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那三寸日光

散文 / 作者: / 时间:2017-01-27 00:00:00 / 46℃

不再看,天上太阳透过云彩的光,

不再找,约定了的天堂。不再叹,你说过的人间世事无常。那天堂是我爱过你的地方。——《三寸天堂》(一)序传说中,日出之地,是在旸谷,它与日落之地虞渊,万水之眼归墟,玉灵凝聚的玉山,两极合一的南北冥并称为五大圣地。或许因为太过虚无缥缈,千百年自盘古开天辟地以来,关于它的神话传说无数,但没有人确切知道它究竟位于哪里,只是每日静静等候在一座座高山之巅,痴痴地看着日出,日落,未留意指缝里滑落的一杯杯冰冷沙漏,淌在了角落里的一叠泛黄宣纸,隐约可见当时的笔尖削瘦。只是偶然间,不由得想问光阴终究为何物,如风似烟,触摸不到,却明明一直相随。有多少人都是背着时光默默赶路,看春水秋风,云来云往,匆匆数十载,转瞬白头。踏光阴而行,拾一片叶,折一笠风,笼一袖月;走进高山,寻一世的乡愁,拣尘埃装入行囊,将故事又寄去天涯。一个人独对千山,在岁月千枯万年的河床里,忘记繁华。曾几何时,有几多朝圣者不远万里赶赴红尘道场,匍匐磕完千个长头,不为完成什么俗世心愿,只为目睹千山暮雪,渺万里层云,染尽红光的那一幕。下述故事,仅来自千万朝圣者的普通一员,纯属虚构。(二)时值深秋,夏天的聒噪早已褪去,取而代之的是冷瑟,一种深入肌肤的痛觉,让人绝望于冬天的到来。入夜。一条深不见底的小巷矗立在一片未知的黑暗中,仿佛已经融为一体,向里面望去,是空白,再往里去,亦是如此。周围的老房子因为年之失修,不时地发出轻微的咯吱声,在此刻被放大了千万倍,若战鼓般在耳畔隆隆作响。这儿,或许已经好久没人来了吧。自己上一次来,是哪年哪月的事,也记不太清了。有可能只是自己不愿意去想罢了。多少往事已随风,人有时候总在失去时才后知后觉,一些人,一些事,总以为是生命中的一抹浮云,在再见时可以从容说出彼此相忘于江湖,却怎知这一切早已深扎根在心底,拿不走,抹不掉。冰玉,玉,真是自己的克星,冰清如玉,生活在这凡尘俗世中,谁的外表又难免不会被灰尘污染,"一片冰心在玉壶,"至于内心呢,也只有看各自的修为与造化了吧。"奇哥哥,奇哥哥"她低喃着,心口又开始隐隐泛痛。接着她下意识地弯下腰,试着把整个人蜷缩起来,像一只受到了惊吓的猫,只有缩成一团,才能抵御这个夜晚的春寒料峭。记得原先在某本杂志一个不起眼的角落看到过一句话,"情感只是一种回忆的承诺,见面除了话当年之外,再说什么就难了。"所以有些人,一坐一世,都没有再见的必要。"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明日隔山月,世事两茫茫。"世间聚散离合,本就寻常,所谓永恒,才是特例而已。你看多少旧物还在,倘若遗忘,就将前缘擦去。一笔勾销,倘若记得,只当回忆,漫不经心地想起。她不由得看了看天,没有一点月光,亦几点点缀的星星。今天如果没记错的话,应该是初一,怪不得没有月光。即便有,也是淡淡的一弯。在这个世界上,是应该看不到的。正因为如此,思绪宿昔未凉,却已至未央。满眼的黑暗给不了人任何提示,只会让自己更加迷茫,双眼一闭,不愿再去思索这一切,未曾想,耳边充斥的,依然是那让人催眠的咯吱声。怎么还没有停止啊……不知道还有多久就要天亮了,不过应该快了。这或许是自己这般度过的最后一个夜晚吧,没有微风细雨的诗情,没有柳绿桃红的雅韵,有的只是一条原先不知走过多少遍的小巷以及一月空悠长的思绪。同样的,这或许也是最后一个自己有着回忆的夜晚。到了明天那三寸阳光升起的时候,就该与自己的过去说再见了,原先约定好的天堂终究还未找到,转过身去,空留一地灰烬,只是希望,明天的朝阳能够晚点升起吧。记得小时候看《书剑恩仇录》,大多同学劝她不要去看,因为这本小说写得并不怎么精彩,果然至今,大部分情节都已经淡忘了,惟一还没忘的一幕就是陈家洛与香香公主站在青山之巅,目送着夕阳一点点落下。"你看,太阳就要落山了,马上就看不见了,我现在是多么希望这太阳永远也不要落下。"论情节,论语言,这本书与其他小说差的不是一点两点,只因为这句话,她坚持还是把这本书看完了,如今想来,何其相似,鸟倦知返,流云尚且知道寻找归宿,何况是人。车水马龙,喧闹沸腾的人间,总需要一个安静的所在,给内心留白。世事原本就是虚实相生,只何必过于清醒,更无常耽溺于悲伤。就等原本悲伤执手相依的人,离你远去,你也要笑看风云。恍惚间,周围又似乎多了一种声音,悲伤的,不,应该是欢快的,却又带着几声隐隐的哭声。轻轻的,飘渺的。虚无的,又含有些许神秘。总之,这声音不会属于这人间。(三)据说,玉是集天地之精气的灵物,拥有着自己的灵魂。君子如玉,玉也正如同一位谦谦君子般,"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静静地看着眼前这一块玉,一尘不染。如果仔细的话,还可以从中看到自己的影子,如此一块珍世美玉,获之不易啊!凭借多年在玉上浪打摸爬的经验以及一种天生敏锐的直觉,总感觉这块玉不知缺少了什么。论色泽,晶莹剔透,通绿中隐隐泛着白光,毫无瑕疵,让人爱不释手。论质感,触手光滑,没有任何的毛躁之处,一种冰冷的感觉直入心底,贯穿全身,仿佛与玉已经融为一体。捧在手上,端详着它,为什么总有似曾相识之感。算了,估计是自己多虑了。随手关上了藏玉室的大门,心不由得一颤,似乎自己漏掉了什么,再次打开房门,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见,迟疑了一下还是关上了厚重的门。一扇没有太多人注意的门,开了又关,关了又开,已经略有破损的木板之间的摩擦发出了几声若有若无的咯吱声,在了无人声的夜晚显得是如此突兀,心头又是没来由的一震……新月,新月,那天似乎已经是那么遥远了,让人记不太清了,愧怍吗?他从来没有这般想过,但为什么每次都会情不自禁地想到这些呢?他有家室,有事业,这或许就是他的一切。爱情,爱情对于他来说又能意味着什么,一剂生活的调味品?或多或少,毕竟假若一个人一天不吃主食的话就得饿死,而至于那些油盐酱醋呢?可有可无罢了。原本以为,只有彼此成熟,才给得起一段美满的婚姻,爱情并不是全部,以己之才学,刚入社会,应该有一份远大抱负,锦绣前程,而不是早早的把自己埋没在围城里,用柴米油盐,消磨了雄心,以前也曾向往过"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渺万里层云,千山暮雪,只影向谁去"随着年岁的增长,才逐渐明白这些当面对种种生活琐事时显得是这般虚幻,以至于不堪一击,多的也只是一种力不从心之感。毕竟这世上有多少人能把琐琐碎碎操守得地久天长?他转身又打开了那扇木门,满屋的晶莹剔透,然后关上门,放心地走了。今晚没有任何月光,让心中有愧的人得以喘息之机。有些话也真的只有在这种环境下才敢说吧,毕竟过了几小时以后,到了明天曙光初现,这些也该深藏心底,待收拾得当,又要披上凤冠霞帔,开始逢场作戏了。"华灯初上,林林总总的颜料盘,妄自菲薄。厚重的戏服,又有似曾的枷锁,过客来去匆匆。路上漫不经心的一次擦肩,早知不过一场初见。"今天是初一,按理,只有新月。只是不知道明天是不是个晴天,可不可以看到一束天上太阳透过云彩温暖的光。(四)尾声一个人静静走在了无一人的林间小道,阳光透过叶片间的缝隙层层洒下,小径尽头若有若无的斑影,早已成为了天涯海角的沉泥。未至中午,三寸日光尚是这般温和,看着未知的小径,不由会心一笑。人生天地间,忽如远行客。不管前方有什么,只要正对着阳光的地方,总是温暖的。远方,传来几声若隐若现的词句,"不再看,天上太阳透过云彩的光,不再找,约定了的天堂。不再叹,你说过的人间世事无常。那天堂是我爱过你的地方。"今生所愿,携三寸阳光,看一场姹紫嫣红的春光,在一个慵懒的午后,写下:岁月静好,现世安稳。
本站提供信息存贮空间服务,部分内容由用户上传,如有侵权,请提供简单说明,将于7日内删除。
本站原创内容未经书面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复制、传播、发表,可联系本站购买商业服务。
上一篇: 同命相连——千里姻缘一线牵
下一篇:心泉丁冬
相关专辑:心情读书小品文情感世界男人女人精神家园友情人生杂文美文日赏怀旧美文写人校园美文摘抄哲理游记写景状物励志修身亲情伤感叙事思乡听雨古风文章情感美文微型小说青春美文散文议论文
相关阅读
排行
李咏女儿为什么叫法图麦 回族的法麦图什正定三日平淡地生活土与籽白色的鸟蓝色的湖——写给T.S生命的追问自己的夜晚可以预约的雪山之想(三题)干菜岁月

最热
乡村
翠柏红墙武侯祠
成长是一光年的盛夏
海南--生命在这里咏叹
让对方看到心疼的句子—其实我没那么坚强
新会开平参观记
尖山韵
滇 行 散 记
广东七日:掠影与宿醉
让对方看到心疼的句子—魔法玫瑰
港澳旅记:前奏
遥望大舜庙
动感之都──香港
九寨归来不看水
洛杉矶——天使坠落在彼岸
等 候 梦 园
她比烟花,更寂寞—表达心情失落的句子
分手后的伤感说说—暗恋,喜欢你,让我懂
闲游大城山散记
风光旖旎白水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