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长笛

散文 / 作者: / 时间:2017-02-09 15:07:11 / 224℃

作者:赵文静

家里有一支长笛,那是父亲的爱物,自打她记事起,就知道,一有空父亲就拿出来把玩,用软布擦了一遍又一遍。擦得那竹笛发亮,像是在油里润着一般。饭后收拾妥当,母亲织毛衣,父亲总喜欢拿出长笛吹奏一曲。其实父亲会吹的歌曲也不多,通常是《十五的月亮》、《北国之春》、《在那桃开盛开的地方》。可母亲爱听,那笛声一响,母亲总是满脸柔情,低头织毛衣,发丝垂在脸上,格外的柔美。她也爱听,还用跑调的声音跟着哼歌。父亲就吹得更起劲儿,一边吹一边晃荡着脑袋,似用脑袋打着节拍。笛声就那样从他们的小平房传出,巷子里都听得见欢快。

夏天里时,父亲会搬了小板凳去巷口儿,总拿着长笛儿。邻居们就说:"来来,吹一段儿!""吹一段?"父亲似问似答,摆好姿势将笛横放嘴边。那悠扬的动听的声音就从父亲的嘴边漫延开来了,如哗啦啦的小河流水,青脆动听。大人们摇头晃脑陶醉着,小孩子们在父亲周围围了一圈儿,眼巴巴地抬脸望着,充满了期待与好奇。那样的时光里,她是红人儿,孩子们羡慕极了她有一个这样将笛子吹得声声悦耳的父亲,哄着她,把好吃的分给她一份,只为了听她父亲吹笛子时可以靠近一点儿。她亦是非常的骄傲的,那时,父亲是天,是地,是她心目中的大英雄。

笛子是不轻意给人碰的,每次用完父亲总会套上布套,搁在大镜子后面高高的柜橱里。她闹着要拿来玩,父亲不肯,她抢,父亲便藏在背后或高高举起,说不行不行,怕摔坏了,她嘟着嘴不高兴,要不就捂着脸装哭,父亲就败下阵来,把笛子给她,却紧盯着她,生怕弄坏,父亲说,等丫丫大了,爸教你吹。

那时,她好想长大啊!

第一次讨厌那笛子是她读小学五年级的时候。那天,晚饭后,她的作业写完了,父亲又拿出笛子来吹,笛声刚响起,她不厌烦地道:"唉呀!别吹了好不好!"笛声没有停,仍在带劲儿响着,只是母亲说:"你不是爱听吗,你可是听着你爸的笛声长大的。今天这是怎么了!"她大吼一声:"别吹了,烦死人了!"笛声随着她的一声吼戛然而止。父亲讪讪地赔着笑:"丫丫今儿这是怎么了!"她一转身,跑回自己屋里去了,趴在床上,眼泪就在眼眶里转。

她三年级时,父亲的工厂倒闭,两年后,没技术,左腿又有残疾的父亲被再就业中心分配去当环卫工。恰好负责他们学校那条街道的卫生,不知道怎么就有同学知道了,那个天天穿着黄马甲在学校门前扫卫生的是她的父亲。班里那个出了名的坏小子,在下课的时候公开大声宣布:"告诉大家一个天大的消息啊!门口那打扫卫生的老大爷是小敏她爸!"他特意把"老大爷"这个词加重,顿时,班级里唏嘘声,爆笑声,啊声,连成一片。她感到无地自容,想奋起反抗,却趴在桌子上把头埋得低了再低。直到有人喊:"别嚷了,小敏哭了!"大家的喧嚣才停了下来。那一刻,她除了无地自容,心里只有一个动作,那就是"恨父亲,恨他为什么这么没出息!"

她毕竟还是比较懂事儿的孩子,她没有把这件事告诉父母。只是再也不像以前那样对父亲了,更不喜欢他吹笛子,每次父亲一吹,都被她狠狠地制止,要么说嫌吵要么说耽误学习。渐渐的父亲就不在家吹笛子了,偶尔拿出,也只是擦一番再放回。

她上了初中,离家远,也不轻易提家里的事儿。她想没有人会知道她有这样一个父亲。可还是没瞒住。事情就是这么离谱和巧合,父亲工作间隙坐在马路牙子上环卫车旁如痴如醉地吹长笛,被本地的电视台记者拍片时录进了镜头。哪知却被老师当作励志的人物在课堂上讲了,说你们要学学小敏的父亲,不管在什么情况下都应有一颗乐观的心,一个环卫工人做这么辛苦的工作,还可以工作之余吹笛子,你们这么好的环境又如何能不好好学习呢!于是,班里爽直的同学就对她说:"哇,小敏,你父亲好酷哇,扫大街还不忘吹笛子!"她万万没想到,她极力隐藏的父亲,被老师扒得这么狠。那一刻她恨死了这个刚刚大学毕业的充满朝气的女老师。

她是忍无可忍了,到了家就跟父亲一通吵:"你怎么丢人都丢到电视上去了,你说你扫个垃圾,还吹笛子,丢不丢人,我都快没脸活着了!"父亲讪讪地不说话,倒是厨房里做饭的母亲一个箭步过来"啪"地一声抽在她脸上:"你凭什么这么说你爸,你个没良心的,要不是你,你爸……""别跟孩子瞎说八道!"父亲喝住了母亲。"你可是听着你爸的笛声长大的呀!你小时候那么爱听,天天央着你爸吹,你爸干一天活儿回来,多累都给你吹,吹着笛子哄你睡觉。"母亲又是一番陈芝麻烂谷子的絮叨,她听的耳朵都长了茧子。

她还是趁父母不在家,悄悄地拿走了长笛,扔在了城边的小河里,虽然那一刻,她也想起了长笛带给她的快乐,也有丝丝的不舍。

她等着父亲找不到笛子爆发。却没有。自此,父亲再没提过笛子的事儿,更没有重新买长笛来吹。

经年以后,她成了大人,有了自己的孩子,懂得了做父母的艰辛,她对父母很好,常常给他们买吃的买穿的。孩子初一那年,学校里开了一次以"感恩"为主题的晚会。儿子要演唱一首《父亲》,每天晚上写完作业,儿子总会练唱:"想想您的背影,我感受了坚韧抚摸您的双手,我摸到了艰辛。不知不觉您鬓角露了白发,不声不响您眼角上添了皱纹。我的老父亲,我最疼爱的人,人间的甘甜有十分,您只尝了三分。"唱了一遍又一遍,她也听了一遍又一遍,儿子动情地歌唱,唱得她心里一阵阵酸,一阵阵疼,嗓子里像有东西堵着,如鲠在喉,眼眶湿润。她又想起了多年前,父亲用笛子吹出的那片悠扬。她还想起,她曾粗暴地制止父亲吹笛,她曾把父亲最爱的长笛狠心扔进小河里。她还想起,冰天雪地里,父亲拖着一条残腿,推着环卫车去扫垃圾,冻得脸通红,在学校的那条街上,小心地躲避着同学们的视线。她的泪淌了一脸,儿子问,妈你怎么了。她抹一把脸,说没事儿,你唱得太好了。

第二天,她去音乐器材店,买了两支上好的长笛。有精致盒子包装的,比父亲曾经的那支,要好过太多。她给父亲送去,父亲先是一愣,片刻欣喜地摩挲起来。她吞吞吐吐,说:"爸,对不起,当初是我扔了你那长笛。"父亲笑:"傻丫头,我早知道是你干的。"他已经成了一个和蔼的小老头儿。母亲过来,看父亲爱不释手地抚着长笛,说:"老王啊,这回你值了,还是闺女疼你懂你呀!你这条腿没白断!""腿?没白断?"她吃惊地问。"还不是你三年级那年非吵着要电子琴,你爸刚下岗,哪有钱买啊,为了给你买电子琴,你爸大雪天骑着加重车子给人家送冻肉,被车撞断了腿。""哎!跟孩子提这陈芝麻烂谷子干嘛!过去的事儿了!"父亲笑着打断母亲。转脸瞅她,她抹一把泪,挤出笑来,说:"来来,吹一段!""吹一段?"父亲似问似答。拿起长笛横放嘴边"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久违的悠扬笛声重又飞扬在屋子的各个角落。父亲边吹边晃着脑袋,似用脑袋打着节拍,她跟着哼歌,母亲满脸的温柔,鬓角的白发抚在脸上,阳光照射下闪闪发光。悠扬的歌声从屋子里传出,房子外面都听得到欢快。

本站提供信息存贮空间服务,部分内容由用户上传,如有侵权,请提供简单说明,将于7日内删除。
本站原创内容未经书面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复制、传播、发表,可联系本站购买商业服务。
上一篇: 皮肤上的乡愁
下一篇:童年里的春夏秋冬
相关专辑:写人友情美文日赏精神家园写景状物小品文游记伤感乡愁杂文情感世界古风文章美文摘抄听雨思乡微型小说读书人生叙事男人女人心情散文励志修身抒情议论文哲理清代校园情感美文
相关阅读
排行
李咏女儿为什么叫法图麦 回族的法麦图什正定三日平淡地生活土与籽白色的鸟蓝色的湖——写给T.S生命的追问自己的夜晚可以预约的雪山之想(三题)干菜岁月

最热
赏山去鹰峰
失恋后让人心碎的文章 史上最经典的失恋
滇 行 散 记
不再是别人的城市
如果那是一个梦,我宁愿常睡不醒
信仰的疑惑及其他
似是自作多情—写给失恋的自己日志
巴黎——无法穿越的艺术理性之美
行走在美丽的彩云之南(四):七彩云南
初秋心情
换个角度想 让人哭的失恋伤感文章
仙都行
能够走出失恋的文章 一生痛错放你的手
明月山揽胜
瓦屋山半日游
透过枫林看石边
冰雪莫掩青山梦
她比烟花,更寂寞—表达心情失落的句子
“畅想”火焰山
能够走出失恋的文章 释放自己,释放失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