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和她的初恋

日记 / 作者: / 时间:2011-04-10 00:00:00 / 35℃

其实一直想写一篇狠有血色的文章、里面尽是一些情感饱满又抒发得体的句子,给人看了或是温暖、或是感触。像是看到小女孩粉扑扑的小脸蛋一样让人觉得美好温情却又再忍不住回想自己那个奔跑跳跃的年岁然后矛盾的心理错综复杂。但是我发现、我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已经慢慢习惯了用这种平淡朴实的口吻对待任何人事物的所有面貌。即便是我现在的内心有多么波涛汹涌起伏澎湃,我也仍然是用这样的叙述方式一一铺陈开去。我一直想、绞尽脑汁地想,会有什么类型的杂志可以接受我这种笔风呢。

生活真是太平淡了、我的故事嚼烂了也不过点滴。我十分渴望出现那么一个人,告诉我一些没有听过的故事。而那些故事却不只是故事,它能够拥有人在某个时间内的一次历练,它在人的回忆里占据着至关重要的位置,它是人生中不可或缺的感悟,它总是引领着我们启发我们走向精神层面使我们面对最真实的自己和内心。也许是说得太高深莫测了、其实我只是需要一个有故事的并且愿意倾诉的人。

大概一个月前,<因为这篇日志我想应该被我拖了一个月之久…>野野迫不及待地向我推荐了一部泰剧<初恋这件小事>,我问她在电影中可不可以不出现像安徽频道暑期档播放的泰剧里所谓女角因争风吃醋而面目狰狞的画面时、她满是鄙夷的口气:"初恋"这个字眼你是没有看到吗?

迫于她极想和我分享的心情、我花了两个小时、体会了一遍电影里不浪漫的泰语音调以及口型所带来的听觉和视觉不一般的冲撞感形成的"初恋"。剧情结束了我才后知后觉电影中其实反复不断地出现着我的影子、然后我狠自然而然地泪奔。

初恋。初恋。初恋。

每个人对它都有不同的解释。我并不单纯的把青春期萌动的少女情怀当做初恋的界定,只觉得这不过是一种对异性正常的猎奇心理。初恋的对象也并非是第一个拉你手的男生,和他也不需要一个精心安排的时间点发表宣言来确定一段恋爱关系。我觉得,初恋、定是发生在你第一次用尽笔触或者所有你能够想到的纪念方式来舒展你对他的一切想念的那些个日子。

……

高二快要结束的那个夏天,S的初恋、才要慢慢开始。

时间变成了细细的流沙,小心翼翼地吞噬着S因为惰性和危机感交织的矛盾而导致节奏忽快忽慢的高中生活。心思走得狠慢的时候,S左手中指和无名指中间的原子笔的转动,也跟着变得慢悠悠的。她的视线没有离开站在讲台桌旁嘴巴一张一翕的老师,S感觉他的声音是漂浮在教室天花板上空的每一颗细小的粉尘,被射进来的陽光照得闪闪发亮,可爱极了。是呐、刚才在课间、F经过S教室的门窗往里望的时候,走廊上明晃晃的光线洒在他身上撩出暖色金边的样子也真是可爱极了的。S想、他往里望的时候,应该有看到坐在第二组趴在课桌上眯着眼假装睡觉的我吧…

"喂。"S听到像是由口腔和嘴型而呼出的一种气声,同时右边腰上某个部位被触碰了一下。她转过头,看见刚才还在偷看小说的同桌正襟危坐似的拿着笔在课本上记着什么。S瞬刻心领神会。她拿过笔要记的同时偷瞄了老师的眼睛,四目相对。她慌忙地移开目光转向黑板。

"就快高三了、有些同学还有空在上课忙着走神呐…"老师的确不具有息事宁人的风格。

一阵"叮呤呤"的响铃之后,S就听见:"我说S,发呆的时候边看老师还边傻笑这合理吗?我发觉你最近上课小差开得越来越没技术含量了。"同桌扭过头一脸被连累的表情对她说。在S想要对同桌抱以歉意的微笑时她的肩膀又被后桌一拍:"喂喂、S,你知不知道今天谁打扫卫生区!"

S转过头去,看见了后桌一副要她猜谜的架势。S一愣,但马上以全身的皮肤及五官瘫软一样且眼睛无神的样子直勾勾地盯着她说:"所以你是想告诉我今天早上和我去打扫的是鬼而不是你吗?"说完S便懒得再看她,继而看向门口的走廊。S在想狠有可能F在她说这句话的瞬间就从她们班门口经过往厕所去了。S一点也不想错过任何一个可以看到F的机会。

后桌又冒出:"哎呀我没有在说我们班啦、我说的是二班!二班!"

"二班?!"唔、"二班"对S来说是个敏感字眼…

"谁?!"S又继续发问,她不惜大幅度地转身,直到身体完全正对着后桌为止。

"还能有谁……"后桌好像抓到她的小辫子似的一脸坏笑地说。

"F?"S有点不敢相信。摆出一副五官全部拧成问号的表情再次发出疑惑:"F?真的是F?"紧接着不等后桌回答她又激动地拉扯出像是自言自语并且看似形式不同但内容完全没差的一连串问句:你怎么知道?你为什么知道?为什么我不知道?为什么你知道而我却不知道?……

7点27分。

在打三分钟课前预备铃的时候,S和后桌正拿着扫帚走在四楼的阶梯上:"真难得、S你今天早上居然没有迟到,还记得提前到学校打扫…啧啧…"后桌还停留在不相信这桩已成为不争事实的状态。

"我也很不想记得。但是你昨晚打了三通电话来提醒我还要我忘记的话也实在有些强人所难…"S不去对应后桌想要与她相视的目光然后眼珠向上翻白着眼撇嘴说道,同时她们已经到了教室所在的二楼。S接着对左边的后桌说:"你先回吧,我得去洗个手。"说着把手上的扫帚递给后桌便转身往楼道右侧的拐角处走去。后桌接过扫帚应了声"好"也转向左边的教室方向。她一转身,就看见前方二班的门口出现了一个朝楼道大跨步走来手里拿着打扫工具个子高高瘦瘦的男生。唔、是F呢…

同一个7点27分。

"喂、F!怎么才来!昨天不是再三提醒你要早到来打扫卫生区吗!"F低着头扯着书包刚踏着三分钟课前预备铃进教室的时候便听见这个打破教室渐渐安静的气氛的声音传来。F止住脚步抬头看去,是劳委在对他嚷嚷。F忙大步走向教室中间,还没到他所在第二组的座位,他就把书包往课桌一丢便小跑向卫生角的位置。

F到了卫生角的时候调侃道:"失误失误、我的手表居然快了三分钟我竟不知道…"劳委没有听出端倪,又拿过卫生区清理排水沟里的垃圾需要用到的钳子递给F道:"快三分钟有什么用,三分钟来得及打扫完卫生区吗?真是…"

F忍笑附和道:"是是是、的确来不及…"说完拿着所有的工具便要转身。

"……诶不是、等会儿、所以你刚才的意思是你的手表现在其实已经到了上课时间?"劳委叫住要转身的F。

"对啊…"F笑着侧身回头应道。

"所以你的手表正常运行的话,你岂不是刚好踩着上课铃到教室?那这样谁去打扫?"

"你啊。哈哈哈~"F抓着扫帚和钳子等工具一边说笑着然后回过头一边往教室门口大步而去。他刚走出门口,就看见了一个女生拿着打扫工具朝自己现在的方向走来。唔、他认得,是隔壁一班S的后桌呢…

"5、4、3、2、1、0…诶、0、0啊…"上午最后一堂课的铃声在S不够精准的比对中倒数到第三个"0"还拖了半秒的时候才"叮铃铃"地应声响了起来,但老师讲课的声音还在继续丝毫没有要放学的意思。S悻悻地暼了眼老师后就往教室门窗外望去。S想再温习一遍她之前拟定好的计划:放学,F经过一班门口,S假装去厕所,于是F和S狠自然又浪漫地在门口偶遇…接着两人相视一笑。S想到这里忍不住暗暗偷笑了句:"Perfect!"偷笑完她突然又想到自己还正身处在拖课之中…于是她随即又补上了个:"Shit!"然后便只好无奈地将计划延期。结果……

"好,这节课就到这,剩下部分明天再说。下课。"老师又突然地结束了课程。S抬过头怨怨地看了老师一眼,然后赶忙把眼光放向陆陆续续有同学经过的窗外去寻找F的身影。下课后同学们的骚动让S的追寻很难能有结果。她一会儿身子往前倾一会儿身子往后倒甚至还站起身来探着脑袋使劲儿把眼力往同学流动的缝隙里钻。

并没有看见F。

"S你巴着脑袋望什么呢!外面有你家情人啊?"S的脑壳被不轻的力道一推,本来倾着的身子险些没站稳地往前挪了一步才得以保持平衡。她转过头去,是坐在教室最后面座位也经常欺负她和她拌嘴的一个男同学。S咬着下嘴唇瞪着他,随手抄过课桌上的书本就往他身上拍接着回嘴道:"你情人才在外面呢!"那同学往边儿上一闪,躲掉了S的攻击的同时伸出一只手来,S的脑壳儿又被巴了一下。"你、你、你……"S气急败坏,也不甘示弱地拿着课本又往回拍。结果可想而知,S的脑袋被巴了无数次也拍不到那男同学一次…

"嘿、F、等会儿我。"同桌叫住快要走出教室门口的F后便又收拾起桌上的书包。F回过头看了他一眼应了声就倚在门边等着。

"摸鱼呐你…"等了好一会儿的F不耐烦地转过头去数落同桌时便看见他正蹲在座位边上翻着课桌的抽屉。F边走向同桌边听到他解释着说女朋友送给自己的笔现在找不着了。

到了座位F四下扫了一眼便蹲下身去,在自己座位的凳脚边捡起了一只笔,擦了擦灰,然后又顺势对着蹲在地上对课桌肚翻箱倒柜的同桌的脑袋一敲后便往课桌上轻轻一丢。

"嘿它怎么跑地上去了,害我一阵好找。"同桌拿过笔赶紧放在书包里然后拉上包链。

"是啊、它长腿了呗、不然怎么跑地上去的…"F给了同桌一个"懒得说你"的眼神就转身像门口走去。

俩人到了1班的窗前。F习惯性地扭头看向教室。他对自己这样的行为做出的解释是:人在走路的时候总是会忍不住东张西望,哪怕一次。这是人的天性。

所以……

他看见,坐在第二组的S在和同班的一个男生追逐打闹…他看见,S拿着书本手伸得长长的想要拍那男生。他看见,S的脑袋时不时地被那男生用手巴一下。他看见,S有点恼又带着笑那哭笑不得的表情。他还看见,S假装生气似的跺了一下脚……

"看什么呐你。快点儿啊…"同桌的手扣过F的脖子,半拖着他便走出了1班里任一个角落所能看到的视线外。

教室逐渐空了下来,之前充斥着人体的味道现在开始恢复为户外水泥地在陽光的浇灼中散发出的一种独特的烘烤味。S站在教室那侧没有陽台的窗前,抬头望了一眼太陽,眼内立刻出现一抹强烈的白光。她马上移开视线,脑子还停留在刚才的晕眩感。她突然可以看见风曝晒在太陽下,像几近倾斜成平行于地面的雨丝一样在空中飘,然后在接近地面的时候仿佛被水泥地上的温度烧灼,慢慢蒸腾变成球场上经F拍打的篮球从地面带起的那些细小粉尘。S感到莫名的燥热。S将头探出窗外,向下看。这一侧窗户的底楼是一条长长的水沟,水沟边是一片呈四十五度倾斜的草坪。水沟和草坪被教室分割为四个部分,各成为一二三四班的卫生区。所以一二班的卫生区是紧密相邻的,分界线狠是模糊。

"S,给家里去电话了吗?"后桌走过来问道。

"恩、说了不回家在学校吃午饭。"S说,她回应的同时仿佛感觉有一阵灵光被后桌打破,"哎呀、我好像要想到什么事似的、现在被你搅了。"S转过身略带着抱怨说道。

后桌挑了下眉,不以为意地说:"你每天脑子里能想什么事儿、估计和F离不开…"

"才没有。"S狡辩道。她眼里突然浮现了刚才看到的卫生区,于是她又转身探出窗口往下看,眼睛都是那条水沟和那片倾斜的绿草地。她视线没有移开,像是自言自语又像在和后桌对话:"诶,你说、我今天不是和F一样都是打扫卫生区吗?"

"你看吧你看吧,我说你就想着F呢…"后桌没有直接回答S,她的焦点只对在了取笑S的部分上。

S没有回应后桌对她的笑话,又说:"这样的话……我和他就有相处的时间了。对不对?"这个时候S不像在自言自语了,她回过头去,很认真地看着后桌,希望得到她的肯定。

"对对对、你说得对",后桌也直视S的眼睛,继续说道:"但你也别怪我泼你冷水…卫生区的垃圾可并没有多到容许你和F说上几句话的数量。"说完后桌的头稍有晃动似的顺便将眼球往上一翻,留给S一个巨大的眼白,然后一副觉得她在异想天开的表情。

S并不理会后桌的冷嘲热讽,她打了一个响指,得意地说:"动脑子的世界你一向都不参与,你只要动手就好啦。我自有妙招…"说着也不顾后桌要回应什么便挽起她的手臂说:"走啦走啦、我们先吃饭去…"

风向从来不是S这样的人能够掌控得了的。就如同她无从得知F一样。身边的朋友都和F不熟,尽管她想方设法地打听,但仍是徒劳一场。当然,S并没有想方设法地去研究今天中午刮的是哪个方向的风。所以……

"诶,你小时候到底有没玩过纸飞机啊?"S探着头看到折纸飞机又再一次回旋到自己班卫生区的斜草坪上时,终于忍不住抱怨道。她看着隔壁二班卫生区的草坪上零落着的一支纸飞机和自己班上超过的五支形成着鲜明的对照。S气鼓鼓地返回课桌边,又撕下一张作业纸来,边叠还边继续数落着后桌。

后桌也走了过来,撕下一张纸,一下一下小心翼翼地叠着,也不忘回嘴:"这和飞机的重心位置也有很大关系的好吧?我估计你叠的就不行",说着拿着自己刚叠好的飞机走到窗台前,伸出手瞄准右边二班的草坪位置喊了声儿"S,过来看好"便甩出了手。等S跑到窗边探出头往下看时,她已经看不见飞机的落弧轨迹了。但S看见,二班的草坪上仍是零落的一支纸飞机。她转过头,只是盯着后桌,S并没有说话。

后桌故意不和S对视,眼光飘得离S远远的,说:"呃…你想的这什么招儿啊,扔纸飞机制造垃圾,亏你想得出来!"说完便赶紧抽身。

S也有些气馁。

"好!最后一次。"S低了嗓门小吼了一声。拿着自己刚叠的飞机,手已经扬到能和后脑勺平行对视的角度。"啊,忘记了…"S吐了下舌头便又缩回了手,赶忙把飞机放在嘴边,她张大了嘴使劲儿对着纸飞机哈了一口巨大的气,好像气哈得越足,飞机就能越往自己想要的方向飞一样。哈完以后,S又摆回刚才那个角度,甚至飞机已经能够仰视后脑勺了。摆好姿势后,S用力地将手里的飞机往二班草坪的那个位置掷去,嘴里大喊了声儿"飞啊"就闭上了眼。

不一会儿,S就听见:"喂。睁开吧。"是后桌的声音,她也已经好奇地过来观望S的最后战果。

S仍是闭着眼,问:"飞哪儿了?"

后桌回:"一点半了,眯会儿吧。"

S把头往外一探,果真。二班卫生区的草坪上仍是万绿丛中一点白。S懊恼道:"罢了罢了。手气差,还落个无缘无份。"

午间S一直没有睡着。

2点10分的时候,S不再趴着。她走到教室后门,想听听隔壁二班的动静。并没有什么声响。S往走廊上走了两步,偷偷回头往二班教室里瞄,也没有人。S觉得F真不靠谱,要打扫卫生区怎么也不早来。

2点15分,已经有同学陆陆续续地来学校,班里的人也逐渐多了起来。

"哇,S!你快来看啊……"有同学喊着S。

S看见喊她的同学站在没有陽台的那一侧窗台,心里明白了几分。她假装什么都不知道似的问:

"怎么了?"

"你来,你看卫生区的草坪。天呐…好多纸飞机呢。够你们打扫的了。"

"噢…我知道。也不知道哪个倒霉孩子丢的,还专挑我们班丢。你看二班,就才一支。"

"对啊对啊,估计是楼上高三的人。真幼稚,都几岁了还玩儿这个。"

S不再演下去,怕被在身后坐着的快要忍不住笑的后桌陷于不义而被同学识破自己中午愚蠢的伎俩,于是敷衍道:"就是的就是的",然后起身对后桌使了个眼色,说:"我们也该去清理清理了。"

俩人拿着工具刚走出班级问口,后桌便忍不住"扑哧"地笑了出来,憋着笑的那口气喷出后,只看见走在前面的同学披着的秀发还飘了飘。S没好气地推了后桌一把,说:"笑个屁!"

S在卫生区那已经无心打扫,捡一个纸飞机的动作她都要回三次头看看F来了没有:弯腰的时候回一次、捡到飞机的时候回一次、直起身子的时候回一次。后桌说:"S,你还是别打扫了,搬把凳子坐在那巴着眼睛等他吧。"说完的时候她得到了一个S的白眼。

打扫也已经完成,F还没有来。S觉得他有些讨厌,这人真没有责任心,待会儿检查起来没打扫班级可是要被扣分的。怎么一点班级荣誉感都没有呢。S再一次觉得F真不靠谱。

"磨蹭什么呢,还舍不得走?"后桌倒完垃圾回来了。

"坐会儿再走嘛…"S拉着后桌的手臂摇起来。

"好啊,坐哪儿?草坪吗?"后桌用一种看待疯子般的眼神和语气回道。

S四下看了看,的确没有可以坐的地方。同时也觉得刚才自己的要求的确很傻,便说道:"知道知道了。走吧走吧。"然后主动拉过后桌的手臂,假装一副自己很想要离开的心急的架势。

三分钟预备铃已经打过了。S趴在课桌上,脸对着门口那一侧。她想知道,F什么时候才来。

上课铃也已经响了起来,S看见老师走进了教室,她心里有些着急。她观察过F,她知道他从不迟到。F每次都在三分预备铃响起的那个时间段附近到达一班教室外的走廊,S还特地帮他算过秒数。有的时候,他是2点27分25秒;有的时候,是38秒;还有的时候他比预备铃更早,但更多的时候,他都是打过预备铃了才来,但也总是不至于拖到上课的铃声。S想,不能吧,F什么时候学会翘课了……

可是,一整个下午,S都不曾看见F。

三天过去、一个礼拜过去了。F也没有来。

日子走马灯似的就到了放暑假之前,班主任在课堂上叮嘱:"放假外出的时候大家一定要注意人身安全知道吗?特别是骑脚踏车的同学,一定要更加注意。上个月隔壁班已经有同学因为交通事故离开了,大家更是要小心才好。"

S坐在座位上,听见班级里除了有同学们因为要放假的欢呼声,同时还有窸窸窣窣对死者的讨论。S感觉到自己放在腿上的手有被同桌的手轻轻地握了握,她对同桌微笑着摇了摇头。

接着学校便放假了。一整个暑假,S都没有外出。

暑假里,S经常会梦到F。梦里,F轻轻地拍着她的头,说:"S,其实我喜欢你很久了。"然后S在梦里总是笑得甜甜的。

只是……

S从来都不知道她曾经和F有过多少次的擦肩而过。S不知道F每次经过一班教室往里望然后一看见她坐在里面要往外望的时候他就缩回了目光。S更不知道,打扫卫生区的那天早上,他看见S的后桌拿着扫帚,看见后桌的身后是背对着自己朝拐角处走去的S。S也永远不知道,F出事的那天,是因为午睡晚起了五分钟,他怕错过和S在不大的卫生区里共同相处的时间,所以他在路上加快踩脚踏车踏板的速度……

虽然S不曾知道那些。但S说,她从未觉得自己的初恋结束过。

本站提供信息存贮空间服务,部分内容由用户上传,如有侵权,请提供简单说明,将于7日内删除。
本站原创内容未经书面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复制、传播、发表,可联系本站购买商业服务。
上一篇: 记忆的初恋、不再提起
下一篇:初恋的男生
相关专辑:伤感开心幸福生活
相关阅读
排行
蓝色天空 风的翅膀最后,我们会一起去海边我的大学记满纸荒唐我的自白书我想去流浪四月---心事过年日志疏离,或许是为了更好的抵达这是最后一次和你说话没有什么东西是本该用来怀念的

最热
不易居
行走途中,鸡毛蒜皮满地飞
笑笑语录
经典网文——失恋伤心日志
冬天里的童话
失恋分手日志-当我睁开眼你已不在
滴答滴答下雨了
左手写信,笔尖回忆
心灵的伤痕
当枫叶爱上了秋,注定是个悲伤的季节
友情和爱情一样
这样的我是最快乐的
思念,一种毒药
喜欢一个人静静得听歌
这辈子最快乐的事情
我们的日子又回来了
幸福的事
献给即将到来的生日
站着远远的看美女
暑假打工日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