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非昔比

散文 / 作者: / 时间:2017-11-14 00:00:00 / 24℃

我自从住上小凌河畔的高层楼房后,炎热的夏天通风凉爽,寒冷的冬天温暖如春。昨日,风大天冷,我家的室温却是28。7度,这是我小时候连做梦都没有想到的。

我在32岁前,一直居住在锦州老马路西、儿童公园南、锦新(文革时更名为红卫)电影院道北的居民大院中的平房里。我家有两间正房和一间西偏房。我结婚时的新房就是我爷爷奶奶生前住过的西偏房。

那时候的冬天比现在冷多了,马路旁有居民倒脏水结成冰,我和伙伴们一起在冰上打滑刺溜玩格外开心。

婚后,我和妻子住的12平方米的西偏房,即是卧室又是厨房、饭厅,冬天在屋里烧炕、做饭、取暖。有一天早晨起来时,我和妻子感到头晕,当时还不知道咋回事,后来才明白是煤烟中毒,险些丧命,好在门窗四处透风,才保住了性命。那时屋里冷的把洗脸盆里的水都冻成了冰。

1986年,单位分给我一套有煤气、暖气的小三室楼房,居住条件彻底改善,才结束了冬季里寒冷的日子。

如今的居住面积是我当年新房的10倍,冬季室温相差20多度,居住环境更有天壤之别。

有一年除夕夜,我三弟站在我家南北窗前,看着锦州城南城北燃放的烟花爆竹,对我说:"二哥,咱妈最喜欢看放花了,若今天能坐在这里该有多好啊。"我潸然泪下,父母为我们操劳一生,却一辈子没有享受过如今这样幸福的生活。

今非昔比,我真的特别知足了,这样的好日子再过上一百年也没有够的时候,就看自己怎样让身体更加结实,让寿命更加长久了。

上一篇: 守望的心无奈
下一篇:读懂人生的失落
相关推荐
推荐阅读
正定三日平淡地生活土与籽白色的鸟蓝色的湖——写给T.S生命的追问自己的夜晚可以预约的雪山之想(三题)干菜岁月我很重要

最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