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游集》序(清)叶燮

散文 / 作者: / 时间:2017-06-15 21:07:11 / 28℃

诗文一道,在儒者为末务。诗以适性情,文以辞达意[1],如是已矣。初末尝争工拙于尺寸铢两间[2],故论者未可以诗文之工拙而定其人之品,亦未可以其人之品而定其诗文之工拙也。

然余历观古今数千百年来所传之诗与文,与其人未有不同出于一者。得其一,即可以知其二矣。即以诗论,观李青莲之诗[3],而其人之胸怀旷达、出尘之概,不爽如是也[4];观杜少陵之诗[5],而其人之忠爱悲悯、一饭不忘[6],不爽如是也。其他巨者,如韩退之、欧阳永叔、苏子瞻诸人[7],无不文如其诗,诗如其文。诗与文如其人。盖是其人斯能为其言,为其言斯能有其品,人品之差等不同,而诗文之差等即在,可握劵取也。近代间有巨子,诗文与人判然为二者,然亦仅见,非恒理耳。余尝操此以求友。得其友,及观其诗与文,无不合也。又尝操此以称诗与文。诵其诗与文,及验其人其品,无不合也。信乎!诗文一道,根乎性而发为言,本诸内者表乎外,不可以矫饰,而工与拙亦因之见矣。

康熙乙丑[8],余于岭南遇夏子宁枚。夏子与余同乡,尝闻其名矣。相遇万里外,既又方舟于浈江道中者浃旬[9]。夏子盖端人也。夏子行年五十,为衣食驰逐炎瘴中,时见其牢落不平之慨[10],然温然盎然之容故在[11]。夏子尽发其诗文与余观之。诗言情而不诡于正[12],可以怨者也[13];文折衷理道而议论有根柢,仁人之言也。人与诗文如出乎一。余盖快然于其合也矣。

注释:

[1]以辞达意:《论语卫灵公》:“子曰:‘辞达而已矣。’”[2]铢两:喻极轻微之量。二十四铢为一两。[3]李青莲:指唐代诗人李白,号青莲居士。[4]不爽:没有差失。[5]杜少陵:指唐代诗人杜甫,字子美,别号少陵。[6]一饭不忘:苏轼《王定国诗集叙》:“古今诗人众矣,而杜子美为首,岂非以其流落饥寒,终身不用,而一饭未尝忘君也欤。”[7]韩退之:唐代韩愈,字退之。欧阳永叔:宋代欧阳修,字永叔。苏子瞻:宋代苏轼,字子瞻。[8]康熙乙丑:康熙二十四年(1685)。[9]方舟:两船相并。浈江:广东省北江的上游。浃旬:十天,一旬。[10]牢落:孤单寂寞。[11]盎然:充盛、洋溢的样子。[12]诡:违背。[13]可以怨:语见《论语阳货》,孔子说:“诗可以兴,可以观,可以群,可以怨。”

叶燮(1627—1703),字星期,号己畦,浙江嘉兴人。幼颖悟。康熙九年(1670)进士。选江苏宝应县知县。因伉直不附上官意,落职归。遂漫游泰山、嵩山、黄山等诸名山。晚年定居吴县之横山,人称“横山先生”。叶燮工文,喜吟咏,王士禛称其诗古文镕铸古昔,能自成一家言。著有《己畦文集》,《己畦诗集》。又有诗论专著《原诗》等。

本文选自《己畤文集》卷八。这是作者为其同乡夏宁枚的诗文集《南游集》写的序。序中提出了一个普遍的现象,即“诗与文如其人”,“诵其诗与文,及验其人其品,无不合也”。因而得出了“诗文一道,根乎性而发为言,本诸内者表乎外,不可以矫饰”。从而也就肯定了夏宁枚的诗文及其人品。文章条理清晰,引古证今,有理有据,使人信服。

上一篇: 《石坞山房图》记(清)汤斌
下一篇:《奇零草》序(清)姜宸英
相关推荐
推荐阅读
正定三日平淡地生活土与籽白色的鸟蓝色的湖——写给T.S生命的追问自己的夜晚可以预约的雪山之想(三题)干菜岁月我很重要

最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