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纯白的婚礼

散文 | 名家 / 作者:没了退路 / 时间:2015-09-21 12:16:03 / 29℃

第24章纯白的婚礼

《妇人朝日》给我出题,让我写《我的婚姻》。连写作的细节都是由《妇人朝日》决定的。但无论怎样,只要写出事实就可以了,所以利用在叶山避暑的半天左右的时间,匆忙写下此文以作回答。

我和吴文藻是在一九二三年去美国的游船上认识的。那时因为我们都是去美国留学的,所以同船的一百多名男女学生相互接触的机会很多。一开始我们也只是普通打打招呼的关系。但到了美国之后,因为他的学校与我的学校相隔很远,所以我们之间有通信来往,彼此告知了出生地以及身世等。那是一九二五年夏天,我们有幸在夏季学校一起学习,见面的机会增多,双方加深了相互了解。因此,那年秋天,两人各自返校后,信的来往也就更加频繁了。于是,一九二六年夏天,在我终于要返回中国时,文藻把一封长信和他的一张照片交给我,向我父母提出想和我结婚。我父母看了这些,被他的诚意打动,对他特别满意,所以答应了我们的婚事。但是,正式的婚约是他回国见了我父母后才订下的。一九二八年冬天,文藻从美国巡访欧洲后回国来到我家,与父亲见面谈了很长时间的话以后,我们办理了正式的婚约手续。然后,我们于半年后的一九二九年六月十五日结了婚。

那时,文藻和我两人都在北京的燕京大学做教师。因为我的老家在上海,文藻的老家在江陰(江苏省无锡的北部,长江南岸),都离北京很远,所以我们两家的家长都没能参加婚礼。但是,两家都赞成我们在北京结婚。婚后一个月,我们回了老家。因此,在我们的结婚请帖上印着双方家长的姓名,极少数的亲戚与众多的朋友参加了我们的婚礼。

我们在学校里结的婚,所以极简单地决定了日期、地点以及仪式等等。六月十五日是星期六,正好是学期考试开始的日期,但结婚仪式一点也没耽误上课。地点是在校长约翰·司徒雷登先生家。因为学校经常有这样的事,所以大家非常乐意地帮助了我们,立即组织了准备委员会。我们把仪式场地的布置、音乐的准备、茶点的准备等都拜托给了大家。大家把整个场面布置得非常庄重、简朴、十分美丽。司徒雷登先生的家本来就是一幢有中国特色的建筑物,举办仪式的客厅既大又气派。婚礼那天,客厅里缀满了鲜花、所有的东西都是纯白的...白丁字、毛樱桃梅、白玫瑰、海薯、桅子等,而且新郎新娘走在用纯白缎子铺的通道上。全体来宾站在仪式台前这条白缎子通道的两侧。仪式台上放置的两个缎垫也是纯白的,宣誓时跪在上面。因为我们是以基督教的仪式举行婚礼,所以司徒雷登先生为我们做了主持。音乐是钢琴与四把小提琴的合奏,十分悠扬肃然。

我的婚纱是用白缎子做的颇具中式风格的裙子,上衣绣着白色柑橘,头戴白色面纱,脚穿印有白柑橘花样的纯白缎子的中国鞋,手持一束白玫瑰。伴娘穿淡黄色的衣服,手持淡黄色的玫瑰花束。四个花女中,年幼的两个穿淡紫色、年长的两个穿淡绿色衣服。新郎和伴郎穿黑上衣、白裤子,领子上别白桅子花。证婚人的牧师穿黑纱长袍。......这是参加婚礼的人们的穿戴。没有一样是红色的!

婚礼从下午四点开始,四点半结束。接着是喝茶。除了结婚大蛋糕以外还有各种点心,饮料有果汁、茶、咖啡等。我们接受了来宾的贺词,切了结婚蛋糕,然后拍了纪念照。换装后,坐司徒雷登先生的汽车去北京西郊的大觉寺新婚旅行了。

参加仪式的来宾有一百名左右,除了十名左右的亲戚以外,其余的都是燕京、清华两大学的同事。学生一个也没有邀请。因为人实在太多。这一百名左右的来宾都是很亲近的亲戚、关系很好的朋友和老师,所以会场的气氛非常欢快。

因为我们的婚礼注重庄重,所以所有的东西都很简朴,即使按二十年前的北京的物价来看,也是非常便宜的。具体花了多少钱,现在已记不太清了,但是从司徒雷登先生的厨房搬来的大量点心至今还是历历在目。这些点心当时花了三十多法币(结婚蛋糕是在北京城内的法国点心铺做的,这费用不包皮皮括在内)。按美元计算的话,十二美元左右吧。包皮皮括礼服、花束、迎送客人的汽车的费用,大约花了不到五百元(一百五十美元)吧!那时真是黄金时代。

我们的新婚旅行花了很长时间。因为是在暑期中,而且南下去我们双亲的家,这儿那儿地走了许多地方。我们结婚第三天从西山(北京郊外)回来后,马上从天津坐船去了大连,从大连再坐船去了上海。在上海的我家接受了几天的祝贺,随后又赴南翔(上海郊外)文藻的家接受了婆家的祝贺。(我们两家都是用旧方式来祝贺的,所以喜酒宴会的费用是我们在北京花的好几倍!)然后我们从上海去了杭州的西湖。从西湖到莫干山...大概是六七个星期的旅游。

到了秋天,在学校开学之前,我们回到了北京。我们在学校建造的新居里开始了新婚生活。

我们的新居在燕京大学的校园里。建造的时候,我们与建筑工程师事先商量,所有的设计都采纳了我们的意见。因此,虽然房屋本身不大,但是设备是竭尽全力了。我们提出了特别要多做书架,并且在陽台上也能睡觉等要求。因为我们俩都打算一辈子读书和做研究,燕京大学的气氛、环境与我们的理想完全一致。并且我们不太想要孩子,所以对于住在这个家的五个简朴的生活者来说,这里就是天堂。......当我们为再没有比这更好的"安居乐业"而心满意足时,不久意想不到的抗日战争爆发了。我们的终身计划被战争搞得乱七八槽。我们最珍惜的有关产业经济的书籍等全都变为灰烬。从那时起我们的流浪生活便开始了,直到现在还在流浪。

我们结婚是二十年前的事了,对文化界的人们来说那是理所当然的,但对普通的人来说就不那么理所当然了。那时的婚礼依然是旧式的,新娘坐花轿出嫁,新郎新娘也要进行下跪朝拜天地的所谓"拜天地"的仪式。稍微进步的地方称"文明结婚",把仪式场所设置在大饭馆里,举行非常混乱的仪式或很耗费精力的大宴会。新娘虽然不像从前那样戴大红的凤冠,但是穿浅红色衣服的人却是很少。因为在中国的旧习惯中,白色是丧服专用的。因此在新旧婚礼之间最显而易见的是,新娘衣服的颜色既不是大红的也不是纯白的,而是使用粉红色、浅红色等红与白的中间色。我们俩认为结婚一生只有一次,所以想把仪式办得庄重肃穆些,因此采用了基督教的仪式。我们不喜欢浪费,所以把旧式的宴会改成了新式的茶话会(我们知道在我们的来宾中,有很多人是受不了坐在喜酒宴席上那种烦杂吵闹的气氛的)。因为我自己也不喜欢矫揉造作,所以从我到我的花女的礼服没有一样是红色的。如果有守旧派的老人等在场的话,一定会觉得不太舒服。

在这二十年里,由于国土辽阔,中国人的婚礼也因地区、因人而有了许多不同之处。但在抗日战争中,人们的婚礼大致从简,其中也有人只在报纸上登条广告,然后与朋友共餐就将就过去。尽管如此,有钱有闲的人至今还是豁出钱来大操大办,而文化界依旧保持着"抗战中一切从简"的做法。

离开祖国四年了,近来中国怎么样了我不太清楚。但是,我想结婚一定更加经济化、更加简朴,结婚仪式本身也更加庄重了吧!

本站提供信息存贮空间服务,部分内容由用户上传,如有侵权,请提供简单说明,将于7日内删除。
本站原创内容未经书面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复制、传播、发表,可联系本站购买商业服务。
上一篇: 第23章 关于花道
下一篇:第25章 寄语日本妇女
相关专辑:莫言胡适秦牧吴伯箫周作人名家名篇冰心李广田老舍
相关阅读
排行
论谦卑买墨小记关于鲁迅记太炎先生①学梵文事半农纪念母亲的书桂花雨妈妈的手西湖忆旧金盒子

最热
第39章 说梦
第23章 关于花道
第51章 致家里人
第40章 基于民主的真谛
第33章 童年杂忆
第29章 给日本的女性
第30章 我的教师
第33章 使我心疼头痛的弟妇
第42章 无士则如何
第44章 我梦中的小翠鸟
李广田《地之子》
第2章 自序
《桃园杂记》李广田
第37章 中国与日本的女性
第15章 十三、我的房东
第8章 寿郭沫若先生
《礼物》李广田
第34章 我入了贝满中斋
第35章 我的同班
第47章 认同与回归——与赵浩生的谈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