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好事的乐趣

散文 / 作者: / 时间:2018-01-28 00:00:00 / 29℃

1963年9月25日,昨天下半夜轮到我去睡卧铺,照理该睡四个小时,我只睡了三个小时,就从床上爬起来,让坐在下铺守护病人的中队长上去睡。谁知他硬不肯上去睡,叫我去换一个女同志来睡。

回到硬座车厢,只见座位上、地板上横七竖八地躺满了人。我叫周顺仙同学去卧铺车厢睡觉,我坐在她的座位上。一位不相识的女同志穿着单薄的衬衣躺在地板上睡觉。为了防止那位女同志着凉,我脱下军上衣,轻轻地盖在她身上。随后,拿起一本书看了起来。一会儿,不知不觉地睡着了。

早晨醒来,觉得有点冷,很想找点活干,借以暖和一下身体。来到餐车,见炊事员在用麻袋装煤炭,我立即前去帮忙一起干,被煤灰呛得透不过气来,双手也弄得又黑又脏。装卸完煤炭,累得直冒汗。饮事员连声道谢,拉我去洗手。洗完手,又去车厢帮列车员擦地板。12点开饭时,像昨天一样,收洗碗筷,抹拭餐桌。乘警和列车员同志再三问我是哪个中队的,叫什么名字,我笑而不答,心想,这是我应该做的,没必要告诉人家自己的姓名。他们拉住我在餐车吃饭,我借口有事,赶紧跑了。也许干活出汗后着了凉,晚上感冒发烧,同学们问寒问暖,端水送药,关怀备至,深受感动。

9月26日是在列车上的最后一天了。列车抵达终点站前,列车员比平时更忙,要彻底打扫车厢。当然,我也照例习惯地前去帮忙干活,拖地板,擦车窗,洗碗筷……一位列车员夺走我手中的拖巴,不让我干,说:"你这样从早到晚手脚不停地干活,会累坏身体的,快休息去吧!你再干下去,我们可就没活干了。"其实,对于一个农村知识青年来说,干这些活算不了什么,怎么会累呢?於是,我夺过拖巴,又干了起来。

晚上九点左右,列车抵达终点站乌鲁木齐。走出火车站,我们乘汽车到招待所休息。吃完晚饭,同餐厅服务员一起收拾餐桌,洗涤碗筷,直到全部干完为止,才匆匆回到宿舍睡觉。

9月28日清晨,又到招待所厨房去帮忙干活,做馍馍、擦饭桌、扫地……忙忙碌碌,手脚不停。上午九时,乘大卡车离开乌鲁木齐,驶往伊宁。一路上卡车颠簸不停,车上的行李、箱子出发前捆绑得牢牢的,但是经不住颠簸摇晃,绳子松了,装在最上面的箱子差些掉下来。我和卫则奚同学一起,紧贴在行李箱子前,用身体挡住,双手紧紧拉住绳子,以防上面的箱子掉下来。站在卡车上,双手拉着绳子,经过一天的颠簸,全身像散了架似的,累得够呛。好不容易坚持到天黑,才到达乌苏招待所。吃过晚饭,和同学们一起,轮流值班。夜深人静,警惕地守护在卡车旁,看守车上行李、箱子,以防被盗、丢失。

上一篇: 敬往事一杯酒
下一篇:运气眷顾勇敢的人
相关推荐
推荐阅读
正定三日平淡地生活土与籽白色的鸟蓝色的湖——写给T.S生命的追问自己的夜晚可以预约的雪山之想(三题)干菜岁月我很重要

最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