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怡园记(清)查慎行

散文 / 作者: / 时间:2017-02-17 14:06:03 / 45℃

京师在《禹贡》冀州境内[2],地近西山[3],水泉歕涌[4]。出阜成、德胜二门[5],演迤灏溔[6],泉之源不知其几也。玉泉最近[7],泉出山下[8],自裂帛湖东南[9],流入丹稜沜[10]。傍水之园,旧以数十,海淀最著[11]。今天子既规以为畅春园[12],有诏听王公大臣于其傍各营别业。

相国明公之园[13],在苑西二里。其初,平壤也,海淀之支流经焉。度地于丁卯春[14]。余时假馆邸第,公邀余出郭,畚锸之众[15],错趾于畎沟禾黍间[16]。凿地导川,积土成阜[17],涧溪流而沼沚渟[18],规模初具也。

后一年,余以事告归[19]。明年再至京师,游于北郊,石墙水栅,逶迤连延。架桥以通往来,甃石以时蓄洩[20]。亭台花木,罗列而清疏[21]。步屧所至[22],犁然改观矣[23]。

既而余南游洞庭[24],泝江西上[25],渡彭蠡[26],登庐山五老峰[27],落拓而归[28]。自癸酉夏复来谒公于郊园[29],则草之茁者丛,木之花者实,槐柳交于门,藤萝垂于屋。兰荪薋菉[30],被坂交塍[31]。洲有葭菼[32],渚有蒲莲[33],凫雏雁子[34],鱼鲔鳞介之属[35],飞潜游泳,充牣耳目之前[36]。窅然以深[37],若入岩谷,旷然以远[38],如临江湖,久与之居而不能舍以出也。曩令兹地终为农牧之区[39],则阡陌东西[40],村童野叟,牛羊之所蹊履耳[41]。幸而为苑囿[42],为池台矣。或宾从之游,岁月一至焉,则泉石山林,事仍有待。

今者海宇荡平[43],国家清晏[44],时和而年丰,含生之伦[45],靡不各遂所欲。公于斯时乃得从容逸豫[46],时奉宸游[47]。矢《卷阿》之德音[48],效洛滨之故事[49]。回思十年前,公方枋国[50],庙堂之上[51],旰食宵衣[52],以削除寇乱为务[53]。洎乎小腆就平[54],而公亦旋解机务矣。岂非先忧后乐,各有其时?而台池鸟兽之乐,传所称“与民偕乐,故能独乐”者与[55]!

余田野布衣,生长山陬水澨[56],屡获从公游,承命而为记,既以贺兹地之遭[57],且俾世人知公获享林泉之乐者[58],由于手佐太平也[59]。

注释:

[1]自怡园,在北京海淀,大学士明珠别墅。[2]《禹贡》:《尚书夏书》篇名。篇中分中国为九州,为我国现存最早的历史地理著作,保存了许多重要的历史地理资料。冀州:《禹贡》所列九州之一,其地约含今山西、河北西北部、河南北部及辽宁西部。[3]西山:北京西部山峦之总称。《嘉庆重修一统志》卷二:“西山,在京西三十里,太行山支阜也。巍峨秀拔,为京师左臂。众山连接,山名甚多,总名曰西山。”[4]歕(pēn喷)涌:犹喷涌。歕,同喷。[5]阜成、德胜:北京城门名。《嘉庆重修一统志》卷一:“京城周四十里,高三丈五尺五寸。门九:南曰正阳,南之东曰崇文,南之西曰宣武;北之东曰安定,北之西曰德胜;东之北曰东直,东之南曰朝阳;西之北曰西直,西之南曰阜成。”[6]演迤:绵延不绝貌。明蒋一葵《长安客话》卷四:“水从玉河中出,波流演迤。”灏溔(hàoyǎo号咬):水无际涯貌。[7]玉泉:《嘉庆重修一统志》卷二:“玉泉,在玉泉山,泉出石罅,潴而成池,渟浤净莹。旧名‘玉泉垂虹’,为燕京八景之一。”又:“戴洵《司成集》:京城西三十里,有石洞,泉自洞中出,洞门刻玉泉二字,泉味甘冽。其在山之阳者,浤澄百顷,合流而入都城,逶迤曲折,宛若流虹。”[8]山下:谓玉泉山下。[9]裂帛湖:在玉泉山望亭湖下,泉涌湖底,状如裂帛,故名。明刘侗、于奕正《帝京景物略》卷七:“去(玉泉)不数武,遂湖,裂帛湖也。泉逆湖底,伏如练帛,裂而珠之,直弹湖面,涣然合于湖。”[10]丹稜沜(pàn判):海淀附近湖水名。《畿辅通志》卷五八引清吴长元《宸垣识略》:“丹稜沜,源出(大兴)县西北万泉庄,平地涌泉凡数十处,自南而北,汇为丹稜沜。北为北海淀,南为南海淀。”又引《大清一统志》:“丹稜沜三字见自元碑,未知所始。御制《泉宗庙碑》云:‘园前有水一溪,俗称菱角泡。’疑所谓丹稜沜也。”[11]海淀,亦作“海甸”,在今北京西北颐和园及已废之圆明园、畅春园所在之处。明蒋一葵《长安客话》卷四:“水所聚曰淀。高梁桥西北十里,平地有泉,滮洒四出,淙汩草木之间,潴为小溪,凡数十处。北为北海淀,南为南海淀。远树参差,高下攒簇,间以水田,町塍相接,盖神皋之佳丽,郊居之选胜也。”[12]畅春园:在北京西直门外十三里,今已不存。《宸垣识略》卷一一:“畅春园在南海淀大河庄之北,缭垣一千六十丈有奇。本前明戚畹武清侯李伟别墅,圣祖因故址改建,爰锡嘉名。皇上祗奉慈闱于此。因在圆明园之南,亦名前园。”[13]相国明公:大学士明珠,字端范,满洲正黄旗人。自侍卫授銮仪卫治仪正,选内务府郎中,擢总管,授弘文院学士。旋授刑部尚书,改都察院左都御史,充经筵讲官,迁兵部尚书,累官至武英殿大学士加太子太师。后为御史郭琇所参“要结群心,挟取货贿”,结党营私,罢官后复任内大臣二十年,不复柄用死。《清史稿》有传。明珠为纳兰性德及揆叙之父,揆叙于查慎行又有师生之谊,故明珠于查慎行一生影响巨大。[14]丁卯:康熙二十六年(1687)。[15]畚锸:挖泥运土的工具。畚,畚箕。锸,铁锹。[16]错趾:横七竖八地踩踏。错:交错,无序。畎(quǎn犬)沟:田间水沟。《字汇》:“畎,田中沟广尺深尺曰畎。”[17]阜:土丘。[18]沼沚:池塘。渟:水平静不流貌。[19]余以事告归:谓奉陪其丈人陆嘉淑南归海宁事。《春帆集序》:“客京师忽四年,戊辰二月以外舅陆翁抱恙,扶侍南归。”[20]甃(zhòu宙)石:砌石。明宋濂《桐江大师行业碑铭》:“甃石运甓,躬任其劳。”[21]清疏:清朗扶疏。[22]步屧(xiè谢):足迹。屧,鞋底。[23]犁然:色彩丰富。犁,杂色。三国魏何晏《论语集解》:“犁,杂文。”[24]洞庭:湖名,在湖南省北部,长江南岸。[25]泝:同“溯”,逆流而上。[26]彭蠡:湖名,即鄱阳湖。在江西省北部。[27]五老峰:庐山著名山峰。[28]落拓:穷困失意。[29]癸酉:康熙三十二年(1693)。《冗寄集》序:“不到自怡园三年矣。相国明公闻余至都,复下榻相招。……自夏历冬,大约园居之日多,城居之日少。东坡诗语似为余设也。”[30]兰荪薋菉:均花草名。荪,亦名“荃”,香草名。薋,同“茨”、“荠”,蒺藜。菉,荩草,古名“王刍”,外形细柔,高一二尺。《尔雅》:“菉,王刍。”晋郭璞注:“菉,蓐也,今呼鸱脚莎。”[31]被坂交塍(chéng成):覆盖坡垄,长遍田畦。坂,山坡。塍,田埂。[32]葭菼(tǎn坦):芦荻。菼,初生的荻,似芦而稍小。《诗卫风硕人》:“葭菼揭揭。”[33]渚:水中的小块陆地。《尔雅释水》:“水中可居者曰洲,小洲曰渚。”[34]凫(fú扶):野鸭。[35]鱼鲔(wěi委)鳞介:泛指鱼类及有鳞甲之水生动物。《礼记礼运》:“鱼鲔不淰。”又汉蔡邕《郭有道碑》:“犹百川之归巨海,鳞介之宗龟龙也。”[36]充牣(rèn认):充满。牣:满,塞。[37]窅(yǎo咬)然:深远貌。[38]旷然:辽阔貌。[39]曩:以前。[40]阡陌:田间小路。南北曰阡,东西曰陌。[41]蹊履:踩踏。蹊,踏。[42]苑囿:古代蓄养禽兽的圈地。后用以指代园林。[43]海宇:天下。[44]清晏:清平无事。《三国志钟会传》:“拓平西夏,方隅清晏。”[45]含生:谓具有生命的东西。语出梁任昉《致大司马记室笺》:“含生之伦,庇生有地。”[46]逸豫:安乐。《尚书君陈》:“惟日孜孜,无岂逸豫。”[47]宸游:帝王外出巡游。[48]矢:陈设。《卷阿》:《诗大雅》篇名。诗序云:“《卷阿》,召康公戒成王也,言求贤用吉士也。有卷者阿,飘风自南,岂弟君子,来游来歌,以矢其音。”宋朱熹《诗集传》卷一七释云:“卷,曲也。阿,大陵也。岂弟君子,指王也。矢,陈也。”又:“此诗旧说亦召康公作,疑公从成王游歌于卷阿之上,因王之歌,而作此以为戒。”据此,“卷阿”当为地名。《岐山县志》:“卷阿在县西北二十里,岐山之麓。”德音:善言。《诗邶风谷风》:“德音莫违,及尔同死。”[49]洛滨:洛水之滨。此用唐白居易失意后疏沼种树,归老林下事。《新唐书》卷一一九:“居易被遇宪宗时,事无不言,湔剔抉摩,多见听可。然为当路所忌,遂摈斥,所蕴不能施,乃放意文酒。”其《池上篇》有云:“东都风土水木之胜在东南偏,东南之胜在履道里,里之胜在西北隅,西闬北垣第一第,即白氏叟乐天退老之地。地方十七亩,居室三之一,水五之一,竹九之一,而岛树桥道间之。……大和三年夏,乐天始得请为太子宾客,分秩于洛下,息躬于池上。”又云:“十亩之宅,五亩之园,有水一池,有竹千竿。勿谓土狭,勿谓地偏,足以容膝,足以息肩。有堂有亭,有桥有船,有书有酒,有歌有弦。有叟在中,白须飒然。识分知足,外无求焉。”[50]枋国:执掌国家大权。枋:器物的把柄,因喻为权柄,复引申作执掌用。[51]庙堂:指代朝廷。[52]旰(gān干)衣宵食:很晚才吃饭,天不亮就起床。喻勤于政事。语出唐白居易《长庆集》卷一二所引陈鸿《长恨歌传》:“玄宗在位岁久,倦于旰食宵衣,政无大小,始委于右丞相,深居游宴,以声色自娱。”[53]寇乱:指以吴三桂为首的三藩之乱。[54]小腆:小国。谓吴三桂盘踞的云南边土。语出《尚书大诰》:“殷小腆,诞敢纪其叙。”郑玄注:“腆,谓小国也。”近代曾运乾《尚书正读》:“小腆,言余孽也,指武庚言。”[55]“传所称”二句:语出《孟子梁惠王下》:“(孟子)曰:‘独乐乐,与人乐乐,孰乐?’(王)曰:‘不若与人。’”[56]山陬(zōu邹):山角落。此喻边远闭塞之地。陬,角落。水澨(shì是):水滨。海宁近海,故云。澨,水边地。[57]遭:遭际。[58]俾:使,让。[59]手佐太平:谓辅佐君主以治天下。

康熙三十二年(1693)夏,查慎行时年四十四岁,重游自怡园,承明珠之命作此文。由于“承命”,文章自然少不了吹嘘褒扬之辞,然而客观上却将自怡园的始末记得一清二楚,留下了一代名园的故实。文章有关自怡园景色的描写,文字洗练峻洁,历历如绘。全文轻徐舒缓,通明晓畅,深得欧曾法度。

上一篇: 种草花说(清)查慎行
下一篇:穷鬼传(清)戴名世
相关推荐
推荐阅读
正定三日平淡地生活土与籽白色的鸟蓝色的湖——写给T.S生命的追问自己的夜晚可以预约的雪山之想(三题)干菜岁月我很重要

最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