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二十七 一个忧郁的青年

散文 | 名家 / 作者:泪痣妹妹 / 时间:2017-02-19 20:03:08 / 83℃

第27章二十七一个忧郁的青年

我从课室的窗户里,看见同学彬君,坐在对面的树下,低着头看书;在这广寂的院子里,只有他一个,窗外的景物,都是平常看惯,没有什么可注意的;我的思想便不知不觉的移到他身上去。

他的性情很活泼,平日都是有说有笑,轻易不显出愁容的。近一年来,忽然偏于忧郁静寂一方面。同学们都很怪讶,因为我和他相处最久,便常常来问起我,但是确实我也不知道。

这时我下了廊子,迎着他走去,他慢慢的抬起头来,看见了我,便微笑说:"你没有功课么?"我说:"是的,我看见你一个人坐在这里,所以来找你谈谈。"他便让出地方来,叫我坐下,自己将书放在一边,抬头望着满天的白云,过了一会才慢慢的说:"今天的天气很沉闷啊!"我答应着,一面看他那种孤索的态度,不禁笑了。他问道:"你笑什么?"我说:"我想起一件事来,所以笑的。"他不在意的问道:"什么事?"

我笑说:"同学们说你近来有些特别,仿佛是个"方外人",我看也"他便沉着的问道:"何以见得呢?"我这时有些后悔,但是已经说到这里,又不得不说了,就道:"不过显得孤寂沉静一些就是了,并没有什么――"他凝望天空不语,如同石像一般。

过了半天,他忽然问我说:"有忧郁性的人,和悲观者,有分别没有?"我被他一问,一时也回答不出,便反问道:"你看呢?"他说:"我也不很分得清,不过我想悲观者多是阅世已深之后,对于世界上一切的事,都看作灰心绝望,思想行为多趋消极。忧郁性是入世之初,观察世界上一切的事物,他的思想,多偏于忧郁。然而在事业上,却是积极进行。"我听了沉吟一会,便说:"也也许是这样讲法。"他凝望着我说:"这样,同学们说我是悲观者,这话就不对。"我不禁笑说:"却原来他们批评你的话,你也听得一二。"他冷笑说:"怎么会不听得,他们还亲口问过我呢,其实一个人的态度变了,自然有他的缘故,何必大惊小怪,乱加推测。"我说:"只是你也何妨告诉他们,省得他们质问。"他微笑说:"其实说也不妨,不过不过不值得破工夫去和他们一一的细说就是了。"我说:"可以对我说说么?"他说:"那自然是可以的。"

又过了一会儿,他说:"从前我们可以说都是小孩子,无论何事,从幼稚的眼光看去,都不成问题,也都没有问题,从去年以来,我的思想大大的变动了,也可以说是忽然觉悟了。

眼前的事事物物,都有了问题,满了问题。比如说:"为什么有我?"――"我为什么活着?"――"为什么念书?"下至穿衣,吃饭,说话,做事;都生了问题。从前的答案是:"活着为活着"――"念书为念书"――"吃饭为吃饭",不求甚解,浑浑噩噩的过去。可以说是没有真正的人生观,不知道人生的意义。――现在是要明白人生的意义,要创造我的人生观,要解决一切的问题。所有的心思,都用到这上面去,自然没有工夫去谈笑闲玩,怪不得你们说我像一个"方外人"了。"

我说:"即或是思索着要解决一切的问题,也用不着终日忧郁呵。"

他抬起头来看我说:"这又怪了,你竟见不到此!世界上一切的问题,都是相连的。要解决个人的问题,连带着要研究家庭的各问题,社会的各问题。要解决眼前的问题,连带着要考察过去的事实,要想象将来的状况。――这千千万万,纷如乱丝的念头,环绕着前后左右,如何能不烦躁?而且"不入地狱,不能救出地狱里的人"。――"不失丧生命,不能得着生命"。不想问题便罢,不提出问题便罢,一旦觉悟过来,便无往而不是不满意,无往而不是烦恼忧郁。先不提较大的事,就如邻家的奴婢受虐,婆媳相争;车夫终日奔走,不能养活一家的人;街上的七岁孩子,哄着三岁的小弟弟;五岁的女孩儿,抱着两岁的小妹妹。那种无知,痛苦,失学的样子,一经细察,真是使人伤心惨目,悲从中来。再一说,精神方面,自己的思想,够不够解决这些问题是一件事;物质方面,自己现在的地位,力量,学问,能不能解决这些问题,又是一件事。反复深思,怎能叫人不忧郁!"

我凝神听到这里,不禁肃然道:"你的忧郁,竟是悲天悯人。――这是一个好现象,也是过渡时代必有的现象。不过一切的问题,自然不能一时都解决了,慢慢的积极做去,就完了。何必太悲观——"

他立刻止住我说:"你又来了!"悲观"两个字,我很不爱听。忧郁是第一步,奋斗是第二步。因着凡百不满意,才忧郁;忧郁至极,才想去求那较能使我满意的,那手段便是奋斗了。现在不过是一个忧郁时期,以后便是奋斗时期了,悲观者是不肯奋斗,不能奋斗的,我却不是悲观者呵!"

我注目望着他,说:"这样,――你忧郁的时期,快过尽了么?奋斗的目标,已定了么?你对于这些问题,已有成竹在胸么?"

他微微的笑了一笑,说:"你慢慢的看下去,自然晓得了。

我本来只自己忧郁,自己思虑,不想同谁谈论述说的,而且空谈也无裨实际,何必预先张张皇皇的,引人的批评注意,今天是你偶然的问起来,我们又是从小儿同学,不是泛泛的交情,所以大略对你说一点,你现在可明白了罢!"

这时我站了起来,很诚恳的握着他的手说:"祝你奋斗到底!祝你得最后的胜利!"

他用沉毅的目光看着我说:"谢谢你!体能以和我一同奋斗么?"

本站提供信息存贮空间服务,部分内容由用户上传,如有侵权,请提供简单说明,将于7日内删除。
本站原创内容未经书面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复制、传播、发表,可联系本站购买商业服务。
上一篇: 第26章 二十六 疯人笔记
下一篇:第28章 二十八 去国
相关专辑:李广田吴伯箫秦牧老舍名家名篇冰心周作人莫言胡适
相关阅读
排行
论谦卑买墨小记关于鲁迅记太炎先生①学梵文事半农纪念母亲的书桂花雨妈妈的手西湖忆旧金盒子

最热
第13章 烦闷
第42章 无士则如何
第47章 认同与回归——与赵浩生的谈话
第33章 三十三 干涉
第18章 六一姊
第23章 我们太太的客厅
第30章 三十 小家庭制度下的牺牲
第20章 南归——贡献给母亲在天之灵
第12章 最后的使者
第42章 论希望
第52章 后记
第29章 二十九 还乡
第32章 三十二 万般皆上品――一个副
第17章 悟
第19章 姑姑
第23章 二十三 姑姑
第1章 感悟经典
第40章 我的邻居
第1章 两个家庭
李广田《乡愁》 赏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