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年日志

日记 / 作者: / 时间:2013-04-24 00:00:00 / 92℃

年三十了,平时熙熙攘攘·行人如潮的街道空空荡荡,冷清的让人心里发堵。我就像个幽灵,还飘荡在这个城市的上空,独居在这小城的一隅,把自己卷缩在自己的世界上空,审视自己卑微的灵魂,更多的时候是茫然的不知所措,空白的飘忽在自己孤单里,神游在不知所终的遐想中。

窗外此起彼伏的鞭炮声,五光十色·艳丽多彩的烟花飞上重天,落下的缤纷灿烂一闪而过,转瞬就没有了踪影,犹如浮华的生命,短暂的让人不忍卒望。此时,年迈的父母和我年少的女儿已经吃过丰盛的年夜饭了吧,围坐在温暖的火炉旁肯定在看着春晚。熟悉的手机铃声总是固执的响着,我知道那是父母和女儿的问候。可我却怯弱的不敢去接,我没有勇气,我怕我会忍不住失声哽咽,伤心落泪。也不知过了多久,把自己从一个人的黯然神伤中解脱出来,我给家里打了电话,说着编织好的借口和理由,报着平安,心绪依旧难平。

流年总是似水,光陰依旧如梭,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的日子匆匆流逝,在不经意间回首,三十六年的光陰在自己的不知不觉中悄然度过,可是自己好像还是在恍若之中。小时候最喜欢最盼望的过年,却成了我最惧怕的日子。面对父母的殷殷期盼,时常让我无颜面对。

还记得小时候的我总是喜欢翻着日历,掰着指头数着日子,算着还有多少日子就可以属我喜欢的属相,小时的自己总是很笨,以为属相就是按照那本日历的排序是不变的,一年可以一个生肖,却不知一个人生下来属什么就是什么。还曾经无数次的问妈妈:十二属相中为什么没有猫?而我却是一个喜欢猫的女孩子,没有猫的属相让我总是莫名的难过。每次妈妈总是会笑着说傻,爸爸也总是摸摸我的头,说我的小脑袋装的不知是什么?整天只会乱想。

小时的我总是那样期盼过年,过年不但有好多好吃的,还不用上学,甚至连洗碗和烧锅也不用。最重要的还有红红的纸包,虽然钱不多,最多也就一两元钱,可那是期待了一年之久的最大的心愿了。在我的记忆中,每年的大年初一早上睁开眼睛,床头总有一身漂亮的新衣服,一双新袜子,这些总可以让我在同龄的女孩子中出点风头,让她们羡慕,但这些也足已让我那单纯的小小的虚荣心得到满足了。

命运总是无法预料,没有想到我的本命年会是这样在一个人的遐想和沉思之中来到,电脑旁大堆的零食与我却没有一丝的诱惑,平常最喜欢的东西吃到嘴里没有一点的味道,我知道我在想我的父母,想我的女儿了。年少的女儿是否一如我小时候一样期待着过年呢?你说过妈妈在哪你就在哪,有妈妈的地方才是你的家,我在哪过年你也在哪过年,可是你后来听说你的舅舅不回家过年,家里就两个老人,你又说要去陪他们过年,不让他们孤单,女儿我真的很感动你与生俱来的这份善良和懂事,我也很庆幸自己今生能拥有你这样一个可爱的女儿,很多人都说有你这样的女儿是我的福气。

声声爆竹,搅乱了我的思绪,走出房间,站在陽台上看着冷冷清清的街道,从没有一个人在外过年,而今天就过一个一个人看春晚的年……。

本站提供信息存贮空间服务,部分内容由用户上传,如有侵权,请提供简单说明,将于7日内删除。
本站原创内容未经书面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复制、传播、发表,可联系本站购买商业服务。
上一篇: 疏离,或许是为了更好的抵达
下一篇:四月---心事
相关专辑:伤感开心幸福生活
相关阅读
排行
蓝色天空 风的翅膀最后,我们会一起去海边我的大学记满纸荒唐我的自白书我想去流浪四月---心事过年日志疏离,或许是为了更好的抵达这是最后一次和你说话没有什么东西是本该用来怀念的

最热
天津卫,狗不理包子!
把生活过成散文集
一个忧郁的和尚
哗啦啦下雨了
思念
别了,幻想
表面的光彩掩饰不了藏在里面的伤心
亲爱的爸爸妈妈,三十周年结婚纪念日快乐
绵雨柔风不入梦
祝福友人
忙碌有时候也是一种幸福
胆大的女孩子
唱歌的感觉真好
满满de都是幸福···
经典网文——失恋伤心日志
生活总归是美好的
心在嚎叫
下个,路口,见
阳光花园里的偶然相遇
想念捆绑住的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