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天南地北的花

散文 | 名家 / 作者:碎梦 / 时间:2015-09-17 18:03:08 / 71℃

第35章天南地北的花

我从小爱花,因为院里、屋里、案头经常有花,但是我从来没有侍弄过花!对于花的美的享受,我从来就是一个"不劳而获"者。

我的父亲,业余只喜欢种花,无论住到哪里,庭院里一定要开辟一个花畦。我刚懂事时,记得父亲在烟台海军学校职工宿舍院里,就开辟几个花坛,花坛中间种的是果木树,有桃、李、杏、梨、苹果、花红等。春天来了,这些果树就一批一批地开起灿若云锦的花。在果树周围还种有江西腊,秋天就有各种颜色的菊花。到了冬天,就什么花也没有了。辛亥革命那年,全家回到福州去,季节已是初冬,却是绿意迎人,祖父的花园里,还开着海棠花!春天来到,我第一次看到了莲花和兰花。莲花是种在一口一口的大缸里,莲叶田田,莲花都是红色的,不但有并蒂的,还有三蒂和四蒂的,也不知道祖父是怎样侍弄出来的?兰花还最娇贵,一盆一盆地摆在一条长凳上,凳子的四条腿下各垫着一个盛满水的小盘子,为的是防止蚂蚁爬上去吃花露。兰花的肥料,是很臭的黑豆水,剪兰花必须用竹剪子,对于这些,祖父都不怕臭也很耐烦!祖父一辈子爱花,我看他一进花园,就卷起袖子,撩起长衫,拿起花铲或花锄,蹲下去松土、除虫、施肥,又站起拿起喷壶,来回浇灌。那动作神情,和父亲一模一样,应该说父亲的动作神情和祖父一模一样!我曾看见过他的老友送给他的一首回文诗,是:

最高华独羡君家,

独羡君家爱种花,

家爱种花都似画,

花都似画最高华。

画出来便是这样的:

最高

画华

似独

都羡

花君

种家

我记得为了祖父汲水方便,父亲还请了打井师傅花花园里掘了一口井。打井时我们都在旁边看着。掘到深处,那位老师傅只和父亲坐在井边吸着水烟袋,一边闲谈。那个小伙子徒弟在井下一锄一锄地掘着,那口井不浅,井里面一定很凉,他却很高兴地不停唱着民间小调。我记得他唱"腊梅姐呵腊梅姐!落井凄凉呵,腊梅姐。"......"落井"是福州方言"下井"的意思......那位老师傅似怜似惜地笑着摇头,对父亲说:"到底是后生仔,年轻呵!"

一年后到了北京,父亲又在很小的寓所院子里,挖了花坛,种了美人蕉、江西腊之类很一般的花。后来这个花的园地,一直延伸到大门外去。他在门外的大院里、我们的家门口种着蜀葵、野茉莉等等更是平凡的花,还立起一个秋千架。虽然也有一道篱笆,而到这大院里来放风筝、抖空竹、练自行车的小孩子们,还都来看花、打秋千,和我的弟弟们一块儿玩耍。

二十年代初,我入了协和女子大学,一进校门,便看见大礼堂门前两廊下开满了大红的玫瑰花,这是玫瑰花第一次打进了我的眼帘!我很奇怪我的祖父和父亲为什么都没有种过玫瑰?从那时起我觉得在百花之中,我最喜欢的是玫瑰花,她不但有清淡的香气,明艳的颜色,而且还有自卫的尖硬的刺!

三十年代初,我有自己的家了。我在院子里种上丁香、迎春和珍珠梅,搭了一个藤萝花架,又在廊前种上两行白玫瑰花。但是我还是没有去侍弄她们!因为文藻的母亲......我的婆母,她也十分爱花,又闲着没事,便把整天的光陰都消磨在这小院里。她还体谅我怕殢人的花香,如金银花、丁香花、夜来香、白玉兰之类,于是在剪花插花的时候,她也只挑些香气清淡的或有色无香的花,如玫瑰花、迎春花之类。这就使我想起从前我的父亲只在我的屋里放上一盈桂花或水仙,而给桂花浇水或替水仙洗根,还是他的工作......至于兰花,是离开福州之后,我就无福享受这"王者之香"了。

四十年代初,我住在四川的歌乐山。我的那座土房子,既没有围墙,周围也没有一块平地,那时只能在山坡上种上些佐餐的瓜菜。然而山上却有各种颜色的野杜鹃花,在山中散步时,随手折了些来,我的案头仍旧是五彩缤纷。这是大自然的赐予,这是天公侍弄的花!

五十年代直到现在,我住的都是学校宿舍,又在楼上,没有属于我的园地;但幸运也因之而来!这座大楼里有几位年轻的朋友,都在自己屋前篱内种上我最喜爱的玫瑰花。他们看到我总在他们篱外流连忘返,便心领神会地在每天清早浇花之后,给我送几朵凝香带露的玫瑰花来,使得我的窗台和书桌上,经常有香花供养着。

八十年代初,我四次住进了医院,这些年轻人还把花送到医院里。如今呢,他们大展鸿图,创办了"东方玫瑰花公司",每星期一定给我送两次花来,虽然我要求他们公事公办,他们还只让我付出极少的象征性的买花钱。我看我这不劳而获的剥削者的帽子,是永远也摘不掉的了!

(收入《冰心著译选集》,海峡文艺出版社1986年版)

本站提供信息存贮空间服务,部分内容由用户上传,如有侵权,请提供简单说明,将于7日内删除。
本站原创内容未经书面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复制、传播、发表,可联系本站购买商业服务。
上一篇: 第34章 我入了贝满中斋
下一篇:第36章 童年的春节
相关专辑:莫言李广田吴伯箫老舍冰心名家名篇胡适秦牧周作人
相关阅读
排行
论谦卑买墨小记关于鲁迅记太炎先生①学梵文事半农纪念母亲的书桂花雨妈妈的手西湖忆旧金盒子

最热
第9章 月光
第7章 国旗
第23章 默庐试笔
《画廊》李广田
第18章 十六、我的朋友的母亲
第12章 往事(一)——生命历史中的几
第21章 《冰心全集》有序——我的文学
第39章 “女性的力量很薄弱”——谢冰
《花圈》李广田
第42章 无士则如何
雨果 格言
第1章 感悟经典
《礼物》李广田
第16章 寄小读者(通讯13—25)
第43章 关于男人
第29章 二十九 还乡
第25章 力构小窗随笔
第28章 无家乐
第42章 论希望
第39章 说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