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风冒雨抢收麦

散文 / 作者: / 时间:2018-02-04 00:00:00 / 37℃

1967年1月8日,星期日,早晨,上海女知青胡瑶琴、何萍到我们宿舍收脏被单、脏衣服,说要拿回去帮我们洗干净。记得上海女知青陈幼君有一天看到我在洗衣服,也主动来帮我—块洗。她们这种助人为乐、大办好事的精神值得学习。在她们的影响下,我也主动帮她们挑水。挑完水后,看到上海知青王耀忠正忙着搬家,就去帮他打扫卫生。

1月12日,目前,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如火如荼、席卷全国,我处也不例外。在师直单位的影响下,木工厂、砖灰厂、基建一队、运输队、供商股等基层单位都纷纷行动起来,成立了战斗队、造反队等群众组织。在这种形势下,处机关工作人员怎么办?晚上,经过串联,我和倪九龙、王耀忠、张金兰、胡瑶琴、何萍等几个上海知青一起商量、讨论,决定成立毛泽东思想赤卫队,并制定了行动纲领,准备发表宣言书。

2月9日,处机关无产阶级革命联合造反团的斗争锋芒开始转向处党委。昨天印发了两张炮轰处党委的传单,主要是揭发批判处长程怀龙的罪行。今天下午,工程处红色革命联合总部举行彻底批判资产阶级反动路线大会。全处各单位革命造反团体的同志基本上都参加了大会。从处长到基层领导大小当权派全都上台示众。处长程怀龙代表处党委在会上作检查。检查刚开始,因连毛主席语录都读不准而停止检查,转入革命造反团代表发言,批判处党委的资产阶级反动路线。

7月12日清晨,提前半小时就起床吃饭。一场暴雨过去后,依然乌云密布,随时都有可能下雨。我想,今天不会去支援公社麦收了吧!在回宿舍的路上,看到干部股助理员张大余头戴草帽,手拿镰刀,匆匆迎面走来。"今天不会去割麦子了吧?"我疑惑地问。"当然要去。"他毫不迟疑地回答。"下雨怎么办?""反正这雨下不大的。"他边说边走,—会儿便走远了。我赶紧回去拿镰刀和照相机,跟大家一起出发了。走到半路上,刹时乌云翻滚,一阵大风刚刮过去,紧接着雨点象炒豆子似的劈劈拍拍落下来。我们赶紧跑到附近一家老乡院孒去避雨。一位小姑娘从屋里出来,见我们站在凉棚下避雨,热情地再三邀请我们到屋里休息。

雨停后,我们告别老乡,直奔麦田,开始收割起来。我叉开双腿,握紧镰刀,弯腰弓背,使劲割麦,不一会儿就赶到其他几个青年的前面。但抬头—看,前面还有不少人割得比我还快,特别是张大余和施令英—马当先,冲在最前面。我透了—口气,活动一下手腕,又埋头猛干起来,决心迎头赶上去。一会儿,又下大雨了。同志们用麦捆堆起来,搭成棚子,几个人钻进去,挤在一起临时避雨。雨一停,大家又爬出来继续割麦抢收。中午,有人送饭来了。大家放下镰刀,拿起碗筷,吃饭去了。饭后,又钻进麦捆堆成的避雨棚里,躺在地上休憩一会。下午,太阳出来了。火辣辣的阳光烤得身上发烫冒汗,没有一丝风,干一会就热得气喘吁吁,汗水淋漓。然而,大家依旧咬牙坚特挥镰割麦,直到完成任务后才收工回去。

本站提供信息存贮空间服务,部分内容由用户上传,如有侵权,请提供简单说明,将于7日内删除。
本站原创内容未经书面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复制、传播、发表,可联系本站购买商业服务。
上一篇: 最久远的掌声
下一篇:成人之美的乐趣
相关专辑:亲情古风文章抒情思乡人生伤感友情精神家园风景游记短篇小说哲理游记读书小品文心情写人男人女人青春美文清代写景状物励志修身情感美文美文摘抄议论文听雨怀旧美文叙事美文日赏杂文
相关阅读
排行
李咏女儿为什么叫法图麦 回族的法麦图什正定三日平淡地生活土与籽白色的鸟蓝色的湖——写给T.S生命的追问自己的夜晚可以预约的雪山之想(三题)干菜岁月

最热
静静的等候,凄凉的 miss you
失恋的朋友看看—痛到心碎的句子
十堰美丽的郊外
神仙门户开翠微
行走在美丽的彩云之南(二)
水泉溪
余秋雨,你不是政论高手
梦断贵妃园
金龙公园游记
驼梁山游记
相约三叠岩
行走在美丽的彩云之南(五):天然的氧吧
夏日雨后的栖霞乡村
分手那天,我们一起失恋—关于失恋的散文
魅力青原山
大板的天空
走进钓源
似是自作多情—写给失恋的自己日志
赏山去鹰峰
洛杉矶——天使坠落在彼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