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今日中国女作家的地位

散文 | 名家 / 作者:释怀^霸气 / 时间:2018-07-17 08:16:03 / 55℃

第31章今日中国女作家的地位

女作家并不是专指文学家,包皮皮括一切科学的写作家在内。可惜现今中国女作家的范围太小,就是文学家也很少,至于科学方面,恐怕只有上海的一两个写法律的,和写历史的陈衡哲了。然而女作家在中国的地位却是很高,这固然是因为普通所常说的"物以稀为贵"。所以男作家冒充女士的事也常见的。并且男子还没有完全脱去男女不平等的观念,以为女子总是不如他们的,用好奇的心来看女子的作品。实在说起来,女人的心理的确有不同于男子的地方,女人的写作也与男子自有绝对不同的观点与描写。

现在大略的把几个在文学上成名的女作家介绍给诸位。

(一)绿漪,原名苏梅,她是安徽人。在上海《女声》新年号里有一篇署名苏雪林的《一个平凡人的自述》,关于她自己的身世,说得很详细。现在她是在武汉大学教文学。

(二)丁玲,原名蒋冰之,湖南人。从前在沪江大学读书。她的作品可以说是在女作家中受社会上最大的欢迎的。要知道她的详细身世,可以看《国闻周报》里沈从文的《记丁玲女士》。

(三)凌叔华,原名叫凌瑞棠,是我的同学,她是广东人。她的作品是善于写太太,而她的每一个太太差不多都是顶可爱的,现在她也在武汉大学教书。

(四)沉樱,原名是陈瑛,她是一个新进的作家,而且是一个很有希望的女作家。她的作品有《喜筵之后》、《某少女》等,都写得不错,是有希望的作品。她是山东人,复旦大学毕业生,现在在北大做事。

女人除了用感情写文章以外,对于其它科学也都应该以写作为职业。中国太缺乏学理方面的书籍,差不多什么都得念原文课本,就是教员在课堂上举的例,像老人院啦,什么统计啦,也都是根据外国的例子。这真不能适合中国的环境。常常一个学生在中学时代他的功课很好,但是一入大学就忙的了不得,这是什么原故呢?就是因为都用原文课本,把许多时间用在翻字典上面。如果有中文的课本,那么读书的效率恐怕不只加倍。为了没有本国文的课本,使学生不容易也不方便去研究高深的学问,这真是一件羞耻的事。这种责任应该谁来负呢?就拿日本来说,他们除了外国语的课程以外,别的也全用日文课本。因此今后的中国女子都应当以外国文为工具,用本国文来写你本行的书籍。(我的意思当然不是说每个人都做文学家,是很明显的。)不管你所学的是什么,要把你学的能写出来。以写作为职业。这有三个理由:

第一,向来女子多是能学不能写的。拿医学来说,女大夫本事好的的确不少,但是关于医学的写作却没有一本。这不能不使我们觉得写作的重要了。

第二,写作不妨碍家庭中其他的工作。我们常常觉得......尤其在中学的时候......女人一结婚,她的一生就完了。其实事在人为,那些终日被孩子和仆妇们所包皮皮围的太太们,根本就不会做太太。如果你是有志写作,只要家庭住在离图书馆较近的地方,有几个讨论学问的朋友就够了。按我自己的经验,有一个固定的时间,像晚上八点到十点是很安静的。每天写两点钟就很不少。女子在生理上是有许多地方不如男子,不能像他们一样,所以在家庭中以写作为职业是更合宜,并且对于家庭中的工作也没有什么妨碍。

第三,社会上急切的需要。曾有人问胡适之先生,"妇女解放应该先从什么地方做起?"胡先生就回答说,"妇女解放应该从妇女解放做起!"所以关于女子的书,不应当让男子替我们写。并且男人写的关于女子的事都不真切,就像许多小说里面描写的女子,让我们看起来都觉得十分可笑,如同电影上的人似的。因此女子应该写自己的东西,社会上很需要非女子写不出的作品。

有的人以为要写作,自然要汉文好,至少得在家里请老师教过几年国文。可是在我以上所说的这几位作家里,没有一个是在家里念过汉文的,就是男作家里恐怕除了梁启超、胡适之他们以外,像巴金、沈从文他们也是没有在家里请老师讲过国文的。我在中学的时候,所学的国文都离我们太远,那里比得上你们现在还可以读几篇白话文。那时候国文堂讲的是韩愈《进学解》,作文的题目是"富国强兵论",文章的头一句总是"人生一世——"这对于我们有什么益处呢?所以汉文是在自己下工夫、多念、多看、多写。况且写科学的文章不在乎辞藻。由我在燕大教国文的经验,看出那些风对雪、日对月的文章在班上并不到优等,因为拆开来都是空空洞洞没有什么东西在文章里面。反而是那些没有中过老师毒的能够把事理叙得简单清楚。而且现在的写作多用白话文,自然比较更容易。但是在写作的时候却不可不留意下面的三点。

(一)固定的观点。不论是唯物史观、唯心——只要有一个固定的观点,根据这个观点来开始写作。

(二)系统的思想。布局要清楚。个人有个人的思想系统,形成了各个作家不同的作风。譬如把叔华的作品写了丁玲的名字,或把绿漪的作品写了叔华的名字,无疑的谁都可以看出不是本人作的。

(三)通顺的文词。文词只要通顺就够了,不要写得太特别,反容易使人不了解。

女子应该以写作为职业,如果起初不会写,可以先以翻译为起始。这种写作的事业,可以从做小姐起写到当少奶奶,写到做老太太。常常有人问到婚姻与事业是不是矛盾的冲突的。这只看她个人有没有处理她事业的本领。以写作为目的是与升学和做事与否都不生问题的。只在乎个个女青年的努力了!

(委刚记)

(原载1934年1月13日《北平晨报》副刊《妇女青年》第65期)

本站提供信息存贮空间服务,部分内容由用户上传,如有侵权,请提供简单说明,将于7日内删除。
本站原创内容未经书面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复制、传播、发表,可联系本站购买商业服务。
上一篇: 第30章 《冰心七十年文选》序
下一篇:第33章 对日本民众没有怨恨
相关专辑:莫言冰心周作人胡适老舍秦牧吴伯箫李广田名家名篇
相关阅读
排行
论谦卑买墨小记关于鲁迅记太炎先生①学梵文事半农纪念母亲的书桂花雨妈妈的手西湖忆旧金盒子

最热
第20章 南归——贡献给母亲在天之灵
《灯下》李广田
第48章 谈短篇小说的创作——与张日凯
第9章 七、使我心疼头痛的弟妇
第3章 甲午战争
第28章 我的择偶条件
第15章 十三、我的房东
第31章 叫我老头子的弟妇
第30章 我的教师
第16章 寄小读者(通讯13—25)
第44章 我梦中的小翠鸟
雨果 格言
第45章 咪咪和客人之间
第1章 惆怅
第23章 我们太太的客厅
李广田《花潮》
李广田《秋天》
《礼物》李广田
第36章 我的同学
第47章 认同与回归——与赵浩生的谈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