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我的朋友的太太

散文 | 名家 / 作者:前度。 / 时间:2018-11-12 22:29:37 / 152℃

第37章我的朋友的太太

在单身教授的楼上,住着三个人,L,T,和我。他们二位都是理学院教授,在实验室的时候多,又都是订过婚的人,下课回来,吃过晚饭,就在灯下写起情书,只要是他们掩着屋门,我总不去打搅。沉浸在爱的幸福中的人们,是不会意识到旁人的寂寞的,我只好自己在客厅里,开起沙发旁的电灯,从十八世纪的十四行诗中,来寻找我自己"神光离合"的爱人。

L和我又比较熟识一些,常常邀我到他屋里去坐。在他的书桌上,看到了他的未婚夫人的照片,长圆的脸,戴着眼镜,一副温柔的笑容。L告诉我,他们是在国外认识而订婚的,这浪漫史的背景,是美国东部一个大学生物学的实验室里,他们因着同学,同行而同志,同情,最后认为终身同工,是友情的最美满的归宿,于是就。L说到这里,脸上一红,他是一个木讷腼腆的人,以下就不知说什么好。我赶紧接着说:"将来,你们又是一对居里夫妇,恭喜恭喜,何时请我们吃喜酒呢?"

于是在一年的夏天,L回到上海去,回来的时候,就带着他的新妇,住在一所新盖好的教授住宅里。

我们被邀去吃晚饭的那一晚,不过是他们搬入的一星期之后,那小小的四间屋子,已经布置得十分美观妥贴了。卧室是浅红色的,浅红色的窗帘、台布、床单、地毯,配起简单的白色家具,显得柔静温暖。书房是两张大书桌子相对,中间一盏明亮的桌灯,墙上一排的书架,放着许多的书,以及更多的瓶子,里面是青蛙苍蝇,还有各色各种不知名的昆虫。

这屋子里,家具是浅灰色的,窗帘等等是绿色的,外面是客厅和饭厅打通的一大间,一切都是蓝色的,色调虽然有深浅,而调和起来,觉得十分悦目。

客人参观完毕,在客厅坐下之后,新娘子才从厨房后面走出来,穿着一件浅红色的衣服,装束雅淡,也未戴任何首饰,面庞和相片上差不多,只是没有戴眼镜,说不上美丽,但自有一种凝重和蔼的风度。她和我们一一握手寒暄,态度自然,口齿流利,把我们一班单身汉,预先排练好的一套闹新房的话,都吓到爪洼国里去了。

席上新娘子和每一个人谈话,大家都不觉得空闲。L本来话少,只看着我们笑。我们都说:"L太太,您应当给L一点家庭教育,教他多说一点话。"她笑说:"恐怕是我说的话太多,他就没有机会出头了。"--席散大家有的下围棋,有的玩纸牌,L太太很快的就把客人组织起来,我是不大会玩的,就和这一对新夫妇,在廊上看月闲谈。我说:"L太太,不怕你恼,我看你的家庭布置,简直像个学文学的人,有过审美训练的。"她谦逊了几句,又笑说"我有几个学美术、文学的女友,在本行上造诣都很好,但一进入她们的家门屋门,×先生,真是如你所说的,像个学科学的人的家庭"我觉得不好意思,才要说话,她赶紧笑说:"我知道你的意思,我是说,审美观念,有时近乎天生,这当然也不是说我真有审美的观念,我只是说所学的与所用的,有时也不一致。"从此又谈到文学,这是我的本行,但L太太所知道的真是不少,欣赏力也很高,我们直谈到牌局棋局散后,又吃了点冰淇淋才走。

L太太每天下午,同L先生到实验室,下课后,他们二位常常路过我们的宿舍,就邀我去晚饭。大厨房里的菜,自然不及家庭里的烹调,我也就不推却,只有时送去点肉松、醉蟹、槍??芍?啵??腔顾滴铱推??

冬夜,他们常常生起壁炉,饭后就在炉边闲谈。我教给他们喝一点好酒,抽一点好烟,他们虽不拒绝,却都不发生兴趣。L太太甚至于说我的吃酒抽烟,都是因为没有娶亲的原故,因而就追问我为什么不娶亲,我说:"L太太,你真是太清教徒了,你真没有见过抽烟喝酒的人,像我这样饭前一杯酒,饭后一支烟,在男人里面,就算是不充分享受我们的权利的了。至于娶亲,我还是那一句老话,文章既比人坏,老婆就得比人家好,而我的朋友的老婆,一个赛似一个的好,叫我哪里去找更好的?一来二去,就耽误了下来,这不能怪我"L太太笑得喘不过气来,L就说:"别理他,他是个怪人!只要他态度稍微严肃一些,还怕娶不到老婆?恐怕真正的理由,还是因为他文章太好的缘故。"

L太太真是个清教徒,不但对于烟酒,对于其他一切,也都有着太高而有时不近人情的理想,虽然她是我所见到的,最人性最女性的女人。比如说,她常常赞美那些太太死后绝不再娶的男人,认为那是爱情最贞坚的表现,我听她举例不止一次。有一次是除夕,大家都回去过年--我的家那时还在上海,也不想进城去玩--L夫妇知道我独在,就打电话来请我吃火锅。饭后酒酣耳热,灯光柔软,在炉边她又感慨似的,提起某位老先生,在除夕不知多么寂寞,他鳏居了三十年,朝夕只和太太的照片相伴,是多么可爱可敬的一个老头子啊!

我站了起来,把烟尾扔在壁炉里,说:"对不起,L太太,这点我是对自己不忠诚,不真挚的反映,我说一句不怕女人生气的话,这就是虚荣心充分的暴露;而且就事实上说,凡是对于结婚生活,觉得幸福美满的人,他的再婚,总比其他的人,来得早些。习惯于美满家庭的人,太太一死,就如同丧家之犬,出入伤心,天地异色,看着儿女痛哭,婢仆怠惰,家务荒弛,他就完全失了依据。夜深人静,看着儿女泪痕狼藉,苍白瘦弱的脸,他心里就针扎似的,恨不得一时能够追回那失去的乐园"这时L太太不言语了,拿手绢擤了擤鼻子。

我说:"反过来,结婚生活不美满的人,太太死了,他就如同漏网之鱼,一溜千里,他就暂时不要再受结婚生活的束缚,先悠游自在的过几年自由光陰再说。所以,鳏夫的早日再婚,是对于结婚生活之信任,是对于温暖家庭的热恋,换句话说,也就是对于第一位夫人最高的颂赞。再一说,假如你真爱你的丈夫,在自己已成槁木死灰之时,还有什么虚荣,什么忌妒,你难道忍心使他受尽孤单悲苦,无人安慰的生活?

而且,假如你的丈夫真爱你,也不会因为眼前有了一个新人,就把你完全忘掉。《红楼梦》里的藕官,就非常的透彻这道理,人家问她,为什么得了新的,就把旧的忘了。她说:"不是忘了,比如人家男人,死了女人,也有再娶的,不过不把死的丢过不提,就是有情分了。"所以她虽然一和蕊官碰在一起,就谈得"热剌剌的丢不下",而一面还肯冒大观园之不韪,"满面泪痕"的在杏子荫中,给死了的药官烧纸,这一段故事,实在表现了最正常的人情物理!听不听由你,我只能说,假如我是个女人,我对于一个男人的品评,决不因为他妻死再娶,就压低了他的人格。假如我是个女人,我决不在我生前,强调再婚男人之不足取"

大概是有了点酒意,我滔滔不绝的说下去,这是我和L太太不客气的辩论之第一次。她虽然不再提起,但我知道她并不和我完全同意。

一年以后,有件事实,却把她说服了。

从前和我们同住的T,也是和L同年结婚的,他们两家住的极近。T太太也是一位极其温柔和蔼的女人,和L太太很合得来。T夫妇的情好自不必说。一年以后,T太太因着难产,死在医院里,T是哭得死去活来。L太太一边哭,一边帮他收拾,帮他装殓,帮他料理丧事,还帮他管家。那时L太太的儿子宝弟诞生不久,她也很忙,再兼管T的家事,弄得劳瘁不堪。最后她到底把T太太的妹妹介绍给T先生,促他订婚,促他成礼,我在旁边看着,觉得十分有趣,因此在T二次结婚的婚筵后,我同L夫妇缓步归来,我笑着同L太太说:"假如你觉得男人人格的最高标准,是妻死不娶,你就不应当陷T于不义。"她却眼圈红了,说:"×先生,请你不要再说了吧!"她的下泪,很出我意外,我从此就不再提。

但对于我之不娶,她仍是坚决的反对,这也许是她的报复,因为我不能反驳她。他们的儿子宝弟刚会说话,她就教他叫我"老丈人"。直至抗战那年,我离开北平,九岁的宝弟,和我握别的时候,还说:"老丈人,你回来的时候,千万要把你的女儿,我的太太带了回来!"

他问我要女儿,别说一个,要两个也容易,但我的太太还没有影子呢。

本站只提供信息存贮空间服务,内容由用户上传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如有侵权,请提供简单说明,本站将于3日内删除。
上一篇: 第36章 我的同学
下一篇:第38章 我的学生
相关专辑:吴伯箫胡适秦牧冰心老舍莫言周作人李广田
相关阅读
排行
论谦卑买墨小记关于鲁迅记太炎先生①学梵文事半农纪念母亲的书桂花雨妈妈的手西湖忆旧金盒子

最热
第43章 无题
第35章 向复兴中的日本友人进言
第15章 遗书
第5章 庄鸿的姊姊
第16章 寄小读者(通讯13—25)
第51章 致家里人
第8章 超人
第17章 寄小读者(通讯26)
第31章 今日中国女作家的地位
第20章 南归——贡献给母亲在天之灵
第8章 寿郭沫若先生
第42章 无士则如何
第40章 我的邻居
第35章 天南地北的花
第35章 三十五 陶奇的暑期日记
第2章 我做小说,何曾悲观呢?
第30章 我的教师
第1章 两个家庭
第9章 文学家的造就
第10章 评阅述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