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三八很暴力

日记 / 作者: / 时间:2011-07-07 00:00:00 / 36℃

最近我连自己都有点儿讨厌自己了,思绪乱得找不到一个合适的词儿去形容,长久以来的纠结和纵容终于在我不期的一瞬全面暴发。

我一直在不断地反问自己,我是像教务主任般苛刻与严谨的人么?折磨别人,也折磨自己?

还是我对生活的需求太过于奢侈与不现实?像个懵懂的小女孩儿?

我只是想让家里保持干净整洁,睡过的床总需要收拾一下让它平平整整的;地面三天打扫一次不算过分吧?脱下的衣服如果需要洗是应该丢到洗衣机里的吧?吃过饭还是需要洗碗抹桌子的吧?做完饭总得把厨房收拾干净吧?茶壶是用来倒水而不是用来当杯子用的吧?马桶圈断掉了是不能老蹲上面嘘嘘的吧?用过的洗发水和洗洁精大概是应该盖上盖子的吧?放在地板上的桌子是不能够直接放到床上的吧?鱼缸里的水稠得像意大利浓汤的时候是可以换一下的吧?一个健康的人至少得在晚上1点之前躺到床上睡觉的吧?如果凌晨四点我醒来看到一个男人搬着桌子歪在床上玩游戏是可以生气或者郁闷一下的吧?如果我忙了一天回到家用整整四个小时来收拾家务,而床上躺着个一动不动的男人正怡然自得地打麻将,我应该是可以愤怒一下的吧?那如果他从床上爬起来又出去打了两个小时的台球呢?

我所有的抱怨在他那里都是无理取闹,都冠以"多大点儿事儿"或者"每个人的认知不同"的说词。

我必须要吞下所有的苦水对我妈说"他对我好得不得了,家里什么事儿都是他做。妈你放心吧,他把我照顾得很好"

每天早上我要装备上坚硬地外壳坐在办公室里应付永无休止的刀来剑往,表情冷峻,运筹帷幄。

然后下班回到家,一切继续。

这又是为了什么呢?

难不成,天将降大任于我?是要我当国家主席吗?

本站提供信息存贮空间服务,部分内容由用户上传,如有侵权,请提供简单说明,将于7日内删除。
本站原创内容未经书面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复制、传播、发表,可联系本站购买商业服务。
上一篇: 磨合,又见磨合
下一篇:last order
相关专辑:伤感幸福生活开心
相关阅读
排行
蓝色天空 风的翅膀最后,我们会一起去海边我的大学记满纸荒唐我的自白书我想去流浪四月---心事过年日志疏离,或许是为了更好的抵达这是最后一次和你说话没有什么东西是本该用来怀念的

最热
滴答滴答下雨了
写绐天堂的老师
下个,路口,见
我们都向往蓝天——残疾人励志文章
蝴蝶为花碎,花却随风飞。
畅想退休之后
哥,失恋了
光棍节日记
『洛。』用爱的能力去生活
一篇关于生日的日志·我25岁了
分享幸福
以友情的借口爱着你
写给你,在春天里
今天是什么日子?我还记得这里?
欢乐中秋日志
生命营,让我的灵命继续成长
不吐不快
妻子的细心
上海之行有感
淡得优雅,笑得高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