分别用药膏救活了妻子。后来又一起云游寻找太极先生,都没有找到太极先生的踪影,就闷闷不乐地回来了。因为下大雪,二人见一位老汉担柴卖,很可怜老汉的衰弱和老迈,就把酒给老汉喝。看到柴担上有“太极”字样,二人便拜为老师,把玉壶的事告诉了他。老汉说:“这是我用来装酒的壶,丢了几十个六十年了,又见到它很是高兴。”元柳二人于是跟随老汉到祝融峰去了。从此二人得道成仙,不再出现在人世间。

相关评论

×请选择打赏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