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歌且走

散文 / 作者:李夕轩 / 时间:2009-03-27 00:00:00 / 77℃
我突然想写一个人,不,应该是两个人,三个人,或许更多人的故事。
林治是一个人,一直以来都是一个人。尽管他父母健在,兄弟和睦,甚至高中时还谈过短暂的恋爱,但依然无法改变这个事实。
他在一家小公司上班,租一间小小的公寓。是个轩敞的农家小院,因为公司靠近郊区,他反而更赏心悦目于夜晚的宁静。没有炫目的霓虹,奔驰的车流,刺耳的鸣笛。小院里住的都是附近公司的职员。院子里挂满各式各样的工作服,硬质的面料,呆板的设计。一种中庸的态度。
他其实并不是一个标榜个性*的人,但也许是自小养成的秉性*,使他显得与众不同。记得刚搬来时,他花了整整一天的时间打扫房间,按照自己的意愿重新布置床的位置,换掉肮脏的窗帘,擦去桌子上久不曾清理的灰尘。似乎以前的房客都不太热衷于做这些。大家都抱着得过且过的想法。但他,是一个对生活很认真的人。他有时甚至会自问:这算不算洁癖?他对这个词有着莫名的恐惧。
邻居大妈在路口开了一间小卖铺。到院子的古老水井提水时,不经意看到和以前全然不同的房间,不禁赞叹到:小伙子,你还真有心啊,布置的那么漂亮!他的脸不禁红了。向她问声好,阖上陈旧的木门。电脑在床边靠窗的位置。窗帘是淡蓝色*。
他有一个固定的网友,死神。相识了三年。从未见过面。不知道她的容貌身高体态。但有时候,他会觉得他很了解她。因为他知道她几乎所有的经历。
他们在一个小小的论坛里相识。最初的了解是从短信开始的。那时候,他的工作飘忽不定。时常跳槽。有时候还会长途跋涉从一地到另一个遥远的地方。手机号码也是不停更换。但无论如何,他总能联系到她,然后把自己的种种新的际遇告诉她。而她,也乐于听他冗长的乏味的陈述。没有什么比找到一个毫无怨言的倾听者更让人幸福的了。就算是恋人,也会有突然厌倦的时候呢.
死神是他对她的称呼。在论坛里,她的名字是死神在呼唤。很唬人。他不止一次笑她故弄玄虚。还扬言自己也要改名字,叫魑魅魍魉任意一个都行。他似乎是要将自己和她归于一类人。
他知道她在一家广告公司上班,拿着微薄的薪水,生活波澜不惊。她从不向他抱怨什么,只是告诉他自己何时又离开了公司,谋取了一份新的工作,不咸不淡的语气。他揣测出她生活中的种种不如意。
她的打字速度很快,因为受过专业的训练。而他,只在高中时上过仅有的几次电脑课。只会用智能拼法。他常常给她讲自己在高中的事。讲古板的语文老师如何在作文课上把他的文章当成反面教材,讲文科班的女生如何肆无忌惮地和男朋友在校园里招摇过市,讲男生宿舍里永远也息不了的黄|色*笑话和走廊里永远也淌不尽的污水。打字打累了,他会发出一个无助的表情,然后长时间沉默。而她,在电脑的另一端则默默等待他的回光返照。
他给她讲自己的初恋。从初中就开始的初恋,一直绵延到高中毕业。背负着它游走的日子。他说:生命中再也没有这样一段情事让自己如此难忘了。她问他女孩现在哪里。他说,在原来的学校的复读,准备高考,梦想中的学校是中央美院。她是一个倔强的女子。对待感情有着异于常人的决绝。
每逢于此,她的语气就变得很小心。他肯定不是那种好奇心浓重的女孩。因为她对他的恋情从不追问,也不刨根究底。只是不打断他,让他自己自愿地娓娓
道来。他对她的反应亦是安心。
她说,爱情是场幻觉。沿用他们都喜欢的一位作家的话。爱情的开始,从来都是满怀希冀的。而结局,几乎都是出人意料的。凡人大多如此,我们怎能免俗?
她不谈爱情。不谈发生在自己身上的爱情。因此对于她的情感历程,他只能揣测。但揣测无法详尽。只是预感她必定是一个痴迷于爱的人,只是受了伤,而且,比自己更为严重。因为被爱伤过,才不敢轻易谈及爱。曾经的种种欢愉,幸福此刻都成了假象。把自己禁锢在没有爱的世界里,暗无天日,不知何时驱走-阴-霾。
如此地同病相怜。如此地惺惺相惜。任由一种情愫在心底潜滋暗长。
那年夏天,她告诉他自己的行程,去云南的大理。彼时他正被新的工作压抑的心力交瘁。无法表达自己内心的激动,云南亦是他梦想中的圣地。丽江,西双版纳,香格里拉。一个一个无法实现的梦想。
他在她旅行期间频繁进入她的博客,看她在不同地方的不同遭遇。随处拍摄的风景。后面有大段大段的留言。他这么静静地看着,从不试着诉说什么,亦不留言。他不想让自己的语言淹没在这众说纷纭的背后。只是心里有着淡淡的怅惘。不知如何救赎。他给她发邮件:我觉得你似乎把我的心也捎去了。带着我一路南下,去看那些我可能一生也无法遇见的风景。
他给她打过一次电话。她留宿一个偏僻的山村。信号出奇地差。他握着听筒,听着电话那端陌生的断续的语言。无法想象她的坚韧。
2007年的冬天,中国的南方和北方没有了明确的分界线。到处都是纷纷扬扬的雪花。他躺在-阴-冷的公寓里,给她发短信。他想知道,她所在那个城市是否也被雪神眷顾。她说,早上路过长江大桥,看到纷繁的雪花飘落江中,心底是无名的惆怅。于是他相信了,她是一个寂寞的女子。这个比他还要小两岁,却经历了更多悲欢离合的女子,终于一不小心暴露了自己的心迹。
她喜欢在家里听歌。大部分时间,他把鼠标放在她的头像上,系统就会显示出她在听在线的音乐。大多是王菲的歌。只爱陌生人。人间。流年。我也不想这样。又见炊烟。
他一直很敏感于王菲的歌。仅仅一个歌名就能勾起人无端的回忆。他不想打断这样一个听歌的女子。这样一个沉静的女子。
他知道她的不安分。她从小就是一个让父母头痛的孩子。经常冒出不寻常的念头。乖张,执拗,叛逆。劣迹斑斑,她这样说自己。初中毕业后就不再读书,进了一个混乱的技校读电脑班。然后出来找工作。她说:我已经长大,不再寄希望于那个争吵不休的家,我完全可以养活自己。
她已经许久不曾回家,一个人在外面漂泊。她说:我注定无法成为一个让父母省心的孩子。不是不想,而是不能在意识上和父母达成共识。更无法按照他们的意愿行走。
她说:我是一个歌者。歌者负于途,行者负于路。生命中很多有意义的瞬间一晃而过,无力捕捉。
林治也是一个歌者。但他又和她不同。他是一个幻想多于实践的人。也就是说,他是一个理想主义者。念头丰富的足以填满死海。他告诉她,小时候自己频繁做的梦,之后遇到的形形色*色*的人。那些经历让他躁动不安。他盼望有朝一日自己可以去很多地方,遇到更多的人。但他慢慢发现,自己并不适合这些。他有些胆怯,甚至没有勇气面对摆在眼前的事。经过几次反思之后,他觉得自己还是做一个记叙者比较稳妥。
记住生命中那些昙花一现。记住那些细小的珍重。
他在暗无天日的房间里阅读。阅读使他和外面的人拉开了距离。找不到共同的话题,也没有交际的繁琐。一个人,就一个人,抱着电脑,放上一段古典音乐,抑或是那些西方英年早逝的作曲家的钢琴曲。小夜曲,安魂曲,催眠曲。有时也听时下流行的音乐,比较挑剔。认准了一首就会反复地听,直至困倦。
他看平静舒缓的文字。中学时代就喜欢一个青年作家。读中文系的古典女子。有着娴静的气质,一如他当时的女友。
他和女友是初中的同学,只是那时彼此都不了解。等到了高中,两个人分在了不同的学校。竟然奇迹般地走在了一起。他想,一切真的是命中注定么?
短暂的恋情耗尽了他全部的热情,他觉得自己不能再在学校待下去了。这里已经被悲伤填埋。不能自救,唯有冲出去,才能给自己一条生路。
那时候,他们是不懂爱的孩子。或者,是太懂得爱了。还没有学会如何抚平因爱而撕扯出的伤口。
他走上了自己的路途。一路坎坷地。寄人篱下,低眉顺眼,小心翼翼。自尊被践踏得体无完肤。
他对她说:这些,我能够承受。我相信,曙光不会轻易出现,成功也并非理所当然。我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他想起《平凡的世界》里的孙少平,《根鸟》中那个病死旅途中的行者。
上帝赐予我们双腿,是让我们丈量自己的生命的。我们的生命不应该只拘禁在脚下的土地。
也许,那是一条没有尽头的路。路的尽头可能只是衰老和死亡。
2008年,在全国民众的一悲一喜中,他发现自己不可挽救地爱上了她。一个叫做死神的女子。一个在网上飘忽不定的影子。他不擅长掩饰自己的感情,盲目的告白自然遭到拒绝。那段时间,他月余没有上网,不再和任何人联系。像一条自暴自弃的鱼一样漂浮在水面上,希望有人可以狠狠的伤他一下。
一个月后,他给她留言:我们还可以做朋友吗?他还是不想失去这样一个朋友。他认识到他们之间,也可以建立起坚固的,伟大的友谊。因此他把她引荐给另一个对他十分重要的朋友。读大一的陈辰。
陈辰是他结交七年的朋友。那年他们都是十五岁,还在那所破败的初中读书。辰的祖父母在学校附近开一家小饭馆。林治经常去那里吃最廉价的素面。一天,他去那里吃面,坐下之后发现忘了带钱。而那时,面条已经端上来了。他脸涨得通红,小声说可不可以不要了。辰恰巧在那里帮忙,看到窘迫的林治,他对祖母说,他是我的同学,饭钱不用收了。林治偏偏想不起自己何时有过那么一个同学,只当是他善意的谎言,当下道了谢就逃一般地走了。第二天上课,后面有人敲他的背,说:昨天你跑什么啊?他回头,看到的正是一脸憨笑的辰。
陈辰是个很温厚的人。仅比他小五天。同样为白羊座男生。具有非凡的领导能力。进入高中后他联合其他人建立了全校仅有的一个社团——文学社。在那个落后的小小县城,容有数千学生的高中竟然没有一个像样的社团。创办文学社是他们共同的理想,但当时,他们并不在一所学校。
陈辰和林治的女友在同一所学校。林治每次去他们学校,都要首先绕过长长的文科楼去理科楼找辰。辰的教室在三楼。他去的时候大多是晚上。晚自习刚刚开始,他通过他的同学找到辰,两个人就在走廊昏暗的灯光下絮絮不止。往往是招来年级主任的呵斥才算结束。
对于文学两人坚守着不同的见解。即使如此,他们之间仍然有着广泛的话题。一旦争论起来,也能很快平息,各自退一步,尊重彼此的意见。陈辰比林治理性*的多,沉稳的多,有次陈辰打趣说:你还是叫我兄台吧。林治想也没想就说:好啊。就这样,两人仿起古人来。私下里都是陈兄林弟地称呼。别有一份亲昵在其中。
死神的真名很搞笑,在两人联合欺哄了半天之后,她终于悻悻地说:我说了,你们不可以不信,也不可以起哄。在得到了他们两个信誓旦旦的回答后,她才缓缓地说:我叫胡蒙。
两个人当时就傻了。冷气氛持续了半个小时,林治说:为什么不是萌芽的“萌”呢?倒是陈辰比较冷静,他说:还是死神比较入耳呢。但背地里,陈辰都是称她“蒙蒙”的。
临近寒假,林治回到了阔别两年的家中。家里的一切都是老样子,老房子已经岌岌可危。晚上睡在儿时的房间里,能感觉屋顶簌簌而下的尘土。斑驳的墙壁还有残存的儿时的壁画。那是由旧报纸和烟盒糖纸拼凑而成的,五颜六色*。早上起来出去晨跑,看到成群结队的鸭子从路边的水塘爬上来,抖落身上的水珠,蹒跚着向前。不时奔来一两只耷拉着耳朵的狗,毛色*混杂,轻吠一声,又很快跑开。
他给远方的死神发信息,用时下比较流行的手机QQ,一句一句地发过去,他说:有些人我始终无法挣脱,有些人我始终无法遗忘。这些都是我生命最初的印迹。我无力偿还。
彼时死神正在宽敞的办公室里设计一个广告方案。她说:我们始终都是流浪着的,一个是关于脚的,一个是关于心的。我即将开始新的旅途。已经厌倦了这个城市。但还没有决定去向。
林治打开学生时代用过的大木箱子,里面满是陈旧的书籍,字迹黯淡的书信,花了很长时间收集的打口带。还有一些代表着海誓山盟的物件,旧相片。他想,如果时光可以轻易将这些埋没,自己是否可以开始另一段旅程呢?经过一晚上的反思,他终于狠下心来,烧了所有沾染伤痛记忆的东西。
他对死神说:我们一起去流浪吧。
本站提供信息存贮空间服务,部分内容由用户上传,如有侵权,请提供简单说明,将于7日内删除。
本站原创内容未经书面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复制、传播、发表,可联系本站购买商业服务。
上一篇: 九寨归来不看水
下一篇:冬天之美
相关专辑:风景游记散文校园杂文情感世界励志修身伤感男人女人议论文心情乡愁情感美文古风文章精神家园青春美文游记思乡微型小说哲理读书美文摘抄抒情江南清代写景状物亲情人生写人小品文
相关阅读
排行
李咏女儿为什么叫法图麦 回族的法麦图什正定三日平淡地生活土与籽白色的鸟蓝色的湖——写给T.S生命的追问自己的夜晚可以预约的雪山之想(三题)干菜岁月

最热
苇荡青青,湖水悠悠
雨缘
第三只眼看永州(上)
广东七日:掠影与宿醉
川西行之二
痛到心碎的句子—最爱的人结婚了,伴娘竟
武汉的江湖楼阁
五条沟:富顺的香格里拉
柔情似水
“畅想”火焰山
中秋之夜,异乡望月
分手后的伤感说说—暗恋,喜欢你,让我懂
朝歌
山歌,自在阳朔化了诗
失恋后的痛苦文章 哲理笑话
能够走出失恋的文章 一生痛错放你的手
峡谷风情
动感之都──香港
金龙公园游记
惜阴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