凭吊胭脂井

散文 / 作者:浪滔天 / 时间:2009-10-09 00:00:00 / 39℃
走进胭脂井,宛如走进了大小二乔的香闺暖阁。

如梦如幻、亦虚亦实,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那眼被胭脂染红的古井麽?

来迟了,来迟了,见不到那对凭栏远眺的荡魂愁容,听不到那首低吟浅唱的黄梅古韵:“孔雀东南飞,五里一徘徊……”

如今,只留下这眼荆棘丛生,藤萝裹膝的老井,孤立于飘渺的岁月,浸婬*在凄婉的故事中,伴着寒露涕泣,陪着冷月哀吟。溢出了胭脂色*的泪水,惹来了多情的蜂蝶,来觅寻才子佳人的芳踪倩影。

“乔公二女秀所钟,秋水并蒂开芙蓉”,二乔都走了,是一起走的,走得那么慷慨,那么悲壮,是被“雄姿英发,羽扇纶巾,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的周郎带走的,带到了刀光剑影的江南,带到了战火纷飞的吴郡。

从此,再没有佳人住在这里了,没有人对月梳妆盼春至,望穿秋水迎雁归。“只今冷落遗故址,令人千古思余风。”

既奸且雄,欺世盗名的曹阿满来了,是唱着“月明星稀,乌鹊南飞”的流行歌曲来的,面对二乔留下的胭脂井,其心何甘?乃至几百年之后,还耿耿于怀,竟大言不惭的借杜牧之口曰:“东风不与周郎便,铜雀春深锁二乔。”

官场失意,踌躇满志的王右丞来了,寄情于山水之间,“穷幽深而不尽,坐石上以忘归”。

手捧红烧肉的东坡先生来了,怆然面对满眼的枯藤、老树、昏鸦,也只好仰天长叹:“小乔初嫁了”!奈何!奈何!

这粉色*的井水果真是胭脂染成的吗?未必吧,分明盛满了大小二乔魂归故里的涟涟血泪!

好在乔公墓还在,石兽、翁仲还静静的躺在墓前的杂草丛中,这些忠实的家仆啊,兢兢业业地坚守着“松竹二乔宅”,相伴着“雪云三祖山”。

本站提供信息存贮空间服务,部分内容由用户上传,如有侵权,请提供简单说明,将于7日内删除。
本站原创内容未经书面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复制、传播、发表,可联系本站购买商业服务。
上一篇: 只当是我的一个梦,一个幻想
下一篇:跟着课本游绍兴,也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
相关专辑:风景游记古风文章校园亲情江南议论文精神家园清代青春美文思乡情感世界哲理怀旧美文美文摘抄写景状物游记听雨抒情伤感友情读书微型小说散文美文日赏乡愁杂文男人女人叙事小品文
相关阅读
排行
李咏女儿为什么叫法图麦 回族的法麦图什正定三日平淡地生活土与籽白色的鸟蓝色的湖——写给T.S生命的追问自己的夜晚可以预约的雪山之想(三题)干菜岁月

最热
行走在美丽的彩云之南(三):天下第一奇
美丽石桥
听说,你曾找过我 能够走出失恋的文章
海南--生命在这里咏叹
忘却失恋—关于失恋的文章
分手后的伤感说说—暗恋,喜欢你,让我懂
表达心情失落的句子 请珍惜给你正能量的
圆梦东灵山
曦和楼记
行走在美丽的彩云之南(六):西双版纳之
青春,留在日记本里
陕北风俗--窑洞门窗
归思谁识
灵山大佛
广东七日:掠影与宿醉
城四家子古城
时光距离
惜阴园
一地苍凉
只当是我的一个梦,一个幻想