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会的途中

  不是在开会,便是在去开会的途中。

  从读书开始便与会议结了缘。在学校开的是班会,除了老师辅导员讲话,就是班干部端着小脸骄傲地表着态,普通同学只有听的份儿,大多不太喜欢。因为成绩好,老师同学总让我做班干部,而我性格孤僻,坚决推辞,于是就有了“只扫自己门前雪,不管他人瓦上霜”的评语,这个评语伴随我整个学生时代,我也养成了大会小会保持沉默的习惯。

  工作以后才知道学生时代多么珍贵,按自己的想法也可以做一个好学生。在职场,责任和工作成效压倒一切,大多数工作都不是自己独立可以完成,团结协作非常重要,于是开始和会议反复纠缠欲罢不能,犹如一个又恨又爱的小情人。刚开始自己也只是逼不得已才发言,干巴巴几句;后来有一段时间参加了几次演讲得过很好的名次,发觉自己在任何场合也是可以信口开河说上许多的,但内心一直排斥,总认为带着表演性质。随着年龄增长成了前辈,谋划工作、安排工作、推进工作、总结工作、经验交流等等等等,都要通过会议来实现,虽不好这口却也没找着更好的实现目标的方式,于是只好继续和这个小情人缠绵暧昧,若即若离。

  有点自私哈,需要的时候恩恩爱爱用到极致;不需要的时候犹如晴天的伞冬天的扇,视作负担,避之不及。

  会风的转变是关键。关联人参加,不需要陪会,不讲究规格;说具体的事,不穿靴戴帽,不好大喜功,这样会议筹办方和参会人员都能减少压力,节约时间和人力成本,而效果肯定会更好。

  当大家都能积极参会主动发言,会上再也没有人玩手机打瞌睡,会议方可结束“小情人”身份,修成正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