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颇不平静的2010年

日记 / 作者: / 时间:2011-06-02 00:00:00 / 40℃

我的颇不平静的2010年

2010年是21世纪的第一个十年,应该是祥和充满富足的一年,但对于我,却是充满坎坷和荆棘的一年。

从一月份开始,学艺术的女儿在北京独自闯荡,我的心一直跟随女儿在异乡漂浮。二月份,我去北京陪女儿东跑西颠马不停蹄,奔赴在决战美术证的考场。这一个多月,我们娘俩手拿煎饼,边走边吃在地铁站穿梭。晚上我躺在冰冷的被窝,在昏黄的孤灯下,无聊地看着翻了好多遍的书刊,等着女儿下课。直到听到女儿归家的脚步声,我才觉得心回到了胸膛。考取美术证,是特别艰难的事情,十万多考生聚集北京,去踩踏通向北京的大学桥梁,我似乎听到考生们纷纷落水的声音。这让一向自信的女儿天天惶惶然,也让我心焦如焚。老天会不会眷顾我那乖巧优秀的女儿,让她考取她心仪的学校?

三月份,美术考试结束。回到家的日子,更是令人担忧煎熬的日子。女儿无心应对文化课的紧张学习,却天天下课给我打电话,让我上网查找美术证的下证情况。我守着电脑,如一个紧张的猎手,眼睛紧盯各个学校的网页。老天保佑,只要给我女儿来一个美术证就行。那些天,我就如煎锅里的蚂蚁,被烤得心麻酥酥的,似乎一碰就碎。我每天都在安慰女儿,似乎不下证,是我在对不起女儿。我多希望在梦中睡过去,一觉醒来,一切尘埃落定。还记得女儿第一个美术证下来,我如范进中举,高兴得拿起电话亲人好朋友到处告诉。后来接连下来三个美术证,而且名次不低,这让我们全家都欣喜若狂。

女儿专心致志投入到文化课复习中,而我每天五点钟起床,给女儿做丰富的早餐,再送她去交通车站。虽然忙碌,但方向明确,生活充实。这种日子只是过了一个月。

一天夜里,老公被无名疼痛折磨得死去活来,送到医院,立刻住院治疗。一边是备战高考丝毫不能马虎的女儿,一边是查不清病状,疼得缩成团的老公,我的心已经到了承受的极限。老公因为疼痛,把无名火洒向我,每天对我不是破口大骂就是酸脸酸鼻子,我已经麻木的没有知觉。幸亏有家人的帮助,我才稳定住女儿的心。老公病情确定,我觉得天塌了一半,但我不能倒下,也没资格没能力没理由倒下。大哭一场之后,我还得笑脸面对女儿和老公。

二十天以后,老公的病情好转。女儿也信心百倍挺进考场。把女儿送到考场,回家做饭又跑到医院,再回考场接女儿。只是感觉那三天陽光是亮亮的,是热?是累?没了知觉。老公在女儿考完试当天下午准许出院。一个月没见爸爸的女儿,才知道她爸爸病情的严重性,抱着爸爸唏嘘不止。好在女儿考试感觉不错,这大学上定了。

轻松几天,开始报志愿,这才是更大的折磨。生怕报错了,耽误女儿的一生。女儿的美术证,只有两个可供选择。北京理工和北京服装,选哪个录取几率大,选哪个对女儿更有利?女儿倒是心里有数,三个硬条件,不复读,不走文化课,非北京学校不上。得,百分之百能走上的学校,就是北京服装,但这个学校实在不是我希望女儿去的学校。我在选择的摇摆中,心力交瘁。直到女儿到北京报到,我心里还是满载不甘,硝烟弥漫。

把女儿送到学校,轻松的日子就要开始,剩下就是尽心尽力伺候好老公了。可是,去年买的期房,九月份完工。但开发商却把房子弄成了劣质房,墙上水泥掉渣,窗户歪斜,电梯似拖拉机。房子质量就这样,愿意告就告去,违约金不赔。白纸黑字,zheng府也管不了。打官司告状吧!生活就是这样欺负人。

年末,最要好同学得了癌症,她没啥亲人,让我陪她去天津看病。而此时,房子正在装潢,老公有病,单位也一堆事情。我没理由走开,但更没理由拒绝她。纠结了几天,我还是陪她去了一趟天津。

这一年,心里满满当当,没有空隙。但令人欣慰的事情也不少,除了把女儿送到了大学,还有乘着送女儿去北京上学的机会,带着从未出过门的老母亲,到她心仪的北京逛了一圈。母亲大悦,那副满足和灿烂的笑容,想起很令人感动。

当我把这些复述给2010年也过得不太平常的朋友时,她坚定地说,"2011年会顺利的!"这个,我相信。

本站提供信息存贮空间服务,部分内容由用户上传,如有侵权,请提供简单说明,将于7日内删除。
本站原创内容未经书面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复制、传播、发表,可联系本站购买商业服务。
上一篇: 分享幸福
下一篇:老公的细心
相关专辑:幸福伤感开心生活
相关阅读
排行
蓝色天空 风的翅膀最后,我们会一起去海边我的大学记满纸荒唐我的自白书我想去流浪四月---心事过年日志疏离,或许是为了更好的抵达这是最后一次和你说话没有什么东西是本该用来怀念的

最热
冬天里的童话
又睡不着,很不喜欢这种感觉
棋子的幸福
幸福是有区别的
当红娘的乐趣
其实她也没什么幻想
生活总归是美好的
友情和爱情一样
满满de都是幸福···
花痴记
新年好
随笔
爱情的傻子
蓝天里
徘徊,街头深处
习惯,一杯咖啡的温暖·关于幸福的日志
站在烦恼里仰望幸福
如果我恋爱了...
心里有座坟,葬着未亡人
我们的日子又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