烧锅

散文 / 作者: / 时间:2016-10-21 11:03:08 / 53℃

作者:李丹崖

小时候,在农村长大的我,最热衷于帮父母干的活,就是烧锅。

在皖北农村,锅灶被统称为"锅"。

最简陋的锅灶是泥做的。用青砂缸倒扣过来,外面糊上一层厚厚的泥巴,待泥巴半干的时候,小心翼翼把缸取出来,剩下的那副泥做的躯壳,用刀子刻出一个"锅门",然后再翻过来,"缸口"朝上,上面恰好可以放得下一只铁锅,这就是农村最简陋讨巧的灶台了。

当然,也有用砖头做的,需要好的技术,再连和烟囱,外围镶上瓷砖,这样的灶台先进时髦,一尘不染,很受大家的欢迎。

在农村,尤其是冬天的农村,烧锅是孩子们最乐意的事情。孩子们都喜欢玩火,烧锅可以当成烧火的游戏来玩。另外,烧锅时,在通红的灶火之前,很暖和。还有,就是饭做好之后,可以在锅灶的死火里放上一块生红薯进去,只管吃饭,当然要留一些肚子给那块红薯,饭吃得差不多的时候,红薯也烧好了,用烧火棍拨出来,剥皮,嘶嘶溜溜地吃着,味道极香。

烧锅时,最好的娱乐活动是听评书,单田芳、刘兰芳、田连元等人的嗓音,伴着锅灶里嘶嘶的火苗,闻着锅灶里已然冒出来的饭香,你会觉得你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人。直至最近,听说单田芳做出品人,拍摄了一部新的《隋唐演义》,我再次想起当年烧锅听评书的场景,觉得眼前仿佛有一膛劈柴火在烧着,温暖异常。

我烧锅时还喜欢看书,记得最清楚的是从爷爷床头拿过来的《聊斋志异》,插图版的,还是半文言,边看边往灶膛里添豆秸、麦秸、棉花秆之类的柴火,不知不觉,一锅发面馒头已然做熟。记得有一次是晚上,母亲把馒头"壮"在了锅里就上邻居家借东西,我正看着《画皮》,一锅馒头都做好了,还不见母亲回来,厨房外,起了呼呼的北风,那时候,还没有用电,只是一盏煤油灯,风扑灯灭,我吓得浑身瑟缩,赶忙点亮了灶膛里的火,待到母亲再回来时,一锅馒头已被我烧糊了半锅。

烧锅还有一个好处就是偷嘴。尤其是在兄弟姐妹较多的家庭,孩子们会争抢着去烧,尤其是家里来了客人的时候,伙食大大改观,一般情况下,烧锅的孩子能捞到一些甜头,先于众人尝一些可口的饭菜,美其名曰"尝菜"。经济还不怎么发达的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农村人哪里还挑三拣四,十天半个月能吃上一顿肉就不错了,那些烧锅的馋嘴孩子,多少能在兄弟姐妹面前抢得一些"先机"。

大学毕业之后,我在省会城市一家晚报社实习,主编也是皖北人,打算让我组一版关于乡间土锅灶的图片版,我特意回乡去找,连续三天过去了,才找到三两幅图,大部分的农村人也不用这种土锅土灶了,取而代之的是沼气和液化气。那些被冷落下来的农作物秸秆被跺起来,在凛冽的风里,显得有些英雄无用武之地。因此,那个版面,我只有附带着撰写一些回忆性的文字来补充了。

炊烟袅袅,作为农村里特有的景象,再过一些年头,恐怕也将不复存在了吧。

本站提供信息存贮空间服务,部分内容由用户上传,如有侵权,请提供简单说明,将于7日内删除。
本站原创内容未经书面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复制、传播、发表,可联系本站购买商业服务。
上一篇: 树是村庄的历史
下一篇:为什么狐狸精都爱书生
相关专辑:亲情男人女人青春美文人生风景游记短篇小说散文乡愁情感世界清代议论文古风文章江南精神家园怀旧美文情感美文美文日赏读书哲理心情励志修身美文摘抄抒情友情校园思乡伤感写人游记
相关阅读
排行
李咏女儿为什么叫法图麦 回族的法麦图什正定三日平淡地生活土与籽白色的鸟蓝色的湖——写给T.S生命的追问自己的夜晚可以预约的雪山之想(三题)干菜岁月

最热
流浪歌手的情人 失恋后的痛苦文章
行者笔迹
行走在美丽的彩云之南(四):七彩云南
大 连 游 记
与游泰山有关的思绪
魂萦孟良崮
听说,你曾找过我 能够走出失恋的文章
换个角度想 让人哭的失恋伤感文章
那片夕阳
寒山一带伤心碧(外一篇)
神韵泸州
不能沉受的爱—关于失恋的文章
水乡行
九寨归来不看水
初夏的白鹭林
“畅想”火焰山
治愈失恋的文章—人生本无常,失恋又何妨
写给失恋的自己日志—勇敢爱了 就要勇敢
十堰美丽的郊外
洛杉矶——天使坠落在彼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