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街

散文 / 作者: / 时间:2018-07-13 15:09:02 / 81℃

老街巷曾经像是高密旧县城的筋脉,丝丝络络,连结起百姓民生的饮食起居。我小时候住在牌坊街。那是一条相对开阔的老街,宽约五米,长二百多米。牌坊为居于街中段的李家所立,牌坊街也因此而得名。石坊被现代人称作是站着的史书。曾经栉风沐雨的历史守望者在我童年时,早已荡然无存。

由于常年雨水的冲刷,街面像裸裎的河床,满是石子,孩子们有取之不尽的玩耍材料,仿佛那大如拳头、小如豆蔻或圆滑或粗糙的天然石筑起我们的童年。在繁复不绝的石子中间,是否会埋藏着一块雕有祥云的牌坊碎石,埋藏着历史文化的遗迹?匆忙的步履踏过,懵懂的孩童玩过,没有谁去触及它敏感的内核。

老街住户探向街面的石阶像飞机的舷梯,台阶全由老石条砌就。(那个年代,水泥还像涤纶布一样稀奇。)被大自然的风雨赋予了灵性的老石条像我们身上的棉布衣一样舒帖。童年大部分的光阴都在石条上消磨了,扮家家、拾沙、弹杏核、踢沙包、抽陀螺······青石条、红石条、光滑的、刻有纹理的······无一不担当起座凳、桌椅、案板、游戏台······等等诸多的角色,甚至孩子们打起架来,老石条就转换为擂台了······在那儿,跟许多人的童年一样,我们也玩过拜天地一类的把戏,把台阶下的蒲公英花插在"新娘"的羊角辫上。

尽管牌坊街当时已入进几户外地、乃至外县的居民,但大户人家的风气仍然弥漫在整条老街。斗拱飞檐的古迹仍然存在,厚实的红松木窗户、方正结实的木椽子;精巧细致的小黑瓦屋脊······房屋大多还保持精密的砖木结构,通过榫头连接的檩、梁仿佛是有着生命的活物。

整个房舍布局保持旧貌最完整为李家。李家祖上开药铺,为人端正、醇厚;性情恬淡、宁和,是牌坊街德高望重的老户,曾设有自家的堂号。尽管社会的变革也冲击到这个井然有序的家庭,但庸常百姓所不具备的稳重、澹泊的人格力量和遇事宠辱不惊、波澜不起的定力与气度使这个门庭保持了谐和、端庄的旧貌。可见人内在的修养也是一份厚重的文化。牌坊街正是因为有了这么一家人气质的濡染,才显得熠熠生辉。

李家后人多为医务工作者。我大约四岁的那一年,总不爱吃东西。母亲求这家的老医生给我扎臾子,面对那根银针,我早已吓得面容失色,母亲的温和也化不开心上的恐惧。在通往堂屋的甬道的绿荫下,老人蹲下身来,就像上帝派来的使者。尽管他没有白胡子,说话的鼻音还那么重,让我觉得他不是用嘴巴,而是用鼻子在说话。然而这特殊的语音如满院植物的清香一样:同来自天籁,足以抵消扎在指间的疼痛与存在心上的恐惧。

李家门口的石阶宽大平缓,又仿佛是阳光的聚集地,孩子们在那儿逗留的时间要比别处长一些。在我心里,还有一个最诱人的原因就是那院落的洁净幽雅。一般家庭的院子往往落满鸡屎与草屑。而这儿完全不同,连掉在甬道边的落叶与花瓣也别有一番情致。也许它还完全保留着旧年的风貌,通往堂屋与西厢屋的甬路全由鹅卵石铺就,花草与树木的设置扶疏有致,幽雅恬静。枸杞的红果实、丁香的紫穗子都充满了植物神奇的美丽,我确切记得的还有木槿花;一棵像小树那么高的紫荆,蓝紫泛红的花簇漂亮地如同来自仙境;还有一些高树和矮灌木,像这一家人一样,飘散着淡淡的芬芳······

准确地说,位于街正中的是毛家八间屋子的西四间与李家八间屋子的东四间。牌坊街上几家大户的房屋都是一进四的格局。毛家紧靠街边的一趟屋子为私塾学堂,当时已斗争给单姓人家。他们推倒重建时,屋底子裸了许多日,那是一块少见的洋灰地面,泛着细腻的青光,孩子们得着这么一块平坦光滑的宝地,起劲的在上面玩闹。直到许多年后,叔祖父们回家探亲,我才知道,当时我正没心没肺地踏在祖辈们的乡愁上!

我由童年向着少年跨步时,牌坊街为开辟顺河路而消失。但我宁可相信,它是像一具园林的模型,被整个的端向了异处。它那么完整地保留在我童年的心底,所有石子、花树、游戏、都鲜活在永不褪色的记忆里。
牌坊街也许是以女子的贞节立名,但它整个神貌却充满了明亮开朗的阳刚之气。像那一块块老石条,无论额纹中刻满多少岁月的沧桑,都不会卑琐萎顿!



牌坊街向东越过一条南北小巷,就到了胡家街。它是我今天的居地。跟童年的老街完全相反,它狭窄、幽长,仿佛阳光总是照不满,因此土地总是潮润的,适宜孕育车前草、马齿苋、蒲公英以及许许多多我叫不上名来的野生植物,稍微有一点空地,扫帚菜以及天麻棵这些能蹿个儿的植物就会比着肩疯长······青草更是不必说的。因此便有许多昆虫和动物们藏身。老树和苍藤是原先就有的。只要春天一到就等着抽芽,长叶儿,引得喜鹊喳喳叫;燕子则低低的掠着人的肩头飞······

小时候我们在家门口玩腻了,行动也会偷偷地向外扩展,却从来没有踏进过胡家街。胡家街西头第一户为沈家大院,里面住户繁杂。门楼高而空洞,好似随时会扑下些青面獠牙;石狮子把门,这么一对石狮蹲在这狭仄幽深的胡同里,显得十分委屈,它张着的大口仿佛随时有可能吼着跳将起来。女孩子在石狮中间玩游戏,她们仿佛个个生着鹰钩鼻子,目光阴沉,十分地不友善,好像外来的小孩一踏入这条小街,就侵入了她们的地盘。与其说是那大门口的阴森可怖令我们落荒而逃,不如说是排斥的目光阻住童年的脚步。

直至我长大后,地产商开发掉它的半壁江山,石狮子把着的门楼也随之消失。我才知道,胡家街向东走尽南面曾有一片偌大的桑园!我听到的当时就怔住了,植桑养蚕纺缟曾经是古代自然经济时期,民间的日常生产生活秩序,曾有多少古诗描绘过这种情景,让人铺展开无尽的遐思。桑园在乡间也许不稀奇,诞生在这么狭仄的一条小街上,不能不使人感到惊异。六十岁以上的老人叫赵家不叫赵家,而称"桑园家",可见它在当时的影响之大。我的叔祖父们少年就背井离乡。回来探亲的时候,也桑园长桑园短地那么叫着,仿佛时光缺席,满园的青桑依然绿着;身着蓝布衣的女眷采桑忙的笑声依然回荡······

现在胡家街像一本打开的自然课本,供孩子们阅读,他们在旧墙下猛劲地吹水、逮土蜇儿,捕蜻蜓或者捉蚂蚱;攀着老槐树的肩头,拽下它白胡子一样的槐花;夏日黄昏,看古苍藤下壁虎伸出长舌巻食蚊虫,冬雪的时候,听不怕冷的麻雀啄响梧桐树上的悬铃;如果放学了还迟迟不归,那一定又是去扒开枯草覆盖的阳沟,惊扰小刺猬的美梦······

曾经有一位鞠姓老人,向我亲叙他少年随父进城做买卖,租住于胡家街,二更时分,与一只直立行走的狐狸碰了个正着的传奇经历。此后每每我于黑夜中行路,总担心会与这种诡异精灵的动物相遇。然而,蹿过的都是野猫或黄鼠狼的身影。之于现代人,它也许永远地居于"聊斋"里了。

但是老街所特有的荒僻仍然滋生出无数神秘气息。譬如老井,睁着黑而深沉的眼睛。所有传奇仿佛都来自遥远的年代。但是新千年到来之际,街东首的巷子里却发生了一件异事:夏日绝早的清晨,一名曾居于老街的老妪把一双小脚的鞋子整整齐齐摆在井沿上,掉到井中去了,当她的呼喊自深深的井底传上来,已化为极微弱的声音,幸被早起散步的老街坊听到,急忙招呼人续下井绳去搭救,快提至井口时,老人的手把持不住,复有跌回井底。众人手忙脚乱地再次把她捞上来,竟是安然无恙!于是问她:"怎么会掉下去?"老人羞惭惭地答曰:"我一早出来,看这儿有一只大水盆,明晃晃的,就想洗洗脚······"听得人毛骨悚然!有谁会把一口井看成一只水盆?还明晃晃的!亦真亦幻的回答,像传说中的言语,深藏玄机。当天老妪的家人即来井边烧纸焚香叩谢。老井果真有神力吗?我宁愿相信,是这条叫"平安"的小巷人家救了她。异事发生后不久,老井即封口不用了。

古老而敝旧的街巷终将走进历史。但回忆它们,就像一坛沉香,散发着草木的芬芳,又似翻看老照片,泛着可亲的黄。老街

本站提供信息存贮空间服务,部分内容由用户上传,如有侵权,请提供简单说明,将于7日内删除。
本站原创内容未经书面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复制、传播、发表,可联系本站购买商业服务。
上一篇: 年味儿的式微
下一篇:老井
相关专辑:情感美文乡愁青春美文叙事杂文写人伤感美文摘抄男人女人人生哲理美文日赏小品文亲情散文励志修身听雨抒情古风文章心情游记校园短篇小说清代读书写景状物情感世界友情精神家园
相关阅读
排行
李咏女儿为什么叫法图麦 回族的法麦图什正定三日平淡地生活土与籽白色的鸟蓝色的湖——写给T.S生命的追问自己的夜晚可以预约的雪山之想(三题)干菜岁月

最热
武汉三日:第二日——汉阳
曦和楼记
不能沉受的爱—关于失恋的文章
让人哭的失恋伤感文章—失恋不等于失败
冰雪莫掩青山梦
她比烟花,更寂寞—表达心情失落的句子
透过枫林看石边
嘉荫堂,传承的旧梦
滇 行 散 记
江南古民居——长乐
金龙公园游记
丘处机的太虚宫
秦皇岛游览拾零
山水依稀入梦遥
李咏女儿为什么叫法图麦 回族的法麦图什
梦里云川
失恋后让人心碎的文章 失恋是给自己一个
聆听水墨江南
九寨归来不看水
川西行之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