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中国与日本的女性

散文 | 名家 / 作者:疮痍的心 / 时间:2018-04-08 10:03:08 / 89℃

第37章中国与日本的女性

记者:今天谢谢大家百忙之中来参加这次座谈。特别是冰心女士虽然一会儿还要参加另一个会议,但还是来到了这里。我们想请她和我们做一个短时间的对谈。刚才你们两位用英语交谈,不用翻译就可以交流,而且对两人来说这样交流比较快,但由于要将你们的对谈刊登在杂志上,所以即使很麻烦也希望能把你们的对话翻译成日语。你们聊起来可能不太方便,请原谅。

首先向读者们介绍一下冰心女士。

冰心女士是现代中国的一流作家,现已出版了《冰心全集》。她生于福州(建)省,毕业于北平的燕京大学,随后赴美国的威尔斯利大学就学,归国后在母校的文学部任教。谢女士的写作风格温柔,倾向于唯心主义,其表现的美无与伦比,充满抒情性。特别是描写孩子的作品以及具有强烈的女性爱的作品令人感动不已。许多作品被翻成日语。因为其丈夫吴先生以中国代表团团员的身份来日,所以冰心女士也一同来到了日本。

接下来就请冰心女士和在女性问题和儿童问题等许多方面开展活动的村冈花子女士进行对谈。

相互认识不足

村冈:听说冰心女士前一阵子回国在许多地方进行了演讲。您能不能谈一下中国的女性是如何看待日本的女性的?

冰心:我这次回国演讲走了许多地方,大家都说希望和日本的女性友好相处,有许多人还给我写了信。以前不少日本的女性虽也在中国生活,但真正和中国人接触的机会很少,没有机会认识想认识的中国人。

村冈:我们也有同样的感觉。两国只热衷于同为一个民族,但其实真的不了解对方。

日本妇女的地位

冰心:来日以后,使我感到吃惊的是,一个文化那么发达的国家而妇女的力量却如此薄弱。日本妇女的地位极其低下,给我的印象是,大家在家是好妻子、好母亲,但很少有发言权,没有权利。

村冈:我们也觉得中国的女性在家庭里没有权利。而另一方面,又有权力相当大的阶级——

冰心:中国的女性和欧美的女性相比权利很小,但是比日本的女性有权。

村冈:是吗!(笑声)

冰心:不但是中国和日本,全世界都把女性看得很低微。

村冈:对妇女另眼相看的倾向在日本尤其严重。这种认识真是可笑。

到目前为止,来日本留学的各位中国的女性对日本有什么印象?

冰心:她们对日本女性在家庭中地位很低这一点印象很深。来日本留过学的中国的男性都学这一套,所以中国的女性不想和这种男人结婚。(笑声)

村冈:这是因为她们没怎么看日本健全的家庭吧!

冰心:那么,您能不能谈一下这种健全家庭的状况呢?(笑声)

日本的家庭

村冈:它们是一些开明的家庭。夫妻相敬相爱、互相协力。无论在世界上哪个文化国家都可以见到具有这种共性的家庭。在日本也有许多这样的家庭,但被日本人那拘谨的坏习惯以及老实巴交的男性和女性的奇特的怯生感所掩盖了。

冰心:我被邀请去日本的健全的家庭时,只有丈夫一人出来接待,我们不能和妻子谈话。这种习惯和中国不同。

在中国,只邀请男士的时候,妻子不出来酌酒招待,而是由佣人承担一切。邀请夫妻时,妻子便一起出来和大家攀谈,但伺候吃饭还是让佣人干。

村冈:日本有钱人家很封建,只有健全主心骨的家庭才具有国际相通的开明感。

冰心:我所说的是我中国的同学和老师的家庭。那么,村冈女士,照您的看法,您认为日本女性的家庭地位大都比较高吗?

村冈:不,不,我并没有觉得日本女性的家庭地位高。但是,也有部分好的地方——(笑声)

冰心:一部分是指——

村冈:这是指无论哪个国家都有的具有民主观念的家庭。我不知道哪儿有这些家庭,如果是在我朋友的家庭里的话,可以理解。出乎意外的是农村等地也会有一些民主性的开明家庭。希望这些家庭如泉水一般清澈。

农村的家庭

冰心:反倒是农村更加平等吧!夫妻的知识水平都大致相同,劳动是一起,生活目的也一致。中国也是这样的。

村冈:一般来说,日本农村受家庭制度的压力很重如果中国的农家男女平等生活快乐的话,那就太让人羡慕了!

冰心:女人的工作比男人多是指什么?

村冈:女人在田地里和男人干同样的活,并且还要干家务活。她们不得不起早贪黑地劳动。

冰心:田地里的活不根据轻重而进行分工吗?

村冈:即使分工,劳动强度基本上还是一样的。中国的情况如何呢?

冰心:浇水、施肥这些重活由男人承担,女人只是干一些轻活。走在日本的街上,拿东西的是妻子,男人却不闻不问。这种情景在中国是看不到的。

村冈:这些情况我不了解。可能是因为通过第三者在了解中国的原因吧!比如赛珍珠的《大地》。那位女主人公阿兰,说她无知还是具有服从性?我是通过这种类型的人来理解中国人的。日本的农村也有这样的人。

冰心:确实是这样的。但是,那位阿兰在家里并没有受到虐待,而且也没干很重的活。

村冈:但她那种尚未觉醒、服从命运的生活态度可能是东方女性所共有的。

总之,在日本,女人要干的活太多,所以生活的合理性很重要。

有关这一点,中国的女性是如何配合开展新生活运动的呢?

地位的平等

冰心:那只是极少的一部分,那些女性只是在号召和推动女性地位的提高。今后,要提高女性的地位首先就得普及教育,其次必须让女性在经济上可以支援并维持家计。只有使男女知识平等,夫妇生产平等,才能实现男女地位的平等。不是这样吗?

村冈:的确如此。日本的健全家庭也实现了这些,并且过着快乐、健康的生活。

冰心:日本的大学什么时候才能聘请女教授?还有一个就是,什么时候才能发行仅由女性创办的报纸?

村冈:这样的报纸现在已经有了。至少有两份,一份是《妇女民主新闻》,另一份是ymca的《女性新闻》。还有一份有小部分的男性帮忙,叫《妇女新闻》。

女教授也很快就会有的。即使具备这些素质和教养,男女在法律上还是不平等。由于封建性的原因,女性还是无法得到机会。现在,新建的中学里有一些女性在教男学生。现在是转换期,变化很激烈,所以女性将不断地走向社会。

冰心:您说的这些我们国家的女性都非常感兴趣,我有许多次都被问到过。

女子教育

村冈:您能不能谈一下女子教育?

冰心:在中国从小学到大学都是男女共学,除了特别的学校,没有不允许女性入学的情况。

村冈:日本也正朝着这一方向发展。目前为止,一提起女子教育就是贤妻良母型的教育,它阻碍了妇女的进步。

冰心:是这样的。在十几年的教育中,只要一二年的时间就可以完成贤妻良母的教育,其余的时间应该把重点放在教授女性作为公民所应具备的教养上。如果向女性传授了作为国民的优质教育的话,不但女性可以成为贤妻良母,而且男性也可以成为贤夫良父——(笑声)

村冈:有没有特别为女性设立的职业技术教育?

冰心:没有专为女性的职业教育。只有产婆和护士有职业教育,其余都和男性一样。

村冈:有没有向女性传授裁缝和适合她们的技术的学校?

冰心:没有这样的学校。在中国,男性的裁缝更加精致。

村冈:日本也是。若是裁缝的话,男性的做工比女性的好。

冰心:男性就是因为不生孩子,也可以集中精力——(笑声)——当然会做得好,所以我总是叫男厨师来做菜什么的。衣服也是。普通家庭雇用女佣人时只是让她们做一些简单的缝纫活。

记者:时间差不多了。还想让你们谈更多,但有约在先,最后你们能不能谈一下有关中日女性的交流?

日中女性的交流

冰心:无论如何都想和大家携起手来,对日本加强理解。对于这一点,在讲和条约签订之前,我无法行动,因此目前只能做到以下三点:

第一,看有关日本的书;第二,学习日语;第三,互相寄换有关妇女的出版物,进行文化交流。我在中国和大家说了这些。如果可以签订讲和条约的话,日中就能实现互相访问,这样我们的关系就会更加亲密。特别希望女作家、女记者、女教师等各位能不断地促进互相交流和理解。

村冈:是的。我们今后一定要互相清楚地认识对方,互相帮助,增进友谊,为文化的发展而努力奋斗。

记者:真的是没有时间,很可惜我们今天的对谈到此结束。希望你们两位能为今后的中日女性的亲善作出努力。谢谢你们!

九月三日于教育会

本站提供信息存贮空间服务,部分内容由用户上传,如有侵权,请提供简单说明,将于7日内删除。
本站原创内容未经书面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复制、传播、发表,可联系本站购买商业服务。
上一篇: 第36章 在世间追求和平与美
下一篇:第38章 文化交流才是通向自由和平的道路
相关专辑:周作人冰心莫言名家名篇老舍吴伯箫胡适秦牧李广田
相关阅读
排行
论谦卑买墨小记关于鲁迅记太炎先生①学梵文事半农纪念母亲的书桂花雨妈妈的手西湖忆旧金盒子

最热
第23章 我们太太的客厅
第25章 寄语日本妇女
雨果 格言
第17章 悟
第35章 我的同班
第2章 斯人独憔悴
第16章 寄小读者(通讯13—25)
第14章 疯人笔记
第26章 西风
第33章 三十三 干涉
李广田《花潮》
第26章 二十六 疯人笔记
第21章 二十一 空屋
第39章 我的房东
第12章 往事(一)——生命历史中的几
李广田《乡愁》 赏析
李广田《唢呐》
第1章 感悟经典
第24章冬儿姑娘
第21章 名湖畔的三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