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游记

散文 / 作者: / 时间:2016-01-12 13:16:03 / 99℃

梁启超

梁启超(1873~1929),字卓如,号任公、饮冰子,广东新会人。晚清著名政治家、文学家。著有《饮冰室合集》。

五月十四日,由纽约至华盛顿。

华盛顿——美国京都,亦新大陆上一最闲雅之大公园也。从纽约、波士顿、费尔特费诸烦浊之区,忽到此土,正如哀丝豪竹之后闻素琴之音,大酒肥肉之余嚼鲈莼之味,其愉快有不能以言语形容者。全都结构皆用美术的意匠,盖他市无不有历史上天然之遗传,而华盛顿市则全出于人造者也。

都中建筑最宏丽庄严者为“喀别德儿”(capital)。喀别德儿者,译言元首之意,谓此地为一国之元首也。喀别德儿之中央一高座为联邦法院,其左右两座次高者为上议院、下议院,其后一大座为图书馆,合称为喀别德儿。喀别德儿之前,置华盛顿一铜像。其中央高座、中门、棂楹、桷壁,盖皆美国历史纪念画,其技或绘或雕或塑,其质或金或石或木,自殖民时代、独立时代、南北战争时代以至近日,凡足以兴国民之观感者,无一不备,对之令人肃然起敬,沛然气壮,油然意远。甚矣,美术之感人深也。环喀别德儿之周遭,皆用最纯白大理石铺地,净无纤尘,光可鉴发。其外则嘉木修荫,芳草如箦,行人不哗,珍禽时鸣。琅环福地,匪可笔传矣。

华盛顿之图书馆,世界中第一美丽之图书馆也。藏书之富,今不具论。其衣墙、覆瓦之美术,实合古今万国之菁英云。吾辈不解画趣,徒眩其金碧而已。数千年来世界上最著名之学者,莫不有造像,入之如对严师。其观书堂中,常千数百人,而悄然无声,若在空谷。

观书堂壁间以精石编刻古今万国文字,凡百余种。吾中国文亦有焉,所书者为“子夏曰日知其所亡月无忘其所能可谓好学也已矣”二十一字,写颜体,笔法遒劲,尚不玷祖国名誉。

喀别德儿之庄严宏丽如彼,而还观夫大统领之官邸,即所谓白宫(White

House)者,则渺小两层垩白之室,视寻常富豪家一私第不如远甚。观此不得不叹羡平民政治质素之风,其所谓平等者真乃实行,而所谓国民公仆者真丝忽不敢自侈也。於戏!倜乎远矣。

全都中公家之建筑最宏敞者为国会(即喀别德儿),次为兵房,次为邮局,最湫隘者为大统领官邸。民主国之理想,于此可见。

华盛顿纪功华表,矗立都之中央,与喀别德儿相对,高五百英尺,实美国最高之建筑物也。其中空,可以升降。用升降机上之,须五分钟始达绝顶,步行则须二十分钟以外。登华表绝顶以望全都,但见芳草甘木,掩映于琼楼玉宇间。左瞰平湖,十顷一碧。同行一西人,为余指点某邱某壑,是独立军决斗处;某河某岸,是南北战争时南军侵入处。余感慨欷歔,不能自胜,得一诗云:

琼楼高处寒如许,俯瞰鸿雁是帝乡。

十里歌声春锦绣,百年史迹血玄黄。

华严国土天龙静,金碧川山草树香。

独有行人少颜色,抚阑天末望斜陽。

华盛顿纪功华表构造时,徵石于万国,五洲土物,鸠集备矣。各国赠石,皆系以铭,用其国文泐之,以颂美国国父之功德。吾中国亦有一石焉,当时使馆所馈,道员某为题词。其文乃用《瀛寰志略》所论载,谓华盛顿视陈胜、吴广,有过之无不及云。呜呼!此石终不可磨,此耻终不可洒,见之气结。

旅美十月,惟在华盛顿五日中最休暇,遍游其兵房、库房、铸银局、博物院、植物院等。惜不能到华盛顿故里一观遗迹,最为憾事。

选自《新大陆游记》

本站提供信息存贮空间服务,部分内容由用户上传,如有侵权,请提供简单说明,将于7日内删除。
本站原创内容未经书面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复制、传播、发表,可联系本站购买商业服务。
上一篇: 鲁镇的黑夜与白天
下一篇:80后
相关专辑:江南乡愁哲理美文摘抄叙事游记议论文心情伤感短篇小说怀旧美文写人清代励志修身思乡美文日赏散文杂文精神家园亲情小品文情感美文男人女人校园写景状物青春美文情感世界听雨抒情
相关阅读
排行
李咏女儿为什么叫法图麦 回族的法麦图什正定三日平淡地生活土与籽白色的鸟蓝色的湖——写给T.S生命的追问自己的夜晚可以预约的雪山之想(三题)干菜岁月

最热
大 连 游 记
黄昏·在军港
浪漫天崖
那一片山灵水动的秀色
行走在美丽的彩云之南(一)
五条沟:富顺的香格里拉
魂萦孟良崮
穿越映秀的死亡之路
藤桥游记
苇荡青青,湖水悠悠
让人哭的失恋伤感文章—失恋不等于失败
城四家子古城
归思谁识
苏州,见素抱朴逍遥游
巴黎——无法穿越的艺术理性之美
初夏的白鹭林
久闻阳羡溪山好
失恋后让人心碎的文章 有种思念不是爱情
东北大烟泡
聆听水墨江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