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间词

散文 / 作者:蔚蓝之蓝 / 时间:2009-06-17 00:00:00 / 42℃
【洗澡花】

后园,洗澡花静静地开放了,一朵朵长条形的紫色*花朵摇曳在向晚的微风里,暗自叹息。

不知为什么,凝望着洗澡花总会想起寂寞这个词来,也许每朵花下都藏着一个灵魂吧。虽然它修长的花朵,如一枚枚小小的喇叭朝向天空,却安静异常,一点也不喧闹。黄昏里,悄然展开它紫色*的花苞,对着晚风喁喁低语,诉不尽的惆怅。或在月色*下凝然叹息,没有人猜出它的心思。

它名字的由来,是堂姐告诉我的。那时,堂姐还是一个小姑娘,剪着齐耳的短发,在夏日的黄昏,她笑指着正在一朵朵次第开放的洗澡花,对我说,"懒鬼,还不洗澡去,洗澡花都开了呢。"她也刚刚洗过澡,穿了一套素色*的衣裙,白净的脸庞上,透着洗澡后的洁净的红润,不知是不是那些美丽的花瓣映红了她的脸庞?

堂姐是位极爱美的姑娘,她家小小的庭院栽满了各色*美丽芬芳的花朵,记得她常常就在花丛旁画一幅又一幅美丽的画图,也常常透过高大白杨的树隙遥望着天空,她的心里也许也有着许多动人的梦想吧,洗澡花寂寞地开在她的身畔。

多年后,我才知洗澡花还有一个好听的名字叫紫茉莉,花色*不仅有紫的,还有白的,粉的,黄的,甚至彩色*的,不知堂姐知不知晓。好多年了,也没见过远嫁他乡、又在外地与丈夫做着小生意的堂姐了,只是听母亲说,你堂姐做生意发了点小财,现在弄得可洋气了,穿金戴银的,头发染得像个外国佬似的,人也胖了很多,不说根本认不出来了。

却总是这样想着,那天看见堂姐了,想再问一问她,她是否还记得当年的那个夏日,告诉我的情景,而她穿着一套素色*的衣裙。我也想纠正她,洗澡花还有一个美丽的名字,叫紫茉莉的。呵,这也许只是一段无聊的残梦与无知孩子的游戏罢,谁还记得呢。

洗澡花又叫夜晚花,只开放在静静的夜里,花朵凋谢在清晓的微风里,美丽又短暂。想来,不禁怅然。

【艾草】

总觉得艾草是一种少有的植物,从不开花,却香气四溢。

其实我的心里,早就把艾草当作一种美丽的花,它总静静地散落在乡野的杂草间,在微风里弥漫着阵阵的清香。想来,却总有一丝叹息,这样芳香的植物,为什么不能开放出美丽的花朵来呢?也许它的花朵藏在它的心里,只是没有人知晓罢了。

它多边而不规则的叶片,像极了菊花,而菊花只有在那短暂易逝和秋天,才在花朵里散发出它的幽香,它却从寂寞的春天一直到宁静秋天,甚至枯萎的枝干,一样散发着氤氲的芳香。

在乡下,端午,母亲就会在野地里摘上同几枝艾草与菖蒲,挂在门帘上,一边做着我们一年难得一见的美味佳肴。咸鸭蛋熟了,金红色*的蛋油流出来,竹叶棕蒸上了,在热水里"咕咚,咕咚"唱着欢悦的歌,老了的蚕豆在铁锅中炒着,"噼噼啪啪",好听极了。五月,乡村一片葱茏,麦子翻着一片无边的金色*麦浪,翠鸟在绿叶中啼鸣,河水清冽,空气里弥漫着艾草的清香。

秋天,远空如洗过一样晶蓝,田野如涂过一样金黄。柴草堆起来了,雁群远归去,片片如蝴蝶一样的美丽落叶,飘到河面上。母亲便会收割回已风干的艾草,存起来。当累乏的母亲,总会烧上一盆热水,浸上艾草,整个人泡在里面,洗浴后,在满屋的幽香里,母亲苍白的脸上又蕴满红润,又忙着她永远干不完的事情。

江浙这边,艾草叶还可制成艾草团子来食用,碧绿绿的,一个个盛放在精致的小盒中售卖,尝着,只是满口的甜腻,艾草的清香又到哪里去了呢?

附注:前几日查了资料,艾草其实是有花的,但极细小,淡绿色*的花朵藏在一样淡绿色*的叶片里,有谁知道呢?

【紫桐】

紫桐是一种美丽的花。

在我们那里乡下,泡桐花是有三种颜色*的,紫蓝、紫白与紫红。相对来说,我更爱紫蓝色*,紫白过于浅淡与素洁了,而紫红则流于喧闹,我素来是个喜好安静的人,紫蓝色*的花朵,冷艳、忧伤,能让人的心沉入无边的宁静。

是二月吧,记得老屋的窗旁,就有一株高大盛开着紫蓝色*花朵的泡桐。我常常惊讶地抬头把它仰望,几乎是一夜之间,淅沥的春雨敲打着我沉迷的梦境,在清晓,天空还飘荡着一朵朵铅色*的-阴-云,几滴冰凉的雨丝在惆怅的东风里悄然落下,仿佛梦幻一般,昨日还光秃一片的泡桐枝头,竟开满了一朵又一朵、一串又一串的紫桐花,张着一张张幽蓝幽蓝的小口,在风中摇曳,窃窃私语,远望去,又像一片遗落在树头的紫云,空气里弥漫着的是阵阵清甜的花香。

紫桐花是一种短暂的花,不几日就零落至地,在吹过树梢的风声里,一大片,又一大片紫蓝色*的花朵纷纷飘落,铺满了青灰色*的屋顶,又落满一地,最后被风吹到了别的什么地方去了。也许花儿都是这样美丽易逝的吧,漫漫一年的时光,经夏,至秋,又等待一个漫长的冬天,只在那短暂的春天,才绽放开它缤纷的花朵,又匆匆逝去,向世人展示着它短暂的美丽。

对着零落满地的花朵,我常常怜惜地提着小篮子去捡拾,我小小的身影没在紫桐花一树花影下,一只花喜鹊在花丛中唱歌,满树的花朵让我找不到它的踪迹,只有满眼紫蓝的花朵在风中摇曳,飘落,洒了我一身。那时,姐姐正坐在窗旁,紫桐花的树影映红了她小小而洁净的房间,她美丽青春的面庞明艳动人,她正眯着一双好看的大眼睛,微笑着看她年幼的小兄弟正捡拾满地的落英,眼里充满着怜爱与惊讶,对家人叫着,"看啦,我家小弟也黛玉葬花啦。",可谁会理会她呢,母亲正在屋檐下洗关衣裳,小哥小姐们正玩着他们自己的游戏,远野里,父亲的身影没在一片青青麦苗里,紫桐花静静立在风中,花喜鹊仍在花丛中歌唱。

一年又一年,紫桐花就这样开放在老屋的窗旁,开放在春日悠长得没有尽头的时光里,没人知道它会一天消失在我的视线里,也没有人知晓我的童年就这样逝去了,那欢乐而忧伤的时光。后来,高大的泡桐树被父亲砍倒,准备制成姐姐出嫁的嫁妆。春天已悄然从远野里走来了,可已不再属于它。

在异乡,在春天,也有一株株高大的紫桐开在二月的春风里,一树的繁花,看着,我总会止不住停下脚步,仰望这一树紫蓝色*的花朵,我沉醉在这一片香甜的氤氲中,仿佛时光从未逝去过呢。

【指甲花】

指甲花是一种喜欢喧闹的花,那么一大束一大束地开放在夏日火热的陽光下,粉红的,水红的,紫红的,鹅黄的,浅白的,淡绿的,五彩斑斓地渲染着静寂的庭院与悠长的夏日时光。

我一直是个喜欢安静的孩童,却喜欢这份喧哗,也许这份热烈为我驱散了些许莫名的寂寞与孤单吧。记得,在夏日的后园,我小小的身影总这样立在指甲花的身畔,凝望着一朵朵各色*的花朵盛开、繁茂,又怅然落下,生命的缤纷与落寞,如美丽忧伤的河流在我的心头悄然流淌。

我一直弄不清指甲花名字的由来,那么美丽多彩的花朵,怎么能用并不文雅的指甲来形容呢?我曾用它多瓣的花朵与我小小的指甲形状作比较,可一点也不一样。后来,才知晓,它浓艳的花汁,可以涂女孩子小巧指甲的,这是我当时所不知道的。指甲花的叶子是长条形的,远看像极了纤长的竹叶,秋后的种子包在如一枚枚小手雷一样的果壳里,无意中碰一下,果壳会自动裂开,溅得包在里面的种子满地都是,找也找不到,当来年的春天,它会从泥土里钻出新芽来的。

其实,指甲花有一个好听的名字,叫凤仙花,这是我的一个同学告诉我的,这是一个调皮的男孩,他告诉我时"吃吃"地笑,因为我们班也有一个叫凤仙的女孩,他奇怪她为什么取了一个花名。

凤仙却生得也同花儿一样美,在那样的年纪,我已知道什么叫美。她家离我们家不远,因父亲去世得早,她退了几年学,当她又走进课堂时,早已出落成一个美丽姑娘,不知是因为她的模样,还是她的年纪,她常常成了我们注意的对象。我至今还依稀记得她的模样,她长得高大而丰满,青春已然发育的胸部骄傲地挺起,一双乌油油的大辫子拖在脑后,红润、白皙的脸庞上,一双明亮的大眼睛流露着温柔的光芒,笑起来,如一弯新月。

这样一个可人儿,在当时我的心里,掀起了多少波澜,我常常着迷地看着她笑得如月牙儿一样的眼睛,聆听着她清脆悦耳的说话声,甚至她一句无意间的笑声都让我心旌摇曳,可我不知道怎样向她表达我心中的感受。她每天走过我家的门前,甚至惊讶地看着我家屋后这些盛开着的美丽指甲花,甚至向我索要,可她一点也不屑与我们这些小同学一起玩耍,总是小大人地开口就说,"去,这些小不点。"我常常遥望着她远去的窈窕背影,小小的心里充满绝望与忧伤,这是她所不知道的。只有后园的指甲花仍在悄然开放,淡淡的幽香弥漫整个静寂的庭院,漫长的夏日陽光落到树丛后面去了,投下一地长长的树影。

时光如水一样流逝着,流逝去人世的欢悦与忧伤,不留一丝踪痕。我们渐渐长大,各奔东西,她早已远嫁他乡,生儿育女,我在遥远的他乡流离,在静默中,蓦然会想起那段往事,却心静如水,仿佛那只是遥远的幻梦一场,人生又给我展示着另一片迥异的风景,这是我不曾想到的。

其实,那年,我孤独地坐在夏日的庭院,指甲花,花开花落,繁茂又凋零,已悄然把生命的隐喻透露,生命只不过是一条没有方向,永远流淌的河流,你我只是匆匆的过客。

09年5月
本站提供信息存贮空间服务,部分内容由用户上传,如有侵权,请提供简单说明,将于7日内删除。
本站原创内容未经书面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复制、传播、发表,可联系本站购买商业服务。
上一篇: 苏州,见素抱朴逍遥游
下一篇:青春,留在日记本里
相关专辑:杂文情感世界叙事读书亲情心情青春美文议论文风景游记抒情思乡小品文写景状物人生哲理古风文章写人听雨游记乡愁美文日赏校园江南清代微型小说精神家园励志修身情感美文友情
相关阅读
排行
李咏女儿为什么叫法图麦 回族的法麦图什正定三日平淡地生活土与籽白色的鸟蓝色的湖——写给T.S生命的追问自己的夜晚可以预约的雪山之想(三题)干菜岁月

最热
曾经以为天长地久,其实只是萍水相逢—如
似是自作多情—写给失恋的自己日志
神仙门户开翠微
时光距离
庐山桃花源遐想
透过枫林看石边
走在路上(四)===三寸足寸量湘西之一
浪漫天崖
分手后的伤感说说—暗恋,喜欢你,让我懂
如果那是一个梦,我宁愿常睡不醒
初夏的白鹭林
等 候 梦 园
成长是一光年的盛夏
义峰山之旅
川西行之二
驼梁山游记
山水依稀入梦遥
凉水冲水库感怀
写给失恋的自己日志—勇敢爱了 就要勇敢
东北大烟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