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缘

散文 / 作者:l刘长沙 / 时间:2009-03-27 00:00:00 / 110℃

雨缘

生在江南,对雨是再熟悉不过的了。江南的雨,四季都有,通常人看雨,看不出什么名堂来的,只有一个被遗忘的群体看雨会有特殊的感触,那就是诗人。

诗人看雨,可以跨越时空,诗人对雨有着太多的想象。"巫山云雨"是一个神话,女神与襄王相会,便会云升雨降,只有诗人才能想象,也只有诗人才敢想象,雨,成为了人神交往的具象表现。我惊叹于古代诗人的想象力,不媚不俗,打破常规,超越人伦。当世人都在对神膜拜的时候,诗人却在神坛下与神女幽会,够胆识,够浪漫。诗人不怕,但是神怕,所以神升云降雨,以遮掩世人的耳目,所以才会出现巫山云雨。

雨中的浪漫伴随着诗人一生的情愁,潇湘的雨有着独具一格的魅力,那靡靡浅雾,柔柔东风,丝丝杨柳,无一不写尽了潇湘雨中的魅力,那种朦胧的魅力比之巫山云雨,多了几许朦胧,几许情愁。这种美被后来的诗人写得淋漓尽致。柳永,号三变,就是这个家伙,使潇湘的雨中夹带着无以排遣的凄怨,一首《雨霖铃》和《八声甘州》,字字句句都夹带着离愁别恨。

对于雨,我有着一种别样的记忆和情感,似诗情又别于诗情,似丹青又异于图画,既朦胧又实在,就仿如那潇湘的点滴,万般滋味难以尽言。

一个人儿时的记忆弥足珍贵,DV和相片都难以写尽儿时的感受,而记忆之于人,总会有一种具象而实在的有形物质作为其承载的基础的。而我,我经历的总个人生记忆似乎都与雨密不可分。

麻风细雨是铭刻在我儿时记忆中不可抹去的一幅最曼妙的图画。在记忆中,那时的风轻柔而舒畅,就连早春的景致都显得格外的迷人。垄土中的青菜郁郁葱葱,杂草点缀着沟垄,间或红黄小花撒落在一片娇翠之中。这时节的细雨连日飘洒,用肉眼是难以看的真切的,只看到灰朦朦一片世界,这里面夹带着多少湘人的情调与诗意,就像那无数的雨丝一样,谁也数不清楚。细雨集落于菜间有如凝脂玉露。永不能忘记的是我家后山与菜地间的一个山沟,山沟不宽,也就3米左右。这个山沟平时积水浇菜,雨时过水排淤,大人们进菜园都要绕过山沟包一段不近的路程。而我则不管,经常的跳来跳去。我自幼儿喜欢菜地,有时候会一个人呆呆的傻看。那时候家里做菜少个什么葱啊蒜的,母亲嫌麻烦,总是嘟哝一句"又忘记扯葱了"而作罢,这时候我总是自告奋勇,飞步冲出家门,一跃跳过山沟,信手拈来葱蒜,母亲也不说什么,倒是父亲老是骂,说我把山沟跳崩了。这些记忆中记得的几乎都是雨天,好似乎小时候压根就没出过太陽。

淅淅沥沥的细雨与少年时候与父亲种田的情景交汇一起,理也理不开。我生长在江南水乡,种水稻是农民唯一的生产劳动。我家也不例外,除了自己家里的责任田外我父亲还承包了村里的集体田,合计有十几亩。我在家中排行老大,自然是早早的跟着父亲下地了。那时候也上学,学校都有假,比如春插秋收什么的,都有一个礼拜左右的生产假期。那时候没有温室,秧苗的保护是至关重要的,这关系着一年的收成。我不记得我完全掌握秧苗的培育过程是什么时候,什么年纪上,只记得都与雨有关。

种水稻育秧的先泡种,首先将前一年选好的禾种泡湿,将浮起的瘪壳去掉,放入水缸,将一年的希望泡上个三天三夜。接下来就是渥种,渥种的过程颇为复杂,先把泡好的禾种沥出来,在水缸里倒上温水,水温在五十度左右,把谷种倒入温水稍加浸泡,再捞出来倒入透气的的袋子里扎紧,渥入稻草丛中,等它慢慢的发芽。这个过程说着简单,做起来却颇为紧张,每次都是急急忙忙的。而且都是在清明前后,那时节天天是雨,干这活的时候几乎没有不下雨的日子。

秧苗的保护却又是另外一番滋味。下雨对于育秧是最为可恶的了,只要天上一起云,就马上要往秧田中注水。秧田总是选在塘边,又要高于塘水平面,这样才能保证秧田不至于积水。春天的雨说来就来,雨如果把秧苗淋坏了就会糟糕,所以必须使秧苗上面积上一层水,以消化掉雨点对于秧苗的冲击力。这活总会让人手忙脚乱,雨一过又要把水全部放掉,以使秧苗不被水泡烂掉,有时候这种折磨一天可以给你重复几次。看着一淘一淘的水白白的放掉,然后又一淘一淘的往田里注水,那经历的滋味也只有经历过的人才知道,只是说不出来罢了。

春插时候的雨几乎伴随着总个劳动过程。那时候天气显得异常的冷,那水赤脚会感觉到刺骨的寒气,尤其还时不时地下雨。本来工作量就不小,十余亩地,几十万株水稻都要一兜一兜的用手插入泥中,想想都够无聊的了。下雨更可恶,时间又耽搁不得,晚上又搞不得,那就只能冒雨完成。一顶黑草帽,一个大塑料袋挖三个孔,一个头孔,两个手孔,往身上一袋,干活去,管他雷声雨点,农业嘛,季节重要。这时的雨何等的厌烦,就不能等到晚上去下,偏要白天下,就不能吃饭的时候下,偏不,就要你做事的时候下。那雷声,那雨点,还有那一方方的稻田,一点点的人影都成了我作为一个农民儿子的记忆,历历在目,总是那么的熟悉。

参加工作以后,已经很多年没有再做过农活了,也没有吃过自己从菜圃中摘取的菜了,有的只是记忆,这些记忆像雨,点点滴滴,又连为一体,构成了我曾经二十年的生活画卷。它像一幅水墨,那么的写意,又那么的实在。打开眼睛在,闭着眼睛还在,只是现在很少再见那景况了。是现在的雨变了吧,不是常说气候变化了嘛。细想来又全然不是,雨又何曾变化,变化的是人,变化的是生活。生活,就像是雨,飘在空中的是雨,落到地上便在也不是雨了,生活也是一样,经历的那叫生活,没有经历的什么都不是。人生是短暂的,体验过了也就知足了,没必要去强求拥有,这是我在雨中悟出的生活,即现实又缥缈,现实得有形有质,缥缈得无影无踪。不去管它了,看吧,雨还在下,而且还会永远地下下去,这里面没有味道,又充满味道,只是难以说清楚罢了。

20080512

本站提供信息存贮空间服务,部分内容由用户上传,如有侵权,请提供简单说明,将于7日内删除。
本站原创内容未经书面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复制、传播、发表,可联系本站购买商业服务。
上一篇: 东北大烟泡
下一篇:走进钓源
相关专辑:短篇小说怀旧美文友情亲情美文日赏叙事游记写景状物精神家园听雨励志修身散文清代伤感美文摘抄小品文情感美文杂文写人江南抒情青春美文议论文乡愁情感世界风景游记人生哲理读书
相关阅读
排行
李咏女儿为什么叫法图麦 回族的法麦图什正定三日平淡地生活土与籽白色的鸟蓝色的湖——写给T.S生命的追问自己的夜晚可以预约的雪山之想(三题)干菜岁月

最热
说很久以前 写很久以后 失恋的句子
秀美东湖
西湖美景
瓦屋山半日游
痛到心碎的句子—最爱的人结婚了,伴娘竟
道不尽人间冷暖,解刨现实生活中爱情—能
第三只眼看永州(下)
港澳旅记:前奏
寒山一带伤心碧(外一篇)
翠柏红墙武侯祠
且歌且走
信仰的疑惑及其他
奔赴千年的约会(开端)
浪漫天崖
走在路上(四)===三寸足寸量湘西之一
冬的气息(心海)
乡村
路已尽头,该转弯了—表达心情失落的句子
分享月光
梦断贵妃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